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191:完美聯動,精準彈幕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導播見最近峽谷內沒有其他戰斗爆發,還特意把顧行的操作回放一遍。

  芝加哥劇院里的窸窣聲不停放大。

  韓國解說臺上,CloudTemplar看到蜘蛛女皇W閃越過女警直逼殘血卡爾瑪的慢放,不由得衷心稱贊起來。

  “Virtue當機立斷……如果用其他方式貼近卡爾瑪,技能都會被阻擋下來,W閃是這種情況下的最優解!”

  他算是立場較為中立的解說,盡管這局有LCK賽區戰隊,但也不影響夸獎顧行。

  “Ruler這波沒有陣亡,可是兵線被卡在VG塔前,他要虧損不少小兵!”

  身邊的搭檔也意識到情況比想象中嚴峻,“對女警來說,防御塔和兵線是重中之重,Ruler對線到目前為止,都沒給到VG多少壓力!”

  導播適時將鏡頭切給VG下路防御塔。

  不能說是完好無損,也可以說是毫發無傷。

  倒不是說Ruler的對線壓制力就有那么弱,拿到一血的紅BUFF都推不動塔。

  而是蜘蛛給予的壓迫感太強。

  顧行先前把他與安必信之間的刷野進度時間差優勢發揮到極致,時不時就有提前到下路動手的計劃。

  Ruler擔驚受怕,只能趕在顧行趕來前將兵線深推進塔然后轉身離開,到自家塔內等待兵線回推。

  一來二去,他身上的紅BUFF沒派上多少用場,這幾分鐘都在不停的處理兵線,壓根顧不上推塔!

  現在又被卡一波兵線,Ruler在遠處望著小兵一點點被蠶食干凈,感覺自己心都在滴血。

  安掌門也不可能過來幫忙解線。

  他倆全都沒閃現,深入到靠近VG下路防御塔的位置,被對方逮到就和找死差不多!

  安必信索性去中路,嘗試幫皇冠撕開缺口。

  要說他最信賴的隊員,那肯定是Crown。

  皇冠在本屆世界賽的小組賽階段迎來進化,像Ryu和Maple這種級別的中單在他手里討不到什么便宜,有時連線都混不住!

  按理來說,年齡更大已經走下坡路的李知勛應該很難抵擋皇冠。

  可是安掌門剛才切屏看向中路時,卻發現和自己一樣都是92年出生的Easyhoon如今居然在中路混得風生水起!

  維克托的長處被李知勛展現得淋漓盡致,面對皇冠也能穩住局面。

  安必信決定來搞點事情,給自家中單積累優勢。

  “Easyhoon非常警覺,”記得喜形于色,“他料到安掌門可能會來中路,因此直接開啟大招來清兵!”

  維克托驅使R混亂風暴將炮車前的這波兵線清理干凈,自己則退到遠處準備回城補給。

  一點機會也沒有。

  安必信只得放棄。

  顧行把剛才落下的自家鋒喙鳥與石甲蟲清理干凈,見李知勛如此穩健,忍不住在隊內語音里點名表揚,“侯爺你不愧是和OTTO齊名的男人,在中路簡直穩的讓對面惡心!”

  他做出法穿鞋和綠色打野刀。

  拿到Corejj的人頭,顧行對位已經扳回劣勢,準備利用蜘蛛在前中期的超強能力,繼續去帶動節奏。

  李知勛聽到自家打野的話,不好意思的撓撓臉。

  這在他看來沒什么大不了的。

  S6世界賽中路是自己最擅長的法師版本。

  由于攜帶技能大多為疾跑而不是傳送,也不強調支援。

  大家基本都是地縛靈,老老實實守在中路發育就好。

  李知勛很擅長!

