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288意料之外的布局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比賽日當天,顧行坐在大巴車上還在翻閱紅米下發的EDG資料。

  國電是他們的老對頭。

  可以這么說,沒人比顧行更了解EDG!

  對方就是很傳統的雙C戰隊,上路純純的棄子,打野和輔助兩個工具人負責開團和保護。

  缺乏多樣戰術,EDG贏得比賽勝利的方式很單一,多少年都沒變,依舊是最熟悉的國電風味。

  一屆一屆換過多少人了,換湯不換藥!

  顧行不止一次戰勝過他們,對國電的打法熟稔于心。

  但他并未麻痹大意放松警惕。

  因為昨天晚上,EDG更換了名單。

  上單Koro1頂替Mouse的位置。

  要知道,前天EDG面對NB的六進四比賽中,Mouse表現可圈可點,幫助隊伍橫掃翔松二人組!

  在擁有如此出色發揮的情況下,隊伍仍然選擇將他換到板凳席看飲水機。

  這意味著什么?

  絕對是有備而來,要掀底牌放大招!

  顧行自然不會掉以輕心。

  現在可沒有什么復活甲機制。

  雖說VG16連勝穩坐小組頭名,但除去今天半決賽的優先選邊權利,他們不擁有任何特權。

  如果輸掉任何一場BO5,VG就將像前些天折戟的二隊一樣,結束自己的春季賽征程!

  趁著隊友們還沒上車,顧行索性再把版本補釘內容閱讀一遍,爭取不落下什么細節。

  先前被香鍋用一年前的經驗追趕機制陰了一把,他現在有點PTSD癥狀。

  生怕再跳進明凱挖的坑里。

  顧行身為廠長粉絲,很清楚鬼腳七的陰險狡詐程度,在LPL聯賽里無人能出其右,屬于典型的意識型選手!

  畢竟以明凱的手速,想玩點什么花里胡哨的操作也不現實,只能靠大腦來彌補。

  從某種角度來說,廠長確實有可能搞波大行動惡心顧行。

  “打野里主要是男槍和獅子狗的雙重削弱……”

  顧行在前些天的VG賽訓部版本研討會上就已經看過補丁,現在純粹是再溫習一遍。

  拳頭設計師一直是縫縫補補,碰到什么解決不掉的離譜英雄就來一刀腰斬,遇事不決再回調。

  在賽場上熱度較高的英雄不可能逃脫削弱命運。

  男槍的純爺們被動不再提供魔抗,這屬于是一刀砍到大動脈上。

  原本格雷福斯能在野區橫行霸道,就是因為E快速拔槍的強度太夸張!

  豹女被砍到無法上場后,男槍在野區里不懼怕任何英雄來入侵。

  一級E疊滿的純爺們效果就有40點雙抗,單挑近乎無敵!

  至于雷恩加爾,則是Q殘忍無情傷害被砍,從原來兇狠系的獅子狗變成蠢萌版跳跳虎。

  謝圖南那邊采集過五大聯賽和排位賽樣本,給出詳細的數據參考。

  7.7版本已經實裝一段時間,數據團隊握有足夠的樣本量來進行剖析判斷。

  獅子狗目前屬于還能用,但是不算特別強的英雄,淪為打野角色里的T2選擇。

  男槍的處境則要更差一點。

  因為游戲環境發生了變化。

  “青鋼影被砍,上單魚人和酒桶成了香餑餑,”顧行快速翻看著資料,整理著相關邏輯,“打野蜘蛛越來越強勢,對局內法術傷害增多,男槍就不適用了……”

  卡蜜爾自從加入聯盟后就一直在被削弱,從未受到增強。

  足以證明當時青鋼影的強度究竟有多么離譜。

  這次動刀的點在W和R上——前者戰術橫掃的外沿擊中野怪和小兵時不再提供回復,后者海克斯最后通牒則是持續時間的削減。

  連續動刀后,青鋼影目前有進入下水道的趨勢,不復當初100BP率的威風八面。

  隨之崛起的是上單魚人以及酒桶。

  魚人在之前經過改動,W海石三叉戟的標記時長增加兩秒。

  它自身短手特性在中路不吃香,頂多是當年卡牌滿天飛的年代能上場,讓西門夜說這樣的絕活哥整點狠活。

  可是跑到人均霸王龍小短手的上路,小魚人的劣勢便不再凸顯!

