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254教學局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一比零!”澤元高亢嘹亮的嗓音回蕩在場館內,“VG展現出無與倫比的壓制力,全程碾壓對手!”

  蘇小妍在旁附和,“在本局焦點之戰的打野對位中,行哥無疑占據絕對上風,讓敵方吃盡了苦頭!”

  現場的VG粉絲敲擊著應援棒,印有選手卡通頭像的條幅在空中飄揚,眾人喜形于色,吶喊喝彩聲分外嘹亮,在場館內縈繞不散!

  Cuzz摘下耳機,神情沮喪而無助,目光中透露出滿滿的迷茫。

  顯示器停留在戰績結算界面。

  0/8/2的數據刺痛了他的雙眼。

  不光如此,自己居然真的只拿到1層印記!

  自從2分30秒的河道蟹之后,長達25分鐘的時間里,千玨再也沒有捕獲到任何被動。

  全程被顧行追著殺,自家野區里面一片漆黑,甚至不敢往里闖。

  我和Virtue差距有那么大嗎?

  排位賽里看不出來啊,我經常單殺他的!

  賽前雄心壯志的Cuzz開始懷疑人生。

  原以為自己能在職業賽場上證明自己的實力,給顧行好好上一課。

  沒想到竟然被打到超鬼!

  若不是IG中期加速游戲的狂暴換人頭打法,Cuzz感覺自己連兩次助攻都混不到!

  另一邊的顧行則是喜笑顏開。

  這場勝利比他預想中的輕松不少。

  “Cuzz也不抗揍啊,”他嘴里嘟噥著,“殺人書滿層還沒爽夠就結束了!”

  Kuro攬住顧行的肩膀,姿態相當親熱,“怎么樣,窩表現不戳吧?”

  “很棒棒,咱倆幾波聯動比對面強多啦!”顧行拍拍自家中單的胸口,送上衷心夸贊,“只能說不是一個級別的!”

  Kuro真論單純的對線,可能并不是肉雞的對手。

  但這比賽又不是只看對線期的單打獨斗,否則改名叫Solo賽會更合適。

  李瑞行最強的點就在于他肯為隊友犧牲,堪稱襯托紅花的絕版綠葉。

  目前中單位里很少能找到他這種玩法的職業選手!

  而且執行力非常強。

  終歸是從LCK聯賽里走出來的選手,將運營與聽從命令幾乎做到了極致,指揮不論說什么Kuro都會照做。

  本局效果立竿見影,他和顧行針對肉雞的數次聯動都收獲頗豐,將其壓制到無法肆意去野區和邊路游走支援!

  “以后就介么玩,”Kuro滿心歡喜,摟著隊內大爹往后臺走,“窩給你斌炫吃,你就負責Carry!”

  顧行連聲答應。

  自己近期也在逐漸適應Kuro的讓經濟打法,目前來看效果很是不錯。

  顧行混到兵線,就能不停擴大自己在野區的對位經濟差距,繼而滾動起雪球。

  當前版本以肉食性打野為主,而隨著懲戒收益刪除,鋒喙鳥提供的鷹眼BUFF退出歷史舞臺,視野控制手段的缺失更是刺激加重了滾雪球的重要性!

  基本上誰能在前期率先拿到優勢,就能用眼位和提升起來的戰斗力滾死對方,讓敵人沒有還手能力!

  從這種角度來看,VG受助于Kuro的離譜讓經濟打法,以及顧行的兇悍風格,竟然莫名其妙與版本相契合!

  剛打開休息室房門,丁冉就躥出來從Kuro身邊搶過顧行。

  “太帥了吧行哥!”他面色激動,拼命搖晃著好友的身體,“豹女玩的簡直絕了!”

  顧行得到夸獎后當即樂得合不攏嘴,“咱這才剛認真玩一盤,對面怎么就頂不住啦,真不是我說,他那千玨絕對不如我……”

  紅米摸摸自家打野的腦袋,“確實夠兇的,我咋感覺思路和操作上你和對面壓根不是一個水平線的呢?”

