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239我的心臟在加速跳動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嗯?”顧行看了眼時間倒也不意外,還沖著麥克風跟觀眾報備一下,“主播點的肯德基到了,先去取一下……馬上就回來,咱們繼續聊天!”

  他摘下耳機去開門。

  結果房門剛擰開,就看到兩只用羽絨服把自己包裹成胖企鵝的姑娘。

  “怎么是你們?”顧行倍感意外。

  沈關山笑容明媚,“來賠罪的嘛,之前不是把你冷落了……”

  她舉起餐盒晃了晃,“特意去買的烤鴨,趁熱趕緊吃!”

  顧行目光剛掃到妹妹身上,就聽見顧盼理直氣壯開口,“我來蹭飯!”

  把兩人讓進屋里,顧行趕緊去電腦桌前先把麥克風關掉。

  此時彈幕里已經是一片問號。

  在說什么呢,怎么聽不清楚?

  我聽到有女人!

  一住://6

  肯德基是吧?古有指鹿為馬,今有指鴨為雞,真有你的啊小顧!

  別關聲音,大家都是哥們!

  這指定有奸情啊,不對勁不對勁!

  顧行見彈幕越扯越離譜,一不做二不休,索性斷掉串流關閉直播。

  “你這屋子不行啊,”顧盼還在參觀打量著房間,“怎么不住好一點的?”

  看起來著實不算寬敞,更別提攤開的行李箱上堆疊著各家簽名隊服,擠占了大量空間。

  “要是好一點的你們也沒那么容易進來,”顧行給二女倒杯水,“再說我就一個人住,太大也沒用。”

  首都這邊的酒店價格太貴,何況他還是包一個月。

  即便長住能談些價格下來,也得萬把塊錢。

  顧行平時在房間里除去直播就是睡覺,其余時間都在周圍旅游逛景點,住太好的酒店沒什么必要。

  他雖然現在賺的很多,收入極速膨脹,可現在想想好像只是個數字。

  平時生活花銷并不算高,消費習慣還停留在半年前。

  房間里挺暖和,餐盒里的食物香氣彌漫。

  沈關山連忙掀開蓋子,“顧行你快嘗嘗,聽說這家烤鴨皮很酥肉也很香,再放久了估計就被水汽泡軟啦!”

  她為表誠意,還笨手笨腳幫忙卷了張餅往男友嘴里塞。

  顧盼見到這一幕就別過頭去,生怕自己牙齒被酸到。

  征詢老哥的意見后便坐在那里擺弄電腦,“我看網上說今天晚上有春季賽的抽簽儀式,顧彳亍你怎么一點都不關心?”

  顧行把鴨餅咽下,“蕪所胃的,反正打誰都一樣。”

  “嚯,”顧盼不由得調侃起來,“這么有自信?”

  她把抽簽儀式的直播調出來,自己也坐在沙發上開始卷餅吃。

  屏幕里的不滅之握任棟西裝革履站在舞臺上,還在介紹抽簽規則。

  “今年春季賽和去年一樣,依舊是分為兩個小組,按照全年成績劃分,我們將12支戰隊分為四個種子池……”

  顧行夾了一筷子芫爆散丹,專心致志恰飯,把任棟的話當成背景音。

  16年排名一二位的戰隊固定分到不同組,三到六名的隊伍每組抽2支,七到十名亦是同理,再由表現最差的兩支隊構成末尾梯隊。

  排在首位的自然是VG,第二為EDG。

  “誒?”顧盼和好奇寶寶似的,“RNG有春季賽冠軍啊,這樣都不是第二嗎?”

  “實際上就是看冒泡積分,”沈關山解釋,“EDG雙亞拿二號種子保送的世界賽,全年排名肯定在RNG前面。”

  顧盼還挺訝異,拖長語調來了一句,“你很懂嘛……”

  抽簽嘉賓是前職業選手、YM老板PDD。

  他身材已經不能用健碩來形容,吭哧吭哧走上臺,胖乎乎的手指在玻璃盆里隨意一攪和,就把裝有VG彩帶的黑色球體抽取出來。

  EDG毫無懸念被分在B組。

  一號池是最不影響結果的。

  接下來才是對賽區內其余戰隊的審判。

  夏季賽由VG、RNG、WE和IM組成的死亡小組還歷歷在目。

  倘若被分到平均實力過強的組內,對中游隊伍來說無疑于致命打擊!

