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246從哪里摔倒,就從哪里爬起來?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在RNG基地爆炸成煙花的那一瞬,米勒抬聲大喊,“恭喜VG,成功奪得揭幕戰第一小局的勝利!”

  臺下的VG支持者亢奮不已,在觀眾席掀起如潮掌聲!

  “最后一波VG把RNG引誘到大龍坑,再讓杰斯去做單點突破的決策精彩至極!”娃娃夸贊道,“避其鋒芒迂回取勝,有種LCK的味道!”

  或者說,這套杰斯體系就是Sb從韓國賽區帶過來的。

  前任上單朱小龍會玩杰斯,但分推能力一般,更強調加強炮的準度來幫正面打Poke消耗。

  Sb則完全不一樣。

  你給他優勢,就能一路單帶把對面折磨到死!

  紅米把邊路推進體系抄過來加以改進,就變成了VG新賽季使用的首套戰術。

  重點在于沒有那么吃隊內溝通。

  Sb可以一直在邊路玩單機分推,不用過份參與到團隊決策中。

  正面隊友幫他拖時間拉扯即可!.

  這套單帶戰術稱得上速成。

  而且還好用。

  特別是打藍領上單,Sb更是肆無忌憚,中期當著敵方英雄的面無壓力推塔,居然會有種莫名快感!

  “強啊景浩!”顧行同上單擊掌慶祝,臉上笑容分外燦爛,“這局前期沒白養你!”

  “那肯定,”Sb神態饜足,“對面根本不是咱的對手!”

  一整盤他都玩的無比舒適。

  對面打野根本沒機會來抓他,純純的杰斯爽局!

  喻文波還在那里笑,“小躺一局啊兄弟們,舒服!”

  VG這盤主攻上路,他本來前期對線就要抗壓,雖然有點小劣勢,但絕對在可接受范圍內。

  Kuro更是臉都快笑開花了。

  有野爹真好。

  自己被抓死一次都不影響大局,只要護著隊友周全就能贏!

  選手席另一側。

  香鍋望著顯示器里猩紅色的失敗標志,摘掉耳機的時候心中還暗罵一聲。

  全場雙方擊殺數7:3——要不是VG最后抱團推家時送了兩顆頭,RNG擊殺數還要更少!

  爆發的人頭數屈指可數。

  不光如此,縱觀全場甚至連一波有效團戰都沒有爆發!

  從頭到尾節奏被VG牽著鼻子走,RNG強大的團戰陣容壓根沒有發揮空間!

  劉世宇知道主要原因是本來要承擔開團位的泰坦發育崩盤,還被杰斯拖在下路動彈不得,導致顧行在河道里能夠無所顧忌的用W虛空突刺去拖延阻礙他們撤退回防!

  否則下路兵線能穩住,泰坦不用怕被偷家,傳送到正面強開,他們沒道理會輸!

  香鍋抿著嘴陷入沉默。

  “對不住兄弟們……”Let無比懊惱。

  他很清楚。

  首局自己的對線從3分鐘那波貿然上前被VG上野蹲到送出一血時就已經結束。

  后續杰斯與螳螂的滾雪球能力更是讓他毫無游戲體驗!

  最終只能慫在后面,眼看著杰斯巨炮轟平一座座防御塔!

  他那點傷害還不夠給皮爾特沃夫二營長撓癢癢的!

  攜帶巨像的勇氣團戰確實變得更加能抗,可是對線就是一坨肉,傷害遠沒有不滅之握高!

  Let思路紛雜,越想越悔。

  如果能把自己的失誤糾正過來,是不是就有可以避免拖團隊后腿?

  小虎見自家上單一臉自責,連忙伸手攬住他的肩膀寬慰兩句,“先別管上盤,咱們還有一局……”

  “這可不是LSPL,一天就打一個BO1,”李元浩故作輕松,“讓一追二難度又不大!”

  烏茲拿起紙杯往后臺走。

  他心里憋屈。

  有力使不出來的滋味絕對不好受。

  選了一套團戰陣容,結果被VG拉扯到無法開團,宛如重重一拳搗在棉花上!

  回到休息室,正好看到導播給出上一盤的雙方傷害數據。

  Let瞥一眼,臉色愈紅。

  全局比賽,自己才打出3469點傷害。

  就這還有一大截是杰斯推塔時站在那里不動彈讓他刷出來的!

  他不用想,都知道無數網友在笑話自己!

