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173:線野聯動,極限操作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小顧這奧拉夫玩的也太怪了!”致幻都忍不住抬高嗓門,“他在購買出門裝時就刻意埋下伏筆,為的就是首次回城掏出CD鞋馳援上路!”

  C9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顧行的刷野速度本來就快,這倒沒什么。

  Meteos最近也沒少練習奧拉夫,知道狂戰士全刷6組營地的大致時間點。

  關鍵在于顧行省下經濟購買的明朗之靴。

  多余的移動速度讓他得以飛速趕到上路參與戰斗,C9壓根沒想到奧拉夫能這么快!

  后臺休息室內的C9主教練Reapered以手扶額,面露沮喪之色。

  顧行這次靈性出裝外加奇襲上路,可謂收獲頗豐!

  明眼人都知道,蘭博交掉閃現還送出一血,隊伍的中期支柱搖搖欲墜!

  Impact無奈撓頭。

  “這兵線太差了啊……”他透過黑白屏幕,望見還堵在VG上一塔前方的小兵,表情中都夾雜了幾分痛苦。

  這個兵線位置,Impact難受的要命。

  如果不盡快處理的話,兵線卡在原地,他要虧損大量小兵。

  可是怎么處理卻是個難題。

  復活后立馬交傳送解線?VG奧拉夫擺明了還沒走遠,要是看他傳送到上路,再殺個回馬槍,到時候沒有閃現的Impact可能要再次遭重!

  就算叫上打野Meteos也沒用。

  雙方的2v2強度根本不是同一級別!

  而且蘭博傳送過來的戰斗力很一般,他要把技能全部用完才能到達50點以上的危險溫度,傷害在沒有得到加成的情況下,奧拉夫一個人就能給他劈了!

  Impact思前想后,穩健起見只能忍氣吞聲,步行上線任由小兵不停損耗。

  另一邊的顧行把人頭讓給龍哥,幫忙卡好上路兵線,見對面蘭博沒有傳送回來的念頭,便回到自家上野區繼續刷野發育。

  他出門裝備敢省錢為CD鞋做準備,關鍵在于奧拉夫自身的特性——刷野時血條是假的。

  血量很低時,開個W殘暴打擊配合被動攻速就能迅速把生命值吸上來。

  買復用型藥水的價值不大!

  再加上開局兩隊都沒有入侵對方野區,顧行的初始裝備一直沒有暴露在C9視野內。

  這給予他利用信息差突襲上路的靈感,最終成功撕開對手防線!

  龍哥拿到蘭博一血,如今笑的合不攏嘴,退到陰影角落里回城,還在語音里敦促隊友,“常來啊小顧!”

  “那肯定……”顧行應和下來,大腦飛快轉動,思考自己的下一步動作。

  對位的盲僧本身刷野速度就比奧拉夫慢。

  Meteos先前為了保證Impact的推線安全,還在上路耽誤了部分時間。

  現在對方應該才首次回城補給裝備。

  也就是說,兩人的次輪刷野進度必定存在差距!

  顧行打算利用這一點來做文章。

  CD鞋賦予奧拉夫的雙屬性令他清理營地的效率大幅度提升。

  不出半分鐘,就將剛剛刷新的魔沼蛙與三狼收入囊中。

  而后顧行越過河道,直奔C9上野區!

  他知道Meteos早些時候刷掉上河蟹,祭壇會提供視野。

  所以顧行刻意繞開,取靠近中線的路徑往里闖。

  根據侯爺的信息報備,Jensen沒有在上半區布置眼位。

  顧行肆無忌憚,拎著斧子蹲在C9鋒喙鳥營地旁邊的草叢里!

  上次抓蘭博時,他看見了盲僧的蹤影,通過計分板得知敵方是六組野怪全刷,從下向上的開野路線。

  由此大致推算出對手鋒喙鳥的重置時間。

  顧行卡準時間,提前來此處埋伏。

  導播發現奧拉夫的異常舉動,特意切屏過去給了個鏡頭。

  市政禮堂內的觀眾看到Meteos剛刷完三狼,正在快步經過中路趕往上半區,與草叢內的奧拉夫愈來愈近,一時間情不自禁發出低聲尖叫!

  這股聲浪匯聚起來規模不小,在場館內縈繞不散。

  但對局前15分鐘,選手與上帝視角存在5秒鐘延遲,加上耳機內的白噪音限制,Meteos根本不清楚發生了甚么事。

  一腳踏進草叢,迎接他的便是雙板斧!

