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263今晚,獵個痛快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零換二!”米勒聲音振奮人心,“VG上野的反蹲戰大獲全勝!”

  場館內掀起的歡呼聲浪震天動地,喧囂嚷鬧不絕于耳!

  直播間內更是人潮洶涌!

  好殺,正義執行!

  獅子狗雀氏蟀啊!這么一對比男槍就像個豬鼻!

  廠長的男槍是真一般,沒內股狐臭味!

加油啊玩男槍的大哥哥,我都點好美團外賣了,就等看你的比賽下飯惹  導播立馬給出戰斗回放。

  顧行全程用肉身幫蘭博抵擋男槍普攻的畫面再次重現,甚至還被慢放聚焦畫面。

  上路戰斗總共持續十秒鐘。

  明凱的男槍除去Gank之始和氣急敗壞交閃貼臉時各自射出一發平A,剩下的時間里,沒有任何一記普攻能擊中殘血蘭博!

  顧行和Smeb默契配合,身位扭轉之間,彈丸通通射擊在血量充裕的獅子狗身上!

  又一次目睹這一幕的現場支持者更是頃刻間爆發出如雷掌聲!

  娃娃興奮到做出奇妙比喻,“VG上野玩的簡直就是二人轉!”

  “純粹的個人能力,完全就是靠操作戲耍EDG上野!”米勒嗓音激情四射,“這就是我們在春季賽前認為VG新陣容強大的原因,他們上野兩人的硬實力過于突出!”

  特別是放在目前尚不重視上單位的LPL聯賽里,Smeb顧行的組合就是純純降維打擊!

  導播回放結束便將鏡頭對準VG選手席。

  上野兩人臉上洋溢著相似的燦爛笑容,他倆把上路兵線推過去的間隙還伸手相互擊拳,贊揚對方的出色表現。

  “打的好啊銷顧!”

  Smeb樂得眼睛都瞇了起來。

  沒閃的蘭博原本正常交鋒這波就是必死之局,愣是讓他們給操作回來,宋景浩還拿到一顆男槍人頭。

  一正一反等于他賺兩次。

  雙贏!

  “你也很棒棒!”顧行聲調因興奮而變得洪亮,“果不其然,咱倆配合就是嘎嘎亂殺!”

  讓他感到高興的是不單單是這一波的得失。

  而是更長遠的東西。

  顧行能感受到自己與隊友之間的默契程度比賽季初期有明顯提升。

  這對VG今年的征程很有幫助!

  他和Smeb身為隊內核心選手,必須得支楞起來,珠聯璧合才能走的更遠。

  米勒將目光投向另一邊。

  “對于EDG來說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他們上野在對拼中把閃現全部交了出來,結果顆粒無收……”

  娃娃連聲附和,“EDG是真的血虧,堪稱賠了夫人又折兵!”

  “好在上野區營地都被廠長提前清空了,Mouse也能用傳送把推到塔下的兵線全部補掉,沒有讓VG拿到更多的節奏!”

  話雖這么說,但EDG虧損的東西也著實不少。

  單單上路這條線,Mouse就要多交一個傳送——VG上野把線推進來,Smeb自然可以步行上線省下技能。

  對平素孤單寂寞冷的上單來說,傳送是他們參與峽谷其余區域戰斗最有效的手段。

  Mouse玩的還是一個團隊型上單大樹,就靠一手控制和團隊減傷BUFF當頂級工具人,必須要參團才能發揮作用!

  倘若一直不支援隊友也可以,但是必須得把對面上單拖在線上,讓對手也無法去支援戰場。

  可Mouse做不到!

  “怎么搞啊明凱?”他苦惱的蹙起眉頭,隱隱感覺大事不妙,“你能再來幫一波不?”

  起碼得把你自己惹出的禍事處理好吧?

  明凱切屏看向上路,一時間竟有些猶豫。

  他能看出顧行本局保護上路的決心,就是要保護好蘭博,不讓任何人干擾到Smeb的發育。

  原本自己和Mouse還能嘗試依靠技能爆發秒掉高達波比。

  可是在反蹲戰失敗后,這招已經行不通了。

  如果仍然嘗試對上路動手,萬一被顧行再反蹲一次,就要徹底崩盤!

