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193:虛妄假象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澤元結合方才顧行刷完首輪野怪后的做眼舉動,想清楚他的總體思路。

  “小顧是先去三星上野區布置視野,偵測到安掌門的動向后,便果斷對中路皇冠哥凍手!”

  記得笑逐顏開,“這波陣亡是真的血虧……輪到他的發育節奏被打斷了!”

  瑞茲的第六波兵線還沒吃完,要不是皇冠藍水晶出門,他復活后還得在泉水里等上一陣子才能合成女神淚。

  饒是如此,對瑞茲來說也很難接受。

  沒有鞋子的他回到中塔下得接近40秒,虧損大量小兵不說,今后的幾分鐘里還必須分外小心,生怕再次遭到顧行的gank。

  更重要的是,安掌門速三到中路幫皇冠把easyhoon血量壓殘迫使其回城的計劃徹底失敗!

  原本安必信要讓能在中路更舒適的發育,再惡心一下侯爺,令維克托升級海克斯科技核心的時間節點向后順延。

  如此一來,前7分鐘中路的線權就將全部落入三星掌控。

  安掌門可以利用線權優勢去搞點小動作。

  可他費盡心力把李知勛打殘。

  轉眼間,顧行就用同樣的方式從塔后沖出來,如砍瓜切菜般將皇冠斬于馬下!

  安掌門的打算全盤落空!

  選手席另一側,李知勛開局因為被強抓而緊繃的心弦放松下來。

  盡管一血被顧行拿到,但他蹭到的助攻也價值200金幣!

  皇冠陣亡后他還能在中路從容發育一陣子,湊夠1250金幣的速度絕對比想象中快。

  “侯爺你待會兒要推線的話跟我提前說一聲,不然對面盲僧興許還要來……”顧行提醒道。

  easyhoon雙召都在冷卻,若是隨便推線過河道,安掌門趕過來就能隨便殺。

  李知勛不假思索答應下來。

  他和以前一樣,不是很喜歡過于頻繁的推線壓制對手。

  平平穩穩的發育就好。

  如此風格有個好處,就是不吃打野。

  顧行無需時刻在中路附近徘徊,可以隨心所欲做自己的事情。

  “小顧到下半區開始刷次輪營地,將三狼和魔沼蛙清理干凈后,準備到下路掩護……”記得順著導播鏡頭看到兩隊雙人組的對線情況,不由得感慨起來。

  “ip打的好兇!”

  段德良的卡爾瑪把e鼓舞套在女警身上,具晟彬靠著加速向前猛點rejj!

  三星雙人組被打的猝不及防。

  偏偏ip走位在加速效果的加持下還非常離譜,女警小蠻腰扭動,躲開ez的秘術射擊。

  尺帝空掉技能,知道反打不現實,只得帶著輔助節節敗退,不敢硬拼。

  rejj臨走前用q致命綻放觸發引爆種子,生長出來荊棘噴射者。

  植物算作召喚物,會為英雄提供額外視野。

  在荊棘噴射者的視野盡頭,一閃而過的是手持雙斧的健碩身影。

  奧拉夫。

  這株突然出現的植物似乎超出顧行預料。

  趕緊操作奧拉夫向后方躲,不想被三星看到自己的動向。

  不過驚鴻一瞥,便足以讓注意力集中的ssg選手心生警覺!

  “打野在下路,贊镕哥……”rejj連忙標記顧行。

  安必信應聲示意自己接收到信息。

  他次輪野怪是從上往下刷,由于沒去中路解圍,自己清理營地的速度并不慢,如今快要刷到最下方的石甲蟲。

  從計分板數據上看,顧行沒刷vg上半區的兩組野怪就直接來了下路。

  可安必信自己也在地圖下半部,想折返上去反野,要花費很長時間,明顯不值。

  “我馬上就能支援下路,你們不用太慫。”安掌門略加思索說道。

  三星雙人組剛才落荒而逃,現在又回去補刀,簡直就是明示身后有人罩著,會暴露他的位置。

  剛才顧行敢直接開疾跑對中路皇冠發動突襲,肯定是從某種途徑得知了自己不在中路,才敢如此兇狠的抗塔進去硬殺。

  既然如此,他的刷野路徑大概率已經被顧行掌握。

  那就沒有藏著掖著的必要。

  聽到打野指示的乳ler回身繼續補刀,總算放下心。

  在他看來,ip剛剛敢騎臉上來點人,明顯是狐假虎威,仗著后方有顧行的奧拉夫存在,所以才肆無忌憚發出對拼邀約。

  顧行藏在后方草叢里回城補給。

  他此番在下路露面,目的已經達成。

  “小顧補出綠色打野刀和真眼,到上半區繼續刷野……”澤元見峽谷里暫時沒有戰斗爆發,索性沒話找話,“雙方打野的刷野路線被調整到同步同向!”

