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182:千層餅博弈,小組出線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熟悉的游戲界面占據市政禮堂的整個大屏幕。

  數千人的加油助威聲響徹場館!

  北美觀眾用震耳欲聾的躁動聲浪鼓勵本土戰隊C9,希望百度云戰隊能在今天的出線日里大顯身手!

  LPL解說頂著嚷鬧背景音分析陣容。

  “兩隊選擇的戰術重心非常鮮明,C9主攻杰斯所在的上半區,讓Impat盡早解放出來反哺隊友;VG則要打下半區,利用盡和婕拉的對線強勢,嘗試在對線期撕開缺口……”

  記得接話補充,“雙方打野由于BP限制封鎖了太多野區角色,全部選用前中期能力突出但后期疲軟的純粹節奏型英雄,說實話勝負點就看兩隊打野的正面交鋒結果!”

  這也是S6世界賽版本的主流趨勢。

  線上大多是無位移無硬控的角色,前中期節奏全部掌握在打野手中。

  以顧行、小花生、Jankos為首的進攻型打野在本次全球總決賽上大放異彩,絕對離不開版本的支持。

  導播適時將鏡頭切換到選手席的顧行與海掌門身上。

  “小顧能力我是信的,”澤元自從看完顧行的首輪小組賽操作,就驚為天人儼然成為鐵桿支持者,如今胸有成竹,“A組的幾位打野都很難在他身上占到便宜!”

  記得倒有些許疑慮,“不過C9本場讓海掌門上來,自然是有所準備,我覺得小顧能力肯定勝過對手,但萬一開局被陰會增加變數,還是小心為上比較好。”

  他的觀點和紅米相似。

  對方突然變陣,必然想搞點大新聞!

  顧行操作蜘蛛女皇開局照常站防守位,等到1分30秒前后,敵人依舊沒有出現在己方視野內。

  而且C9選用的雷克塞一級能力較差,確實不具備什么單獨入侵的能力,便安然回去準備開野。

  從正上方石甲蟲起手,人形態Q按照當前生命值給予百分比傷害,再懲戒拿到重手之禮的增益效果,而后變幻蜘蛛形態開Q劇毒之蜇按照已損血量制造輸出。

  如此將刷野效率最大化,顧行花費10秒鐘就把石甲蟲收入囊中。

  剛把紅BUFF刷完,就聽到小段發出警告,“寒冰二級學的E,去抓你位置了!”

  顧行心中了然。

  蜘蛛和雷克塞都是標準的速三英雄,他大腦高速運轉,推測海掌門目前可能所處的位置。

  “興許是和我路線相反,三級到上路去抓人……”顧行在小地圖上給出信號,“龍哥你小心點,盡量別死,否則要虧很多兵。”

  自家用波比去面對杰斯,前期一定會被推線。

  顧行怕自己從上到下的刷野路線落入對方掌控之中,海掌門會速三直接到上路動手。

  龍哥的波比一旦沒升到三級,C9上野囤一波炮車兵進塔把他宰掉,哪怕一換一對敵人來說都是血賺!

  朱小龍答應的很痛快。

  他向前走兩步來到兵線附近,也暴露在Impat的射程內。

  龍哥想騙杰斯來平A點自己。

  只要Impat敢用普攻壓血量,就會吸引到小兵仇恨。

  繼而變成VG小兵攻擊杰斯,C9小兵壓低VG兵線的血量!

  就算Impat利用線上草叢做拉扯,盡量少的吃到傷害。

  但小兵只要抬手就會中斷對敵方兵線的攻擊,等再度將目標轉移回去,還要浪費一段時間。

  對雙方兵線形勢來說,結果都是一樣的。

  朱小龍騙Impat來普攻壓制自己血量,是為了改變現有的對線狀態,讓C9小兵擁有更大的優勢,迅速把己方兵線推掉。

  策略只要成功,斌炫就將提前進塔!

  他可以趕在海掌門速三來抓自己之前,趕緊補發育和等級。

  等Hai到來,自己都把塔下小兵吃光,沒有兵線支撐,C9上野很難拿自己開刀!

