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二十章 人生的兔子

更新時間:2022-04-13  作者:天子
終于等到你,還好沒放棄。

朱浩目光迅速朝聲音傳來的地方打量一圈,只見上午見到的那個少年換了身干凈整潔的布衣,頭戴平巾,腳踏一雙七八成新的皮靴,此刻正歪著頭看向自己。

幾個著平民裝束的男子混雜在人群中,警惕地四下觀察,這是有人暗中保護但戒備級別尚不到興王世子的地步。

這少年兩次出現,都沒有周全的防范措施,要么這不是朱厚熜,要么興王府壓根兒就沒有安保意識。

前者可能性更大。

旁邊圍觀人群聽到少年的話,交頭接耳,沖著朱浩指指點點。

地保臉上露出一抹冷笑,因有人站出來揭穿朱浩的謊言而洋洋得意。

朱浩大聲道:“這位小官人,上午你見到我釣魚,卻不知為何而釣,你我素味平生,更不認識我娘,怎知我娘是否生病?在沒有任何理據的情況下,如何斷定我說謊,甚至誣我為壞蛋?”

爭論這種事,只要把握好要點就行了。

關鍵在于……

咱倆不認識,我說我娘病了,嘴在我身上,我說了算。

除非你能找到我娘沒病的證據。

旁邊的人馬上被朱浩的言論引導,再次議論紛紛。

“是啊,小小年紀便出來賣兔子,若不是家里真遇到困難,誰家舍得?看來還是個孝子呢。”

“對對,這么小的孩子怎么可能撒謊?”

……

“我賣我的兔子,到現在都沒開張,這位大哥要收我一文地保錢,可這一文錢我都能買兩個燒餅當一天飯錢了,哪里有啊……有沒有好心人把我的兔子買了,我好拿錢回去給我娘治病?也好讓這位大哥能順利交差?”

朱浩用可憐兮兮的目光看向周圍人群。

剛才有發言力挺朱浩的,但現在讓他們拿出實際行動表示一下,一個個立馬退后幾步,然后相互張望,表示事情跟我沒有關系。

最后朱浩把目光落到之前說話的少年身上:“這位小官人,你看我的兔子活蹦亂跳,機靈可愛,但我連自己都沒法吃飽何況喂它?只能想辦法賣出去,賣個好人家讓它們不至于餓死,你看……”

少年既然會來,那就說明他真心喜歡兔子。

可朱浩剛才又頂撞過他。

少年微微皺眉,雪白的拇指不自覺放入嘴里輕咬,似思索要不要買,一瞬間竟露出小女兒家的嬌憨姿態。

朱浩心中一震,腦子動得飛快。

這少年多半是女童,雖是興王府的小主人,卻不是朱厚熜,侍衛對她的安全很在意,說明她在興王府地位不低,有資格跟隨王府幕賓讀書。

至于女孩當男孩養,分明是興王要以魚目混珠之法,擾亂視聽,不讓人知道哪個才是自己真正的兒子。

興王府哪里是沒有安全意識?

簡直是老奸巨猾。

讓一個興王府的小主人不時走出家門,或許也是興王的計劃之一,既然這不是他真正的兒子,正好可以放出來當誘餌,看看是否有人會對其不利,引蛇出洞,一網打盡。

綜上所述。

興王府中跟這個女童身份相近的,恐怕是朱厚熜的姐姐,即歷史上比朱厚熜年長一歲的永福公主。

公主封號乃是朱厚熜當上皇帝后欽賜,眼下只能叫小郡主,名字不詳。

但這一切只是朱浩猜測,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

“我不但把兔子賣給你,還教你怎么養,回頭我還可以帶你抓兔子,我知道城外山上有個地方能抓到兔子,我偶爾會抓到,拿到這邊來賣……”

朱浩進一步實施計劃。

賣兔子是建立聯系的第一步,真正目的是有個溝通的渠道,為自己進入興王府做準備。

少年沒動心,一旁圍觀者中有人忍不住問道:“哪兒抓的兔子?咱也去弄幾只嘗嘗?”

朱浩生氣道:“這么可愛的兔子,你舍得吃?兔子身上才幾兩肉?不過如果真的賣不出去……也只能把兔子禿嚕了,給娘補補身體……”

黯然神傷。

表情恰到好處。

剛才還在猶豫的少年,瞬間堅定購買的信念:“別,別,我買……多少錢?”

“哇!”

圍觀者都覺得這小孩實在太好騙了。

隨便說上幾句,剛才人家還諷刺你呢,現在就改主意要買了?

有人趕緊提醒:“先問清楚價再說買的事,別讓人獅子大開口,占了你便宜。”

朱浩道:“你怎么說話呢?我賣兔子是為娘治病,看小兄弟這般疼惜兔子……這樣吧,我五文錢就把兩只兔子賣給你,如何?”

