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229少年快意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設計師聽完文森的翻譯,怔愣兩秒才回過神來。

  他瞠目結舌,對顧行年輕氣盛的話倍感驚詫。

  不過抬頭與男孩對視,他卻沒有感到狂妄。

  就是純粹的自信。

  設計師一時竟不知說何是好。

  VG另外四名選手倒是習以為常,半年過去顯然已經摸清了自家打野的性格。

  “皮膚可以設計回城動作的吧?我打算這樣……”顧行興沖沖和設計師訴說昨晚想好的方案。

  話題被引開,房間內重新開始中英文混合的討論。

  一直到太陽即將下山時,諸位隊員才把內心的想法通通告知拳頭。

  “多謝招待,晚上我們就不留在這里吃了……”丁駿與對方握手致意,便打算帶隊開溜。

  他剛在圣莫尼卡找到一家好評如潮的餐廳,準備領著選手們去吃大餐,享受一下洛杉磯無憂無慮的生活。

  等回國之后自己恐怕瑣事纏身,要處理的東西實在太多,很難再和隊員們聚會。

  設計師把VG一行人送出公司,而后快步走到另一間會議室。

  敲門進入,發現里面坐滿了拳頭員工,像是正在商議什么重大決定。

  匆匆掃過一眼,設計師沖著坐在長桌首位的中年發福男子點頭致意,“Greg,我剛剛把VG送走……”

  緊接著將手里的筆記本遞過去,“上面是VG隊員皮膚設計想法。”

  發福男子接到手翻看兩眼,一低頭腦袋便在屋頂燈光下顯得锃光瓦亮,反射出迷人光線。

  發絲極度稀疏的男人是位名副其實的發際線強者。

  全名Greg

  在游戲圈里還有一個大名鼎鼎的外號。

  鬼蟹。

  他從暴雪離職后就來到拳頭,擔任英雄聯盟首席設計師。

  “千玨嗎……有意思,”鬼蟹翻看筆記本,大致了解今年世界賽冠軍皮膚的需求,又隨口詢問道,“Meddler,VG隊員還說了什么嗎?”

  Meddler——也就是先前負責接待VG全隊的拳頭設計主管連忙回話,“Virtue說他明年會過來拿盲僧的冠軍皮膚。”

  會議室里一片寂靜。

  片刻之后,鬼蟹扯扯嘴角笑了起來,法令紋很是深邃。

  他看向左手邊的亞洲人,“春麗,下賽季野區的規劃工作完成了嗎?”

  亞洲人面相靦腆內向,如果仔細觀察,還能發現右手缺了根食指。

  聽到上司詢問自己的工作,春麗立馬予以回應,“沒問題,保準徹底顛覆整個野區環境,讓游戲變得很Cool!”

  春麗對自己的工作成果很有信心。

  畢竟也算元老級設計師,連砍刀妹7刀就是他的杰作。

  改個野區豈不是手到擒來?

  鬼蟹再度重申新版本的改動思路。

  “我們今年想要讓打野重獲新生,但現在看來實在有點過火……”

  賽前拳頭是真沒料到,S6四強里能涌現出三名全新的世界級打野,直接統治賽場!

  顧行作為其中的佼佼者,更是包攬隊內大半MVP!

  在鬼蟹看來,打野在本屆世界賽里的統治力過于強大,讓其余位置有點淪為陪襯的意思。

  本著賽事良性發展的需求,不可能讓打野位置一直保持夸張的競爭強度。

  必須得削弱!

  “我倒要看看Virtue明年怎么拿走盲僧皮膚,”鬼蟹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今年徹底淪為透明人的草食性打野就是你Virtue未來的下場!”

  在場的一眾設計師紛紛笑出聲,會議室里氛圍很是輕松。

  他們最擅長教玩家和職業選游戲。

  這次也不例外。

  S6世界賽告一段落,流行的戰術與體系勢必會連續動刀進行削弱!

  同一時間。

  VG賽訓部跟隨丁駿到達附近的一家高檔餐廳,預定了一間靠海的包廂。

  圣莫尼卡海灘就在不遠處,即便11月已經不是旅游旺季,但那里仍舊人山人海。

  領隊金文赫還在規劃著今后的流程,“咱們后天上午先飛滬市,我和那邊的官方人員溝通一下,應該會有接機歡迎儀式,接下來咱們要拍紀錄片,以及慶功宴……”

  他把一項項必須要完成的事務說出來。

  顧行聽完頭都快和杰克一樣大了。

  “不是,好不容易奪完冠,怎么都沒有休息時間啊?”