  “盲僧單挑肯定不是小顧的對手,只是一個照面,他血量就下降三成!”

  記得語氣激昂有力。

  Meteos趕緊摸眼折返回中路,拉開自己與奧拉夫的距離,順便呼叫隊友。

  中單Jensen挪動視角,在心中權衡利弊。

  “我過不去的,藍量不太夠用……”

  在做出女神淚之前,蛇女的線權和藍量只能二者選其一。

  不管選擇哪個,她都不具備什么支援能力。

  好消息是對位的侯爺維克托藍量也沒剩多少,而且小兵交接位置并不能支撐他隨意離線支援。

  壞消息是野區1v1男人大戰,盲僧要被奧拉夫當玩具蹂躪!

  Meteos為確保李青的機動性,首次回城自然要做綠色打野刀,身上也沒什么能提供戰斗力的裝備。

  他原不想屈服,但轉念又想起自己選下盲僧時同教練Reapered立下的保證——盡量避免在野區與奧拉夫單挑。

  不得已,Meteos只能妥協。

  轉身后撤,將整片上野區拱手相讓,自己去刷VG下半區來換資源止損。

  顧行見計劃得逞也沒有前追,反掉C9的鋒喙鳥。

  接下來信號標記在上路!

  “看看能不能抓蘭博一次,”他同龍哥通氣,說出自己的打算,“殺不掉也不用強行打架……”

  方才朱小龍補完裝備傳送上線,如今收獲一血的杰斯已是鋸齒短匕在手,戰斗力相當強悍!

  他不光把卡在VG塔前的兵線反推過去,還囤積了不少小兵。

  不過也正是如此,Impact的蘭博并未對線,而是于自家塔前內躲著等兵線推進來。

  經驗豐富的他見顧行往上移動就察覺到不對,想也不想立馬逃跑。

  最終趕在奧拉夫出現圍堵住自己后路之前,成功潤到上二塔外的自閉草叢里!

  “Impact不愧是老牌上單,防Gank意識相當出眾!”致幻贊不絕口。

  記得關注點和搭檔不太一樣。

  “蘭博退到安全位置,確實是保住了性命……可發育怎么辦?斌炫進塔了啊!”

  朱小龍一記加強炮,直接收掉敵方遠程兵,讓自家小兵長驅直入,挺進C9上一塔!

  而Impact顧忌奧拉夫,壓根不敢上線,甚至連經驗都蹭不到!

  他只能蹲在自閉草叢里,眼睜睜看著己方炮塔代勞把小兵收掉!

  Impact心都在滴血。

  顧行甚至把石甲蟲拉到蘭博視野范圍之內,讓高達波比看看他家的野怪是怎么死的。

  Impact恨的牙癢癢。

  咬牙切齒望著奧拉夫健碩的身影。

  你小子故意的是吧?

  顧行還不算完。

  刷完石甲蟲,一波C9兵線正好昂首挺胸跨過上二塔,準備奔赴前線參加戰斗。

  他干脆操作奧拉夫往前面一站,用肉身吸引小兵的注意力與仇恨。

  “Virtue好狠啊,”英文流解說輕嘶一聲,“他竟然要人為做一波回推線!”

  顧行把C9小兵攔在一二塔中間。

  VG兵線則不受阻礙,猶如飛蛾撲火般繼續沖進敵方上路防御塔內。

  他打算等C9炮塔把小兵吃的七七八八,再離開上路。

  這樣敵方等于多出一波兵,勢必會影響上路兵線態勢的平衡,催使小兵交接位置不斷向VG上塔推進!

  “真讓奧拉夫成功做出回推線,那Impact不光是現在難受,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也會非常尷尬!”

  回推線擺在這里,蘭博待會兒想要吃兵,就得跟著前推步伐離開防御塔的庇護范圍。

  沒有閃現的高達波比會面對什么?

  英文流解說都不敢想。

  舊金山市政禮堂內的嘈雜聲音也因此驟然放大!

  實際上顧行面對蘭博時,越塔卡兵線制造回推線的招數不是第一次使用。

  夏季賽里就曾展示過,在賽區軍訓蘭博的理論課本添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后續也有不少LPL打野競相效仿。

  用過都說好。

  能把蘭博玩家折磨到生不如死!

  只不過外國觀眾99都不看LPL。

  其他賽區也不像LPL這樣喜歡軍訓蘭博。

  他們初見顧行這般老練的制造回推線,只覺無比震驚!

  老鼠臺賽事直播間里吵鬧不休。

  奧拉夫玩的太卑鄙辣,有本事讓兩邊上路單挑,幫忙做兵線算什么英雄?