  他閑扯的這一句,正是顧行目的之一。

  從開局到現在,自己都是從下向上刷,和安掌門正好反過來。

  顧行拿到一血后,野區稍占優勢后,趕緊把野區對位調整成同向。

  為此他刻意沒刷上半區的次輪營地,補給之后正好由上往下刷。

  “奧拉夫的刷野速度好快,而且他比盲僧多一雙草鞋,移動速度也稍有領先,”記得見顧行再次刷到下半區,而安掌門還在和三狼搏斗,語氣中夾帶了幾分歡快,“這樣小顧搶先一步到達下路,ip又能騎臉開始打消耗!”

  鏡頭切至下路,就看到女警帶著卡爾瑪的加速再次借助手長優勢猛點。

  這次三星雙人組有所提防。

  不過就算第一時間就向后撤退,也挨了女警兩槍。

  “vg下路的換血非常成功,婕拉快要沒血了!”澤元看到三星輔助的血條只剩下短短一截,“rejj必須得回城補給……”

  ssg伊澤瑞爾婕拉的雙人組看似很強勢。

  但有一個缺點。

  沒有回復能力。

  ez基石天賦是戰爭熱誠,論線上回血補給能力,遠不如攜帶戰爭領主的嗜血的女警。

  婕拉光有傷害,補充血量全靠藥瓶和那點可以忽略不計的自動生命回復。

  對拼起來固然比vg雙人組強。

  然而ip把控的很好,在不確立血量優勢前,換血從來都是淺嘗輒止,不會給對方拼到底的機會!

  一來二去,等雙方有血量差距后,具晟彬開始無所顧忌的上嘴臉,三星也不敢反打。

  生命值差的太多,硬拼也沒有獲勝的道理。

  “ip囤積大量兵線,趁著rejj回城的間隙推到三星下塔內!”

  具晟彬和手把手教學女警差不多,讓對面的新人開開眼。

  他直接把顧行搖過來給下塔壓力,還做出一副要越塔強殺的姿態。

  安掌門回防的已經很快了,刷完野就立馬到下路保護乳ler。

  “可是ssg畢竟缺兵少將,在塔下只能自保補兵,ip在血量奇高的炮車兵抗塔間隙,不停普攻磨損防御塔。”

  記得眉飛色舞,“三星下塔的血量損失慘重!”

  當前版本下塔沒有任何防御措施,女警推起來速度很快。

  安必信實在頂不住,趕緊用懲戒把炮車兵收掉。

  否則讓vg下野如此推進,這波兵清完,自家炮塔血條要被削低四成!

  顧行見狀心滿意足,回去繼續刷野發育。

  安掌門交出懲戒,意味著下輪刷野時兩名打野的速度還會有差距。

  上局便被顧行利用到極致的時間差優勢將會再次體現出來!

  安必信苦惱的撓撓額頭。

  上盤對局結束,曾和教練edgar簡短的進行過復盤,知道顧行能在節奏上搶先的關鍵因素就是時間差。

  他這局不想再給顧行故技重施的機會。

  可對方拿到的還是刷野效率奇高的奧拉夫,自己這個盲僧很難在清野發育方面追上顧行!

  如果想要硬追,要么直截了當提升刷野速度。

  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學顧行之前的配裝方案,花1200金幣出提亞馬特。

  但安掌門主玩控圖,等到中期便會把大部分野怪資源讓給隊友,買提亞馬特只有對線期階段有用,后續想合成大件裝備也比較困難。

  他果斷將這方案摒棄出腦海。

  那就剩下一個辦法。

  跳過部分營地,通過少刷野的方式趕上顧行的節奏!