  但Impat隨著年齡增長,操作稍稍下滑,經驗確實老練。

  他看出朱小龍的打算,立馬想出應對之策。

  驅使杰斯直接縮進最靠近VG上塔的線草里。

  波比往前走沒事。

  可只要敢敲兵,自己上去就是一套連招!

  雙形態的杰斯2級有四個技能,絕對夠波比喝一壺!

  波比血量不多的話,即便升到三級,面對越塔也沒有存活下來的可能!

  倘若龍哥不上前處理,大量小兵依舊會囤積起來,等炮車兵線趕到,一股腦推進VG上一塔內!

  朱小龍眉頭緊鎖。

  在世界賽到來前的兩個版本,波比接連獲得不小增強,包括基礎移速、被動護盾值與冷卻、W堅定風采被動雙抗和開啟移速加成之內的多項數值都得到提升。

  因此波比才成為本屆前排稀缺的世界賽里,僅有的熱門坦克位上單。

  然而面對杰斯,錘形態小炮仍舊無法在前期占到便宜!

  主動權一直在杰斯手中,只要Impat處理得當,朱小龍必然束手無策!

  顧行切屏關注上路對線情況,發現對面杰斯囤兵進塔的意愿空前強烈。

  他臨時止住前往下半區的步伐,回身刷起F4。

  “等等我來幫你反蹲,龍哥你別漏破綻。”

  顧行的嗓音在朱小龍聽來宛如天籟。

  “真的可以嗎,”龍哥大喜過望,“你不去下路?”

  “晚一會兒也蕪所胃……”顧行打完鋒喙鳥升到三級,立馬用蜘蛛形態加速向上路進發。

  賽前安排戰術時,他這局主攻點確實是下半區,又不代表徹底拋棄上路。

  要是放任己方上單被越塔強殺,只能說古板而不懂變通。

  期間顧行還想到賽前紅米的叮囑,讓他前期沒摸透海掌門的套路前先保守一點。

  直接去下路指不定會有所收獲,但上路肯定要被突破!

  顧行思前想后,還是決定來保護龍哥。

  站在上帝視角的LPL解說看見兩名打野的動向,則倍感疑惑。

  “小顧轉頭向上趕,看樣子要放棄下半區來幫龍哥緩解壓力……海掌門這路線很詭異啊!”

  澤元聲音朗朗,“他開局居然是從上往下刷,現在并沒有要去上路的意思!”

  雙方都不曾在對手野區布置眼位,導致開局時不清楚敵人的開野路線。

  全靠猜。

  顧行猜海掌門從下方開野往上刷,三級到上路配合杰斯搞一波越塔強殺。

  Impat的囤兵動向也展現出相似意圖。

  海掌門起初確實是這么計劃的。

  但他轉念一想,猜顧行由上半部開野,可能要去下路搞事。

  最終Hai選擇反其道而行之。

  他由上方魔沼蛙營地起手,打算一路刷到三級,去下路做反蹲。

  相較于好兄弟Meteos,海掌門的進攻性更弱。

  他的風格像廠長。

  更偏向控圖與反蹲,做出這種決定也在情理之中。neaky升到2級后用寒冰射出的鷹靈,也證明海掌門的猜想沒有問題!

  海掌門以為顧行會一路向下,便指揮Impat使用囤線的偽裝伎倆,欺騙對方讓VG以為他要對上路開刀,自己則去下路守株待兔。

  結果顧行折返方向,突然又往上路走。

  雙方打野全都撲了個空!

  記得神情專注,凝視著小地圖里的打野動向。

  “小顧和海掌門好像都想反蹲對方,但全都沒成功!”

  他大呼小叫。

  澤元沒看懂。

  但不妨礙他大受震撼,立馬效彷前輩哇哇大叫起來。

  “兩名打野在做千層餅博弈,就看誰的層數更高,結果陰差陽錯,都沒鉆進對方的陷阱!”

  記得眉頭卻不見舒展。

  “雖說沒有爆發戰斗,可海掌門這波有丶賺啊,小顧的下半區完好無損,只要他進去看一眼,三組野怪就能全部吃下!”

