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三十二章 最后一場

更新時間:2022-04-13  作者:天子
第二場考試結束。

馬上有人過來收卷子,朱浩留心了一下在場年歲最小的陸炳,發現他站在那兒,一臉木然,再看遠處本負責維持秩序的陸松已不見人影,頓時了然。

這題目……

要說隋公言迂腐吧,也不盡然,所出題目算是“素質教育”的范疇,沒有局限于四書五經,題目并不是很難,拿這個來測試應試學子的文化知識儲備,好像沒毛病,但朱浩總覺得這個人身上透著股邪氣。

答卷收上去后,接下來就是閱卷了。

隋公言獨自完成。

半天后,他挑出來十幾份卷子放到一邊,把另外不到一半的卷子丟到一旁,大概意思是說,只有這十幾份卷子有可能被遴選上。

一名典吏過去仔細查看,末了笑道:“答對兩道題目者十三,三道以上者六。”

六道題目,二十三個考生,回答對三道及以上的不過六個人,可見這題目出得有多偏,現在就要看到底是選十三個人入圍,還是選六個人入圍的問題。

十三個人有點多,六個人則偏少。

典吏又看了一遍,笑著說道:“有一人回答對了五道題目,獨占鰲頭。”

朱浩一聽頓時感覺不妙。

看旁邊京公子的反應,回答對五道題目的人很可能是他,剛才有點沮喪,大概是因為有道題目不會而覺得遺憾,但隨即知道自己是所有考生中回答對題目最多的,馬上又自豪起來。

朱浩立即舉手。

當我蠢呢?

我豈會不知我全對?

“等等,這里好像還有一份試卷。”

本來在一旁看熱鬧的蔣輪,一眼瞥到朱浩的異常,眉頭皺了皺,立即俯身在廢棄試卷中翻找,旋即眼前一亮,“此子所有題目都對了,為何考卷會放在這邊?”

典吏有些吃驚:“姑爺,您說的……不可能吧?”

蔣輪把卷子交給典吏:“你自己看看,哪里有錯?此子叫朱浩,我認識,軍戶人家的孩子,他父親乃百戶,平盜亂時殉國,母親乃朝廷欽賜節婦,這樣的出身可謂根紅苗正,非常符合王府的選拔要求。”

蔣輪提前把隋公言可能要找的借口堵死……別拿人家的出身做文章。

典吏看過后傻眼了。

真有全對的。

“隋先生,您看……”

典吏不知該說什么好。

隋公言臉上的肌肉顫抖兩下,沒有伸手去接卷子,信口胡謅:“哦,可能是老夫剛才看走眼了。”

真是個荒誕不羈卻萬能的理由。

看走眼?

你這老東西,本來還以為你沒看到我,感情從一開始就認出我來了,卻故意裝作不認識,目光都不往我這邊瞟,就等著閱卷時找麻煩,是吧?

要不是蔣輪及時把我的卷子找出來,恐怕我站起來申辯也沒有任何意義,你這家伙一準會叫人把我趕出去!

真混賬啊!

這個隋公言沒辜負他最初的判斷,完全就是個小肚雞腸的腐儒,居然把對陸先生的妒忌轉嫁到他這個掛名弟子身上來了。

典吏道:“那就是七人答對三道及以上題目,可留下請袁長史做最后考核,隋先生您看……”

隋公言抬頭,惡狠狠瞪了朱浩一眼,語氣間頗有些不耐煩:“我的任務完成了,剩下的,爾等自己看著辦吧。”

大概是因為朱浩的卷子被找出來有些氣憤不過,考試完成隋公言便拂袖離開。

在場人面面相覷,有些摸不著頭腦。

這怎么突然就生氣了?

只是因為蔣輪指出你把一份卷子給看錯了?

還是說你故意不讓那個叫朱浩的孩子選上去?他一個軍戶家的孩子,應該跟你沒過節吧,干嘛要如此針對?

別人想不明白也就不想了,只認為可能隋教習今天心情不好,只有朱浩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蔣輪和典吏等人相繼離開,沒被選上的孩子被護衛送出王府,現場只剩下七人。

而最初被朱浩認為是鐵桿關系戶的陸炳……居然淘汰了!?

這倒是出乎朱浩的意料。

不過想想就明白了,題目應該是隋公言現場臨時出的,或許本來還有一套題目,但他沒用,以至于陸炳這樣就等著現成答案通過考核的稚子,面對一堆好似天書般的題目時,徹底麻爪……

“你是怎么把六道題都回答對的?”場地安靜下來后,京公子用不可置信又滿是懷疑的目光瞪著朱浩。

朱浩攤攤手:“我知道,所以能答對,如果問不知道的,我自然就回答不上來……這答案你可滿意?”

