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二十五章 純真的友誼

更新時間:2022-04-13  作者:天子
“袁先生。”

兩個小家伙見到袁宗皋,均面露喜色。

平時袁宗皋待他們極好,亦師亦友,此番無異于天降救兵。

朱祐杬面色稍解:“你們以后不得隨意進出王府,為父會派人盯著各處大門,若你們再不告而出,甚至連侍衛都不帶,為父定會罰你們禁足,閉門思過,旬月不得出來!”

此話對朱四來說,威懾力十足,臉色一下子垮了下來。

但朱三年長,鬼主意很多,眼珠子骨碌碌一轉,心里琢磨開了,從哪兒出王府才不會被人抓到。

“你們退下吧。”

朱祐杬有事跟袁宗皋商議,揮手讓兩個小家伙離開。

朱三道:“父王,我們不是非要出去玩,只是平時身邊連個玩伴都沒有,只有弟弟跟我一起……我們想要幾個同學……”

“同學?那是什么?”

朱祐杬面帶不解。

袁宗皋則老臉橫皺。

朱三想起朱浩的叮囑,繼續說項:“我們聽說,外面孩子通常都在學塾念書,同別人家的孩子一起,長大后彼此為同窗,互相幫扶,我跟弟弟為何沒有?”

貿然提找書童,或是請同齡人進王府做伴讀,興王肯定會懷疑兩人的動機。

不如直接拿自己跟外人攀比,提出“同學”的概念,啟發朱祐杬。

朱祐杬曬然一笑:“你們何等身份,豈能與市井小民相提并論?”

袁宗皋卻眼前一亮,道:“興王,其實兩位小王子提請不是不可以考慮,他們正是讀書交朋友的年齡,若身邊一個玩伴都沒有,只怕還會想著溜出王府。”

朱祐杬疑惑地看向袁宗皋。

“兩位小王子,有關給你們找同學之事,老朽會跟令尊商議,你們還是早些回去準備晚課吧。”

袁宗皋替朱祐杬發話了。

朱三和朱四恭敬行禮,朱三道:“父王,袁先生,我們下去了。”

……

……

兩個小家伙離開書房。

朱祐杬立即不解地詢問:“袁長史,之前你不是說一定不能讓人知道厚熜的身份,免得遭遇不測,還讓人把小三丫頭當做男孩養,日常均著男裝,最好連王府中人都不清楚他們的真正身份嗎?”

袁宗皋走到書桌前,搖頭嘆息:“王爺,剛得到消息,京師有大臣上奏,提請從各藩王子嗣中,挑選德才兼備者入宮讀書。”

朱祐杬驚喜地問道:“先生是說,厚熜有機會入宮?”

望子成龍的朱祐杬,當然希望兒子能做大明皇儲,以后有機會繼承他父親成化帝留下的江山。

袁宗皋苦笑道:“以大臣之意,是自陛下后輩中找尋,先行收為義子,再立皇太子,仿宋仁宗典故,而世子他……乃當今陛下同輩,怕是無此機會。”

朱祐杬聽到這里,臉上滿是沮喪之色。

“以在下想來,大臣之所以作此上奏,概因世人對世子知之甚少,加之當今太后對王爺身份有所忌憚所致。”

袁宗皋續道,“在下聽聞,錦衣衛派出大批人手潛入安陸,試圖調查王府內情,此時若再行那禁錮之策,只怕世子不但前途堪憂,更可能像大王子那般……遭遇不測。”

袁宗皋又提到朱祐杬的“傷心事”。

朱祐杬一共兩個兒子,第一個兒子出生后不久便意外亡故,當時只知是被人謀害,卻找不到任何線索,這導致他對第二個兒子即朱厚熜百般疼愛,做好一切隱蔽和防范措施。

“那依袁長史之意……?”

朱祐杬用倚賴的目光望向袁宗皋。

袁宗皋道:“既然兩位小王子提請想要有同窗,不如就在安陸本地挑選品德兼優者入王府,伴隨兩位小王子一起讀書,平時以小郡主為尊。”

朱祐杬皺眉:“袁長史這是防備有朝廷眼線混進王府來?”

“嗯。”

袁宗皋點頭,“若錦衣衛知曉此事,定會想方設法將其子弟安插進王府,如此我們可行麻痹之計,就算有人對世子不利,也找不到正主。況且世子將來若想有所作為,必定需要人輔佐,若能自幼一同成長,此等情義根深蒂固。”

朱祐杬一聽,既能麻痹敵人,又能讓朝中文臣武將知道興王府有個德才兼備的小世子,杜絕再有人提議從各地藩王家中挑選后輩入宮讀書,尤其以后還能幫到兒子……這么多好處,沒理由不同意。

“那就按袁長史之意,從安陸本地募學子入王府,至于如何挑選,就由袁長史你來做主吧。”

朱祐杬對此沒什么概念,既然方案是袁宗皋提出的,當然要由其來執行。

……

……

第二天。

朱浩到花鳥市等候,中午午休時見到朱三從王府東門那邊一路小跑過來。

“你果然在這兒,小氣鬼。”

朱三見到朱浩,頓時板起臉,“是不是說你看不到我,就要去你先生那兒告發?說我帶弟弟出來玩,還掉進水潭險些把弟弟淹死?”

