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188:日暮途遠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顧行和隊友在市政禮堂里觀看小組賽最后一場對局。

  原本只有他自己作為VG選手代表來參加今晚的淘汰賽抽簽儀式,但幾名隊友著實是在訓練室里閑得無聊。

  缺打野又不可能約戰開訓練賽,反正場館距離酒店也就步行一刻鐘的路,還不如扎堆過來湊湊熱鬧。

  其余戰隊的選手也是這么想的。

  后臺如今人山人海,十六支隊伍齊聚一堂,中韓英俄葡萄牙語混雜在一起喧鬧無比。

  顧行去找ANX的長發輔助,打算抽簽儀式后交換隊服。

  對方欣然允諾。

  倒在離八強一步之遙的位置,他臉上卻不見多么悲傷。

  因為這已經是外卡歷年來的最佳戰績。

  能和目前世界第一賽區LCK的代表隊三星爭奪出線名額,已經是難得的突破。

  顧行和ANX輔助閑扯兩句,又去找巴西外卡的打野Revolta聊天。

  Revolta正纏著偶像廠長,還想再從明凱身上取取經爆點金幣出來。

  明凱被整的很不好意思,巴西打野盲僧回旋踢把自己踹回人堆的尷尬場景還歷歷在目。

  盡管他次輪小組賽報仇雪恨,可沒人在乎。

  就像PDD當年被Shy一炮四翔爆殺后來找回場子卻鮮有觀眾提及一樣。

  明凱身為去年MSI的FMVP選手,被外卡打野正面踢爆,本來就不是一件多么光彩的事情。

  “等等抽簽要是咱倆在八強碰到……”顧行沖廠長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Clearlove聽言身體猛地一抖。

  EDG這次世界賽狀態有多差,他自己也知道。

  小組第二出線,意味著隊伍只會抽到ROX、VG和H2K其中之一。

  想突破歷史更進一步,就得指望簽運抽到H2K才行。

  倘若淘汰賽直接碰上VG,基本就等于提前宣告EDG連續第三年世界賽止步八強!

  廠長轉念又一想,突然流露出神秘微笑。

  他神色輕松沖著顧行說道,“沒事,八強有內戰是最吼的,這樣輸掉比賽也沒什么輿論壓力。”

  Clearlove算是看開了。

  反正輸誰都是輸,要是敗給其他賽區的隊伍,網絡上肯定節奏不停,對自己和俱樂部也不是一件好事。

  可是內戰被淘汰,那就是另一回事,輿論的反噬想必不會過于猛烈。

  顧行被Clearlove展現出的樂觀精神搞得無話可說。

  此時,輸掉對局確定只能以小組第二出線的RNG隊員們抱著鍵鼠外設進入后臺。

  香鍋額前劉海兒被汗水濡濕,但神態放松自如,像是卸下重擔。

  “沒事吧?”顧行關心一句。

  麻辣香鍋搖搖頭,“還好,都看開了……對面太強很難贏的。”

  RNG隊內飽受困擾,直到前天次輪小組賽開打前夕,才最終確定延續前半年的思路——以中上野為核心主打上半區,把Mata解放出來游走。

  這套體系RNG輕車熟路,稍稍熟悉適應兩局就可以到賽場上使用,算是非常不錯的即戰力方案。

  唯一的缺點就是烏茲不太適應。

  可總比突然轉換成下半區打法,讓四個隊友全部改變風格要更合適。

  這樣一來,RNG靠著選手的個人實力與基本操作,也能在小組中混個出線名額。

  但是面對同樣主攻上半區的ROX,則會被風格克制。

  老虎隊的攻擊要更加兇猛,隊員之間的配合也更加默契!

  可以說,RNG在確定上半區打法之后,就沒想著再去爭小組第一。

  不過原本隊伍賽前的目標就是八強保底,四強聽天由命。

  如今小組第二出線,也算完成任務。

  香鍋這才輕松下來。

  “不錯啦,”廠長是個樂天派,笑著鼓勵道,“這是第一年進世界賽吧?能闖進八強就已經相當出色了,說不定還能再進一步,實在不行明年再來過嘛。”

  聽到這話,香鍋懷疑的瞥他一眼,“真的嗎?我卜信,這話從你嘴里說出來沒什么信服力。”

  言下之意非常明顯。

  廠長你S2出道就是八強,我尋思前兩年也沒見你成績有什么進步啊?

  明凱光速變臉,即將開啟暗凱模式。

  我好心安慰,你朝我捅刀啊?

