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279黑科技(下)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要打一級團嗎?”小段購買圣物之盾,詢問身為話事人的自家打野。

  顧行在確定陣容后就在思考開局策略,當下不假思索,“別打,咱們就守住野區!”

  盡管段德良拿到布隆這種1級戰斗能力拉滿的輔助。

  但RNG有泰坦、寒冰,以及出門就帶大招的卡爾瑪,戰斗力也不算弱。

  更何況,顧行還是個雷克塞!

  挖掘機一級強度就是個純純的校花!

  真要打起來,雙方大概率就是五五開,說不好誰能拿到優勢。

  顧行現在越來越不喜歡做這種風險性太高的舉動,不像初出茅廬時一腔熱血喜歡莽上去。

  他寧愿求穩開局。

  在顧行看來,只要自己正常發揮,拿下RNG應該沒有什么太大的問題。

  那為什么還要冒險?

  顧行站在上河道隘口,和隊友一起防守,避免RNG隊員悄無聲息的進來布置視野。

  在1分25秒時,正好看到RNG上中野抱團想要進入己方上野區——他們顯然是想避開布隆所在的下半區,特地來攻擊VG防守較為薄弱的上半部!

  Smeb點出E電子魚叉遠遠扎過去,試圖威懾敵方,讓對消入侵的計劃。

  顧行也在搖人,催促正在鎮守下河道隘口的小段過來幫忙。

  布隆向上移動的動向被史森明捕獲,他立馬在語音里提醒隊友。

  香鍋別無選擇,他也不想強行入侵徒增變數,只好放棄在VG野區里做眼的打算,悻悻離去回自家營地里照常開野。

  顧行眉頭緊鎖,從蛛絲馬跡中思索著對方的意圖。

  “按理來說不應該啊……”他內心喃喃自語,“對面這是什么意思?”

  正常情況下,RNG不應該來入侵上半區。

  因為他們有寒冰,能在前期用E鷹擊長空探查VG野區,極大概率能發現顧行的刷野路線。

  并且顧行這盤還是個雷克塞。

  當前版本的挖掘機并不是特別強。

  R虛空猛沖現在尚未重做,在野區里碰到其余肉食性打野占不到多少便宜,后期基本就是個廢人。

  在野區的處境要更加窘迫。

  S7的刷野路線相對S6賽季要更加固定,魔沼蛙和石甲蟲這兩組最邊緣的野怪要在1分55秒才刷新,變相限制了打野的開野思路。

  雷克塞還對藍BUFF需求不大,本身也不是六組野怪全刷速四的英雄,職業賽場上基本都是把第一個藍給中單。

  這導致顧行幾乎不存在從藍區開野的可能,只能從紅BUFF往上刷!

  開野路線基本是鎖死了。

  那么RNG為什么非要來上野區入侵?

  顧行大腦飛快轉動。

  他認為事出反常必有妖。

  RNG必然有所圖謀!

  顧行操作雷克塞前往下半區的途中,忽而靈光一現。

  真相只有一個。

  烏茲不想2級學E鷹擊長空!

  如果寒冰3級才學鷹靈,那要等到3分17秒在下路交接的第4波兵線才行。

  屆時別說打野速三,把野區清空刷到四級都不成問題!

  寒冰3級學鷹靈,也只是探查打野的次輪清野路線。

  中間存在空檔期,有可能讓顧行抓到機會帶動節奏!

  所以才要RNG上中野抱團來做眼,提前一步鎖定顧行的開野路徑,不給他任何搞小動作變相發動偷襲的可能!

  “烏茲來紅區做眼了!”杰克盯防著Uzi,發現對方有異動,第一時間就報告給打野。

  Uzi趁著小段剛才朝上野區移動防守的間隙,拉著史森明進入VG下半區,隔墻在紅BUFF營地里放置眼位。

  杰克原本想秒學技能,用盧錫安的機制迅速打出三發普攻秒眼。

  但盧錫安本身是個霸王龍小短手,射程稍微短了一點,計劃未能成功。

  顧行接收到喻文波匯報的眼位地點,頓時了然于胸。

  他更加確定自己先前的推斷。

  “段哥咱們這樣……”顧行心生一計。

  聽到指揮的安排,段德良略一思忖便答應下來。

  顧行沒有改變初始開野點,依舊是從紅BUFF起手,在隊友的幫助下升到2級,便立馬朝上移動。

  動向暴露在烏茲先前布置的眼位下。

  看起來就是常規開局,從下往上刷。

  然而顧行脫離RNG視野后,就開始不按套路出牌!

