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293又一部軍訓教材的誕生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蜘蛛反常規的2級抓下卓有成效,杰克根本沒想到側面居然會有人!”

  記得連連稱嘆,對Clearlove7的行動路線贊不絕口。

  娃娃更是神態激動,“今天廠長的狀態頗有回歸巔峰期的感覺,兩盤前期節奏都是頂中頂!”

  喻文波撩起劉海手扶額頭,表情略顯愁悶。

  他做夢都不敢想,一個蜘蛛憑什么敢2級就來Gank自己?

  但杰克轉念一想又不得不承認,鬼腳七完全掌握洞察了自己的心理活動!

  一個肉食性打野的版本,能讓明凱玩成這樣?

  顧行也對廠長的動向很是意外,不過他還在語音里安撫隊友心態,“杰克你沒雙召就稍穩一點,沒事的,等我帶節奏就好!”

  得到喻文波的肯定答復,顧行安下心來清理EDG野區的營地,準備待會兒前往上路搞點小動作。

  導播順勢把畫面向峽谷上方推進。

  娃娃看到雙方上單的交戰結果,眉頭勐地向上揚起。

  “扣肉血量被消耗了很多血量,”他感慨不已,“上路的劣勢相當大!”

  Koro1苦不堪言。

  他操作的蘭博論戰斗力前期在慎面前就是個弟中弟!

  一級點個E電子魚叉只敢在遠處補刀,生怕上去就被對手一通狂噼。

  然而當第二波兵線到來,情況還是朝著不可逆轉的方向演變。

  慎升至2級習得E嘲諷后,站位愈發靠前。

  甚至直接卡在扣肉和EDG小兵之間的區域,不想讓蘭博補刀!

  扣肉難頂了。

  他不觸碰小兵的話,Smeb就可以隨心所欲將兵線布置成自己需要的模樣,肆意拿捏自己!

  倘若對方囤積一大波兵線進來,再把打野搖到上路,獨自待在塔下的蘭博絕對會有生命危險!

  而且后續的兵線走勢將會完全脫離自己的掌控!

  Koro1對此看的很透徹。

  畢竟他也是老EDG上單了,身為頂級藍領選手,抗壓一直可以的。

  最好的處理辦法就是頂著慎的攻勢強行補刀清線,讓敵方小兵無法大量聚集起來!

  但有時看得通透,卻無法解決問題。

  扣肉硬著頭皮上前,剛開啟噴火器就被對方嘲諷住。

  慎把魂刃拉到身邊,穿過蘭博身體時還掛上緩速效果,三刀下去直接把高達波比血量壓低近1/3!

  Koro1此時只來得及把近戰兵清空,便忙不迭向后逃生拉開距離。

  時間接近兩分半,他趕緊去自家防御塔側后方草叢里插上一顆眼。

  結果在視野極限范圍看到顧行的獅子狗在清理EDG魔沼蛙!

  扣肉別無選擇,只能選擇繼續后撤。

  他確實清理掉部分小兵,但兵線依舊在朝著自家上塔不斷前推。

  假若繼續賴在塔下,等炮車線進入防御塔射程內,就會形成VG上野雙3級圍剿他這個2級蘭博的局面!

  血量不足七成的蘭博,想想就知道肯定無法存活下來!

  扣肉不得不潤。

  一路跑到上二塔前的自閉草叢里,這才終于安下心來。

  “蘭博及時的逃生為自己保下一條性命……”記得轉頭又望向EDG塔下的一波斌炫,見防御塔一炮炮將其清理干凈,站在扣肉的立場上思考問題的他很是心疼。

  “可未免虧損了太多經濟!”

  扣肉更是心都在滴血。

  這波龜縮至自閉草叢,他總共漏掉包括炮車在內的9只兵!

  在前期,這意味著整整一級經驗,以及接近200金幣!

  本就難以應對的上路對線,如今更是雪上加霜!