  而且他是最典型的經驗型選手,雖然已經不復最強盛時的狀態,但只要對線情況在他的預料之中,Easyhoon都有提前預案可以反應過來。

  在他看來皇冠固然強,卻也沒到難以處理的份上。

  李知勛見顧行如此褒獎自己,還想謙虛兩句。

  還不等他開口,就聽到自家打野繼續說道,“你繼續在中路對線,保持和原來一樣的打法就可以。”

  Easyhoon知道顧行的性格,用這種語氣說話,肯定要有大動作。

  他連忙斷了插科打諢閑聊的心思,升級海克斯科技核心將E死亡射線進化好,還勻出一雙草鞋,回到中路補炮車兵線。

  由于李知勛方才用混亂風暴迅速將炮車前一波小兵全部清理干凈,皇冠慢了一步,補給裝備回到中路的時間也晚不少。

  此時Easyhoon仗著自己升級死亡射線,清兵速度快的很,已經將一大波炮車兵線迅速推進來。

  兵線來到SSG塔下,侯爺并未趁機在塔下進行壓制消耗,而是去中路附近轉悠兩圈,順便把眼位布置下去。

  這符合皇冠對他的既往印象。

  Easyhoon屬于那種最典型的穩健派,像維克托這種無位移短腿英雄,貿然在塔前壓制,很容易被打野盯上。

  李知勛以保全性命安穩發育為首要任務,他不追求對線壓人。

  因此皇冠安安穩穩把塔下小兵一點點補掉。

  不過有皮糙肉厚的炮車兵存在,他清線還是著實費了不少功夫。

  而且雙方先前回過城,在Easyhoon趕到中路之前,炮車兵線就已經在線上對峙互轟了一段時間。

  現在Easyhoon把兵線全部推進來,還不等皇冠處理完畢,下一波短線便正式到達SSG塔內。

  三星炮塔猛烈攻擊著VG小兵。

  在當前版本很難制造的中路回推線,此刻正式形成!

  皇冠倒也沒在意。

  自家打野安必信做出水銀鞋,還在野區里刷野發育,打算去下路幫助Ruler。

  女警在前期終歸要建立優勢。

  否則等Imp伊澤瑞爾的裝備起來,下路將會越來越難打!

  皇冠覺得自己能解決好中路的兵線問題。

  他不認為有什么危險。

  Easyhoon沒有大招,顧行的蜘蛛閃現還在冷卻。

  VG中野怎么可能來抓自己?

  結果皇冠才把兵線推出去。

  顧行立馬就拍馬趕到。

  “侯爺剛剛離開中路時在上方河道草叢里做了真眼,確定此處沒有敵方視野,小顧繞了一大圈,選擇從這里對皇冠發動突襲!”

  顧行為確保這次Gank能成功,還特意先跑到自家下半區拿到第二個紅BUFF,來補充傷害和追擊能力。

  記得嗓音嘹亮,“有法穿鞋的存在,小顧的移速要比Crown快上不少!”

  皇冠為了盡早做出鬼書,上波回城買了一堆散件,身上唯一的移速裝備就是草鞋。

  反觀伊莉絲,本身蜘蛛形態的趕路速度就要更快一些,還有二級鞋加持,飛奔敢來迅速拉近距離!

  眼見這一幕,澤元雙手撐著解說臺,身體前傾難掩目光中的關切。

  “Crown丟出魔偶試圖攔住小顧……可他開E盤絲飛到半空中,躲避魔偶攻擊的同時順勢落至皇冠身后!”

  他抬高音量,神態焦急。

  李知勛已經開啟疾跑,朝皇冠沖去。

  Crown起初看到蜘蛛女皇的身影時還有點發懵。

  沒想到顧行還真敢來!

  可他也沒到驚慌失措的份上。

  丟出魔偶的時候皇冠刻意沒交W指令:雜音。

  因為皇冠知道顧行肯定要飛起來躲技能貼臉,所以留了一手。

  見侯爺交出疾跑,他同步用出幽靈疾步提升移速。

  等蜘蛛落到自己身上,Crown立馬用E把魔偶召回,緊接著施放大招!

