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244歡迎來到LPL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我的我的,”嚴君澤望著黑白屏幕神色懊悔,承認自己的失誤,在語音內和隊友道歉,“對面怎么會繞到那里去啊!”

  他沒想到VG上野竟然如此Baby,推完線繞一大圈,用障眼法麻痹心理,再躲進線草里來偷襲自己!

  次級聯賽遨游一整年,剛回到LPL的他尚未適應這里的節奏。

  在LSPL很少有打野會這么玩!

  “你這兵線……”香鍋切屏瞅一眼上路。

  Let被抓時,小兵是向VG上塔回推的。

  如今泰坦陣亡,兵線交接位置卡在敵方塔前進不去!

  劉世宇見狀都想說一聲上路寄了。

  Let傳送上線都不一定能獨自解掉這波卡在VG塔前的斌炫!

  一個沒有閃現的泰坦,還不是任由Sb杰斯拿捏?

  “我過來幫你把線清了吧。”香鍋原本都刷完自家的B三狼,此刻卻只能折返回去。

  如果真讓兵線卡在那里一動不動,他估計Let一整局都要被杰斯死死壓制!

  反正他現在也沒事情可做,去VG野區里反野只能吃三狼或者F6——這兩組營地都在中路附近,有可能受到Kuro的騷擾。

  “OKOK……”嚴君澤求之不得,“那我把傳送省下來了,等會兒可以支援!”

  Let硬實力只能說還好。

  但他有自知之明。

  隊內顯然雙C和打野才是大爹,幫他們準沒錯。

  都已經玩泰坦了,肯定要多為團隊做貢獻!

  導播間里以左祎為首的工作人員個個精神緊繃,就擔心出什么差錯。

  “給下路鏡頭,有一波對拼!”OB3從事賽事導播多年,看到小地圖上雙人組頭像發生異動,立馬便反應過來。

  主導播畫面立馬給到下路。

  烏茲正好點掉第四波小兵的最后一只近戰兵,兩人齊齊升到3級。

  小明的女槍抬手將植物擊殺,開啟W大步流星加速向前,E槍林彈雨往VG雙人組身上灑去!

  但段德良早有預料,回身用Q致命綻放再激活一株荊棘噴射者,同時擊殺小兵讓自己和杰克也獲得等級提升!

  雙方把經驗等級完全算死,對拼起來起初竟也不相上下!

  不過還是出了紕漏。

  杰克多接了烏茲維魯斯一個瞬發Q,自己找準機會還想趁著Uzi丟出普攻的卡頓間隙用秘術射擊進行消耗。

  然而烏茲已經觸發了復仇之欲的攻速加成效果,普攻抬手速度比以往快了不少,收弓之后愣是用小走位躲開了伊澤瑞爾的Q!

  EZ前期在對拼中只要斷Q,基本就等于廢了一半!

  失去攻速加成與后續的技能銜接,杰克只能回身后撤。

  小段倒是靠著植物幫助,把小明給消耗成殘血。

  “VG射手血量不足,換到的是RNG輔助狀態,”直播畫面里的米勒還在念叨,“不得不說,Uzi對于這種吃走A的艾迪西確實非常精通!”

  杰克的EZ熟練度并不是很高,吃點虧也在所難免。

  沈關山注意力則放在顧行身上。

  螳螂拿到一血回城后,購買了綠色打野刀和一把長劍,出門后VG野區還剩三組營地沒刷。

  但他理都沒理,而是越過自家營地,直奔下河道!

  “顧行要去下路Gank?”顧盼湊在好友耳邊低聲詢問。

  “……我覺得像是要反野,”沈關山也不太確定,“目標應該是石甲蟲。”

  她認為RNG雙人組四個召喚師技能全部握在手里。

  VG下路的控制技能還只有婕拉E纏繞之根。

  沒閃現的螳螂又無法觸發孤立無援,想抓死對方難度著實有點大。

  一旦被拖住,Let說不定會傳送過來支援!