  “行哥不刷F6嗎?”娃娃站在上帝視角,發現雷克塞看都不看一眼鋒喙鳥,穿過中路前往上野區,內心倍感困惑,“這是什么奇葩路線?”

  F6堪稱雷克塞的快樂鳥,靠著QW兩個范圍傷害,遁地獸女王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將其清空!

  基本是所有雷克塞玩家前期必刷的野怪,顧行就這么放過去了?

  “行哥直接跑到上半部藍區,先刷魔沼蛙再折返下去清理三狼……”記得被顧行的刷野路線搞得一頭霧水,“重復路線未免也太多了吧?很耽誤雷克塞的等級提升效率!”

  “而且他也不給Kuro拿個藍?”

  身材壯實的藍BUFF還完完整整的蹲在營地里。

  雷克塞壓根沒有搭理它的想法,打完暗影狼升至3級,再一路回到下野區。

  此時已經是2分35秒。

  烏茲插在VG紅區的那顆眼位已經消失!

  雷克塞潛在土層里,快步沖向下路。

  記得終于想明白顧行的計劃,他聲音急促脫口而出。

  “行哥繞一大圈,是想要來抓RNG雙人組!”

  顧行的判斷沒有錯。

  烏茲確實不想2級學鷹靈。

  他要點出Q射手的專注來提升壓制力!

  面對VG盧錫安布隆的下路組合,RNG在前三級擁有一定主動權。

  在盧仙尚未點亮所有小技能獲取到高額爆發傷害前,RNG這套寒冰卡爾瑪的組合可以仗著射程優勢肆意拉扯,頻繁進行消耗。

  烏茲要抓住己方對線優勢,狠狠的壓制VG雙人組!

  很多選手在選用寒冰后,都是前期好好當工具人,等發育到中后期再出來接管比賽。

  Uzi偏偏不。

  對線期只要能兇,他絕對不會退!

  在烏茲看來,既然能用前期眼位封死顧行的打野路線,那就沒必要犧牲自己的對線強度!

  而先前插放的飾品眼,清楚看到顧行是從紅BUFF往上刷的路線。

  此舉成功迷惑住RNG。

  當然,謹慎起見,他們也沒完全相信視野提供的信息。

  直到中路小虎傳來信息。

  “露露推完線在往對面上野區靠!”

  RNG眾人放下心來。

  這不擺明了要去拿藍BUFF嗎?

  3級露露又不可能自己去收藍,顧行肯定在地圖上半部幫忙!

  烏茲見狀登時來了精神,走位更加兇悍激進,利用W萬箭齊發緩速敵人向前追擊,卡著盧錫安的射程開始拉扯偷點普攻。

  他在這方面的天賦非常出眾。

  寒冰的100碼射程差距優勢,在烏茲手中發揮得淋漓盡致!

  見杰克的盧錫安轉頭想予以還擊,Uzi就收弓后撤;待對方回身,他再次朝對方射出冰箭矢。

  一來二去,他白嫖兩發普攻!

  烏茲露出得意笑容。

  新人九折水瓶?

  Uzi看到對方笨拙的拉扯,打法愈發剛猛。

  “史森明給我E!”他嗓音充滿激情。

  小明來到RNG半個春天,對線期還有點跟不上烏茲的節奏。

  不過他很聰明,全聽Uzi的準沒錯。

  此刻史森明二話不說,操作卡爾瑪往烏茲身上套E鼓舞的加速與護盾。

  Uzi如虎添翼,全神貫注想要繼續拉扯杰克。

  這波如果成功,他能直接把喻文波逼回城!

  然而就在烏茲向前小走位的一瞬間。

  方才一直在旁邊OB旁觀的布隆突然抬起手臂。

  伴隨著一道金光。

  布隆越過兵線,來到寒冰身前。

  Q寒冬之咬!

  冰塊砸中艾希!

  “段王爺的Q閃留住了Uzi!”

  記得衷心替RNG感到著急,連帶著解說時的語速都加快不少。

  “杰克回身滑步向前,兩槍點在Uzi身上!”

  喻文波裝了半天,終于展露出他兇狠的獠牙。

  他對ADC射程的把控確實不如烏茲。

  但是被拉扯了兩波,杰克對此早已心知肚明。

  此番就是故意引誘烏茲上當的。

  不出所料,Uzi總想抓住一切機會在對線期上嘴臉!

  他升到2級后就把技能點攥在手中,現在見小段Q閃成功,馬上秒學E滑步,上前就是兩槍!

  “躲在三角草叢正下方陰影角落里的行哥挖隧道過墻!”

  顧行在烏茲企圖換血時,就已經就位。

  等的就是Uzi上鉤!

  “小狗這波難走了啊!”娃娃大聲嚷道,“他交出閃現還想拉開距離,可是為時已晚!”

