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274運營差距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在康迪盲僧準備對自家藍BUFF動手動腳時。

  顧行離開自己所處的草叢,朝靠近WE藍區的方向踏出一步。

  而后猛地跳躍出去,過墻撲擊到藍BUFF身上!

  此舉登時在現場引爆無數驚呼聲!

  “我的天……”澤元詫異的合不攏嘴,“這居然能跳過去的?”

  他看的仔細。

  顧行藏匿的草叢距離藍BUFF很遠,光憑肉眼觀測就能確定已經超出了獅子狗被動跳躍的極限范圍。

  但顧行偏偏能跳到藍BUFF身上!

  澤元來不及細想,連忙盯緊屏幕,不想放棄峽谷內發生的每一處細節。

  “獅子狗Q殘忍無情向前突刺來到康迪面前,EW雙技能全部交出來,觸發雷霆壓低盲僧的血量!”

  康迪看到突然出現在自家藍BUFF營地里的獅子狗,大驚失色一時間手足無措。

  網址htTp://m.26w.c

  他都沒想明白顧行是怎么跳過來的。

  可留給自己思考的時間所剩無幾。

  康迪的戰士打野刀尚未合成,反觀顧行已然擁有一個大件。

  雙方戰斗力存在不小差距!

  沒辦法正面對拼!

  康迪飛起一腳趕緊把顧行踢開,自己伺機逃生。

  然而盲僧的奧特飛踢剛剛施放。

  雷恩加爾便昂出一聲怒吼。

  W戰爭咆哮!

  顧行的殘暴值已經疊滿,戰爭咆哮可以直接解除控制!

  獅子狗硬挨一記猛龍擺尾,身形幾乎沒有動彈!

  “行哥手速快得離譜!”澤元章口就是一聲哇哇大叫,“康迪這波難頂了!”

  導播鏡頭給到中下兩條線。

  兮夜在看到顧行沖進己方藍BUFF營地的第一時間就在離線前往野區。

  可是閃現大招全在冷卻的螞蚱即便趕至戰場,也無法救下隊友!

  而下路的露露正牽著大嘴一路小跑,不過兩人移速較慢,到野區少說也得10秒鐘!

  雷恩加爾的金色獅瞳中閃爍著兇狠殺意。

  揚起手中的爪刃,一刀下去再將盲僧血量壓低!

  康迪抱頭逃竄,W金鐘罩摸眼還想拉開距離。

  “藍BUFF營地旁還有一堵草叢,行哥再度跳躍向前!”

  當前版本打野普遍都不肉,又沒有時光之力來提供生命值。

  這導致康迪面對獅子狗的強力攻勢,根本頂不住傷害!

  “康迪慌亂間交出閃現,可是行哥還有大招沒交!”

  R狩獵律動開啟,獅子狗躁動的心跳聲如鼓點般在耳畔回蕩。

  當盲僧跑到螞蚱身邊時,雷恩加爾殘忍的撲咬上去。

  最后一記Q殘忍無情突刺,清空了盲僧的血條!

  “丹砂!”

  兮夜的馬爾扎哈眼睜睜看著打野死在自己面前!

  他勃然大怒。

  身上技能一股腦往顧行臉上丟去。

  但螞蚱的弊端很明顯。

  在失去R冥府之握的情況下,他本身不具備任何留人能力。

  縱使有沉默可以讓對方無法施法,可顧行只需要悶著頭往中路跑,和Kuro匯合到一處即可!

  “兮夜只能放任行哥逃生……”記得代入感極強,當即臉色漲紅來了一句,“憋屈啊!”

  目睹打野陣亡自己卻無能為力,他都感覺受到侮辱!

  兮夜的包子臉有關公化的趨勢,滿心怒氣無處發泄,只好咬兩下指甲來泄憤。

  在滿場歡呼聲中,導播見戰斗結束立馬給出回放。

  澤元終于能再次看到顧行是如何從紅色方靠近下河道的草叢里隔墻直接跳至藍區。

  不過他還是搞不明白。

  “現在獅子狗的被動有這么離譜嗎?”澤元喃喃自語。

行哥就是神中神!又一次單殺  這不是有掛?

