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十四章 大的不行,朝小的下手

更新時間:2022-04-13  作者:天子
朱嘉氏回到家,進了正堂,一掌拍在桌上。

明顯動了真怒。

朱萬簡趁機挑唆:“那女人,也不知是受了誰的蠱惑,居然一再跟家里作對,母親已經表示得那么明白了,依然冥頑不靈。還有那些跟她做買賣的家伙,一定要查出是誰及時歸還的銀子,讓其難以在安陸立足!”

朱嘉氏怒目相向:“要不是你成事不足敗事有余,何至于此?”

“娘?這怎么能怪我?規矩是您定的,兒哪里想到她居然能在這么短時間里湊出四十多兩銀子來?娘,要不去查查,是不是她背后有……姘頭?暗中接濟?”

朱萬簡眼珠子骨碌碌亂轉,又在想陰謀詭計。

朱嘉氏冷笑道:“沒有如何,有又如何?真有的話,你還要出去到處宣揚一下,讓我朱家顏面掃地?”

朱萬簡悻悻然不知該怎么回話。

朱嘉氏道:“她們不是想拋頭露面嗎?那就讓她們繼續經營米鋪,大的難以下手,就從小的身上想辦法……只要功夫深,還怕找不到破綻?”

“娘?你是說從小浩子身上尋找突破口?”

朱萬簡一臉迷茫。

朱嘉氏懶得跟他解釋。

本來她對二兒子期望甚高,經此一事,對朱萬簡已完全失望。

……

……

朱娘的米鋪迎來短暫安寧。

一連幾天,雖然鋪子沒什么生意,但好在沒人前來搗亂,更沒人叨叨要讓她們把鋪子交出來。

這天朱浩跟仲叔他們一起出城尋找新的鹽窩子,然后向簽約農戶指導曬鹽灘田的建造,忙碌半天回來,只見朱娘和李姨娘坐在一起討論著什么,臉上說不上是愁苦還是喜悅。

“娘,有事嗎?”

朱浩感覺事情不妙。

朱娘道:“先前劉管家到咱這兒,傳你祖母的話。”

朱浩頓時恍然,嘆息道:“老太太管控欲太強,家里什么事都非要她來掌握,好像沒了她天就要塌陷一般……不會又設下什么絆子等著我們吧?”

李姨娘急忙道:“浩少爺,可不能如此評價老夫人,若是讓她知道……”

“嘿嘿,姨娘不說,難道娘會說嗎?”朱浩笑嘻嘻道。

他對朱嘉氏的評價,完全發自由衷。

那老太太……

真不是一般的強勢。

朱娘面色平和:“這次你祖母派人來傳話,大意是讓你回朱家,那邊家塾先生會教授你學問,你可以發蒙讀書……這是好事啊!”

朱浩一怔。

老太太會這么好心,讓他讀書?

“娘,這不明擺著是覺得暫時沒法對付咱,想騙我回去,充當人質,好逼您就范么?”

朱浩的話把朱娘嚇了一大跳,旋即便用怪責的口吻道:“小浩,你真是愈發放肆了,這種話怎說得出口?你本就是朱家人,回城外莊子讀書……無可厚非!你虛歲都八歲了還未開蒙,娘對不起你,過去幾年總說給你請先生,可先生不是咱隨便請得起的……”

朱浩看出朱娘對自己的殷切期待,沒有反駁,轉而問道:“娘,劉管家有沒有說,若你不同意的話,有何懲罰?”

朱娘想了想,突然有些凄哀,“劉管家說,咱朱家是武勛之家,你爹乃大明錦衣衛百戶,又為國捐軀,若是你不想讀書的話,可以習武,有專人教授武功,強身健體不在話下,長大后或可繼承你爹的軍職。”

這番話把朱浩“嚇著”了。

不是說他沒有上進心,也不是說他不想鍛煉身體。

但要是被朱家人抓回去,讓他冬練三九夏練三伏,那滋味,真是能“爽”到爆!

以我七歲的小身板,天天吃苦打磨一直到成年,姑且不說其中的苦,但凡營養跟不上,就要煉成病秧子。

有一句話叫做窮文富武,練武的投入是一般人無法想象的,以現在自己母子跟家里劍拔弩張的關系,老太太會好心在自己練武上投入巨資?

朱浩道:“娘,你希望我是讀書還是習武?”

朱娘看了眼李姨娘,李姨娘低著頭明顯不想表達看法。

“娘希望你讀書考科舉,咱大明軍戶雖是世襲,但也可以在科舉場上有所作為,可想要一步登天卻不容易,十年寒窗或許都是輕的,反而練武的話……成年后承襲你爹的錦衣衛百戶職也是條出路。”

“你祖母帶話中用了孟母三遷的典故,說若是你長期跟我們在這兒拋頭露面做生意,早晚成為販夫走卒,這不符合你故去父親的期待。”

朱娘對兒子期望很高,但也知道科舉這條路不好走,千軍萬馬過獨木橋。

但若是練武的話,本身朱家就是錦衣衛世家,朱浩有亡父的烈士光環加持,或許在仕途上有所作為。

朱浩道:“無論是讀書還是習武,只要我進了朱家就別想出來,娘到時只有忍氣吞聲把田宅交出來這一條路可走。”

朱娘沉默了。

其實她不是沒考慮過這個問題。

她剛跟夫家起了矛盾,朱嘉氏會那么好心讓她兒子回家讀書?

