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四十章 呼之欲出

更新時間:2022-04-13  作者:天子
“一個小孩,至于嗎?”

聲音陌生。

“怎不至于?只要能在侯爺面前立功,就能得袁長史賞識,難道你不想當王府侍衛吃長俸?”

二人商談半晌,也沒拿出個結果。

“嘩啦”“嘩啦”的聲音響起,繼而一股尿騷味傳來,朱浩先是一怔,隨即搖頭,這兩個家伙居然是方便時就地商議,看樣子之前喝了不少酒,不然也不會口無遮攔在外面說這等隱秘事,還恰好被他聽到。

朱浩琢磨一下,他們是不是故意跑來嚇唬自己?但隨即又否認了這個想法……看樣子,他們并不知自己隱身一旁。

尖毛镢和同伴離開后,朱浩正憂心自己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脅時,又見一人,居然從另一側墻壁夾縫中走出來。

竟然有個人提前藏在過道墻壁后邊,偷聽二人對話?

這讓朱浩著實吃了一驚。

他本躲在高處盯梢,沒想到暗中還藏有人,好在剛才自己沒有貿然移動身形,沒被此人發現,要說對方也算非常小心謹慎,等人走了好半晌后才從暗處現身,還是貼著墻根走,這股警覺勁兒一看就是專業搞情報出身,朱浩實在自愧不如。

朱浩慶幸自己躲在屋頂暗處,若自己剛才稍有動作,就會喪失主動權。

黑影貼著墻根往外走,沒有路過防風桐油燈之處,朱浩除了大致辨明是個魁梧的身影,其余一概不知。

“危機四伏。”

朱浩明悟,自己進的是狼窩,周圍都是豺狼虎豹。

尖毛镢跟自己是仇人已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就是不知那黑影是敵是友,或是第三方勢力也說不準。

……

……

當晚朱浩一晚沒睡。

快到天亮時,他才從屋頂下來,中間再沒有一個人出現。

從興王府東大門順利出來,朱浩有種再世為人的感覺。

雖然進王府沒幾天,但這幾天心境有了成長,也堅定了信念,一定要留在王府,盡早跟朱厚熜成為朋友和伙伴。

回到家。

不想劉管家一早就進城來,等著接朱浩回朱家。

“三夫人,既然浩哥兒已經回來,鄙人就先帶他回去見老夫人,中午前把人給您送回來。”

劉管家跟朱萬簡不同,他心機深沉,可始終是下人,對朱娘不得不恭敬有加。

朱娘本想關心一下兒子,問問在王府的生活起居,不想剛見面人就被老太太的人接走,自己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小浩,早去早回。”

朱娘關切之心溢于言表。

……

……

劉管家趕車,帶著朱浩出了城,來到朱家莊園。

進莊子后直奔后堂,見到老太太朱嘉氏,還有個身著錦衣衛官服之人,一看就是錦衣衛中比較有地位的。

“林百戶,我孫兒接回來了,可以商議事情了吧?”

朱嘉氏見到朱浩,跟以往冷漠嫌棄的態度不同,一臉驕傲自豪,朱浩儼然已成為她跟林百戶談判的最重要籌碼。

林百戶點頭,跟朱嘉氏、朱浩二人進了堂屋,關好門,準備單獨跟朱浩敘話。

“孫兒,你進王府后,見到小王子了?”朱嘉氏上來便發問。

朱浩可不能說自己進王府后連內宅都沒進,那不顯得自己沒利用價值?

朱浩說出早就想好的說辭:“見過,乃是兩位少年郎,年歲相當,但眼下還不能跟他們一起讀書。”

說謊要講究半真半假,防止被人揭穿。

果然,林百戶冷笑不已:“我怎么聽說,你進王府后就被安排去劈柴,連王府內院大門都還沒進去,怎么見的小王子?”

有問題。

朱浩立馬意識到,這個林百戶在興王府內有內線,可以探知里面的消息。

“林百戶,你的意思,是不相信我孫兒說的話?”

朱嘉氏難得有站在朱浩一邊的時候。

林百戶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不言自明,我就是不相信這個小鬼頭的話。

朱浩道:“我進王府后,進內拜見過兩位小王子,都是七八歲年紀,還有一個少年,只有四五歲,好像是王府儀衛司官員的孩子,姓陸,也是伴讀,另外一個則是京知縣家公子,但到現在為止我還沒見過他。”

“王府教習姓隋,乃是本地舉人,他曾對我們進行考核,這次只是匆匆見了一面,不出意料的話以后便是跟著他讀書……”

朱浩對興王府了解得很深,糊弄一下眼前二人還是可以的。

林百戶聽了朱浩的話,臉上肌肉抽動幾下,顯然被朱浩幾日就探知的情報給鎮住了。

朱嘉氏則趁機問道:“你是說,有兩位年歲相當的王子?”

