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六十三章 名師出高徒

更新時間:2022-04-13  作者:天子
朱祐杬對兩個孩子的考校,以朱三的完勝結束。

最后朱祐杬只能出了個簡單的背誦題目給朱厚熜,即便如此朱厚熜還是背得磕磕巴巴,明顯他被姐姐的鋒芒給蓋住,整個人都變得有些不自信了。

朱三和朱厚熜離開書房后,朱祐杬抬頭看向袁宗皋,想讓袁宗皋解釋一下到底出了什么事。

袁宗皋道:“從朱浩到王府讀書,隋教習便一直顧著世子學業,很少去西院學舍授課,現在看來,某些方面……他還是力有不及。”

他其實很為難,作為王府長史,選拔王府教習之事通常是由他負責,隋公言進王府后一直被寄予厚望,誰知現在出了這么一檔子事,簡直把他的臉打得“啪啪”響。

朱祐杬眉宇之間露出憂色:“那朱浩,才學到底如何?”

袁宗皋道:“天資聰穎,乃可造之才,而且給他開蒙的很可能是唐寅,在下會去跟隋教習求證。”

“不必了。”

朱祐杬顯得有幾分失望,道,“府上確實到了換教習的時候了,那位隋教習的授課水平……實在不敢恭維,之前幾次考校就已有所察覺,若安陸本地實在沒有好的,便從湖廣旁處找尋。”

興王對兒子寄予厚望,現在發現請來的教習竟然不如一個七歲大的孩子,那還能忍?

我給你束脩,給予你足夠的尊重,你就這么糊弄的?

袁宗皋思忖了一下:“另請教習,最大的問題是怕混入錦衣衛的細作……此事當從長計議。”

“不要無限期拖延下去了。”

朱祐杬起身離開,拋下一句話,“朱浩這孩子既然能火場中救世子,說明他心懷忠義,不必太過提防……既然此子學習上有天分,就讓他跟世子一起讀書,相互影響,相互促進……袁長史,你一并安排好,回頭告之結果便可。”

……

……

袁宗皋心情不佳。

看起來興王是對隋公言有意見,何嘗不是對他有意見?

之前幾次安排,貌似合理,但其實都出現較大的偏差,尤其是在對朱浩的態度上,袁宗皋感覺自己頗有點馬有失蹄的意思。

袁宗皋找到隋公言,問詢其有關朱厚熜學業之事。

隋公言有些莫名其妙。

“袁長史,莫非在下教導世子,做得有不足之處?”

在隋公言看來,他不過是按部就班教導朱厚熜,至于不去教朱三和朱浩他們,也是你袁宗皋安排的,現在你單獨接見我并擺出一副居高臨下的姿態,難道外間傳聞為真,王府真想把我趕走?

袁宗皋道:“公言啊,你的才學我是充分肯定的,不然也不會請你來教導世子,你……對朱浩有多少了解?”

這話的前后轉折,讓隋公言一時摸不清頭腦。

我的才學值得肯定,跟朱浩有什么關系?

“朱浩……應該是唐伯虎的弟子,至少唐伯虎是如此介紹的,他是前往江贛時,繞道安陸駐留了幾日……”

隋公言在這件事上沒什么可隱瞞的,和盤托出。

袁宗皋證實心中所想后,不由感慨一句,人家教出來的弟子都比你強,你難道還不知自己有值得檢討之處?

“沒事了,好好教世子,如果可以的話,連同四書集注一并教授,不能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好了,你先回去吧。”

袁宗皋已過花甲,比隋公言年長,又是進士出身,王府長史,學識和地位都遠在隋公言之上,即便心中有意見,隋公言還是不敢在袁宗皋面前提出來,恭敬行禮后告退。

……

……

學舍院內。

朱浩和京泓圍坐在一張臨窗的幾案前下棋,反正沒人來管他們的課業情況,便當寓教于樂。

京泓這次回家特地帶來了圍棋,就是為了展現自己某些方面比朱浩強,但最后發現……竟連下棋也不是朱浩的對手。

“我回來啦!”

朱三興高采烈沖進屋子,把一旁撐著腦袋快睡著了的陸炳給嚇了一大跳。

陸炳看不懂下棋,坐在那兒百無聊賴,便學朱浩在課堂上睡覺。

京泓心無旁騖,考慮下一步棋該怎么走,朱浩卻沒太當回事,抬起頭看向一臉興奮的朱三,問道:“怎么都快日落西山了你才來教室?再過一個時辰就要散學了……出了什么事嗎?”

朱三興高采烈道:“說出來你可能不信,剛才父王召見我……還有小四一起去考校,你猜怎么著?我把所有題目都回答出來了,父王對我刮目相看呢!”

遇到得意的事情,孩子通常都是急著找人分享,根本就藏不住秘密。

她最想告訴的人就是朱浩,因為正是朱浩她今天才在父王和袁先生面前大大地露了把臉。

京泓聞言側頭望了過去,問道:“小四是誰?”

見朱三眼巴巴地看著自己,根本就不理會京泓,朱浩微微一笑:“那恭喜了。”

“喂朱浩,你不想知道父王出的是什么題目嗎?嘿嘿,那些題跟你在黑板上給我們講的……如出一轍,你是不是我父王肚子里的蛔蟲,連他出什么題目都知道?”朱三眼下簡直把朱浩當神明看待。

京泓一臉驚訝地看向朱浩。

朱浩居然能算準興王出什么題目?

