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184:詭異行蹤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進行過數十盤虛擬對局的推演,顧行算是想明白了。

  笨雞的打法就是傳統工具人風格,控圖為主,把三路隊友放在首位。

  相比之下,個人發育在他看來反倒是次要。

  這也能解釋為什么賽場數據里,Bengi的前十分鐘對位經濟/經驗全部落后,還趕不上小黑。

  在笨雞的思路里,刷野區里的營地,不如去保護隊友構造出良好的兵線形勢!

  他很懂如何讓三路選手去更舒心的發育,把養爹這件事做到極致!

  與其他工具人打野不同的是,笨雞對線野聯動的理解太深,在這方面用登峰造極來形容也不夸張。

  今天C9上場的海掌門與他相比,只能算是虛假的飲水機戰神。

  顧行回想起上局面對SKT時的場景。

  Bengi操作與反應速度是真的慢,團戰里打法也以穩健保守為主,強調樸實無華卻合理有用,很少做冒險舉動。

  可以說,笨雞就是完全在靠腦子打比賽。

  “這種保線風格有利有弊啊……”顧行心里默默念叨。

  好處就是三路隊友會打的更舒服。

  倘若隊友的實力很強,保線會讓他們如虎添翼!

  缺點就是太吃隊友。

  假如三路選手水平不濟,笨雞保線保半天,最后難堪大用,那就可以直接寄了開擺。

  換句話說,Bengi就是個大號隊友增幅器,指望他自己Carry比賽不太現實。

  不過SKT今年其他隊員的實力確實靠譜。

  中下兩個當世最頂級的C位,能穩穩發育到后期,就是所有對手的噩夢!

  上單Duke雖說在隊內地位不顯,但當年也是LCK的單殺王,到SKT成了杜不傳主要是定位和資源分配的問題,實力盡管比不上雙C,可絕對不算差。

  SKT坐擁超強的三路選手,笨雞的打法能將隊伍上限不斷拔高!

  特別是FakerBengi的中野組合,兩人聯動極其默契,只要中路的李相赫能玩得舒服,整支隊伍就能被盤活!

  顧行緊盯著召喚師峽谷,一點點適應笨雞的打法,順便尋求突破口。

  SKT線野聯動做到極致,有時笨雞放棄部分野區里的營地,自己看似可以入侵,但敵人的回防速度太快,有時還要吃癟。

  而且純粹反野,最好還是用豹女之類的野核英雄才能完美發揮作用。

  然而這個版本豹女大多數對局都放不出來。

  男槍又不太適合環境……

  笨雞這套保線打法的缺點被SKT整體的強大以及版本變相掩蓋住,很難從此處進行反制。

  顧行嘗試數次,并未成功拿下虛擬對局的勝利,只能另求他法。

  峽谷內的十名角色還在不停移動,他的大腦也在同樣高速運轉。

  顧行的理解能力相當不錯,從多種角度去思考問題。

  直接正面解決笨雞保線打法不太現實,難度太高沒什么可行性。

  那么讓笨雞無法輕松保護三路隊友怎么樣?

  干擾甚至阻斷Bengi的節奏,似乎要簡單不少!

  顧行此后的幾盤虛擬對局,便一直在圍繞這個理念去處理。

  不出所料,效果比之前要好。

  只要趕在笨雞前往線上幫忙處理兵線之前,提前將其截殺在中途,便可以迎刃而解!

  “但是自己必須得知道Bengi的思路才行,這樣才能提前預判他的目標……”顧行發現核心所在。

  這并不復雜。

  設身處地,去思考笨雞會這么做就好。

  可Bengi能實現目前全聯盟獨一份的保線打法,是因為他對線野聯動的理解超群絕倫!

  顧行必須把自己的線野聯動能力提升上去,才能體會到笨雞到底在想什么。

  好在虛擬對局里時間足夠用。

  每一場虛擬對局,笨雞都相當于用實際行動去教顧行如何更完美的將三路與野區串聯起來!

  他拿bengi當學習對象,再加上自身理解力,進步堪稱神速!