  顧行沒能成功將蘭博狙殺在塔下,倒也不覺得有多么可惜。

  扣肉這波躲在自閉草叢里虧兵,已經達到了他的心理預期。

  軍訓套餐才剛剛開始。

  而且上路兵線還是爛了。

  縱使扣肉及時清理掉近戰兵,也沒阻擋兵線形勢的改變。

  主要是因為那輛炮車實在太抗揍。

  防御塔現在固定一炮轟掉炮車14的生命值。

  也就是說,滿血炮車能挨7下轟擊。

  按照一塔0.83的攻速來計算,它能頂住接近9秒鐘!

  等防御塔清理完炮車,還有其余小兵。

  拖延足夠長的時間,等第四波兵線到來時,交接點仍然在EDG塔下。

  回推線!

  小兵接下來勢必會朝著VG防御塔推進。

  扣肉想要補刀蹭經驗,就必須離開自家炮塔的庇護!

  記得從前好歹是分析師出身,現在業務能力還沒下滑,立馬就察覺出幾分端倪。

  “這個兵線形勢對蘭博來說不太友好啊,他應該搖人過來解線……”

  扣肉正是這么做的。

  若是只靠他自己去處理接下來前推的兵線,只要顧行過來發起突襲,他輕則交出閃現,重則當場斃命!

  必須得要明凱來才行。

  “稍等稍等,我在趕我在靠!”廠長急聲答應。

  仿佛用高語速回應就能讓他刷野變快似的。

  他2級抓下并非沒有副作用。

  蜘蛛兩級點出E,意味著自身的刷野效率將會大大降低!

  比賽來到3分15秒,明凱才堪堪將對方下半區營地清空。

  回城前,他不忘把自己身上的兩顆飾品眼通通交出去。

  其一留在VG藍BUFF與魔沼蛙中間的營地里,其二直接隔墻做在VG下路一二塔之間的線上。

  明凱思路很順暢。

  他馬上要去上路給扣肉解線,顧行沒道理看不出EDG的意圖。

  因而對方很可能選擇避開自己來下路Gank!

  明凱提前做眼,可以幫隊友獲取必要的視野信息!

  “行哥刷掉上河蟹,回去把自家上半區的營地通通清理干凈……”娃娃目不轉睛緊盯著獅子狗的動向,“有一說一,雷恩加爾刷野是真的快!”

  顧行沒抓人,充其量就是在上路晃悠了一圈。

  回去就繼續速四清理營地。

  雖然在季后賽的7.7版本,獅子狗的主力輸出技能Q殘忍無情在基礎傷害和AD加成系數上都有一定削弱。

  但是4秒一個范圍傷害技能,就注定他的刷野速度不會慢!

  廠長剛回城沒多久,顧行就已經清空野區升到4級。

  他同樣選擇回到泉水補給裝備。

  “行哥買出長劍草鞋外加一只真眼,出門在往下半區走……”記得說到這里不由得拔高嗓門,“他的位置會被廠長發現!”

  明凱猜測的沒有錯。

  顧行料定廠長要去幫扣肉解線。

  他果斷選擇避戰,跑到下路來找找機會。

  實際上單純論戰斗力,他和Smeb的慎并不怕EDG蘭博蜘蛛的組合。

  但是存在變數。

  例如上路EDG占據優勢地位的兵線,又或是明凱拿到一血助攻經濟后可能會做出的額外戰斗力裝備……

  顧行無法保證上野對拼起來100能獲得勝利。

  索性和明凱來一波反向奔赴,自己直直沖下路跑去!

  明凱目睹獅子狗出現在自己布置于VG下路線上的視野中,嘴角控制不住的上揚,勾勒出愉悅的弧度。

  正如解說所講的那樣,鬼腳七感覺自己今天狀態拉滿,確實有重返S5季中賽那種運籌帷幄的巔峰感覺。

  一切盡在掌握!

  明凱打信號提醒下路隊友先行撤退,自己則怡然自得的去幫上路扣肉處理兵線。

  顧行沿著線上走了兩步,便看到原本正在壓制VG雙人組的EDG下路突然改變主意,三下五除二將兵線處理干凈,便扭頭離開。

  他又不是傻子。

  當即猜到自己的動向已經落入EDG掌控。

  顧行立馬想出應對方法。

  去反野。

  他先前判斷出明凱會去上路解線時,就已經生出如此想法。

  顧行知道蜘蛛女皇在2級學E強行抓死杰克之后,根本不具備在短時間內清空下半區六組營地的能力!

