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164: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顧行次日中午起床翻看新聞時,發現網絡上的輿論已經徹底發酵。

  抗壓吧內的熱帖數量激增。

  VG這分組也太惡心了吧?

  跟SKT、G2和C9分在一起,能不能出線都不知道,難道又要一號種子16強?

  不公平不公平,重新抽!

RNG也好不到哪兒去啊,頭頂有老虎隊,下面還有CLG,人家可是MSI亞軍,皇族真不一定能鉆出來  就EDG的簽運最好,五大賽區最弱的一號種子TSM,稀薄斗帝血脈擁有者AHQ,還有個巴西外卡,豈不是鐵定小組第一?

  要是EDG在這種魚腩小組都沒法出線,我建議直接從美國橫跨太平洋游回國!

  國內網友對本次分組結果大多持悲觀態度。

  顧行此時翻閱兩眼床頭柜上的資料,只覺壓力山大。

  昨天晚上抽簽儀式之后,VG就把同組三支隊伍的情報調取出來,賽訓部成員人手一份。

  與大部分觀眾一樣,經歷過去年的滑鐵盧,LPL職業選手現在也對戰隊成績預期相當低。

  能出線拿到八強便稱得上及格,不用遭受過多輿論的指責。

  打進四強就算成功!

  然而VG面臨的困境,是如何進入八強!

  A組綜合實力毋庸置疑,是本屆世界賽普遍意義上的死亡小組。

  VG出線形勢岌岌可危!

  組內不光有世界賽雙冠王、今年的MSI冠軍得主SKT,還有C9和G2這對歐美雙雄。

  都說歐美撈比,實際上LPL目前也好不到哪兒去。

  去年世界賽,歐洲賽區涌現出OG、FNC這兩支進入四強的戰隊,比LPL成績要強上太多。

  盡管G2在今年季中賽成績不佳,頗有種內戰內行外戰外行的感覺。

  但終歸是歐洲賽區的春夏聯賽雙冠,沒有LPL觀眾會小瞧他們!

  至于C9,雖然身為北美三號種子。

  可他們實際上是夏季賽亞軍,只輸給豪門俱樂部TSM!

  在春天,C9還只是季后賽邊緣的隊伍,很難進入世界賽。

  俱樂部在季中轉會期買來一位重量級人物。

  S3全球總決賽冠軍上單Impact。

  頂級韓國雇傭兵的水平恐怖如斯,在北美如同核彈炸魚塘,效果立竿見影,帶著C9從季后賽邊緣直接沖刺到亞軍!

  坐擁Impact、Jensen和Sneaky的C9,實力不可小覷!

  更關鍵的是,VG目前只能拿到紙面上的對手信息,例如常用英雄、分均輸出、KDA之類的。

  這些數據作用真的不大。

  給賽事愛好者和解說那確實夠用,能快速掌握到隊伍的大致特點。

  顧行曾經看比賽時,也是主要瞄準幾項粗略信息。

  但是真正踏上職業道路后,他就意識到這些浮于表面上的數據無法為對局提供太多幫助!

  例如全世界的賽事愛好者都知道小花生的蜘蛛強,勝率和戰損比在韓國聯賽內遙遙領先。

  對職業戰隊來說,必須得清楚Peanut伊莉絲強勢的點在什么地方!

  小花生用蜘蛛更喜歡抓哪條路?習慣用怎樣的刷野路徑來度過前期?打團思路是激進切入還是穩妥的保后排?

  很多賽場內的細節點,是淺顯數據無法反映出來的。

  教練組和選手必須要看大量的錄像去分析研判,進行思路總結。

  問題在于,VG跟同組的另外三支戰隊真不熟!

  歐美就不用說了。

  由于地理位置和時差關系,亞洲隊伍在平時基本不會與他們約戰。

  剩下的SKT,還是靠顧行拉關系才打了兩三天訓練賽。

  等老虎隊拿到夏季賽冠軍,SKT以全年積分最高的身份保送世界賽后,他們就在Kkoma的帶領下跑去濟州島旅游,跟VG斷掉訓練賽聯系。

  而且按照慣例。

  在小組賽結束前,同組隊伍都不會約戰,以免泄露隊伍戰術。

  也就是說,VG能拿到對手的訓練賽資料少之又少,只能從他們的比賽里找尋敵方暴露出的蛛絲馬跡!