京公子皺眉:“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題目?”

朱浩笑了笑,心想,小小年紀就知道這種考試有提前泄題和舞弊的情況出現,你這小子也算是有點見識,但見識是有,眼力勁兒還是欠缺。若是明眼人,應該一眼就能看出我不是關系戶,不然我全對了還能被考官陰謀算計,差點兒就給涮下去了?

“做人呢,內心別太多陰暗面,要多看看世間那些美好的事物……這位姓隋的舉人乃是現場出題,難道你看不出來?除非我是他肚子里的蛔蟲,不然怎么可能提前知道題目?”

朱浩笑著跟京公子解釋。

京公子面色冷峻,一直緊盯著朱浩的眼睛,顯然不太相信他的話。

月門外,那些護衛把孩子送出去后折返,這會兒正聚在一起小聲議論:“……隋教習今天火氣可真大,坐在那兒虎著臉,一臉誰欠了他幾吊錢的樣子……或許他在王府沒幾天好日子過了!”

朱浩聞言心中一動。

這算不算是一個有用的訊息?

如果隋公言繼續留在王府當教習,以后跟著他上課的話……自己可要倒霉了。

這人心胸狹隘,選拔的時候使絆沒成功,以后上課能給我好臉色看?別到時課堂進不去,天天打我的小報告,最后我只能灰頭土臉被趕出王府……

不行。

朱浩暗暗打定主意,這種人不能讓他留在王府,禍患需要及早鏟除。

……

……

就在第三場考試開始時。

朱浩和京公子這邊明顯受到孤立,一共剩下七個考生,互相打聽一下就可以猜到,朱浩和京公子是回答對題目最多的兩人。

而京公子乃是知縣家的孩子,自然而然成為最大的競爭對手,不被別人接納。

真正能跟京公子說上話的,只有朱浩。

“喂,你叫朱浩?那六道題,你全會?”

幾個孩子一起朝朱浩走來。

問話這位乃是參選孩子中年齡最大的,比朱浩和京公子要大兩三歲,個頭高很多,說話口氣帶著一股蠻橫。

小孩子間的矛盾,很多時候靠拳頭來解決問題,朱浩表現太過優異,明顯傷害到了人家的利益,便過來施壓。

朱浩點頭笑道:“是啊,我全會,要不你們再出幾道題目考考我?”

沒等對面有所反應,一旁的京公子問道:“太史公是誰?”

朱浩聽了曬然一笑。

京公子太過爭強好勝,完全不能接受自己的失敗,耿耿于懷總覺得朱浩是內定的關系戶,提前得知題目并準備好了答案,因為之前考核中有法家涉及太史公言論,便干脆問了一個看起來“退一步”的題目。

你若連太史公都不知,怎會清楚他說的話是什么意思?

那你就是作弊!

“我說京公子,有人想要恐嚇我呢,你別在這兒添亂行不行?你沒看出來,如果我回答不出來,他們就會把矛頭對準你……你不知道咱倆應該一條心?”

朱浩沒有回答問題,反而開始轉嫁矛盾。

你們這些家伙眼巴巴跑來針對我,我好心提醒一下,是不是把我身邊這個眼高于頂的小子一起辦了?

要說關系戶,誰能比得上本地縣令家的公子?

京公子正在等候朱浩給出答案,忽然發現另外五個孩子目光不善地望向自己,臉上的表情質疑中帶著嫉妒,忽然意識到,自己好像被人耍了。

就在一群孩子為了面子爭鋒相對時,正在低聲交談的護衛突然靜聲,一個個挺直了腰板看向一側。

幾個孩子感受氣氛異常,順著侍衛們的目光看去,卻見幾人在一名身著儒衫的老者帶領下,進入院子。

待老者走近,護衛們紛紛行禮請安:“見過袁先生。”

“見過袁長史!”

朱浩心中一震,此人居然是興王頭號謀主,也是未來朱厚熜登基居首功的袁宗皋。

歷史上嘉靖皇帝發起大禮議,其始作俑者便是袁宗皋,能給沒有權勢的小皇帝提出大禮議這樣看起來極度瘋狂,卻給皇帝帶來集權的頂級文臣,其眼光和謀略絕非常人可比。

袁宗皋笑著跟一眾侍衛頷首回禮,隨即擺擺手:“好了好了,老朽過來只是給幾個應選學童出題目,考校一下他們的學問和見識,你們各司其職便可。”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