  好處是自己可以隨意支配時間。

  缺點是他和顧行之間的發育差距會被逐漸拉開。

  安必信考量片刻,還是決定這么做。

  自己的發育相對而言并不重要。

  他必須要防住vg前期對下路的攻勢。

  否則女警的推塔節奏過快展開,整支三星都將陷入被動!

  “小顧先跑到上路,幫龍哥的艾克處理好兵線……”

  導播本場比賽首次將鏡頭切到地圖上半部。

  實在是雙方上單從未爆發過什么嚴重沖突,連一丁點切換視角的必要都沒有。

  若非顧行前往上路,估計導播都快把他倆忘了。

  “cuvee拿到招牌凱南后,對線確實能壓住龍哥,取得個位數的補刀領先,還把防御塔血量壓低一小格,不過作用不大!”

  由于上路的炮塔前期存在一層防護壁壘,凱南還是法強出裝,推進速度比較慢。

  朱小龍也知道對方很難在對線期結束之前,憑個人能力就把上一塔拆掉。

  所以打法相當穩健,補不到的兵干脆漏掉,保全血量能吃到經驗便算成功!

  等自己綠甲水銀鞋出來,艾克與凱南之間的地位將會兩極反轉。

  他不急的啊。

  顧行這波來上路是為了幫忙把兵線推出去,騰出間隙來讓朱小龍回城再步行上線。

  雖說艾克可以用r時空斷裂快速回線,但龍哥頻繁用技能去補刀,身上藍量所剩無幾。

  如果用大招回到上路,他必須要趁4秒鐘之前的身位節點還停留線上時就按下r。

  留給自身的回藍時間太少。

  龍哥又想省個傳送,索性把顧行搖過來。

  “cd鞋加持下的小顧移速明顯比安掌門快,提前一步用利斧將小兵清理干凈!”

  cuvee知道對方的打算,側身擋在自家上塔前,用肉身吸引小兵仇恨,看樣子是打算卡線。

  見到這一幕,顧行還在語音里詢問隊友,“龍哥這線要硬推進去嗎?”

  朱小龍用著酷似廠長的任性學霸皮膚,連思維都學到了幾分明凱精髓,沉思片刻后決定穩一手。

  “蒜了吧,盲僧可能在后面,硬推進去估計要被追殺。”

  兵線被卡,他大概會損失五六只小兵。

  比賽進行到7分鐘,這代價也并非不能接受。

  自己本局選出艾克,鐵了心不準備吃資源,沒必要冒風險硬推線。

  顧行了然。

  “段哥你帶著ip準備一下,然后提前和我說聲。”他在隊內語音督促雙人組,要執行自己籌劃已久的大行動。

  段德良早就躍躍欲試。

  聽到這話趕緊開始籌劃。

  7分18秒,下路又一波炮車兵線匯聚。

  ip的女警抬手就是q和平使者穿刺彈。

  小段也操作卡爾瑪施放rq。

  和開局搶二時一模一樣的套路。

  但就是好用。

  ssg下路注定不可能推贏vg雙人組!

  乳ler被迫向后退。

  眼見著vg囤積兵線準備進塔的意圖愈發明顯。

  他連忙開口叫打野,“贊镕哥,對面又想磨塔!”

  說話間,ip靠著卡爾瑪的加速效果再度欺身向前,抬手便是兩槍!

  熟悉的騎臉打法。

  乳ler經過前兩次試探,猜顧行馬上就要過來掩護。

  安必信二話不說,放棄最下方的石甲蟲營地,打算提前一步趕至下路!

  “咱們直接開團,”他抬升語速,向隊友訴說著自己的想法,“對面硬打一波,強度不如咱們的!”

  女警前期對拼起來傷害一般,況且卡爾瑪已經把r給用過了,就算加上奧拉夫,vg下野的戰斗力也比不過三星!

  安必信想要趁對方尚未建立起夸張的血量優勢前,先下手為強,通過一波團戰將初期隊伍的劣勢通通抹平!

  rejj滿口答應下來,蠢蠢欲動等vg雙人組把兵線推進來便立馬動手。

  可是就在最后一只ssg小兵被女警補掉,一大波囤積起來的vg炮車兵線浩浩蕩蕩沖向三星下塔時。

  vg雙人組突然止步,頭也不回轉身就走!

  rejj手指都放在e鍵上,還想著自己待會兒是不是應該用閃現去提升e纏繞之根的施放成功率。

  可對面怎么突然跑路了?!