  “我先保中路,你安穩點發育!”Clearlove7還是決定先顧全自己。

  男槍當前版本確實強。

  但提升的只是純爺們機制,具體數值并未得到改動。

  如果自身發育跟不上,等到中期就是又沒傷害又沒坦度的廢人!

  他目前不可能放著下半區的野怪不刷,非要跑到上路逮蘭博。

  Mouse鼓鼓嘴巴,心里很是不爽。

  明明是你主動要來的,帶著我送完雙殺就甩手不管?

  可他在隊內人微言輕,平時又是個逆來順受的性子,只好悶聲接受。

  顧行不知道對方隊內的具體溝通內容。

  不過并不影響他做出明凱接下來大概率不會去上路的判斷。

  “景浩你準備一下,我再來一次!”

  顧行可不管那么多,他幫Smeb推完線先順著往下刷,把自家下野區的野怪清空,回城補出綠色打野刀、草鞋和真眼。

  而后直奔上路!

  他已經創造出EDG身體上的一道傷口,沒道理不繼續撕破!

  聽聞顧行準備到上路幫忙,Smeb更是喜形于色。

  “你只管來,人頭你次你次!”

  宋景浩要求不高。

  能賺個助攻外加兵線,就已經是意外之喜。

  讓一顆人頭不算什么,總得給隊友一點辛苦費才行。

  顧行瞧一眼上路兵線位置。

  Mouse交完傳送補線后,卻依舊無法改變兵線向VG上塔回推的事實!

  此時他正在抓緊時間快速處理5分47秒到達上路的那波炮車兵線,盡量不在VG塔前逗留太長時間。

  可是Smeb偏偏不讓他如意!

  宋景浩整個人往兵線前面一站,仗著自己開Q縱火盛宴不吸引小兵仇恨,只要Mouse敢上前就給他一陣燒烤火焰!

  蘭博當前版本Q全等級冷卻才6秒。

  大樹清兵時被燒烤兩秒鐘,血量便下降一大截!

  還不等他再補兩只斌,蘭博的噴火器便再度冷卻完畢!

  Mouse被折磨的苦不堪言,清兵念頭都猶豫不決。

  倘若執意把小兵處理完畢,他不死也得是個半殘,必須回城再補給一次裝備。

  屆時沒有傳送的自己就只能步行上線。

  但是兵線被蘭博死死卡在塔前,如果不進行清理,他接下來兩三分鐘都不可能吃到兵!

  Mouse思量片刻還是決定咬著牙上前。

  結果就是這么一猶豫的功夫。

  顧行拍馬趕到!

  “行哥的獅子狗從上河道趕往上路,與Smeb蘭博呈兩面包夾之勢,將大樹圍困在中間!”娃娃將自己代入到Mouse視角內,只覺痛心疾首,“這波死定了啊!”

  距離EDG上塔十萬八千里,Mouse插雙翅膀都飛不過去,更別提操作的還是笨重大樹!

  他滿心絕望,放棄求生希望,抬手將敵方塔前的VG小兵通通擊殺。

  顧行見大樹站在原地放棄抵抗,還想三下五除二將其擊殺,然后再跑去做自己的事。

  但Smeb突然大聲嚷嚷起來。

  “銷顧NO

  這明顯是情急之下大喊的,估計臨時忘了中文怎么說。

  顧行反應過來對方的意思。

  就是讓自己別用Q唄。

  他大致能想明白Smeb的意思,干脆就拿普攻去削低大樹的血量。

  好在顧行裝備足夠好,否則獅子狗手里的刀估計都要砍得卷刃!

  宋景浩也不用噴火器,電子魚叉加破碎護盾先把自己提升到紅溫,再用鉆頭去戳大樹。

  “啥意思?!”娃娃搞不清楚狀況,還在一驚一乍的大喊著,“VG上野打算用普攻活生生把大樹扎死!”

  米勒反應更快一籌,“是兵線!VG上野不想動塔前的EDG兵線!”