  “你這話說的,”領隊金文俊在旁邊插嘴,“行哥是什么水平,對面怎么比?沒法比啊!”

  房間里的電視屏幕正在播放上盤的高光集錦。

  最后一波團戰喻文波的寒冰騎臉輸出豪取四殺,冰霜箭雨射穿敵方陣型的場面賞心悅目!

  杰克還在自言自語,“我這盤還是挺強的嘛,最后一波團要不是行哥先把千玨宰了,我應該是五殺!”

  他目前是隊內弟位最低的選手,四個隊友論過往榮譽與名氣都比杰克大不少。

  喻文波不想當小透明,見本局干凈利落拿下比賽勝利,索性開始自吹自擂。

  段德良在旁邊調侃,“你不是說要把對面輔助按著揍嗎?人家總共也沒死幾次!”

  在IG中期的沖鋒大軍中,寶藍是最冷靜的那一個。

  身為新人,他還不太適應隊伍劣勢的提速節奏。

  同時入隊的Cuzz是逼不得已,身為千玨總要發育,可是進IG野區刷野就得死。

  相對而言寶藍的可選擇余地就要高很多。

  只要不做眼,他也不太容易成為集火目標。

  畢竟IG經典傳統之一就是地圖上眼位稀缺,能大量做眼都是件稀奇事。

  寶藍在這方面比射可可等老前輩有所進步,但剛從下級聯賽升上來的他還是有很大進步空間,眼位做的很有瑕疵。

  這反而讓VG摸不透他的動向,搞不明白寶藍的做眼邏輯,幾次蹲伏都沒能抓到對方,陰差陽錯同對方擦肩而過!

  全場下來寶藍只陣亡三次,成為IG全隊回泉水療養次數最少的隊員!

  杰克想到這里頓感不爽,“等下盤我肯定得好好教育一下他!”

  在團戰高光結束的下一幕,便是MVP評選結果。

  毫無懸念,顧行看到自己的新一款定妝照——他直面鏡頭,手臂揪住胸口處的隊服,在VG銀白色隊標之上,是一顆閃閃發亮的金色星星。

  后方的奈德麗身姿矯健,眼眸中透露著一股野性美。

  11/0/7的戰損比。

  502的分均經濟。

  5977的對位經濟領先。

  78.3的參團率……

  顧行成功拿到本屆春季賽的第二次MVP。

  同一時間,賽事直播間內彈幕洶涌而至!

  好狠的豹女!

  我都不明白Cuzz粉絲是怎么敢碰瓷FMVP的,不會真拿排位賽當真了吧?

  行哥下手是真的重,Cuzz人都被打傻咯,我的評價是加大力度!

當著行哥的面選千玨,估計是梁靜茹勇氣唱的次數實在太多  全場1層被動的千玨,真是活久見,是不是職業賽場有史以來層數最低的?

打起架來千玨就和刮痧師傅似的,出一身攻速裝連納爾的血皮都打不掉,屬實是個校花  顧行不知道觀眾都在討論什么。

  他還在琢磨接下來要如何制裁Cuzz。

  對面首局掏個千玨出來,自己必然要予以回應!

  等到工作人員來通知準備次局比賽即將開始時,顧行心中大致有了雛形方案。

  路上還在和紅米小聲嘟囔著匯報。

  主教練負責BP,他肯定得和紅米通氣,不然上臺再臨場做決定,估計反倒要打己方一個措手不及。

  “你確定要這么玩?”Homme瞅自家打野一眼,神態認真的詢問道。

  顧行點點頭。

  兩隊相遇的首局,他打的中規中矩,是因為自己作為職業選手,第一要務是贏下對局勝利。

  在沒有摸清對方底細之前,穩妥起見還是保守一點更好。

  但現在他發現Cuzz實際上是個外強中干的菜雞萌新,顧行自然不會再留手!