  既然明凱要往上路走,他正好可以把下野區的其余幾組營地收下。

  方才廠長在上路解線暴露位置,更是印證了顧行的想法。

  根據刷野數就能得知,明凱只是把VG下野區的三片營地刷完就忙不迭回城轉上。

  EDG下半部的野怪目前全都健在!

  顧行自然沒有放棄的道理,操作獅子狗越過下河道,朝對面野區奔襲而去。

  他不敢去反EDG的石甲蟲——那里離下路實在太近,對手有寒冰女槍這兩個長手角色,一旦被敵方察覺,很可能被二人強大的緩速技能留住,不死也得被扒一層皮!

  相對而言,紅BUFF和F6是更好的選擇。

  剛剛還在因顧行暴露位置而對他接下來行動持悲觀態度的記得臉色瞬間多云轉晴。

  “行哥這波縱使沒有成功抓到人,可是有反野收益,還是能在發育方面領先廠長不少!”

  顧行是把上野區全都刷光了,連河道蟹都沒放過,現在地圖上半部可謂寸草不生!

  明凱到上路除去解線,什么都做不了。

  他和蘭博搭配也不具備越塔強殺慎的能力。

  顧行盡管只反到兩片營地,可一來一回,雙方打野對位就差了4組野怪!

  換算下來,經濟幾乎等于一顆人頭!

  明凱通過Iboy的鷹靈看到顧行正在自己下野區里為非作歹,原本還微微上揚的嘴角立馬癟了下來,來了一波光速變臉。

  恍若再次進入黑化狀態。

  他滿心無奈。

  沒辦法李姐一下。

  全是BP的鍋。

  自家教練Nofe被紅米陰了一手,導致為了強行補法術傷害而選擇蘭博。

  他為了避免上路變成突破口,又不得不來上解線幫扣肉緩解壓力。

  如今被顧行反野也在情理之中!

  好在還有一組石甲蟲……

  明凱對此深表欣慰。

  他想起上盤顧行耍過的小花招。

  經驗追趕機制!

  你以為就你會用?

  明凱在上路逛了一圈,給Smeb多制造一些壓力,而后便回城補顆真眼往下移動。

  他還是3級。

  比賽時間來到四分半,隨著全場英雄等級的提升,他能合理觸發追趕機制。

  300點額外經驗即將到手,明凱心里喜滋滋。

  殊不知,一切都在顧行的掌控中。

  “行哥臨離開EDG下野區前在石甲蟲營地放了眼位!”娃娃嗓門高了八度,“廠長的位置被鎖定了!”

  顧行把對方下半區反到只剩一組石甲蟲,自然能猜出明凱要借助石甲蟲做些什么。

  所以他刻意留了顆眼。

  在看到明凱的位置后,顧行二話不說便確定自己下一步的目標!

  導播鏡頭再次推移到上路。

  “扣肉之前在廠長幫忙解線后回城補給過一次,目前布甲在手換血能舒服一點……”

  Koro1很精明。

  他知道自己絕對是VG前期軍訓的目標,顧行勢必會給自己上一課。

  VG上野全是物理傷害,扣肉干脆第一件先把探索者護臂做出來,再去補金身。

  防裝拉滿,就算VG想越塔強殺,面對一個能用中亞沙漏拖延2.5秒的蘭博,也得再三思量!

  “Smeb逮到機會,嘲諷上前拉魂刃準備開砍!”

  兩刀下去,蘭博的血量下降一大截。

  扣肉之前被宋景浩搞得漏掉一大波兵線就很惱火。

  現在見對方還敢上前來找自己,登時氣不打一處來。

  我沒出護甲的時候你欺負我,出了護甲還要壓著我打……

  那我護甲裝不是白出了嗎?