  反野看上去是更好的選擇。

  但沈關山知道男友的打法常常令人捉摸不透,因此不敢做出肯定答復。

  顧盼當機立斷,報點時先掃一眼下路雙人組,再把鏡頭移到RNG最下方的石甲蟲營地,最后切給顧行。

  主導播對OB4突然劃進來的石甲蟲報點倒是沒有猶豫,直接按部就班照做。

  如果螳螂不反野的話,切給野怪營地的鏡頭會讓觀眾感覺非常突兀。

  不過他身為主管全局的OB1,平時協調各方和直播反應,沒多少時間去觀察現場局勢,此刻能做的就是相信同事的判斷——不然要另外三臺機器做什么?

  所以說別質疑,先相信。

  鏡頭經過反復移動后,最終聚焦在螳螂身上。

  直播間網友對突然出現的RNG石甲蟲畫面感到莫名其妙。

  一小撮觀眾剛在彈幕上扣問號,以為導播又想開始整活。

  緊接著就看到顧行的螳螂完全不管下路,直奔野怪而去!

  問號眨眼的功夫就變成驚嘆號。

  從觀賽視角看去,導播就和開了預知掛一樣,精準無誤給出顧行即將前往石甲蟲營地的信息提示!

  左祎回頭瞥了一眼OB4機器的兩名實習生,緊張到滿頭大汗的他也顧不上夸贊,趕緊去安排其他任務。

  顧盼埋頭敲著鍵盤,靈活的纖細手指每次按下鍵位,都能準確無誤下達OB操作,獲得準確信息。

  她還不忘側頭輕聲表揚好友,“可以啊你!真有兩把刷子。”

  單單猜到顧行的動向不算多稀奇。

  難點在于反應速度。

  OB延遲在對局前15分鐘總共就5秒鐘。

  如果反應稍慢一步,就有可能錯過關鍵時刻,只能把鏡頭時刻鎖定在顧行身上。

  固然不會導致什么工作失誤,可是會影響到網友的觀賽體驗。

  得到夸獎的沈關山露出明媚笑容,下一瞬眸光微動又指指螳螂的身影,“你看他把眼位放到什么地方了?我覺得最好給個信息讓觀眾看一下。”

  顧盼鏡頭閃進RNG下野區。

  發現顧行刷完石甲蟲之后,將打野刀給予的眼位放在對方紅區對面的草叢里,另一顆眼則放在RNG鋒喙鳥營地旁的草里,這才優哉游哉轉身離開。

  此時香鍋剛在上路幫忙處理掉兵線沒多久。

  比賽初期,RNG整個地圖下方只有下路三角草叢有眼,全程沒有察覺到螳螂的動向!

  顧行做好視野后回去繼續刷自家的下野區營地。

  自從野怪刷新間隔變成150秒之后,打野們倒是不用火急火燎的奔波于營地之間,有足夠的時間去搞事。

  就像現在,顧行反完石甲蟲又做完眼,連時間才剛剛4分鐘出頭。

  魔沼蛙還要等30秒才能刷新!

  他野區路線規劃的正好,本來也沒想著寵幸蛙妃,刷完B三狼就往上移動。

  “景浩你囤線,我能來幫你!”顧行放慢語速簡練語句,確保隊友能聽懂。

  Sb答應的很痛快。

  他剛才回城補完裝備傳送到上路,正好吃香鍋推到塔下的兵線。

  如今小兵又有向RNG上塔推進的趨勢。

  宋景浩不用刻意做什么,順其自然就能達到囤線的效果。

  解說臺上。

  米勒正在對當前的野區形勢侃侃而談,卻聽到搭檔娃娃突然開口,“行哥在干嘛?”

  他的注意力霎時便被顧行吸引過去。

  “啊這……”米勒倍感驚訝,“螳螂的移動路徑非常詭異!”

  導播已經將鏡頭對準顧行。

  萬眾矚目之下,螳螂并未進入自家上野區,而是選擇繞一大圈貼著高地墻壁從中路來到上路,再順著兵線向前進發!

  主導播立馬把畫面切到VG野區。

  在紅BUFF營地旁,有一顆來自RNG的眼位。

  “行哥猜到這里有視野,他選擇長途跋涉從線上移動,這樣雖然會耽誤一點時間,但可以繞開眼位避免被對方覺察!”