  “心里窩著火氣,總得找個機會發泄出來,”顧行雙目明亮,還在征求教練的意見,“不然憋著難受,你說是吧紅米?”

  他從不掩飾少年意氣。

  對面上盤既然想給自己上嘴臉,就得做好承擔后果的準備!

  要是什么都不回應,絕不是顧行的性格。

  紅米見狀欣然同意,“成,你好好表現就行,我給你安排。”

  他一直在鼓勵隊員們樹立自信,并不是光嘴上說說。

  顧行既然提出來想要搞一局大的,紅米沒道理反對。

  踏上舞臺,便聽到臺下傳來雷鳴般的響亮掌聲。

  顧行面帶笑容朝觀眾揮揮手,方才到座位上佩戴耳機。

  同時上臺的IG隊員就沒那么開心。

  任誰被打爆也快樂不起來。

  其中就屬Cuzz臉色最為陰沉。

  首局他算是見識到自己和顧行之間的巨大差距。

  職業賽場根本不是排位賽那種級別的強度!

  他從賽前的躊躇滿志,到上盤比賽中段的緊張惶恐。

  如今演變成忐忑不安。

  Cuzz不知道顧行下盤要搞什么幺蛾子。

  偏偏是這種懸而未決的感覺最折磨人!

  導播將畫面給到落座的雙方打野身上。

  澤元還在興致勃勃的解說,“行哥看起來心情不錯,上盤的豹女堪稱為所欲為,深刻詮釋什么叫‘你的野區我養豬’!”

  “現在IG要注意的是野輔兩名新人小將的心態,”蘇小妍如此說道,“職業生涯首個BO3順風順水的拿下來,此刻卻在面對VG時遭遇一場慘敗,心態不好的話很可能短時間內無法調整過來……”

  澤元聽言給出建議。

  “我認為最重要的就是放平心態,別想那么多,”他滔滔不絕說著自己的看法,“VG畢竟是世界冠軍,IG不必將自身期望定的太高,新人選手初來乍到幾乎都要交學費,像行哥這種怪物屬于極少數!”

  “目前還是常規賽階段,IG有充足的試錯機會,可以讓新人一步步腳踏實地獲得進步!”

  話音剛落,BP面板再次出現在現場大屏幕上!

  “次局比賽開始了!”蘇小妍精神一振,“VG本盤選擇藍色方,他們上來先將獅子狗禁用掉!”

  IG轉眼封鎖青鋼影,都屬于當前版本的常規Ban位,沒什么意外。

  紅米在選手席后方踱步,同隊員們商量,“銷顧說他想C一盤,為此咱們的BP策略可能要稍做調整……”

  還沒說完,杰克就笑嘻嘻插上一句,“紅米你這話說的我就不愿意聽了,老顧哪盤不Carry?”

  段德良側頭瞥他一眼,感覺自家ADC路走的很寬。

  “我同意!”Kuro中氣十足,“銷顧隨便打,窩無條件配合!”

  Smeb也沒意見。

  他上盤打的已經很爽了,現在還沉浸在玩弄對方的快感中。

  宋景浩明白是時候當綠葉為團隊做點貢獻。

  紅米得到隊員們的同意后,選擇照例禁用維魯斯,同時大腦不停轉動,思考接下來如何在選人方面做出改變。

  IG主教練Mafa面臨放妖姬還是婕拉這個單選題,他二話不說封鎖前者。

  “雙方的兩個固定Ban位都已經交了出來……”澤元還挺期待,“看看首輪最后一個封鎖位會不會有什么變化!”

  7.1版本,五大超模怪擠占了大量Ban位空間。

  目前隨著各支戰隊對版本的研究逐漸深入,大家默認首輪采用兩個固定Ban一個靈活Ban的模式。

  超模怪一家禁用兩個,放出強度相對而言沒那么夸張的婕拉。

  這樣各自剩下一個Ban位靈活變通。

  可以用來限制對方絕對核心的絕活英雄,或者封鎖破壞敵方引以為傲的體系,亦或者是針對突破口……

  方式多變,也能從側面看出各家教練的戰術側重點。

  “VG選擇禁用辛德拉,限制肉雞在中路的發揮,”澤元意識到不對,“Cuzz的雷克塞被放出來了!”