  在海石三叉戟加強后,它的消耗換血能力與之前相比上升數個層級!

  某個鬼才率先研發出小魚人上單,配裝方案走三相/冰拳日炎等坦度裝備,玩法類似去年的肉艾克。

  缺點是沒什么控制和容錯,優點是更加靈活,對后排威脅性更大。

  因為小魚人不太需求閃現,還能帶個引燃去惡心后排,攪屎棍功能絲毫不減。

  上單酒桶是前兩個版本就涌現出來的新選擇,被動歡樂時光的續航提升讓他賴線能力倍增,很適合充當上單前排。

  在一眾上單被砍之后,不溫不火的啤酒人悄悄躋身到上路第一梯隊。

  野區里的蜘蛛也是如此。

  獅子狗、男槍等角色通通遭到削弱,那么沒挨刀的蜘蛛強度自然會上升。

  多個法傷角色的崛起,變相加劇男槍的隕落速度!

  純爺們不再提供魔抗后,格雷福斯想要在團戰里堅挺的站到最后,就必須提前把大飲魔刀做出來,條件相當苛刻。

  導致男槍現在已經無人問津。

  蜘蛛、盲僧等角色才是野區的霸主。

  “有點S6世界賽的味道,”顧行回憶著7.7版本的訓練賽經歷,感覺真和去年全球總決賽頗有幾分相像,“區別在于沒有豹女和奧拉夫。”

  奧拉夫是因為野怪刷新頻率降低而在野區銷聲匿跡的,他去年能那么強勢,多半要歸功于100秒就重置一次的野區,刷的快就有機會多做事。

  再加上如今不是去年的傷害溢出拉扯版本,打野需要前期帶節奏或是中后期開團能力。

  奧拉夫并不符合需求。

  另外顧行先前迎戰RNG時使用的巨魔打野也在一定程度上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

  這玩意可以說是奧拉夫的絕對Counter,只要巨魔還在,他就很難上場。

  “想什么呢老顧?神神叨叨的。”杰克背著包上車,含糊不清詢問道。

  顧行抬眼一瞧,喻文波嘴里叼著只肉包子,看起來更像一只狗了。

  “鉆研鉆研版本,”顧行晃晃手中裝訂起來的資料合集,“免得待會兒上場再被EDG搞得措手不及。”

  Smeb深以為然。

  “確實應該再鉆研一下,”他點頭附和,“有時候常規賽冠軍也不是一件好事,不一定能適應好版本。”

  宋景浩對此很有發言權。

  在老虎隊的兩年時間里,總共參加四屆聯賽,其中三屆拿到常規賽冠軍。

  然而總共只成功捧杯一次。

  網友經常說老虎隊是常規賽魔王季后賽軟腳蝦,不是沒有道理的。

  當然,Smeb不可能把問題歸結于自身。

  他認為是賽制的鍋。

  LCK的常規賽第一只打最終的決賽,好處是能以逸待勞,坐山觀虎斗。

  壞處則是沒機會抓版本。

  研討會、訓練賽以及針對其他戰隊比賽的復盤,都不如真刀真槍到舞臺上打一場。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沒有上場比賽,光憑猜測想象,不可能得出真實的版本體驗。

  宋景浩覺得就是因為老虎隊總是拿常規賽頭名,都沒有機會去摸清楚版本,上來就打決賽,這才經常敗給SKT。

  “LPL還好,能多打一輪半決賽,強度不至于太大,”他說到這里稍稍安下心來,“咱們謹慎對待,勝算還是挺高的。”

  最后一個上車的紅米也是這么想的。

  “咱們今天先選一套中規中矩的陣容玩,先摸一摸版本走勢。”Homme已經做好打算。

  大巴車緩緩開動,駛向市中心正大廣場。

  “遨游……”杰克伸了個懶腰,發出幾聲呻吟,“正好哥們沒睡醒,開局先小送一盤!”

  小段在旁邊笑,“給喻文波選個盧錫安,他要E臉暴斃咯!”