  娃娃眼前一亮,“自信而精妙的判斷!”

  此前拿到一血,顧行殘血回城,當時看到香鍋來上路幫Let處理好兵線。

  彼時他就認為對方可能會趁機入侵。

  盡管劉世宇不太可能直接反野——Let沒交傳送,而Sb可以直接進行支援,香鍋反野風險實在太高。

  但香鍋進來做顆視野來偵測他的動向還是可行的。

  因此顧行這波刻意繞開上野區,爭取不讓RNG在第一時間捕獲到自己的蹤跡!

  “香鍋已經回城補給過裝備,他還想來刷下野區的營地……”米勒目睹盲僧走進顧行方才布置在RNG紅區的眼位,語氣中滿是遺憾,“壞了壞了!”

  他知道打野的行動路線被發現意味著什么。

  敵人可以肆無忌憚的在反方向動手!

  不過實際上顧行早已對盲僧的動向有所猜測。

  畢竟先前香鍋在上路幫忙推線時暴露過刷野數,他輕而易舉就能推斷出對方已經清理掉上半區野怪。

  那么盲僧大概率只能去下半部。

  顧行布置的眼位是為了確保萬無一失,畢竟香鍋號稱意外性極強的打野選手,說不定偏偏要來上路。

  VG近些天又沒和RNG約過訓練賽,并不清楚對方在更換上輔雙新人之后打法是否發生了變化。

  穩妥起見,顧行才在RNG下方插下眼位,徹底鎖定香鍋的位置。

  如今他可以放心行動!

  “行哥跟隨前推兵線鉆出線草,明晃晃出現在Let視野內!”娃娃嗓音洪亮,“他不想讓泰坦在塔下吃這一大波囤積起來的兵線!”

  Let不想退。

  開玩喜,他還剩8成血量的泰坦,有W泰坦之怒有巨像,VG上野這對沒控組合還想越塔把我鯊了?

  再者說這波聚集在一起的慢推線,連同炮車在內整整10只兵。

  要是退到二塔內自閉,對上單來說比殺了他都難受!

  嚴君澤待在塔下,用船錨敲擊著小兵,一副老神在在不怕被抓的模樣。

  顧行見狀還挺意外。

  “景浩你先抗塔,打完傷害立馬撤!”他沖Sb下達指揮。

  都是足夠簡單的詞匯,Sb如今完全能聽懂。

  他目光聚精會神盯著屏幕。

  當RNG上一塔瞄準炮車準備開火時,Sb終于動手!

  杰斯的歪門加強炮輕松命中不遠處笨重的泰坦,開W超能電荷提攻速,再切錘形態敲了上去!

  “泰坦打斷了杰斯的Q!”娃娃還在大聲嚷嚷。

  嚴君澤反應并不慢,察覺到VG有可能動手,便時刻準備著還擊。

  杰斯錘形態Q蒼穹之躍抬手實在太明顯,他稍加防范便在二營長跳躍到半空時出Q疏通航道。

  中途攔截!

  有一說一,蒼穹之躍實在太容易打斷,是個硬控都能把杰斯攔下來,和E雷霆一擊的優先級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上!

  不過此時炮塔才朝杰斯射出第一發炮擊。

  Sb很細。

  他刻意卡著防御塔鎖定炮車時才動手。

  這樣炮塔無法在射擊炮車后馬上轉移攻擊目標,攻速0.83的它要等一秒多鐘方能射向杰斯!

  顧行吃到加速之門,跳上前同步灌輸出。

  不過正如Let所想的那樣,VG上野目前的傷害還不足以將他瞬間秒殺。

  泰坦靠著超強護盾,仍然存有近四成血量!

  “撤撤撤!”顧行催促道。

  Sb用雷霆一擊將泰坦捶開,自己抗完第三下炮擊離開防御塔射程,血量所剩無幾!

  Let都想笑了。

  下一瞬他就光速變臉。

  因為反抗是有代價的。

  他的泰坦方才用Q鉤中杰斯,又跟上被動錨擊把對方定在原地,讓防御塔多打一發炮擊。

  此舉吸引到小兵仇恨。

  如今10只VG小兵朝著他不停丟出光彈!