  他沒想到VG在首輪最后一ban竟然真的能給自己一個大驚喜。

  “Cuzz此前上場的所有比賽,對手無一例外都選擇將雷克塞封鎖,VG不按套路出牌啊!”蘇小妍倍感詫異。

  “難不成VG要首搶雷克塞?”澤元開著玩笑。

  這絕對不現實。

  實際上他內心深處已有答案。

  無非是VG看首局Cuzz表現實在太差勁,認為不值得犧牲Ban位去封鎖對方的絕活!

  澤元沒敢明說。

  因為實在太得罪人。

  自己現在就是個小有背景的解說,勢力遠沒有海爾兄弟那么強。

  人家老資歷可以耿直的實話實說,他可不行。

  舞臺另一側的IG隊員目睹對方選擇ban掉辛德拉放出雷克塞,也有點不知所措。

  片刻過后小孩游神反應過來,嘿嘿笑道,“Rookie你好厲害鴨,對面寧愿放Cuzz的雷克塞都要針對你!”

  “不愧是宋義進!”

  肉雞深吸一口氣。

  你這是變著法的硬舔我啊。

  誰特么稀罕VG的Ban位?

  他就想讓隊友們幫忙分擔一下BP壓力,好讓自己拿到順手的角色。

  誰成想VG根本不管其余IG選手,直接把矛頭對準了他!

  辛德拉妖姬全躺在Ban位上。

  難道又要玩發條?

  Cuzz倒是抿著嘴一言不發。

  什么意思?

  瞧不起我是吧?

  他揉捏著指節,發出牙酸的聲響,眼中冒著熊熊火焰。

  原本心中的忐忑不安,在此刻通通化作因被無視而產生的憤怒。

  “祥淵哥,如果有機會,我能拿雷克塞嗎?”Cuzz看向Mafa,語氣異常堅定,“只要給我拿到,這盤絕對包贏!”

  他對自己的雷克塞很有信心。

  路人局一手虛空遁地獸挖穿峽谷,國韓雙服的千分王者無不聞風喪膽!

  排位賽里他的雷克塞常年在王者局維持90以上的勝率,堪稱通天代,說是Rank局里的世一挖也不為過!

  Mafa沒有拒絕的道理,轉頭將螳螂封鎖掉,盡可能削減顧行在野區的影響力。

  “藍色方VG一搶還是婕拉,”蘇小妍逐漸拔高音量,“IG果斷搶下雷克塞以及艾希!”

  挖掘機的秒鎖,讓現場為數不多的IG粉絲發出興奮叫嚷聲。

  他們對Cuzz的雷克塞非常信任。

  畢竟這位頂尖路人王第一次走入公眾視野,靠的就是所向披靡的挖掘機!

  狗兒子認為上盤的千玨確實有點過火。

  那是顧行最精通的角色,沒人比他更了解千玨!

  Cuzz硬要選,不就是頭鐵硬要往上撞嗎?

  在IG粉絲看來,本局的雷克塞也是同理。

  Cuzz這么強的挖掘機VG也敢放,豈不是自尋死路?

  導播鏡頭定格在顧行身上。

  他嘴角微微上揚,面部表情分外愉悅。

  等的就是Cuzz選雷克塞!

  顧行誓要給對方留下點深刻回憶。

  “VG先將慎鎖定下來,讓Smeb拿到當前版本支援能力最強的上單……”澤元說到這里停頓一瞬,而后猛地抬高嗓門,“千玨!”

  “行哥要拿千玨來面對IG!”

  在觀眾席霎時間掀起的喧鬧聲中,蘇小妍輕嘶一聲,“VG本局打算圍繞行哥構筑體系!”