  導播間里左祎正在盯著斗魚直播,彈幕正如Let想象的那樣。

冥冥之中自有7意  3469?辣是真的牛批,上單能打出來這么低的傷害?

那咋辦嘛,泰坦對線敢朝杰斯動手?鉤過去怕不是要被暴打萬萬沒想到這一小局贏的不止是VG,居然還有明凱,簡直是雙贏啊!豬仔感謝RNG洗白之恩Clearlove7:還嘲笑爺4396不?上單輸出還沒打野高不會以為4396嘲笑的是傷害吧?RQQ不中,摸眼二段W沒能量放技能,打的還不如黃金盲仔,純純的校花  “MVP給誰合適?”主導播回頭詢問。

  現在還沒有公開記票的模式,LPL聯賽的MVP人選基本就是導播們的一言堂。

  當然,他們會站在公正可觀的角度上,絕不摻雜個人情感!

  左祎瞅他一眼。

  “當然行哥啊,這還能分出去的?”

  首局要給MVP,就是在上野里面選一個。

  相比而言,顧行參戰率更高,在輔助不參與游走的對局里,他一個人就能盤活全局,帶領全場節奏!

  對線期玩偷襲,各種躲視野繞后Gank。

  中期則變成惡心人又打不死的Poke怪物,就在遠處騷擾,讓RNG無計可施!

  綜合來看,顧行確實是最佳人選。

  導播趕緊去調取事先制作好的選手MVP界面,再把數據羅列上去。

  “就選這張定妝照吧……”他從里面挑了個最順眼的模板。

  畫面中的顧行單手比出持槍姿勢,露在隊服外的小臂白凈還能看出隱隱肌肉線條,嘴角上揚露出明朗笑容,看起來很陽光。

  只不過后方的卡茲克潛藏在陰影中,甲殼上流淌著深紫色光芒,身姿矯健,完美的流線型身材極具威懾力。

  兩相對比反差格外明顯!

  戰損比4/0/3

  參團率100

  團隊傷害占比22.8

  對位經濟領先3522

  除去戰損比只有7,其他三項數據擺在打野身上只能用相當夸張來形容!

  坐在VG休息室內的顧行看到自己的定妝照,心中長出一口氣,就差喊出一聲舒服了。

  世界賽那個陰沉裝高冷的風格根本不適合他嘛,還是LPL自家人搞的定妝照合心意。

  更關鍵的是,VG目前還有小局MVP的獎金機制。

  拿到手的獎勵足夠顧行一個月的日常花銷!

  紅米坐在房間中央的電競椅上,饒有興致的詢問隊員們,“下盤還保上路怎么樣?”

  他說這話時,還在留意杰克的反應。

  主攻上半區對下路,特別是ADC來說,絕對不是什么美事。

  喻文波上盤打的就有點憋屈,縮在塔下只能抗壓補刀。

  好不容易等到EZ兩件套,還沒來得及大顯身手揚眉吐氣,RNG基地就沒了!

  紅米不確定杰克能不能接受。

  對面是烏茲史森明的組合,雙方下路之間多多少少沾點愛恨糾葛。

  反正只是一場常規賽,如果杰克想用Carry型英雄,他也會答應下來。

  喻文波確實心里不太爽。

  他年輕氣盛,面對RNG下路難免想要展現下硬實力。

  不過目光在隊友身上轉了一圈。

  杰克又沒那個臉面硬要讓一群明星隊友給自己搭舞臺。

  “繼續打上路吧,”喻文波雙手枕在腦后仰靠在椅背上,一臉蕪所胃的表情,“不過下盤別給哥們玩EZ了,你們推得太快,我剛發育成型游戲就結束了,一丁點體驗感都沒有啊!”

  休息室內響起一連串的笑聲。

  Sb和Kuro面面相覷四目茫然,不明白隊友們到底在笑什么。

  顧行去飲料機接了兩杯冰可樂,回來分給杰克,順便說點悄悄話,“沒辦法,現在德萊文上不了場,李姐一下,不然選出來我指定給你養得白白胖胖!”

  德萊文必須得配帶控制的硬輔,創造出充足的輸出空間才能砍起來。

  當前版本下路依舊是軟輔當道,拿個錘石出來對線壓力實在太大,不算是合理的選擇。

  “多磨合磨合上野對團隊有好處……畢竟咱倆這默契程度根本不用練,絕對是心有靈犀!”

  他情商一直可以的,兩句話就給杰克哄得心花怒放。

  “艾呀我知道,”喻文波樂呵呵往嘴里灌一口可樂,“你去幫Sb給對面壓力,對局反而結束的更快……再者說能贏就行嘛,我沒意見的!”

