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334你的牌打得也忒好了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首局龍珠為自己選擇藍色方,上來先把行哥的男槍送上Ban位!“

  米勒剖析的很細致,“小花生男槍熟練度沒問題,去年在ROX就經常使用,到龍珠后反而選取的比較少,主要是團隊風格的區別。”

  “在老虎隊內,Peanut是絕對核心,全隊圍繞著他去做野區入侵,掠奪到的資源大多也是給小花生,但是在龍珠可不一樣!”

  他見VG將妖姬這個常規Ban位封鎖掉,便繼續對男槍這個點發表看法。

  “龍珠隊內吃經濟的C位實在太多,小花生多數情況下拿到男槍,會讓團隊面臨巨大的進攻壓力,否則沒有優勢,他就無法獲取到充足發育!”

  相比之下,小花生在龍珠更喜歡選用以Gank為主的食肉性節奏打野,幫助線上隊友,同時強調野區對拼能力。

  他又不想讓顧行拿到男槍————VG通過運營節奏給打野補充經濟再拖到后期的體系過于成熟,沒必要頭鐵往上撞。

  Ban掉是最科學合理的選擇。

  紅米上臺前把西裝外套脫掉,額頭依舊浮著一層薄汗,顯然是進入極度亢奮的狀態。

  “咱們直接丟大招,先試試強度如何,”他向隊員們訴說著自己的想法,“如果能成功拿下,對方下一盤在紅色方的BP壓力會非常大,倘若效果不太理想,接下來也有調整空間。”

  首局VG位于紅色方,本來BP就處于劣勢。

  紅米的想法很簡單,贏了血賺輸了不虧!

  Sb躍躍欲試,準備大顯身手。

  顧行也搓著暖寶寶捂手答應下來,目光放在聊天頻道內。

  由于是自定義模式,盡管進入BP環節,可之前的聊天內容并未被清除。

  禁選開始前,兩隊選手還在暢所欲言。

  雙方關系相當不錯,連開幕式的出場動作都是彩排時提前商量的。

  不過私交再好,也僅限于賽場外。

  走到決賽這一步,大家都不想鎩羽而歸,為此嚴陣以待。

  紅米見龍珠第二手封鎖露露,就知道對方是有備而來,明顯做過精心設計。

  “不出意外的話,對方接下來還會把卡爾瑪送上Ban位,”他提醒自家中單,“BDD不想和你在線上平穩發育。“

  Kuro深吸一口氣。

  雙軟輔是他今年春天不懼任何頂級中單的底氣,對線能穩拿線權,還能保護隊友的發育,后期給C位射手當掛件。

  龍珠看出其中軟肋,根本就不把英雄放給他!

  ”我幫你把辛德拉Ban了,其余角色你應該都能應對,”紅米拍Kuro的肩膀,“一定要對自己有信心,千萬別……中文那個成語怎么說來著”

  副教練侯爺立馬跟進,“妄自菲薄。”

  “啊對對,”紅米給隊員加油打氣,“BDD也就對線強,你只要熬過前15分鐘,后續轉線和團戰端發揮都要更好!“

  Kuro對于兵線的理解以及團戰的站位和切入時機都相當不錯,此外還有極強的執行力。

  “就是,”顧行附和道,“比賽又不是Solo,對面單挑再強又有什么用啊”

  他一直認為衡量選手的強弱不能只看對線。

  英雄池、執行力、運營理念、溝通配合,甚至連性格,都是判斷選手實力的重要因素。

  李瑞行鄭重點頭,“銷顧咱倆還是前期多交流,我爭取不給小花生機會!”

  他在改進初期的線野聯動后,面對閃電狼的三場比賽都沒有送出一血。

  這大大改善了對線狀況,讓F全程被壓著打,無法尋覓到突破口!

  眾人說話的關口,金晶洙已經搞定了首輪最后一ban。

  正如紅米所預料的那樣,卡爾瑪也被封禁。

  咱們把婕拉Ban掉吧。“紅米說出自己的打算。

  這是段德良的招牌角色,婕拉在他手中能將對線壓制力展現得淋漓盡致!

