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249差點出現的播放事故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二比零!”

  娃娃嗓音因激動而變得尖細,“VG橫掃對手,拿下春季賽開門紅!”

  “甚至可以說兩盤都是類似的終結風格,”米勒緩了口氣這才搭話,“RNG根本無力解決Smeb這個分推單點!”

  “VG在新賽季的首場比賽,就帶來了全新打法,利用卓有成效的邊帶戰術反復拉扯折磨敵方!”他不吝嗇自己的贊美,“從目前來看,新援磨合的效果相當不錯!”

  導播間內的員工們看到比賽結束,紛紛長舒一口氣。

  接下來都是例行的傷害數據、高光時刻和MVP評比,沒有特殊情況的話不會出現什么問題。

  “干的漂亮!”左祎心里樂開花,“咱們揭幕戰幾乎零失誤!”

  其中有一次顧行障眼法繞圈去殺香鍋,不光把觀眾和解說給騙了過去,導播也不例外。

  幸虧當時比賽時間節點靠前,還有5秒鐘的延遲,他們及時調整避免發生事故。

  總體而言,新的導播團隊今天首戰表現可圈可點!

  左祎還特意看向OB4的兩位實習生,“特別是你們,水平可以的嘛。”

  他原本只是想讓二人過來長長見識,順便打個雜。

  沒成想居然還真有作用!

  沈關山在桌子底下輕輕給了好友一肘。

  “主要是有大家在兜底,我們做決定也沒什么心理負擔,”顧盼笑盈盈,“否則還真不能這么果敢的報點。”

  她社交能力并不比顧行差,堪稱八面玲瓏,和一眾導播聊天說地,能從學校專業扯到今天中午吃的什么,總是能找到角度接話。

  沈關山只負責在旁邊附和兩聲,沒什么社交壓力。

  閑下來的時候還不忘去瞅現場畫面。

  穹頂聚光燈傾灑而下,聚焦在VG選手席上。

  后方的LED長屏也顯現出勝利字樣。

  在滿場的歡呼浪潮聲中,顧行摘下耳機和身邊的兩位新隊友擊拳慶祝。

  Smeb神情激奮,撲過來抓著他的身子亂晃。

  他賽前還挺擔心。

  畢竟隊伍最近的訓練賽成績很一般,明顯還處于磨合期。

  RNG建立全華班的好處之一就是不用考慮溝通問題,在這方面要比VG強上不少。

  再加上雙C與打野的強度,在LPL內部也是排名第一梯隊的勁敵!

  Smeb背負著S6賽季頂尖上單的名號和無數VG支持者的期待來到異國他鄉,倘若首場比賽失利,難免顏面無光。

  結果比他想象中的順利很多。

  RNG縱使做出反抗也是在正面戰場,對Smeb這個單帶點沒有造成多少影響。

  他完全碾碎了敵方上單!

  兩盤都是靠單帶分推贏得比賽,此刻自然開心的很。

  “首勝!”Smeb大聲嚷嚷,“打的好啊銷顧!”

  他沒有忘記打野的功勞,顧行本局屢次來到上路幫他建立優勢,稱得上功不可沒!

  Kuro也親昵的揉揉顧行的腦袋,讓對方被頭戴式耳機壓平的發絲再度支楞起來。

  “瑞行你今天可算混爽了是吧?”Smeb調侃老隊友。

  兩盤比賽Kuro都沒什么存在感。

  鏡頭切過去就在被香鍋Gank。

  不過總共沒陣亡幾次,多數情況下都能成功逃生。

  由于VG奉行不打團原則,導致他選擇的法師沒什么發揮空間。

  總體而言不送但也不C,確實是挺混的。

  “能贏就行,什么混不混的多難聽!”Kuro佯裝不滿的反駁,不過卻遮不住老實憨厚臉上的濃濃笑意。

  他都用工具人走中單了,還能在乎Carry與否?

  想玩獨C英雄盤盤黃雞發條不香嗎?