  千玨在7.1版本并不是很火,三大野核角色都因為野怪重置時間延長而遭到削弱。

  可是在本場比賽中,雙方接連兩盤都選出來,擺明了帶有幾分特殊含義!

  直播間里的網友思維發散,想象力極其豐富。

Virtue:今天教教你千玨應該怎么玩世一千玨的教學局來啦王牌對王牌是吧行哥你下手別太重啊,大家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我有預感,今天晚上要出慘案  Cuzz看到對方英雄選用框中的千玨頭像,瞬間呼吸都變得灼熱起來。

  剛踏入職業賽場的他還懷揣著中二少年的熱血,甚至感覺這場對決帶有幾分宿命的意味!

  耳機里傳來自家主教練的聲音,“義進我先給你拿吧,發條有點太被動,你感覺瑞茲怎么樣?”

  Mafa人很靦腆,和肉雞又是從KT時便共事的兄弟關系,如今剛坐穩主教練的位置,臨場BP總喜歡征求自家中單的意見。

  宋義進瞅一眼雙方目前選下的陣容,略微思忖這才做出決定,“瑞茲吧,我盡量多游走。”

  他算是發現了。

  Kuro今天就是不想和自己進行正面碰撞。

  首局選個辛德拉都不硬碰硬,其用心昭然若揭!

  宋義進每次上前,十有八九顧行就在側面等著!

  肉雞吃一塹長一智。

  本盤不準備和Kuro賴在線上浪費時間。

  和Cuzz聯動才是更合理的選擇!

  雙方進入次輪BP,IG瞄準中單位,先后將卡爾瑪和Kuro的絕活龍王送上Ban位,而VG則是限制姿態,把大樹和泰坦禁用掉。

  Mafa第四選先給寶藍選下女槍,用來和小孩游神的寒冰組成聯動,限制段德良的婕拉。

  紅米面不改色,對此早有預感,“Kuro你用冰女可以的吧?”

  李瑞行答應的很痛快。

  IG以為把卡爾瑪和龍王給Ban了就能把自己限制住?

  白日做夢!

  論給打野當工具人,現在他李瑞行稱第二,就沒人敢說是第一!

  冰女在S6世界賽遇冷,是因為當時都是拉扯陣容,強開不太容易取得效果。

  而且面對傳統法師,冰女難免會存在后期輸出乏力的缺點。

  現在轉換成肉食性打野的版本,上單三幻神重出江湖。

  冰女作為聯動工具人,倒也勉強可以選用。

  “杰克你用女警吧,咱們可以打速推試試,”紅米來到喻文波身后,“銷顧會來幫你。”

  他不會浪費大好機會。

  既然顧行想用千玨來制裁Cuzz,紅米索性也開始搞科研,爭取多準備一套戰術儲備。

  讓杰克試試速推能不能玩起來,輸了不虧贏了血賺!

  喻文波對此很滿意。

  他正想好好教育一下寶藍,紅米就遞來枕頭。

  “放心,哥們女警很強的!”杰克拍著胸脯做出保證。

  “我知道!”顧行笑出聲來,“你當時是不是五殺女警帶過五五開?”

  杰克眼前一亮,“嗷呦那都是陳年往事啦,真不是哥們吹,當年電一下路就是我的天下,什么林煒翔石頁都是籃子……”

  一邊和隊友吹噓自己之前的光輝歲月,一邊將英雄鎖定下來。

  Mafa看完陣容,只能給姿態選用波比。

  沒辦法,三幻神里的另外兩員大將都被禁用。

  剩下的杰斯、蘭博……姿態是真敢選。

  但Mafa也是真不信。

  他來IG兩年時間,對姿態的性格很了解。

  你問姿態用什么英雄,他會說自己啥都會玩。

  確實都會,都是精通的寥寥無幾。

  基本可以用英雄田來形容,里面全是菜。

  相對而言,波比很靠譜,出不了什么差錯。

  雙方陣容確定。

  藍色方VG:上單慎、打野千玨、中單冰女、下路女警婕拉。

  紅色方IG:上單波比、打野雷克塞、中單瑞茲、下路寒冰女槍。

  看到陣容全貌的澤元還在解說席上點評,“VG這套就是純粹的雙射手帶三個工具人,能否打出效果來,就要看行哥和杰克的發揮!”