  只要組內排名不高,就會直接拖累季后賽位次,指不定要多打一兩輪BO5。

  而且現在升降級賽尚未取消,每組最后兩名要去打保級賽。

  倘若真淪落到如此地步,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丟掉頂級聯賽的名額!

  這一刻,各家俱樂部從管理層到隊員都緊張的盯著抽簽現場。

  顧行倒是和他剛才所說的那樣,壓根就不擔心。

  開玩喜,VG這3000W陣容如果再去為LPL賽區內的分組問題發愁,干脆挖土把自己埋上算了!

  PDD下一抽,從二號池里直接選定了RNG。

  “嗷呦,又要打RNG,”顧盼饒有興致,“聽說你們隊內的輔助小段真和Uzi關系很好?”

  “這還有假?”顧行笑了起來,“不過有一說一,小段打烏茲是真的下手特別重。”

  興許是雙排搭檔太久的緣故,段德良看見烏茲晃晃身子,就知道他下一步要怎么走位!

  而且輔助在下路對線方面握有絕對主動權,注定是優勢一方。

  夏天顧行就不止一次看到段德良制裁烏茲,把對手的想法猜得一清二楚!

  舞臺上PDD抿著嘴唇。

  圓潤臉上展露出的表情都要比其他人更加明顯豐富,無可奈何中似乎又帶著點竊喜。

  他和RNG老板關系不錯,為了能讓史森明打上LPL,還親自去找白星商談,最后連轉會費都沒要,免費把小明送給對方!

  PDD絕對是個很精明的人,特別當比較范圍是電競職業選手時,更能凸顯出他的格局。

  成立YM除去起初的電競夢想,后續也要做青訓賣人來回血發家致富。

  現在隊伍次級聯賽雙亞在手,依托老板PDD,關注度在LSPL內也算首屈一指。

  目前熱度有了,想要賣青訓,缺的就是口碑!

  史森明是他的得意部將。

  RNG正好又是國內流量大戶,即便比不上S賽首冠VG和季中賽首冠EDG,目前人氣也能排在第二梯隊的前列!

  更別提‘狗妃’這一粉絲冠名的榮譽稱號。

  可以說,史森明只要能當上烏茲輔助,實力逐漸成長起來,就是YM青訓的一塊金字招牌!

  所以PDD才如此舍得,免費把小明送給RNG。

  史森明出人頭地,不光是他自己有所收獲,YM同樣也會沾光,甚至是打開頂級聯賽的青訓市場!

  如今看到RNG和VG分到一組,PDD不禁為年輕小將上來就要在常規賽與聯賽新王交手兩次而感到喜憂參半。

  對史森明來說,連續與VG碰撞絕對稱得上是煉獄級難度,可能會打擊到自信心。

  可是從輿論方面看,新人敗給VG這種級別的強隊豈不是合情合理?

  如果真能贏,史森明瞬間就要被烏茲粉絲捧上天!

  綜合來看,輸了不虧贏了血賺!

  PDD安下心來繼續抽簽,將IM送到B組,又抽出蛇隊為A組再添一員大將!

  WE則和仇敵EDG分至一起。

  在二號池抽完之后,剩余的LPL強隊就所剩無幾。

  PDD把老東家IG親手送到A組。

  “IG明年是不是挺厲害的?”顧盼近段時間在數據分析團隊里做兼職,自己沒事也會關注轉會期新聞,也算稍稍有所了解。

  “應該實力不錯,”顧行也是這么想的,“他們中野有點強。”

  他在排位賽里和Cuzz碰撞過幾次,能看出對方天賦不俗。

  尤其是雷克塞,屬于在千分王者局里都能輕輕松松挖穿全場的絕活英雄!

