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四十二章 共情

更新時間:2022-04-13  作者:天子
陸松自小習武,身材魁梧,太陽穴高高鼓起,一看就身手不俗。他目光里滿是警惕,如果不是因為朱浩提到他兒子,他絕不會冒險登門。

興王府的人都知道朱浩來自錦衣衛朱家,王府長史袁宗皋下令嚴防朱浩,他夜晚來見,被人知道,豈會不引起外人懷疑?

“陸典仗,說來慚愧,我到興王府已有五日,但這五天時間里我卻連王府內院的門都沒進去,被人好像盯賊一樣,每天困在這兒,跟坐牢無異……陸典仗能明白我心情嗎?”朱浩說話的口吻,一點都不像是七歲大的孩子。

陸松不言語。

你的心情,為何要別人理解?

“陸典仗近來的情況,應該跟我差不多吧。”

朱浩接下來說的話,讓陸松心中警鈴大作。

陸松皺眉道:“朱少爺,聽說你出自錦衣衛朱家,你到王府來,有何目的?”

這是要逼朱浩交代“罪行”?

朱浩當然不能如陸松所愿,有些事他還不能確定,就算陸松真的跟林百戶有來往,萬一朱祐杬也知道,還是其授意陸松去當雙面間諜呢?

“陸典仗,今日我見過一人,姓林,他問了我很多話,結束后就匆忙出門去了,你可知此事?”

朱浩把握好談話的節奏。

陸松聞聽此事后,臉色大變,看向朱浩的眼神陰晴不定……顧不上用成年人的身份去詐朱浩,他自己反倒先掉進坑里。

朱浩道:“說來慚愧,本來我還不清楚,原來我和京公子,還有令郎作為王府伴讀之事,他居然不知曉,通過我的講述,他肯定會聯想到一些事,找人求證。幸好當時我發現及時,沒有說出更多。”

陸松手已按在刀柄上,目光兇戾,一言不合便要殺人滅口。

朱浩的目光簡單掃了一眼,便知當前處境,他必須要在陸松狗急跳墻前把場面給穩住。

“陸典仗放寬心,你在王府中的身份,目前連朱家人都不知,再說我們是同一目的,根本沒必要出賣你……我沒跟家族說及我的猜想,但我已把相關情況記錄下來,主要是防備我在王府遭遇不測,到時家人自然會把我寫的東西找出……”

陸松聽到這兒,死死盯著朱浩,顯然不相信這是一個孩子能擁有的手段。

朱浩道:“昨夜尖毛镢跟人商議暗中害我,陸典仗今日便仗義出手,給了他們教訓,所以我認為陸典仗還是想完成任務,早些脫離苦海,是吧?”

這只是朱浩的試探,陸松卻坦然承認:“是我揭發他們手腳不干凈,沒想到搜查時會抓到實證,也算是湊巧吧。”

如此一來,等于雙方把所有事都攤開來說了。

陸松真就是錦衣衛安插在興王府的細作。

當前陸松的處境可比朱浩危險多了,既要為朝廷做事,又怕朝廷將他的身份揭發,更主要的是他現在已得到興王府信任,想要脫離錦衣衛掌控……

明白了陸松矛盾的心理,朱浩進退更加有度。

“陸典仗,不如你我坐下來細說,這里有點餡餅,我們一起享用?”

……

……

長少二人坐下來。

互相之間都有戒備,陸松之前可能動過殺機,但朱浩卻判斷出,此人飽讀詩書,從未上過戰場,書讀多了也就有了一股讀書人的迂腐和懦弱。

或許陸松在其父死后,根本就沒想過再為錦衣衛做事,可惜的是隱藏多年被上司找到,不得不虛與委蛇。

“陸典仗,現在看來,朝廷暫時無意為難興王府,只要我們能把情報按時帶出去,尤其涉及小王子之事,朝廷就不會為難我們。”

朱浩率先打開話匣,表現自己的誠意,“可對我來說,當前的境況還是有些危險。”

陸松拿起一塊餡餅,正要塞入口中,聞言放下:“此乃是非之地,你出自錦衣衛朱家,興王府早有防備,還是離開吧。”

這是告訴朱浩,你別掙扎了,你的來歷人家調查得一清二楚,你跟我不一樣,我能隱藏好身份,你留下來難道只是悲催地等待被人鏟除?

朱浩道:“可是……我不甘心啊!一旦離開興王府,我就會被家族禁錮,以后讀書向學,甚至是練武都沒機會……進興王府是我最后的出路。”

“嗯!?”

陸松用難以置信的目光打量朱浩。

你們朱家內部傾軋這么嚴重?

你這小子莫不是在誆我?

“其實我進王府前,已跟小王子,還有小郡主有過來往,算得上志趣相投。”朱浩再次說出一個讓陸松難以置信的消息。

陸松霍然站起,失聲道:“這……這怎么可能?”