  顧行起初還在計算虛擬對局的盤數。

  當場次跳到三位數后,他便明智的沒有在此浪費精力。

  要是只管一條兵線,或者一個半區,都要輕松不少。

  但是將三條兵線全部納入自己控制之中,還得顧及野區,無疑會牽扯大量注意力,很容易心力交瘁。

  顧行看網絡論壇上說笨雞是沒什么天賦的職業選手,不像Faker那種操作怪,名場面數不勝數。

  他此前也是這么想的。

  現在感覺也不全對。

  笨雞操作確實不怎么樣。

  可是能把線野聯動運用到爐火純青的地步,堪稱運營教科書,這未嘗不是一種天賦!

  英雄聯盟職業戰隊的整體運營水平還在進步,但能匹敵笨雞的下一個完美控圖型打野至今尚未出現。

  和笨雞進行過上百局的推演后,顧行仰望著峽谷,感覺自己猶如棋手一般掌控全局,愈發合理的分配著三路兵線。

  有種如臂使指的感覺。

  他輕舒一口氣。

  擺在面前的問題只剩一個。

  上局比賽,SKT常常在無視野情況下提前猜到顧行的位置,并令周圍選手預警提防。

  顧行的數次Gank嘗試都無疾而終,沒有拿到任何收獲。

  他知道SKT在次輪小組賽之前沒少研究VG。

  笨雞在Kkoma的授意下,很可能將自己的錄像反復研究過。

  謝圖南當時靠直接的數據圖表,就知道顧行不喜歡刷三狼。

  SKT說不準也有相同的手段,分析他的Gank反蹲習慣,上盤把顧行安排的明明白白。

  如何解決?

  正當顧行一籌莫展之時。

  他想起了剛踏上職業道路時的一位對手。

  那人的思路可以完美解開難題!

  顧行熟稔的結束虛擬對局,見對方水晶爆炸,眼前恢復一片清明。

  翻身從沙發上坐起來,腦袋昏沉有點疼。

  估計是因為短時間內接受了太多信息,之前也曾經出現過這種狀況。

  不過疼痛感隱隱約約,還可以接受。

  顧行緩了緩,摘下具晟彬的隔音耳機,休息室內的聲音瞬間放大數倍。

  電視屏幕里娃娃的解說聲尤為突出,“C9輕松登上G2中路高地,他們如今手握大優勢,看樣子能以一場勝利告別本屆全球總決賽!”

  不過娃娃顯然不太興奮。

  這場歐美大戰和LPL有沒什么關系,也不影響出線形勢。

  他現在就惦記最后的那場加賽,對歐美賽區之間的爭斗不感興趣。

  “派個人過來猜硬幣拿選邊權!”文森推門進來,示意金文赫跟自己一起去。

  小組賽兩輪循環,戰隊各處于藍紅雙方一場。

  但是到加賽環節,必須得重新來過。

  方式就是兩隊派人猜硬幣正反面,賭對的一方拿到選邊權。

  金文赫在隊員們的殷切目光下離開休息室。

  隨著賽事理解愈發成熟,選邊權的重要性在近兩年越發凸顯出來。

  紅色方大部分時間都處于被動劣勢局面,得承擔版本最強勢角色的Ban位,很難占到什么便宜!

  顧行把耳機還給具晟彬。

  隊員們剛剛結束短暫復盤,氣氛與之前輸掉比賽時相比活躍了不少。

  Imp接過耳機好奇詢問,“你剛才在干嘛啊?”

  在外界看來,顧行方才戴著頭戴式耳機半躺在沙發上,雙目緊閉兩手合攏搭在腹部。

  跟Cosplay沉睡的毛利小五郎似的。

  “休息一會兒清醒下腦子……”顧行現場直編,又想起自己的計劃,一時間忍不住笑出聲來。

  具晟彬用不可思議的目光望著他。

  不會是輸掉比賽神志不清了吧?

  休息室大門被猛地推開。

  金文赫興奮的臉龐出現在眾人面前。

  他大喊一聲,胸膛劇烈起伏,額頭上還沁著汗珠,估計是一路跑回來的。

  “選邊權!”

  簡簡單單的三個字,瞬間便讓房間內陷入沸騰!