  加上隊魂肉雞,拼湊成的中野強度不容小覷!

  IG元老雙子星盡管在世界舞臺上是純純突破口,不過混個LPL沒太大問題。

  新來的寶藍又是杰克曾經欽點的輔助之一。

  整合到一塊,陣容強度看起來比S6夏季賽要強上不少!

  “不過那個Cuzz吹得也太過分了吧?”沈關山頗有微詞,“輿論都快捧成出道即巔峰的IG救世主了,還說要復刻你的奪冠路!”

  顧行啞然失笑。

  IG休賽期照例起飛來年斷腿的圖不知道在網上傳過多少遍,水印都快疊甲疊滿了。

  Cuzz又是中韓雙服登頂過的年輕天才,被吹兩句再正常不過。

  在他看來很普通的一件事,沈關山對電競輿論領域的認知還是Too

  “你明年春季賽碰到他,下手務必要重一點!”沈關山憤憤不平,狠狠咬一口包好的鴨餅像是在宣泄情緒,兩頰鼓鼓囊囊像只松鼠。

  “成成成……”顧行連聲答應下來。

  聊天的功夫,PDD已經把剩下的戰隊通通抽了出來。

  最終分組結果呈現在屏幕上。

  A組:VG、RNG、Snake、IG、NB、QG。

  B組:EDG、WE、IM、GT、LGD、OMG。

  依舊是組內雙循環、組間單循環的賽制,每支隊伍要進行16場常規賽。

  大半個月后的1月19日才正式開賽,打四周就放假過年,回來再繼續剩余六周的較量。

  顧盼正想銳評一下分組形式,突然鈴聲響了起來,擦擦手趕緊把手機掏出來。

  應兩聲之后就起身去拿外套。

  顧行看她掛掉電話一副風風火火的模樣,“這就要走?”

  “對,回去有幾個數據要修改,得抓緊時間處理,”顧盼面相溫婉做事倒是雷厲風行,迅速披上羽絨服又回頭提醒,“顧彳亍你記得晚上吃完飯把關山送回去。”

  晚餐才吃一半,炸雞外賣剛剛送到,她不好拉著沈關山一起走。

  “你什么意思,還怕我把她留下來過夜?”顧行不可思議的看向妹妹,“思想未免也太齷齪了吧?”

  顧盼深吸一口氣,過去給顧行來一記腦瓜崩,“懶得和你再說,我得辛苦賺錢去。”

  最近謝圖南那邊很忙。

  VG奪冠之后,丁駿認為數據分析支撐從次輪小組賽開始就發揮出不俗作用。

  特別是在迎戰ROX的比賽中,謝圖南等人提供大量數據以此分析出小花生和老虎隊的打法風格,令顧行受益匪淺。

  包括真眼購買數量、視野安插重點區域等內容,屢次幫助他在野區對抗中取得上風!

  丁駿準備等謝圖南把其他項目的數據模型等框架建立起來就簽訂合作協議,把VG俱樂部所有部門的電競分析工作交給對方。

  如此一來,隊伍等于省下了分析師的職位,一隊紅米侯爺的教練組就絕對夠用。

  而對于初創公司來說,VG灑下的大筆資金絕對稱得上是數目可觀的收入!

  不過這也導致謝圖南最近工作壓力陡增,必須帶人在短時間內將其余項目的數據統計整理完畢,分身乏術無暇顧及其他事。

  連原本主要負責外聯事務的顧盼也得趕鴨子上架,學習如何處理簡單的數據庫信息。

  她在團隊內的作用確實無可替代,一群悶葫蘆很需要顧盼這種對外八面玲瓏對內調節成員關系的角色。

  這也是她能迅速融入初創公司的原因。

  目送顧盼拿著背包離開房間,顧行轉頭看向女友。

  “你那邊忙完了嗎?”

  “對,暫時用不到我了,”沈關山伸手把垂下來的發絲勾到耳后,聲調清脆動聽,“想要趁這段時間多陪陪你……俱樂部什么時候收假?”