  距離少說得有800碼吧,獅子狗能跳這么遠?我玩的少你別騙我!

  只能說設計師就是一群搞子,能把獅子狗改這么強的?

  記得則眼里放光。

  和主玩艾迪西的澤元不同,他目前也時常在野區內廝混。

  獅子狗重做后記得玩過幾把,對英雄機制有一定了解。

  也正因為此,他才清楚這一幕有多夸張。

  原本老版本雷恩加爾的被動跳躍距離只有600碼,而在重做后,這個范圍增加了足足125碼!

  在距離延長后,有很多之前無法借助被動跳躍直接到達的地點,現在通通都可以實現!

  并且獅子狗自身的獨特機制,讓他在離開草叢后的瞬間依舊可以跳躍。

  顧行正是利用這兩點,成功完成了一次距離800碼以上的遠距離躍擊!

  呈現在上帝視角里,這一幕顯得尤為匪夷所思!

  正在下路補兵的杰克切屏看清顧行蹲伏刺殺康迪的全過程,當即興奮的大喊大叫起來。

  “老顧你有丶東西啊,我還真不知道獅子狗能從這里跳過去!”

  Kuro也在拍彩虹屁,“膩害了小顧,對面打野在你面前就像個弟中弟!”

  平素內向的段德良都出言附和兩句。

  宋景浩在上路忙著對線,沒有看到顧行在搞什么飛機,不過單殺結果的系統通報聲已經響徹峽谷,他也頗為激情的大嚷幾聲Nice。

  顧行很是謙虛的笑笑。

  “還好吧……這個起跳點咱也是偷的!”

  獅子狗的被動距離改動沒多長時間。

  除去絕活哥,即便是打野玩家也很難搞懂所有具有偷襲意義的起跳位置。

  但湊巧的是,艾歐尼亞七匹狼的初始成員里就有個現成的絕活哥。

  小跟班。

  資源擺在那里,顧行自然沒有浪費的道理,時常跑去請教一番。

  盡管在絕對實力上,他這種職業賽場頂級打野要比絕活哥主播更強。

  可單論獅子狗的熟練度,天天只玩單一英雄的絕活哥不知道比顧行高到哪里去了!

  這招看起來很離譜的草叢跳,就是他從小跟班身上學到的。

  顧行在短暫慶祝后,便迅速將注意力拉回賽場內。

  “瑞行準備一下,咱們推完線就往上走!”

  他和Kuro仗著人多,可以輕易把中路兵線推到兮夜塔內,爭取到一波游走的機會!

  而顧行的目標,就是先前已經被他軍訓過兩次的上路957!

  Kuro連聲答應,把三只遠程兵讓給顧行,便搶先一步向上移動。

  進入上河道后,他開啟R曲徑折躍。

  等顧行趕到正好上車。

  兩人傳送至WE上野區紅BUFF營地附近。

  這里有一顆爆裂球果,憑借它完成位移過墻,成功來到WE上一塔側后方草叢!

  “957意識到后方有人,可他現在想走已經來不及了!”澤元嗓音洪亮,“青鋼影率先開啟越塔,鉤索接墻返往泰坦臉上踢!”

  泰坦甩出船錨Q疏通航道將其打斷。

  但后方瑞茲的EW將他定在原地,957瞬間動彈不得!

  顧行的傷害毫無保留,全部灌注在泰坦身上!

  Smeb最后用大招海克斯最后通牒的不可選取狀態規避防御塔仇恨,嘴里還在大喊,“人頭給我球球了!”

  顧行內心一陣天人交戰,最終還是控制住蠢蠢欲動的利爪,將人頭讓給自家上單。

  Kuro虎著臉訓斥,“宋景浩你咋不懂事呢?銷顧千里迢迢跑過來,總得收點辛苦費吧?”

  為確保Smeb能聽懂,他特地用的韓語。

  宋景浩現在不管不顧,徹底進入鯊瘋了狀態,恨不得把所有人頭都K到手,讓對方品嘗一下當著自己面預選塞恩的痛苦!