  而海掌門從上半區開野,刷完魔沼蛙和三狼才去地圖下方。

  也就是說,C9上方只有孤零零一只藍BUFF。

  原本是海掌門留給Jensen的,畢竟他使用的雷克塞對藍BUFF需求幾乎為零,給中單維克托能增強清線能力。

  可即便如此,如果雙方打野交換野區,一來一回顧行要和對方拉開四組營地的差距!

  顧行VG上塔后方蹲伏片刻。

  因為龍哥比Impat晚到三級,他也不敢上前搶先動手,生怕因為等級差而輸掉上野2v2。

  結果Impat把炮車兵線囤積進來,卻絲毫沒有越塔強殺的意向,而是繼續在塔前趁龍哥補刀時進行消耗。

  同一時間。

  另一側選手席的海掌門蹲在自家下二塔前的自閉草叢里,正滿心歡喜等待顧行來對己方雙人組動手。

  然而VG下路組合并未流露出想要越塔的舉動!

  顧行和海掌門齊齊眉頭一皺。

  他倆感覺事情不太對勁。

  不會……猜錯了吧?

  顧行從三角草叢繞路,試圖對上路發起攻勢。

  Impat相當警覺。

  而且海掌門會給反饋。

  他知道顧行很有可能不在下路,此時說不定就在上半區游蕩。

  得知計劃敗露,Impat索性往后走,打算回到自家塔前的安全位置,等兵線回推過來。

  顧行總算看明白C9上半區外強中干的假象。

  “段哥你們小心點,對面打野應該在。”他一邊向C9野區移動,一邊在語音里提醒隊友。

  具成彬與小段訓練有素,得知消息趕緊向后撤退。

  他們倆沒位移,繼續壓線一旦被雷克塞繞后,后果只有死路一條!

  海掌門見VG下路不給機會,自己趕緊跑到對面野區里。

  憑借先前Sneaky給出的鷹靈探照,他知道顧行是從上半區起手,刷到一半又折返上去反蹲。

  那下半部還有三組營地在等著自己!

  海掌門迫不及待,感覺這波交換贏麻了。

  他為防止反野時被對方雙人組抓到,特意讓輔助卡爾瑪清完下路塔內兵線后過來保駕護航。

  爭取把這波反野做到萬無一失!

  “海掌門真的爽,隨便在VG野區里遨游,沒有任何阻礙……”澤元察覺到不妙。

  小段隔墻插下3分鐘時轉好的飾品眼,看到VG魔沼蛙營地里的雷克塞,正式鎖定敵方位置。

  顧行見海掌門反野反的很開心,百思不得其解。

  你怎么敢的啊?

  上路不要了是吧!

  結合剛才不見硝煙的千層餅博弈,顧行算是想明白了。

  海掌門久疏戰陣,思路沒什么大問題。

  但臨場判斷能力急劇下滑。

  在這種情況下,位置都被看到了,還要繼續反下半區。

  在顧行看來簡直不可思議!

  海掌門是不是對現在版本的蜘蛛有什么誤解,覺得Impat能頂住壓力?

  顧行二話不說,收掉C9藍BUFF后,順路來到對手上一塔側后方草叢,鉆出來在后方攔住塔下的杰斯。

  Impat終于心慌了。

  你這陣容擺明了要拿下路開刀,為什么非要來惡心我?

  他上輪與VG相遇,就見識過顧行的軍訓大法。

  此刻方圓三千碼,都沒有自家人的身影。

  怎么活?!

  “隊友呢隊友呢,救一下啊!”Impat神情絕望。

  之前他推進VG上塔的小兵早已被消滅干凈,朱小龍帶著一波浩浩蕩蕩的兵線回推過來!

  原本在Impat看來美味至極的回推兵線,如今猶如死亡倒計時。

  他被逼無奈,只能向前兩步離開自家防御塔射程,繼續和龍哥對線,想要遠離塔后的蜘蛛,攔著小兵不讓回推兵線進塔。

  朱小龍身心舒暢。

  一分鐘前你不是跳的挺歡嘛,非要囤線到我塔下?

  現在兩極反轉!

  如果我倆角色互換,我會讓你看看什么叫殘忍!