  沖擊波撕裂空間,魔力席卷伊莉絲周邊的空氣,將其擊飛到半空中!

  “侯爺毫不猶豫,閃現向前擺放重力場!”

  發條魔靈在施展沖擊波時,會有一個原地靜止的施法動作。

  李知勛正是抓住這個機會,向前貼近距離。

  重力場施放的非常刁鉆。

  引力禁錮裝置的施放范圍足足有800碼,被他正好放在Crown的退路上,封住對方后撤的腳步。

  皇冠踩在重力場邊緣,受到不菲的緩速效果。

  而且他直直朝自家中路防御塔交閃現逃跑,依舊會處在重力場的范圍內!

  如果要繞開,就會被后方的VG中野追上來!

  皇冠干脆選擇繞一圈。

  他要是踩著重力場緩速繼續移動,說不準會被顧行用蛛網捆縛住。

  給自己施加W技能加速,朝著側面一路疾馳。

  皇冠只能指望自己,安必信如今在下半區,縱使他操作的雷克塞已經升到六級,但最近的隧道洞口在鋒喙鳥營地,開大招過來再支援中路也要一段時間。

  “蜘蛛用Q劇毒之蜇命中發條,后續再跟上一發普攻!”

  顧行趁發條離開自己的射程范圍前,盡可能留住他。

  李知勛的維克托在旁邊用普攻銜接技能,不停沖著皇冠進行輸出。

  眼見著發條魔靈血量下降到四成,顧行才操作蜘蛛女皇變幻成人形態。

  皇冠見狀立馬開始左右小走位,宛如迷蹤步,想要躲避結繭。

  顧行也不得不承認,Crown的走位很有迷惑性。

  他不是左扭一步右扭一步的規律性移動,步伐看似漫無目的飄忽不定,讓人難以琢磨。

  俗稱瞎β走位。

  顧行把結繭朝斜前方丟去。

  他不在乎對方怎么左右扭動走位。

  預判落點就是皇冠回塔的半路,發條想躲避開來,就只有停住向塔內進發的腳步!

  “皇冠被迫止步,等結繭飛過再繼續前進,”澤元激動之余隱隱破音,“他血量剩余不多跑到塔內!”

  雖說VG中野是雙AP組合。

  可是皇冠自己也沒有什么魔抗裝備!

  蜘蛛女皇法穿鞋提供的穿透效果,讓發條魔靈完全吃不消。

  如今Crown血量不過1/4,先后繞開重力場和結繭又花費不少時間,疾跑效果也快結束。

  好在成功撤退,還是保全了一條性命。

  維克托射出冷卻剛剛轉好的死亡射線,皇冠給自己套上E技能,又一層護盾抵擋住盡頭處的激光。

  第二段爆炸傷害他只要繼續往前走就不會吃到。

  Crown再瞅一眼,見附近沒有兵線,這才放下心來。

  他知道顧行很喜歡用蜘蛛Q懲Q的技巧去進行追擊。

  賽前還特意觀看過錄像,因此現在有心提防。

  皇冠見顧行悻悻作罷放棄追擊的模樣,忍不住得意的微微彎起嘴角。

  你不會以為光靠傷害能殺掉我吧?

  Crown縮在中二塔內讀條回城。

  他對顧行硬抓自己的舉動非常不滿。

  等我待會兒從中路解放出來,指定沒你好果汁吃!

  LPL直播間里的觀眾見狀開始扣問號。

  什么意思,醬紫硬抓?

VG中野的技能擱這兒猜謎呢,控制一個不中,被皇冠給秀麻了  小顧李在贛神魔?別急啊,侯爺沒大招傷害明顯不夠,怎么可能抓的死?