  紅米心情激動之下敲擊桌子,差點把可樂罐給掀翻了。

  “漂亮漂亮!”丁駿大喜過望,“文赫你就是賭硬幣的神!”

  一眾選手也開心不已。

  上局他們在藍色方失利,再給一次機會,幾人肯定想要復仇。

  金文赫大喇喇往顧行身邊的位置上一坐,開始講自己選邊的光輝事跡。

  “硬幣一面帶字一面帶花……你們猜我選的哪面?”

  世界妹咧著小虎牙笑,“帶字的吧?”

  “嚯,還真讓你猜對了!”金文赫又問,“你猜我為什么要猜帶字那面?”

  World6白切黑屬性不加掩飾,“因為無字不行。”

  金文赫:?

  電視屏幕里,C9拿到遠古巨龍,準備一波推平G2基地!

  丁駿號召眾人聚在一起圍成圈,“上局輸掉,我知道大家心里很憋屈,對這場加賽的勝負也非常擔心……”

  “但是真的沒必要。”

  “能踏上世界賽的舞臺,能在A組拿到出線名額,已經符合夏天到來之前我們預定的目標,”丁駿示意選手放寬心,“就算輸掉加賽,小組第二出線也完全可以接受。”

  “那也不意味著世界賽之旅到此為止,其他組的第一名,沒準還打不贏我們!”

  顧行低聲笑起來,“雀氏,只是一場普通的加賽,沒什么特殊的含義……”

  李知勛瞥他一眼。

  “放平心態,別給自己壓力,上場只管好好發揮。”丁駿說著老生常談的鼓勵話語,把手伸出來放到中央處。

  顧行立馬將手掌壓在上面。

  賽訓部成員依次跟上,用手掌疊起羅漢。

  “三、二、一……VG加油!”

  眾人異口同聲大喊出聲。

  “上場上場,準備開殺!”杰克攬著顧行的肩膀,“老顧相信自己就完事了,你就是世界第一打野!”

  他像是要施展催眠術,跟著自家打野往舞臺前進,路上還一直念叨著。

  “你貸款貸的有點狠啊,”顧行心情輕快下來,“小組賽還沒打完,現在就開始吹了?”

  喻文波信誓旦旦,“在我這兒你一直是世一野嗷!”

  顧行抿一口紙杯里的冰可樂,“成,這局坐在臺下看好了!”

  他與老板經理以及替補隊員們揮手告別,穿過通道登上舞臺。

  市政禮堂內依舊人滿為患。

  小組賽階段,現場門票沒法按場次來賣,只能劃分上下半場,每場三小局。

  加賽不算在預期賽程內,等同于白送。

  而且下半場本來的重頭戲就是VG對陣SKT,買票的很多也是當地中韓留學生。

  這場角逐小組第一的加賽,他們自然不可能錯過。

  顧行上臺時,看到觀眾席里的VG支持者手舉帶有隊伍元素的應援牌,正朝自己不停揮舞。

  側頭望去,剛剛落座的SKT隊員面色比他還放松。

  上局正面戰勝VG,讓隊員們熟悉的自信心再次充盈起來。

  李相赫活動著脖子,還和身旁老隊友笨雞閑聊兩句,斷定自己不會輸。

  他認為強大如SKT,依舊會不出意外的拿到小組第一!

  2013年的美國世界賽,SKT小組賽也是先輸OMG。

  后面還不是贏回來了?

  韓國解說也關注到SKT隊員老神在在的模樣。

  “不愧是拿過兩屆全球總決賽冠軍的SKT,真的大心臟……”咆哮帝全鏞埈感慨不已,“這局也請爭取贏下來吧,像全世界展示我們的強大!”

  他說話方式一聽就是老韓國人。

  “SKTFigh挺!”全鏞埈大聲為自家賽區的戰隊加油打氣。

  身邊搭檔則是OGN時代的功勛選手杰克船長,他和Faker私交不錯,“盡管輸掉了選邊權爭奪,這局只能在紅色方,但SKT上盤同樣身處紅色方卻贏下比賽,這局也一定可以做到!”

  在鏗鏘有力的脆響聲中,BP面板呈現于現場大屏幕上。

  臺下的躁動聲響頓時放大數倍!