  只能說Loong的杰斯就算贏了對線也得不到我的認可……

  Impact:隊友呢,救一下啊!

盲僧在干嘛?Meteos狀態真不行他狀態什么時候好過,昨天差點被blank打爆,今天打Virtue又開始隱身  Impact也被顧行這手兵線卡的頭皮發麻。

  和其他歐美觀眾與解說不同。

  他賽前研究過組內競爭對手VG的錄像,由于提前知道蘭博會在世界賽階段大放異彩。

  所以Impact特意翻看VG應對高達波比的比賽視頻。

  搜出來就是顧行瘋狂軍訓Marin并將對方殺超鬼的對局!

  其中便有Virtue卡兵人為制造回推線的片段。

  當時Impact看到馬潤躲在塔下瑟瑟發抖還嗤之以鼻。

  他覺得慶歡哥真是要養老退休了,水平下降的如此嚴重,去LPL撈錢居然會被打成這副慘狀!

  要是換自己上,肯定不會讓對方得逞!

  結果現在輪到他自己來享福,Impact才反應過來。

  不是Marin變得太菜。

  是對面下手太狠!

  Impact清楚顧行喜歡卡兵做回推線,但又能怎么反制?

  他上次陣亡后做了本增幅典籍出來,就蘭博的傷害想秒掉奧拉夫根本不現實!

  只要一套打不死,狂戰士開W殘暴打擊就能把血量吸上來!

  到時候自己技能全在冷卻,注定要被擁有移速優勢的奧拉夫窮追猛打!

  Impact無能為力,只得看對方做完兵線從容離去!

  顧行卡完兵線回城補給裝備,買出綠色打野刀。

  鏡頭切換給Meteos。

  他反掉VG的下半區,見顧行在上路胡作非為,還想在下路還以顏色,配合己方雙人組來一波越塔。

  然而具晟彬早有準備。

  “Imp的燼在塔下放置兩朵蓮花陷阱,直接斷絕了C9越塔的念頭!”

  E萬眾傾倒的效果在防越塔時非常強大,范圍減速往往會有奇效。

  Meteos感覺自己要是強行出擊,很有可能被對方強行換掉。

  畢竟VG雙人組四個召喚師技能全在,自家輔助又沒有硬控,抗塔還得他這個盲僧來,變數實在太大。

  而且會耽誤很長時間。

  上單Impact眼見著要跟著回推兵線離開防御塔范圍,Meteos感覺自己要是不趕緊去幫忙,蘭博還要死給自己看。

  他果斷放棄越塔,回城補給一波裝備。

  臨走前把眼位通通插在VG下野區,用來偵測顧行接下來的動向。

  “小顧再次吃完自家上半區的兩組野怪,趁Meteos幫上路處理兵線的間隙,來中搶線權!”

  如今已是5分45秒,第九波兵線已經在中路相接。

  顧行到中路幫忙推線,一是因為李知勛身上的金幣已經到達1250,可以回城升級維克托的海克斯科技核心。

  攜帶疾跑的Easyhoon沒有傳送,需要一次相對完美的回城時機,爭取少虧點兵線。

  二是顧行看到Meteos在上路露頭,想要趕緊推掉中路小兵,然后去收小龍!

  Jensen成了受害者。

  他原本也想在收完第九波兵線后回城。

  可惜顧行先一步到達中路,讓他喪失推線先機!

  而且VG中野還非常刻意的卡了會兒兵線,才將其推進塔。

  等Jensen吃完皮糙肉厚的大炮車,下波小兵眼見著快要到達塔內。

  他只能打消回城打算。

  強行回泉水補給的話,Jensen生怕顧行回來把又一波短線推進塔,他這個無法出鞋的蛇女要硬虧六只兵。

  “沒有遭遇阻礙,小顧把風龍收下!”

  拿完小龍的顧行馬不停蹄,繼續進C9下野區。

  敵方的第三輪野怪已經刷新,Meteos由于必須去上路解線,無暇顧及下半區的兩組營地。

  顧行也不客氣,直接幫對面的野怪進行物理超度,順便在C9藍區做下眼位。

  致幻望著數據面板,聲調中摻雜幾分得意,“Meteos這局野區資源置換已經做的很好了,但現在又有拉開的趨勢!”