  樣本量太少。

  正常戰隊,整個夏季賽的正式對局不過40盤。

  其中還橫跨了7個版本,隊伍戰術風格隨著補丁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早先的對局根本沒多少參考價值!

  剩下有研究意義的比賽寥寥無幾。

  想要入手尋覓到對方的戰術漏洞破綻,可謂是難于登天!

  顧行長嘆一聲。

  翻身起床去洗漱,先不想這些煩心事。

  把硬實力提升上來才是重中之重!

  刷牙時他草草瀏覽貼吧,找到不少有意思的評論,權當是圖一樂。

微笑真是個帶惡人,眼見著WE沒進世界賽,就開始在抽簽上做手腳,呵呵,格局也就這樣了  笑死,達不溜叉要是真想搞事,他巴不得EDG先死,還會給Clearlove抽這種頂級簽?

  好簽,為什么說是好簽,EDG拿到小組第一,說不定八強抽其他組第二,能有LPL內戰,保一個四強出來!

  真不是我針對,微笑為什么用右手抽簽?左手不行嗎?

破案了,A組除去G2都有SKT的老熟人,VG的侯爺和C9的Impact都是SKT的前隊員A組別名《我與SKT那些年的恩怨情仇》,別說,我還真有點期待侯爺和Faker賽場碰面嗷  洗完臉,顧行拿出LPL化妝團隊推薦的爽膚水往臉上拍。

  期間接到了沈關山的視頻通話。

  “中午好啊,你吃過飯了?”顧行開門往樓下訓練室走。

  “對,”沈關山背著帆布雙肩包在校園里快步前進,“我和盼盼去學五食堂吃的雞腿飯,來之前就聽說挺出名的。”

  她晃晃手機鏡頭,給顧行看一眼身邊的顧盼。

  “你們兩個膩歪就成,別拉上我啊!”顧盼擺擺手很是嫌棄。

  沈關山笑著把畫面移回來,細聲細氣跟顧行報備下午的安排,“我4點有堂課,現在先跟顧盼去圖書館自習……”

  到北大近一周時間,她適應的很快。

  白天除了上課,沈關山都在圖書館和自習室里度過,晚上吃晚飯再學兩個小時,接著到五四操場慢跑鍛煉身體,最后回宿舍樓休息。

  對她來說,不用社交的地方就是天堂。

  沈關山現在連同學的臉都認不全。

  同級的數院學生,她只對室友、集訓隊和鎮中出來的同窗有印象,純粹的透明人。

  顧行對女友的性格習以為常,只是照常叮囑,“你注意下眼睛,感覺累了就多休息……”

  他從基地飼養員手中接過一杯牛奶,噸噸噸往嘴里灌。

  沈關山看著手機視頻里身穿白色運動衫的顧行,目光不由自主聚焦在他滾動的喉結上,不自然的摸摸白嫩耳垂。

  想錯開視線,思索片刻還沒裝作無事發生,目不轉睛多瞥了兩眼。

  “我今天得去外面買點膠帶之類的東西,簡單把床體人工修復一下,”顧盼在旁邊碎碎念,“北大的宿舍簡直了,為啥隔壁清華的那么好?”

  北大很小,各種意義上的小。

  校園面積不大,宿舍也是一樣。

  顧盼覺得她在寢室里分配到的空間,跟鎮海老家的小隔間差不多。

  而且北大宿舍上下床是標配,某些樓里的家具老化很嚴重,顧盼就是個老倒霉蛋,碰上了這種情況。

  每次睡前爬床都能體驗到搖搖晃搖的感受,時不時還會傳來咯吱咯吱的聲響。

  顧行稍稍安撫兩句,又同女友交流自己今天的安排,“待會兒先打兩局排位,下午紅米教練要開會,晚上有一組訓練賽……”

  講到這里,顧盼忍不住鼓勵他,“抽簽結果沒辦法改變,但你能拿聯賽冠軍,實力肯定不差的,要對自己有信心啊顧彳亍!”