  為了贏,Kuro愿意做點臟活累活,幫團隊排憂解難!

  顧行聽不懂兩名韓援的溝通。

  剛起身就碰到杰克腆著臉上來邀功,“怎么樣,我最后一波關鍵不?”

  “那肯定,沒你打斷回城,咱們絕對不能贏那么輕松!”顧行攬過他的肩膀。

  伊澤瑞爾在大龍坑附近最后的表演徹底斷送了RNG回防基地的希望,絕對是大功一件。

  喻文波當即跑去找RNG選手上嘴臉。

  “劉世宇你媽媽的吻,那波抓下差點給哥們嚇壞了!”他沖過去給香鍋胸口一拳。

  看的顧行膽戰心驚。

  生怕杰克一記界王拳直接把瘦骨嶙峋的香鍋揍趴下,發生什么直播事故。

  劉世宇揉揉平坦的胸口,望向顧行的目光中滿是戰意。

  “這次咱們都在磨合,春季賽還有一次交手……到時候我一定得讓你看看RNG的進步!”

  香鍋認顧行是當前世界頂尖打野,心里只是不服。

  我劉世宇又不差!

  憑什么不能贏?

  他還想通過擊敗VG來證明自己的實力!

  顧行不置可否,選擇岔開話題,“年前咱們群里再聚一次,你到時候來不來?”

  香鍋愣在原地。

  我朝你宣戰呢,你轉頭問我聚餐?

  他剛打完比賽腦袋還不太靈光,硬是沒回過神來,思忖片刻才予以答復,“嗯……行啊,把時間地點發給我就行。”

  杰克湊在自家打野耳邊說悄悄話——為此甚至得踮起腳尖,“老顧你這是什么腦回路?”

  顧行也感覺自己話題轉移的怪異且生硬。

  “可能是談戀愛搞的,”他低聲嘟噥,“都說彼此性格會朝對象靠攏嘛。”

  他把鍋甩到不在主舞臺的沈關山頭上。

  望向烏茲時,顧行發現對方神態中滿是無奈。

  “打的不錯!”他笑容開朗。

  烏茲兩腮都鼓了起來,看起來像是只生氣的河豚。

  Uzi自認對線發揮沒什么太大問題,靠著香鍋的數次幫下,也奠定不小優勢。

  可是到中期就要拉胯!

  首局被顧行的螳螂依靠R虛空來襲從正面來了波繞后,次局又在包夾納爾拯救自家上單時被對方埋伏單殺。

  每每斷掉節奏,Uzi便難以繼續發揮!

  烏茲只覺心底泛起深深的無力感。

  ADC受限于位置,對賽場局勢影響還是太小。

  顧行撒開烏茲的手掌,就聽到杰克還在和小明插科打諢。

  “怎么樣狗幣,那么針對我不還是沒用?”喻文波很是嘚瑟,笑起來嘴巴都歪了,“史森明你還是嫩了點……”

  賽前自定義房間里的小學生吵架成功演變到線下。

  “你快滾吧,”史森明沒好氣的反懟,“對線都不知道接了多少個Q了,還好意思過來炫耀?”

  喻文波絲毫不介意,回身去扯顧行和小段的肩膀,姿態一臉囂張,“我有冠軍野輔,你有嗎?”

  史森明牙根癢癢。

  顧行簡單同他握手便繼續向前,去找舞臺最邊緣的Letme。

  對方目光躲閃,甚至不與他對視。

  顧行滿頭問號。

  等他同嚴君澤握手時,才發現Letme手掌居然在不安抖動,像極了得不到反饋的模樣。

  不至于吧……

  顧行腹誹,感覺Letme反應過激。

  不就是抓了那么七八次嘛!

  他還有更狠的招數沒用出來,Letme吃到的軍訓套餐在顧行看來強度并不高。

  可在嚴君澤看來,這是他職業生涯迄今為止最難堪的一局比賽!

  而且這是他時隔一年重返LPL的首場對局。

  簡直是恥辱!