  但紅米還是決定將其禁用。

  主要是因為這盤VG想要執行的戰術用不到婕拉,又擔心龍珠將其選來給下路提升對線壓力。

  雙方首輪BP結束,LPL解說臺不淡定了。

  “誒凱南怎么放出來了!”娃娃一驚一乍,立馬抬高音量吸引觀眾的注意。

  米勒也發現異樣。

  他起初以為是紅米忘記禁用,轉念一想又覺得這種頂級教練應該不會犯下如此低級的失誤。

  “VG想要放凱南,來嘗試解掉可汗的單帶體系!“米勒認清真相。

  說話間,他都能聽到隔壁LCK解說慷慨激昂的嗓音。

  雷打不動的老資歷咆哮帝目睹VG的BP策略,登時敞開嗓門。

  “BO5的首場比賽,VG打算挑戰自己,看看能否讓隊伍在接下來的對局中拿到BP優勢!”

  搭檔CloudTe試圖猜出VG的隱藏后手。

  “杰斯、劍姬這種英雄在單帶端面對AD凱南都是巨大劣勢,他們應該不會選取……”

  “可除此之外還有能掰掰手腕的角色嗎納爾之類的英雄本來就被凱南克制,更別提AD流派的出裝粘人拉扯能力更強,納爾在邊路絕對不是對手!”

  另一名解說金東俊插話,“石頭人怎么樣”

  咆哮帝掃了搭當一眼,目光里滿是不可思議。

在他看來,這個笨比英雄甚至很難登上職業賽場,怎么和凱南抗衡  金東俊還有理有據的說出自己看法,“石頭人有E大地震顫,對AD攻速流英雄來說簡直是噩夢,還能用大招正面開團克制分推……”

  “感覺真的不太怕凱南!”

CloudTe差點都想吐槽一句,按照這個理論你選什么石頭人,龍龜豈不是更克制凱南  他認為搭檔是異想天開,但自己越想越納悶,思考不出VG葫蘆里到底賣的什么藥。

  凱南能在本屆季中賽完成上路制霸是有原因的。

  常規上單,對線好打電耗子的角色邊線會被牽扯,對線難打的角色你也休想在凱南的壓制力面前拖到發育成型!

  在7.8版本強開角色慘遭設計師毒手,慎和泰坦接連遭到削弱。

  無法從正面強行開團,就別想把單帶角色從邊路逼回來,對電耗子又是一波利好。

  可以說版本英雄里完全沒有凱南的天敵!

  龍珠也被VG搞懵了。

  “啥情況“小花生不明所以,“VG底牌居然是用來克制凱南的“

  對方第一盤果斷亮招,而且掀的底牌還出乎意料,著實打了龍珠一個措手不及。

  可汗扭頭看向自家教練組,“怎么說,還要選凱南嗎”

  金晶洙面相依舊嚴肅,他在選手席后方來回走了兩趟,最終做出決定。

  “選!”

  聲音斬釘截鐵。

  既然VG都明示要破解上單凱南,他不選的話就等于把版本最強英雄拱手相讓,還會在心態上落入下風。

  不論如何,金晶洙都沒有不選凱南的道理!

  可汗也對自己的操作很有信心,認為凱南不可能被對手克制。

  但龍珠為此也付出了代價。

  原本他們預想的是VG會禁用凱南,自己搶下寒冰來保障對線、后期輸出以及功能性。

  結果紅米突如其來的變陣,迫使龍珠搶下凱南。

  如此一來,弗雷爾卓德組合便放給VG!

  紅米毫不猶豫,果斷將寒冰布隆的下路組合拿到手,進可攻退可守,強度堪稱頂級。

“龍珠選擇盲僧和瑞茲,擺  明了要打131分推!”記得緊盯著屏幕,“而且加上之前選取的凱南,對線期上半區戰斗力相當高!”

  瑞茲曾在春季賽前半段被削弱——縮減符文禁錮時長,以及增加E法術涌動的前期技能冷卻。

  一度讓藍皮光頭成為中路下水道。

  但是7.8版本,設計師適當給予他一定關愛,現在Q超負荷會在E兩個技能出手時重置冷卻,而不是當技能命中目標時。

  小小改動,還不足以讓瑞茲重返神壇,但強度也足以讓他重新登上職業賽場!