  否則以后誰都敢騎在頭頂上嘴臉,自己以后還怎么當大哥?

  不過確實該給隊友點補償,讓顧行嘗到甜頭,以后才能經常來上路。

  “一血塔!”Smeb標記血量剩余一半的炮塔,語氣十分慷慨,“大家一起分!”

  相比于已經在糾結資源分配問題的VG。

  WE面臨的則是接下來應該要怎么翻盤的難點。

  957儒雅隨和的白凈臉蛋上寫滿不爽。

  對方在前兩次得手后,擺明了要拿自己當提款機!

  被輪番軍訓,他的心情自然不會好。

  三顆人頭、一血塔以及大量斌炫的領先,Smeb青鋼影對他的經濟優勢得接近2000金幣!

  康迪神態也多少沾點渾渾噩噩。

  方才在下半區被顧行來了一波離譜至極的單殺,Condi就在朝神志不清的方向一路狂奔。

  大腦里宛如一團漿糊,完全搞不懂自己后續的策略應該如何執行。

  選手又不是AI,被連續暴打兩局難免會懷疑自身能力,產生一系列的負面情緒。

  好在兮夜能扛起大旗。

  “咱們轉到下路,去換對面的下一塔,順便拿一條小龍!”

  WE的戰術策略就是保上養下。

  如今保上單已經行不通了,只能放任957一個人自生自滅。

  那么就必須把Mystic的大嘴給養起來。

  這是WE團戰陣容的絕對核心。

  六神無主的康迪對兮夜言聽計從,連忙跟著自家推完線的中單往下移動。

  “但WE的中野行動終歸慢了一步,VG雙人組撤退到安全位置回城,準備開啟換線期!”

  澤元聲音朗朗,“他們能賺到的就是一座防御塔,幸虧有一條土龍,不然WE這波要虧到爆炸!”

  記得在旁邊補充,“杰克的大招甩向小龍坑……他難不成還想搶嗎?”

  說到這里,他面露疑惑之色,“可是這血量計算差的未免也太多了!”

  康迪幫忙推完下塔才沒多久。

  WE雙人組還在下路清理兵線,沒有大嘴露露的傷害,光靠中野顯然不會以如此快的速度刷完土龍。

  這些信息都暴露在VG視野中。

  因而記得對杰克的動作倍感困惑。

  按理來說,伊澤瑞爾想搶土龍的話,不可能在此時施放R精準彈幕!

  導播給金黃色月牙來了波世界聚焦于你的待遇,跟隨其一路射向小龍坑。

  掃過土龍的軀體,順便還壓低了WE中野的血量。

  下一刻,畫面便切到上路!

  “誒?”澤元意識到不對,“VG上野兩人推完一塔還沒有撤退!”

  青鋼影與獅子狗將兵線清理干凈后,蹲伏在WE上二塔前的自閉草叢里,腳下插放一顆真眼,確保這里沒有敵方視野。

  站在上帝視角的澤元終于明白VG的策略。

  “杰克他不是想搶龍,而是要確定WE中野的位置!”他情不自禁提高音量。

  中野位置鎖定,下路雙人組明晃晃暴露在視野范圍內。

  “WE上半區只有957獨自一人!”

  由于WE對下路的動手時間太晚,在泰坦復活時,下一塔尚未被摧毀。

  這時候Smeb已經把上路兵線給推過來了,957沒道理不去防守二塔,順便再蹭點兵線。

  而顧行卡的就是這個時間差!

  他要再蹲一次泰坦!

  記得望著泰坦一步步走向上二塔,內心焦急不已,“957快跑!”