  Meteos沒轍,顧行剛才把VG上野區清空過一輪,他幫上單蘭博解完兵線也沒有野怪可刷。

  顧行的線野聯動技巧隨著職業生涯的不斷深入,越發爐火純青。

  他很擅長利用野區優勢給線上創造便利——方才能在上路把Impact逼到自閉草叢喝西北風,制造回推線,就是因為自己從打野對位入手,趕走了Meteos。

  現在又利用上路的兵線逼迫對方打野前去解圍,自己則趁機反野入侵!

  一來一回,C9上野都蒙受了不小損失。

  中單Jensen的回城時機還被卡掉一輪!

  “我感覺Meteos現在被牽著鼻子走,”記得見VG建立優勢,心態平和愉悅,“一切舉動都在小顧的計算之內!”

  “沒錯,是真的很被動……”致幻附和搭檔的說法,“他節奏全無,前期純粹在當救火隊員,哪路隊友有麻煩就去幫幫忙,沒有一次主動出擊!”

  Meteos也想給隊伍建立優勢。

  但他自身實力有限,在比賽節奏的把控上明顯不如顧行。

  況且C9陣容擺在這里,他在升到6級前很難動手。

  不像奧拉夫,開著疾跑硬沖丟斧子就成。

  Meteos心急如焚。

  盡管目前雙方的擊殺比還是1:0。

  可他知道,兩隊的差距越來越大!

  丟掉風龍不說,野區還虧了兩組營地。

  自己雖然保護Impact處理好兵線。

  然而前期顧行針對上路的兩次出擊,還是讓蘭博損失慘重。

  補刀被杰斯壓制了15個,經驗更是差了足足一級!

  Meteos絞盡腦汁,想趕快挽回隊伍劣勢。

  顧行如今很是放松。

  他感覺C9也就那樣。

  三條線的對線水平確實不錯,但僅此而已。

  要說能給VG線上選手造成多大壓力,還遠沒到那份上。

  Imp和小段被他放養了半天,補兵數也只是稍稍落后,在下路發育的很舒服。

  至于對面打野……

  顧行經過前兩波交鋒,就知道自己實力占據上風。

  接下來就是把前期積累的優勢繼續擴大,一步步轉化為勝利!

  刷完自家的下半區,率先升到6級,回城買出燃燒寶石。

  現在他一身零碎裝備,堪稱VG散件王,距離熔渣打野刀遙遙無期。

  但戰斗力是實打實的強!

  燃燒寶石對奧拉夫來說也是絕佳裝備,后續還能合成鋼鐵烈陽之匣,應對C9這套中上雙AP的陣容很有效。

  如今顧行有血量有移速,還有至關重要的20冷卻!

  出門直奔上路。

  還是打一個時間差。

  顧行先前反野時的眼位布置在對方下半部藍區。

  不出意外在7分02秒看到了Meteos的身影。

  這也很好李姐。

  C9中單選了個蛇女,打野肯定要幫忙打藍BUFF。

  顧行在看到敵方中野出現在藍BUFF附近時,當機立斷對上路動手!

  “捕獲的風龍令奧拉夫移速相當可觀,小顧穿過上路三角草叢,不過這里有Impact先前做的眼位……”

  奧拉夫頭頂有懲戒F4殘余的鷹眼BUFF,看到敵方布置在草叢里的視野。

  記得還以為顧行見好就收,拆掉眼位就撤。

  誰成想奧拉夫直接開啟疾跑,沖向正在往塔下撤退的蘭博!

  “當面硬來啊?!”記得流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小顧是打算沖塔強殺!”

  致幻忍不住抬高嗓門,“他時機捏的很死,蘭博的閃現還沒轉好!”

  即使Impact點出洞悉天賦,閃現的冷卻也有255秒。

  而顧行根據段德良記錄在聊天頻道內的敵方召喚師技能CD,知道蘭博閃現還差半分多鐘才能冷卻完畢。

  他這波勢在必得!

  Impact見奧拉夫腳下步步生風,知道對方動了殺心。

  他回身先用電子魚叉戳掉一只近戰兵。

  旋光亮起,此前漏掉過多兵線經驗的他終于升至六級,調整角度施放R恒溫灼燒!

  一排火箭彈從天而降,同時覆蓋杰斯與奧拉夫!

  Impact想要用大招勸退對方。

  然而顧行根本不買賬。

  奧拉夫大吼一聲,渾身赤紅揮舞著雙斧朝蘭博殺去!

  R諸神黃昏!

  面向敵軍沖鋒時,他還能獲得20的移速加成。

  不止如此。

  朱小龍在看到蘭博灑下大招時,就知道自己沒辦法跟上顧行。

  他索性開QE加強炮。

  與先前經常施放的貼臉歪門炮不同。

  這次朱小龍把加速之門擺放的離自己很遠,幾乎是在技能施放的極限距離!