  娃娃提起一口氣。

  負責解說下半場的他從一個小時之前,就在期待這場加賽。

  “VG來到藍色方,先行禁用奧拉夫!”

  Kkoma還在習慣性的轉筆,“咱們在紅色方的BP會比較難做,但是沒關系,先把豹女ban掉吧……”

  最難處理的點就在豹女。

  眾所周知,縱觀全年表現,豹女都稱得上是打野位的第一梯隊角色。

  就算被削弱數次,也只是在夏季常規賽階段相對遇冷,其他時候強度都很在線。

  但Bengi不用。

  他整個職業生涯到目前為止,都沒有使用過任何一局豹女!

  這也是Kkoma先前把笨雞按在飲水機邊的原因之一。

  絕對的版本強勢英雄,笨雞不會用,不管藍紅方,BP都會非常受限!

  比如現在。

  原本SKT上小黑的時候,辛德拉與豹女要么全放出來,要么一邊禁用一個,SKT并不算吃虧。

  可笨雞出戰,紅米有恃無恐!

  知道你不玩豹女,我在藍色方一個都不ban。

  有本事你把奈德麗和辛德拉兩個強勢角色全放出來,我先搶辛德拉,你有本事選豹女?

  Kkoma別無選擇,他被迫同時把兩個Ban位全部用掉。

  “小事,”笨雞神情怡然自得,“這局我能把對面打野完全困死!”

  他知道自己無法用操作去戰勝顧行。

  不過英雄聯盟又不是純粹只看操作的游戲,上盤他全場都沒什么亮眼場面,照樣能拿下比賽!

  “VG第二手ban人針對Wolf的卡爾瑪,這英雄提供的拉扯能力實在太強……”米勒如此解釋。

  特別是和EZ搭配時,有她保護的伊澤瑞爾很難先行陣亡。

  RE的群體加速對SKT這種喜歡拉扯的運營隊價值千金!

  SKT將辛德拉送上ban位,默默等待著VG的第三個禁用位出現。

  紅米在選手席后方踱步,態度嚴肅開口,“銷顧你確定要那么玩?”

  在離開后臺之前,他和其他幾名選手都聽過顧行的計劃。

  使用奇葩招數前,總不能藏著掖著,讓隊友和教練都蒙在鼓里。

  性格嚴謹的紅米當時聽完便大為震撼。

  他不敢想象這種招數居然能從顧行嘴里說出來。

  現在紅米還想再確定一下。

  見顧行不假思索的點頭。

  紅米沉吟兩秒,手掌輕拍自家打野的肩膀,“那就好好打,我信你。”

  “就是,給對面點顏色看看!”具晟彬大聲嚷嚷,“上盤贏完還給他們裝起來了?”

  “把寒冰ban了,”紅米明確思路后做出判斷,“我盡量削低SKT下路從對線到團戰的影響力,其余看你們。”

  艾希能用鷹靈探查視野,很克制VG本局要使用的策略。

  同時身為后期大核的寒冰被禁用,SKT團戰就沒那么恐怖。

  Kkoma深思熟慮,“禁蘭博吧,咱們別給對面上路拿這種團戰角色。”

  高達波比當前版本非常強勢,一是克制它的英雄很多都慘遭削弱。

  二是因為目前流行的陣容趨勢都是Poke體系。

  其中無位移英雄相當多,還大半脆皮,蘭博R只要放的好一點,后期動輒就能打出數千點高額傷害!

  面對高達波比,要么搖人軍訓,要么選能應對其大招的角色。

  SKT不管是上小黑還是笨雞,都不太喜歡幫上路。

  而是讓Duke自己一個人在上路玩。

  單線想壓制住蘭博,確實很困難——這英雄不殺兩次,混到中期法穿裝備做出來照樣有作用。

  SKT以往的對策是拿卡爾瑪。

  靠著RE的群體護盾和加速,撐住蘭博的大招傷害逃出恒溫灼燒范圍,能做出鳥盾的話,效果還要更好,基本不會損失多少血量。

  但現在卡爾瑪被禁用,SKT只能把蘭博送到Ban位上!