  顧行在旁邊閉口不言裝啞巴。

  他是真服了香鍋的頂級情商。

  從自己長大記事到現在,這是第一個在情商方面能讓顧行感到無可奈何的人。

  女友情商也不算高,但得看參照物是誰。

  和香鍋相比較,沈關山簡直堪稱八面玲瓏!

  而且女友知道自己不太會說話,又是個頂級社恐,基本不和陌生人交談,很難禍從口出。

  和香鍋完全不一樣。

  顧行現在都能感受到周圍氣氛有多么尷尬。

  巴西打野Revolta聽不懂中文,可他懂察言觀色。

  看見明凱的面部表情變化,就知道事情不太對勁。

  他很明智的掏出手機,想和顧行來張合影,將兩人拉出尷尬氛圍。

  顧行自然不會拒絕,照例比出沒什么新意的剪刀手,合影的同時離開廠長與香鍋身邊。

  和還沉浸在出線驚喜中的大師兄聊兩句,順便再和Jankos約好明天一起吃午餐。

  還想跟比爾森拉拉關系,文森終于跑過來把顧行攔下來。

  “上臺抽簽去,到時候LED屏幕上會出現VG隊標,你站在正下方就行……”文森簡單叮囑兩句。

  昨天晚上拳頭特意拉著隊伍代表彩排過,流程很簡單。

  顧行同他道別,便和其他7名選手排成一隊準備離開后臺。

  ROX代表小花生還在胸前畫著十字,嘴里碎碎念著韓語。

  顧行聽不太懂。

  可里面有SKT三個英文字母!

  估計是許愿把SKT直接分給ROX,趁對方沒有調整回來,一波將其愉悅送走。

  踏上舞臺,買票來看下半場B組比賽的很多觀眾都沒離開。

  反正來都來了,今天沒有加賽天色尚早,抽簽儀式又不會耽誤多長時間,干脆看完再走。

  “讓我們歡迎四支小組第一戰隊的代表,”北美主持人用渾厚嗓音介紹道,“他們分別來自ViciGaming、ROXTigers、H2KGaming以及……TeamSoloMid!”

  最后他拖長語調說出TSM的全稱。

  TSM出線的消息已經過去兩天時間,臺下的北美觀眾仍舊激動不已。

  他們在臺下賣力敲擊著熒光棒,為本土隊伍喝彩!

  四支小組次名戰隊的選手代表也悉數登臺,SKT、RNG、SSG和EDG。

  Wolf笑瞇瞇的似乎心情不錯,見攝像機對準自己,還擺出一個類似非常61的手勢,看上去很是抽象。

  顧行以為李在宛是因為心理壓力驟然減輕,神態才能如此放松。

  他這兩天沒少逛論壇,看到過抗吧轉載韓網的評論。

  具晟彬更是在他和杰克的引導下耳濡目染變成沖浪先鋒,沒事就直接去I女en論壇轉兩圈,爭取拿到第一手素材,然后再傳閱給自家隊友看,繪聲繪色輔以信達雅的翻譯。

  導致顧行對近期韓國的英雄聯盟電競輿情非常了解。

  在SSG次輪連續被三個小組賽對手斬于馬下后,SKT的韓網生存環境瞬間寬松不少。

  有隊伍幫他們吸引火力。

  成千上萬的SKT粉絲順勢反撲在韓網里帶節奏。

  我們SKT是加賽爭小組第一最后遺憾敗北,況且笨雞和Virtue只打兩局,一比一也算平手……

  至于小黑Bnk,支持者數量趨近于零,第一場被顧行打出如此大的對位差距,SKT擁躉早就把小黑開除隊籍了。

  粉絲撇清關系再去嘲諷三星。

  SSG是什么籃子?

  首輪小組賽打完吹的比SKT還強,最后輸外卡和LMS,被獨聯體賽區逼到打加賽爭取出線,真是臉都不要了!

  次輪三星的頹勢盡顯,幫SKT分擔不少網友的火力輸出。

  凡事就怕有對比。

  如今在觀眾看來,SKT雖然菜了點,但雙冠王底蘊畢竟擺在這兒,淘汰賽說不定還能支楞起來。

  和連外卡都能輸的三星對比,簡直再順眼不過!

