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錦衣狀元

第七章 官府辦案

更新時間:2022-04-13  作者:天子
“要么怎說姜是老的辣,老太太真是個人精啊。”

朱萬簡去縣衙找知縣商議的路上,心里就在盤算這件事。

朱家人進縣衙不用投遞拜帖,跟門房打了個招呼,就可以直接去側院廂房等候,不多時長壽縣知縣申理來見。

“朱二爺,什么風把你吹來了?”

申理見到朱萬簡,頓覺頭疼。

之前朱萬簡上門舉報自家弟妹,意圖謀奪忠臣義士遺孤產業,申理雖派出衙差協助,心里卻很膩歪……對于他這樣進士出身的地方主官來說,官聲比什么都重要。雖然鬧劇最終匆匆收場,但他一直心懷芥蒂。

朱萬簡一臉倨傲:“申知縣,先把話說敞亮了,今兒我是來給你送前途的,就看你要不要了。”

申理皺眉。

申理乃正德六年進士。

一般進士出身,要么留京觀政六部,觀政期滿放個京官,要么放監察御史到地方歷練幾年,仕途錦繡,畢竟大明三年才出三百個進士,就算同進士出身,那也是官場的香餑餑。

怪就怪申理乃陜西平涼府人士。

要死不死大太監劉瑾也是陜西人,正德五年劉瑾倒臺后,這些年朝廷取中的陜西籍進士就倒了大霉,沒一個有好出路。申理作為同進士,足足等了兩年才放了安陸州長壽縣這個附郭縣的知縣之職。

“朱二爺,您就別拿本官言笑了,直接說明來意吧。”申理冷著臉道。

朱萬簡曬然一笑:“申縣令,我朱家乃錦衣衛世家,家父為錦衣衛千戶,家兄北鎮撫司副千戶,我朱家更是當今陛下親近之人,你幫忙的話絕不會虧待你。況且此番乃是去查一樁私鹽案,涉及銀錢巨萬,若是能查清楚,既能填滿荷包,更可前途錦繡。”

申理吸了口涼氣。

他本以為朱家找上門來,又是讓自己派人去做那與節婦爭產的腌臜事,誰知居然是查私鹽?

大明鹽政從弘治五年改“糧開中法”為“折色法”后,國庫一度充盈,但接下來就是長時間的鹽政混亂。

地方官若是能查獲數量巨大的私鹽,的確可以大幅提升政績。

“朱二爺,這查緝私鹽不歸錦衣衛管吧?”

申理將信將疑。

以朱萬簡的尿性,之前找他派衙差去跟節婦搶家產,這次會好心帶他查私鹽撈政績?

朱萬簡笑道:“案子并非錦衣衛查出來的,線報說有商家要從私鹽販子手里大筆進購私鹽,就問你敢不敢管?”

申理猶豫再三,嘆道:“還是查清楚為好。”

申理不是傻子。

他不明白為何錦衣衛朱家不留在南北兩京,而是選擇在湖廣這種犄角旮旯落戶,隨即他想到興王府,有所明悟,但很快就把這個念頭拋去。

他不覺得有好事對方會便宜自己。

不過在得知朱萬簡的情報來源后釋然了。

“竟是三夫人自己承認?她……這可是知法犯法,朱二爺,您又要大義滅親?”申理詫異地望向朱萬簡。

朱萬簡罵罵咧咧:“什么大義滅親,早就不是一家人了,這種不守婦道的婦人最好拿去浸豬籠。”

或許是想起有些話不該在外人面前說出,朱萬簡勉強擠出個笑容:“讓她受些懲戒,以后回到家里也能安分些,舍弟在天之靈肯定也不希望他的女人出來拋頭露面。”

“嗯。”

申理點了點頭,心里卻琢磨開了,這是個什么家庭,一再出賣家人?

還有臉自吹自擂?

此時天色不知不覺黑了下來,派去調查的衙差前來稟報。

“回縣令,朱家三夫人的確帶著一批人出城,趕往州城東南方十五里處,那里有一長長車隊,車上堆放大量鹽袋,問過城里鹽行,都說不是自己的貨,而且這些人躲在樹林里,行跡鬼祟,似真是私鹽販子……”

衙差調查回的消息似乎印證了朱萬簡的說法。

朱萬簡一拍大腿:“我就說消息不會出錯嘛,那娘們兒買賣私鹽,乃是重罪。”

申理謹慎地問道:“可調查清楚了,那伙人真是私鹽販子?”

衙差還沒回話,朱萬簡卻急了。

“申知縣,你到現在還猶豫不決?咱安陸地面鹽商就那么幾家,之前聯手抬價就是他們的手筆,是不是賣官鹽的難道我會不清楚?”

申理點了點頭,一揮手:“來人,召集三班衙役……再帶上巡檢司的人,隨本官前去捉拿鹽梟,若遇反抗……格殺勿論!”

見到這一幕,朱萬簡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

……

夜幕降臨。

城中朱家米鋪,門板早早就隔上。

朱娘帶著仲叔、于三和狗子一幫人去購鹽,李姨娘正和女兒一起做飯,朱浩坐在中院東廂的書桌前,就著油燈在一張紙上寫寫畫畫。

“浩哥兒,你說夫人前去批鹽,會順利嗎?”