  “VG藍色方一搶……燼,可以!”娃娃心中大定,“不管是功能性還是中期消耗,都是一等一的強!”

  SKT的選擇是先拿婕拉。

  ADC留到后面再鎖,第二個位置給到盲僧。

  “笨雞的盲僧除了回旋踢速度有丶慢,其他都不錯,”娃娃語氣略帶幾分調侃,“這手也有點以搶代ban的意思,他們不想把強勢打野送給小顧!”

  奧拉夫在野區對位里比較克制盲僧,但已經被禁用掉。

  目前李青的綜合強度處于野區食物鏈頂端,給笨雞選下也沒問題。

  看到SKT前兩選,顧行嘴角止不住的上揚。

  和賽前的預演沒多大變化。

  “VG鎖下杰斯和雷克塞,都是各自位置上很不錯的英雄!”

  雷克塞現在看來有點像奧拉夫的下位替代品。

  自身強度被削弱多次,但是在面對盲僧時,還能保持一定領先,只是中后期比較拉胯,會被李青壓制住。

  “目前的陣容選下來,VG很像是要拿前期提速的陣容啊,”米勒合理分析,“不知道SKT要如何應對防守……”

  既然朱小龍已經把上單位確定下來,Kkoma也不給Duke留最后那個counter位。

  錘形態小炮的身影出現在SKT三樓。

  “波比確實可以,打杰斯也能穩住對線,”娃娃頷首,“況且面對VG這個上野雙物理輸出的組合,他也不太容易被抓死!”

  Kkoma這一選是復刻了今天早些時候VG迎戰C9的上單英雄。

  效果確實很不錯。

  波比只要有布甲鞋一件護甲抗性裝備,在經濟均等甚至稍稍落后的情況下都能頂住杰斯!

  世界賽版本的其他熱門英雄可達不到這個效果。

  像巨魔這種笨比,要被杰斯風箏死。

  納爾射程被皮爾特沃夫二營長全程壓制,對線都很難混住。

  凱南還是個尚可的選擇,但Duke的凱南熟練度一般,明顯不如同賽區的Smeb以及Cuvee這兩位上單。

  波比是最優解。

  米勒目光聚焦在SKT的下一個英雄選用框上。

  “現在看Bang到底要不要選伊澤瑞爾,能攻能守的好搭檔卡爾瑪不在,搭婕拉的話,壓制力固然更強,但對線容錯率也更低!”

  Kkoma尋求自家射手的意見,“EZ怎么樣,還是說你要選女警?”

  他和另外那些以嚴苛、強勢著稱的韓國教練不太一樣,會給選手很大的自主權。

  Bang仔細思考。

  “還是EZ吧。”

  女警凱特琳要是選出來,搭配婕拉的對線強度固然足夠,可SKT的前期進攻壓力實在太大,拿不到一血塔基本等于廢了一半,作用根本不如燼!

  Bang還是信賴自己的伊澤瑞爾。

  即便卡爾瑪已經被禁用,他也覺得不是什么大問題。

  “Counter位給到Faker,SKT在爭取讓他的對線能過得更舒服一點,以便和笨雞更好的進行聯動!”

  娜美維克托。

  VG果斷鎖定中輔!

  “很標準的前中期發力陣容,”娃娃對此非常滿意,“構建的相當立體,讓小顧爭取對線期建立優勢,其余隊友都能在20分鐘前后給予一定幫助,團戰強度也相當不俗!”

  李相赫晃動著鼠標,在英雄列表中掃視著合適的角色,詢問隊友和教練的意見,沒有異議后才讓隊友幫自己選下。

  藍皮光頭!

  “瑞茲!”米勒當即懸起一顆心,“Faker當年的招牌英雄,就是不知道重做之后的熟練度如何!”

  去年李相赫使用重做前的瑞茲,在世界賽上大殺四方,一套連環禁錮連招把其他選手整得頭皮發麻。

  以致于最終的冠軍皮膚都被瑞茲拿走!