  顧行感覺李在宛看到網友的炮口偏移,這才樂觀起來。

  然而Wolf去年季中賽結束,就被韓網當成戰犯處理過一次,現在丟掉小組第一而已,在他看來根本不算什么大事。

  真正原因是A組戰斗結束的這段時間里,SKT針對那場加賽進行過復盤。

  現在隊伍已經有所突破。

  要是再度相遇,Wolf有自信給VG當頭一棒!

  抽簽嘉賓WildTurtle野龜哥身穿筆挺西裝上臺。

  顧行看到北美主持介紹他時,差點笑出聲來。

  野龜哥也是一位北美傳奇射手。

  前幾年一直在TSM擔任ADC。

  要論國際大賽的名場面,還得是去年S5世界賽與Imp聯手締造的經典動圖。

  他是那個一錘子敲空具晟彬血條的鐵男。

  后臺Imp看到故人出現,頓時不滿的跟隊友嘟囔抱怨,“西巴為什么要讓WildTurtle來啊,故意惡心窩是嗎?”

  杰克連忙安撫具晟彬,“沒事你格局要打開,目光放的長遠一些……你看野龜哥現在連世界賽都進不去,只能在抽簽儀式上露臉,你都保底八強啦!”

  Imp這才面色稍霽,可馬上就想起更關鍵的事情,板起臉來無比擔憂,“他不會要在抽簽上搞窩吧?”

  身邊三星主教練Edgar還在和原來的小弟紅米敘舊,順便訴訴苦。

  “要是正常發揮的話,我們絕對能小組第一出線,誰知道昨天上來就被ANX給來了一招黑科技!”

  LCK隊伍相對來說比較穩重保守。

  從某種角度上來說,比較怕變數。

  顧行當時就是臨場改變打法,加賽痛擊SKT戰勝對手。

  ANX也玩了同樣招數,冰鳥波比的完美聯動,如今還是各大論壇津津樂道的話題!

  再加上獨聯體外卡今年的實力并不弱,可以說是偷雞戰勝SSG。

  “打完第一局選手心態就有點不對勁,還沒調整過來,又被閃電狼教育到直接崩盤,后面打H2K根本發揮不出實力!”Edgar叉腰嘆氣。

  次輪小組賽的殘酷之處就在于此。

  當兵敗如山倒的時候,團隊語音里都沒人在溝通交流,病態的氛圍就已經注定比賽的結局。

  紅米深以為然,“隊內大部分都是年輕人,大場面遇到挫折總要交點學費嘛。”

  別看三星這塊招牌很老,俱樂部也有世界賽冠軍和聯賽獎杯。

  然而那都是三星藍白雙雄拿到的榮譽。

  S4結束,三星家底都被LPL買空了。

  Edgar舉著大旗拼拼湊湊把隊伍重新整起來,里面都是些新員工!

  上單Cuvee和射手Ruler是他發掘的純新人。

  輔助Corejj原來在小戰隊打拼,沒什么名氣。

  皇冠更離譜,是少有先去外卡賽區工作,再被叫回LCK聯賽的選手。

  全隊的里,只有安掌門比較老成經驗豐富。

  還只是聯賽經驗。

  Ambition資歷很老,也沒進入過世界賽。

  整支隊伍到全球總決賽舞臺上都懷揣著忐忑不安的情緒。

  首輪順風順水三連勝,自然不會出什么問題。

  次輪開始輸比賽的時候,一兩個人就能帶著其余選手心態連鎖崩盤!

  紅米現在愈發感覺VG的人員構成很合理。

  Easyhoon和Imp這對雙C不光資歷老,更是有參加過多次國際大賽的經驗,堪稱定海神針。

  還有顧行這種另類社恐,舞臺越大越興奮。

  有他們存在,段德良和朱小龍十有八九不會出什么心態問題。

  “到芝加哥之后,記得約戰多加練兩盤,”Edgar和紅米商量,“咱們共同進步嘛。”

  老大哥開口,紅米當然不會拒絕。

  畢竟VG聲名不顯時,是他先找三星約的訓練賽。

  現在自己帶的戰隊成績一點點好起來,也不能忘記SSG曾經的幫助。

  十六支隊伍的幾十名選手聚在大廳里,盯著電視屏幕目不轉睛。

  北美主持人還在強調規則,“八支隊伍分為上下半區共四個小組捉對廝殺,小組第一對抗其他小組的第二名,值得一提的是,同組出線的兩支隊伍不會被分到同一半區,只有在決賽時才會相遇……”

  野龜哥面前擺著兩個透明玻璃盆,其上標明一號池與二號池,里面各裝有四只彩球。

  他先將手伸進一號池里,將四個小組第一抽出來,確定半區對位。

  第一個先被抽出的便是TSM。

  野龜哥看見老東家熟悉的隊標,登時便露出開心笑容,向攝像機展示圖標。

  北美觀眾又在座位上爆發出聲聲咆哮。

  TSM身為北美人氣最高的戰隊,還是今年世界賽里的NA獨苗,觀眾必然會竭盡全力吶喊助威以示支持!