  他用肉身卡住對方的加強炮。

  裝備與等級尚未提升到一定程度,杰斯的大炮威力很一般,僅僅是刮掉了波比一格血。

  “Impat處境無比尷尬……”記得看見杰斯抓耳撓腮一籌莫展的模樣,實在蚌埠住笑出聲來,“他根本清不動兵線!”

  龍哥滿足對手先前的愿望,給他攢了一大波回推線過來。

  杰斯加強炮打完,剩下的范圍技能就是錘形態QW。

  其中Q蒼穹之躍沒辦法施放波比只要擋在小兵前面,W堅定風采就能打斷突進!

  而W閃電領域的前期傷害實在太低,不足以清掉規模如此龐大的兵線。

  Impat眼睜睜看著小兵交接位置以不可阻擋之勢朝自己沖來!

  “如果繼續強行卡線,不讓小兵進塔,杰斯得承受高額的兵線集火傷害,”澤元順風立馬上嘴臉,“等級沒起來,杰斯挨兩波攻擊血量就要變殘!”

  Impat還在思考對策。

  朱小龍可等不及了。

  E英勇沖鋒直接把杰斯頂進C9上一塔內!

  回去吧你!

  “小顧拉近距離,技能朝杰斯身上甩去!”

  Impat反應是挺快的,求生欲望也比較強。

  他靠著反向走位在毫厘之間躲開蜘蛛女皇的結繭,再用錘形態的E雷霆一擊把對方敲走。

  但顧行根本不在乎。

  這記結繭也沒想著命中,不然Impat光憑走位不可能扭開。

  變成八腳蜘蛛吊起蛛絲飛到半空中,落在杰斯身后,普攻接W掠行狂暴提升攻速。

  尹莉絲的蜘蛛形態移速本就快,紅BUFF還提供緩速效果。

  杰斯步履維艱!

  兇殘啃食之下,皮爾特沃夫二營長的血條被壓低到極限!

  Impat仔細研究一下,還是不交閃現了。

  閃走顧行也能跟上來,杰斯這種吃閃現的英雄去和蜘蛛換召喚師技能,絕對是血虧!

  市政禮堂內的C9粉絲長嘆一聲,知道自家上路沒有希望存活下來。

  “Impat放棄抵抗送出一血!”澤元高聲喝道,“沒想到VG拿到這種陣容,C9第一個倒霉蛋居然還是上單!”

  顧行也不想。

  實在是海掌門給機會!

  前后抗三下塔,血量還剩不到1/3,從容離開敵方炮塔射程,順便幫龍哥把下一波兵線處理干凈。

  顧行瞥一眼背包里的金幣數量,提出小小請求,“我吃兩只斌行不?”

  朱小龍毫不猶豫答應下來,“隨便吃,要是有隊友傷害,我恨不得把波比人頭送給你!”

  開玩喜,這種又穩又C的打野選個男槍1級到上路賴到18級他都樂意!

  龍哥打比賽就是為了贏,有沒有游戲體驗并不重要。

  顧行幫忙清理完兵線,又去把上河道蟹清理干凈,這才找了個安全位置回城補給。

  四組營地加一只迅捷蟹,以及一血400金幣和兩只斌,還有系統自動跳錢給予的經濟。

  他成功湊夠1100金幣,掏出一雙法穿鞋,嘴里還不停都囔著。

  “紅米你看到沒有?大概摸清對面打野的底細,我要開殺了嗷。”

  前4分鐘的交鋒,顧行發現海掌門存在臨場判斷缺陷。

  要是擺在一年前的賽場環境里說不定適用。

  可現在這個傷害溢出版本,他的選擇完全落后于時代!

  既然如此,顧行也沒打算客氣,準備下重手把對方打回飲水機!

  后臺休息室內的紅米聽到金文赫的翻譯,頓時啞然失笑連連搖頭。

  昨天因看到Hai出戰而激起的緊張情緒,如今蕩然無存。

  電視屏幕里的峽谷又爆發了一場沖突。

  “海掌門清光VG下野區的所有營地,升到四級準備配合推線進來的雙人組對VG下路動手!”