  “話說今年春決在什么地方?”龍哥好奇詢問。

  二隊現在進入休賽期,他打算看完老隊友們的比賽再回長沙老家。

  “南京,”顧行記得女友實習結束前提過一嘴,“好像是奧體中心?”

  像決賽場地這種事情,向來都是提前約場地,要設計舞美燈光以及鋪設現場聯系消防。

  寒假結束前,沈關山和顧盼的最后一項任務就是跟進決賽場地的導播間布置。

  “那咱們今年春天必須得公款旅游一次!”金文赫迫不及待。

  消失許久的老板丁駿今天也跟車前往正大廣場觀賽。

  他向來愿意為了隊伍成績狠狠砸錢,在VG奪冠后撒錢意愿更加強烈,誓要將俱樂部打造成LPL第一戰隊。

  原本丁駿更重視Dota2分部,不過成績只能算第一梯隊,不算最頂尖。

  俗話說東邊不亮西邊亮,英雄聯盟分部既然能出成績,丁駿自然要好好利用。

  “只要能奪冠,我請你們在南京玩一周!”他大手一揮做出承諾。

  大巴車內瞬間便掀起陣陣歡呼。

  到達正大廣場,顧行剛踏進場館,就感受到季后賽的緊張氣氛。

  觀眾席空無一人,原本穹頂處懸掛的12家隊旗,如今只剩下四面。

  VG、EDG、RNG以及WE。

  顯得格外孤寂。

  尚未全部開啟的燈光特效色調也更加深沉莊重,現場大屏幕上還在播放今年的季后賽宣傳片。

  在排隊等待簽到安檢入場的過程中,顧行直接把宣傳片給看完了。

  視拳今年號稱組織了專業人士參與拍攝。

  可效果并沒有多少提升。

  就是把每支季后賽當家明星和各自的代表英雄選取出來,拼湊在一起做成視頻。

  顧行能看到自己定妝照后方的永獵雙子,羊靈纖瘦曼妙的身姿很是靈動,反而映襯得狼靈無比兇殘。

  “話說咱們的冠軍皮膚啥時候上線?”龍哥萬分期待。

  他現在沒別的追求。

  退役后的他只想趕緊看到屬于自己的皮膚,以及那一份不菲的皮膚獎金。

  “文森說是打完春季賽就出,”顧行想到冠軍皮膚也心潮澎湃,“不知道千玨會是什么裝扮……”

  正當他浮想聯翩時,一直盯著屏幕的侯爺難得發出一聲驚呼。

  “哇,好帥的加里奧!”

  顧行放眼望去。

  現場大屏幕切換到新版本的加里奧重做介紹視頻。

  正如去年奪冠后拳頭總部設計師所說的那樣。

  他們在春季賽末尾階段完成了石像鬼加里奧的重做。

  現在應該稱呼它為正義巨像。

  相比于之前的丑陋石像鬼,目前這塊由禁魔石形成的德瑪西亞守護神顯得格外雄偉。

  在技能組方面也擺脫先前笨重且過于依賴閃現的缺點。

  R不再是群體嘲諷,而是大范圍的援護技能。

  就和加里奧重做后‘正義巨像’的稱號那樣,看上去就安全感滿滿。

  只不過目前仍然沒有戰隊研究出新版加里奧相關的具體戰術。

  來到季后賽,大家都在追求穩定性。

  幾乎不會有戰隊會到季后賽嘗試使用還不穩定的陣容。

  估計加里奧在近段時間不會有多少上場空間。

  “臥槽,侯爺豈不是血賺?”小段后知后覺反應過來,“加里奧剛重做就出冠軍皮,銷量絕對能往上漲!”