  聽到前半句話,顧行還挺高興,結果妹妹最后非要補一句綽號,他微微揚起的嘴角都僵住了。

  幸虧沈關山及時開口,“世界賽前的版本跟夏季賽不一樣,強勢英雄更替,大家回到同一起跑線,勤加練習起步就比別人更早,自然有優勢……顧行你一定可以的。”

  她抿起嘴角,說這番話時一本正經,白凈臉蛋上寫滿了嚴肅。

  沈關山對英雄聯盟賽事的了解要比顧盼更深一點。

  但接觸時間還是太短,言語中存在常識性錯誤。

  每次版本變動,注定會有職業隊伍提前領先。

  雖說優秀的職業選手,深厚的英雄池是必備素質。

  然而大多數選手也不擅長該位置上的所有角色,其中必定有特別精通與非常不適應的英雄。

  像侯爺的巖雀就練不出來,要是把版本調整成黃雞冰女坐鎮中路,他估計能上天!

  不過顧行見女友這副認真模樣,還是領會了對方的好意。

  “晚上見吧,我得抓緊時間訓練……”顧行把杯中殘余的牛奶喝盡,揮手同兩人告別。

  他謹記明凱所說的要點,感情不能影響日常工作。

  特別是異地戀。

  好在沈關山不是戀愛腦,平時徜徉書海也挺忙。

  兩人約好中午和晚上吃飯的間隙聊天。

  職業選手的生物鐘和學生不太一樣,一天里只有這兩個時間點能湊在一起,而且不會耽誤正事。

  顧行推門進入訓練室。

  侯爺正在排位BP界面里猶豫要選什么英雄。

  “知勛吶,”顧行一屁股坐在自己的人體工學椅上,打開電腦的時候還在調侃侯爺,“來手黃雞,給對面展示下冠軍皮膚!”

  “哎一古(哎喲)……”Easyhoon嘟囔一句,不過他還是聽從顧行的建議,鼠標點擊沙漠皇帝將其鎖定下來。

  冠軍裝扮的沙漠皇帝出現在客戶端的中央。

  和往常年中就會發售的冠軍皮膚不同。

  今年的冠軍裝扮,比以往時候來的更晚一些。

  8月下旬才正式上線各大服務器。

  因為先前的那一版冠軍皮膚,沒出測試服就引起公憤!

  初版皮膚里,只有5款。

  缺少Easyhoon。

  在拳頭前幾年的冠軍皮膚設計里,都是五人組。

  也很少有奪冠隊伍讓替補上場。

  所以他們起初制作S5世界賽冠軍皮膚時,并未考慮Easyhoon,而是只做出五名成員的各自英雄。

  放到測試服時,玩家們相當不滿。

  拳頭初版皮膚的質量本來就一般,還漏了個人,這成何體統?

  成千上萬名玩家留言,要求把冠軍皮膚回爐重造,再把Easyhoon的代表角色放上來。

  拳頭不得已,重新考慮采納玩家意見,制作了英雄聯盟歷史上第一款替補冠軍皮膚,并聲稱今后奪冠優勝者團隊內的替補選手也會得到同等重視!

  現在的冠軍皮膚,也就是進行公開發售的次版形象。

  設計師為了不得罪玩家,顯然下了苦功。

  S5SKT冠軍皮膚的總體色調為藍白搭配,與當時選手隊服同色。

  而且在英雄細節與總體陣型上,也做過調整優化。

  如今從侯爺選用的沙漠皇帝冠軍造型中,也能窺探出幾分深意。

  來自恕瑞瑪沙漠的掌權者手持權杖,藏匿于瑞茲身后的陰影處,背對著畫面。

  正如2015年SKT輝煌歷史中的光與影。

  “有丶小帥……”顧行很是羨慕。

  他做夢都想在英雄聯盟里擁有一款屬于自己的皮膚。

  黃雞皮膚剛上線時,顧行還在國服客戶端里仔細端詳過。

  皮膚界面里有一行字——以此致敬Easyhoon在2015全球總決賽中使用阿茲爾的奪勝表現。

  侯爺下意識的晃動鼠標檢查符文天賦。

  他心情五味雜陳。

  拳頭當時在測試服里放出初版皮膚前,李知勛清楚自己沒有拿到皮膚的可能。

  往常設計師都會采訪冠軍選手,想要的英雄以及大致裝扮元素。

  他此前并未接受到通知。

  Easyhoon看到初版皮膚時,在心中就已經接受了這個現實。

  誰成想居然還有反轉!