  “實際上BDD更擅長巖雀,但這盤并未果斷選出,”米勒做出設想,“我覺得原因還是隊伍缺乏小規模團戰的穩定控制。“

  巖雀的巖突是跟控才有作用,龍珠上野偏偏就是缺控制鏈的第一環。

  全指望盲僧回旋踢也不現實,AD凱南也不是玩進場暈人的,選巖雀很難留住對方。

  瑞茲就不一樣了。

  小里,E禁錮亦或是開車讓盲僧繞后開團,都是絕佳選擇!

  “VG第三選,直接把Kuro的招牌巖雀鎖定下來,和BDD選用風格相近的角色!“

  紅米生怕拖到第二輪,李瑞行就拿不到合適的角色,因此將中單優先級做適當提升。

  次輪BP,他盯緊尚未鎖定英雄的玄冥二老,將維魯斯和保護能力極強的塔姆封禁。

  并未給另一個版本強勢角色女警留Ban位,是因為龍珠這局的陣容擺在這里,就絕對不會選用。

  他們必定是以上路凱南為軸,圍繞電耗子做分推布置。

  自然不會掏出來要以女警為絕對核心的速推體系。

  金晶洙則專注于限制顧行————他尚不清楚VG針對凱南的底牌到底是什么,但大抵不會是傳統上單,干脆也不針對Sb。

  蜘蛛和雷克塞,兩位能提供先手讓巖雀接控的打野全部送上Ban位!

  “這手應該是要給行哥選打野,”米勒看著不停更換角色的英雄選用框,還站在VG的角度思考問題,“外面強勢英雄所剩無幾,千玨面對盲僧也不太好選.....”

  李青只要留技能,不管千玨是否開啟大招,都能完成40血量左右的斬殺。

  況且VG這陣容選到現在,也很難玩野核體系。

  在這個千玨強度比較一般的版本,顧行不可能硬選。

  “巨魔”

  記得看到VG亮出特朗德爾,一時間蚌埠住笑出聲來,“這真的不是在鞭尸小花生嗎”

  看臺上的觀眾齊齊哄笑。

  去年那個操作奧拉夫被顧行用巨魔卡到墻壁之間動彈不得的名場面,他們記憶猶新。

  Peanut還不滿的嘟噥兩句,大意就是“哎呦你干嘛“。

  “鎖下來了!“娃娃滿懷希冀,“英雄本身的強度沒什么問題,還能給巖雀創造發揮空間”

  巨魔冰柱只要頂到,塔莉埡再交巖突,無位移英雄就很難逃出這對中野組合的手掌心!

  “不過有一說一,巨魔面對龍珠這陣容還真不好發揮,”米勒眉頭緊鎖,“對方沒有坦克,大招作用相當有限!”

  記得則進行解釋,“可這已經是行哥能拿到的最佳打野,除此之外也沒有更好的英雄。”

  VG既然把中下的優先級提升到首輪,那顧行做出一定犧牲也在所難免。

  但是對他而言,巨魔就已經夠用了。

  金晶洙略加思忖,最后拍板給玄冥二老拿到EZ娜美的復古下路組合。

  有對線強度的同時,相對來說又比較靈活,不太怕被抓。

  堪稱混線的絕妙選擇!

  “只剩VG的Counter位還沒有亮出……”米勒期待萬分,“看看他們要如何解決凱南這個點!“

  沒有絲毫拖泥帶水。

  段德良搜索到角色后,便將其秒鎖確定下來。

  瞧見英雄的那一刻,看臺上的兩萬名觀眾頓時爆發出震耳欲聾的嚎亮驚呼聲!

  聲浪呼嘯而過,填滿偌大的奧林匹克體育場!

  “盧錫安!“

  娃娃發出熟悉的哇哇大叫,“VG想要用他來打上單“

  米勒神色激動,“沒有別的可能性,寒冰走上路顯然不現實,只有盧錫安這一個選擇!“

  國內直播間彈幕密密麻麻。

臥槽還有這種玩法VG決賽搞科研是吧  別整活啊VG,這里贏重要!