  Letme覺得自己有必要回去把論壇全卸了,否則會看到無數網友譏諷奚落他。

  顧行和他不算很熟,簡單寒暄兩句便跟隊友一起跑到舞臺中央,向臺下觀眾鞠躬致謝。

  滿場VG擁躉看到自己支持的選手,頓時來了精神,在座位上不停擺動著手中的應援物。

  顧行揚起笑臉朝觀眾們揮手致意,還指給兩位新援看,“你們粉絲數量也不少啊!”

  老虎隊由于頗為傳奇的經歷,加上極度吸粉的打法風格,吸引到不少支持者。

  特別是在傳出加入VG的消息后,更是有不少純路人加入粉絲團體。

  其中尤以Smeb人氣最高,他都可以找到印有自己卡通頭像的條幅。

  宋景浩心存感激。

  剛加入VG沒多久就能收獲到當地觀眾的支持,他對此相當滿足。

  五人歡天喜地回到座位上,顧行便接到工作人員的采訪通知。

  “行哥你和Smeb是主舞臺采訪……Kuro是后臺專訪,抓緊時間準備一下!”

  今天金文赫跑去接洽商單,好在有李知勛,翻譯不是什么難題。

顧行把外設交給杰克,和宋景浩待在通道入口看賽事直播,等待主持人過來  導播給出賽后輸出面板。

  傷害數字不用懂中文,一目了然大家都能看懂。

  “對面泰坦居然有5500?”宋景浩很是驚訝,“我以為連4000都不到的!”

  他記得對線的時候Letme基本沒碰到過自己幾下,除非越塔強殺,否則壓根不反抗。

  “他參團了,一波團戰就能打不少輸出,”顧行簡單解釋,自己都快蚌埠住了,“你看看Kuro的傷害……”

  面板上,中單Kuro竟然只有7230的傷害!

  算下來每分鐘才300點冒頭。

  對于平素吃草擠奶打傷害的Kuro來說,簡直可以說是跌穿地心!

  不過對面小虎也一般,堪堪突破6000點大關。

  沒辦法,兩小局都和中單沒什么關系,他們就是在線上補刀,打野基本不來,團戰爆發頻率又低的可憐,沒有打傷害的環境。

  但是并不妨礙Smeb捧腹大笑。

  “我一定得把這傷害記下來,回頭去嘲諷瑞行!”

  本局的高光時刻很短。

  雙方的人頭數湊在一塊剛剛到兩位數,統共爆發一場團戰,能回放的擊殺畫面并不算多。

  再次目睹大龍坑兩隊的紛雜混戰與納爾的孤身推進,而后便是MVP評選環節。

  顧行看到Smeb身穿VG隊服的定妝照浮現在電視中,微瞇著眼朝鏡頭露出燦爛笑容。

  身后的小納爾面露萌態,齜牙咧嘴扮作很兇的樣子。

  旁邊給出數據面板。

  4/0/0的戰損比,28.7的團隊傷害占比……

  最恐怖的一項數據是對位經濟領先。

  足足比泰坦多出7777金幣!

  “哎呦不錯哦,”顧行拍拍自家上單的肩膀,“來LPL第一個MVP,恭喜恭喜!”

  Smeb樂的笑出聲來。

  首勝、碾壓級別的上路對線、MVP……

  一切幻想在揭幕戰中通通實現!

  儒雅隨和的李知勛和主持人任棟同步趕到。

  “行哥好久不見!”不滅之握本尊看到顧行就兩眼放光,“咱倆待會兒在后臺合張影怎么樣?”