當天李姨娘有些心神不寧,因朱浩近來成長不少,閑下便用依賴的口吻問詢。

朱浩把手里的毛筆放下,笑道:“當然……不會順利,如果所料不差,朱家人會帶著官差,把娘和賣鹽的一網打盡。”

“啊?”

李姨娘聽了朱浩的話,悚然一驚:“那少爺你還不趕緊把夫人叫回來?”

朱浩道:“不用擔心,我跟娘早打聽清楚了,賣鹽給我們這主兒來頭甚大,乃新任湖廣左布政使黃瓚內弟……黃瓚今年剛從江西右布政使位置上調過來,他會讓自己的小舅子折在這里?”

李姨娘整個人都懵了。

之前朱娘從朱府回來跟朱浩商議對策時她不在場,但即便參與進來也搞不懂復雜的官場事。

朱婷湊了過來,瞪大眼萌萌地問道:“哥,什么叫布政使?”

朱浩笑著摸摸妹妹的小腦袋:“布政使就是咱湖廣地面最大的官,比起知縣大多了,知縣上面有知州,有的知州上面還有知府,知府上面有承宣布政使司的參議、參政,最上面才是布政使,布政使又叫藩臺……”

李姨娘將信將疑:“那就是說,夫人沒事?”

朱浩收起笑容,輕嘆:“要說一點事都沒有,言之過早,但總的來說風險與機遇并存,如果一切順利的話,咱進鹽的渠道應該能保證。”

……

……

月黑風高。

伸手不見五指。

朱娘帶著十幾個人,正在長壽城東南方十五里處的樹林外,等著跟賣鹽的人接頭。

如朱浩所言,這次米鋪進的也是官鹽,對方乃新任湖廣左布政使黃瓚的小舅子,黃瓚歷史上因抵抗寧王朱宸濠的叛亂而聲名遠播,正德九年正月從江西右布政使左遷湖廣左布政使。

做官需要錢打點周轉,身邊必須要有白手套,比如三國時徐州糜家之于劉備,清末胡雪巖之于左宗棠,黃瓚的錢袋子便是他的小舅子,他到哪兒做官小舅子的生意渠道就鋪設到哪兒。

這世間最不擔心虧本的買賣便是販賣官鹽,所以剛到任不久黃瓚就安排小舅子在湖廣各州府鋪貨。

因初來乍到,黃瓚需要維持官聲,一再提醒自己的小舅子賣鹽時盡量保持低調,免得招惹來御史言官,落人話柄。

“來了。”

于三突然指向遠處火把光亮,急切地道。

朱娘馬上帶人迎了過去。

對面車隊規模很大,一行十幾輛馬車運的都是官鹽。

一馬當先過來個三十歲上下,穿著身員外服的男子,沒跟朱娘碰面,嘴上就抱怨開了:“一次才買二十引鹽,還要棄水路送到這兒,車軸耗損誰來承擔?”

一看就是個錙銖必較精于算計的生意人。

朱娘趕緊上前行禮。

“妾身見過蘇東主。”

之前通過中間人,朱娘知道對方姓蘇名熙貴,掌握著一個龐大的商業集團,故尊稱蘇東主。

蘇熙貴拿過火把照了照,驚訝地問道:“竟是個女的?少見,少見……銀錢可帶來?”

朱娘道:“都在后面馬車上,請蘇東主清點。”

蘇熙貴一擺手:“簡單稱稱就行,不過先說好了,銅錢按九八折舊,銀子以九六折舊,沒問題吧?”

不但想討要棄船走馬車的運費,還想在折色方面克扣些。

“都是規矩,就按蘇東主所言。”

朱娘爽快答應下來。

這時代交易,光是清點貨款就很復雜,畢竟不管是銅錢還是銀子,所含雜質不一,無論是錢鋪子收款,還是做買賣給付,都需要折色,而銀子稱重又不能拿普通的挑秤,要用專門的戥子秤一秤。

一系列流程下來,還是晚上,光是交接就需要小半個時辰。

……

……

“交貨了,交貨了!”

朱萬簡此時跟申理等人,正在不遠處山頭,盯著樹林外火把光亮照耀下發生的一切。

申理鄭重地問一邊的縣丞:“看這架勢,應該不會有錯吧?”

縣丞是長壽縣土生土長的老行尊,聞言點點頭:“八九不離十,官鹽少有這么交易的。”

申理一咬牙:“那還等什么?趕緊召集人手掩殺過去,四面八方圍住,別跑了賊人,拿下重重有賞!”

衙差和官兵迅速調動,往樹林處逼近。

蘇熙貴本來讓人稱了銀錢,妥善處置后正要讓人搬抬鹽袋到朱娘帶來的馬車上,突然感到周圍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氛。

“爺,咱讓官府的人給圍上了!”

蘇蘇熙貴手下急忙過來通報。

蘇熙貴一臉懵逼。

官?

什么官?

我不就代表官嗎?

湖廣地界還有誰官位比我姐夫還要大?

隨即不遠處傳來喊殺聲。

“繳械不殺,頑抗者格殺勿論!”

見一幫手下面面相覷,不知所措,蘇熙貴挑了挑眉毛:“莫不是有賊寇冒充官府行兇?”

話音剛落下,馬蹄聲傳來,巡檢司派來十余騎,沖殺在前,衙差和兵丁隨之一擁而上,將正在交易的兩方全部拿下。

在搜索引擎輸入 錦衣狀元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錦衣狀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錦衣狀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