  蘭博和獅子狗的Q都是范圍傷害。

  Mouse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整個人就縮在EDG小兵堆里。

  假如VG上野光顧著快點完成擊殺,難免會削減周遭小兵的血量。

  而光用普攻去傷害大樹,則不會有這般煩惱!

  顧行見隊友把人頭讓給自己,也不多話謙讓,一刀便把大樹送回泉水療養!

  Smeb望著完整無損的敵方兵線,頓時美滋滋笑出聲。

  “銷顧你幫我卡一下!”他適時提出請求,讓隊友幫個忙。

  剛拿到擊殺的顧行賺到便宜,自然不會拒絕小小請求。

  當即整個人攔在VG上塔外,用肉身吸引EDG小兵仇恨,將兵線牢牢卡在炮塔射程之外!

  待下一波兵線到來時,顧行方才離開。

  靠著W戰爭咆哮治療前1.5秒受到的50傷害量,他基本沒掉多少血,仍舊是健康狀態。

  “可Mouse要崩了啊!”娃娃終于意識到VG上野的意圖,撕扯著聲帶大喊著,“他沒有傳送,復活后只能步行回線,小兵交接位置還位于VG上塔前!”

  Smeb這招可謂陰狠毒辣。

  他一早就看出Mouse想要快速把兵線推進塔的意圖,見對方臨死前還在想著處理小兵,這才計上心頭。

  你以為光把VG小兵清空,兵線就能長驅直入涌進炮塔內?

  想得美!

  他此番舉措,就是要把EDG小兵全部卡住!

  只要兵線交接位置不進入防御塔,VG兵線勢必會在小兵交戰中損失慘重!

  VG小兵陣亡,就等于大樹血虧!

  Mouse兩眼發木。

  他沒想到Smeb竟然會使出如此手段。

  你太卑鄙了!

  Mouse保守估計,這波自己陣亡得虧整整兩波線!

  望著VG小兵在交戰中不停損耗,他心都在滴血!

  “不過EDG迅速在中路還以顏色,”米勒跟隨導播鏡頭看向另一處戰場,“Scout升到六級后,在廠長的幫助下對Kuro動手!”

  EDG中野抓到Kuro閃現尚未轉好的間隙發動攻勢。

  小學弟的發條魔靈已經升到六級,R指令:沖擊波輕輕松松便將沒有位移技能的瑞茲拉拽回來!

  “Kuro被對方灌了一套技能,回身EW將對方定住,超負荷引爆符文獲得加速還想跑……”

  米勒語氣愈發平淡。

  在看到EDG中野沖著瑞茲動手的那一刻,Kuro的結局便已注定。

  “Scout交出閃現,驅使魔偶精準穿透瑞茲身體,清空對方血條!”

  臺下有零星的EDG支持者,看到廠長終于找回場子,只覺心頭稍舒一口氣,發出聲聲略顯孤單寂寥的尖叫聲為自己支持的隊伍喝彩!

  Kuro非但沒有因為被Gank而感到憤怒,反倒樂呵呵的給隊友發信號。

  “銷顧銷顧,快來吃斌炫!”

  他這波陣亡看起來要損失一波兵,可是在Kuro看來,這根本不能算虧。

  應該叫轉移支付!

  若不是英雄聯盟沒有友軍傷害機制,Kuro都想讓顧行把自己殺了拿經濟。

  現在正好。

  自己被Gank陣亡,中路進塔的兵線便可以全部讓給打野!

  顧行對此頗有種習以為常的感覺,連忙火速趕往中路,縮在塔下將一整波兵線全部收入囊中。

  “瑞行你等我到六級就抓中!”

  他拿了好處,自然吃水不忘打井人。

  得到承諾的Kuro心滿意足,“發條眉山現,咱倆宿便殺!”

  李瑞行目前中文水平有所長進,就是這口音挺奇怪。

  顧行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把‘隨便’能說成‘宿便’的。

  好在就和去年具晟彬的噗語一樣,能聽懂就沒什么交流障礙。

  他清完中路兵線,回去再把F6拿到手,成功來到六級。

  沒辦法,顧行先后混了中路兩波兵線,上路也沒少蹭經驗,加上人頭擊殺,等級愣是能和中上單人線持平!