  察覺到Hai在下半區之前,C9雙人組一直被壓著打。

  本身英雄強度就不夠,寒冰卡爾瑪單論對線強度肯定不如VG的盡婕拉。

  況且Sneaky的寒冰二級還點了E鷹擊長空去探查VG上野區,對線等于少一個技能。

  除此之外,本身的選手實力也有差距。

  不過海掌門到來之后,VG雙人組后撤到塔下,C9得以順利拿到下路線權,把大量小兵推了進來。

  “可是Imp和小段絲毫不虛,就地準備反打!”

  在塔下掛機半分鐘,段德良的被動荊棘女王在周身生成了兩顆種子。

  自己QE雙技能在手,加上盡還有W致命華彩的控制,C9膽敢動手就一定會付出代價!

  海掌門思考片刻,最終還是沒有動手。

  雖說雷克塞在面對無位移英雄時越塔能力很強。

  但對方雙人組總共有4個能用來對拼的召喚師技能,操作空間實在太大。

  而且盡當著他的面往腳下施放E萬眾傾倒,海掌門知道自己想越塔就必須貼到敵人臉上,屆時肯定會踩到蓮花陷阱。

  這波強行越塔,說不準還要把自己的性命搭上!

  海掌門明智放棄,鉆條隧道進河道回自家野區,打算刷掉己方下半區再回城購買裝備。

  “這樣一來,Hai只相當于反掉小顧的兩組營地,賺取經濟不如VG從杰斯身上獲取的一血助攻,”記得神情亢奮,“并且Impat陣亡一次,就算復活后傳送補線,終歸也漏掉部分小兵,發育被波比落下不少!”

  顧行見海掌門消失在自家雙人組的視野里,自己把第二輪的鋒喙鳥營地刷光,懲戒還獲得一層鷹眼真視BUFF。

  他知道雷克塞野區刷光,目前已經無事可做,下路越塔不成,大概率要回泉水補給。

  由于海掌門多刷野怪耽誤不少功夫。

  顧行打算利用時間差來做文章。

  借助法穿鞋的移速,他飛快跑到中路上方草叢。

  李知勛記錄了敵方中單的眼位安插時間。

  飾品眼隨著英雄等級提升,持續時間越來越長,對應的冷卻也會縮短。

  但是在前期,飾品眼的持續時間遠遠小于CD。

  維克托出門裝又不可能買真眼。

  前期C9中路視野必定存在相當大的缺口!

  顧行正是卡著對方先前安插在上河道眼位的消失間隙,前來發動突襲!

  “侯爺趁Jensen補刀的短暫卡頓,操作發條向前QW命中緩速,跟上普攻觸發雷霆爆發傷害!”

  即使Jensen的維克托用Q虹吸能量抵擋部分輸出。

  但血條還是下降一截。

  上方沖出的蜘蛛女皇更是讓他心煩意亂!

  “Jensen用激光掃射小兵升到5級,手里捏著個技能點,趕緊投資在W上!”

  正常情況下,當前版本維克托前期對線不點W重力場。

  主要是沒什么用武之地,中路都是遠程法師對轟,重力場的效果困不住對手,還不如點QE提升戰斗力。

  Jensen已經處理的很到位,算準經驗先升級提升血量抗性,順便把重力場點出來擺放在腳下!

  “小顧盤絲吊起來,落到維克托身后,靠著夸張移速徑直離開重力場,順勢封住Jensen的回塔路線!”

  記得嗓音洪亮,“技能銜接普攻撕咬,瞬間帶走維克托大量生命值!”

  顧行攜帶符能親和天賦將紅BUFF延長15持續時間,如今尚未消失。

  Jensen被紅BUFF黏住,只能交閃現往塔下逃生,然后見蜘蛛變成人形態,趕緊開疾跑左右扭腰試圖躲避結繭。

  “可小顧目前根本就沒有施放結繭的想法,他只是向前方走砍,QA削低血量!”

  顧行打算等對面走位走累了再放結繭控制。

  Jensen見狀猜到蜘蛛的意圖,惱羞成怒只能埋著頭走直線跑回塔下。

  他見顧行和侯爺回頭像是要去處理中路小兵,下意識輕舒一口氣。

  以為對方只是想打出自己的雙召便見好就收。

  可璀璨奪目的金光在眼前肆意綻放!