  金文赫指指顧行面前的冰可樂,“你以為現在是在工作嗎?”

  他繼續翻看日程,“好消息!從6號到10號有5天假期……”

  “然后呢?”朱小龍好奇的探頭。

  “收假打德瑪西亞杯。”金文赫說出了殘酷的事實。

  話音剛落,VG隊員們就發出崩潰的土撥鼠慘叫。

  “瘋了吧?”懶狗具晟彬極其不滿,“拿完世界冠軍又要打德杯?”

  喻文波早就解渴難耐,聽到這話立馬順桿往上爬,“噗噗你不愿意打的話就去替補席嘛,放著我來!”

  杰克這兩個月都沒打過正式比賽了,如今手癢的很。

  “太棒了!”具晟彬終于反應過來自己還有個替補,激動之下連連拍打著小弟的肩膀,“中國那句老話是怎么說的來著……養兵千日用兵一時!”

  “就決定是你了,喻文波!”

  顧行看向World6的目光同樣火熱,“世界妹妹啊,你想打比賽不?”

  世界妹眼里放光,求之不得。

  他看了半年飲水機,也想上場試試自己到底是什么水平!

  隊伍剩下的三名選手用充滿怨念的眼神凝視著管理層。

  全隊就只有打野和ADC有替補。

  他仨不論如何都得上場打德杯!

  陸文俊頂不住三人的視線,扶扶眼鏡表示自己也無可奈何,“沒辦法啊兄弟們,要怪就怪官方吧,事先安排賽程的時候妹想到咱們能奪冠!”

  如今的德杯賽制尚未進行過更改,仍然是全年賽事的終點。

  在德杯結束之后,才會開啟轟轟烈烈的冬季轉會期。

  也就是說,所有隊伍都將以原班人馬出戰賽事,頂多也就是換兩名替補。

  而官方為了趕在休賽期之前結束德杯,只能把賽程安排的非常緊密。

  不過按照去年的情況,各支戰隊倒也能勉強應付過來。

  因為三支世界賽參賽隊伍在八強賽以及之前便打道回府,能騰出大半個月的時間來休息,打個德杯沒任何壓力!

  可今年VG硬是在世界賽上殺出一條血路!

  他們回到國內連一周休息時間都沒有,還得馬不停蹄趕赴德杯!

  “別把這種小比賽放在心上,”丁駿心胸豁達,“只要小組賽出線就行,排名什么的根本不重要!”

  隊伍都拿到世界冠軍了,他肯定不把德杯放在眼里。

  “再者說,德杯這玩意向來是EDG的自留地,”金文赫在旁邊解釋,“輸贏真的蕪所胃,大家就是過去玩玩。”

  德杯俗稱EDG杯。

  除去首屆賽事的獎杯被IG捧起之外,剩余所有的德杯冠軍都是EDG,其統治力可見一斑!

  被連喂兩顆定心丸,VG隊員們總算臉色稍霽。

  陸文俊適時提醒,“德杯結束有LPL年度頒獎盛典,大家提前想想自己的獲獎感言,別到時候上臺吭吭哧哧現場直編。”

  VG今年聯賽冠軍世界冠軍在手,放眼整個賽區都是獨一檔的存在。

  坐擁如此榮譽,頒獎典禮賺得盆滿缽滿也很合情合理!

  “哦對了,頒獎典禮還得買西裝,”丁駿想起這回事,“回去再定制肯定來不及,干脆買成品好了。”

  他目光在一眾選手中掠過,突然補了一句,“我過兩天把這個月的薪水提前發給你們,可以給家人朋友買點禮物……Imp你也省著點花!”

  具晟彬還在大言不慚的嚷嚷自己消費水平真不算高。

  這般厚顏無恥的言論當即被朱小龍拆穿,聲稱親眼看到Imp隨便一件外套的花費就抵得上VG賽訓部全體人員在洛杉磯一天的住宿錢。

  具晟彬惱羞成怒,當即和自家上單Solo起來,餐桌上頓時一陣兵荒馬亂。

  角落里的小段朝老板投去感激目光。

  VG平時月中發放工資,時間點肯定在頒獎典禮之后。

  段德良手頭沒剩多少錢,買一身西裝恐怕就得掏空錢包。

  提前發工資,他手頭能寬裕不少。

  小段猜得到丁駿是在照顧自己——除他之外,VG幾名隊員多多少少也有點錢,不可能捉襟見肘。

  手機響起信息提示音,他低頭瞅了一眼。

  而后眉頭緊鎖將其關掉。

  丁駿精挑細選的這家法國餐廳口味確實夠頂,顧行對圣雅克扇貝情有獨鐘,一口氣連炫了好幾只。

  吃飽喝足,眾人一時興起跑到附近的海灘上遛彎散步。

  遠方太平洋的盡頭,殘陽如血日暮將至。

  顧行見到這一幕瞬間便被勾起了回憶,嘴角微微上揚。

  “還記得咱們在舊金山的時候嗎?”他摟著杰克的肩膀,“跑去金門大橋看反向日出……”