  固然,Q電能激蕩無法以最快速度命中敵方。

  但在他身前的顧行受到加速門的加持,獲得又一次移速提升!

  奧拉夫在疾跑、大招和杰斯加速門的三重移速加成下,儼然脫韁瘋狗一般沖到蘭博臉上!

  Q逆流投擲命中緩速,E魯莽揮擊當頭劈中高達波比!

  “奧拉夫大招還有攻擊力加成,蘭博根本吃不消傷害!”

  逃到塔下的Impact心知不可能存活,陣亡前開Q縱火盛宴還想換掉奧拉夫。

  最后一斧子收掉蘭博人頭,顧行血量也岌岌可危。

  奧拉夫開大會讓R諸神黃昏提供的被動雙抗消失,沒有原來那么肉。

  不過天賦危險游戲讓顧行在參與擊殺后回復5已損失藍量血量,硬生生把生命值抬了上來!

  Impact見奧拉夫從容抗掉最后一發防御塔炮擊,安全撤出自己的視野范圍,頓時泄出去一口氣。

  這也殺不掉嗎?

  “蘭博陣亡,對Impact來說唯一可以接受的消息就是他還握有傳送,不會虧損太多兵線……”英文流解說站在C9的角度盡可能去找補。

  導播畫面切換的很快,直接來到峽谷最下方。

  “Meteos終于發起本局比賽的首次攻勢!”解說精神為之一振。

  雖說Meteos被顧行反掉兩組野怪,落下一定發育。

  但他六分鐘前后幫Impact處理兵線的時候,可沒少蹭經驗!

  到達下路最靠近VG炮塔的線草里,有鷹眼BUFF的真視效果可以確認附近沒眼。

  等自家隊友清掉一只小兵,經驗的Meteos升至六級!

  他立馬決定對敵方下路開刀!

  經過初期的對線,VG雙人組的狀態不復先前那般健康。

  擁有大招的盲僧確實有動手的資本。

  “Imp向前一步準備補刀,C9輔助卡爾瑪交Q試圖消耗,Sneaky的伊澤瑞爾也交出秘術射擊去封鎖對方的走位……”

  具晟彬吃掉卡爾瑪的Q心靈烈焰,但距離稍遠的EZ技能他能反應過來。

  Q秘術射擊是朝他身后施放的。

  因而具晟彬選擇扭頭回身走位。

  可這樣一來,他便貼近了C9打野所在的線草!

  “Meteos抓住機會向前摸眼,R閃把Imp踹向自家雙人組!”

  一套連招行云流水!

  Meteos即使在C9里面算弱勢點,但盲僧身為打野基本功英雄,他和絕大多數同位置選手一樣,也談得上熟練掌握!

  具晟彬還沒反應過來,人就不受控制的飛到半空中!

  不過Meteos為了把具晟彬的燼踢出VG下塔,自己R閃時闖進防御塔射程。

  他倒也不慌。

  手里捏著天音波,Meteos想的就是借助具晟彬來做位移,二段Q回音擊跟在燼身上便能離開炮塔攻擊范圍!

  總不能有盲僧RQQ不中吧?

  Meteos自信滿滿。

  R閃的下一刻,他瞄準燼的身體甩出天音波!

  千鈞一發之際。

  一道金光出現在所有觀眾面前!

  “娜美!”英文流解說嗓音尖細臨近破音,“她閃現擋在盲僧和燼之間,吃下了天音波!”

  Meteos怔愣一瞬。

  小段的選擇讓他頗為意外。

  剛才他選擇摸眼R閃時,段德良的娜美第一時間就躲到側面,看樣子一副想要賣掉ADC獨自逃生的模樣。

  沒想到現在又跑了回來!

  娜美擋掉天音波,不止是替Imp分擔爆發傷害。

  她自己處在VG下一塔的射程邊緣!

  這意味著Meteos就算觸發回音擊來到娜美身邊,也要再挨一炮,沒法直接出塔!

  事態緊急,Meteos沒有多少時間可以思考。

  他最終還是選擇使用二段Q。

  待在防御塔邊緣總比停在里面連抗數下炮擊強!

  然而Meteos跟隨回音擊飛行的途中,身姿曼妙的鮫人朝自己身下丟出Q碧波之牢!

  滿場驚呼聲中,Meteos看著自己來到娜美身邊時,泡泡剛好將他包裹起來,形成水牢在半空漂浮!