  蜘蛛女皇通過閃現縮短了400碼距離,手中結繭正正射過來!

  Jensen連忙扭身躲避。

  可縱使他有疾跑的移速加持,兩人之間相距過近,余留的反應時長相當短暫!

  “暈到了!”澤元聲音嘹亮,語氣中充斥著狂喜,“長達1.6秒的暈眩控制,足以清空Jensen所剩無幾的血量!”

  侯爺也沒想著和顧行搶這顆人頭。

  畢竟自家打野是交過閃現的,要是只拿助攻未免有點虧。

  他補完傷害就放任顧行拿到擊殺!

  “復活時間不算久,但對Jensen來說太傷節奏了!”記得話雖這么說,言語中情不自禁流露出的笑意卻暴露了他的真實想法。

  澤元頷首贊同搭檔的看法,“維克托在世界賽前遭到削弱,第一次升級海克斯核心的金幣花費上漲到1250金幣,如果第一次回城無法進化死亡射線,他在中路將長時間陷入推不動兵線的局面!”

  現在維克托還都是閃現疾跑的配置,一旦陣亡就必須步行回來補線,算上復活少說也得40秒。

  推不動兵線就等于發育速度慢,本身的地縛靈屬性令維克托劣勢只能掛在中路刷線打錢。

  “原來海掌門還留了個藍BUFF想給Jensen,可交換野區時被小顧給刷掉了……這中路要怎么玩啊?”記得幸災樂禍。

  海掌門終于為團隊做出自己的貢獻。

  他補出打野刀和紅水晶,跑到上路對波比動手,一套技能將龍哥的閃現打了出來。

  可顧行不甘示弱,沖下路揮起屠刀。

  “小段閃現E纏繞之根逼卡爾瑪也交出閃現!”

  段德良上次和C9碰面,很清楚對面輔助就是個拖后腿的。

  實力遠遠不如其余幾名選手。

  他找的就是短板,誓要撕破C9傷口!

  如果碰到走位特別夸張且很有自信的選手,完全可以給自己套上卡爾瑪的E鼓舞來扭身躲避。

  但C9輔助細節太粗糙,不得已被迫用閃現去躲。

  就算如此,纏繞之根促使種子生長為藤蔓鞭擊者,植物的鞭笞帶有緩速效果,還是將卡爾瑪留了下來!

  后續蜘蛛從側面露頭,照例盤絲隔空位移貼臉。

  一套技能打完再切換形態,結繭貼臉命中!

  正常情況下,蜘蛛女皇要打出最高輸出,人形態起手是最佳選擇。

  不過顧行用不著考慮這么多。

  他裝備太好。

  法穿鞋對蜘蛛的增益效果只能用恐怖如斯來形容!

  配合法穿符文,顧行如今面對卡爾瑪這種脆皮,技能輸出就和真實傷害差不多!

  “Sneaky孤身一人逃跑,VG下野三人把防御塔血量磨低一半,還能再轉戰小龍坑拿到風龍!”

  云端亞龍屬性在四種小龍里是最雞肋的,只能增加脫戰移速。

  然而對顧行來說,簡直可以說是量身定制!

  拿到風龍的蜘蛛女皇移速輕松突破400點,跑的足夠快,做事效率與頻率就會更高!

  顧行回城掏出綠色打野刀和黑暗封印,繼續在召喚師峽谷中開啟殺戮之旅。

  海掌門看著計分板里的雙方擊殺比不斷擴大,額頭沁出冷汗。

  他知道顧行的進攻節奏很快。

  可是在后臺看上帝視角的觀賽錄像,與如今上場切身體會到的恐怖壓力完全無法相提并論!