  “千萬別提這事!”朱小龍趕緊打斷顧行,還轉過身去威脅隊友,“回去開直播,誰要是敢透露出去,指定沒他好果汁吃!”

  龍哥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去西海岸看日出是自己人生一大恥辱。

  顧行不理會朱小龍,拍拍World6瘦弱的肩膀繼續往下講,“世界妹你當初賽前動員會上,說是要大家一起再去海邊體驗一次反向日出,所以必須要進決賽來洛杉磯……咱哥幾個也算滿足你的愿望了吧?”

  世界妹眼里閃著光。

  “明天早上咱們再來圣莫尼卡海灘怎么樣,”他躍躍欲試提出建議,“慶祝世界賽圓滿收官!”

  朱小龍這下不吭聲了,默許明天一早的大行動。

  次日清晨,VG七名隊員在酒店外集合,直接殺向海灘。

  顧行呼吸著新鮮空氣,露出饜足神態。

  而太陽緩緩從山坡后方爬升到眾人眼前,光線突破云層,揭去夜幕的濃濃面紗,再向海灘肆意鋪灑。

  海面上波光粼粼,折射著刺眼的金燦光芒。

  顧行方才意識到,反向日出似乎也別有一番美妙滋味。

  他從兜里掏出銀質獎牌,俯身在上面潑了層海水,然后將其放在陽光下。

  寶藍色綬帶以及銀光閃閃的圓牌也染上了金燦燦的光。

  世界妹不知為何突然傻笑起來。

  正在用小石子往海里打水漂的朱小龍深深望了他一眼,同樣露出孩子氣的笑容。

  這笑聲仿佛能傳染,在7人中間不停流淌回蕩。

  顧行將隊友們的笑顏拍攝記錄下來。

  杰克還以為他在拍自己的丑照做表情包,撲上來一把奪走手機。

  顧行可算急眼了。

  “你別沾上水!”

  他高聲提醒。

  這是顧盼上大學前回贈自己的手機,顧行平時一直很珍惜。

  喻文波掃一眼相冊,才明白是自己誤會了對方。

  不過杰克非要給自家打野也拍上一組照片。

  “看看哥們的拍照水平,”喻文波得意洋洋遞還手機,“出去當專職攝影師都沒問題!”

  顧行接過來一看。

  好嘛,全是死亡視角!

  喻文波本來身高就矮,在平地上給他拍照只能仰視,照片效果奇差無比!

  顧行用力揉搓著杰克的大腦袋以泄私憤。

  具晟彬不知為何又同世界妹打鬧起來,率先開始使用海水攻擊。

  World6身姿靈活敏捷,在隊內繞了一圈,成功讓Imp把水潑到其他隊員身上。

  類似禍水東引的行徑成功把所有隊員都拉入戰團!

  最終具晟彬被澆成落湯雞,模樣狼狽不堪。

  世界妹頗為腹黑,還趕緊提議拍張合影。

  Imp只好把身體藏在顧行身后,只露出一顆腦袋來。

  不過照片里的所有人都在笑。

  一如身后燦爛的朝陽。

  少年快意,身披霞光,意氣風發不外如是。

  顧行寧愿時間在此刻定格。

  洛杉磯時間11月3日,VG全隊到達機場,結束短暫的數天放松準備踏上返途旅程。

  顧行登上航班前還在翻閱手機。

  自VG奪冠后,七匹狼小群里這幾日無比熱鬧。

  現在沒一會兒就要刷過99未讀信息。

翔翔QAQ:我目前心情就是一個字:后悔啊!早知道行哥能拿世界冠軍,我就多要兩張簽名了  網戀王子貝多芬:Virtue,林煒翔昨天晚上說我要是能幫忙拿到簽名,他就請客吃海底撈,怎么說?