  “還是得看排位賽的使用情況,”李知勛興奮之余還在調低心理預期,“一旦玩法沒什么意思,估計也賣不出去多少份。”

  四名奪冠班底的成員都對即將到來的冠軍皮膚翹首以盼。

  七嘴八舌討論半天,直至簽到完畢拿好工作證件入場,這才終止話題。

  通道里還擺放著今日半決賽的選手人形立牌,按照各自的對位順序整理羅列左右。

  工作人員拿著馬克筆讓顧行等人在上面簽個字,權當是紀念。

  搞定化妝、調試機器等準備工作,VG成員稍做休息就得準備登臺。

  主持人任棟情緒飽滿,聲調慷慨激昂。

  “首先,讓我們歡迎Vici

  Gaming!”他拖長聲線,手臂用力揮向側方。

  穹頂燈光閃爍不休。

  工作人員很是用心,特意將光線色彩更換成與VG隊標相匹配的銀白色。

  沐浴著夾雜些許暖意的燈光,顧行大踏步登上舞臺。

  距離上次入場僅僅過去短短一個小時,如今場館內已是座無虛席。

  數不清的VG支持者揮舞著從俱樂部那里領到的應援物,為隊伍加油助威。

  一直等到任棟介紹EDG隊員入場時,震耳欲聾的躁動聲響才稍稍停歇。

  黑紅色光芒打在EDG選手席所在的那一側,把他們襯托的像個大反派。

  明凱頭頂黑光,一雙獨具特色的死魚眼雙目無神,仿佛要進入‘已黑化’模式。

  他身邊的扣肉同樣面無表情。

  和EDG管理層因為加薪問題鬧掰了之后,Koro1就遭到雪藏。

  要不是去年世界賽期間Mouse家里出事,扣肉估計都沒有上場機會。

  捂了一年時間,他也想明白了。

  被雪藏的結果會影響自己身價。

  為了能在脫離EDG后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扣肉也得盡力表現。

  隊伍讓他上場,自然有所準備。

  EDG全隊弦都繃得很緊。

  十名選手外加教練組的關系都不錯,但他們都知道馬上開始的這場半決賽,將注定有一支隊伍無緣春決和MSI。

  因此態度格外端正,坐到位置上也不敲字。

  自定義房間里寂靜無聲,只有導播OB以及后臺主裁判進入時的提示音零星響起。

  解說臺則要熱鬧的多。

  娃娃像是喝了假酒,今天開場便極其激動。

  “半決賽的首場較量就是VG對陣EDG,強強對話的焦點之戰……”他念完贊助商口播就開始哇哇大叫,“去年夏決的重演,只不過兩隊都更換了不少成員!”

  “事實證明EDG的重建工作還算順利,”記得要冷靜得多,“Iboy目前能扛起大梁,已經成為新生代ADC的佼佼者,出道首個賽季就殺入半決賽,總體表現稱得上是可圈可點!”

  “不過他今天的對手jackey發揮更加出色,”記得目前對杰克很是看好,“在Imp離開的首個完整賽季,JackeyLove便收獲常規賽傷害王這項含金量拉滿的榮譽!”

  導播順勢給出具體數據。

  杰克以分均711點輸出位列榜首,年輕的他臉嫩得能掐出水來,手指向上比出持槍姿勢。

  而排名第二的射手傷害還不到700點。

  儼然形成斷層領先!

  臺下驚呼聲不絕于耳。

  對于小將來說,這份成績單絕對值得夸贊。

  縱使經常暴斃送人頭,紀律性尚未拉滿。

  但畢竟是新人,VG粉絲都沒想著杰克能在短短一個賽季切換成賽亞人形態。

  現在已經很不錯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一水的射手里好像混入了一個奇怪的上單,”娃娃蚌埠住了,“Smeb排名第10!”

  VG不缺傷害。

  宋景浩的輸出能力極其恐怖,即便經常使用單帶英雄,也都是把對位選殘再去推進,刷點傷害也不在話下。

  實際上傷害數據里還有一個很顯眼的存在。

  宋義進在后半段繼續開始熟悉的院長之旅,拖著隊伍艱難前進。

  在LPL盛行中輔搖擺的版本里,宋義進不敢玩什么卡爾瑪露露,兢兢業業選擇兩球一姬爭取打出對線優勢。

  最終分均傷害680,排名全位置第三,中單位第一。

  任誰來了都得夸一句院長威武。

  只是IG倒在六進四的道路上,被RNG愉悅送走。

  “接下來給到雙方打野的對比……”記得提前看過資料,然而再次目睹具體數據時依舊輕嘶一聲,“行哥這也太夸張了!”

  分均傷害、場均經濟領先、團隊承傷占比、戰損比、一血率、突襲成功率共六項數據全部排在同位置頭名!