  站在顧行身邊的比爾森身材消瘦,聽到現場震耳欲聾的歡呼,也情不自禁流露出幾分笑意。

  他在歐洲長大,卻在北美找到了歸屬感,和當地觀眾的熱情支持離不開關系。

  野龜哥緊接著掏出第二顆球。

  顧行仰頭看屏幕,發現H2K的隊標出現在TSM下方。

  Jankos也是第一次參加世界賽,現在激動到語無倫次,“這是什么意思?和TSM在一個半區嗎?”

  “……應該是。”顧行分辨清楚方才回答。

  “那你們和ROX豈不是在一起?”Jankos樂開花。

  面容清秀的小花生與顧行對視。

  壞了。

  兩人心底冒出同一個想法。

  VG和ROX是彼此訓練賽約戰次數最多的戰隊,來舊金山的這半個月,兩隊算下來得有四五十盤訓練賽。

  而且勝率極其接近。

  這放在同一半區,以他們的熟悉程度,絕對要展開一輪慘烈廝殺!

  Jankos樂的不行,“還是TSM好打鴨……”

  幾人語種不共通,因此平常都用簡單的英語來交流。

  比爾森聽懂對方的意思,內向的他抿抿嘴沒插話。

  內心卻希望半決賽時好好教訓一下H2K,讓對方知道北美之光的厲害。

  顧行瞥一眼Jankos,見認識半個月的朋友如此幸災樂禍,給他潑一盆涼水下去。

  “我們和ROX分在下半區,你不會以為對H2K是件好事吧?”

  Jankos笑容光速收斂。

  他再回想一遍分組規則,聲音都變得顫抖,“同小組的出線隊伍不會分在同一個半區……意思是SKT在我們這兒?”

  顧行拋去一個自求多福的眼神。

  進入國際大賽階段的SKT,只有2015MSI是亞軍,其余賽事全部奪冠!

  雙冠王的底氣擺在這里,誰也不敢說在淘汰賽里一定能穩贏他們!

  Jankos慌了神。

  他想起自家中單的ID——R玉。

  岳倫和Faker之前的名場面,在座職業選手就沒有不知道的。

  歷史不會再重演一遍吧?

  比爾森見Jankos玩起川劇變臉,突然冒出一句,“要是讓我們碰到SKT,指定沒他好果汁吃!”

  四個小組第一的戰隊代表站在一起,聽到比爾森的話猛地回頭瞅他。

  顧行感覺他像極了戲臺上的老將軍。

  舞臺中央的野龜哥已經抽完半區,挪步到二號池。

  這將會決定淘汰賽最終分組。

  第一顆球抽出來。

  比爾森難掩失望之色。

  EDG和他們小組賽就同組,不可能分到一起。

  現場以及直播間里的觀眾眼睜睜看著EDG跳過上半區,出現在下半區的ROX旁邊。

  “啊?”小花生喜出望外。

  他看過EDG的比賽,純純的逆版本隊伍。

  小組賽都打的踉踉蹌蹌,把胖將軍抬上來才涉險過關。

  ROX打EDG還不是輕輕松松?

  既然決賽前碰不到SKT,養精蓄銳也是極好的。

  Peanut走下臺階,與舞臺另一側的EDG代表Clearlove來到中央處的召喚師獎杯旁友好握手。

  而后和相親節目里的退場儀式一樣,手拉著手往后臺走。

  小花生期間還想和廠長聊上兩句。

  明凱心不在焉的回應著。

  他人麻了。

  能不能重新抽?

  來個VG行不行?

  后臺的EDG隊員更是情緒低落。

  世界賽開始之前,ROX身為LCK夏季賽冠軍,是絕對的奪冠熱門,不管是隊員實力還是磨合程度,都不知道比EDG高到哪里去了!

  不會又要來一個八強吧?