  扣肉開啟噴火器朝慎傾灑著火焰。

  Smeb見狀還不撤退,大有在原地站擼大戰八百回合的念頭。

  慎嘲諷向前換血時,吸引了大量EDG小兵的注意力。

  現在宋景浩正在被兵線集火,即便開啟劍陣格擋傷害也派不上什么用處,只能少受兩輪集火。

  直到噴火器時間即將結束,Smeb這才神態饜足的向后撤退,像是個受虐狂。

  扣肉終于意識到不對勁。

  “上路兵線好像要被推出去了!”記得眼尖,第一時間就注意到問題所在。

  慎用嘲諷向前換血,逼迫蘭博用普攻予以還擊。

  雙方都吸引到小兵仇恨。

  只不過VG近戰兵距離蘭博稍遠,得繞圈過去才能進行攻擊。

  但雙方小兵在對拼時都沒有朝對面兵線發動攻擊。

  而慎加持魂刃傷害的普攻噼砍在蘭博身上,也只是單體傷害。

  扣肉的噴火器卻是范圍輸出!

  那三只趕過來找他替慎出氣的近戰兵遭了殃。

  危險溫度的火焰噴射將它們噴成殘血!

  在慎從容拉開距離后,原來保持平衡的兵線局勢已然發生改變!

  如今是EDG兵線占據優勢,小兵交接位置自然要朝著VG方向推進!

  扣肉咬牙切齒。

  真惡心啊!

  明凱目前還在石甲蟲營地,距離上路十萬八千里,短時間內根本趕不過來。

  反觀顧行……

  雖說在開局置換野區后,如今VG營地是從下往上依次刷新。

  但扣肉不敢保證顧行真的會按部就班一路刷上來。

  如果獅子狗過來,自己豈不是死無葬身之地?

  扣肉越想越怕。

  連帶著斌炫也被他記恨上了。

  正常來說,噴火器是噴不到VG近戰兵的。

  可就是因為慎的嘲諷命中,強迫他對其平A,這才吸引小兵仇恨,把近戰兵拉到近前承受火焰噴射!

  扣肉還是第一次見識到慎能把嘲諷用出花來,施展如此出神入化的控兵線技巧,倒也算是長了芝士。

  去年八強賽因為Mouse有急事要回家,他才臨危受命上場對陣Smeb。

  對方強大的硬實力當時就令扣肉大開眼界,沒想到現在居然還能整出新活!

  扣肉不得不承認Smeb身為頂尖上單的水準。

  曾幾何時,他也是其中的一員,只是由于各種緣故遭遇實力滑坡。

  兩年時間里,上單位的很多技術與技巧都迎來變革式發展,扣肉一時半會兒跟不上也不稀奇。

  只不過他顧不上去消化吸收。

  現在亟待解決的問題是上路兵線。

  如果自己貿然跟著兵線向前補刀,就要承擔被顧行Gank的風險。

  不往前走,就會掉經驗!

  再把明凱搖過來,至少也得半分鐘時間!

  扣肉陷入兩難抉擇。

  他最終還是決定慫一點。

  Koro1對自己這局的定位很清楚。

  寧可什么都不做,也不愿意犯錯。

  上路蘭博老老實實蹲在塔前位置的一幕被導播注意到,果斷給他一個特寫鏡頭。

  “扣肉好穩啊!”娃娃嘖嘖稱奇,“他連經驗都不打算蹭,就是安安分分守在后面!”

  記得還在調侃,“我感覺Koro1是不是被侯爺給附體了,重新上場后有點和防御塔雙排的意思!”

  觀眾席傳出一陣善意的哄笑。

  從上帝視角來看,扣肉穩健的有點過分。

  因為顧行根本就沒有往上走的打算!

  “行哥的真正目標是中路!”娃娃早已將獅子狗的動向納入眼簾,此時見戰斗即將爆發,還不由自主的拔高嗓門。

  “Kuro用驅使念力抓起炮車往側面丟去,再接QE二連……弱者退散成功命中!”

  小學弟的杰斯沒有位移能力,自然不具備什么躲閃的空間,被推暈在原地。

  方才李瑞行朝側方丟出的炮車也很有目的性。

  既是為了封小學弟走位。

  也是為了給顧行提供跳板!

  炮車被投擲到離草叢很近的區域,進入雷恩加爾被動跳躍的范圍!