  再度上臺時,顧行特意去瞧瞧Let的表情。

  發現時隔一年重返LPL的老將神色沮喪,估計還沉浸在上盤被Sb和他無限針對的痛苦之中難以自拔。

  這一幕更是堅定了顧行次局針對上路的決心。

  擺明的突破口,沒道理不沖著上路窮追猛打!

  兩名解說在短暫的休息之后也調整好狀態,如今精神飽滿,“歡迎回到比賽現場,即將進行的是RNG迎戰VG的第二小局!”

  “首盤比賽Sb處子秀掏出招牌杰斯,在行哥螳螂的幫助下一條路帶穿敵方基地,不知道本局RNG會做出怎樣的調整……”娃娃還滿懷期待,“不過他們第二局位于紅色方,在某種層面上處于劣勢,BP不太好做!”

  解說一提首局,一小部分RNG粉絲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在他們看來,VG根本不講武德!

  英雄聯盟怎么能不打團呢?

  就知道帶線偷塔。

  有本事正面5v5啊!

  “我認為最重要的還是節奏,”米勒接話補充,“VG上盤自始至終都在為單帶服務,行哥前期頻繁去上路打開局面,中期矛頭直指RNG雙C,把正面團戰的最強點給限制住……”

  “這樣一來,上單泰坦被持續壓線,無法來正面開團;中下雙C的輸出不足以支撐他們肆無忌憚隨意肉身強開,這才為Sb瘋狂單帶創造條件!”

  此時在震人心魄的脆響聲中,BP面板浮現在眾人眼前!

  “VG位于藍色方,上來先照例把獅子狗給送上Ban位!”

  火狐別無選擇,先將青鋼影封鎖。

  兩大超模怪消失,又剩下維魯斯、妖姬和婕拉三個頂級角色。

  紅米調整思路,把維魯斯禁用掉。

  娃娃輕嘶一聲,“VG在藍色方的BP思路很有意思啊,他們沒有像上盤RNG那樣封鎖妖姬,而是選擇拆掉下路雙人組!”

  火狐在RNG選手席后方踱步沉思。

  對面紅米這一手確實有丶東西。

  妖姬和婕拉都是當前版本的強勢角色,但彼此之間亦有差距。

  首先是……婕拉有替代品。

  目前排位賽里有大發明家搞出了螞蚱輔助的套路。

  也是因為冰杖和面具兩件契合裝備雙雙降價才異軍突起,再加上6.23版本里螞蚱的W虛空蟲群有所改動,變成類似婕拉植物的召喚物,如今也算強勢。

  而且女槍面對婕拉也不算太吃虧。

  目前卻沒有能完美克制妖姬的英雄。

  更何況中單與輔助在峽谷中的重要性本就有所差距,妖姬的地位肯定比婕拉要高得多!

  如果全部放出來的話,身處藍色方的VG勢必會選擇妖姬,奠定陣容優勢!

  火狐暗自贊嘆對方的BP思路。

  自己上盤完全沒想到這種解法。

  春季賽才開始,5Ban模式也剛剛上線,大家都沒有現成的BP套路可以模仿,只能獨自摸索。

  再者火狐原本是做分析師起家,根本不是玩BP的。

  上一次執教隊伍還要追溯到S5世界賽的樂觀隊,結果所有人都知道發生了什么。

  這導致火狐經驗不足,難免會有失誤。

  好在紅米做了正確示范。

  他下一場就能直接開抄!

  “把妖姬給Ban了吧,讓對面拿婕拉!”火狐做出決定。

  紅米首輪最后一個Ban位給到慎。

  娃娃見狀哭笑不得。

  “VG這是非要針對上路,不讓Let拿到順手的角色!”

  鏡頭適時給到受害人。

  嚴君澤抿著嘴不吭聲。

  耳機里傳來火狐的聲音,想要將杰斯Ban掉。

  Let玩不轉杰斯之類的英雄,倘若頭鐵不禁用,說不準還要有血案發生!

  “尊重一下Sb,沒有任何問題……”米勒對此并不意外,“VG先手搶下婕拉,給段王爺選取對線強度足夠高的輔助英雄!”

  火狐想好對策,“把寒冰鎖下來,咱們再挑個螳螂怎么樣?”

  烏茲是必須在BP上予以側重的。

  而且RNG戰術體系鮮明,目前只能打雙C打野。

  上一盤為了薄弱點不被打成突破口,特意在首輪BP幫忙選角色。

  結果還是變成了篩子!