  回城先把戰士打野刀合成出來,再補一件紅水晶,用來增強自身戰斗力。

  確保萬無一失,顧行終于對著中路的小學弟露出鋒利獠牙!

  “瑞行你看一下我的位置……”他沖自家中單喊道,當看到Scout站在中路抬手補刀時,立馬拔高嗓門,“就是現在,快開R!”

  顧行同步開啟大招狩獵律動。

  在驟然焦躁的心臟跳動聲中,雷恩加爾一點點藏匿至空氣中。

  兩秒鐘之后,他將完全化為偽裝形態,向獵物發起致命一擊!

  Kuro瞥見顧行就站在VG中塔內部,登時心領神會。

  操作瑞茲向后退兩步,掀開手中的符文法書,用力拍擊地板召喚湛藍色傳送陣!

  R曲徑折躍!

  傳送陣的終點,就位于Scout的發條身旁!

  小學弟看到瑞茲大招,下意識的往后撤退。

  不過他并沒有多么慌亂。

  畢竟Kuro的閃現還差十幾秒鐘才能轉好,自己只消在曲徑折躍的傳送正式形成前拉開距離,便不會有生命危險!

  而曲徑折躍的生成時間足足有兩秒鐘。

  Scout沒位移,光憑一雙腿也能輕松走出七八百碼,拉開瑞茲EW的施法范圍!

  他鎮定的思緒一直持續到Kuro搭乘傳送陣出現在自己身后,這才轟然破碎。

  因為從曲徑折躍中露面的不光是瑞茲。

  小學弟頭頂突然亮起一只金燦色的獅子瞳孔。

  顯示器四周邊緣位置也霎時間陰暗下來!

  連帶著Scout視角內的整座峽谷都變得幽森可怖!

  一切的一切,都預示著他已經進入獅子狗的大招狩獵范圍!

  小學弟知道中路附近只有自己一名EDG隊員,趕忙呼叫援助,“明凱快來……”

  話音未落。

  獅子狗便撲咬在他頭頂!

  Scout手臂一甩,差點把鼠標丟出去!

  此刻的他難掩驚駭神情。

  獅子狗開啟R技能后,一級大招能感知到方圓2000碼以內的所有敵人。

  同樣,被感知到的敵人頭頂也會浮現金色獅瞳的標志。

  而小學弟發條頭頂的金色獅瞳方才亮起短短一瞬,獅子狗就咬了上來。

  按理來說獅子狗的跳躍范圍絕對沒有這么遠。

  只有一種可能——顧行同步開大成為曲徑折躍的另一名乘客,全程都行走在自己的視野陰影處,找準機會穿梭空間閃爍向前,給予他鎖喉一擊!

  Scout反應過來。

  但是沒什么用。

  雷恩加爾手中刀刃已經劃開發條魔靈的零件,在其身體留下深不見底的傷痕!

  “來自VG中野的絕妙聯動!”娃娃控制不住自己內心的激動之情,肆意吶喊道,“瑞茲用大招把獅子狗傳送到近前,讓Scout沒有任何時間來反應!”

  顧行的動作相當迅速,不給EDG其余選手支援中路的可能,QWE三個技能全部施放。

  加上大招最初的那次躍擊,成功疊加4層殘暴值!

  小學弟意識到即將發生什么事,左右扭動身軀還想躲避技能。

  可惜匆忙之間的走位,在顧行看來根本不具有任何迷惑性!

  E套索打擊!

  獅子狗拋出套索,成功擊中發條的身體,將其捆縛在原地足足1.75秒!

  “Kuro瑞茲向前,符文禁錮跟上控制,一套行云流水的連招收尾,超負荷引爆傷害收下發條人頭!”

  小學弟沒閃沒大招,壓根沒有逃生手段!

  他望著黑白屏幕苦惱的揉揉眉心。

  如果顧行是直接開大招從遠處近身,他有大概四五秒的時間可以反應,依靠魔偶加速,對方絕對別想摸到自己。

  然而VG中野要么不連體,只要配合一次便是殺招!

