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五十三章 蛻變

更新時間:2022-04-13  作者:天子
陸松聽了袁宗皋的話,受到不少啟發。

當晚去跟林百戶聯系時,他知道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最重要的就是保證不能讓錦衣衛的人知道朱厚熜曾落于火場并被朱浩救出來。

如果讓錦衣衛的人知道他和朱浩二人非但沒幫忙把朱厚熜弄死,反而出手相救,估計錦衣衛的處罰不會輕。

朱浩這邊,當晚他趁機跟朱娘好好商討了一下最近的生意策略。

“小浩,咱跟蘇東主的生意還在繼續,銀子賺得越來越多,但娘心中卻越來越不安,若被官府查知的話……我們將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到你成年還有很長一段時間,娘想的是再積攢些銀子,就把生意兌出去……”

朱娘得知兒子在王府遭遇危險后,覺得自己的堅持沒有太大意義。

不如跟兒子一起回朱家,就算再不濟,兒子也可以練武,哪怕不繼承父親留下的錦衣百戶職位,母子努力些也能平平安安活下去,即便一輩子平庸過日子也比讓兒子到王府冒險,成天刀口舔血好許多。

朱浩笑道:“娘,長壽知縣公子如今跟我是同窗,不會與我們為難,朱家因為我身在王府,也不會找我們麻煩……當初那么困難我們都熬過來了,現在說放棄,會不會早了些?”

朱娘沒說什么,但顯然她有自己的主意。

孀婦帶兒子,兒子年紀小,她不會事事都聽從兒子的,該出手時還是要出手。

……

……

第二天上午,朱浩正在跟于三商談在城外招募人手,增加鹽田數量時,朱婷急匆匆跑來:“哥,祖母來了。”

朱嘉氏的到來,早在朱浩預料之內。

放下手頭的事情,來到堂屋見朱嘉氏。

此時的朱嘉氏于兒子靈位前坐著,臉色陰沉。

李姨娘在前邊照看鋪子生意沒過來,朱娘則梨花帶雨立在一旁。

顯然在朱浩過來前,朱娘已懇求過婆婆,希望朱浩不再進王府,卻被無情拒絕。

“朱浩,昨日王府內到底發生何事?”朱嘉氏陰沉著臉問道。

朱浩委屈地道:“有人想燒死我。”

朱嘉氏并不覺得有多意外,板著臉道:“你是說王府起火跟你有關?聽說有個孩子被人從火場里救了出來,是你?”

朱浩早就想到,王府起火這種事,鬧得很大,作為盯梢王府的朱家和其背后的錦衣衛,不可能完全不知情。

朱浩道:“當時我被煙嗆得都快昏過去了,我……我不知道……”

這就要看陸松如何跟林百戶匯報的,而林百戶又跟朱嘉氏說了多少。

在朱浩看來,這種事上他完全可以打馬虎眼,只要讓朱嘉氏知道,這把火是針對自己放的,自己置身于危險中,那就足夠了。

朱嘉氏顯然不知個中細節,黑著臉繼續問:“那你為何今日在家中,沒有回王府去?”

朱娘跪下來:“娘,小浩他的身份敗露了,王府方面起了歹念……現在回去不是送他去死嗎?”

話是這么說,但朱嘉氏豈會松口?

“他自己不小心泄露的身份,怪得了誰?再說是他自己應承下來的差事,難道現在想打退堂鼓?如此一來,不是整個安陸的人都知道我朱家對興王府有不軌企圖?”朱嘉氏生氣地瞪著兒媳。

“咳!”

朱浩咳嗽一聲,道:“祖母,敢問一句,難道在我進王府前,朱家搬來安陸的目的,興王府不知情?”

朱嘉氏怒道:“混賬東西!老三家的,這就是你教導的兒子?這么跟長輩說話?”

朱浩不依不饒,道:“祖母,我不過是實話實說罷了……我進王府第一天,身邊人就在議論,說我是朱家人,說王府袁長史有吩咐,要嚴密看管我,避免跟王子多接觸……”

“當時我一直不明白為什么被針對,直至經歷昨日被人放火差點燒死在火場,我總算想明白了,其實從第一天開始他們就沒打算讓我在王府久留!”

依然是頂撞的話,但這次朱嘉氏沒有剛才那么暴怒。

明擺著的事情,人家興王府又不是傻子,為小王子招募伴讀,難道會不調查一下孩子的身份背景?

知道這小孩出自朱家,會讓其有機會接觸王府核心秘密?

興王府最在乎的是什么?

自然是世子朱厚熜的絕對安全!

“你必須回去!”

朱嘉氏厲聲喝道。

朱浩這次沒有回答。

要的就是你這句話!

袁宗皋之所以不著急把他找回去,估計也是在等朱家向他和母親施壓,你就這么逼上門來,并沒有逃出人家的計劃,也沒超出我的預期。

順理成章的事情,回去就回去唄!

“娘……”

朱娘態度堅決,跪在地上不斷磕頭,期冀老太太能心軟一把。

但朱嘉氏不為所動,起身便往門口走,冷冷甩下一句:“若不去,家里就把你兒子接回去,送到窯里當苦力,一輩子出不了頭……你掂量著辦吧!”