  不過在今年夏季賽6.14版本重做后,瑞茲R技能變成的傳送陣,W再也不能連續禁錮,李相赫就再也沒有使用過。

  今年世界賽瑞茲的BP率倒是很可觀。

  主要是R的功能性在職業賽場上有點強。

  特別是在地縛靈中單統治S賽的現在,瑞茲可以頂替被削到無法繼續在中路對線的巖雀,前中期用功能性主打支援分推和牽扯。

  等到中后期團戰,瑞茲的成長性還讓他擁有不俗輸出能力。

  唯一缺點就是手短腿也短,對輸出環境的要求比較苛刻。

  Easyhoon看著對面選定的瑞茲,眼中閃過一抹懷念。

  情緒稍縱即逝,他選好符文天賦,準備全身心投入這場加賽。

  紅米臨走前掃掃自家打野的發頂以示親昵,“盡力就好,享受比賽吧。”

  “我會贏的,”顧行回過頭去與紅米對視,“真的會贏。”

  聽言,紅米啞然失笑,“行,那我在休息室等你的好消息。”

  翻譯金文赫給隊員們來一套簡單按摩,發揮完余熱這才摘下耳機準備下臺。

  雙方陣容確定。

  藍色方VG:上單杰斯、打野雷克塞、中單維克托、下路燼娜美。

  紅色方SKT:上單波比、打野盲僧、中單瑞茲、下路EZ婕拉。

  “單從陣容上看,VG這局像是要打上半區,”娃娃嘗試分析道,“SKT的陣容控制比較多,團戰擺好陣型的話更好發力……”

  米勒在旁邊補充,“前期還是得看小顧,上局SKT把他動向全部鎖死,VG就和一潭死水沒區別,找不到什么進攻節奏!”

  召喚師峽谷即將載入。

  市政禮堂內部的加油聲浪持續放大,VG支持者數量也不少,他們制造出的聲勢盡管不如SKT粉絲,但也能讓在場選手感受到如潮熱情!

  LPL賽事直播間里更是熱鬧。

  顧行揉捏著指節。

  “兄弟們這是在舊金山的最后一局了嗷,”朱小龍側過頭像帶頭大哥似的鼓勵隊友,“咱們得留下點美好的回憶吧?”

  具晟彬興奮起來,在語音里爆發出噗語八級也聽不懂的嗷嗷大叫,“必須干碎SKT!”

  不光是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這也是他身為老三星人的執念。

  響亮的提示音響徹耳畔。

  召喚師峽谷出現在顧行的顯示器中!

  “一級還是站防守位……”顧行腦袋隱隱作痛,不過精神卻很亢奮,“對面可能會帶人來下半區做眼,龍哥你來下半區站位幫個忙吧。”

  SKT上半區一級強度比較一般,而且下路雙人組前期必定會推線,抱團進下野區布置視野,以此替代寒冰被Ban后的野區動向偵測,聽起來很合理。

  娃娃盯緊上帝視角,“VG只有小顧在上半區鎮守,其余四人全部蹲在下方紅區與小龍坑相接的草叢里!”

  “SKT還真的想過來做眼!”

  米勒抬高音量。

  同樣是四名大將。

  不過VG提前蹲伏,早有準備。

  龍哥一炮過去,同時打到SKT陣型最前方的兩人。

  杰斯突然來到下半區有點令SKT意外,但他們也并未驚慌失措。

  笨雞仗著自己生命值多,頂在前面硬往里探了一步。

  Bang借助隊友的掩護,成功站在側面,隔墻往VG紅BUFF營地里插下飾品眼。

  “誒?”小段見Bang反常的移動到墻邊,大致猜測出對手的動作,“EZ好像把眼給交了!”

  顧行見雙方開始對拼,自己也正在向下趕,心中默默記住這則信息。

  SKT達成目的后也沒有在VG野區里繼續逗留,果斷后撤到安全位置準備回城補充血量。

  再拖下去,下路容易耽誤上線時間,被VG雙人組搶得先機。

  “我從石甲蟲開刷,你們下路把線放過來,但是別放多……”

  顧行話音未落,具晟彬已經學會了搶答,“放一點點?OKOK!”