“是。”

朱浩道,“但也不一定都是王子,可能只有其中一個是,平時他們生活在一起,形影不離,好像真是一母同胞也說不定……”

林百戶沒有糾結這個問題,問道:“你是說,除了你和京知縣家公子,還有一個姓陸的、出身王府儀衛司的小孩做伴讀?”

這態度讓朱浩疑竇頓生。

我跟京公子一起入選當伴讀,應該不是秘密,陸炳當伴讀你卻不知?蔣輪當時信口說出,可見興王府對陸炳入選并沒藏著掖著。

你身為錦衣衛百戶,多半是朝廷派來專門調查興王府的,對我的行蹤了如指掌,反而沒掌握最淺顯的情報?

“人如今就在王府,年歲有點小……當然也有可能只是進王府玩耍,說不準的。”朱浩要以此說辭來查看林百戶的反應。

朱嘉氏見林百戶對“姓陸的伴讀”反應強烈,不由得意一笑:“林百戶,看來你探知的情報,也有不足之處,現在我們可否說說,你在興王府中到底安插了哪個眼線,以跟我朱家做交換呢?”

居然商談起情報共享的問題了。

朱嘉氏當著朱浩的面,把林百戶在興王府布置有暗線之事說出,朱浩一陣訝異,朱嘉氏莫非是想讓他一個小孩子,跟林百戶的暗線接頭?

林百戶態度冷漠:“具體如何合作,還是等令孫正式跟小王子讀書再說吧……在下尚有事,告辭。”

居然不再繼續問朱浩打探到什么消息,轉身便走,說明他已獲得想要的情報。

陸炳當伴讀,莫非便是他想要的情報?

……

……

林百戶離開,朱嘉氏前去送行,待送完人回來,臉上恢復一貫的冷漠之色。

“你在王府,除了見到兩位可能是小王子的人,還見過誰?”朱嘉氏只在意情報的獲取。

完全將孫子當工具人。

朱浩反問:“祖母,孫兒想問問,那位林百戶,應該是朝廷派來監督興王府的吧?他在王府中安插有眼線?卻不知是何身份?”

“這與你無關。”

朱嘉氏看不起朱浩,不想回答孫子的問題,更不想詳細解釋。

朱浩道:“但是……祖母,孫兒進王府這幾日,大概調查到,王府儀衛司中有人行跡鬼祟,時常于夜半進出王府……雖不知是誰,但或許就是林百戶眼線呢?”

朱嘉氏臉上輕蔑之色盡失,轉而用謹慎目光打量朱浩。

“你還知道什么?”

朱嘉氏重視起來。

“孫兒需要時間調查,但眼下孫兒想知道更多有關林百戶眼線的情報,此人是否錦衣衛出身,而且是父子一起到安陸?再或是中途發生過什么,令林百戶跟此人的關系……并不是很密切,若即若離呢?”

朱浩已經大概猜到方向。

既然是眼線,埋伏在王府中,必定是錦衣衛出身。

為何陸炳當伴讀這么淺顯的情報被隱匿下來,除非林百戶的眼線不想讓年幼的陸炳陷入險境……

如此一來,林百戶的眼線呼之欲出。

不就是陸炳的父親陸松?

陸松的父親陸墀當年乃錦衣衛總旗官,興王就藩時來到安陸,有如此背景為錦衣衛做事……合情合理。

朱嘉氏一臉凝重:“林百戶……他有單獨找過你?”

朱浩搖搖頭。

朱嘉氏眉頭緊鎖,小聲嘀咕:“想來也不會……但你怎會知這么多?不對不對,先前引介你進王府的陸先生是誰?”

或許是朱浩說的事情,已超出朱嘉氏認知,讓老太太開始琢磨,朱浩是怎么突然“開竅”的?

“祖母,孫兒只是猜測……是您剛才跟林百戶提及,說他在王府有眼線,孫兒猜想可能跟王府儀衛司那幫侍衛有關,一步步推測出來的,并不是誰跟孫兒說了什么。”朱浩道。

朱嘉氏想了想。

只有這樣才解釋得通。

朱嘉氏語氣變得柔和些許:“未料,你小小年歲竟有如此察人于微的能耐,難怪能在沒有開蒙的情況下,于那么多孩子中入選興王府當伴讀。”

“祖母過譽了。”

朱浩趕緊表現出孩子應有的謙遜。

“你說得對,林百戶提到過,此人在王府中潛藏多年,系子承父職,或許是他父親過世時,沒有把朝廷的差事告知兒子,以至于這幾年朝廷都無法得悉其存在,也是最近才聯系上……”

“但具體是何人,林百戶并未提及,若是你能查知此人是誰……便是大功一件,祖母必定會對你大加賞賜。”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