  他心里本能感覺不對。

  還不等自己開口,安掌門就已經在給中路的皇冠打信號。

  “民皓你趕緊撤退!”他大喊著。

  但已經晚了。

  伴隨著幽靈疾步的獨特音效,維克托健步如飛,向前拉近著距離。

  后方還跟著同樣開啟疾跑的奧拉夫!

  現場的嘈雜聲響不停放大。

  澤元急眼了,“皇冠哥也開啟疾跑,可移速要慢上不少!”

  李知勛首次被打回城時做出一雙草鞋,而卻沒有任何移速道具。

  不光如此,皇冠陣亡一次后漏掉不少兵線經驗。

  他現在差一點才升到7級,而侯爺已經邁過那道門檻。

  兩人相差一級,疾跑賦予的額外移動速度亦有差距!

  “easyhoon布置重力場,還想定住皇冠!”

  別無選擇,他ew將維克托禁錮在原地,打出超負荷的護盾與移速加成回頭還想跑。

  顧行開啟r諸神的黃昏,通體赤紅的奧拉夫再次獲得一段加速,斧子投擲出去,皇冠小走位扭身躲開!

  可是沒什么用。

  顧行移速實在太快。

  他上次回城做出cd鞋,二級鞋加上疾跑和大招,移動速度比瑞茲高出足足100點!

  拾取斧子,貼近距離后下一發q逆流投擲依舊成功命中!

  記得眼前一亮,“瑞茲逃生無望,奧拉夫下手是真的狠!”

  澤元看著皇冠的血條不斷縮減,心如死灰不知所措。

  顧行最后一斧子緩速,讓趕來的李知勛一激光收掉擊殺!

  “vg中野第二次對中路下手,成功讓皇冠再度陣亡!”記得開懷大笑。

  他這段時間沒聽見身旁搭檔說話。

  好奇的側頭望去。

  卻見身材高大的澤元雙目無神,嘴唇微微翕張。

  瑞茲連續陣亡兩次,明眼人都知道,在25分鐘之前基本別想看到他的身影了。

  澤元不能接受這現實。

  ssg休息室里,edgar托著下巴陷入沉思。

  賽訓部其余成員同樣面色凝重。

  他們能通過電視聽到隊員們的交流。

  皇冠懊悔又自責,“我的……實在沒走位空間躲技能。”

  他陣亡時,閃現冷卻還差7秒鐘轉好。

  vg顯然是抓準了這機會,特意對自己動手!

  乳ler的聲音里則摻雜了幾分慌張,“奧拉夫為什么會出現在中路啊?!”

  “上當了!”安掌門咬牙切齒,“對面玩障眼法的!”

  他想清楚了vg的套路。

  之前顧行連續兩次出現在下路,每次都伴隨著ip的前沖激進換血。

  如此舉動,加上vg陣容本身的主攻點就在下路,給三星眾人營造出一個假象——顧行還要來下路,爭取盡早把下一塔推平。

  所以這次ip再度上前激進換血外加囤兵,才讓他們下意識生出如此想法。

  可顧行真正的目標是中路皇冠!

  ssg語音里縈繞著慌張情緒。

  對方的兩次出擊,讓他們難免回憶起首局被蹂躪的場景。

  個別選手再往深處想,就想到小組賽次輪的三連敗。

  團隊過于年輕,在面對接二連三的挫折時并不是一件好事。

  語音里如今只剩下持續不斷的鍵盤敲擊聲。

  “舒服了!”李知勛長出一口氣。

  他收下這顆人頭,算是正式確立中路優勢。

  作為峽谷里至關重要的一條線,侯爺的解放對vg絕對是件美事!

  而且皇冠方才從安掌門手里拿到了藍buff,收下人頭后,藍buff便來到李知勛手里。

  省下的自家藍buff可以給顧行刷掉,正好奧拉夫很需要。

  李知勛感覺自己贏麻了!

  “等等侯爺你跟我去下路,”顧行也不是白幫忙,這就提出要求,“八分半的那波炮車兵吧,我到時候來中路幫你把線推過去。”

  他刷完野怪,回城把燃燒寶石買出來就直奔中路。

  安掌門猜到顧行的想法。

  但vg中野如今正值強勢期,硬碰硬肯定不是對手。

  他前思后想,生出一個絕佳念頭。

  “小顧到中路推線,安掌門沒有到中路解圍的打算,他孤身一人深入vg下野區……”記得不明所以,“他這是要做什么?”