  “杰克跟閃補上最后一槍!”

  VG盧錫安布隆的強度徹底展現出來。

  打出震蕩猛擊的暈眩效果就是一剎那的事!

  “小明往行哥身上套虛弱,雷克塞干脆閃現將烏茲擊飛到半空中!”

  虛弱被削的影響并不小。

  原本能對顧行施加降低攻速效果,如今史森明只能看著雷克塞從容不迫的將傷害灌在寒冰身上!

  “杰克的透體圣光完成擊殺!”

  一血誕生!

  場下的喧囂聲一刻也不曾停歇。

  賽事直播間內彈幕更是滾滾而來!

  好抓!

只能說行哥不愧是廠長首席大弟子,抓下路的味道太對辣  用的還是明凱招牌雷克塞,只能說冥冥中自有7意!

烏茲喜歡壓人?嘻嘻,還是野爹厲害嗷  Uzi望向黑白屏幕,情不自禁咬著手指。

  他沒搞明白顧行為什么會突然出現在下路。

  VG中單露露不是去拿藍BUFF了嗎?

  雷克塞怎么就能來下抓自己?

  上帝視角里,兩名解說看的特別清楚。

  “Kuro假裝往上移動去拿藍,實則只是在自家藍區插了顆視野!”娃娃感慨萬千,“VG這波感覺把RNG完全算死了鴨,他們做夢都想不到行哥的刷野路線如此詭異!”

  雷克塞先從下往上刷,再折返下來突襲烏茲,離譜的路線選擇屬實震住不少觀眾。

  香鍋嘖了一聲,神態略有幾分煩躁。

  他知道VG就是利用RNG在上野區里沒有視野的機會,借機蒙蔽自己,讓他產生誤判!

  “太貪了我的我的,”烏茲撓頭,臉色紅潤,“不該二級點Q的。”

  一共拉扯兩下普攻,結果把自己一血給送了。

  簡直是血虧!

  “別慌別慌,就是一顆很干的人頭,問題不大,”小虎倒是坐得住,捏著公鴨嗓說道,“劉世宇你趕緊搞大行動!”

  香鍋答應下來。

  他是從上往下刷六組速四的路線。

  當顧行對烏茲動手時,劉世宇也在下路。

  不過他來不及趕到戰場,Uzi就已經陣亡。

  現在香鍋回城補給好綠色打野刀和真眼,再次出門打算執行自己的計劃。

  小虎剛才趁著Kuro佯裝去上路的間隙,把兵線搶占回來,去VG鋒喙鳥營地插了顆眼。

  在看到完好無損的一家六口后,香鍋便看清了顧行的刷野路線。

  他知道顧行下一組刷新的野怪是魔沼蛙。

  因而驅使著獅子狗馬不停蹄趕往VG上半區。

  香鍋清楚Kuro曾在藍區做過眼。

  所以他并未直接出現在對面野區里,而是鉆入VG上一塔側后方草叢里。

  劉世宇沒想著越塔。

  上路兵線太差了。

  Smeb在個人實力方面贏Letme太多,一手蘭博更是用的出神入化!

  高達波比就把兵線卡在防御塔外,不慌不忙用魚叉和噴火器補刀。

  Letme拿蘭博根本沒辦法!

  他上前清線,Smeb就硬是用肉身把兵線卡在塔外。

  鉤中對方要被塔打,還有可能被蘭博追著一路燒烤!

  香鍋暫時沒有對上路動手的意思。

  蹲在草叢里,就是等顧行前來!

  “行哥補出裝備,出門先來上半區,把藍BUFF給露露拿到手……”記得盯著屏幕,發覺獅子狗的動向不對勁,“香鍋在干嘛?”

  “蹲在草叢邊緣,獅子狗應該能直接跳到魔沼蛙身上!”娃娃不自覺的壓低音量,“香鍋難不成是想蹲行哥?”

  雷克塞潛入地底。

  顧行視野范圍縮小至周身250碼。

  但他擁有地聽術。

  依靠雷達,顧行沒有在附近看到任何異常信息,放心刷起魔沼蛙。

  在他破土而出的瞬間。

  上方草叢里猛地跳出一只獅子狗!

  閃亮的金色獅瞳內滿是兇殘殺意!

  “還真讓香鍋蹲成功了!”記得昂聲喊道,“獅子狗的爆發傷害不算低!”

  “關鍵在于行哥不好跑啊,他沒有閃現,而且剛從遁地狀態出來!”

  要等4秒鐘,顧行才能重新鉆入地底,再鉆隧道逃生。

  他著實被突然出現的香鍋嚇了一跳。

  可顧行反應很快,立馬想出對策。

  往蛙妃身后躲。

  讓魔沼蛙幫自己擋住獅子狗!