  臺下的WE粉絲也心急如焚,嗓子眼里爆發出聲聲尖叫,想要提醒957快點離開。

  可惜選手聽不到解說和觀眾在喊什么。

  957來到塔下后,立馬著手清理兵線,交出E暗流涌動補掉殘血小兵。

  就在他交出E技能的那一瞬間,峽谷內回蕩著WE中野拿下小龍的系統通報。

  下一秒,自閉草叢內的VG上野雙人組便正式出擊。

  顧行的獅子狗跳過來先行抗塔,給泰坦掛上套索緩速。

  而后Smeb鉤索搭中自閉草叢旁邊的墻壁,二段墻返踢向957!

  泰坦還想用Q疏通航道打斷。

  可顧行很陰險,一直將自己的身位保持在957身前——這樣即便泰坦出鉤,也不會命中青鋼影!

  待青鋼影墻返擊暈泰坦后,顧行方才交出Q殘忍無情,向前突刺一段距離,來到957身后!

  “行哥這卡位簡直絕了!”澤元不由得贊嘆連連,“957這下連逃跑都困難!”

  獅子狗牢牢封住泰坦后路的舉動令957心如死灰。

  他知道自己很難面對VG上野的前后夾擊存活下來。

  連續陣亡三次后,泰坦渾身上下就只有布甲鞋、紅水晶和初始購買的腐敗藥水。

  裝備簡直差到極點!

  在VG兩人的兇猛攻勢下,泰坦就和紙糊的差不多!

  “957放棄逃生,選擇清理完二塔下的小兵……人頭再度被Smeb拿到手!”記得搖了搖頭,“十分鐘出頭,青鋼影便來到4/0,WE要如何處理?”

  澤元評價很是中肯,“上單對線徹底沒法進行下去了,Smeb除非連送幾波,否則在本局剩余的時間里,他都可以肆無忌憚的騎臉輸出!”

  若非957平時修身養性,再加上又是在職業賽場上,他早就不響丸了。

  換其余選手來,被10分鐘連續針對數次,可能早已心態崩盤開始擺爛,隊友不來幫就敢死給他們看。

  現在957只得憋著一口氣,想要猥瑣發育拖到團戰期,依靠泰坦的鎖頭優勢來為隊伍拿到優勢進而反敗為勝!

  但如此大的劣勢,不是他想拖住就能成功。

  一切都是Smeb話事。

  在轉線期開始后,做出三相之力和提亞馬特的青鋼影才讓957體會到什么叫恐懼。

  “Smeb把兵線帶到下路一塔前,直接明目張膽要越塔消耗!”

  普攻跟Q精準禮儀擊中泰坦,先打一波三相爆發。

  待957同樣用普攻接Q將他定到塔下時,Smeb根本不慌,回手就是一發W戰術橫掃。

  觸發的被動自適應護盾幫忙抵消了泰坦所有魔法傷害。

  只有炮塔的輸出能威脅到他。

  Smeb恢復自由后先向塔外墻壁交出E技能。

  在鉤索命中墻體前,他交出又一段A接拉起!

  冷卻完畢的三相之力再度生效,真實傷害直接把泰坦血量壓低到只剩一半!

  957還想還手,但Smeb早已借助鉤索和二段墻返離開射程!

  同時帶走的,還有觀眾席如雷鳴般的熱烈掌聲!

  “這換血簡直美如畫!”澤元嘖嘖贊嘆,“青鋼影全程只抗了兩下塔,血量只損失了1/4,而957依靠巨像的勇氣的護盾,生命值都損失了足足一半!”

  “如果957還要待在塔下,等青鋼影下一套技能轉好,迎接他的很有可能就是單人越塔強殺!”

  957額頭沁著汗珠。

  整個人都快因緊張而繃不住了。

  他面對咄咄逼人的Smeb,只好從心保命,撤到后方回城補充血量。

  為此,957要放棄的是塔下一大波兵線!

  “你們中路能給點壓力嗎?”957終于忍不住開口,“別讓青鋼影這么玩啊!”

  上盤他同樣手握優勢,都不能如此猖狂。

  憑什么Smeb可以?

  957感到無比憋屈。

  人比人氣死人!