  具體數據一出,賽事直播間內頃刻間沸騰,彈幕一刻不停的鋪滿畫面!

  龜龜,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嗨呀我佛了,這就是FMVP的強度嗎  只能說統治力實在太強,行哥在肉食打野版本簡直就是神!

  VG總共贏了32小局,行哥14個MVP?多少沾點離譜吧?

和去年夏季賽相比還是差了點,那時候Smeb不在,只要贏比賽MVP就是行哥的  另一邊的明凱就要寒磣不少。

  他身為草食性打野,表面數據確實不是很光鮮亮麗。

  唯一能拿得出手的KDA都被顧行搶了風頭!

  導播順勢給出春季賽常規賽階段的最佳陣容評選。

  此時還沒有設置常規賽MVP和一二三陣,每個位置僅一名選手入選最佳陣容。

  五名隊員的定妝照浮現于大屏幕上,登時在場館內激起陣陣喧囂!

  上單Smeb、打野Virtue、中單Xiye、下路Mystic、輔助Caveman。

  VG作為A組16連勝的榜首戰隊,入選三名選手無可厚非。

  WE則是B組頭名,雙C表現不俗,而且在隊內的戰術地位明顯高于VG,加入最佳陣容倒也沒什么。

  只不過這種陣容評選最后都會成為串子的天堂。

  彈幕里已經有人在為烏茲打抱不平。

  Uzi補刀第一都不能入選?垃圾評選沒有含金量!

烏茲前15分鐘對位經濟領先第一,隊伍戰績也不差,憑什么不選無忌哥  為啥不以Solo賽為標準選最佳陣容?大舅子你單挑打的贏烏茲不?

  別串了球球惹!

串的太低能,我都想笑了  幸虧烏茲目前流量不是很高,總體輿論環境也是黑多于粉。

  LPL成立四年都沒拿到聯賽冠軍,屬實是個硬傷。

  起碼在本場比賽的兩個打野面前,人氣還不夠看。

  當鏗鏘有力的金屬脆響環繞在場館內時,彈幕節奏便被輕松刷掉!

  “VG手握優先選邊權拿到藍色方,他們上來先把酒桶按下去!”

  娃娃嗓音高亢,“這是目前上路最能混線的角色,頂替了先前被削弱的大樹位置!”

  VG目前尚不清楚扣肉上場究竟是要干嘛的。

  但紅米知道不能讓EDG上路混住。

  續航能力和清線效率過于強大的酒桶不可能放出來。

  Nofe對VG中上無比熟悉,帶了兩年時間,清楚他們的英雄池。

  他毫不猶豫,按照賽前準備封鎖掉卡爾瑪。

  紅米老神在在,既然打算以最穩妥陣容來打第一局,BP自然要求穩,第二手禁掉小學弟的妖姬。

  “EDG封住露露……”記得反應很快,“他們很有針對性,專門盯著具有中輔搖擺能力的角色來禁用!”

  這樣等于同時封鎖VG中輔的英雄池。

  保證Kuro無法選擇強線權角色,也變相減輕下路的對線壓力。

  紅米面露贊許之色。

  正如他賽前所想的那樣,Nofe不會把Ban位大量浪費在顧行身上。

  那樣沒有任何意義。

  鉗制住中輔,以線權優勢來保住EDG野區反而是最聰明的選擇!

  紅米想明白對方的BP思路,臨時做了個小調整。

  “把慎給ban掉吧,咱們盡量別讓對面上單在對線期起節奏。”

  慎作為少數擁有強大支援能力的上單,一旦被擁有線權的一方拿到手,將會跟隨打野給予敵方邊線恐怖的重壓。

  Nofe對此并不訝異。

  這一年時間他沒少同VG約戰,和紅米也算老熟人。

  對手的能力在教練圈子里早已贏得廣泛認可。

  BP雖然是紅米的薄弱項,但偶爾科研整蠱,大部分時間還是挺值得信賴。

  “最后禁螞蚱,咱們一個搖擺位也不給對面!”Nofe下定決心。

  紅米稍做思考,手指無意識的摩挲黑色筆記本。

  “咱們先搶布隆。”

  他聲音很冷靜。

  布隆是盧布組合的重要組件,先搶可以威懾對方。

  假如EDG在一二手不拿盧仙,VG很可能組成強大的下路組合!