你們憑什么假定盧錫安的分路就不能是盧錫安打野,巨魔走上路嗎這也能黑一手我是沒想到的有沒有懂哥出來說一下,上單盧錫安到底行不行我不到啊!你問我我問誰  導播起初也沒想到VG居然會選出盧錫安上單。

  等被晃了一手的他們反應過來時,彈幕已經刷過兩輪。

  好在MSI是拳頭直接管理,導播水平還是可以的,連忙給出上單盧錫安之前的使用數據。

  “只有一場!”娃娃將導播提供的信息如實相告,“操作者是現在SKT的上單Huni!“

  只能說Huni當發明家一直可以的,看面相就知道是個搞子整活者。

  他在2016年就用盧錫安來當伐木工,可惜被大樹兩拳就給干碎了。

  ”職業賽場戰績0勝1負,啊這……”娃娃不復先前的亢奮,一時間不知說何是好。

  VG完全就是創新科研!

  LCK解說臺也是一陣兵荒馬亂。

  咆哮帝語氣里充斥著難以置信,“上單盧錫安是什么鬼”

  “VG研究了半天,到最后就是這么一個非主流角色“

  金東俊還在碎碎念,“講真的,不如石頭人啊!”

  他自從打開思路后,就對墨菲特念念不忘。

  CloudTe在仔細考量后倒是有不同想法。

  “上單盧錫安,好像還真的有一定可行性……是挺克制AD流凱南的!“

  可汗起初看到VG在最后的Counter位選出盧錫安,臉都樂開花。

  可是想著想著,他就笑不出來了。

AD流凱南到底為什么強勢  先前就提到過,英雄本身從S6世界賽至今沒有獲得加強。

  反而是R萬雷天牢引的傷害引爆模式發生改變,削弱法強裝的初始進場爆發傷害。

  這才讓AP凱南尋覓到一條船新路徑,做物理裝備來提升單帶分推能力。

  隨著杰斯、青鋼影等角色的削弱,并未受到影響的AD流凱南終于異軍突起。

  他兼具射程、控制,靈活的逃生手段和自保能力。

  乍一看確實很不錯。

  但是認真琢磨,就會發現凱南存在的問題。

  本身英雄機制擺在這里,這版本E奧義!雷鎧還不會為凱南提供攻速加成。

  目前除去奧義!電刃被動可以讓凱南疊加風暴印記之外,沒有任何能和物理攻速流出裝搭上關系的技能!

有坦度嗎  E在開啟時提供的那點雙抗根本不夠看!

  上單盧錫安的射程雖然比凱南稍短,但是勝在有突進貼臉技能,爆發傷害比電耗子要高上太多!

  而且自身定位本就是ADC,機制設計還有優勢。

  靠著雙槍被動,疊加戰爭熱誠的速度也遠勝于凱南!

  提早疊滿戰爭熱誠,意味著單挑時的戰斗力提前到達巔峰。

  而單帶點能否掌握優勢的一大要素,就是戰力強弱。

  能打贏對方,單線才能占據兵線優勢。

  Khan光是想想就明白,如果讓盧錫安貼臉,凱南根本就不是對手!

  要知道,當前版本的盧錫安,標準配裝方案前兩件是破敗黑切。

  黑切重做后,裝備能提供400點生命值,為盧錫安提供充足血量,另外還有破甲效果和冷卻縮減,妥妥的單挑神裝!

  論1v1能力,盧錫安比AD凱南的破敗大冰錘要強,甚至在所有英雄里都能排到第一梯隊。

  簡而言之,凱南在技能機制和出裝的雙重限制下,面對盧錫安無疑處于大劣勢!

  他走上單引以為傲的持續輸出和射程都發揮不出作用!

  金晶洙也察覺到問題的嚴重性。

  “東河,你對線期千萬要小心點,別給盧錫安輕易打開上路突破口的機會!”