  “安掌門來下路幫忙,一套技能逼出小段的閃現并將其打殘,Imp則靠著伊澤瑞爾的靈活性從容逃生,”記得簡單評判道,“雙方打野看樣子收獲都不算太多,只能打出召喚師技能。”

  “平心而論VG要更虧一點,”澤元興致勃勃的接話,“小顧對中路發起的Gank,最終結果是侯爺和皇冠哥的雙召互換,基本賺不到多少額外收益……”

  聲音戛然而止。

  導播鏡頭突然給到正在VG下二塔附近的伊澤瑞爾。

  比賽時間來到近八分鐘,小黃毛刷掉VG的大石甲蟲,成功升至六級。

  “不會吧……”澤元嗓音微顫。

  他猜到了某種可能性。

  當伊澤瑞爾彎腰拉弓,射出一道金黃色月牙時。

  澤元知道自己猜對了。

  R精準彈幕!

  金色月牙穿過被戰爭迷霧覆蓋的野區,朝著SSG中路襲去!

  “Imp沒有去堵泉水,而是直接抓他的回城點!”記得放聲高喊。

  芝加哥劇院里的躁動喧鬧聲無限擴大。

  導播給足牌面,鏡頭跟隨這輪月牙急速移動。

  三星所有成員都還沒反應過來,不清楚VG的中野聯動居然還有后手!

  直到精準彈幕出現在SSG防御塔的射程內,安必信才意識到這一點。

  “民皓快撤!”他用急促的語氣提醒自家中單。

  Crown已經知道了。

  他游戲習慣很好。

  沒有在回城最后階段逛淘寶,而是把視角放在發條周圍,時刻警惕著有可能出現的危機。

  原以為會是蜘蛛等E盤絲轉好,從某個犄角旮旯角落里鉆出來,強行貼臉換掉自己的性命。

  沒想到是EZ!

  Imp的清野行動在三星視野范圍外,SSG下野三人都不知道具晟彬升到六級,更別提之前還在和VG中野周旋的皇冠!

  Crown的E護盾尚未轉好,只能用W指令:雜音給自己加速,嘗試強行躲避金黃色月牙。

  可他的疾跑效果已經結束,自身移速不足以躲開技能!

  皇冠眼睜睜看著精準彈幕劃破長空,順便帶走了自己的最后一絲生命值!

  “我的老天鵝!”記得興奮之情溢于言表,“我看到了什么,這是VG雙C與打野之間的一波精妙聯動!”

  澤元片刻恍惚,看見偶像被自家賽區選手擊殺的心情無比復雜。

  好在他職業素養不錯,深吸一口氣便迅速調整過來,“Imp這招刷野升六的思路好細,還讓大招藏在陰影角落,三星完全反應不過來!”

  場館內的躁動聲勢到達極值,掌聲歡呼與尖叫,其中還夾雜著些許口哨音,匯聚成的嘈雜聲浪,經過消音后依舊傳遞到賽事直播間內,甚至蓋掉了部分解說聲音。

  不過沒人在意。

  直播間的彈幕數量奇多無比,人均光速變臉。

  辣是真的牛批,還有這種配合的啊?

反轉啦兄弟萌!一切都在VG計劃之中  我之前還說小顧豬鼻了非要來抓中,沒想到本來就只是想打殘皇冠,真正殺招居然在下路!

  Imp這也太極限了吧,能卡點升六級的?

  具晟彬拿到擊殺,登時樂不可支。

  顧行原本跟他和李知勛說出的計劃,是讓伊澤瑞爾在下路平穩發育到六級,藏個隱匿角落甩大招收人頭。

  結果安必信的攪局干擾了這一切。

  具晟彬沒能準時吃兵升到六級。

  他都要放棄執行這項計劃了,沒想到峰回路轉,后撤時看到顧行沒來得及刷掉的石甲蟲,趕緊將其吃完,這才在關鍵時刻及時習得大招!

  陰差陽錯之下,具晟彬升六的舉動沒有被三星隊員捕獲,愣是偷襲成功,帶走皇冠性命!