  透過耳機,小學弟都能聽見臺下觀眾席傳來的陣陣喧囂聲。

  他無可奈何的抿著嘴,只好讓慢一步到來的Clearlove7過來補線。

  明凱還挺樂呵。

  自己雖然玩草食性打法,但是看顧行如此肆無忌憚的臟中路兵線,多少也有點眼饞。

  現在終于輪到他清線啦!

  顧行看到男槍出現在中路,當即靈光一閃。

  “瑞行你跟我往下路走!”他不光要Kuro跟自己,為了保險起見還呼朋喚友壯大力量,“Smeb你能來不?”

  宋景浩剛卡完兵線,如今神清氣爽,打算來一波魔神降世,對峽谷其他區域施加點影響力。

  “沒問題,我直接可以來!”

  顧行聽自家上單答應的痛快,腳下步伐飛快,帶著瑞茲穿行于EDG下野區。

  小段迅速給出信息,“對面在往后撤,應該是野區有眼看到你們了!”

  顧行不以為意。

  要是擱上賽季,還真有可能讓EDG雙人組跑掉。

  但今年,新加入野區植物!

  在EDG下野區紅BUFF到小龍坑中間的位置,有一處爆裂球果!

  顧行和Kuro借助球果的彈跳過墻效果,來到EDG下塔側后方草叢旁!

  一顆眼落下,閃爍其上的便是傳送旋光!

  米勒見狀嗓門扯的賊嘹亮,“VG這次不玩四包二,他們要讓五個人全部在下路集合!”

  “EDG沒有阻攔手段,Mouse的傳送尚未轉好,小學弟沒復活廠長還在中路補線……雙人組只能靠自己!”

  導播鏡頭終于給到下路。

  此前他們四人撈到的鏡頭都相當稀少。

  實在是對拼次數太少。

  VG雙人組知道自己的任務就是茍到團戰期當工具人,因此打的格外猥瑣。

  EDG則是打不出優勢——杰克和小段的燼娜美組合本就賴線能力極強,再加上選手本身的對線實力不俗,混住線難度并不大。

  雙方幾乎不換血,ADC又不漏炮車,導播自然不會給畫面。

  這是本場比賽到目前為止導播第一次給下路如此長時間的鏡頭!

  “EDG雙人組雖然已經升至六級,但他們的后路已經被封死,VG現在只等Smeb落地便可以發動攻勢!”

  米勒知道蘭博TP結束之時,便是戰斗爆發之始,不由得屏息凝神等待著高達波比的出現。

  他清楚,VG要打五包二,絕對不是單單擊殺EDG雙人組那么簡單!

  后續帶動的節奏才是重中之重!

  “蘭博落地先灑下R恒溫灼燒,齊齊覆蓋住敵方雙人組的身體,還斜向封住了向后撤離的退路……”娃娃逐步提升語速,“Meiko的塔姆閃現脫離火焰地帶,一口把維魯斯含在嘴里跑路!”

  可是蘭博大招的緩速效果還是對田野影響很大。

  肥鯰魚幾乎跑不動路!

  杰克的W致命華彩正是在此時射出,趁Meiko難以走位的間隙將其定在原地!

  Iboy見狀趕緊從塔姆口中離開,給一口治療術表示自己仁至義盡想獨自逃生。

  “一波EDG兵線正好進來,行哥用小兵做跳板疊一層殘暴值,順便貼近維魯斯!”

  娃娃的語速越來越快,逐漸向加特林機關槍進化。

  “Iboy回身施放大招腐敗鎖鏈,成功困住獅子狗……可是杰克也有大招!”

  燼的狙擊槍射程將維魯斯納入在內,超級子彈相當精準,第一槍便逼出Iboy的閃現。

  緊接著第二槍便向其施加巨額緩速效果!

  顧行在Meiko的塔姆身上疊滿殘暴值,回身一記套索逼維魯斯走位,Kuro的瑞茲過來再將他定住。

  EDG雙人組認清現實,只得放棄抵抗,任由對手分配人頭。

  最終VG中上兩人各拿一顆。

  “VG集合五人之力,EDG雙人組實在跑不掉!”娃娃深吸一口氣而后繼續放聲大喊,“這波VG不光殺人,還要順帶著把下一塔推平!”