  兩人關系不錯,任棟去年夏季賽剛開始的時候就曾經拉著他拍過合照,在VG奪冠后還特意發博炫耀過。

  顧行隨口說著玩笑話,“上次咱倆拍完照片過四個月我就奪冠了,這次合完影再過四個月……看來MSI我得拿冠軍啊。”

  任棟哈哈大笑。

  功成名就之后是這樣的,但凡說點什么話周圍人都覺得可樂。

  “先看看采訪問題,有不對的地方你直接說!”任棟把手卡遞過去。

  顧行瞥兩眼就將其交給李知勛,由他翻譯給Smeb聽。

  LPL賽后采訪很多時候都是公式化流程,而且詢問的內容一般不會太深入,Smeb聽完手卡問題自然也沒有提出意見。

  上臺時任棟還想號召現場觀眾給受訪者送上掌聲,感受一下正大廣場內的熱情氛圍。

  結果還不等他開口,臺下早已掌聲雷動!

  不光是顧行與Smeb自身的人氣支持。

  身邊還有李知勛!

  VG支持者有一段時間沒看到過侯爺了,VG俱樂部的官博盡管奪冠后活躍不少,但顯然還沒掌握運營流量的竅門,平時不常放選手和教練組在訓練時的照片。

  侯爺也很少開直播,縮在教練組跟著紅米學知識。

  要不是今天上臺BP時他充當翻譯兼副教練,估計觀眾還看不到他。

  如今網絡上對李知勛的評價相當高。

  畢竟這是英雄聯盟歷史上唯一一個連續奪得世界賽冠軍的選手。

  還在去年作為主力,正面對決并擊敗李相赫。

  并且急流勇退,根本不讓網友看到Easyhoon因為競技水平下滑而在職業生涯末年慘遭各路高手暴打的場景。

  在退役之后,大家能記住的大多是李知勛的高光時刻,更是在歲月的沖刷下增添幾分傳奇色彩!

  此時臺下還有VG鐵粉在大聲呼喊著Easyhoon的名字。

  身穿西裝的李知勛靦腆的笑笑。

  “也歡迎侯爺來到賽后采訪舞臺!”任棟很明事理,見觀眾喜歡看Easyhoon還單獨提了一嘴。

  在嘹亮的掌聲漸息后,他才開始正式采訪。

  “先問下行哥,今天拿到春季賽首勝,目前感想如何呢?”

  顧行不假思索,“因為這是我第一次參加春季賽,也是第一次揭幕戰,能干凈利落的贏下來還是比較開心的。”

  他高考完才打的夏季賽,當時聯賽都開打第三周了,來不及趕上開幕。

  今年春天算是顧行首次全程參與的常規賽,確實有點新鮮感。

  “那第二個問題,”任棟低眼瞅瞅手卡,“我們都能注意到,本場比賽VG展現出和上賽季截然不同的打法風格,從去年的頻繁打團,到現在以運營拉扯為主,方便透露下原因嗎?”

  “去年是龍哥在嘛,他擅長的點就是團戰嗅覺,當時的版本也更強調團戰,所以才會制定團戰制勝的戰術思路;今年Smeb加入隊伍,我們想要來點新鮮的,所以先試試邊帶怎么樣……”

  顧行說到最后又快憋不住笑了,“事實證明是真的好用。”

  特別是在LPL。

  聯賽內自從PDD、Gogoing兩人退役后,就開始盛行純藍領上單。

  突出特點就是對線期不吃資源和打野,混到團戰再發力,主打功能性。

  可是每次遇到LCK隊伍基本都會吃虧——因為當時的韓國上單太狠,很擅長單點突破。

  連Huni這種二流貨色都能騎在臉上予取予求,就更別提Ssumday、Smeb和Marin這種頂級上單!

  除去巔峰Koro1能在他們手中討得便宜,其余選手就只有被打爆的下場!

  Smeb此番來到LPL,在頂尖打野的幫助下更是如虎添翼,宛如猛虎下山般一通亂殺!

  顧行回憶起這兩局和RNG的正面拉扯戰。

  想想對手想要回防高地卻被自己與隊友拖住,最終只能接受Smeb推平基地的畫面。

  想想RNG隊員正面開不起團邊路又被突破,面臨兩難抉擇時那副糾結又抓狂的表情,心里頓時便一陣舒爽。

  那種折磨對手的快感,和硬碰硬進行正面團戰的感受完全不同!