  野龜哥抽出又一顆彩球。

  展開內里彩帶時,他瞬間笑容全無。

  在座的北美觀眾心里咯噔一下,頓覺不妙。

  出現在所有人眼前的是一個紅圈,向外則是一對金黃色翅膀。

  雙冠王沒有觸發同組不同區的回避原則,降臨在TSM身邊!

  顧行再扭頭看向比爾森,看看他的反應,順便還能緩解下頸椎問題。

  比爾森沒想到自己言出法隨。

  竟然還真來啊!

  他走下臺階,迎面看到Wolf那張胖乎乎的臉。

  對方眼中還閃爍著興高采烈的光芒,似乎對自己的八強對手很滿意。

  到目前為止,一共抽出了六支隊伍。

  顧行已經知道自己的首個淘汰賽對手,沖舞臺另一側的戰隊代表揮招呼。

  Cuvee先努力保持微笑。

  最后實在裝不下去了,笑容變得異常苦澀難受。

  野龜哥很捧場,直接抽出SSG的隊標!

  三星觸發與H2K的同組回避規則,挪到下半區,落在VG身邊。

  顧行大步走下舞臺,來到銀光閃閃的召喚師獎杯前和Cuvee握手。

  “咱們也算老熟人了,等淘汰賽的時候我多照顧你一下。”顧行笑容陽光燦爛。

  Cuvee依舊是那副快要哭了的離譜表情,“我們怎么這么倒霉啊,哎喲真是慘……”

  后臺里,Edgar和紅米面面相覷,陷入無言沉默。

  剛才還說等到了芝加哥多約訓練賽。

  現在可好。

  兩隊只能有一支能進入四強,日常約戰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宇范哥,這真是不巧……”紅米話雖這么說,語氣里卻充斥著無窮自信。

  他不認為自己教導下的VG會輸給三星!

  Edgar很無奈。

  VG隊內有紅米和Imp這兩位前任三星成員,他是真不想痛下殺手。

  “希望到時候正面交鋒你不會讓我失望。”Edgar拍拍紅米的肩膀,轉身帶著隊員們離開。

  具晟彬看到顧行的那一刻,立馬就開始鬼哭狼嚎,“銷顧,這簽也太爛了吧?WildTurtle是真滴惡心,隊伍進不去世界賽,還要當抽簽嘉賓來搞窩……”

  “那咋辦嘛,”顧行也沒想到居然能抽到SSG,“這算不算雙輸啊?”

  三星的實力他們在訓練賽里也沒少見識。

  雖說和ROX相比差點意思,但絕對稱不上菜。

  這次小組第二,更像是臨場心態出了大問題。

  “咱們這小組第一拿的跟沒有似的……”龍哥都頂不住了,“抽個最強的小組第二?”

  老板丁駿則在鼓勵隊員們,“不用太在意對手的強弱,咱們打好自己的就行,先去聚餐吧。”

  他之前說離開舊金山前要帶隊員吃頓大餐,以慶祝小組第一進入八強。

  正好選中今天晚上。

  VG一行人跑到金門大橋附近的一家餐廳,抬頭透過窗戶都能看見宏偉大橋上的燈光璀璨。

  牛排骨的味道確實很誘人,只是容易膩。

  顧行沒吃多久就挺不住了,一邊啜飲可樂一邊翻看手機。

  果不其然,抗吧里熱火朝天,討論著本次抽簽的分區情況。

  有樓主給出最后的抽簽結果。

  上半區TSMSKT,H2KRNG;

  下半區ROXEDG,VGSSG

  短時間內,評論區回復數量就高達數百條。

  我的評價是:咱們LPL好像真要完蛋了,好不容易重現S4賽季三隊進淘汰賽的盛況,這次難不成要全倒在臭八強吧?

八強還不滿意?要是世界賽開始前我知道LPL能有三個八強,我怕是要在被窩里笑出聲小花生不會對廠長下死手吧?輕點啊球球惹為什么不相信VG呢,我感覺VG能走的很遠BO1和BO5壓根不是一個游戲好不,VG難不成先斬三星再殺ROX,最后拿下SKT吧?別吹啦沒事,要是同時被淘汰出局,三支LPL隊伍可以坐同一趟航班回來,也能省下不少麻煩  杰克還在狼吞虎咽的往嘴里炫牛肉。

  見顧行扒拉著手機,還好奇問道,“抗吧里都在說什么?”

  他戴著手套,顯然無法騰出手去上網沖浪。

  “不太樂觀,”顧行簡單回答,“我看還有說不如搖個內戰出來保四強。”

  “歪日,瞧不起人是吧,”杰克抓下一塊牛肉,往上面淋著醬汁,一口咬進嘴里,“老顧你上場努力干,我回頭在后面給你加油!”