  顧行大致估算,“估摸著一月十號左右,回去還要打訓練賽分析版本,再拍點宣傳片之類的。”

  “這樣正好能趕到你過生日。”

  沈關山開始暢想未來兩周應該做些什么,“得到長城看一圈吧,我過來這么久都沒去過,還有國博……”

  顧行見她滔滔不絕說個沒完,登時一臉疑惑,“你一月初不是要期末考試嗎,能有這么多空閑時間?”

  “期末?隨便應付下就過了,最多再重溫一遍課本。”沈關山壓根沒把考試周放在心上。

  她唯一擔心的點是自己課業進度太快,會混淆大一課程的部分知識點。

  不過重新翻一遍書便好,用不了多少精力。

  “好嘛……”顧行無言以對。

  自己從來沒得到過類似天賦,屬實無法理解女友。

  電腦屏幕還在播放LPL官方頻道的畫面。

  在抽簽儀式結束后也沒有關閉直播,而是自動播放起S6世界賽的決賽錄像回放。

  “你平時會看自己的比賽不?”沈關山突然好奇問道,“就是帶解說的版本。”

  顧行怔了一瞬方才搖頭,“隊伍能從官方那里拿到原版的OB錄像,而且平時還會復盤,幾乎不會再回看官方解說。”

  再舒爽的對局也經不住輪番復盤轟炸播放,各個細節點早就被拆解開來,變成策略博弈后再去看解說版本,總覺得索然無味。

  他更喜歡去看論壇上的網友是如何吹自己的。

  “那正好咱們就看這決賽回放怎么樣,”沈關山主動提議,“你們隊內總不可能拿到冠軍還要復盤吧?”

  “……可這決賽的集錦我在俱樂部紀錄片之類的地方看到過好多次了。”顧行委婉表示自己不想再看。

  VG奪冠的影響力就是把各個賽區解說的決賽集錦拼接視頻播放量都沖上了百萬大關,他有時打開網站就能被推送到。

  現在甚至都能記起每段精彩操作時解說慷慨激昂的語錄,聽多了著實無趣。

  “那看什么?你話事我都可以的。”沈關山坐在椅子上晃動著鼠標,想要找個視頻消遣時間。

  顧行坐在沙發上正好能望見女友的背影。

  沈關山一如既往穿著寬松款式的素色衣物,黑色毛衣更顯得皮膚白皙。

  她背部稍彎讓手肘擱在桌面上,方便盯著電腦看。

  此時從后方看去,一小段衣料便緊貼至后腰肌膚處,剩余便失去身體支撐,通通耷拉在半空中。

  雖然衣服寬大,可是這般對比,卻愈發凸顯出沈關山腰肢纖細。

  顧行輕咳一聲,“要不看恐怖片?”

  “好!咒怨怎么樣?”沈關山來了勁頭,透過聲音都能感受出她的躍躍欲試。

  顧行突然后悔了。

  女友為了營造氣氛,還特意把燈給關掉。

  導致恐怖片看到一半顧行快頂不住了,特別是鬼從被窩里爬出來那一段,放在沙發上的手指忍不住微微蜷縮。

  眼睛余光去瞥沈關山。

  卻發現對方興致勃勃,電影燈光映在臉上,表情里有興奮有驚訝,唯獨沒有恐懼這種情緒。

  壞了。

  顧行暗道要完蛋。

  沈關山饒有興趣還在看電影,察覺到男友時不時會瞅她一眼。

  只以為是男友在擔心自己會害怕,在戀愛方面經驗極其匱乏的她表現得更勇了。

  沈關山一點也不怕。

  她小時候爸媽就不在身邊,經常獨自生活,偌大房子里只有自己孤身一人,膽子大的很!

  又過了5分鐘。

  沈關山終于后知后覺意識到不對。

  她仿佛明白了什么。

  “那個……”沈關山猶豫一下,往男友那邊蹭蹭,臉上試圖偽裝出幾分恐懼,只不過演技太差一眼就能鑒定為假,“我有點害怕。”

  顧行:?