  “Imp回城后拿到耀光,魔宗也在路上……這個伊澤瑞爾的發育好得離譜!”記得嘖嘖稱嘆。

  相比于Ruler,具晟彬的裝備確實擁有不小優勢。

  兩顆人頭一次助攻,先前的卡線舉動還讓兩人之間的補刀數有一定差距。

  換算下來,Imp少說也要對位領先500金幣!

  顧行見皇冠陣亡,陪侯爺把中路兵線推過去,轉頭就去三星野區。

  他知道SSG的藍BUFF將要刷新。

  卡著時間節點到達營地。

  安掌門也趕了過來。

  可是他沒搶過蜘蛛。

  顧行手速太快,而且蜘蛛本身有Q懲戒這種高額斬殺傷害,輸出自然比安必信的雷克塞要高!

  “小顧把藍BUFF拿到手,在隊友的掩護下撤退……可皇冠復活后將沒有藍BUFF可用!”

  本來Crown被具晟彬偷襲致死,虧掉足足一波兵線的發育就已經很傷了。

  再把藍BUFF奪走,簡直就是雪上加霜!

  皇冠對此無能為力,他沒雙召也沒R,回到線上后的主動權徹底淪陷。

  安掌門現在焦頭爛額。

  中下兩路都快被沖垮,他卻無法及時為隊伍挽回劣勢。

  隊伍前期節奏的崩盤完全可以預見。

  只是取決于VG究竟想要何時動手!

  安必信等了一段時間,卻不見顧行主動出擊。

  只不過中下兩路的兵線壓力源源不斷,上路的朱小龍無人看管,杰斯做出幽夢后的作戰強度來到新巔峰期,Cuvee也陷入劣勢。

  三條路被VG齊齊推進,簡直就是在逼Ambition做抉擇!

  安必信知道VG在盤算些什么。

  他自己有閃現,雷克塞在這種情況下的威脅性極強,只要稍加布置,基本就是穩穩有擊殺入賬。

  可峽谷有三路,安掌門只能幫助其中之一。

  一旦自己露頭,另外兩路勢必會遭到VG的瘋狂進攻!

  如果安掌門選擇固守不出擊也沒用。

  VG三路給壓力,注定會有一路先崩盤!

  思前想后,安必信決定幫中路。

  下路固然是最好突破的,而且還有一血塔和兩顆人頭的豐厚獎勵。

  但他覺得顧行也清楚下路更容易成為漏洞,會去下半部做反蹲。

  所以退而求其次,朝中路狂奔。

  “安掌門挖掘隧道接閃現,將侯爺擊飛到半空中!”記得見到這里就知道Easyhoon無處可逃。

  李知勛同樣明白,沒有閃現的自己就是死路一條。

  他臨陣亡前,把ER兩個技能通通交出來,瞬間清空兵線。

  補充發育的同時還阻攔SSG威脅防御塔的舉動!

  安掌門把人頭讓給皇冠。

  而后他就看到小地圖里下路出現蜘蛛女皇的頭像,繞后將SSG雙人組包夾在下塔內!

  果不其然。

  片刻過后,峽谷內便響起冷酷無情的系統通報語音。

  伊澤瑞爾正在大殺特殺!

  這是安必信預料中的事情。

  他被逼無奈,只能選擇強行解局。

  “Imp單獨吃下一血塔賞金,實現對位經濟的絕對領先!”記得大呼小叫,恨不得讓芝加哥劇院里的觀眾也聽到自己的吶喊,“Ruler選個女警,根本打不出效果!”

  年僅17歲的Ruler抿著嘴神情不安。

  他雖然是個職業賽場的新人,但此前的游戲經驗可一點不少。

  Ruler很清楚,女警被EZ反推一血塔是什么概念。

  大概15分鐘前后,伊澤瑞爾將會有魔宗冰拳兩件套。

  自己最多就是十字鎬盧安娜的颶風,完全不是EZ的對手!

  中期,要怎么熬?

  “小顧回城后做出符能回聲打野刀,再次前往中路,準備連同侯爺給予皇冠壓力!”