  加上大炮車,一輪集火能打掉泰坦100點血量!

  Let完全吃不消傷害!

  眼見著狀態極其健康的螳螂揮動著利爪躍躍欲試,他只得認慫向后退!

  可這么一退,嚴君澤就吃不到兵!

  縮在自閉草叢里回城補給,眼睜睜看著自家炮塔把小兵吃干抹凈!

  他深感對方那對世界頂級上野招數之陰損!

  真惡心!

  即便回城補給好狀態,Let再傳送上線,全程也得十幾秒鐘。

  到那時塔下小兵早就被清理一空!

  他滿心憤怒卻無可奈何。

  “這波兵全部虧掉,雙方上單的補兵差距已經超過15刀!”娃娃還挺樂呵,“算下來也是一顆人頭的經濟!”

  “VG在引入Sb之后,這套杰斯壓制體系有模有樣!”米勒也不吝溢美之詞,“現在上單優勢已經建立起來,如果讓杰斯繼續擴大領先,泰坦將沒有任何發育的空間!”

  沈關山正盯著斗魚直播間看。

  就聽到隔壁桌OB3扯開嗓門提醒,“切給香鍋!他好像要繞視野!”

  主導播趕緊把鏡頭給到劉世宇。

  盲僧清理完鋒喙鳥,先向中路移動,佯裝要奔向上半區。

  然而來到中二塔附近時,他卻突然折返方向,復刻顧行先前繞VG上野區的路線,貼著高地來到下路,而后再順著兵線前進!

  香鍋沒有全圖視角,他不知道顧行之前是怎么繞的。

  但頂級打野的思路在此刻共通!

  當香鍋先前來到自家石甲蟲營地,看到其中空空蕩蕩,便猜測到顧行反完野怪應該在附近插下過視野,他的行蹤已經暴露。

  他選擇來一招顧行原來特別喜歡用的障眼法,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如今香鍋在VG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悄無聲息摸爬向前。

  最終離開線草出現在杰克和段德良的視野范圍之內!

  “香鍋的意圖和行哥一樣,想要將VG雙人組逼退,阻止對方吃這波塔下兵線!”米勒一語道破。

  杰克現在血量不是很高。

  縱使有治療術可以抬上一截,但是面對RNG下野的威脅也很難存活!

  偏偏烏茲也仗著自己血量優勢,囤積了一大波兵線進入VG下塔!

  如果VG雙人組就此回城,將會損失慘重,甚至直接影響到將來的下路對線!

  杰克真心不想撤。

  可形勢比人強。

  他正想帶著小段離開,耳機內便響起蹩腳中文。

  “我愣來,憋怕!”

  此言如同天籟之音一般回蕩在杰克耳畔。

  VG下一塔上亮起的猩紅色傳送旋光,更是令他心神振奮!

  “卡爾瑪!”娃娃大呼小叫,“Kuro連中路小兵都不要,非得幫下路脫困解圍!”

  導播啟用分屏,右下角畫中畫部分給到中路鏡頭。

  由于局勢緊迫,他甚至來不及回到自家中塔的庇護范圍,便立馬交出傳送馳援下路!

  小虎拿他沒有任何辦法。

  目前疾跑還沒削,李元浩的發條自然要帶。

  倒是卡爾瑪不依賴疾跑的加速,可以攜帶傳送。

  VG領先的召喚師技能優勢在此刻用來平衡下路對線!

  “發條沒升到六級,也無法打斷傳送,只能去盡可能磨損Kuro的血量!”

  小虎一套技能加雷霆,把卡爾瑪的生命值壓低一半。

  可Kuro落地后的RE群體護盾,瞬間便將自己和雙人組隊友的血條撐了上來!

  “香鍋悻悻作罷,只能放棄逼迫VG下路離開的計劃!”

  接下來就是塔刀環節。

  小段的婕拉不用技能,就在旁邊普攻墊刀,杰克操作EZ很舒服的將小兵通通收入囊中。

  娃娃這才意識到不對,“Kuro的卡爾瑪直接回城,他連兵都不吃嗎?”