  玩家們的聯合請愿,迫使拳頭做出改變,設計起他的黃雞皮膚!

  李知勛曾經在一篇媒體報到中,看到過有關他的形容,說他和S4世界賽的Pawn一樣,是某種程度上‘粉絲文化’的犧牲者。

  與李相赫同時代的中單,職業生涯都注定籠罩在‘Faker’這個ID的陰影之下。

  Easyhoon回想起S5世界賽半決賽,先勝兩局卻被換下場的自己,當時覺得如此評價頗有幾分道理。

  可在拳頭官推下看到玩家為他打抱不平的留言時,李知勛的念頭產生了動搖。

  這觀點目前想來,似乎也不全對。

  顧行沒再搭理陷入沉思的侯爺,觀摩完冠軍皮膚,他便動力十足,自顧自的開啟上分模式。

  韓服排位等待時間一如既往的漫長。

  顧行只得在國服打了兩盤排位,成功把鉆一賬號打到了大師晉級賽。

  眼見臨近下午兩點的開會時間,他停止排位再次瀏覽版本更新,與韓服數據網站對照來看,觀察有哪些英雄成為補丁后的寵兒。

  紅米看隊員都結束排位賽,便把自己打印出來的資料分發下去。

  “抽簽結果確實令大家始料未及,我也一樣沒想到會是這種結果,”他面露無奈之色,“但事已至此無法改變,必須得積極面對,小組賽的對手綜合實力都很強勁,咱們不能掉以輕心……”

  開場白過后,紅米便切入正題。

  “今天開會,主要討論的內容就是世界賽版本,”他簡短介紹,“官方明確給出的信息說明,世界賽會使用6.18版本。”

  領隊金文赫在旁邊兢兢業業做著翻譯,“目前國服還停留在6.17版本,不過韓服更新的快上一步,提前進入到6.18版本。”

  “我的要求是,在國服進入6.18版本之前,所有選手通通打韓服。”

  顧行舉起手來,示意自己有疑問。

  紅米預判到他要說什么,提前作答。

  “我知道現在韓服高端局人少,排位等待的時間會很長,可就算如此,現在還是要主打韓服,”紅米解釋道,“咱們得趕緊適應世界賽版本的節奏與英雄強度。”

  紅米畢竟參加過兩次世界賽,經驗相當豐富,“在座的各位有不少人沒參加過全球總決賽,我必須得強調一點,這和常規賽完全不一樣。”

  “常規賽我們使用的是聯賽制,長達兩個月的時間里,戰線拉的很長,基本兩個周就要更換一次版本,戰隊以及選手要迅速適應,但是對補丁內容不必研究過深,因為還沒等你研究明白,就會更換版本。”

  “世界賽則是典型的杯賽制,一個月,16支世界頂尖隊伍,圍繞著單一版本進行學習研究,誰能更快更精準的找到版本答案,誰就能走到最后。”

  紅米侃侃而談,“簡而言之,世界賽就像是強度驟然提升、形勢愈發復雜的季后賽,很考驗隊伍教練組的執教水平以及選手的綜合實力!”

  “教練要盡快抓住版本側重方向與適用戰術,選手則要適應節奏變化與更嚴苛的英雄池要求。”

  “要是國服韓服同時排位,固然練習場次多,但很多都是無用功,甚至會起到副作用,”他直言不諱,“因為兩個服務器使用的是不同版本,王者局里的感受格外明顯,英雄選擇和版本節奏是不一樣的。”

  顧行忍不住腹誹。

  紅米笑我不懂世界賽。

  怕是紅米不懂國服。

  自從艾歐尼亞七匹狼的主力玩家銷聲匿跡,電一王者局現在快要變成絕活哥的天下。

  群里的職業選手紛紛轉戰韓服。

  留下的小跟班和吾單,分別是獅子狗和泰坦絕活。

  絕活是什么?

  只要英雄不重做,對面還不ban,玩家就敢將其鎖定!