朱浩道:“他們自稱朱三、朱四,年長一些的,料想是小王子的姐姐,約莫八九歲,我賣兔子給她時認識的……至于朱四,跟我年齡相仿,應該就是小王子……我說的不錯吧?”

“啊?”

陸松目瞪口呆。

他的震驚足以說明,其實他早就知道王府內的真實情況,朱浩估計,陸松根本沒有把這么重要的情報告知林百戶。

“陸典仗盡管放心,這些事我只是做了記錄,沒有上報……回頭你打聽一下就知道,我娘被祖母欺辱,家族時時刻刻拿捏我們,我進王府更多是想為自己贏得出人頭地的機會,什么為朱家做事,為朝廷做事,都不如為自己的前程謀劃來得重要。”

朱浩開誠布公:“當今陛下無子……陸典仗,你在王府多年,你的妻子還是小王子乳娘,之前一直避諱跟朝廷中人來往,想來有個人和家族前途命運的考慮……我說的這些你能理解吧?”

陸松之前還在斟酌要不要殺了眼前這個獲悉太多秘辛的小子,防止王府內事務以及自己的事被林百戶或是朱家人知曉。

聽了朱浩的話他才知道,原來朱浩真不是一般人,對于王府內情況了如指掌,一時間有些不可思議。

“你說什么乳娘?朱少爺,有些話可不能亂說。”

陸松眉頭緊皺,看向朱浩的目光透露出一絲威脅的意味。

朱浩笑了笑,道:“那就當我沒說,可我仍舊覺得,留在王府,比回朱家好得多……正如陸典仗所想,留在王府籌謀未來,不比回錦衣衛當個仰人鼻息的無名小卒好許多?”

朱浩的話,正好戳中陸松軟肋。

錦衣衛代表朝廷。

但就算盡心盡力為錦衣衛做事,立下大功,最多陸松也就是繼承他父親總旗的職務,將來或許謀個百戶,當副千戶都很難,更別說是錦衣衛千戶了。

可留在興王府,將來有很大可能立下從龍之功,他妻子是小王子的乳娘,如今兒子又到世子身邊做了伴讀,而自己還是興王府典仗……

“咱們心思一樣,都是留在興王府,所以有什么危害王府之事,能不跟外面說的我們都得保守秘密……你跟我想法一樣吧?”朱浩一臉熱切之色。

陸松猶豫良久,最終還是點了點頭,在一個孩子面前袒露了內心真實想法。

被一個孩子準確說明當前處境,還引發共情,如此他倒是覺得朱浩的話可以信任。

“陸典仗,既然我們目的一樣,那就不該彼此防備,以后互相幫忙,你助我到小王子身邊當伴讀,我幫你把你和你家人的身份信息隱藏下來,若是將來小王子能成就……大業,我們或可平步青云,總比跟錦衣衛做事強吧?”

朱浩說到這兒小心觀察一下,發現陸松臉上的戒備之色淡了很多。

這就是朱浩掌控了陸松的心理,知道對方最期待的是什么,再加上朱浩自己也是這么個心思,自然惺惺相惜。

陸松問道:“朱少爺,是不是……有什么高人指點過你?”

“嗯。”

朱浩只能點頭承認。

沒人會覺得,一個小孩子能想到什么多。

“陸典仗去打聽一下就知道,我父親殉國后,他留下來的產業,家族一直想奪回,連我進興王府都是出自家族安排,這是存心把我往火坑里推啊……我背后那高人說,只有倚靠興王府才能擺脫家族控制,我將來才可能有出息……我沒有騙你。”

“我信你。”

陸松態度終于松動下來,“你想讓我怎么幫你?”

這話充分說明陸松對朱家的來歷并不是一無所知。

既然知道朱家跟自己背后的聯絡人林百戶是同一目的,他怎會不去調查一下朱家的背景?

朱浩很高興,跟陸松單獨密談,危險重重,現在看來進展和收獲還算不錯,當下道:“我希望,陸典仗能幫我在興王府立足,保護我的安全。”

“嗯。”陸松點頭。

朱浩道:“還有,我想通過令郎之口,把話帶給小王子和郡主,告訴他們我在這邊的真實情況。”

陸松伸手打斷朱浩的話:“對了,你還沒說,你是如何跟……朱三和朱四認識的?”

“我們一起抓過兔子……王府內有密道可以偷跑出去,我是在花鳥市場碰到他倆的,后來成了很好的朋友……說起來還是我托他倆向興王提出建議,選拔伴讀……”

本來陸松對朱浩的話存疑。

但現在這小家伙連朱三和朱四養兔子的事都知道,加上的確是朱三和朱四跟朱祐杬提出招募伴讀,種種情形都能對得上,由不得他不信。

******

******

PS:天子提前辦理出院了,從今天起恢復正常更新,早九點,晚六點各更一章,上推薦凌晨零點加更一章!

請大家繼續支持,拜謝!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