  接下來的兩周時間,他和女友抽空把首都附近出名的景點都逛了一圈,留下不少張合照做紀念。

  直到1月9日,顧行準備南下回滬市的前一天,兩人跑到寧波駐京辦里聚餐。

  “喏,先把禮物給你!”他把一尊比人矮不了多少的長方體大盒子遞給女友,外表包裝很是精美。

  沈關山沒想到禮物居然這么大只,一臉驚喜的詢問顧行,“里面是什么啊?”

  見男友點頭,便趕緊上手將其拆開。

  禮物盒子拆開,迎面便看到一只胖胖的粉紅星星,高度大約得有一米五,一臉傻氣憨態可掬。

  “哇哦,”沈關山眼里流光溢彩,“這公仔抱起來肯定很舒服!”

  而在派大星的咯吱窩旁,還有一款巴掌大小的手辦。

  原型還是派大星。

  粉紅星星手捧鮮花和獎杯,頭戴金冠,表情看起來又呆又自豪。

  沈關山愛不釋手,捧起派大星手辦就往懷里摟。

  顧行有時候也挺羨慕這只傻傻的粉紅海星。

  比如現在。

  “喜歡嗎?”他溫聲問道。

  “當然,”沈關山眸中波光瀲滟,笑靨如花望向桌對面的顧行,語調歡快尾音上翹,“這是我收到最好的生日禮物了!”

  顧行也控制不住自己上揚的嘴角,“快嘗嘗烤菜,我聽班群里的同學說這家駐京辦還不錯。”

  剛嘗一口,就能確定這家廚子應該在寧波待過不少年,家鄉味道極其濃郁,烤菜的油都沁到油菜里。

  而且很咸。

  一下就對味了。

  咸齏黃魚上的雪里蕻鮮嫩酸爽很是下飯,配上一只小蛋糕,兩人就能把肚子填飽。

  “我今天晚上就走,”顧行剜一塊草莓蛋糕,“回滬市之后可能會變得很忙……”

  領隊金文赫送來消息,魯豫要對VG的部分隊員進行采訪,他必須得提前一天離開才能趕上行程。

  緊接著想必就是連軸轉。

  他已經歇息足足一個月,確實應該扭緊發條。

  “沒事,用不了多久咱倆就能再見面。”沈關山笑盈盈撫摸著派大星的尖腦袋。

  “你要來看比賽?”顧行求之不得,“到時候提前和我說,給你留張前排門票。”

  “不不不……”沈關山笑容中帶有一絲神秘感和忐忑不安的期待,“等春季賽開始你就知道了。”

  顧行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把女友送回北大門口時,他都沒想明白對方到底是什么意思。

  “猜不出來就別猜啦,”沈關山從他手中接過身高到自己下巴的派大星公仔,回頭叮囑顧行,“路上注意安全,回基地就收心好好訓練,和新隊友好好相處,人家中文學的慢也別要求太苛刻,相互理解才對……”

  明明是個不擅人際交往的社恐,此刻還要和老媽子似的提醒他。

  顧行知道女友在用自己獨特的笨拙方式關心他,笑容和煦溫暖,伸手揉揉對方的腦袋,感受著黑發柔順絲滑的觸感,“我知道了,你快點回去吧。”

  沈關山抱著粉紅色的派大星往校門口走了兩步。

  然后猛地回身,黑發在月色照耀下甩出一道漂亮的弧度。

  顧行早有預警,本著惡作劇的念頭,提前一步先用手掌遮住自己的喉結處。

  所謂吃一塹長一智,他自然不會在同一個陷阱里跌倒兩次。

  但是沈關山不按套路出牌。

  沒有奔著之前心心念念的喉結,而是再向上一點。

  她踮起腳尖,紅潤唇瓣輕輕拂過顧行嘴角。

  不過僅此而已。

  因為兩人之間還隔著一只體型圓潤的派大星。

  稍一貼近距離,沈關山便被玩偶彈開。

  氣的她連錘兩下派大星的尖腦袋。

  顧行見到這一幕心情頓時愉悅燦爛起來。

  “……有什么感覺嗎?”沈關山好奇。

  顧行仔細回味。

  觸感無非就是有點軟。

  首都的冬夜寒風凜冽,兩人的嘴唇被吹得又涼又干,要說體感多么美妙也不現實。

  “我的心臟在加速跳動。”他換了種說法認真道。

  沈關山聽言緩緩綻放出明凈笑容,“我也是。”