  “不過舞臺是已經搭建起來了,只要雙射手的發育成型,他們的中后期團戰陣容很扎實!”

  蘇小妍接話,“IG則要強調前中期節奏,打野雷克塞一旦拖到后期,就很難發揮多少作用!”

  “他們的控制技能更多,在小規模團戰里的統治力極強!”

  VG教練組臨走前還在叮囑選手。

  侯爺湊在Kuro身邊,悉心傳授冰女的玩法心得。

  紅米則在提醒賽場內的重心變化與戰術執行問題。

  “一定要圍繞下半區,”他和顧行強調道,“只要把女警的推塔節奏滾動起來,咱們就立于不敗之地!”

  顧行微微頷首,“我明白……瑞行和景浩,你們倆記得看我信號!”

  Smeb慎的熟練度不可能有問題。

  關鍵在于R的使用上。

  “要說大招用的有多好,我估計現在夠嗆能行……不過肯定比上盤對面上單強!”

  Smeb的話引來語音內的陣陣低笑。

  姿態和Cuzz那波神奇越塔配合最后導致被單殺的畫面,眾人在后臺休息室內瀏覽高光時刻回放時又看過一遍。

  著實驚為天人!

  “加油加油!”杰克給隊友們打氣助威,“爭取二比零拿下,哥們肚子都餓了!”

  由于前一場WE和IM的比賽實在拖的太久,現在都快晚上六點半了。

  晚上沒吃飯的隊員們難免有點難頂。

  “沒問題,絕對打不到第三局!”顧行拿到千玨后信心滿滿。

  臺下傳來粉絲們徹耳不絕的加油聲浪,VG支持者營造出浩大聲勢!

  峽谷轟然降臨!

  顧行立馬開始指揮隊友。

  “段哥你直接到下路線上布種子,我和杰克在后面護著你!”

  他又用言簡意賅的方式和兩位新援溝通。

  “站上下半區防守位,別怕!”

  按理來說,開局一字長蛇陣會比較普遍合理。

  單人鎮守一片野區很有可能出事。

  但顧行并不擔心。

  因為IG選用的打野是雷克塞。

  英雄屬性就決定了他不可能來打一級入侵!

  顧行這才得以明目張膽跟隨雙人組前往下路。

  段德良操作婕拉在中線附近游蕩,讓被動種子不停鋪灑在地面上。

  這樣待會兒兵線交接,他依靠技能激活種子就能搶二!

  “IG來干擾了!”小段看到視野盡頭的線草里鉆出來敵方下野三人,立馬和自家打野匯報。

  顧行當即也從后面跳到IG視野范圍內,對敵方進行威懾。

  IG下野登時不敢造次。

  Cuzz本來猜到了婕拉可能會直接上線開始排列種子。

  他還想帶著雙人組來搗亂,把種子通通踩掉,以緩解下路的前期對線壓力。

  可藏在后面的顧行令他們只得取消計劃!

  VG下野三個遠程,再加上周遭的種子支持。

  Cuzz倘若敢上前,就一定會損失大量生命值!

  對局時間已經來到1分10秒,此時被消耗丟失血量再回城補狀態,肯定會耽誤正事。

  不得已,Cuzz只能放棄。

  轉頭奔向上半區執行開野。

  顧行見對手放棄,還在給隊友布置接下來的任務,“你們下路快點推,盡量兩波兵就把線送進去……瑞行你也一樣!”