  顧行給予的窒息進攻壓力使Hai無所適從。

  海掌門主戰野區的遠古時代,打野只是個工具人,給三條路的線上隊友打工養爹,后期頂著價值400金幣的先知藥水到處排眼布視野就行。5賽季他短暫回到打野位,當時也是控圖型英雄為主,換線戰術的盛行令打野在野區時身邊總是有上單或者輔助之類的小跟班,而且前期節奏相當緩慢。

  現在打野更像是藏匿于陰影角落獨來獨往的獵殺者,稍有不慎便有可能被對方撕成碎片,血腥程度與先前相比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海掌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面對顧行一波接一波的攻勢,Hai已經不復開賽前的自信。

  他感覺好兄弟Meteos能撐那么長時間,簡直就是奇跡!

  “來幫我就好了,中下你沒法管的!”Impat希望自家打野能信守承諾,幫自己建立起優勢。

  海掌門答應一聲,可龍哥的波比之前拿到過一血助攻錢,早早做出忍者足具。

  護甲以及減免普攻傷害,對付C9上野雙物理輸出的組合收效甚佳!

  “海掌門強行來上路,一套技能搭配E狂野之噬的真傷咬下去……”澤元喜形于色,“差一點啊!龍哥靠著被動護盾值殘血逃生!”

  先前的補丁增強作用終于顯現。

  要是擱原來的版本,C9上野把硬傷害灌到底,裝備還沒成型的波比肯定逃不出魔爪。

  但就是那點加強,讓朱小龍免于陣亡的命運!

  導播迅速將畫面切到中路。

  解說還沒來得及喘上一口氣,又一場戰斗爆發。

  “發條魔靈樸實無華的QRW,沒有閃現的維克托難以躲避,被沖擊波卷飛到半空中!”

  顧行從側面殺出,結繭朝維克托甩去!

  兩人之間還隔著一只同樣被沖擊波卷進來的殘血C9小兵。

  Jensen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痛苦的閉上雙眼。

  在結繭即將碰觸到小兵的那一刻,一道天雷狠狠噼下。

  “E懲戒!”澤元脫口而出。

  懲戒的傷害擊殺小兵。

  至此,顧行與Jensen中間再無障礙!

  結繭順利命中,剛從空中落地的維克托陷入暈眩動彈不得!

  “小顧再次擊殺Jensen,這次人頭給到侯爺!”記得看著面板上被逐漸拉開的數據,只覺心滿意足,“比賽進行到13分鐘,雙方的經濟差距已經擴大至3K!”

  話音剛落,下路就出事了。

  VG雙人組假裝回城,實則藏在線草里。neaky把兵線速推過來,想要推完這波兵再回城,盡力多搶一波線。

  結果小段的E纏繞之根成功命中,配合具成彬的盡成功將其擊殺!

  “漂亮!”澤元滿面紅光,“下路一塔也能順利拿下,VG的節奏很流暢!”

  具成彬單吃一血塔,經濟對位領先逼近1000!

  海掌門焦頭爛額。

  他三番兩次前往上路,卻沒有幫Impat拿到至關重要的一血塔。

  甚至連擊殺都不曾獲取。

  顆粒無收!

  更關鍵的是,VG除開上路對位,其他四人全是優勢,可以把眼位深入布置在C9野區,偵測自己的動向!

  海掌門感覺自己的每次出擊,都被VG提前獲悉目標,取得收益的概率大大降低!neaky的寒冰固然能用鷹靈去幫他看VG野區。

  但一是技能冷卻太久,難以頻繁使用。

  二是如今脫離對線期,像蜘蛛這種類型的快節奏型打野,很少會循規蹈矩再乖乖把所有營地清空。

  基本都是刷半片野區就去抓人,把營地留給需要的隊友補發育。

  鷹靈除非直接看到蜘蛛的位置,否則很難猜測顧行要去何處抓人!

  C9主教練Reapered看著宛如一潭死水的局勢,搖搖頭去看Meteos。

  “下場對陣SKT不容有失,你做好準備……”

  再輸一局,C9即使贏下G2也只能收獲2勝4負的戰績,注定無法小組出線!

  Meteos看著攝像頭里面色凝重的海掌門,一股無力感涌上心頭。

  “小顧躲在對面F4營地里還想抓中,他開啟掃描隔墻卻意外發現雷克塞的位置,插下眼位丟出結繭!”

  海掌門的雷克塞潛在泥土下。

  地聽術并未給予他任何有效信息。

  過小的視野范圍反而拖累了他的反應速度!