  Khan心里很不爽。

  3分鐘之前,他選取的凱南還是版本最強上單。

現在就得在盧錫安的槍口下茍延殘喘求得一線生機  但他又沒辦法反駁。

  AD凱南想找盧錫安打架都難,沒有突進技能,很容易被對方放風箏。

  除非Sb腦袋一熱殘血往他臉上滑步,不然可汗沒有機會去主動出擊。

  “我到六級之后肯定來幫你,“小花生信誓旦旦,“盧錫安只要被抓兩次就廢了!“

  圣槍游俠相比于AD凱南有不少優勢,但自保能力著實太差勁。

  小花生認為自己稍加針對,就能把前隊友Sb安排的明明白白。

  可汗被投喂了一顆定心丸,表情肉眼可見的放松下來。

  雙方陣容確定。

  藍色方龍珠∶上單凱南、打野盲僧、中單瑞茲、下路EZ娜美。

  紅色方VG∶上單盧錫安、打野巨魔、中單巖雀、下路寒冰布隆。

  兩名教練來到舞臺中央地帶。

  出自三星功勛教頭Edgar一派的師兄弟,今天注定要為了身邊這座MSI冠軍獎杯而用盡渾身解數!

  米勒還在點評陣容,“龍珠的BP顯然被擺了一道,他們起初就是想玩131邊路分推,正面只要選拉扯英雄就好,舍棄了開團能力。”

  “但VG的盧錫安徹底打亂團隊計劃,龍珠很難再如預想中那樣完美執行邊帶!“

  記得對米勒的觀點深表贊同。

  “相對而言,VG陣容就要更加齊整,前排質量相當堅挺,后排的雙射手也能和布隆形成聯動!“

  這就是底牌的魅力。

  原來龍珠身處藍色方,應該可以輕松拿到陣容優勢。

  結果猝不及防被VG成功反制,紅色方陣容反而更加出色!

  “Sb向我們展示的大招能否奏效,就看接下來這一小局,“娃娃盡職盡責渲染著觀賽氛圍,“只要能贏下首盤,VG將手握巨大優勢!”

  導播鏡頭拉升,將整座場館納入畫面中。

  無數觀眾手舉著兩支戰隊的應援條幅,高聲為自己喜愛的隊伍加油打氣。

  VG的支持者規模要更大一些,助威聲隱隱有壓倒對方的態勢。

  現場大屏幕昏暗一瞬,利用開賽前的間隙播放起本屆MSI決賽的采訪片段。

  褐發版本的小花生端坐在椅子上,外表秀氣膚色白皙。

  “我和行鍋的關系就不用多談了嘛,今天也是S6半決賽后與Virtue選手在賽場上的首個BO5,我想要報去年失利的一箭之仇,讓行鍋也體驗一下失敗的痛苦。”

  他說話時都止不住臉上的笑意。

  “還有景浩哥和瑞行哥,我決賽一定要好好照顧一下他們!“

  采訪片段迅速切給Sb。

“旺乎小組賽的時候就說要抓死我5次,可事實是我一次都沒死,到現在還  欠我打賭輸的5頓烤肉,“宋景浩笑容猖狂而得意,“有一說一,他現在不管說什么都沒有可信度……”

  “騙哥們可以,別把自己也騙了啊!“

  顧行的回復則更加簡單直接,“Peanut是一名實力很強的打野選手,不過想要擊敗我的話,這點強度還不太夠看。“

  “我不介意讓他再品嘗一次失敗的痛苦!“

  鼠王面相一如既往的憨厚,“昨天我才戰勝過VG的前任射手雙冠王l,感覺要打Jap身上。

  具晟彬呲牙笑的像只健壯肥老鼠。

  G2昨天晚上才輸掉半決賽,訂機票都來不及走。

  還不如看完決賽再說。

  杰克太年輕稚嫩,又不像顧行那樣接受過Rotk和Clearlove7的垃圾話培訓,放狠話這方面的實力屬實不太行。

  面對Pray的言語攻勢,喻文波節節敗退。

  最終段德良看不下去了,立馬進入護犢子模式,“都什么年代了還l呢去年我能把你們干碎,今年結果也不會改變!“

  雙方選手在采訪環節把火藥味拉滿,當峽谷降臨,現場歡呼聲便再次驟然爬升!