必有陰謀!

只是她為人太過實誠,寧愿把人往好處想,現經兒子一說,她稍微考慮便知兒子回朱家后想再見一面都難。

“娘,我要讀書,但不回朱家讀,我們很快就能賺錢,屆時把我送到普通學塾,我跟別人一起讀書就行。”

朱浩說出自己的計劃。

李姨娘突然插話:“可是……如果我們不同意,朱家強行來要人怎么辦?浩少爺到底是朱家少爺。”

田宅方面,朱娘可以說這是丈夫留下的遺產,全力保全。

但現在朱家把自己嫡出的孫子叫回去讀書或者習武,無論是考文舉還是武舉,朱家有權力那么做,她根本沒資格拒絕。

“娘,姨娘,你們放心,我覺得月底前,他們不會來強行要人。”朱浩分析。

朱娘不解:“你怎么知道?”

朱浩笑道:“娘,你想啊,他們現在讓我們沒生意可做,肯定要看看我們如何應對,若月底沒錢繳納份子錢,我們只能乖乖交出田宅回朱家,他們還用拉我去讀書或者練武充當人質嗎?”

“只有娘這邊有源源不斷的錢財上繳,朱家那邊才會拿捏我,以此來要挾娘。”

朱娘聽了這話不由咋舌。

不仔細想的話,真推敲不出有這么多細節。

“小浩,你……你是怎么想到的?”朱娘詫異地問道。

兒子這腦回路簡直絕了,以朱娘多年為人處世的經驗,都沒想過那么多。

朱浩咧嘴,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齒:“娘,我之前不說了嗎,窮人的孩子早當家,爹不在了,以后我就是這院子的男人,頂天立地,我能保護好你們!”

朱娘盡管覺得兒子成長得太快,但也沒辦法解釋眼下發生的一切,不由搖搖頭,把兒子拉過來,輕輕拍了拍他的背,想好好安慰一番,卻發現自己沒什么好說的。

作為母親,自然想要保護好兒子,但她感覺自己的力量太弱了。

……

……

跟朱浩想的一樣。

若朱家真好心幫朱浩“成材”,就不會只是派管家來通知一聲,先打個預防針,而是直接把朱浩接走。

之所以不直接要人,確實是因為老太太覺得,月底朱娘十有八九拿不出四十兩銀子交給家里。

既如此那干脆再拖一個月,看看米鋪生意進展。

鋪子因朱嘉氏上門來鬧事,真沒多少客人敢冒著得罪錦衣衛的風險進來買東西,連交好多年的老顧客也都過門而不入。

他們嘴上說支持,但涉及官家打擊報復,人家無緣無故干嘛要惹這種麻煩?

至于之前跟城中客棧食肆簽訂的合作協議,全都被取消,人家給出的理由也很簡單……你得罪官府不說,還開罪本家,我們不想招惹麻煩,所以請以后不要再上門來推銷,就算你的鹽好,我們做出的菜肴味道提升也有限,沒必要為你招惹來官府和朱家的雙重打壓。

只有朱娘母子知道,他們的生意進展順利。

過了幾天。

朱娘開始聯系城里的教書先生,希望能在六月底前給兒子找個先生,這樣朱家就沒理由把孩子帶走。

你看,我已經找來先生給孩子開蒙讀書,不用你們“好心”。

朱浩看母親連生意都不顧,明明現在手頭沒錢,還欠著蘇東主外債,仍不肯放棄,便一陣心疼。

“我這娘親根本看不清楚形勢,就算你為孩子找來教書先生,人家還是有理由把我帶走……不過既然朱家已把我當成重要的棋子,那我只有劍走偏鋒!”

朱浩苦思對策。

只要自己還跟母親一起經營米鋪生意,朱家對付不了朱娘,就會想方設法把他帶走。

無論是官府,還是鄉老坊老,或是民間輿論,在帶他回去讀書或者習武這件事上一定會支持。

除非是……

他有不能回朱家的理由。

朱浩心中有了個大膽的計劃,這個計劃之前他曾想過,但因初來乍到,沒有付諸實施,但現在看來不盡快落實的話,自己就要被朱家控制住,以后很可能暗無天日失去自由。

“我要想辦法混進興王府。只有這樣,朱家才沒理由把我帶回去。”

“可興王府門檻太高,合理合法地進去不容易,真傷腦筋啊……”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