  “盡量保持第三波的炮車兵線過來再進塔,”顧行強調細節,“期間對面有異動就跟我說一下。”

  他在虛擬對局里是觀賽視角,不用費心操作,可以同時兼顧所有三條路的對線情況。

  但來到真實賽場內,需要考慮的內容更多,不可能大包大攬把一切都扛在身上。

  隊友實力都很強,顧行很相信他們的判斷。

  剛開始刷野,便聽到小段的報備。

  “對面婕拉把眼位插在線草里,看樣子是還是要搶二級。”

  顧行對敵方下路的打算了然于胸。

  他這次沒交懲戒拿到的增益效果,而是嗑下一瓶復用型藥水,肉身抗住石甲蟲傷害將其刷完,向上來到紅BUFF營地。

  他能猜到Bang插下眼位的大致位置。

  也清楚自己暴露在敵方視野中。

  但是蕪所胃。

  顧行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對面下路推線速度不快,感覺我們不用技能都能撐到第三波小兵……”小段語速較快,卻也能讓自家打野聽清楚。

  具晟彬要專心操作,普通話還不太標準。

  因此下路的信息溝通基本都是靠段德良。

  “成,我先升到三級再說。”顧行趕路時抽空看中上兩路的兵線情況。

  侯爺拿到維克托后確實很穩,他能把英雄自身的強度發揮出來。

  相比之下瑞茲前兩級強度不如這版本的維克托,強行換血容易被對方的Q護盾傷害打爛。

  Faker只能把兵線放進來。

  上路龍哥則在壓制Duke的波比。

  杰斯這英雄現在的前期能力屬實離譜,基礎攻擊力沒被削弱,配上符文天賦簡直能吃人!

  “SKT推線的速度并不快,看上去是要囤兵進來……”小段的第三條提醒信息傳遞到隊內語音中。

  顧行勾起唇角,他懲戒F4,吃完鋒喙鳥成功升到三級,“下路穩一點,保好血量就行,別找對面拼。”

  說話間,他一路穿過中路奔向地圖上半部。

  橫跨河道,一頭扎進SKT上野區!

  解說臺上的海爾兄弟第一時間注意到顧行的移動軌跡。

  “小顧這路線有點刁鉆啊!”娃娃樂開花,“笨雞從上半區起手,打完石甲蟲和紅就往下走了,現在有一組鋒喙鳥沒刷,小顧可以收入囊中!”

  “不過他是怎么知道Bengi沒吃F4的?”

  顧行壓根不清楚。

  他甚至比上帝視角里的觀眾解說更晚得知笨雞沒吃鋒喙鳥!

  暫時沒有刷野的念頭,顧行用之前懲戒F4獲得的鷹眼真視BUFF確定周圍沒有視野,便蹲伏在SKT鋒喙鳥營地里。

  一雙眼睛死死盯著中路。

  “……小顧這是要抓中?”米勒終于看透顧行的想法,目光掃視小地圖,立馬夸贊起來,“是個絕妙主意,SKT對此沒有防范!”

  娃娃的關注點則在笨雞身上。

  “盲僧到下半區打完藍BUFF升到三級,然后跑到下路……”他看一眼即將前推進入VG下一塔的兵線。

  “笨雞這是要做反蹲嗎?”娃娃百思不得其解,“可剛才SKT插在VG紅區的眼位明明看到小顧往上走了!”

  這正是SKT的計劃。

  笨雞此刻胸有成竹,順著前推兵線蹲伏在下路線草里。

  他確定顧行會來下路。

  根據教練組以及他自己對顧行錄像的研究分析。

  笨雞確定顧行非常喜歡用回馬槍這招。

  典型案例就是當著眼位的視野往上走,而后折返回來,反方向抓人,打對手一個措手不及!

  這伎倆顧行在LPL里屢試不爽。

  因此笨雞故意布置了一個陷阱。

  Bang一級故意當著敵人的面去VG紅區做眼,就是一切的開端。

  當前版本,英雄前三分鐘就只有一顆飾品眼。

  Bang的第一顆眼位放在VG紅區。

  Wolf婕拉的眼位放置在下路線草用來幫隊友搶二。

  也就是說,SKT雙人組前三分鐘,身上都不會有眼位存在!