  遁地獸和雷恩加爾圍繞蛙妃玩起二人轉!

  “蛙妃擋下了香鍋的套索,這波立大功!”娃娃眼前一亮,“行哥成功拖住了!”

  導播將鏡頭縮放,給到中上兩路。

  “Smeb和Kuro全在往野區趕!”

  這畢竟是VG的地盤。

  中上兩人自然會更快趕到。

  香鍋打完一套傷害,由于自身只有綠色打野刀,輸出能力還是差了一截。

  顧行目前還有一半血!

  他甚至連懲戒都不用交,成功潛入地底后便在等待隊友到來!

  “香鍋頭也不回,丟出強化套索轉身就跑!”

  利用殘暴技能提升的移速效果,劉世宇跑的飛快,根本不給對方追擊的機會。

  顧行在沒有閃現的情況下,別想將獅子狗擊飛到半空中。

  VG上中野本來就缺硬控,只能任由香鍋逃之夭夭。

  “不過這波真的賺嗎?”記得想不明白,“香鍋蹲了整整半分鐘,最后什么都沒逼出來,野怪依舊是行哥的!”

  顧行感覺不太對。

  中上這波為了幫他緩解壓力,連兵線都沒管。

  Letme因此把之前卡在VG上塔前的兵線推了進來,小虎則是把線推完直接回城補給,等回到線上就可以打Kuro一個裝備差!

  說不上來的詭異。

  顧行來不及細想,吃完魔沼蛙成功升到4級。

  一路順著往下刷,剛開始打鋒喙鳥,烏茲的鷹靈便射了過來,精準看到他的方位。

  剛讓雷克塞從地下鉆出來,就再次看到獅子狗的身影!

  “香鍋又來了?!”娃娃嗓門賊大,“他到底想干嘛?”

  劉世宇也不刷野,就盯著顧行猛捶。

  Q殘忍無情突刺向前,削低雷克塞的血條。

  顧行被迫交出懲戒,回復一口生命值,再加上Q技能的傷害把大鳥擊殺。

  “香鍋兩刀砍在雷克塞身上,Kuro再次來幫忙解圍!”

  見露露離線往野區趕,香鍋拖上片刻,最后卡好殘暴值,雙W戰爭咆哮加速解控逃生!

  記得沒見過這種玩法,聲調都高了八度,“香鍋你是沒有自己的野區嗎?”

  現場觀眾席驟然爆發出的驚叫聲不絕于耳!

  顧行擰起眉頭。

  他愣是沒整明白香鍋的策略。

  入侵野區就為了在自己身上刷點傷害,順便幫RNG線上隊員緩解點壓力?

  你這么玩,等級能跟的上我?

  康迪那盤啤酒人不也是全程搞盯梢,搖人一波反蹲就直接給他野區打爆!

  雖說香鍋這局使用的是更加靈活的獅子狗。

  但眾所周知,雷恩加爾在6級前的Gank能力相當孱弱!

  香鍋這么玩無腦入侵壓血量,無疑會耽擱他升六的時間!

  顧行鎮定心神,刷完最下方的石甲蟲,再跑去下路掩護雙人組把線推進去,再拉著布隆去反掉RNG剛重置的魔沼蛙。

  強勢布隆擺在這里,RNG根本不敢造次!

  依靠兵線和野怪經驗,他成功升至5級!

  不過前后受到香鍋兩次入侵,顧行身上沒多少血量,只好回城進行一波補給。

  “這獅子狗快廢了,”他信誓旦旦說道,給隊友一點底氣,“等我閃現轉好就去搞一波!”

  顧行買出草鞋和長劍,打算再去上半區開啟又一輪刷野,然后再反過來入侵,給香鍋一點顏色瞧瞧。

  結果他刷完自家蛙妃,剛越過河道來到RNG上野區,就迎面撞上了獅子狗。

  顧行用地聽術偵測到對方正在刷鋒喙鳥,正一臉喜色的想要上前。

  一顆眼位落下去,想要實時掌握香鍋的動向。

  然而令他倍感驚詫的是。

  獅子狗血條前面的等級格呈現出來的分明是個‘5’字!

  怎么可能?!

  顧行一頭霧水。

  他明明反掉RNG一組蛙妃,還比獅子狗提前一步清理掉次輪營地。

  憑什么香鍋能把等級追平?

  是不是,哪里出了問題?

  看決賽了,今日少更點。

  小兲估計是人麻了,杰克E臉死就完事了。

  小育這發揮頂中頂!

  紅包口令:10616089

  (本章完)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