  顧行調整到最佳狀態,立馬開始指揮隊友。

  “老段咱倆走最前面,入對面上野區!“

  盧錫安寒冰的1級超強雙射手,外加布隆這個頂級輔助。

  顧行自然要利用陣容優勢進行開局布置!

  本局比賽VG的主攻點就是地圖上半部,開局入侵野區就能把小花生逼到下半區,讓顧行可以肆無忌憚橫行霸道。

  五名隊員買好出門裝,抱團闖向敵方上野區。

  龍珠也猜到VG會趕來入侵。

  他們的英雄強度擺在這里,想反抗肯定不現實。

  但是可以消耗。

  小花生為此特地讓自家雙人組前來幫忙。

  提前在己方上野區里布置好視野,待VG五人一頭扎進來,玄冥二老操作的長手角色立馬施放技能。

  伊澤瑞爾和娜美的前期傷害并不低,成功壓低小段1/3血量才撤退。

  龍珠時間卡得還很死。

  段德良就算尋找到合適的安全回城地點,去泉水里補滿血量再出門,也要晚一步上線。

  “回吧回吧,“杰克見小段還猶豫不決,立馬給出自己的意見,“本來也沒辦法搶二的。”

  顧行入侵龍珠的上野區,初期基本都要在地圖上半部廝混,很難給予下路保障。

  再者說,VG雙人組的1級對線強度確實不如龍珠,想要搶二除非小段賣血量向前硬頂,把自身的圣物之盾層數全部用光。

  杰克見布隆如今血量狀態一般,索性放棄搶二,讓隊友先回城補給一波。

  ”那我待會兒把眼位也用了,放咱家藍區可以吧”段德良一不做二不休,打算將飾品眼交出去。

  反正不搶二,他面臨的視野壓力并不大,VG雙人組的英雄擺在這里,連被越塔都不太可能。

  眼位留著也沒用,還不如用來給打野探視野提供視野信息。

  顧行欣然同意,自己留在龍珠藍BUFF營地準備開野。

  他沒讓隊友幫忙壓低野怪的血量,而是直接讓Sb上線去施加壓制。

  巨魔打野的好處就在于刷野不太傷,盡管效率會低一些,但是能保持住良好的血量。

  小段回城補給后,趕往下路的途中把眼位放好,直接插出正在打VG藍BUFF的盲僧,連忙給顧行發出信號提醒。

  得益于這一顆視野,顧行掌握到自家藍BUFF和魔沼蛙兩片營地的陣亡時間。

  他將其記在隊內聊天頻道內,將龍珠上野區通通刷光后升至三級,立馬扭頭前往上路。

導播循著顧行的動向,將鏡頭給到雙方上單  娃娃大驚小怪的低呼出聲,“可汗的血量就剩下一半了,被盧錫安打的很慘!”

  方才Sb在搶二爭奪戰里贏得勝利,就開始向前走位壓迫可汗。

  Khan為了升到2級,挨了宋景浩兩槍。

  他手里捏著電刃的被動,想要威懾對方。

  可是只要想補刀,終歸要交普攻。

  電刃被動剛剛掛在小兵身上,盧錫安就開始騎臉輸出。

  滑步上來射出兩顆子彈,再跟Q透體圣光和被動雙槍。

  簡簡單單一套連招,凱南血量眨眼間就下降一大截!

  可汗心里罵罵咧咧的,卻又不得不屈從于局勢。

  他連反抗都不敢,掛個Aq就已經是極限。

  開玩喜,人家盧錫安都四層熱誠了,自己血量還剩一半,就算對方頂著幾只小兵對拼他也不可能贏!

  好在盧錫安的激進換血倒是吸引了小兵仇恨,讓雙方兵線形勢發生變化。

  現在小兵正朝著龍珠上塔內緩緩推進。

  可汗能待在塔前慢慢補尾刀發育。

  然而即便如此,顧行還是盯上了他!

  “行哥難不成想越塔“米勒剛說完,就看到顧行從龍珠上一塔草叢里鉆了出來。

  冰柱從地下升起,頂在凱南屁股處,將其向前卡位!