  顧行認真思忖片刻還是想說點什么。

  結果還沒開口,丁駿就湊過來,詢問他對謝圖南那支數據分析團隊的看法。

  注意力被牽扯過去。

  “還不錯,”顧行評價挺中肯,“給出的數據分析都有不小用處,加賽能贏也得有他們的功勞。”

  要說電競數據分析,難度真不算很高。

  正如謝圖南之前所想,這塊蛋糕確實是當之無愧的藍海領域。

  特別是國內,各大電競數據團隊都在起步階段。

  像謝圖南他們,進場后獲得的收益相對于傳統行業要高的多。

  也正因為如此,翔實可靠的數據才會給顧行種下不錯的印象。

  “那就成……”丁駿先前還問過紅米等人,得到的答案也差不多,這便放下心來,“小顧你嘗嘗這螃蟹。”

  填飽肚子后,顧行與隊友漫步在舊金山夜間的街頭。

  晚風拂面溫度舒適,他放松下身體,卻見身邊的Easyhoon手里捏著可樂罐,低頭盯著地面。

  “干嘛呢?”顧行手臂搭在李知勛肩頭,“看你抽完簽就沉默寡言的。”

  印象里他吃飯的時候也沒怎么說過話。

  侯爺欲言又止。

  “你不會是看完分區結果,自己擔心打起退堂鼓了吧?”顧行調侃。

  兩人步伐緩慢,被前方的隊友們甩在后面。

  “退堂鼓倒不至于,”Easyhoon推推鼻梁上的眼鏡架,“就是……有點惆悵擔憂。”

  顧行很感興趣,“細說。”

  李知勛見四下無人,猶豫片刻才緩緩開口,“今年能進世界賽,還能從死亡小組里頭名出線,說實話我是很滿意的。”

  他看向自家打野,“你知道我最開始的國服ID嗎?”

  “‘日暮途遠’嘛,”顧行對此記憶猶新,“伍子胥列傳里的成語。”

  “你應該知道指代的意思,人近暮年卻壯志難酬,”李知勛突然抬頭望天,“我來到VG的時候,原以為在自己職業生涯的尾聲,很難再去觸及最高點,傷感之下才敲下日暮途遠這個詞。”

  “可我現在已經站在八強淘汰賽的門口,回過頭去想,倒像是一場夢。”

  “原來距離最高點很遠時,莪不會去妄想不可能發生的事,”Easyhoon聲音一如既往的溫和,“然而現在離最高榮譽越來越近,我卻感到惶恐。”

  “不避諱的說,這應該是我巔峰期的最后一年,”他伸出修長手指,緩緩活動著,“我能感受到自己的狀態在下滑。”

  “沒啊,你還是挺強的……”顧行替他反駁。

  李知勛輕笑搖頭,“面對SKT的比賽,我能體會到注意力很難完全集中在賽場上,不可能再去全身心100的投入進去。”

  他回憶起自己首場面對SKT時,險些在大龍坑團戰里被Faker藏球秒殺,加賽里又被飛機組合先后抓死兩次。

  Easyhoon原本不想承認。

  但事實容不得他嘴硬。

  “這還是BO1,要是拖到BO5最后的關鍵對局,我不知道會出現什么情況,”李知勛嘆氣,“所以面對淘汰賽才會感到不安。”

  “今年甚至可以說是我職業生涯最后的機會,我害怕會得到一個不甘心的結局。”

  顧行沉吟良久。

  直到拐彎進入酒店所在的巷道,他才用力捏捏李知勛的肩胛處,“你夏季賽的時候不是說要在舞臺上打敗Faker嗎?”

  “這次機會來了,小組賽的兩場BO1不過癮,只要能闖進決賽,咱們狠狠給他上一課!”顧行展現出無窮自信。

  “只要能闖進決賽?”侯爺重復一遍自家打野的話。

  從一名初出茅廬首次踏上世界賽舞臺的小將口中說出來,總覺得是年少輕狂沒挨過毒打。

  但是顧行說出這句話,李知勛卻感覺不出他的狂妄。

  似乎一切順理成章不費吹灰之力。

  “好,”Easyhoon忽而用力點頭,“闖進決賽,給李相赫來點真實的!”

  他想親眼看到紅色王朝的崩塌。

  如果能倒在自己手中,那再好不過。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