  顧行幫忙把中路兵線搶過去。

  后方的小段趁機偷偷溜進三星上野區。

  安掌門做了眼位,提前一步知道對方輔助想在野區里蹲伏自己。

  但他無法解決這個問題,只好反向去下半區置換資源,順便幫換線到下路的Cuvee。

  可是沒多大作用。

  雷克塞和波比兩個前排,想要瞬間集火秒殺杰斯,根本就不現實!

  “龍哥提前切換成錘形態,通過提升的雙抗讓自己少受傷害,殘血存活下來!”記得如今越來越高興,“小顧則對上路動手,把SSG雙人組逼退,以推平上一塔!”

  他佩戴的耳機可不是隔音款。

  比賽初期,記得還能聽到隔壁LCK現場解說臺嘰里咕嚕的叫嚷聲。

  聽不懂韓語,不過開心的情緒可藏不住。

  現在隔壁儼然一片死寂。

  記得是挺爽的,聲音變得愈發激昂有力。

  “上一塔也被VG推平,雙方經濟差來到3.5K!”

  顧行沒有留情,直接下死手。

  他隨后的這段時間里主要盯防皇冠。

  只要對方敢離開防御塔,自己上去就開始丟結繭逼走位。

  縱使Crown的反應很快,也耐不住顧行三番兩次的騷擾。

  皇冠能想明白對方的思路。

  三星這局的陣容能做雙鳥盾,抵擋對方的Poke以及高爆發,看似很完美。

  但缺點也很明顯。

  全隊只有兩個合格的輸出位。

  上單波比、打野雷克塞和輔助卡爾瑪是三個純純的工具人,團戰基本打不出多少傷害!

  現如今Ruler的女警被壓制到發育凄慘,倘若自己再被顧行欺壓,三星中期將沒有任何輸出!

  安掌門被迫常駐在皇冠附近,保護隊友的發育。

  可顧行前期已經完成了自己的任務。

  他現在拉著安必信玩自爆,根本就不會虧!

  轉線來到中路的VG雙人組還在推進。

  Imp現在兩件套在手,時常E奧術躍遷往對面臉上跳,一輪技能就可以把女警打殘!

  “Ruler血量所剩無幾,被迫回城防守……”澤元話音未落。

  不知何時來到側面陰影角落里的朱小龍抬手就是一記加強炮!

  電能激蕩!

  加強炮穿過加速之門,在墻體中高速飛行。

  在三星的視野中,由于有墻體的遮蔽,根本看不到電磁炮。

  等炮擊來到眼前,Ruler來不及交繩網,趕緊用閃現躲開,免得被轟死。

  可是躲開加強炮的下一刻,一道金黃色月牙便凌空斬下,清空他的血條!

  精準彈幕!

  Ruler目光有一瞬的呆滯。

  而后無奈的撓撓下巴,露出自嘲苦笑。

  “精準的大招!”

  伴隨著臺下觀眾的歡呼喝彩,記得振臂高呼,“梅開二度,Imp再收獲一顆人頭,他在八強淘汰賽首局就快鯊瘋了!”

  鏡頭給到選手席上的具晟彬,他笑容就像是當年三星白美好歲月中那樣燦爛,只是圓潤成了Omp。

  “帥啊,”顧行還在邊路拉著安掌門玩兌子,騰出功夫切屏便看見Ruler的陣亡實況,由衷夸贊起來,“你倆Poke傷害好狠!”

  “還得是銷顧你幫的好,”具晟彬知道這局多虧顧行給他打出下路對線優勢,一邊推進中塔一邊試圖加快游戲節奏,“馬上就魔切,你們盡管帶邊路,中線我絕對能占住!”

  中路一塔被摧毀,三星引以為傲的視野布控與穩健運營很難進行下去。

  VG五人眼位布置的非常深入,SSG野區里但凡有一丁點風吹草動,他們都能提前得知!

