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六十八章 誠實可靠小郎君

更新時間:2022-04-13  作者:天子
朱浩對弈水平明顯強京泓太多,就連京泓自己都知道彼此段位相差不是一星半點。

即便京泓負隅頑抗一直沒棄子認負,但這種勝負差太大的對弈對朱浩來說沒多大意思,結束一局后朱浩就把位置讓出來,朱三自告奮勇上去跟京泓對弈。

棋局重開后勝利的天平瞬間倒轉。

京泓的水平比朱三和朱四高出一大截,不過他們對弈也真正有了趣味,因為朱三有一套別人都不具備的技能……悔棋。

“不行,我不下在這里了,我要下那兒,你把棋子拿回去!”

“這步不算,你不允許放在這里……那我們倒回兩步前……”

京泓很無語。

他心里琢磨開了,王府的孩子都是這么蠻不講理的嗎?

落子無悔懂不懂?

可他并沒有太過糾結,因為就算朱三擅用悔棋的招數,仍舊不是他的對手,小孩子終于多了一點自信,可當看到院門口正往外探頭打望的朱浩,京泓心中又多了幾分陰霾。

光比朱三和朱四強有什么用?

什么時候才能與朱浩匹敵呢?

……

……

王府內西門這一片連續三個院子,學舍旁是個空置的廂院,本來是留給王府訪客居住的,但之前一直閑置不用,可能跟興王在安陸本地行事低調,平日幾乎從來不與外人來往有關。

此時那廂院正在裝修,一些工匠搬搬抬抬進進出出。

朱浩仔細觀察,因為之前陸松說過,他和京泓會在這邊院子收拾好后搬過來住,這是否意味著隔壁院改造好就會成為他們的新宿舍?

“你在看什么?”

京泓下完一盤棋,輕松贏了朱三,來到院門口順著朱浩的目光看過去。

朱浩沒有回答。

朱三墜在后邊氣憤地說道:“我不服,朱浩,你跟我下一盤。”

聞此言京泓和跟來的朱四都用打量怪物般的眼神看向朱三,好像在說,你想跟朱浩對弈,先越過第一道高山再說吧。

“小四,你看什么看?有本事你跟朱浩下?”朱三覺得弟弟看過來的目光中滿是挑釁,針鋒相對回擊。

朱四嬉笑一下,自知之明他還是有的,姐姐好歹學過下棋,而自己的棋藝……能看懂棋盤就算不錯了,去跟京泓和朱浩對弈,那不是自討沒趣嗎?

朱三找不到對手,悶悶不樂走過來,看著外面的工人道:“我聽說,隔壁院要改造成書房……父王齋居的書堂那邊快放不下了,得挪一些書籍過來。”

京泓眼前一亮,問道:“那意思是以后我們就可以看到王府珍藏的典籍了?”

小孩子沒多少心機,別人說什么他就信什么,居然覺得這是好事,可朱浩心思就不同了,現在王府的風向太過古怪,從辭退隋公言再到修這個所謂的書房,別都是針對自己的陰謀詭計才好。

……

……

當天下午沒見陸炳回來。

未到散學時朱三就拉著朱四跑了,好像當天王府有什么慶祝活動,隨后朱浩和京泓便回到暫住的西外院。

“你學下棋多久了?”

京泓還在為對弈敗于朱浩之手而耿耿于懷。

朱浩沒回答這個問題,順口道:“晚上我要出去聽書,你去嗎?”

“去!”

京泓想都沒想便答應下來,隨即意識到自己太過莽撞,也許這是朱浩有意試探自己呢?

當即改口:“我看看吧,沒事就去。”

朱浩打量他一眼,小孩子家家的居然口是心非?

非要學成年人那套故作深沉?估計是受你爹言傳身教影響,可惜以你的年歲只能學到點皮毛,看看你爹……那才叫老狐貍。

想到京鐘寬剛到任安陸,連治所都沒到,就跑去自己母子的米鋪拜訪,就知此人心機有多深了。

有這樣的父親能培養出多么光明磊落的兒子?

到晚飯時,廚房加了菜。

平時下午兩個小的稍微來晚一點別說好吃好喝,連飯菜基本都剩不了什么,當天卻一反常態飯菜管夠,且所有的菜都沾葷腥。

朱浩問一旁一同吃飯準備稍后值夜班的侍衛,問道:“這位大哥,現在沒到中秋,王府有什么節慶嗎?”

侍衛道:“王府這廂貴人有喜……嘿,你哪兒那么多廢話?有你吃的你就吃吧。”

有喜?

什么喜?

懷孕了?

還是什么意外之喜?

當我不知道自打朱厚熜出生,朱厚熜就只有一個一母同胞的妹妹,乃是正德六年誕生,從此到朱祐杬過世,再無所出?

是說生了但后來孩子沒保住,還是說因為我到來后產生蝴蝶效應,讓朱祐杬又有了抱兒子的希望?

朱浩心中那股強烈的陰謀感覺,又有彌漫開的跡象。

……

……

當晚朱浩和京泓照樣點著蠟燭讀書。

可京泓心思早就不在書本上,而是想出去聽評書,對他而言逃夜是既刺激又好玩的事情,這種感覺很容易讓一個沒多少自制力的小孩食髓知味,沉迷到難以自拔的地步。

“我們幾時走?”