  “我們在努力,可是對面瑞茲太惡心了!”兮夜語氣急促。

  因為雙方此前是上下防御塔互換,而且Smeb的青鋼影發育實在太好。

  所以轉線期直接過渡到終極階段。

  露露牽著大嘴占中線,想要讓優勢的雙人組把線權拿到手。

  就可以變相給下路壓力。

  復刻上盤VG的做法,讓宋景浩無法隨心所欲單帶。

  但隊伍的兵線運營差距實在太大!

  占據上路的Kuro現在就是雙E外加Q超負荷把兵線清理得七七八八,然后立馬消失在線上。

  他反倒給中路的WE雙人組帶去壓力。

  WE先前見識過VG使用獅子狗瑞茲這套中野的恐怖之處。

  雙大招,直接把進入狩獵狀態的雷恩加爾送到對方臉上!

  因此大舅子反而不敢推的太靠前,生怕被Kuro和顧行抓到。

  兮夜倒是想推塔。

  可他也怕。

  自家上一塔已經被摧毀。

  倘若兮夜帶線太深,去威脅敵方上一塔。

  顧行可能會開大過來找自己!

  屆時馬爾扎哈這雙小短腿就只有死路一條!

  VG通過上帶中,再用中路僵持的線權去保障下路Smeb的單人推進!

  WE拿到優勢的雙人組根本無法將雪球擴大到其他路,自己都束手束腳膽戰心驚!

  這就是運營的差距!

  “必須得抓到獅子狗的動向!”康迪在頹廢過后也慢慢調整過來,如今也在積極思考著對策,“只要能看到對面打野的位置,我就敢帶節奏!”

  說起來簡單。

  但仔細一想,WE這陣容真的很難做到。

  在下路的泰坦自不必多說,兵線都出不去,957連野區都不敢進,被青鋼影逮到就是死。

  打野康迪亦是如此。

  顧行在WE藍BUFF的那次單殺,直接改變野區對局形勢!

  他也不敢進野區,獅子狗的威脅實在太嚇人。

  上路的兮夜眼位有限,而且身處邊路,本就不方便把眼位布出去。

  剩下的雙人組,露露身為軟輔無法單獨做眼,身板太脆很容易導致輔助做眼至今未歸。

  要拉著大嘴一起走,目標實在太顯眼,顧行規避其有可能的做眼位置即可保證自己不被發現!

  如何去野區里尋找獅子狗,成為WE亟待解決的難題!

  “上中兩條對線僵持住,行哥蹲在野區里不輕易露頭,下路的Smeb單帶玩得飛起!”

  伴隨著澤元鏗鏘有力的解說聲,WE下一塔轟然倒塌!

  “繼續熬住,青鋼影根本沒人能管!”記得眉頭緊皺。

  到這一步,和上盤對局做對比,明眼人都能察覺到兩隊肉眼可見的運營差距。

  WE的單帶根本玩不轉。

  反觀VG,就差讓Smeb一條路帶穿!

  “WE好像沉不住氣了,康迪前往上路配合兮夜想要再對Kuro動手!”

  Kuro是個老倒霉蛋。

  來到LPL三個月,大家普遍都把他當軟柿子捏,閑著沒事就來抓他。

  主要是因為Kuro過于強的犧牲精神,對線期給打野頻繁的讓渡兵線,無條件的去支援隊友,往往會讓他對位裝備落后。

  再者就是固有印象。

  上單Smeb和打野顧行的個人實力太強。

  下路是兩個人,況且當前版本都是軟輔當道,控制技能較少,手握召喚師技能只要夠全,理論上很難抓。

  相比之下,中單Kuro看起來確實是更好突破的一路。

  “兮夜閃現向前,R冥府之握定住瑞茲,康迪從側面摸眼切入,一套行云流水的連招送走Kuro!”

  原本是個好消息。

  但WE粉絲根本笑不出來。

  站在觀賽視角,他們能掌控的信息比場上選手更多。

  當盲僧在上路露頭的時候,獅子狗已經開啟大招。

  只不過顧行這次的目標并非下路。

  而是中路!

  金色獅瞳的標記浮現在WE雙人組頭頂。

  Zero連忙拉著大嘴后撤。

  可他擔心對方動手,只好留著W奇思妙想。

  如此一來,露露大嘴四條小短腿根本跑不快!