  正常來說,中路在對線期犧牲小兵來為邊線解圍,臨走時多多少少手都不干凈。

  臟兩只斌也是合情合理的,權當是勞動報酬。

  可Kuro只是蹭了點經驗,小兵全部讓給喻文波!

  “我的天……他這犧牲未免也太大了!”米勒訝然。

  回城再上線,加在一起又是40秒鐘。

  算下來Kuro要虧整整一波半的小兵!

  問題來了。

  中路小兵都被誰吃了呢?.

  畫面給到中路。

  螳螂正在大快朵頤!

  “行哥這發育好肥啊……”娃娃看著顧行不斷上漲的補刀數,“他比香鍋的經濟和經驗都要高上不少!”

  顧行反過RNG一組石甲蟲。

  這組本賽季剛學會分裂的野怪論經濟排在六組營地的頭名。

  再加上這一波半兵線。

  他儼然蕪湖起飛!

  賽事直播間里人潮洶涌。

  春季賽開幕,對于玩家來說,是兩個月以來的首個大型賽事。

  而且還有VG的表演,自然會吸引大量網友前來觀看!

  此時目睹Kuro的無私打法,彈幕頓時刷屏而過!

  辣是真的牛批,還有這種中單的啊?

  中路兵線全給打野吃,屬實是頭一回見!

  我真的哭死,Kuro真的好溫柔……

養爹流中單來了,生怕行哥吃不飽,自己寧愿去下路喝湯分經驗也要把兵線讓給打野  行哥這不是隊霸是什么?

  顧行不清楚彈幕在調侃自己。

  他把上半野區刷完,回城掏出考爾菲德的戰錘。

  不管下半區的野怪,而是直奔上路!

  “對面打野應該在,景浩你裝一下!”顧行一字一句說道,慢聲給出指令。

  Sb看到自家打野正在路上的信號,便明白隊友的意思。

  一分鐘之前,他倆把上路一大波兵線送進RNG上塔,讓Let血虧。

  防御塔的炮擊將10只兵清理干凈,期間又一波小兵趕來,在上一塔內相接。

  現如今,兵線自然而然進行回推,朝著VG的方向前進。

  Sb把兵線卡住,仗著自己戰斗力強,愣是不讓小兵進塔!

  Let對此毫無辦法。

  他如果向前就要被杰斯毆打。

  對方已經是鋸齒短匕在手,固定破甲在前期對泰坦造成的壓力極大!

  不得已,Let選擇把打野搖上來,爭取幫忙解線。

  香鍋本來不打算到上路的。

  可是Let的崩盤速度著實快到超乎想象。

  劉世宇感覺自己倘若再不作為,Sb就要把上路打穿!

  他過來解圍,起碼不能讓杰斯過于輕松的拉開對位經濟差距。

  因為是過來解線而并非Gank,香鍋直接露面,想要和Let聯合起來逼退卡線的杰斯。

  然而Sb根本沒有后退的打算,一副我就是要卡線你能奈我何的囂張姿態。

  香鍋眉頭一皺,感覺事情并不簡單。

  Sb看起來有恃無恐。

  這難免讓他心生狐疑。

  方才顧行到吃完兵線明牌往上走,那上半野區現在理應沒有野怪。

  算算時間,顧行要么已經刷下去了,要么就已經回城補完裝備再出門。

  正常情況下,對方應該不會去沒有野怪可刷的上半區……那Sb寸步不讓究竟是因為什么?

  香鍋大腦一片混亂。

  “嚴君澤你先往后靠……”

  他發聲提醒隊友。

  然而為時已晚。

  杰斯切換錘形態已經敲了上來!

  Let為了將其打斷,直接交Q疏通航道將杰斯從空中擊落。

  “打他打他!”嚴君澤還挺興奮。

  香鍋卻如墜冰窟。

  壞了。

  還不等他作何反應,后方陰影視野里就鉆出來一只螳螂!

  娃娃非常激動,“行哥反蹲到了!”

  “Let用完Q技能,現在很難跑,螳螂直接跳了上來!”

