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二十三章 有恩必求報

更新時間:2022-04-13  作者:天子
朱四比較天真,此時他正對著懷里的小兔子做鬼臉,一時間愛不釋手,無心理會下山的艱難險阻。

朱三年歲稍長,顯得很精明。

“那條路太陡了,沒別的路可以下山嗎?我們走別的道吧!”朱三蹙眉道。

朱浩扁扁嘴:“知道為何兔子到這地方來筑窩嗎?就是因為這邊地勢高,乃是個環形的高臺,有時間的話我可以帶你們把這方圓一二里地方都走一遍,上下山就這么一條道……好了,我先下去了,你們照顧好自己吧。”

朱三不甘心,居然真的繞著山頂走了一圈,這才嘟著嘴回來,望著陡峭的山路和下面的水潭,滿臉愁容。

“你們不想下去的話,我先走……”

朱浩言下之意,不等姐弟二人了。

朱三急忙道:“別,你走在后面……老四,我把兔子都交給你,你拿好了,你走在前邊,我后面拽著你。”

“啊……可是這里也沒多高啊。”

朱四看了看下山的道路,沒覺得如何。

本來這座小山就不高,從山頂到那個水潭充其量也就七八米,大多數人都會覺得即便從山頂跳下去也沒有任何問題。

……

……

姐弟二人做好分工,一前一后往下走,朱浩墜在后面。

對朱浩來說,計劃最重要的一環,不是抓兔子,而是把目標弄進水潭里,給他一個“舍己救人”的機會,這需要一點技巧。

之前他已把上來的山道動了手腳,為防止經驗豐富的王府侍衛看出破綻,他可是很下了番工夫,故意把覆有青苔的泥土鋪在凹凸不平的巖石上,看起來就像是發洪水時從山頂傾瀉下的一般,然后又在外面撒了一層干土。

上來的時候已把外面的干土蹭去,三人往下走的時候踩的地方就變得無比濕滑。

下去時,三人手里都有東西,他再有意走在最后,以便隨時使絆子……就算走在前面,也可以拖拽兩個孩子一把……

總之讓他們囫圇著回去,朱浩的計劃就算失敗。

“慢點走。”

朱浩低估了朱四腿腳的靈便,即便他手上捧著四只兔子,還是很快跳下一階階石頭,只要再跨過一段泥濘的土路,剩下陡峭的山道就剩不了多少了。

這么一來,連朱三都覺得這段路只是看起來危險。

她兩只手死死抓住弟弟的衣領,不令其掉下去。

朱浩本指望姐弟倆自己滑倒,現在看來不現實,那就只能使絆子。

他不需要對走在前面的朱四下手,目標放在自以為小心謹慎的朱三身上,下行時踢出一塊鵝卵石,準確地落到朱三腳下……

“哎喲!”

不出任何意外,抓住弟弟衣領的朱三,腳下一個踉蹌,直接向前撲倒。

“小心!”

朱浩驚呼一聲,伸出一只手去拉朱三的衣服,還真被他給拉住了。

就在朱三松口氣,以為只是虛驚一場時,朱浩已借助前沖的力道順勢撲倒,一下子……后面撲前面的,朱四走在最前邊哪怕腳下再穩當也沒用,后面兩人直接撞了下來,一個踉蹌也跟著向前栽倒,如此一來又帶動朱三和朱浩加速向下方水潭滑落。

滑倒中朱三兩眼滿是恐懼,不知不覺松開拎著弟弟衣領的手,兩手張牙舞爪,試圖尋找著力點,止住下滑的趨勢,可觸手所及都是爛泥,哪里能阻止身體下墜?

朱浩抓著朱三衣服那只手死也不松開,好像在全力施救,其實基本也是在做無用功。

“嚓嚓嚓——”

道路邊早就被朱浩拔松的茅草,被朱浩另一支手逐次連根拔起,一路帶起大片泥土,聲勢駭人。

“噗通!”

朱四率先掉進水潭。

朱三在朱浩“相助”下,前沖的趨勢稍微緩解,一路滑進水潭,雖然只是邊緣,但依然瞬間沒頂……

墜在后面的朱浩也呲溜進了水潭。

“救……救命……咕咚!”

有朱三和朱浩兩個“推手”,朱四前沖得非常厲害,幾乎是落在水潭中央,雖然落水后拼命掙扎,還是漸漸沉底。

……

……

三個小孩從山巔跌落深潭,沒有外人相助,想從里面囫圇著出來很難。

當然這潭水不是很深,最深處只有三四米,而朱三落水處水深只有一米多一點,只是因為朱三腳下不穩,頭才沒撐出水面。

朱浩先是游到朱三處,一把薅住她的頭發,提拎出水面,身體則盡量距離她遠一點。

救溺水者,很容易把自己小命搭進去,朱浩知道自己力氣小,不得不采用非常手段,讓你想抓也抓不住。

朱三掙扎兩下,發現腳底可以站穩,也就沒那么緊張了,被朱浩三兩下推到岸上。

“快……快救我弟弟!”