  “獅子狗跳到炮車身上,拉近與杰斯的距離,再閃現向前開始輸出!”

  顧行手速奇快。

  一瞬間便將三個小技能通通甩在杰斯身上。

  疊滿殘暴值的他在小學弟從暈眩中恢復過來之前,丟出了強化版套索!

  “控制鏈跟上了!”

  伴隨著娃娃的一聲吶喊。

  Scout停留在原地動彈不得!

  縱使他切成錘形態用E雷霆一擊把顧行敲走,也無濟于事!

  “小學弟被罰站長達3秒鐘的時間,VG中野的輸出足以將他擊殺!”

  顧行和Kuro天賦還全是雷霆,爆發傷害高得離譜,根本就不是脆皮杰斯能承受住的。

  “VG中野配合異常精妙,”記得毫不吝嗇送出自己的稱贊,“辛德拉和獅子狗居然還能這么玩?”

  雷恩加爾無法直接鉆出草叢跳到中路線上。

  球女就用驅使念力把炮車砸過去,創造一個跳板!

  攝像頭下的小學弟傻了眼,面露苦惱之色,顯然被VG中野的離譜操作給震住了。

  《最初進化》

  不過要說最憤怒的人,還得是扣肉。

  他為了規避顧行的Gank,在上路又漏掉足足一波兵線的經驗!

  結果你告訴我跑到中路去了?!

  扣肉險些七竅生煙,感覺被對方欺騙了感情。

  他總算探尋到真相。

  Smeb就是故意制作出回推線,讓自己陷入困局,以擾亂EDG的戰術布局,并且干擾蘭博的發育!

  你太卑鄙了!

  “Nice!”顧行見自己與Kuro配合完美,成功擊殺掉小學弟,不由得高聲慶賀。

  拿到人頭的李瑞行更是喜笑顏開。

  “咱倆可真強!”

  他初次到外賽區工作,自然也是首次品嘗到溝通問題的苦。

  好在Kuro語言天賦尚算不錯。

  在季后賽開始前,他已經能和顧行進行游戲內容里的一切正常交流。

  剛才那波絕妙配合,就是兩人交流后的成果。

  “把中路線推了,咱倆往上靠!”顧行得理不饒人,想要用連鎖反應給對面整一波大的。

  Kuro對自家打野言聽計從,在顧行的幫助下加快推線速度,而后連忙向上移動。

  扣肉想罵人了。

  他見顧行出現在中路參與擊殺小學弟,自己就想上前繼續補刀發育。

  結果VG中野直奔上路而來!

  明凱如今還在下半區耗著,小學弟雖然有傳送,可是還沒復活。

  隊內沒人能救他!

  不得已,扣肉趕緊向后退,想要再度朝著上二塔的自閉草叢撤退,回到自家溫暖的小窩里尋求安全感。

  娃娃眉頭緊鎖,目不轉睛死死盯著屏幕。

  “蘭博沒有草鞋,他撤退的速度有點慢!”

  光靠W破碎護盾提升的移速,顯然不足以扣肉快速跑回安全位置。

  “VG中野借助EDG上野區的爆裂球果提前一步趕到,封住了蘭博的退路!”

  Koro1心如死灰。

  時間已經來到5分15秒,他由于漏掉了兩波兵,之前還和解線的廠長均分經驗,導致現在還只有4級。

  根本逃不出VG的手掌心!

  他只能固守在塔下,通過語音搖人的方式想要讓小學弟復活后傳送到上路幫自己解圍。

  然而明凱卻突然有不同意見。

  “Scout你來下路,咱們可以四包二!”

  小學弟略一猶豫。

  最終也只能在內心默默為扣肉祈福。

  隊伍指揮是明凱,Scout肯定得聽話才行。

  他從SKT跑到EDG,兩支隊伍強調的都是執行力,必須服從指揮。

  小學弟也覺得扣肉有點慘,只能寄希望于VG會在越塔時出現失誤。

  但他的算盤注定會落空。

  VG的越塔規劃非常有條理。

  顧行先進入炮塔射程,Q殘忍無情向前突刺,再給上套索緩速。

  Kuro的QE二連被扣肉用閃現躲掉。

  可Smeb的慎交出嘲諷接閃現,他便失去躲閃的空間!