  VG上野的作戰強度顯露無疑。

  經過此前的輪番交鋒,顧行和Sb都領先對位選手一級,而且裝備也有不同程度的優勢。

  上野2v2開啟時,RNG根本沒有勝算!

  “崩撤賣溜!”香鍋清楚沒閃沒Q的泰坦在VG上塔附近被逮到,面臨他的只有死路一條。

  莽夫如他也不是沒腦子的蠢貨,知道再不賣掉隊友,自己也要陪葬。

  香鍋只得放棄Let。

  嚴君澤最終被杰斯切換形態后的一炮帶走!

  他煩躁的揉揉眉心。

  一年過去,LPL的風格和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樣!

  訓練賽里Let也沒碰到過如此詭異的打野。

  這讓嚴君澤懷疑人生。

  現在LPL都是這種老陰比了嗎?

  更讓他苦惱的,是自己的發育!

  他此次陣亡后,Sb依舊能把兵線牢牢卡住!

  香鍋都對此無能為力,光憑他自己,又要如何處理好兵線?

  Let覺得顧行的做法已經非常絕了。

  連抓兩次,還卡掉自己大量斌炫,他大概率一整局都無法翻身!

  可Let緊接著就意識到,自己還是Tooyoungtoosiple。

  比賽進行到7分11秒,顧行再次來到上路!

  這次Sb不玩什么花里胡哨的,直接往對面臉上敲,想要用硬傷害將泰坦灌死!

  “Let閃現剛剛轉好,還想要逃跑……可是行哥的閃現也冷卻完畢!”

  金光相繼閃過,顧行最后的AQ收掉泰坦性命!

  嚴君澤長呼一口濁氣,面對再度變為黑白的屏幕不知所措。

  7分鐘死3次,總共30個補刀,你還要來抓?

  玩不玩?!

  顧行沒心情顧及對方上單的心理感受。

  完成擊殺的他升到六級習得大招,擁有一次進化技能的權利。

  顧行稍加思索,還是選擇進化R虛空來襲。

  目前來看,延遲爆發改動讓螳螂進化Q的收益直接降低,進化E又只能打收割用,職業賽場很難創造出合適的連跳機會。

  剩下的WR都是大加強。

  大家多半會在前兩次進化把WR全部升級,無非是順序問題。

  平心而論,如果是均勢局,W虛空突刺會更合適。

  強大的消耗能力以及緩速留人能力,可以讓螳螂戰斗力更加強大。

  不過顧行認為自己如今在野區里優勢太明顯,升級R進草叢就能獲得隱身,對于螳螂滾動雪球提升侵略性至關重要!

  他都有戰士打野刀了,反正不缺傷害,升級R也沒什么問題。

  鏡頭聚焦在顧行身上,讓所有觀眾都看到霸天異形卡茲克進化過后成為一只紅皮螳螂!

  進化R的效果立竿見影。

  顧行機動性大大提升,穿行于草叢間,觸發被動隱身還會獲得40額外移速加成!

  他將矛頭再度對準上路。

  香鍋已經戰略性放棄上半區,任由泰坦自生自滅。

  顧行沒道理不拿Let提款!

  “行哥先開大招,進入隱身狀態,鉆進RNG上一塔側后方草叢里,再獲得第二段隱身加速沖向塔下!”

  直到螳螂快進入防御塔射程,嚴君澤才發現顧行的身影。

  Let整個人都被嚇了一跳!

  他明明在側后方草叢里放了眼,可全程都沒看到螳螂是怎么貼過來的!

  嚴君澤來不及撤退,固守塔下還試圖反抗。

  QR全部交給率先抗塔的杰斯。

  然而Sb打完輸出,用閃現輕松拉開距離,讓顧行收割掉泰坦的性命!

  按理來說坦度驚人的幻神泰坦,如今在VG上野面前脆的像一張紙!

  “04的泰坦,這還怎么打?!”娃娃高聲吶喊,“行哥給首次代表VG出戰的Sb送上一份大禮,也是給年輕的Let一個下馬威!”

  “歡迎來到LPL!”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