  既然如此,不如先給隊內大爹選強勢英雄!

  紅米則在自家打野身后征詢意見,“銷顧我給你直接拿反制角色怎么樣?”

  顧行稍加思忖便答應下來,“沒問題,蜘蛛吧……能打螳螂也能抓上,完美!”

  紅米也是這么想的。

  他再給Kuro拿到辛德拉,保證中路前期線權,庇護顧行的野區。

  “RNG選擇瑞茲,有控制也能負責邊帶!”

  來到次輪BP,火狐上來就把巨魔送上Ban位。

  每當上單三幻神等肉坦角色崛起,就是巨魔的春天。

  依靠大招,他能將敵方前排的坦度化為己用,而且分推能力相當恐怖,也是輕易便能帶穿一路的角色!

  “VG禁用大樹,看樣子要把Let的英雄池通通ban光!”娃娃頓覺不妙。

  果不其然,在RNG禁用燼之后,紅米二話不說,將波比送上Ban位!

  “三幻神里只剩一個泰坦,Let還要不要選?!”

  上盤泰坦的糟糕表現還歷歷在目。

  臺下的RNG支持者對此心知肚明,知道VG就是要繼續點菜上路!

  “怎么樣君澤,還頂得住吧……”火狐見己方上單表情有些僵硬,在旁邊沒事找他閑聊兩句,想舒緩一下心情。

  “杰斯巨魔都被Ban了,你也別太害怕,他還能拿什么英雄打爆你?”香鍋情商一如既往穩定發揮,“大不了再給你留個ter位,不會出事的!”

  嚴君澤都不知道說什么是好。

  “那就先給小明拿螞蚱,”火狐斬釘截鐵般說道,“咱們這盤玩強開,別讓VG帶線!”

  馬爾扎哈在當前版本能在輔助位有一席之地,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R冥府之握的無腦強開能力!

  簡而言之,螞蚱擁有軟輔級別的對線能力,又有硬輔的強行開團技能!

  堪稱兩開花!

  火狐眼見著隊伍上一盤被VG用極度惡心的拉扯陣容給搞得頭皮發麻,這盤果斷轉變策略,開始玩無腦強開逼團!

  紅米看透了火狐的想法。

  “杰克你還是得玩EZ啊,這盤沒有什么更合適的射手了,”他跑到喻文波身邊強調道,“你注意穩健點發育就好,對面上單自爆一路的。”

  杰克場間休息的時候調侃說玩EZ沒游戲體驗。

  但是當隊伍真的迫切需要他選用能穩住對線的角色時,喻文波還是照選不誤!

  紅米又去找上單,“景浩你用納爾怎么樣,能單帶能打團,陣容看起來會更扎實一點。”

  Sb沒有拒絕的道理。

  由于RNG留了個ter位給上單,納爾這種萬金油先出比較合適。

  米勒目光鎖定在RNG最后一個英雄選用框上,“……還是泰坦,不信邪想要再來一盤!”

  娃娃在旁邊大喊著烘托氣氛,“從哪里跌倒,就要從哪里爬起來,Let要證明自己!”

  雙方陣容正式確定。

  藍色方VG:上單納爾、打野蜘蛛、中單辛德拉、下路EZ婕拉。

  紅色方RNG:上單泰坦、打野螳螂、中單瑞茲、下路寒冰螞蚱。

  “RNG在這盤的陣容選取上增添了不少強開手段,顯然是吃了上一盤的虧……就是不知道效果如何!”米勒滔滔不絕做出分析。

  “反觀VG依舊是不帶什么開團手段的陣容,只有辛德拉和納爾能夠進行摸獎嘗試,大部分情況下還是要以拉扯分推為主……我發現他們在引援之后是真的喜歡玩這種不強調團戰的體系!”

  這觀點和娃娃所見略同,“很像是LCK風格,韓國隊當年就是不玩開團,用兵線運營和拉扯慢慢磨,直到你露出破綻,他們才會給出致命一擊!”

  導播給到雙方教練的握手畫面,聚焦過后再拉開。

  鏡頭逐漸虛化,下一刻便是峽谷降臨!

  顧行買好裝備出門,還是和往常一樣站河道防守位。

  兩隊的一級團強度差的有點大。

  Let靠泰坦鉤子和被動定身能在團戰中提供成噸控制。

  加上烏茲寒冰的持續緩速,被黏住很有可能無法逃離!