  “行哥用戰爭咆孝回復血量,VG三人傷害拉滿,最終由慎收下人頭!”

  娃娃看到高達波比從駕駛艙里彈射出來,在凄厲的慘叫聲中飛到半空中,也面露不忍之色。

  導播畫面迅速切換到下路。

  “廠長打算對著下路來一波繞后突襲!”

  在VG上中野對扣肉發動圍剿的同時,明凱就已經動手。

  這是他想出的止損手段。

  在廠長看來,小學弟傳送到上路固然可以幫扣肉解圍。

  但Scout等于白虧一個傳送。

  明凱雖然是草食性打野,不過他知道一味的防守只會給對方破綻,讓VG找到更多突破口!

  必須要反擊,才能有所收獲!

  EDG上半區空虛,VG下路又何嘗不是?

  只有維魯斯和塔姆兩人守在那里,只要準備的足夠充分,越塔強殺并不困難!

  明凱來到VG下一塔側后方草叢里,往對方雙人組退路上懟一顆真眼,讓小學弟成功傳送落地!

  “杰克還在攻擊對手,沒有絲毫膽怯!”

  記得拔高語速,“小段牢牢守在自家射手身邊,沒有交出W的意思!”

  段德良很清楚。

  不論是寒冰還是女槍,亦或是杰斯。

  目前都不具備留人能力。

  只需要提防住蜘蛛就好!

  “EDG想要只靠傷害灌死維魯斯,可是杰克的治療術已經轉好,釋放出來幫忙抬升血量……小段還故意擋在杰斯身前,把加強炮給擋了下來!”

  段德良盡職盡責,讓杰克少受傷害。

  明凱終于忍不住了。

  就算他使用的是越塔能力超強的蜘蛛,可以用吊蛛絲的方式更換防御塔仇恨目標,EDG也很難在短時間內用傷害把維魯斯灌死。

  他還是交出E結繭。

  困住維魯斯沒什么用,目標當然是瞄準小段。

  可是段德良等的就是這一刻!

  他反應很快,交閃躲開結繭,而后大口一張把維魯斯含在嘴里,向自家二塔處屁顛屁顛跑去。

  “小學弟蒼穹之躍跳上前去,用錘子把塔姆往回敲!”

  杰克早已和隊友做好溝通。

  在杰斯即將把塔姆敲回去的瞬間,他點擊鼠標從塔姆口中蹦了出來。

  回身給上E惡靈箭雨的緩速效果,自己孤身一人回身逃生!

  “小段犧牲自己,為隊友換取到逃生空間!”記得語氣中夾雜幾分贊許。

  段德良把對方最關鍵的兩個控制技能全都騙了出來。

  杰克只要頂著輸出埋頭逃生即可!

  明凱等人望著頭也不回的維魯斯沒有任何辦法,只好把怒火發泄到塔姆身上。

  人頭分配給杰斯,幫小學弟挽回部分中路劣勢。

  導播一刻不停的切換著畫面。

  這次再度來到上路。

  “扣肉復活后傳送回線,可是行哥不依不饒,還要對他動手……過分了吧?!”

  娃娃都看不下去了。

  關鍵在于,Smeb成功升到六級。

  正常情況下,單人線把第九波兵線的第一只小兵刷掉,就能升到六級。

  但宋景浩拿到人頭分到經驗,進度自然要更快一點。

  5分17秒第八波短線全部清空,他就已經來到6級!

  “行哥這次肆無忌憚,直接在慎大招的加持下闖入EDG上一塔!”

  扣肉沒想到還有這么玩游戲的。

  他還是4級,經濟過差的他連探索者護臂都沒有。

  光靠布甲,顯然已經不足以支撐他撐過VG上野的爆發!

  “扣肉沒有閃現,慎落地后的嘲諷穩穩命中!”記得痛心疾首,給蘭博宣判死刑。

  顧行打出雷霆爆發,再度將人頭讓給Smeb!

  他自己最后交出戰爭咆孝,回復血量安全撤出防御塔!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