  白濁粘稠物結結實實湖了雷克塞一臉!

  “蜘蛛女皇QW技能丟出,撲咬上去……”記得驚聲叫嚷,“我的老天鵝,這是什么傷害?!”

  已經做出殺人書的顧行毫不留情,極致的法穿搭配法強裝備,雷克塞不堪一擊!

  一套技能打完,海掌門的血量下降到只剩1/3。

  他W破土而出將蜘蛛頂飛,自己趕緊往中二塔跑路。

  可顧行落地后往前追兩步,利用超高移速拉近距離便開啟E盤絲隔空落到雷克塞身上,兩發普攻再跟最后一記蜘蛛形態Q斬殺!

  “丹砂!”澤元聲音高亢有力,“C9只剩Impat稍有補刀優勢,但他無力挽回敗局!”

  市政禮堂內,北美觀眾望向現場大屏幕的視線滿是失望。

  次輪小組賽剛開打,自家賽區的戰隊就被逼入絕境!

  C9要戰勝后兩位對手,并且指望VG雙殺SKT才能有加賽爭取出線的機會!

  “比賽來到20分鐘,C9三路外塔全部告破,VG集結大龍坑,準備收下納什男爵!”

  唯一的強點杰斯來到正面,嘗試用加強炮去消耗對手,阻止VG拿到大龍。

  然而龍哥的波比很賊。

  他讓侯爺把魔偶套在自己身上,用增加的抗性與護盾值,獨自抗下電能激蕩!

  “C9要不要搏命一波去搶搶看?”澤元是真的希望對手能打出血性,順便加速比賽進程。

  海掌門卻做出了讓掉納什男爵的指揮。

  從短期來看,決策沒有什么問題。

  C9基本沒有大龍坑附近的視野,如此巨大的經濟差距,貿然進去就和送人頭差不多。

  但是長遠考慮,不搏一線生機,迎接C9的無非是慢性死亡!

  他們甚至沒有開團點,只能指望寒冰抽獎大招和海掌門的雷克塞閃現進場擊飛。

  可艾希的魔法水晶箭很難命中風龍加持的VG眾將。

  而且巨大劣勢下,雷克塞側面切入不太現實VG必定會布置好眼位再推進。

  正面進場,就雷克塞這點坦度,在VG的炮火洗禮下,恐怕還沒來得及交出閃現,就要被爆炸輸出融化掉!

  納什男爵的嘶吼聲在峽谷內回蕩不休。

  顧行身體放松,回城間隙舉起紙杯將其中冰水一飲而盡。

  對方壓根沒有翻盤點,他根本不慌。

  帶領隊友出門攻城拔寨,摧毀一座座C9防御塔,入侵野區掃蕩營地,將視野一點點蠶食干凈。

  “VG運營不給機會,穩步將經濟差距擴大到1W以上!”

  勝券在握。

  確定對方再也掀不起什么大風浪,VG補給裝備后一波推上C9門牙塔!

  海掌門看著超級兵錘擊著自家最后兩座炮塔,終于按捺不住,閃現進場試圖將走位激進的Imp擊飛!

  然而戰場技能紛飛,實在太過混亂。

  Hai剛閃上去,一道結繭便將他困在原地!

  “這是什么操作?!”澤元差點笑出聲,“海掌門閃現撞結繭?”

  短短一秒鐘,雷克塞尚未脫離結繭控制,血條便被清空!

  “寒冰的魔法水晶箭射出,被波比擋住……侯爺的發條帶著蜘蛛進場,瞬間卷起三人!”

  沖擊波在現場引爆出躁動的驚叫聲!

  具成彬的盡開大直接封泉水。

  想要逃進家里躲避的卡爾瑪被他三槍超級子彈點死!

  團滅!

  VG只陣亡了龍哥一人朱小龍殺紅眼不小心抗到泉水的傷害,錘形態小炮可憐的躺在C9基地前。

  剩余四人推平C9主水晶!

  ------題外話------

  EG這也太不抗揍了。

  明天的那場半決賽應該會比較好看吧……

  9700字小章,23.05W/27W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