  回到滬市已經是深夜時分。

  好望山基地里依舊燈火通明。

  反常的是,旁邊還有一幢別墅同樣亮著燈光。

  對門是LGD,前面是VG.DOTA2分部……

  顧行記得很清楚,去年一整個夏天,英雄聯盟分部基地側面的別墅都沒人住。

  難不成又搬進來一戶人家?

  顧行搖搖頭,為他們接下來的遭遇深表同情。

  職業戰隊的作息普遍不規律。

  不到凌晨三點基本都很難結束日常訓練。

  只能說住在電競隊伍周邊不是什么好選擇。

  顧行推著行李箱開門,結果發現一樓訓練室里只有段德良一人。

  “好家伙,就你自己回來了?”他把灰色圍巾摘下。

  “對,在家待著沒什么意思,”段德良坦然相告,“還不如回來打兩盤排位沖沖分。”

  不管是老隊員還是原本的ROX上中,2016下半年都是賽事強度拉滿。

  選手都想趁著休賽期趕緊放松身心,否則持續不斷的高壓訓練,遲早得被壓垮。

  “段哥你也多注意點,別太拼了……”

  顧行把行李箱放到宿舍里,洗個澡再下樓,“話說隔壁住的是誰?”

  小段正停在排位賽BP畫面,“隔壁?咱們剛組建的二隊,老板把那幢別墅租下來當基地用。”

  兩隊的賽訓部如今都招了不少人,若是像往常那樣全部住在二樓,房間會不太夠用。

  為了保障青訓的生活條件,丁駿只能再租個場地。

  “年輕小將……”顧行羨慕不已,“想想就是群富有青春活力的人。”

  “你干嘛啊?”段德良憋笑,“搞得自己好像有多老成一樣,明明才出道半年而已。”

  顧行一本正經的回應,“但感覺就是和剛走上職業道路時不太一樣,心態之類的變化特別大。”

  休賽期臨近末尾,他的感受越來越明顯。

  很難再去把自己當成擁有大量試錯機會的萌新。

  他現在是世界冠軍,是FMVP打野。

  不光對自己的賽場表現標準會提高一大截,觀眾應該也是這么想的。

  各方面因素的共同影響之下,顧行難免會撕下新人標簽。

  他倒是對VG二隊的成員頗感興趣。

  次日下午顧行先去接受魯豫的采訪。

  對方比他想象的還要瘦弱,只能用皮包骨頭來形容。

  顧行目測魯豫體型可能還不如自己送給沈關山的派大星玩偶,生怕冬季一陣寒風就把她給刮跑了。

  “咱們開門見山,”主持人臉頂多巴掌大,眼睛大得出奇,“之前我看過央視新聞對你的采訪,你說‘做電競這一行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緒’,那除此之外,還有沒有其他必備的素質呢?”

  顧行稍加思忖,“求勝欲。”

  “實際上不論是哪一種競技類項目,從業者從始至終沒有求勝心我認為都不會走的很遠,”他面對攝像機絲毫不怯場,娓娓道來解釋道,“這是職業選手一切行為的核心根源。”

  “不論加入這一行的目的是賺錢還是實現什么電競夢想,追根溯源最后就是要贏。”

  “只有贏下勝利,你才能獲得這一切,”顧行邏輯清晰,“電競就是成績論比較嚴重的領域,沒有成績,說什么都是虛的。”

  魯豫微微頷首,緊接著又拋出一個問題,“你當時是基于何種原因才選擇踏入電競行業的?”

  她都做好準備了。

  預想中對方會扯點電競夢想之類的話。

  自己再來一句“真的嗎,我卜信”,就能看到顧行的窘態。

  誰知顧行毫不猶豫,“因為缺錢。”

  “我當時想來打職業就是被工資高給吸引到了。”他并不避諱。

  “起初我只想當個兼職,暑假結束就回去念大學……你說我一個暑假工,怎么就成世界冠軍了?”