京泓幾次催促。

朱浩道:“著什么急?現在剛上更,王府既然有喜事,有很大的可能會有賓客光臨,你出去被人察覺的話,指不定被趕出王府,或是告知家里……你希望如此?”

京泓心中的期望差點兒跌落谷底。

又過了很久,朱浩才帶著京泓上路。

不想出西跨院門口時,遇到正在巡夜的陸松。

“陸典仗?好巧啊。”

朱浩笑嘻嘻對陸松說道。

陸松讓手下打起精神繼續巡邏,自己走了過來對兩個小的道:“你們要去哪兒?”

朱浩回答:“出王府去聽書啊……要不陸典仗一起?”

話是如此說,但朱浩就是順嘴邀請一下,并不是出自真心。

不想陸松卻點頭:“正好要回去,與你們一道吧。”

朱浩意識到,陸松這是對自己不放心,要看看他們出王府后到底要做什么,可問題是你要探查我的行蹤,不是應該暗地里跟蹤么?光明正大跟我出去……那我本來有陰謀,可因為你在旁邊,行事也不方便了啊。

陸松安排人手把門,隨后帶著朱浩和京泓一起出了王府。

京泓惴惴不安,生怕陸松把他逃夜之事告訴王府中人,尤其是告訴袁宗皋,最后消息傳入父親耳中……

出了王府,走了不到半條街,就看到人擠人的熱鬧景象。

臨近中秋,很多地方秋糧已入庫,此時正是城中百姓最熱鬧的光景,一年勞碌終于閑暇下來,聽說西大街這邊有熱鬧的書場,可以免費聽書,那還不趕緊來湊個熱鬧?

陸松冷冷地看著,對眼前的熱鬧場景并不覺得多意外,朱浩琢磨一下,這家伙肯定事先做過調查。

陸松身上穿著王府儀衛司的官服,走到哪兒都威懾力十足,人們一看到他走來就自覺讓開道路,最后三人來到書場靠近說書人的臺子前,有人仰頭看到陸松,趕緊讓座。

“不必了!”

陸松沒有接受那人的好意,他的目的也不是來聽書。

說書人看到下面有官員造訪,不由咽了口唾沫,停下說書,目光帶著一絲緊張望了過來。

陸松一擺手:“繼續吧!”

說書人心情一松,繼續開講。

于三正在維持書場秩序,見這邊有異況趕緊迎過來,當看到朱浩時,臉上先是一喜,但于三是個善于察言觀色之人,發現朱浩身邊有個身著官服的挎刀漢子,頓時明白什么。

“這位官爺,您是來聽書?要不小的給您安排個最好的位置……茶水錢免了,您看現在講的是說岳,您請移步?”

于三的意思很明顯。

你在前排站著,既礙眼又容易引起在場聽眾緊張。

我還是給你安排個好地方坐著欣賞。

“小三哥,這位是興王府的陸典仗,不是外人,你不用特別安排,隨便給我們找個地方坐就行。”

陸松還沒有表示時,朱浩先一步把話挑明。

與其讓陸松費神調查這幫在王府周邊開書場的人是什么來歷,不如直接告之,這人我認識,關系還很密切,我并沒有打算隱瞞……這下你總該滿意了吧?

于三一聽,稍微松了口氣,原來不是敵人,而是朋友。

既然是朱浩的朋友,他招待起來更加上心。

以后有王府的武將來鎮場子,誰敢鬧事?

這可是個大靠山!

……

……

安排好座位。

朱浩、陸松和京泓坐在一起,面前的幾案上擺滿干果、點心和茶水。

此時書場秩序恢復,說書的、聽書的又沉浸玄妙的說岳世界中。

陸松四下打量,微微皺眉:“此人你認識?”

“我當然認識,他叫于三,漕幫的,以前跟著仲叔干活,我娘雇請幫手時認識的,算是我家的長工。”

朱浩拿起瓜子磕起來。

“你家的……長工?”

不但陸松意外,一旁的京泓也好奇打量過來。

京泓心想,難怪上次這個好似書場掌柜的人對朱浩非常客氣,感情是仆人遇到了小主人?

朱浩笑道:“非但如此,這生意還有我一份呢,我覺得在王府里除了讀書就是睡覺,太過無聊,就把陸先生……不是陸典仗你,前日我跟袁長史的對話你應該聽到了,乃是我的啟蒙恩師陸先生教我的故事,拿來讓人說說,誰知居然這么受歡迎……現在好了,以后我可以帶京泓出來聽聽書,不至于一到晚上就度日如年。”

還真實在,有什么說什么。

如此開誠布公,讓陸松亂了方寸。

“你……”

陸松本想說什么,卻發現話哽在喉嚨上吐不出來。

朱浩道:“這攤子生意不錯,賺大錢不至于,賺點小錢還是可以的……要不陸典仗你也參一股?咱們合伙經營,你偶爾過來撐撐場面,想來從此以后再也沒人敢來鬧事……不知陸典仗意下如何?”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