  更沒有可能去布置防Gank視野!

  偏偏SKT使用的還是伊澤瑞爾婕拉的強力推線組合。

  前期不可避免的要把線壓過河道!

  沒眼還推線靠前。

  笨雞和隊友把破綻賣出去。

  這么好抓,你顧行不用經典回馬槍招數?

  當著SKT視野的面吃完紅BUFF往上走,麻痹我們讓大家以為你真去上半區了,結果去上面刷完F4,繞一圈下來抓雙人組,多是一件美事!

  劇本都寫好了。

  顧行沒道理不來!

  因此笨雞速三趕緊來下路反蹲。

  有大量兵線的幫助,笨雞覺得下野3v3碰起來,自家肯定能獲得勝利!

  笨雞想到這里就覺得勝券在握,耐心潛伏在后面,等待獵物上鉤。

  結果等Bang把囤積起來的炮車兵線通通推進VG防御塔,也不見顧行的身影!

  正當笨雞納悶時,語音里突然傳來李相赫懊惱的聲音。

  “阿一西,雷克塞為什么在這里?”

  笨雞將鏡頭切到中路。

  就發現好兄弟李相赫正在中一塔內挨揍!

  兇惡的雷克塞通過挖掘隧道從上方SKT鋒喙鳥營地鉆出來,閃現頂起Faker!

  米勒聲線高亢有力。

  “升到三級的侯爺一套QE普攻打出雷霆,傷害相當炸裂!”

  “小顧的雷克塞前期輸出也很夸張,兩人幾乎不給Faker任何反應時間!”

  盡管中路兵線太短,不好囤積。

  但侯爺還是盡力存留了不少自家小兵。

  單人線英雄升到三級,需要吃到第3波炮車兵線的前三只近戰兵。

  侯爺囤線進塔時,Faker還差兩只兵才能升到三級!

  二級瑞茲能做什么?

  連一套連招都打不出來!

  顧行抓的就是這個突破口!

  最后一記E的真實傷害,在瑞茲落地后便立馬將其擊殺!

  “一血誕生!”米勒喜出望外,“小顧這局的Gank異常兇狠,開局不到三分鐘就獲取擊殺收益!”

  現場的VG擁躉喜笑顏開,紛紛敲擊著自己手中的熒光棒,為顧行出色的Gank喝彩!

  SKT隊內語音里陷入短暫沉寂。

  李相赫微微張嘴懷疑人生。

  這雷克塞……

  為什么不按套路出牌?

  笨雞眉頭一皺,感覺事情不太對勁。

  啥情況?

  是不是,哪里出了問題?

  “穩一穩,”李在宛和自家射手退到后方,想等兵線回推過來,現在沒事做還在安撫隊友情緒,“相赫你沒交閃就挺好。”

  李相赫表情嚴肅了不少。

  他只吃了兩波小兵,加上系統跳錢,經濟只夠買一雙草鞋,干脆掏出來加快回線速度。

  舞臺另一側,VG選手席則掀起一陣激動低呼。

  “真是神了!”小段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小顧你這Gank思路和之前根本不一樣!”

  段德良和顧行前后也打了幾十場正式比賽,和數百場訓練賽,對自家打野的回馬槍招數也習以為常。

  但顧行這次出擊的方向與果斷程度,和之前完全不同!

  “呵……”顧行笑的得意,“這局就給SKT來點真實的!”

  他徹底顛覆了先前的Gank思路。

  為的就是不讓SKT摸到自己的出擊規律,令對方無跡可尋!

  顧行刷完野,才臨時起意來中路動手。

  聽起來很荒謬。

  可有時卻有奇效。

  比如現在!

  我自己事先都不知道我要去哪一路抓人。

  確定Gank對象的時間,只比上帝視角的解說觀眾早知道10秒鐘!

  笨雞你要是能猜對,那算你的本事!

  顧行打的就是亂戰,把原有規律通通打破重來。

  這招師承的是他首個LPL訓練賽對手。

  綽號野王!

  玩的就是一個夢幻式打法,行蹤迷離不定,當時把顧行給坑的夠嗆。

  如今,他把這招用在笨雞身上!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