  鏡頭聚焦在安掌門身上。

  盲僧用自己的綠色打野刀,在vg下一塔側后方草叢里做下眼位。

  他有鷹眼buff,真視效果確保安必信途中沒有被vg眼位發現。

  顧行在中路推線,小段還沒做出眼石,眼位數量有限。

  vg在下半區出現了短暫的視野空缺。

  被嗅覺靈敏的安掌門逮了個正著!

  澤元輕嘶一聲來了勁頭,“這是一顆位置非常刁鉆的繞后眼!”

  “三星似乎是想趁vg報團來推進下塔時開啟團戰!”

  安必信布置好眼位就回到下路,一邊刷野一邊盯著中路。

  vg中野推完兵線,明晃晃的往下半區移動,絲毫不加掩飾。

  看到這一幕,安掌門確定自己的的計劃可以順利執行下去。

  “你們下路能撐住嗎?”他詢問自家雙人組。

  “……很難。”乳ler額頭沁著冷汗。

  說話間稍一分心,又被ip卡著女警極限射程點中一槍。

  他入行時間太短,在lck見到的都是pray、bang、arrow這種偏穩健的射手,從沒碰到過具晟彬這種毫不講理硬要上來換血的!

  拿到女警后的ip侵略性極強,壓根不給人喘息空間。

  沒有回復能力的三星雙人組在他和段德良面前連還手都困難!

  “沒事,演一下戲,不會有生命危險,”安掌門寬慰道,“圣真你準備妥當我就出去了?”

  cuvee連聲應道,“沒問題,隨時都可以到下路!”

  安掌門藏在自家下一塔后方,冷眼看著vg中野來到下路。

  對方毫不掩飾自己想要推進下一塔的企圖。

  中路皇冠被顧行的連番gank壓制住,只要順利推平下路一血塔,ssg雙c就要進入熟悉的被壓制節奏!

  解說臺上的記得神情緊張,“下路的又一波炮車兵被ip囤積起來推進塔……”

  邊路兵線的到達時間比中路慢10秒。

  顧行就是利用時間差,先把中路炮車兵線清完,再來下路用這波炮車來推進一血塔!

  導播給了vg下一塔側后方草叢里的三星眼位一個特寫。

  當vg四人全部暴露在視野中時,眼位上驟然亮起湛藍色旋光!

  切屏,畫面給到ssg泉水。

  剛剛回城做出法穿鞋的凱南交出傳送!

  記得當即懸起一顆心。

  安掌門先前插下眼位時,他就有預感。

  如今終于發生。

  “vg似乎還沒有意識到!”記得感覺形勢不太對勁。

  正常情況下,也沒人會閑著沒事去看如此深入的位置。

  ip和隊友渾然不覺,已經將三星下一塔推成殘血!

  直至凱南的矮小身影扛著vg防御塔的兩下炮擊,出現在己方視野里,vg選手才察覺到大事不妙。

  “我傳送過來,你們拖一會兒!”龍哥二話不說交出傳送,落點正在vg四人附近。

  可是傳送引導要等4.5秒。

  凱南從后方夾擊,正面還有三星下野在阻攔!

  顧行短短一瞬就做出決定。

  “先把下一塔推了,咱們原地反打,千萬別散開!”

  三星有凱南這種團戰大殺器,按理來說不應該抱團扎堆。

  不過小段有虛弱,凱南裝備成型前,對方還不會造成太大威脅。

  如果作鳥獸散,反而會被ssg分而破之逐個擊殺。

  “凱南進來就先殺他,這人沒金身!”顧行一邊申明團戰思路,一邊往前頂,用身體為ip創造出推塔空間。

  在具晟彬的最后一發子彈的傷害下,ssg一血塔應聲摧毀!

  “凱南開啟大招閃現進場!”

  在澤元的一聲高喝聲中,電耗子化作一道閃電,眨眼間便沖入vg陣型!

  萬雷天牢引!

  巨大的雷電領域將vg四人通通囊括在內!