這是什么本事?

朱浩隨手拿起一枚棋子放在棋盤上:“我不過是順著隋教習的教課進度往下講了講,稍微深入了些,那叫蒙題嗎?碰巧你父王考的就是這部分內容,你比你那死記硬背的弟弟考得好,不代表你未來的學識造詣就在他之上。”

朱三一臉得意:“我才不管以后呢,只要這次我比他強就行……隋教習一直教他不教我,我看有你教我們,比隋教習都厲害。”

……

……

這天下午朱浩沒有再給幾個孩子上課。

比隋公言教得好,就眼下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以他知道的隋公言那小肚雞腸的性子,獲悉真相豈能不過來針對他?

人家是老師,有資格教訓自己,何必給自己找麻煩呢?

不過隋公言終歸沒來。

散學后,朱浩、京泓和陸炳回到西外院,京泓抱著棋盤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

作為天之驕子的他,事事都不如朱浩,這嚴重打擊到他的自信。

就在此時,陸松帶人過來,疾步走到朱浩跟前,“給你們安排了新住處,就在學舍院,等修整完畢你們就可以搬過去!”

京泓一臉愁容。

好不容易適應這邊的生活,又要挪地。

這對朱浩來說也不是什么好消息,雖然學舍院嚴格來說算不上王府內院,但跟外院之間又多了一道門禁,以后逃學更困難了……想起逃學,朱浩這次回來已有三日,一直都沒出去看看于三的書場籌備如何了。

等吃過飯回來,朱浩笑著說道:“京泓,今晚我要出王府,你敢不敢跟我一起出去?”

“啊?”

京泓顯然是個聽話守規矩的乖孩子,逃夜這種事他根本就沒想過。

朱浩道:“不去的話,你就留在屋里溫書,我自個兒去。”

京泓一想,從才華到技藝,一項項都被朱浩比下去,如果連勇氣都不如……那還不如一頭撞死算了。

“我去!”

京泓表態。

……

……

天色慢慢黑了下來,入秋后白晝明顯變短。

朱浩帶著京泓一起走出院門,京泓小心翼翼跟在朱浩后面,低聲問道:“被人發現怎么辦?”

朱浩撇撇嘴:“我們又不進王府內院,不冒犯王府中的貴人,你當這些人閑得沒事盤問我們出王府干嘛?”

話是這么說,但畢竟他們被要求住在王府里。

到了王府西門前,有侍衛在那兒把守,大門緊閉。

“干嘛!”

西門這邊的侍衛也是陸松手下,其中一人朱浩聽陸松稱呼“老連”,具體叫什么卻不知道。

朱浩上前拱手道:“連將軍,我娘病了,我想出去一趟看看。”

一個侍衛被稱“將軍”,并不讓人感到自豪,反而有些羞慚,覺得朱浩這是冒犯自己,畢竟旁邊三個一起守門的同伴已在偷笑。

“對了,陸典仗好像說過,我們可以自由出去吧?”朱浩再道,“這里有點酒錢,幾位不如拿去喝點酒?”

朱浩居然拿出十文錢來。

說多不多,說少其實也不少了,以這時代銅錢的購買力,打幾壺濁酒喝足夠了。

“早去早回!”

姓連的侍衛沒多問,也不管朱浩說自己的娘生病卻帶京泓出王府有多不合理,打開門放二人出去了。

……

……

朱浩和京泓順利出了王府。

安陸州城地處偏僻,州縣衙門人手都很有限,入夜后城門一閉就算完事,并不嚴格執行宵禁,但路上行人依然寥寥。

京泓有些害怕:“這么黑,如果有賊人欲行不軌怎么辦?”

朱浩嗤笑道:“我說京泓,你對你爹治理一方,安定屬地百姓這么沒信心?”

“啊?”

京泓一怔,隨即想到自己父親就是長壽縣令,本地的父母官,如果城內有賊人出沒的話,只能說明自己的父親執政能力不行。

想到這里,京泓突然又有了自信,昂首挺胸向前,連步伐都似乎堅定許多。

很顯然家庭給他的影響很大,崇拜父親幾乎到了盲目的地步。

二人出了王府前的弄巷,剛進入西大街,就覺得人流密集起來,街上大批人往西邊走。

“怎么這么多人?”

京泓往遠處看了看,燈火通明,男男女女拖老攜幼匯聚于斯。

朱浩走上前一看,雖稱不上人山人海,但絕對是人頭攢動。

朱浩拉住一個路過的漢子問道:“這位大叔,前面怎么了?”

那漢子道:“那邊有個說書的大棚,不花錢就可以去聽書,講得很不錯,可惜時間太晚了,我得趕回去睡覺。”

朱浩心想,剛上更不久就算晚?

只能說這時代的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模式幾乎一成不變,使得一入夜他們就覺得必須要休息了,生物鐘暫時更改不過來。

“走,咱們聽書去!”

朱浩其實很喜歡湊熱鬧。

來到王府外忽然感覺生活氣息濃重起來,不再像玩單機游戲一般枯燥乏味,朱浩有了一絲沒白重活一場的感動。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