  “精妙的技能施放!”現場的英文解說聲嘶力竭,“Caveman,你的操作可不像穴居人!”

  盲僧在空中被控1.5秒,算上先前停留塔下的時間,Meteos總共要吃三下防御塔的炮擊!

  “Imp給自己施放治療術,再加上娜美的奶量,第一時間沒有被秒,交出閃現躲到輔助身后!”

  先前為了引誘逼迫Imp走位,Sneaky把自己的Q秘術射擊給用掉了。

  失去核心輸出技能的伊澤瑞爾傷害不足以瞬間擊殺燼,眼見著對方剩余200點血量逃出生天!

  “卡爾瑪交出剛剛轉好的大招,給盲僧套上RE加強護盾,還想掩護隊友撤退……”

  Sneaky也給出治療,想挽救自家打野的性命。

  可為時已晚。

  具晟彬一槍普攻接曼舞手雷收掉盲僧!

  時已7分35秒,Imp吃掉了先前全部小兵,如今又收獲一顆人頭,直接升至六級!

  撤到塔后直接開R完美謝幕,恢弘的背景音樂中,目標直指C9輔助卡爾瑪!

  對方也沒回城補給過,如今也不過四成血量。

  “娜美向前追擊,為隊友提供視野……”

  一發發超級子彈裹挾著破空聲,重重敲在敵人身上。

  不得已,卡爾瑪只能交出閃現逃生!

  “0換1,盲僧最重要的閃現和大招全部浪費掉,自己還把性命交代出去!”

  攝像頭下Meteos抿著嘴巴一聲不吭。

  導播給出回放,在慢動作看完小段娜美全程的完美細節后,老鼠臺的聊天頻道里全是問號!

  不少歐美觀眾驚為天人,還在瘋狂詢問這位之前名不見經傳的Caveman究竟是何方神圣!

  LPL的兩名解說則喜形于色。

  “小段最引以為傲的就是操作,他完全把對面秀成麻瓜了啊!”記得眼睛都笑成一條縫。

  致幻聲調也難得有所起伏,“Meteos真是把世界賽當北美賽區在打,VG的操作水平可沒他想的那么簡單!”

  正在后臺休息室觀賽的RNG隊員看到這里,也送上一陣熱烈掌聲。

  “歪日,段德良!”瘦骨嶙峋的香鍋神情激動,“真讓他操作起來了!”

  烏茲正用牙齒幫忙修剪手指甲,望著在小段庇護下殘血逃生的Imp,臉上流露出幾分艷羨,嘴里還念叨著什么明明是我先來的。

  VG選手席的反應最為激烈。

  “真的假的?”朱小龍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段德良你真有兩把刷子嘿!”

  由于自家打野把Impact送回泉水,龍哥也沒對線,下路發生戰斗就切屏過去當戰地記者,目睹小段秀操作的全過程。

  顧行更是喜出望外。

  身為一名打野,他最喜歡不用自己動手,線上隊友直接把對面干碎的對局!

  如今見前7分鐘都在放養的下路居然自己打出反殺,顧行當即開始吹彩虹屁。

  “段哥你這也太強吧?要不是你,噗噗早就拿到泉水療養門票了!”

  Imp也罕見的沒有反駁,回城時夸贊隊友,“雀氏猛啊銷段,剛才還真是多虧你……”

  小段靦腆的笑笑,“基本操作嘛,還好的……小顧對面野輔全沒閃。”

  他擦擦手汗,盡職盡責把C9剛才交出的召喚師技能冷卻記錄下來。

  發現Meteos對下路動手的那一瞬,段德良緊張的要死,生怕犯下什么失誤。

  好在對方的第一獵殺對象不是自己,他利用短短一霎的間隙調整好狀態,才幫助隊友完成反殺!

  顧行趁Meteos陣亡的時間段,再把C9上半區反掉,一波賺了個盆滿缽滿。

  他知道對方的紅BUFF即將刷新,猜測敵人肯定要來刷。

  因而提前蹲伏在旁邊草叢里。

  還拉上了剛回城補給再出門的龍哥。

  兩人看著Meteos走進來,技能一股腦甩了上去!

  盲僧剛做出考爾菲德的戰錘,身板壓根就不肉,被VG上野一套傷害打殘!

  “Meteos摸眼還想跑,杰斯最后一錘E雷霆一擊送他回家!”記得聲音振奮,“連死兩次,盲僧崩盤了!”

  請:m.xsheng艷8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