  “小段給上虛弱,減免大量范圍傷害,re的群體護盾給到所有人,vg將技能一股腦砸向凱南!”

  不過cuvee在陣亡前還是引爆w制造額外傷害和暈眩效果。

  rejj總算找到了自己的舞臺。

  閃現向前,e纏繞之根搭配大招,創造出一片植物樂園!

  顧行此時思路清晰。

  他沒有再去管后方已經變成殘血的凱南,而是拎著斧子向前,對三星下野施加壓力。

  試圖用這種方式來壓迫對方走位,令其沒有余力來輸出隊友。

  安掌門早就看他不順眼了,抬起一腳r猛龍擺尾將顧行踢到側面!

  大招尚未轉好的顧行無法免疫控制,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被踹離戰場。

  “侯爺在陷入三星控制鏈之前,閃現向后拉扯距離,開始施放爆發傷害!”

  李知勛的r混亂風暴只一個照面就把凱南擊殺!

  后續移動著去電擊ssg下野,制造出不菲的范圍傷害!

  “ez大招刮出來,射中被婕拉藤蔓擊飛到半空中的卡爾瑪!”

  小段前后吃完凱南、婕拉和ez的大招,自身血量已經見底,被安掌門一記天音波收掉性命!

  “ip的輸出空間相對比較安全,用閃現和繩網退到后方,普攻不間斷的射中ssg下野!”

  此時后方顯現出湛藍色傳送陣。

  來自剛才清完中路兵線的皇冠!

  r曲徑折躍將他送到vg陣型后方,qewq一套技能銜接普攻,把爆發傷害全部灌注在侯爺身上!

  “乳ler找準機會,q閃收掉侯爺!”

  李知勛陣亡前,把自己剩余的全部技能通通甩了出去。

  激光和虹吸能量將瑞茲血量壓低,重力場則擺放在rejj身下。

  顧行一斧子甩過去,命中短腿的婕拉。

  被施加緩速效果的rejj無法在重力場生效前離開,只得陷入暈眩狀態!

  “小顧沖過去先拿婕拉開刀!”

  顧行認為自己被小瞧了。

  所有火力都集中在侯爺身上。

  他這個奧拉夫為什么沒人管,全程就安掌門踢了自己一腳?

  自己cd鞋燃燒寶石藍buff,30冷卻在手,斧子就和無cd一樣,拾取起來便立馬丟出去!

  “龍哥的艾克落地,立馬擺放時間場,沖上前開始攪局輸出!”

  后方,皇冠最后閃現qeq補上一發普攻,把血量不多的ip收掉。

  正面戰場vg只剩下的顧行和朱小龍。

  不過夠用了。

  三星也不過是雙c和打野幸存。

  “安掌門被黏住動彈不得,小顧這斧子好痛!”

  顧行刷的野怪資源加上擊殺經驗,讓他先一步到達7級。

  四級q逆流投擲的傷害極其可觀。

  再加上顧行時光之力天賦快要疊滿,血量極其夸張。

  縱使沒有大招,戰斗力依舊突破天際!

  “安掌門摸眼想要躲到隊友身后,被小顧一斧子嚇出閃現!”

  記得目不轉睛,死死盯著召喚師峽谷。

  盲僧殘血逃生未果,朱小龍閃現跟上,一棒子將其送回泉水療養!

  正面只剩下三星雙c對陣vg上野。

  “皇冠這傷害有點低,不足以威脅到vg!”

  顧行與朱小龍將目標先鎖定在ez身上。

  乳ler被動快要疊滿,還想完成反殺,把顧行先解決掉。

  可是在他射出下一發q秘術射擊準備收掉殘血奧拉夫性命時。

  朱小龍靠著打出三環的爆發移速,率先一步擋在顧行與乳ler之間,肉身吃下秘術射擊!

  “漂亮!”記得情不自禁大叫起來,“龍哥的小走位拯救了這波團戰!”

  顧行沒有陣亡。

  他逆流投擲丟中后,欺身向前利用高額攻速,硬頂著對方普攻輸出,死戰不退兩斧子擊殺ez!

  他剩余血量不過77點!

  皇冠沒敢再往前追,他知道朱小龍能擋ez的q,自然也能擋下自己的q。

  毫不猶豫的轉身后撤,為這場團戰畫上句號!

  ------題外話------

  7600字,5.61w。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