這價格……

“小子,賣給我,我給六文。”

有人大聲嚷嚷,分明是欺負朱浩不懂行。

朱浩弄來的雖然不是什么肥大的兔子,但一只少說也有個一二斤,別把兔子肉不當成肉。

六文錢別說買總重達二三斤的兩只兔子,就算買二三斤米都買不到。

朱浩不屑地道:“我是看這位小官人不殺兔子,會善待它們,才低價格賣出去……你們這些要買回去吃肉的,就算給多少錢我都不賣……不然我為何不到菜市那邊,非要到這邊來賣?”

這話說到了少年的心坎兒里。

“好,我買了。”

少年明顯覺得六文錢自己賺了大便宜。

朱浩道:“童叟無欺,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給我六文,我正好拿一文給地保大哥,若是我以后還有兔子的話……”

“你全賣給我,有多少我收多少,多少錢一只?”

“三文!”

“成交!”

生意談成,看起來還是長期的買賣。

旁邊人簡直要瘋,一只兔子賣三文錢?

這分明是擾亂市場行情!

“不可!”

一旁沖出來個年約三旬的粗壯漢子,想阻止那小孩跟朱浩交易。

少年卻沒搭理此人,一溜煙跑過來,掏出繡著金菊的荷包,從中數出六文錢,看荷包的款式和上面的刺繡就知非凡品,乃是上好的蜀錦材質,恐怕是貢品級別的存在。

……

……

一手交錢,一手交兔。

朱浩拿到錢,先把欠地保那一文給了。

圍觀群眾見沒熱鬧可瞧,一哄而散。

那少年要把兔籠一并帶走,朱浩追過去道:“籠子是我做的,你不能帶走。”

“我花錢買總行了吧?多少錢?”

少年覺得朱浩很摳。

兔子都買了,送個竹子編的籠子怎么了?

朱浩道:“多少錢都不賣,這是我抓兔子的重要工具……家里沒竹林,搞不來編籠子的竹篾……你直接把兔子帶回去不行嗎?”

少年覺得籠子很精致,但賣方不搭配銷售也沒辦法,正要伸手去拿籠子里的兔子,卻被緊隨而來的漢子一把攔住。

漢子的意思,他負責把兩只兔子從籠子里提拎出來。

朱浩趁著漢子俯身去抓兔子的空檔,湊近少年低聲道:“我知道山上有一窩兔子剛出生不久,準備過兩天把它們抓回來,你要不要一起去?”

“啊……你好殘忍啊。”

少年驚呼一聲,小女兒家的嬌態顯露無疑。

朱浩一本正經道:“你不把它們弄回來養,山上下個雨什么的,或許就病死了,這種小兔子在野外生存率很低。”

小孩子聽到這種話,哪有不動心的?

上山抓兔子。

一下抓一窩,聽聽都覺得心潮澎湃。

“你不去也罷,我自己去抓,拿回家自己養。”朱浩惋惜地道。

“喂,你不是說好了抓到后賣給我嗎?”少年急了。

朱浩道:“一窩兔子,你全養?都很小欸,你又不會養,萬一養死了怎么辦?我家里養過兔子,懂養的方法……”

這也是吸引對方注意力的一種方式。

野兔淪為家養,肯定用不了多久就病死餓死或是精神萎頓而死,你養不活,回來還是要找我買寵物兔,請教我飼養方法。

朱浩真懂這個?

紙上談兵罷了!

前世刷短視頻的時候偶爾見到過農戶養兔子,但親手操作經驗幾乎為零!

這叫請君入甕。

“你幾時去?”對方果然中套。

朱浩看那漢子提著兔子過來,急忙道:“明天上午,就在這里,過了巳時我就走,你要去就早點來。”

“巳時不行,過了午時再說吧,那時先生休息。”

一句話便暴露自己的作息習慣。

原來興王府內教學活動安排在上午,中午有睡午覺的傳統,這時候孩子有機會偷跑出來。

“那好,我們午時末見,說好了,咱按人頭分,去幾個人就分成幾份,到時你可別貪心。”

“一言為定。”

……

……

君子之約。

朱浩最后又給少年下了個套。

他做的陷阱,不是抓兔子的,而是專門針對這少年和其背后的朱厚熜。

說明按人頭分,其實是暗示少年可以多帶人去,給其“耍小聰明”的機會,如果你真的跟朱厚熜親近,到時偷跑出來,不帶著弟弟一起好多分一份?

這么好玩的事,只有你才想去,興王府別的人就沒一起玩耍見見新奇事物的意向?

朱浩從花鳥市離開。

不是回家。

而是趕緊出城去布置和安排好一切。

當下要做兩手準備,第一種情況就是少年單獨來了,那就讓他抓到兔子,滿載而歸,為下次見面做準備。

而第二種情況就是朱厚熜跟來了。

兩種情況對應的手段完全不同,而其根本朱厚熜才是此番捕獵真正的目標。

逮住你,就把握住了我的人生,這輩子就可以恣意縱橫。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