朱三脫險后看到朱四還在水潭中央“噗通”,嚇得嚎啕大哭,恐懼之下音調都變了。

朱浩沒有上岸,迅即往朱四那邊游。

到朱四面前時,朱四溺水已有一會兒,肚子里灌了不少潭水,當他觸碰到朱浩手臂時,仿佛抓住救命稻草,一把死死地拽住。

朱浩用盡全身力氣,猛地扯了朱四一把,試著把他的頭送出水面……但因肺部進水,就算朱四腦袋露出水面,短時間內也沒能吸到多少空氣,依然在拼命掙扎。

朱浩快速觀察,很快確定附近有一塊大石頭……這是他昨天提前準備好的,利用杠桿原理從山頂撬進水潭,充當墊腳石用的。

他知道石頭的具體方位,到了地方就算朱四拼命把他往水底拽,他也有借力點。

用力扯著朱四的身體前劃兩米,當朱浩腳踩到大石頭上,確定水只能到他胸口時,心中迅速安定下來。

計劃的圓滿完成有了堅實基礎,接下來就是借題發揮。

迅速把人送上岸,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此這般會顯得救人太過輕松,不足以體現他舍己救人的“高尚品德”,所以朱浩故意裝出被朱四拖累的樣子,二人的頭一起沒進水里。

“咕咚咕咚……”

朱浩因為提前憋氣,對他沒有太大的影響。

但對朱四來說,剛有脫難的跡象,轉眼又成泡影。

等朱四灌了兩口水,朱浩再一次把朱四腦袋提出水面。

此時可以清楚地聽到岸邊朱三的哭喊聲。

朱三不會游泳,根本不敢下水,站在岸邊急得直跺腳,也不知道找竹竿之類的東西幫忙,只知道瞎叫喚。

朱浩的腦袋又一次跟朱四一起沉進水里,這次下去后,明顯感覺朱四掙扎的力度減小,說明其溺水情況已很嚴重。

很快朱浩再一次把朱四的頭送出水面,確定好方位后開始往岸邊游。

就算朱四還在努力掙扎,但力氣已不足以把朱浩帶進深淵,朱浩早就認準方向,水潭一側的懸崖上有許多藤蔓落在水面上,朱浩游了兩三米便一把抓住,有了借力的東西,救人便順利許多。

……

……

朱四終于被朱浩拽上岸。

此時朱四,整個人七葷八素,如同煮熟的大蝦一般蜷縮在地上,嘴里“汩汩”向外冒水,好在他肺里進水情況尚在可控范圍內,接下來自然就是朱浩擅長的急救環節。

朱浩伸出手,準備將朱四置于自己屈膝的腿上,讓其頭部朝下。

“你……你要干什么?”

朱三沖上前抓扯,不想讓朱浩冒犯朱四的身體。

但朱浩力氣很大,一把將其推開,厲聲喝斥:“你就是個煩人精,除了哭能做什么?我這是在救你弟弟的命!”

聲音嚴肅冷厲,立即就把哭哭啼啼亂了方寸的朱三給鎮住了。

朱浩之前救人時,拿捏準確,確定沒有傷害到朱四,但又讓其感受到極大的溺水恐懼,此時用力地按朱四背部,迫使進入其肺部和胃里的潭水排出來,不一會兒朱四瞳孔便重新聚焦,精神慢慢恢復。

“呼……”

朱浩筋疲力盡地癱坐一旁,呼哧呼哧喘著粗氣。

“他……他沒事了嗎?”

朱三緊張想近前看看,又怕被朱浩責怪。

朱四仰躺在地,氣息漸漸平順,卻還是不斷咳嗽:“咳咳……咳咳……姐……我沒事……”

聽到弟弟的回答,朱三這才把懸著的心放下。

“都怪你!”

朱三發現弟弟沒事后,馬上將矛頭指向朱浩。

朱浩一臉憤怒地望著朱三:“明明是你自己先跌倒,連累大家的……要不是你,我們不至于全都落進水里……哼,剛才我就不該救你。”

朱三很委屈。

但她找不出癥結所在,當時第一印象是自己腳下打滑,本想說是朱浩推的,但仔細一想,朱浩當時死命拉她,此刻只需仰頭看山道一側那成片連根拔起的茅草就知道當時朱浩有多努力。

三人一起掉進水潭,全靠朱浩拼命才將她和弟弟救上來,橫加污蔑的話,也太過狼心狗肺。

“真是狗咬呂洞賓,早知不該救你們,我的兔子……唉,真不該帶你們來,要是早知道能順利找到兔子窩,我就該自己動手的,悔不當初……我這就回去,把事情告訴先生……”

朱浩說著站起來,一副不管朱家姐弟死活,準備直接閃人的架勢。

朱三一聽急了,趕忙道:“你不能對你先生說。”

朱浩道:“我又不是告訴你爹你娘,憑什么不能跟我先生說?”

“他……他會告訴隋教習的……”朱三咬牙。

朱四可憐兮兮道:“三姐,娘知道的話,會不會責罰我們?”

“閉嘴!”

朱三又拿出蠻不講理的勁頭,瞪著朱浩,“總之我命令你,回去后不許告訴旁人,尤其是你先生,今天的事……就當沒發生過。”

朱浩指了指姐弟二人身上:“你們這身濕衣服,很難跟人解釋清楚吧?”

朱三叉著腰,怒氣沖沖:“我們如何跟人解釋,與你無關,總之你不能說出去,否則……”

“否則怎樣?”

朱浩當然會想方設法威脅姐弟倆。

要是興王府的人知道你們姐弟倆偷跑出來,還掉進水潭,以后絕對再無出王府的機會!

“否則要你好看!”

朱三實在想不到用什么辦法可以威脅朱浩。

朱浩道:“先生教導,犯了錯要勇于承認,我現在是為娘治病,才偷跑出來,險些惹禍,若是不告知師長,就是不懂得尊師重道……除非,你們答應我一件事,我才可以考慮不說出去!”

“你……你想干嘛?”朱三一臉不解。

這還有談條件的?

朱浩趁熱打鐵:“我先生就要遠足,離開安陸前往南昌,我很快就沒先生了,家里要抓我回去當苦力,以后沒好日子過了。除非你們答應讓那個隋先生收我當學生,我才不會把這件事宣揚出去。”

“我救了你們,你們報答我也是應該的吧?”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