  “安掌門抓住機會,來到河道抓住落單的小段,一套技能將他擊殺……可是對全局來說無異于杯水車薪!”澤元也清楚這局大勢已去。

  雙鳥盾威力再猛,也不可能彌補如此夸張的裝備差距。

  比賽進行到24分鐘,VG處理好三路兵線,準備開啟納什男爵。

  “SSG只讓安掌門獨自一人前去嘗試搶龍,”記得站在上帝視角胸有成竹,“不過他半路被小顧攔截下來!”

  顧行整個中期都在拉著安掌門混發育。

  雙方打野的經濟都很一般,野區要么被搶,要么被隊友瓜分干凈。

  24分鐘,安掌門才勉強做出第二個大件。

  顧行稍有優勢,領先半件裝備。

  兩人的傷害面對非脆皮英雄時,已經起不到多大作用。

  但要是互毆,顧行相對來說還占據優勢。

  結繭偷襲命中,QW雙技能丟出去,遠程普攻A出去立馬切換形態!

  一次蜘蛛形態的遠程普攻,在前期可能只差幾點傷害。

  然而等伊莉絲的裝備等級提升上來,相差的就是上百點輸出!

  “小顧近身后再打出蜘蛛形態的Q斬殺,平A跟W掠行狂暴重置普攻,再撕咬一口!”

  一套行云流水的連招,瞬間將發育不良的雷克塞打成殘血!

  在龍坑里集火納什男爵的具晟彬不會放過這次機會,彎腰再度射出精準彈幕!

  金黃色月牙在雷克塞從結繭狀態中恢復過來時掠過它的身體。

  “第三次!”記得激動到滿臉通紅,“Imp本局比賽三次利用大招帶走對手性命!”

  “不愧是精準彈幕,”澤元也適時吹捧,“Imp的大招屢建奇功!”

  顧行見安掌門已經陣亡,從容回到龍坑內,Q懲戒收下納什男爵!

  伴隨著大龍痛苦的嘶吼聲,VG五人原地回城補給。

  而后開始扮演拆遷隊角色,三星高地外的一切建筑,盡數被摧毀!

  比賽進行到26分鐘,SSG中路高地告破!

  “VG非常穩健,他們沒有追求強行一波,而是退回去準備搜刮野區,再把小龍資源控制住!”記得看到這里,明白三星想要翻盤就是天方夜譚。

  顧行拖到31分鐘,等到第二條大龍出生,將其收入囊中,才召集隊員一波沖上三星高地!

  朱小龍遠距離一炮下去,縱使Corejj提前開啟鳥盾,他依舊損失了1/3以上的血量!

  穩了一整局的李知勛終于發威,閃現把技能一股腦通通丟出去,混亂風暴的輸出瞬間秒殺對方輔助!

  “皇冠裝備也不錯,他大招拉到三人,制造出高額傷害……”澤元聲音不由自主變得高亢,然后猛地回落下去,“但其他人沒有輸出啊!”

  安掌門中期只保了皇冠。

  Crown確實沒有辜負信任。

  但是遠遠不夠。

  Ruler在后面瘋狂刮痧,射中顧行四發普攻才蹭掉三成血量,無法承擔補充輸出的重擔!

  小段則用R絞殺之藤限制前沖的三星隊員。

  導致皇冠拉完沖擊波,剩下VG一群半殘隊員,毫無阻礙的拉扯空間,盡情收割著三星選手的性命!

  “Imp要超神辣!”

  具晟彬最后甚至能浪費技能,用E奧術躍遷Q閃,技能瞬間命中1500碼以外的Ruler,足以證明他的輸出空間到底有多寬廣!

  冰拳效果令Ruler步履維艱。

  顧行閃現上去硬補傷害,Q劇毒之蜇將其擊殺后,吊起蛛絲升至半空再落到安全位置。

  比賽定格在32分25秒。

  三星迎來一波團滅后,基地主堡被蜘蛛女皇的最后一記普攻摧毀!

  ------題外話------

  8K字,3.95w。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