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二十九章 全是關系戶

更新時間:2022-04-13  作者:天子
選拔最終定在六月二十五進行。

如果一切順利,結果當天便會公布。

朱浩若能考進興王府當伴讀,那不管月底朱娘是否能繳納家族四十多兩份子錢,朱浩都可以擺脫家族控制。

選拔前日,二十四這天朱娘回了一趟朱家,乃是朱嘉氏召她回去,說是商量家族內部事務,回來時臉色相對還算不錯。

“娘,祖母沒為難你吧?”

朱浩趕緊拉朱娘到桌子邊坐下,一邊倒茶一邊問詢。

朱娘搖頭:“你祖母只是總結了這兩月家里各項收入,只有咱這邊上繳利潤最多,你祖母讓我們再接再厲。”

朱娘得到老太太肯定,神色欣然。

朱浩道:“娘,我看祖母是想捧殺你吧?”

“什么叫捧殺?”

一旁的李姨娘不懂就問。

朱浩沒有解釋,反問道:“祖母是否試探過我們月底能否續上份子錢之事?或旁敲側擊,想知道咱這月生意如何?”

“這……”

朱娘想了想,盡管不想承認,但還是點點頭。

朱浩苦笑道:“若所料不差,月底如果我們能如數把錢供上,家里邊下一步就要拿我開刀,把我接回去,名為讀書,其實是看管起來,逼娘就范。”

李姨娘覺得朱浩的話有幾分偏激,忍不住出言提醒:“浩少爺,朱家始終是本家,不能把人看那么壞。”

“姨娘,凡事還是做最壞的打算吧……娘,明天我要去參加興王府選拔伴讀的考試,你有什么意見嗎?”

朱娘這幾天忙著給兒子找先生,早把這事忘了,經此提醒,面色立即變得凝重:“小浩,就算你幸運地通過考試,你祖母也不會允許你成為伴讀……”

“娘思來想去,不如回朱家,到底是血脈至親,想來不會太過為難,可進了王府……高墻大院的,娘想見你一面都難。”

朱浩道:“娘,我是去給小王子做同窗,一起讀書一起成長,你這一說,倒好像是去坐牢一般。”

李姨娘也勸說:“浩少爺,都說一入侯門深似海,更何況是王府呢?還是別去了吧。”

又不知從哪兒聽來幾句歪詩,看似高深莫測,實則狗屁不通,難道你以為我是要嫁進興王府,從此蕭郎是路人?

“娘,姨娘,我聽說新來那位京知縣都把自家兒子送到興王府應選,明天會一起參加選拔考試……我去也不會太過折辱吧?”

朱浩又說出他打聽來的消息。

朱娘搖頭:“知縣老爺的公子,怎可能應選伴讀?”

“娘怎就不信呢?這事又不是什么秘密,再者說了,我進王府當伴讀,又不是做下人,不用簽訂賣身契,就算我在里面日子過得不順心,要出府,或者娘親想接我出來,難道興王府還會不講道理不成?”

可不管朱浩怎么勸說,朱娘就是打定主意不讓兒子去應考。

“娘,總之我不回朱家……我聽說祖母把我帶回去后,直接送到家里的工坊當學徒,到時養牲口、牽騾子、倒馬糞這種事,全部交給我來做。”

朱浩這話把朱娘給驚著了:“這……這……不會吧?”

朱浩道:“可不能低估朱家人對自己人下手的狠辣……如果祖母一片真心,怎會接連兩次到官府舉報咱?難道她不知道進衙門對于一個節婦意味著什么?還有什么比把自家女人送進牢房,更卑鄙的事情?”

本來朱娘怎么都不同意,但聽了朱浩這番話,追憶過往,心頓時涼了大半。

自己進牢房,還好當晚就出來,即便這樣,若是事情傳揚出去,對自己的名聲損害有多大?這時代的女人進牢房一趟,跟進鬼門關差不多,朱家前后兩次主動上衙門檢舉,形同陷害。

“那你……明天能應選成功嗎?”朱娘終于松口了。

朱浩重重點頭:“事在人為,我有陸先生教導,應該不會太差……相信我,一定可以成功進入興王府。”

朱娘輕嘆:“就怕你選不上,況且就算選上了,你祖母也不會讓你去……唉,好好準備吧。”