  說到這里,顧行還一個國際后仰靠在椅背上。

  魯豫眼里炯炯有神。

  她還就喜歡這種采訪對象。

  原本只是想蹭一波電競奪冠熱度她端正態度認真對待。

  顧行磨了近兩個小時才結束采訪回到基地。

  正好趕上俱樂部開晚餐。

  不過圍在餐廳里的人比想象中多不少。

  而且生面孔居多。

  “啥情況啊?”顧行很是疑惑。

  金文赫正在和一群半大小子搶可樂雞翅,回過頭來解答問題,“二隊那邊的飼養員還沒選好,索性先讓孩子們過來吃,反正咱們這兒現在人不多……你們別搶啊!”

  “韭菜盒子呢,給我留一個!”金文赫急眼了。

  “張星冉我就一回頭的功夫,你就把我韭菜盒子吃咯?”

  他沖著旁邊一個又白又胖的和善小哥然后嚷嚷,“我每天晚上都得吃兩個韭菜盒子,不然工作都提不起勁!”

  “一個就夠啦,這兒不是還有米飯嗎?”張星冉外形和卡比獸有一拼。

  “米飯能和韭菜盒子比?”金文赫嘟囔,“那我缺的營養這一塊兒的怎么補啊?”

  顧行洗把手,也加入搶飯大軍。

  去趟洗手間的功夫,餐桌旁又多了個人——是個身材瘦小的男孩,臉型稍稍有點方。

  “顧哥?!”他見到顧行立馬激動的抬高音量。

  之前正面對著餐桌干飯的青訓隊員們齊刷刷轉過頭來,目光全部鎖定在顧行身上。

  “行哥我是你粉絲啊!”他們嗓門賊大,生怕顧行聽不見,“能合張影不?”

  青訓隊員普遍沒什么人氣,被吸納進VG二隊,奔的就是冠軍戰隊的名號。

  尤其是顧行,堪稱這群孩子的電競偶像!

  他們甚至愿意放下手中的飯碗,找顧行求簽名合照。

  一時間餐廳里人仰馬翻一片混亂。

  “等吃完飯再說,”金文赫出面控制住局面,“行哥都忙一下午了!”

  大家這才消停下來。

  顧行舀一碗米走到方頭方腦男孩身邊。

  “一方通行?”他印象里只有七匹狼群聊里的這名新人會如此稱呼自己。

  “啊對對對,”一方通行忙不迭點頭,“叫我高天亮就行,主玩打野……我真是你粉絲啊!”

  語氣態度無比真誠。

  “你是從七匹狼直接找過來的?”顧行夾了塊炒雞蛋。

  “是,原本還想去YM的,結果看到VGP也在招人,我想離偶像近一點嘛,干脆就跑過來了。”高天亮露出笑容。

  顧行扭頭去看金文赫,“聽見沒有,啥時候你把我的廣告費結一下?咱這是吸了多少人才過來?”

  金文赫把盤子遞過來,“你要是能馬上幫我變出韭菜盒子,我就給廣告費。”

  “一邊兒去!”顧行不想再聽領隊對韭菜盒子的執念,轉頭看向高天亮。

  “你要是碰到什么解決不掉的游戲問題,可以隨時來找我。”他和顏悅色。

  旁邊有人還朝高天亮投來艷羨目光。

  “我去,加入七匹狼還有這種好處?”高天亮美滋滋,“簡直血賺!”

  而后感覺自己白嫖也不太合適,“那么顧哥,代價是什么呢?”

  “代價就是以后永遠不要叫我顧哥,”顧行糾正稱呼,“叫我名字或者別的什么都可以。”

  “好的顧……行哥。”高天亮連忙改口。

  顧行終于舒服了。

  當晚他沒訓練。

  而是跑到機場,去迎接自己下賽季的隊友們。

  ------題外話------

  EDG這也能輸啊?我看一半都關直播了。

  8500字,18.23w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