顧行噼里啪啦打字,給你十張,回去海底撈帶我一個  他如今儼然是七匹狼的絕對核心。

  剛一發言就鉆出一堆潛水怪。

  專玩獅子狗的主播小跟班發來表情包——派大星站在最中間,周圍全是壯漢,配字‘被一群大佬包圍’。

  顧行看到派大星,想也不想就收藏進自己的圖庫。

  Ming:行哥咱們德杯碰到一起啦!

  史森明附上一張賽程圖。

  VG在北美度假的這段時光,官方已經抽出德杯的分組情況。

  參賽團隊由12支LPL戰隊以及4支夏季賽排名靠前的LSPL戰隊組成。

  YM盡管夏季賽被Doinb領銜的NBY給干碎了,但好歹也是次級聯賽第二名,拿到本次德杯的入場券。

  抽簽時,他們同VG剛好分在同一小組里。

  劉青松唯恐天下不亂,試圖在群里拱火,加油史森明,給世界冠軍上點強度,讓他知道LSPL沒他想的那么簡單!

顧行回了個笑臉表情,可惜咯,哥們小組賽高掛免戰牌  史森明打出一個‘?’。

  后面的復讀機立馬跟上完成問號刷屏。

顧行又補充一句,不過杰克上,你可以找他敘舊見到這條消息,史森明頓時來了精神,喻文波是吧?勞資打的就是他!德杯看我怎么給他干碎  兩秒鐘之后,系統跳出提示。

  Ming被群主‘可惜沒如果/°’禁言1小時。

  顧行不由得感慨杰克的權限太穩健了。

  緊接著又一條群系統提示。

  群主‘可惜沒如果/°’邀請‘一方通行’加入。

  方才屈服于群主禁言權限之下的七匹狼成員瞬間活躍起來。

  無他。

  隨著七匹狼成員接連進入職業賽場,留在一區的人越來越少,基本都跑到韓服去了。

  再加上國服出名的路人王也沒幾個。

  最光輝的S6時代幾近結束,含金量極高的王者排名爭斗即將畫上休止符。

  七匹狼沒有什么可吸納的新鮮血液,自然沒新人進群。

  如今看到一方通行的出現,群里活躍度自然會暴漲。

  大伙兒就和看珍惜動物似的開始圍觀,紛紛詢問其身份,充分彰顯七匹狼熱情好客的一面。

  “啥情況啊?”顧行直接去問身邊的杰克,“還有新人加群的?”

  喻文波一臉費解,“我世界賽剛開打的時候不是和你說過嗎,會拉人進來……”

  顧行仔細回想。

  好像是有這么一檔子事。

  可這都過去一個月了,他遲遲不見新人進群,早就給忘了。

  杰克詳細解釋,“我來美國之前在國服的時候碰到的一方通行,確實有丶小猛,一問是中國人就想把他拉進來一起玩。”

  “結果我沒他QQ,后來到世界賽期間又在打美服,要不是昨天臨時起意登上國服賬號把一方通行的QQ號要到手,估計得等回國才能搞定。”

  顧行心中了然。

  他扭過頭去盯著群聊。

  翔翔QAQ還在逗新人,我瞧你這ID也是個老二次元,那就放開點,群里全是二次元!

  林煒翔還特地把好友劉青松的千反田ID圈出來。

  一方通行:這是真Virtue嗎?顧哥我是你粉絲啊!

  顧行陷入沉默。

  他怎么感覺這稱呼怪怪的。

  什么顧哥,怎么不叫百度呢?

  還有什么粉絲……

  這不是自己當時對明凱的說辭嗎?

  顧行總覺得對方語氣很真誠,真誠到有點陰陽怪氣的味道。

  是不是,哪里出了問題?

  他又不好裝高冷不搭理新人,干脆發了兩個表情包。

  見一方通行發來好友申請,顧行通過之后便沒再管。

  “小顧,你幫忙點贊咱們俱樂部發的最新微博,”金文赫過來和他談事,“還有……5號那天有個官方采訪。”

  日程又加一條。

  顧行生無可戀癱倒在椅子上。

  好在他情緒調整的很快,本著反正回滬市前兩天不論如何也不可能閑下來的想法,坦然接受了超量的工作強度。

  再次登上微博,直接去自家官博下方完成點贊任務。

  此時不經常登陸微博的顧行才發現VG官博的數據究竟有多么驚人!

  決賽當天發布的那條慶祝奪冠的博文,截止目前共收獲77.7W點贊,15.57W評論!