  “行哥靠著加速飛快貼近,撲咬在大嘴身上!”

  記得開始一步步提升語速,“Zero在獅子狗跳到大舅子臉上時就給出大招……行哥往后方做了一顆眼,傳送旋光亮了起來!”

  “是Smeb的青鋼影!VG想要來一波四包二!”

  957剛回到下二塔前,還沒來得及補刀便看到中路隊友有難。

  他二話不說,立馬交出傳送援護!

  然而下一刻,青鋼影便取消了傳送!

  現在輪到957騎虎難下!

  他到底要不要落地?

  只要去中路,下二塔就注定要被Smeb推平。

  青鋼影的拆塔能力比不上蠻易信偷塔三人組,但也絕對不差!

  如果不去,隊友說不定真的要死!

  957暫時沒有取消。

  長達4.5秒的引導時間,他還想再觀察一下戰況。

  “段王爺的布隆閃現向前,W挺身而出來到獅子狗身邊,直接往大嘴身上砸普攻!”

  Mystic閃現向后跑。

  但躲不掉普攻,布隆被動仍舊掛在他身上。

  “Zero給出變羊術,可行哥的殘暴W再次派上用場,直接解除控制繼續輸出!”

  施放殘暴技能后還會提供一個額外移速加成。

  顧行追著一路猛砍。

  最后閃現一刀把布隆被動疊滿,將大嘴暈眩在原地!

  “段王爺的大招補充控制,把大舅子擊飛到半空中!”

  Zero知道寵物難逃一死,只得大難臨頭各自飛,閃現過墻到自家鋒喙鳥營地里。

  大嘴縱使身上帶著露露給出的護盾,也頂不住獅子狗的傷害!

  正當顧行準備收下人頭時。

  后方突然射來一道金色月牙!

  精準彈幕!

  EZ大招清掉大嘴的生命值!

  “WDNMD!”顧行下意識喊道,側頭瞅向喻文波,語氣很是不滿,“哎呦……你干嘛?”

  “哥們就想蹭個助攻,”杰克也很冤,“這頭我真沒想K啊!”

  他大多數情況下打法都很無私。

  明知自己在抗壓還要K頭這種事喻文波做不出來。

  顧行也清楚杰克大概率不是故意的,又不好說什么,只好安慰自己多個人分助攻,還能把團隊經濟最大化。

  不過剛才他越過Kuro斜眼乜杰克的那一幕,還是被攝像機記錄下來。

  導播還特意給了個回放,引得臺下嬉笑連連。

  “957最終沒有傳送落地,他繼續守在下塔防守Smeb,而VG下野準備拆除WE中塔!”

  泰坦下來的話,和一個沒大沒閃現的露露聯合,也不可能守得住中一塔。

  既然如此,還不如做交換,讓WE中野把VG上塔給拆掉。

  “這么換的話WE血虧啊!”記得痛心疾首,“中塔的價值明顯要比邊路一塔高,還犧牲了團隊核心大嘴的性命!”

  在他看來,殺Kuro一次都是無關緊要的事。

  瑞茲本來就不是VG的戰術重心。

  可假如大嘴的發育很差,WE抱團的威力就會大幅度下滑!

  “而且還有一個點,”澤元提出自己的觀點,“957把傳送給用過了,接下來的幾分鐘時間里,他只能待在下路自閉,陪著Smeb玩單帶!”

  在傳送轉好前,泰坦根本不具備支援其余隊友的能力!

  只要他敢步行趕往戰場,Smeb能直接把他一路高地都給帶穿!

  “VG下的一手好棋!”澤元感慨萬千,“行哥這招真的狠,兮夜的閃現大招也已經交過,WE沒有泰坦和螞蚱的雙開團,壓根無法在正面戰場給到VG壓力!”

  這才是顧行的真正意圖。

  他竭盡所能,為青鋼影的邊路單帶創造空間!

  接下來,才是折磨WE的最佳時刻!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