  這一小段強制位移,讓凱南距離盧錫安更進一步!

  除此之外,產生的0點傷害,還讓顧行吸引到防御塔仇恨!

  宋景浩的盧錫安二話不說,冷卻轉好的他滑步向前,又是兩槍被動再接Q!

  “可汗直接交出閃現,躲開了透體圣光!”娃娃嘖嘖稱奇,“好快的手速!”

  不得不說,可汗如今的個人實力相當強勁,完全是處于巔峰狀態。

  要不是他用閃現躲掉了盧錫安的透體圣光,顧行交閃補傷害都能將他秒殺!

  縱使通過閃現保住自己的小命,但可汗還是被嚇了一跳。

要不要這么賴皮  巨魔原本就很克制Ap凱南,能用柱子讓電耗子難以進場。

  現在凱南變成Ad攻速流,但柱子對這種無位移英雄的限制依然存在!

  并且在立起冰柱后,盧錫安可以更加輕松的追擊上來灌注傷害!

  可汗發現自己根本就沒辦法應對VG上野雙人組!

  這波僥幸逃生,剩余不到300點生命值的他只好先回城補給。

  補滿狀態后選擇傳送上線。

  而顧行已經幫宋景浩把上路第三波炮車兵線推進到龍珠塔下,給隊友創造出完美的回城補給時機。

  Sb回去就是一把萃取,然后步行上線,打算挖礦拉開彼此之間的經濟差距。

  導播見上路戰斗暫時停息,便將畫面切給中路。

  “小花生刷完VG下半區后繞了一大圈,從中路上方草叢對Kuro發動突襲!”

  Peanut之前在下半區,李瑞行根據這一消息,走位很是靠上,想借此躲避gank。

  可他萬萬沒想到小花生居然會繞到上方,對自己發動攻勢!

  “Peanut摸眼貼到巖雀臉上,普攻接拍地板緩速!“

  Kuro硬著頭皮往后步行,還想省個閃現。

  可是瑞茲追擊向前E二連將他攔截在塔外!

  “盲僧天音波出手命中,配合瑞茲的傷害將巖雀血量壓低!“

  Kuro見勢不對,連忙交出閃現往后跑。

  小花生觸發二段Q回音擊,來到巖雀身邊!

  “可是巖雀手中技能還沒放過啊,peanu好像有點托大!“

  巖突將盲僧抬到塔內,再配合撒石陣和石穿,把小花生也打成殘血!

  “Peanut這血量,連刷野都要膽戰心驚!

  顧行見小花生逮中路,還特意舍棄自家的上半區,特意暴露在龍珠視野內向下移動。

  這可把Peanut急壞了。

  他生怕巨魔過來反野,屆時自己不光要把營地讓給對手,連自身性命都不能保障!

  小花生只好回城,先把狀態補滿。

  “行哥進入龍珠下野區,不過沒有反野,而是在對方紅BUFF營地旁做了一顆眼”娃娃很是困惑。

  他滿頭問號,看著顧行的行為極其不解。

  顧行回城后只買一顆真眼,而后馬不停蹄趕往上路!

  “行哥玩了一招障眼法!“記得反應的很快,“他把小花生騙到下半區!“

  說實話也不能叫騙。

  小花生如今只剩下野區沒刷,本來回城后就得往下移動。

  顧行只不過是做眼迷惑對方,給一點壓力,讓龍珠誤以為自己還在地圖下半部。

  實則真正目標是可汗的凱南!

  “Khan對此并不知情,他現在非常危險!”先前VG上野把炮車線推到龍珠上塔內。

  當時可汗只有2級,清線效率太低,沒能及時將塔下小兵處理干凈,導致形成一波回推線。

  小兵交接位置不停朝VG方向推進,可汗為了補刀,也只好向前離開防御塔庇護范圍!

  顧行逮的就是這個機會!

  “巨魔趕到上路,極限位置給出冰柱,盧錫安騎臉,沒閃現的凱南不存在逃生空間!”

  可汗盡力在扭技能了,可是移速被限制的他根本吃不消顧行和Sb的傷害,只能送出一血!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