  VG支持者聽到顧行的答復,也回憶起今晚比賽的一幕幕,情不自禁發出低沉笑聲。

  能看見自家主隊在峽谷內游刃有余的惡心對手,他們心里也樂不可支!

  “這是Smeb選手初次登上LPL的舞臺進行比賽,對此有什么想說的呢?”任棟終于將目標對準新援。

  宋景浩聽完侯爺的翻譯,說出自己已經組織好的答案。

  “隊友、教練組和俱樂部的工作人員都給予我和瑞行哥很多鼓勵,來到場館后又看到有很多粉絲來加油助力……”

  侯爺翻譯到這里,臺下便響起觀眾的歡呼高喊聲。

  Smeb臉上笑容愈發明顯,“自己還能收獲來到LPL賽區的首個MVP,我覺得已經相當圓滿了。”

  任棟順著話題稍稍解釋兩句,便拋出下一個問題。

  “第二局中期,有一波是Smeb獨自在下路單帶,準備上高地越塔強殺泰坦,行哥就蹲在自閉草叢里埋伏,并最終擊殺對方發育最肥的寒冰,當時隊內是如何溝通的呢?”

  Smeb覺得這個問題自己可以嘗試用中文來作答,順便向觀眾展示一下自己的語言天賦。

  “那時候銷顧是在草里嗎……”

  話剛說半截,現場一片寂靜。

  顧行側頭看向他,不明白自家上單是如何說出這句話的。

  李知勛微微張嘴欲言又止。

  Smeb發現大家都不吭聲,自己也感覺不太對,立馬閉口不言。

  直播間內有不少網友留下來看賽后采訪——只要有頂流帶明星顧行存在,就不愁收視率。

  他們在聽到Smeb的采訪后,齊刷刷在彈幕上扣出問號!

  好在任棟反應很快,他急中生智想出了處理方法。

  “行哥在草里蹲伏,然后呢?”

  遞個話題給Smeb,讓對方繼續講下去,也不會有停在此處那么尷尬。

  宋景浩猶豫一瞬方才接話,“銷顧說他可以拿對面泰坦當誘餌,吸引RNG過來解圍,他再從中尋找機會……”

  Smeb解釋一大通,總算緩解現場氣氛。

  任棟趕緊提出最后一個問題,“今年來到LPL,春季賽有給自己定過目標嗎?”

  Smeb這次回答非常迅速,“我和瑞行哥從ROX加入VG,兩支隊伍在去年夏天都收獲了聯賽冠軍,所以我們這次的目標自然也只會是冠軍。”

  老虎隊中上的加盟可謂強強聯合。

  宋景浩剛剛收獲一場酣暢淋漓的大勝,認為自家沒道理不奪冠!

  更何況要是連LPL都解決不掉,那還提什么世界賽?

  結束采訪,顧行和任棟合影后便趕回休息室。

  掏出手機先去看論壇是怎么吹自己的。

  正如他所料,抗吧內一片歡騰景象。

  如何評價行哥和Smeb揭幕戰的表現?

只能說神中神,不愧是世界第一上野Letme在他倆面前就和玩具差不多,連一丁點反抗能力都沒有是軍訓教科書級別的表演,確實太狠了  關鍵在于VG上野應該還有溝通問題吧,Letme這都扛不住?他兩盤輸出加在一起還不到1w,簡直刷新認知!

  除此之外,顧行還看到了討論Smeb賽后采訪釀成的事故圖。

  不得不說眾人的網速都不慢,連配有字幕的表情包都出來了。

  再往下滑,便是討論他們戰術風格轉變的帖子。

  VG怎么變成LCK風格了,被中上影響到了?

兩局一共爆發20顆人頭,屬實是世間少有的對局  別啊,我還指望看VG賞心悅目的養眼團戰呢,誰喜歡看死板運營?