  “另外還有一條土龍,VG能一股腦將下半區的所有資源攫取一空!”

  觀眾激奮之情溢于言表。

  有不少純路人今天才臨時成為VG粉絲。

  看到他們打出如此流暢的進攻,難免喜上眉梢。

  當然,最令純路人感到高興的是EDG狼狽不堪的模樣!

  明凱吃波中路兵線的功夫,下路一塔就已經落入敵手。

  這足以影響自己在下半區的發育以及視野布控能力!

  一個劣勢的男槍,在視野做不出去的情況下,要如何在野區里面對獅子狗?

  明凱都不敢想。

  一顆心筆直的向下墜入無底深淵。

  VG選手席里一片歡聲笑語。

  “我不錯吧?”顧行聲音很是嘹亮,“人頭防御塔全給你們了,咱什么都沒要!”

  他這波從中路殺到下路,身上全是助攻。

  多人瓜分后的賞金并不多,連一血塔他都是只蹭了均分的工資!

  和先前臟兵線拿人頭的待遇相比,顧行確實犧牲很大。

  主要是因為他知道這版本獅子狗不能獨C。

  即便有W戰爭咆哮存在,可是在7.3版本雷恩加爾殘暴W不再能免疫控制,意味著進場再想從容離開不太現實。

  沖進場大多就是秒一個人。

  他再肥也沒用,必須得把經濟讓渡給隊友。

  Smeb這波支援算是吃爽了,身上直接多出1000經濟,此時情不自禁笑開花,“銷顧你打法未免也太無私了吧?和你比旺乎簡直就是個獨比籃子!”

  宋景浩學各種常用中文罵人詞匯的速度相當快,如今信手拈來,甚至還學會了組合詞。

  “老顧他太團隊了,我真的哭死……”杰克哼哼唧唧,望著自己0/0/2的戰績不太滿意。

  不過當喻文波看到右上角7:1的總人頭占比,臉色立馬多云轉晴。

  能躺就行,還要啥自行車?

  顧行回城合成水銀鞋和又一把考爾菲德的戰錘,正式開始轉線期。

  他雖然沒從上波團隊節奏中拿到過多少經濟。

  但被動的層數可是在實打實的增長!

  顧行目前已經把EDG五名英雄都殺了一圈,疊滿5層戰利品。

  獅子狗的戰利品會為自身提升不菲AD加成。

  而當前版本,5層戰利品代表著1530攻擊力!

  顧行靠著裝備,攻擊力接近150點。

  獲得的加成就高達60點攻擊力!

  等于一把半暴風大劍!

  只能用恐怖如斯來形容!

  他拿到優勢后果斷進野區找廠長。

  明凱已經在盡力躲藏了,可還是躲不開獅子狗開大招后的追獵步伐。

  比賽來到13分鐘,他在自家紅BUFF營地被顧行當場逮捕!

  “行哥開大跳上去,普攻接Q……我的天,這傷害簡直爆炸!”

  在米勒的吶喊嘶吼聲中,顧行輕而易舉便斬掉男槍足足一半血量!

  “廠長滑步接閃現還想撤退!”

  不得不說,賽文奧特曼的逃跑功底確實有一手。

  就突出一個行云流水!

  不過顧行揚起嘴角。

  哼,想逃?

  他閃現跟著男槍進入紅BUFF對面的那堵草叢,再利用被動扮演跳跳虎,飛撲到廠長身上,兩刀便干脆利落將其斬殺!

  “丹砂!”娃娃激動嗓音回蕩在場館內的每一寸角落,“EDG野區要徹底崩盤了!”

  整片下野區里的所有野怪營地都被顧行收入囊中,至此他已經領先男槍足足兩級!

  在這個肉食性打野的版本里,這種級別的優勢意味著無法逆轉!