朱娘身體劇震。

居然有這種祖母?

朱浩可是朱家嫡親血脈!

不能完成朱家的使命,就要被送去苦窯?朱家人還有人性嗎?

……

……

“娘,起來吧。”

朱浩眼見老太太摔門而去,搖頭嘆了口氣,俯下身子攙扶朱娘。

要說老太太親自登門,有個重大意義,那就是讓一直對家族抱有期冀的朱娘認清現實,兒子進王府是必須的事情。

要是老太太不來威脅一番,朱娘根本就不會讓兒子再回王府。

母子二人到后院送別朱嘉氏,卻見劉管家突兀地站在月門前。

朱浩留意到,劉管家神色不太正常,忽然想起剛才他在堂屋跟老太太對話時,窗戶外有一道黑影,會不會是劉管家趴在那兒偷聽?

后來因為老太太離開屋子事出突然,劉管家倉促之下后退,以至于本來等在后院門口的他,現在卻在后院二門外。

朱浩暗忖:“這老家伙,看起來敦厚老實,一心為主家,頗得老太太信任,為何要探聽我朱家內部事務,尤其是關于我在王府的情況?難道他也是錦衣衛的人?”

“老夫人。”

劉管家臉色很快恢復平靜,好像他剛從后門進來迎接朱嘉氏。

朱嘉氏沒理會,徑直往后門走去。

朱娘本來還想跟上去哀求,但老太太忽然轉過身,惡狠狠地盯了她一眼,朱娘渾身劇顫,只能目送朱嘉氏絕情地離去。

劉管家跟著出了門口,折身關門時有意無意地瞥了下朱浩。

本來朱浩未曾留意此人,但因其暗中探聽朱家事務,心生疑竇,暗自揣摩其中因由。

……

……

朱嘉氏走后,朱娘一臉灰土色。

帶著兒子往前院走,整個人神思恍惚,差點兒被地上橫著的木架子給拌倒,好在朱浩及時上前扶了一把。

“娘,我早就說過,朱家對我們沒什么恩情,若是將來有機會,一定要擺脫家族控制。”

朱浩道,“不過我能理解祖母的想法……好不容易有個內線可以刺探王府情報,豈會允許我說走就走?”

朱娘不多言。

當天朱娘神色都不正常,也不跟兒子敘話,只是默默為兒子收拾被褥行囊。

當日下午,朱浩準備結束休假回王府報到,朱娘才對兒子開口:“娘想好了,未來可能會把生意做到江贛,順著大江把鹽往東運……如果可行的話,娘會想辦法讓你去江贛游學,再不回安陸。”

這一說不打緊,朱浩對朱娘再次高看一眼。

一個封建守舊的女人,之前擔心販運私鹽會影響兒子前程,想的是早些收手回歸家族。

但現在為了兒子,她琢磨著讓兒子離開湖廣地界,大概是想朱家再有勢力,也不可能染指江贛那邊。

兒子去外地讀書,可以最大程度避免兒子卷入朱家跟王府的紛爭中去。

“娘,您有心了……我想跟您說個秘密,但請務必要保守住這個秘密。”朱浩一臉神秘兮兮。

“嗯?”朱娘不解。

朱浩笑道:“你知道為何興王府長史會親自登門嗎?其實昨天那把火,我在火場里救了一個人,乃是興王世子,也就是興王唯一的兒子……是我冒死把他從死亡邊緣拯救回來,你覺得王府的人還會傷害我嗎?”

“啊?”

這次朱娘滿臉震驚。

朱浩道:“本來我進王府,的確是危機重重,但我跟興王世子是好朋友,如果當今陛下繼續沒有孩子,未來興王世子就是皇位第一順位繼承人,相當于太子……”

“我救興王世子于危難之中,若興王府的人以怨報德,還要繼續加害我,那就是違背上天的旨意,豈會有資格繼承皇位?”

朱娘臉上的驚愕之色仍舊沒有消散,急忙道:“小浩,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

朱浩笑嘻嘻道:“我其實是想告訴娘,我在王府安全得很……只有把我在王府的經歷說得危機四伏,祖母才會覺得虧欠了我們,才不會繼續為難,有助于娘做生意,以及我們一家人以后在安陸求存。”

“所以,娘您暫時不用考慮我去江贛游學的事情,我以后會在王府好好讀書,爭取成為世子的左膀右臂,將來平步青云,為母親爭得一個誥命。”

朱娘沒想到此等話會出自一個孩子之口,這個孩子還是自己兒子。

這樣的見地,普通人豈會有?

“娘,我再告訴你一個秘密,其實我救興王世子,已經是第二次了,之前還有一次……你說我跟他多有緣分?他一有危險我就出現在他跟前,若他將來真有機會當上皇帝……”

朱娘實在聽不下去了,伸出纖纖玉手封住兒子的口,不讓兒子說下去。

“小浩,只要你在王府平平安安,不管學業如何,娘不用那么掛心便可,你……多加保重!”

朱娘的目的很簡單,只要兒子無恙,剩下的一切都是浮云。

*******

*******

PS:本書很快就要下新書榜了,還沒收藏的請務必收藏,不然茫茫書海何處尋覓?這件事很重要,拜托您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