  因此顧行只是站個崗,提防對方有可能的入侵。

  “往我這里來了!”待在下河道的段德良拔高嗓門提醒道,“撤撤撤!”

  他剛想回頭,就看到一道金光閃過!

  泰坦交閃向前位移,船錨朝著自己砸來!

  好在小段反應快,第一時間同步交閃撤退,這才避免被對方控住。

  臺下一小撮RNG登時來了精神,開始搖旗吶喊為主隊助威!

  Let這波在他們看來簡直賺翻天!

  上單泰坦和輔助婕拉換閃,想想就知道肯定是RNG贏麻了!

  香鍋眼前一亮,“干得漂亮!”

  敏銳如他,意識到機會悄然到來。

  “入侵入侵,把蜘蛛逼到上半區!”

  他讓Let帶頭走在最前面。

  控制數量奇多的RNG成功將對方逼出了下野區。

  顧行只得去RNG上方紅BUFF處置換資源。

  香鍋見自己第一步目標達成,立馬敦促隊友,“史森明你在下路注意多換血,我三級能來抓下路,對面蜘蛛沒法支援!”

  小明心領神會,上線伊始便不停騷擾,向VG雙人組發出換血邀請。

  小段被搞得有點煩。

  他開局被逼了個閃,后撤野區時又繞了一圈,導致來不及在兵線交接前趕到下路先把種子布上。

  沒有足夠多數量的植物助力,婕拉初期對拼換血強度沒有想象中那么高!

  可段德良不換血,就要被RNG雙人組逼到遠離兵線的后方。

  不光吃不到兵,還會將線權完全拱手相讓!

  屆時只能任由對方隨意拿捏!

  小段陷入兩難抉擇。

  他只能選擇硬著頭皮換血。

  結果烏茲利用寒冰的射程優勢白嫖了兩發普攻,成功壓低血量搶到線權順利升二。

  娃娃注意到寒冰技能點的細節。

  “Uzi沒有習得鷹擊長空,他點了Q想要強調對線壓制力!”

  更主要的是,顧行已經明牌在上半區,蹤跡并不難掌握,用不著烏茲學E特意去看。

  提升對線強度,對于他來說才是重中之重!

  “香鍋把VG下野區的三組營地全部清空,順利升到三級……看他樣子好像要越塔!”

  米勒后知后覺,“小段就剩下一半血量,而且沒有閃現,RNG真的打算強殺!”

  烏茲在遠處普攻接W萬箭齊發吸引防御塔仇恨,香鍋的螳螂直接跳進去打傷害!

  “杰克給出治療術都無法拯救隊友,小明的Q沉默讓小段交不出技能!”

  Uzi的普攻清空小段血條,拿到一血優哉游哉離開防御塔射程!

  在場的RNG粉絲無不歡欣雀躍!

  “一級站位時的伏筆!”娃娃擰著眉頭,“對于杰克來說可算不上什么好消息,他必須要后撤到下二塔,等待輔助復活回線才敢繼續吃兵!”

  顧行目睹下路爆發的擊殺,也沒有坐以待斃。

  他在上半區,矛頭自然直指上路。

  Sb的對線很值得信賴。

  在Let一級習得Q這個對線沒什么作用的技能后,宋景浩便展現出強大的壓制力。

  他仗著納爾手長,輕松便將對方壓到塔下,自己囤積了一大波斌炫!

  顧行同樣打算越塔,如法炮制RNG的做法。

  小納爾的怒氣機制讓Sb在推完第三波炮車兵線時,變大擁有一套新技能組。

  “我先抗,你只管輸出!”顧行用簡單語言加信號的方式,讓Sb明白自己的意思。

  他從RNG上一塔側后方草叢里鉆出來,封死泰坦的退路。

  先走位逼近,帶有紅BUFF灼燒效果的普攻點在Let身上,WQ雙技能削低泰坦血條。

  在嚴君澤朝他出鉤的一瞬間,顧行丟出結繭!

  白花花的液體糊住泰坦!

  “行哥切蜘蛛形態又是一套輸出,加上雷霆的爆發傷害著實不低!”

  娃娃聲音急促,“Sb的納爾也在不停輸出,還給上W痛毆的暈眩效果跟上控制!”

  在即將抗到第三發炮擊時,顧行飛天而起,規避防御塔的傷害,順便轉移仇恨目標!

  “Let只有兩級,他根本做不了任何事!”

  最后Sb的大納爾一記頑石投擲,成功將泰坦擊殺!

  “雙方在上下邊路各自取得優勢,打出一波1換1!”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