  評論區里,LPL各家俱樂部都發來賀信。

  就目前來看,VG首冠是他們可望而不可即的目標,差距實在有點大。

  恰檸檬是真的,過分嫉妒倒也不至于。

  導致評論里其樂融融一團和氣。

  Dota2有Wings,英雄聯盟有VG,今年MOBA賽事冠軍井噴?

  小顧我的超人,神中神世界第一打野!

  雙冠王雙C,歷史第一檔的存在!

龍哥和小段也不容易啊,眼看著一點點成長起來的,是真的突飛猛進  官博趕緊出紀錄片,比賽不夠看!

  甚至央視新聞等官媒也來湊一波熱鬧,幫忙把熱度頂了上去,成功完成一次破圈!

  顧行再看看自己賬號微博后臺鋪天蓋地的私信與回復,這才明白什么叫流量!

  登機前他最后一次回頭望向洛杉磯。

  兩個月前自己初次踏上大洋彼岸的這片土地,懷揣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來迎接自己的首次世界賽之旅。

  現在,顧行帶著LPL賽區首個冠軍打野的身份走上歸途。

  所有的目標他已實現,所有的期盼都如愿以償。

  再沒有什么難以割舍的。

  一步步登上舷梯,顧行不再留戀這里的一切。

  一萬公里之外的家鄉,有他的愛人與親人。

  即將歸國的激動心情時刻縈繞在顧行心間。

  導致他感覺長達半天的旅程轉瞬即逝。

  下飛機的時候和踩著棉花差不多,腳步輕快蹦蹦跳跳踏上祖國的土地。

  剛拿到行李箱,顧行等人就看到接機團體。

  一群人提前有準備,沒堵在通道口,而是在偏僻角落里高舉大紅色橫幅,其上寫有‘恭喜2016全球總決賽冠軍VG戰隊歸國’。

  內向的小段唰一下就縮在顧行后方,想用自家打野高大的身體藏住自己。

  不過沒什么用。

  途徑通道兩側,還有人手捧鮮花熱情的往隊員手里塞。

  顧行倒是不見絲毫尷尬,一邊道謝一邊滿足支持者的合影要求。

  “恭喜,”一位面相文質彬彬的中年男人微笑伸手與顧行相握,“比賽打的很出色!”

  陸文俊趕緊在旁邊介紹,“這是騰訊互娛英雄聯盟項目的總負責人金亦波先生,你叫他波比就行。”

  顧行報以明朗笑容,與對方寒暄問候。

  如今還沒有騰競體育。

  英雄聯盟在國內主要被兩部分人主管。

  一是騰訊互娛(IEG),金亦波是分管LOL的老大。

  二是拳頭中國,即拳頭下轄的子公司。

  香蕉計劃則是王思聰主導的賽事承辦方,不過和整體上層決策搭不上邊。

  “這次真是多虧你們VG爭氣啊,”波比說到興奮處紅光滿面,“要不然今年國內賽事熱度會往下跌一大步!”

  玩游戲的人多,不代表觀賽人群數量也一定很龐大。

  經歷S5的滑鐵盧,很多忠實觀眾做完冠軍美夢,一睜眼看到恥辱的八強結局,心灰意冷不愿再關注。

  今年因為時差和賽區整體實力受限,金亦波都做好了世界賽觀賽數據大跳水的準備。

  結果VG斜地里殺出,憑一己之力挽回全球總決賽后半程的國內熱度!

  金亦波感覺年底績效自己能賺到飛起,連帶著看VG也愈發順眼。

  特別是顧行。

  他發現自家賽區這位FMVP實力夠硬,性格開朗也不怯場,肩寬腿長還帶著少年的獨特清瘦感。

  看起來很優質的模樣!

  金亦波決定來年好好把顧行捧起來。

  LPL原來的宣傳重心是在豬狗兩大經驗書身上。

  可二人賽事成績和隔壁LCK的李相赫相比有質的差距!

  而且黑點還一點不少。

  反觀Faker頂多是嘴硬的比較突出,目前也沒搞過什么幺蛾子。

  LPL要是把顧行給捧起來,說不定能在人氣上和Faker打打擂臺……

  金亦波越想越美。

  顧行不知道對方短短幾瞬的功夫會想這么長遠,只是老老實實跟在工作人員身邊去接受采訪。

  直至最后合影時,金亦波主動招呼讓他站在自己身邊,充當畫面的絕對C位。

  顧行終于察覺到幾分端倪。

  見經理陸文俊使眼色讓自己放心,他才安定情緒沖著鏡頭露出略帶公式化的笑容。

  接機儀式結束,VG隊員坐上大巴車趕回好望山。

  一路上都是熟悉又陌生的場景。

  顧行貪戀的倚在窗邊,將兩月未見的景色納入眼簾。

  臨近松江大學城時,街道上仿佛都充斥著青春與活力。

  “醬香餅!”杰克見自己平時常去光顧的那家店還開著門,當即瞪大眼睛,“我的醬香餅啊!”