我就不一樣,只要是支持的戰隊,不管它是打團、單帶,還是靠偷家贏,我都賊開心  再說行哥不都談了嗎,就是一次試驗,人家老虎隊當年也是打架隊,怎么可能一直玩運營?

  顧行看的正爽,卻聽到杰克在那里詢問自家經理。

  “咱們晚上吃什么?”

  陸文俊也沒想好。

  一場揭幕戰勝利還不足以讓他們出去搞個慶功宴。

  “點外賣吃海底撈?”段德良在家旁邊提議。

  對他來說,這就是主動掏錢能接受的極限價格。

  “莪出去吃嗷,”顧行晃晃手機,上面有女友發來的信息,“你們自己解決。”

  “老顧不在?”杰克沒了勁頭,“那算了,咱們點小區外面那家蓋飯湊合著過唄。”

  好望山小區外面新開了家蓋澆飯,味道相當不錯,而且價格不貴,稱得上是好吃還頂飽。

  段德良求之不得。

  蓋澆飯多省錢吶!

  “有魚香肉絲的不,”他探頭探腦去找艾迪西商量。

  “我要青椒炒肉!”喻文波興沖沖開始點單,“今晚吃兩份!”

  “就你?”顧行滿臉不信。

  杰克身材比剛到VG時胖了不少,但現在也只能說是勻稱,飯量沒有那么大,現在屬于一份蓋飯不夠吃,兩份吃不完的水平。

  “今天春季賽首勝哥們高興,晚上看我怎么炫飯就完事了!”杰克拍著胸脯豪氣沖天。

  顧行沒空和他閑扯,找陸文俊請個假,保證凌晨之前趕回基地,便趕緊離開休息室。

  兩女背著包正在走廊拐角處輕聲細語聊天,看到他連忙抬招呼。

  “我今天怎么樣?”顧行還想顯擺一下,“強不強?”

  “太厲害了!”沈關山由衷贊嘆,“我們在OB的時候都跟不上你的思路!”

  這也是導播經常出錯的原因。

  分段在高的路人玩家,也不可能和職業選手在思路上共通。

  去年夏季賽就有導播經常被顧行的各種障眼法繞的頭暈目眩。

  今年春天就目前來看已經改善了不少。

  即便如此,想要完全搞懂顧行在賽場上每一步動作的意義也非常困難。

  “我剛才逛論壇還看到有夸你們導播的帖子……”顧行翻開手機給二人看。

  實際上帖子下面的回復寥寥無幾。

  畢竟大部分觀眾都不太關心導播。

  除非OB畫面發生非常嚴重的失誤,否則大家頂多也就是在彈幕上閑聊的時候扯上兩句,不會特意發個帖子來討論。

  今天已經是個例外。

  帖子里的網友對揭幕戰導播的表現大加贊揚,尤其是幾波分鏡切屏和帶有預知性質的提前判斷,得到回帖者的一致好評。

  “今年那批導播前輩確實挺厲害的,”顧盼眼睛笑成兩輪月牙,“特別是剛調過來的老左,統籌規劃著實有一手!”

  她和沈關山在OB上做出了一點點微不足道的貢獻,即便和其余正式員工相比還有不小差距,可是看到帖子下方的夸贊也覺得與有榮焉高興得很。

  正大廣場和之前的虹橋天地相比明顯要繁華不少,周圍餐飲店面極多,令人眼花繚亂。

  三人挑選半天鎖定一家地鍋雞。

  等著上菜的功夫,沈關山跑去洗手間。

  顧行見女友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中,眉頭緊鎖轉身去找妹妹。

  “她能適應實習環境嗎?”

  顧盼把百事可樂罐打開,嘴里滿不在乎回應,“你別總想著讓她什么社交都不做,適當鍛煉下有好處的……總不可能這樣縮著一輩子吧?”

  “導播的實習環境已經很好了,一共沒多少同事,大家脾性都挺不錯,關山自己也挺喜歡……她今晚走的時候明顯沒以前拘謹。”

  她用餐巾紙仔細擦拭餐具。

  顧行沒再吭聲。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