朱浩笑了笑,主動岔開話題:“你弟弟呢?”

“他……回去時好端端的,晚上忽然發燒,半夜時大夫去看過,說是感染了風寒,需要靜養,幸好昨天下午回來時見過……爹爹,當時弟弟沒事,活蹦亂跳的,家里才沒懷疑到我身上。”

朱三說到這兒一陣后怕。

朱浩道:“那我讓你跟家里說選拔伴讀書童之事可有眉目?”

“小氣鬼,我們替你說了,今天聽袁……我們先生安排在本地挑選有能耐的孩子入王府讀書……不過看你這模樣,書都沒讀幾天,只怕考核過不了關吧?”

朱三上下端詳朱浩一番,然后扁扁嘴,一臉嘲弄之色。

朱浩眉開眼笑:“說出來就好,我不過是想給自己一個讀書上進的機會……你想想我先生水平有多高,他可是對我有很高的評價,若連我都通不過王府選拔,其他人更不行了……再說了,不是還有你們嗎?”

朱三罵道:“呸,我才不幫你呢,而且就算想幫也幫不上忙,選人的又不是我們。”

說到這里,兩個孩子來到花鳥市一角,找了塊頭上有大樹樹蔭遮蔽的大石頭坐下。

朱三有些悶悶不樂,腳下不時撥弄石子兒,為弟弟生病之事內疚不已。

朱浩道:“前兩天賣給你的兔子,現在還好嗎?”

“嗯。”

朱三隨口應了一聲,沒心思作答。

“兔子這東西,不但要喂養好,也要跟人一樣,付出關愛才行……”朱浩一本正經胡謅。

朱三側目看向朱浩:“你娘的病好些了嗎?”

朱浩一時有些懵了,或許是小妮子比較單純吧,居然這都相信?

“你不問這問題,我還沒想起來,之前那十幾文錢……”朱浩馬上拿出市儈的嘴臉。

朱三小嘴一癟:“小氣鬼,就知道你會說這事兒……喏,拿好了,這是二十文!”說完,她從懷里掏出個新荷包,把里面的銅錢悉數倒出,一股腦兒塞到朱浩手里,神色有些愴然:“我娘給我繡的荷包,沒了。”

不在意荷包里的錢,只在意荷包本身,說明這是個不差錢的主兒。

“有失必有得,你回頭告訴你娘,就說荷包丟了,讓你娘再做個新的給你不就行了?”朱浩安慰道。

朱三瞪了朱浩一眼:“都怪你,非要帶我們去抓兔子,不然的話……不過還是謝謝你,當時情況真危險啊,我知道你也是一片好心,如果以后你有機會進王府……我們再好好玩吧!”

“嗯。”

朱浩笑著點了點頭。

僅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興王的一雙兒女家教很好,哪怕眼前的小丫頭喜歡使小性子,但明辨是非,應與朱祐杬和妻子悉心教導不無關系。

“走了啊,以后你有兔子還在這邊賣,不過我可不一定能看到,昨日被父……爹爹抓了現行,以后出來的機會將會少許多。”

朱三起身要走,言語中猶自帶著幾分依依不舍,雖然跟朱浩認識時間不長,但朱浩算是她懂事以來少有的玩伴了。

更加重要的是,兩人一起抓過兔子,還一起掉進水潭,共同經歷過生死,這份情義遠非普通孩子情義可比。

看到朱三眷戀的神色,朱浩有些內疚,覺得自己利用了孩子純真的情感。

不過當看到朱三遠去的背影時,朱浩馬上又變得鐵石心腸。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不利用你們,我豈不是以后要永遠被家族拿捏,十年甚至一輩子都受制于人?再說我想方設法到你們身邊不是為了害人,而是幫忙!若將來你們有所成就,應該感謝我才對!”

……

……

城外朱家莊園。

林百戶匆忙來訪,給朱嘉氏捎來一個緊迫的消息,那便是興王要在安陸本地挑選適齡童子入王府讀書。

“……興王此舉,分明是要為世子培養心腹,其心叵測!”

朱嘉氏從來都不憚以最壞的惡意揣測他人,本身她就是一個工于心計的女人。

林百戶道:“對我等而言,實乃天賜良機,若有人趁機混入王府,探聽虛實……”

朱嘉氏也不廢話,點頭道:“老身這就找本家子弟準備,再便是勞煩林百戶張羅,事若成朱家必有重謝。”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