  “……你要不退役之后盤家門店,專門賣醬香餅得了。”顧行調侃他。

  金文赫眼饞好望山小區外的那家小燒烤,帶著人趕緊去買上解饞,順便給喻文波帶了兩大包醬香餅。

  顧行則擰開基地大門。

  推門進去,入眼的便是盆栽、前臺和銀白色的巨型VG標志。

  在VG賽訓部集體前往美國后,這里兩個月沒住過人,只有保潔人員定期來打掃。

  回到久違的熟諳環境里,一行人身體都猛地松弛下來。

  “趕緊洗澡,咱們得拍紀錄片的部分鏡頭!”金文赫催促道。

  此言一出,就在賽訓部團隊內激起一陣哀嚎。

  “半天的航班才落地,咋就忍心啊?”朱小龍抱怨。

  “今天晚上不錄,咱們6號就沒法放假!”金文赫毫不留情,“二選一!”

  面對提前回家的誘惑,選手們只能趕緊收拾洗漱,跑到頂樓的簡易攝影棚里錄制視頻。

  顧行之前沒接觸過紀錄片,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個剪輯方法。

  他按部就班,依照金文赫的指示依次作答,回復了諸如奪冠心路歷程之類的問題。

  最后再念幾段旁白,工作就算完成。

  獨自一人躺在基地宿舍的房間里,望著四周墻壁上的周杰倫海報,嗅著剛洗過的枕頭傳來的清香,顧行睡得無比安心。

  在滬市的兩天時間過得飛快。

  顧行腳不沾地忙得連軸轉,到處接受采訪,還和隊友一起參加了俱樂部慶功宴。

  途中跑去復旦和丁冉以及他的室友吃了一頓本幫菜,當天下午登上了回鎮海老家的火車。

  在家里住上一晚,和父母聊天敘舊。

  爸媽除了夸他比賽打的亮眼,便詢問一些吃穿住行的瑣事,對兒子在美國的行程很是好奇。

  顧行倒也不覺得啰嗦煩躁,分享在當地碰到的趣事,又把旅行時拍攝的景色照片傳給父母看。

  睡前回到自己狹窄逼仄的小隔間時,他才意識到遺忘了一件大事。

  “等過兩天去看看房子吧,”顧行把銀行卡掏出來交給老爸,“里面有大幾十萬,付個三居室首付絕對夠的。”

  他參加世界賽前就漲過一次工資。

  近兩個月待在美國也沒怎么花,基本都攢了下來,不是一筆小數字。

  “那咱現在住的房子怎么辦?”顧母在旁邊問。

  在顧行成年獨當一面之后,老媽便下意識的喜歡征求兒子意見。

  “……留著唄,”顧行稍一思忖便笑著回答,“賣出去多可惜?”

  他覺得自己賺的錢足夠補貼家用。

  將來還有賽事獎金和皮膚分成,不賣老房子對顧行也沒什么壓力。

  留下來說不定將來還能派上用場。

  老媽頗為欣慰,贊同的連連點頭,“留著好,這地方可是福地。”

  父親一臉無語,“凈擱這兒瞎說。”

  “怎么啦?”顧母雙手叉腰,“要不是這套房子,兄妹倆能一路這么順啊?”

  顧行蚌埠住笑。

  這倒是真的。

  要不是陰差陽錯劃到一個很不錯的學區,加上他和顧盼也夠努力,現在也指不定是什么情況。

  顧家前幾年最值錢的就是這套鼓西小區的小兩居室!

  “留著吧,等回頭有錢了把小超市的商鋪盤下來,那地角就是咱家的了,到時候覺得干活沒意思就出去旅游散心……忙碌半輩子,也該享受享受生活嘛。”

  顧行的話讓父母都向往的憧憬起未來。

  他在家里住了兩天,便北上去看望妹妹和女友。

  趕在周六中午抵達首都,坐著地鐵順利來到北大。

  不多時,看到兩道纖細身影走出校門朝自己跑來。

  顧行展顏露出開心笑容,朝她們揮手致意。

  ------題外話------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