  明凱手扶額頭腦袋里一團漿糊。

  同樣心情的還有Mouse。

  他轉線后正在下路和Smeb對線,原以為明凱拿完紅BUFF會來幫自己一波。

  只要能擊殺一次蘭博,Mouse認為自己就還有搶救的機會。

  然而明凱剛進自己野區,不出10秒鐘就葬身獅子狗的屠刀之下!

  整個EDG下野區失守,連帶著Mouse也要遭殃。

  他縮在二塔前的自閉草叢里,連兵線經驗都不敢聞!

  比賽進行快14分鐘,Mouse總共補了77刀!

  這數字擺在黃金局排位賽都是不合格!

  可他已經把能補到的小兵通通刷掉,剩余漏掉的小兵,全是拜Smeb的卡線所賜!

  娃娃看到宋景浩操作著蘭博提前一步攔在EDG兵線前方,用肉身吸引小兵仇恨,人為拉扯出一波回推線,也不得不連聲贊嘆,“嗷呦,Smeb這卡線功底簡直強到爆炸!”

  Mouse原本看到小兵白白陣亡還會感到心在滴血。

  最后已經麻了。

  兵線補不到,打野不來幫,出去就是死,這還怎么玩?

  他眼睜睜看著兵線在前方交戰,一只又一只VG小兵死于戰斗。

  回自閉草叢10分鐘,Smeb治好了我的兵線內耗!

  顧行見比賽進行到22分鐘自家上單還在下路玩卡線,實在沒眼看下去,“差不多得了,景浩你趕緊過來參團,一波趕緊給對面送走!”

  有一說一,Smeb這人虐菜下手是真的重。

  主要擅長玩弄兵線。

  被他拿到優勢就意味著要茍在塔下一輩子!

  先前的Letme是這樣,如今的Mouse也是這樣!

  Smeb看到自己才領先區區100刀,還有點遺憾的咂咂嘴。

  不過隊伍指揮都發話了,他也沒有再拖延的道理,趕緊補出中婭沙漏跟著大部隊轉戰納什男爵。

  “VG直接選擇開龍,他們手握一條土龍,有傷害加成的話擊殺速度飛快!”米勒望一眼數據面板。

  雙方的經濟差此時已經破開1W大關。

  說實話在22分鐘,1W經濟差就和打人機沒多大區別!

  “EDG選擇放掉,他們還想固守高地打陣地戰!”

  可平均每個C位落后一個大件,EDG就算團戰功底再強,也頂不住如此夸張的裝備落后!

  “行哥從側面開大跳上去,用身體吸引敵方的火力,越高地塔開團……Smeb灑大招了!”

  娃娃一聲高喊,從天而降的火焰彈噼里啪啦砸在地面上。

  眨眼的功夫,EDG眾人便被灼燒到殘血!

  R恒溫灼燒的離譜傷害瞬間便引燃了整座場館的觀賽氣氛!

  “娜美和燼的雙大招封路,EDG被困在蘭博大招周圍進退兩難!”

  Kuro的瑞茲在側面瘋狂偷輸出,瞬間再把試圖走出火焰彈范圍的大樹定在原地!

  不許動!

  Mouse欲哭無淚。

  他身為團隊前排,吃到的控制自然也是最多的。

  一直到陣亡,Mouse都沒有離開過蘭博大招。

  大樹渾身變為焦枯色,被高達波比燒烤至死!

  “Scout拉出一個不錯的大招,但自己發育實在太差,團隊后續也沒有足量的輸出可以跟上!”

  Iboy盡全力在輸出。

  可是他操作著維魯斯都快把手中的弓弦給拉斷了,才把身前的半肉獅子狗打成殘血。

  結果人家一口W戰爭咆哮外加娜美奶量,又將血量回復到一半!

  廠長的男槍在旁邊玩刮痧游戲。

  兩槍下去,Kuro的瑞茲不痛不癢,開著熾天使的護盾和他站擼都不慫!

  根本不需要多么華麗的團戰操作,VG仗著經濟等級領先便順利團滅EDG!

  比賽進行到26分43秒,顧行最后一刀摧毀敵方主水晶!

  (明天依舊晚十點更新)

  ------題外話------

  FPX這也能贏的啊?

  8200字,12.42W

  請:m.xshengyan8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