  記得對此贊不絕口。

  “現在外面的輔助選擇都被EDG禁用得七七八八,強勢輔助所剩無幾,先出布隆也不用擔心對線疲軟!”

  布隆最怕那種長手消耗怪。

  但EDG連續禁用三個中輔搖擺位,已經將下路生態環境破壞的差不多了。

  紅米明牌先亮布隆,EDG一點辦法都沒有。

  娃娃還插嘴補充,“即便EDG搶下盧錫安,也沒有足夠強的輔助進行搭檔,況且沒了盧仙VG還能選寒冰,配成弗雷爾卓德組合!”

  去年夏季賽,寒冰布隆的下路雙人組曾經風靡一時,減速粘人和功能性幾乎拉滿。

  現在隨著維魯斯的一波小削弱,寒冰借助戰爭熱誠的東風成功登頂ADC熱度榜,選出來搭布隆絕對是天作之合。

  Nofe選擇搶寒冰,再拿到上單小魚人。

  兩個角色都是當前版本最強勢的英雄,Nofe交換到足夠多的利益。

  “VG二三選拿到盧錫安,再給打野搭配一手蜘蛛女皇!”娃娃眼前一亮,“行哥搶到蜘蛛,那留給廠長的角色可就不多了……”

  如今唯一能在野區里和蜘蛛掰掰手腕的就是盲僧。

  但明凱的盲僧有說法。

  娃娃看出VG的打算,就是認準廠長不會玩李青,故意先把蜘蛛選到手!

  明凱揉搓著掌心,抿著嘴一言不發。

  “EDG首輪最后一選給Scout選用辛德拉,確保中路線權能夠穩定掌控住!”

  次輪BP,Nofe盯住Kuro。

  龍王和瑞茲這兩個被削的很慘,不過依然有上場可能性的角色也不給老部下留。

  李瑞行見到這一幕,不由得露出無奈笑容。

  “哎喲你干嘛……”他現在中文說常用語還是挺流利的,口音并不明顯,“玩不玩玩不玩?醬紫針對我?”

  紅米二話不說,將Meiko的塔姆和錘石禁用掉。

  結果EDG第四選直接拿到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角色。

  “女槍?”記得驚嘆不已,“有一段時間沒有見過她了!”

  在婕拉被設計師搞到強度下滑后,作為counter位的女槍自然也沒有出場機會。

  今天Meiko卻在半決賽果斷掏出來使用!

  導播適時給出最近的補丁內容。

  “女槍在7.6版本迎來一波小加強,Q一箭雙雕的傷害提升,E槍林彈雨的后搖得到修正……妥妥的加強啊!”娃娃眉飛色舞,“看樣子EDG打算掏出點新東西!”

  紅米看到對方的前四手陣容,轉頭看向Smeb。

  “景浩你選蘭博怎么樣?”

  Smeb略一猶豫,“沒問題,不過銷顧得來幫我緩解下壓力,打小魚人不太輕松的。”

  蘭博就怕半肉英雄強行貼臉,他打完一套技能就會進入技能真空期,屆時只得任人宰割!

  見顧行答應下來,紅米讓杰克幫忙鎖定角色。

  剩下一個中單,Kuro算下來已經被禁用五個角色,實在沒什么可以使用的。

  沉思良久,他自己給出建議。

  “巖雀吧,我應該能穩住。”

  紅米倒是挺愧疚。

  由于BP優先級問題,中單只能被犧牲。

  巖雀在去年世界賽前遭遇最大削弱,對小兵的額外傷害被一刀砍掉。

  盡管后續迎來兩次加強,但強度依舊大不如前。

  選是能選的,只是對線期游走效果不會很好。

  “剩下EDG的打野counter位,看看廠長究竟要選什么角色……”記得還在猜測,“我覺得獅子狗掏出來玩一玩也還可以,可以偷襲軍訓蘭博。”

  他話音剛落,EDG第五個英雄選用框便亮了起來!

  “盲僧?!”

  天才一秒:m.50331.cc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