  他要搞波大行動。

  為了讓下路快點推線,顧行甚至沒讓隊友幫忙開野,獨自一人自下半區紅BUFF起手。

  千玨的刷野速度不慢,就是有點傷。

  特別是在護甲被削弱的情況下。

  顧行把拉野做到極致,也損失了不少血量!

  不過他倒也不在意。

  磕掉一瓶復用性藥水,顧行繞路穿過下路三角草叢,進入下河道!

  導播第一時間就將鏡頭對準峽谷內的千玨。

  “行哥李在贛神魔?”澤元驚詫莫名。

  在萬眾矚目之下,千玨來到下路與河道相接的草叢邊緣。

  開啟Q亂箭之舞跳↑墻壁,來到IG下野區!

  “二級就要入侵嗎?!”蘇小妍聲調急促,“IG做了防范,但是沒能看到千玨的動向!”

  導播移動畫面,在小龍坑隘口附近,有一顆IG提前布下的視野。

  可是顧行壓根沒走小龍坑那條路線,全程都藏在敵方陰影范圍內!

  “我的天……行哥的行動軌跡把對面算死了!”澤元贊嘆不已,“Cuzz沒有防備,他還在刷F6!”

  當前野怪營地經驗值尚未遭到削弱,任意三組野怪都能讓打野英雄來到3級。

  對雷克塞玩家來說,F6是絕對的優質野怪,不用花費太多精力就能刷光獲得收益。

  Cuzz自然也不例外。

  清空鋒喙鳥營地后,他潛入地底,提升移速一路朝著下半部前進,打算去寵幸蛙妃。

  把魔沼蛙一打,升到三級的雷克塞就具備初步戰斗力,可以嘗試去抓正在壓線的VG雙人組!

  Cuzz想法很美好,潛入地底后雷克塞的周遭一片漆黑,能見度不過250碼,什么也看不到。

  臺下觀眾站在上帝視角,卻能夠獲取到顧行的位置信息——千玨就蹲在IG藍BUFF營地旁的草叢里!

  臺下討論聲窸窣作響!

  Cuzz渾然不覺。

  地聽術沒有給予任何反饋。

  直至他來到藍區周圍,沖著蛙妃營地射出一記沖擊波時。

  才發現旁邊有人跳出來,在用弩箭不停攻擊自己!

  Cuzz連忙插了顆眼。

  看到千玨的那一刻,他大驚失色!

  這人是怎么溜進來的?

  他來不及多想。

  千玨的狼靈狂熱領域已經張開,帶有紅BUFF的普攻扎在自己身上!

  “行哥的戰爭熱誠快要疊起來了!”澤元大聲喊道,“雷克塞沒有反抗手段!”

  Cuzz挖掘機和絕大部分玩家一樣,都是前兩級點出QW。

  沒有E挖掘隧道在,他根本無法貼近千玨!

  總不可能直接閃現把對手頂起來吧?

  被長手千玨一直輸出,Cuzz也吃不消這輸出!

  “隊友呢隊友呢,救一下啊!”

  他還在請求協助。

  可是下路聽不懂。

  就算聽得懂也來不了。

  VG雙人組靠著女警和婕拉的強勢推線組合,已經把第二波兵線推到IG塔內!

  小孩與寶藍的雙人組無法前來野區支援!

  “我也來不了!”宋義進無能為力。

  他操作的瑞茲在前兩級時,推線能力和冰女完全不是一個水平線上的英雄!

  肉雞只能看著Kuro把小兵推了進來,同樣分身乏術!

  Cuzz傻眼了。

  中下來不了,我二級挖掘機還打錘子?

  他立馬決定溜之大吉。

  可是千玨靠著紅BUFF還在黏著自己猛打!

  Cuzz見自己硬著頭皮回塔下不太現實,只好交出閃現!

  望著千玨在自家野區里馳騁,Cuzz氣得牙癢癢。

  雷克塞這種英雄,二級被打閃意味著什么?

  (明日更新在晚10點)

  ------題外話------

V5感覺真寄了,好像進不去世界賽了  8000字,5.4w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