……

……

過了朱娘和李姨娘這一關,對朱浩來說算得上巨大的進步。

他進興王府之事,首先要獲得親人支持,至于朱家人的態度……并不在他考慮范圍之列。

廿五這天,天氣有些炎熱,朱娘特地為朱浩準備了一身絲質新衣,當母親的沒法保證兒子讀書,心懷愧疚,行頭方面那是一點都沒虧待,手頭仍舊捉緊,但還是讓兒子風風光光去應選。

朱娘和李姨娘沒陪同,讓于三隨侍在旁。

考試報到的地方,位于興王府東門外,不遠處就是花鳥市。

于三沒資格進入王府,到了地方便把朱娘親手縫制的布包交給朱浩,然后走到一旁等候。

王府東門外吵成一片,朱浩仔細觀察了一下,此番前來應選的孩子,穿著打扮都很不錯,但陪同的父母基本都是粗布麻衣,可見家境只能算一般,想想也是,真正的豪門大戶不屑把孩子送進興王府當伴讀。

人堆里朱浩見到個熟人,乃是之前有過一面之緣的新任長壽知縣京鐘寬。

京知縣今天穿了身直裰道袍,戴著一方平頂巾,看起來溫文儒雅。

興王府派出屬官前來招待,朱浩瞥了一眼,這名王府官員也是身直裰裝扮,看不到品階,至于蔣輪則沒見蹤影。

辰時剛過,十多名王府侍衛將送考家長驅趕到一邊,然后讓一群小孩排好隊,依次進入興王府。

很快一群孩童來到東門內一棵四五人合抱的大榆樹下,濃密的樹蔭覆蓋了大片地方,炎炎烈日下竟有一絲清涼的感覺。

一旁橫曳出的樹丫上掛著個秋千,清風襲來微微晃蕩,也不知是為誰準備的。

參與應選的孩子有三十來個,年歲普遍在六歲到十歲間,個別只有四五歲,朱浩琢磨了一下,應選條件說是要通背論語和孟子兩部四書,這四五歲的熊孩子能干什么?話都講不利索吧?

“哇!”

有個孩子沒經歷過這種場面,居然當眾嚎啕大哭起來。

這一哭不要緊,孩子們本來就很緊張,這下全都焦躁不安,一個跟朱浩差不多大的孩子,厲聲喝斥:“別哭了!再哭把你趕出去!”

朱浩側頭望去。

此子雖年少,但神情堅毅,目光冷靜而銳利,閃爍著直透人心的晶亮,一看氣質就與普通孩子迥異。

被嚇唬的小孩正是年齡最小那個,聞言哭嚎著往一旁侍衛扎堆的方向跑去,一把抓住個腰間跨刀的王府儀衛司的校尉,哭著指向這邊,好像在告狀。

朱浩心中一凜。

原來哭鼻子這小子,居然是王府內部應選人員,不用說,這是找家里大人告狀去了。

一個八九歲的孩子笑著打趣:“喂,你要倒霉了,人家有靠山。”

剛才發狠話那位翻了個白眼:“誰倒霉還不一定呢。”

正說話間,王府儀衛司的校尉果然帶著孩子往這邊走來,不知哭鼻子的小孩是他兒子,還是本家的孩子,與此同時京鐘寬跟招待他的王府官員一起走了過來。

“陸典仗,何事?”

王府官員直接問詢那名儀衛司的校尉。

聽到這稱呼,朱浩眉宇間呈現訝色。

陸典仗?

莫非這個闊臉方耳,俊秀中帶著幾分英氣的漢子,就是大名鼎鼎的陸松?

陸松曾任興王府典仗,有從龍之功,而那哭鼻子兼告狀的熊孩子……乃是陸炳?

陸炳正德五年出生,正德九年時年方四歲,虛歲五歲,這大概也是為何會有四五歲的孩子前來應選伴讀的重要原因。

關系戶嘛!

陸典仗道:“聽說這邊應選學童間有些小糾紛,卑職特地過來看看。”

王府儀衛司典仗,乃是正六品武官,但大明自土木堡之變后便重文抑武,正六品武官別說只是王府典仗,就算是所千戶和衛指揮使,見到正七品的知縣可能都要跪下來行磕頭禮,階級的差距幾乎不可逾越。

京鐘寬笑著指了指剛才嚇唬人的小孩:“張奉正,此乃犬子,望多多照顧。”

奉正,就是王府太監首領。

興王府姓張的奉正,自然就是未來大明司禮監掌印太監張佐。

朱浩頓時感覺要通過選拔不容易。

來的全都是關系戶,一層壓一層。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