  版本變化對絕活哥的影響不能說近乎于零,也可以說微乎其微。

  不過顧行也就是在心里吐槽兩句。

  紅米畢竟更懂世界賽,自己就是個純純萌新,教練話事一準沒錯。

  “先跟大家講一下近3個版本的關鍵改動內容,”紅米示意選手們拿起剛剛分發下去的資料,“我和領隊在上面圈出了需要格外注意的點。”

  “上單位,龍哥有大喜事,船長被削慘了……”

  話音未落,朱小龍就樂開了花。

  按照Imp的評價,自家上單船長玩的跟籃子一樣。

  胖將軍這樣的叫地火海賊王,他是蠢萌散財童子。

  關鍵這英雄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學會的,必須要投入大量精力來提升熟練度。

  如今船長被削弱,朱小龍恨不得立馬開香檳!

  “基礎生命值少了40點,W橘子的藍量消耗增加,大招前期冷卻時間增加,傷害也遭到削弱,設計師這一刀非常重,船長這次世界賽很難有上場機會。”

  紅米的下一句話,就讓朱小龍揚起的笑容戛然而止。

  “慎也挨了一刀,被動護盾值有所降低,Q魂刃的百分比傷害直接降低1,”紅米做出判斷,“這會讓慎在面對納爾等角色時的作戰強度嚴重下降,拿到線權的難度比原來高上不少。”

  “眾所周知,慎的強力支援建立在線權的基礎上,沒有兵線處理的主動權,強行支援很難獲得收益,甚至有虧損的可能!”

  慎在前中期的強勢階段,能從他手上占到便宜的對位角色少之又少。

  暮光之眼有位移嘲諷,帶百分比傷害和護盾,有W劍陣可以抵擋普攻,機制相當強大。

  上路的主動權讓他有足夠的空間去施放大招支援隊友。

  然而在補丁上線后,慎的游走援護能力被間接削弱!

  龍哥見自己擅長的英雄慘遭毒手,自然滿心不爽。

  不過仔細一想,倒也能李姐。

  在傳送引導時間變為4.5秒后,慎就一直主宰上路食物鏈。

  挨刀在情理之中。

  “我認為船長和慎這種擁有遠程支援隊友能力的上單被削弱,會讓上單生態環境變得閉塞……”紅米退役前就是上單選手,對這個位置的理解很深。

  甚至教導的幾名上單風格都很像。

  “而上單自身無法支援,傳送的援護功能又被削弱,會讓上下兩條邊路更強調對線能力,”他說出自己的理解,“誰能贏得對線,誰就能拿到前期優勢,而不是想原來那樣玩聯動游走。”

  朱小龍很認可自家主教練的看法。

  “況且邊路對線角色要迎來了一輪洗牌,杰斯的增強非常明顯,錘形態E的藍耗降低,看上去沒那么關鍵,畢竟不是主升技能,但R墨丘利之錘的強化攻擊系數從法強轉化為戰斗力,可以說是大幅度提升強度!”

  紅米看向龍哥,“杰斯你會用,但熟練度顯然不高,最近一定要多練,我們爭取不在這個點上浪費ban位!”

  “還有蘭博,這英雄1v1對線強度并不弱,你千萬不要荒廢,經常在排位賽里練習維持下手感……”

  朱小龍連連點頭應聲。

  紅米這才將視線移向顧行。

  “盲僧6.18版本又迎來一輪增強,W鐵布衫的生命偷取和法術吸血效果,全等級增加5!”

  顧行知道這意味著什么。

  在夏季賽尾聲,李青金鐘罩的護盾就得到數值加固。

  如今再增強吸血能力,儼然要變成戰士里的佼佼者!

  “另外,雷克塞、酒桶都被砍了一刀,古拉加斯的E肉蛋蔥雞冷卻提升,R爆破酒桶的到達時間從原本取決于距離,變成了固定時長。”

  顧行低頭注視著版本更新資料。

  酒桶的改動非常重要。

  由于原先R爆破酒桶近距離施法沒有任何延遲,啤酒人用肉蛋蔥雞撞到對手后,可以跟普攻再接R把人炸回來。

  現在這招行不通了。

  撞到人就必須交R,否則對方存在施放閃現等位移技能逃生的空間!

  “我認為男槍豹女這對野核英雄會成為世界賽的野區霸主,兩者之間的具體強度高低還是要看訓練賽和服務器高分段的表現……”顧行如此說道。

  男槍是好打盲僧的,這是他相較于豹女的優勢。

  但刷野速度慢,入侵能力差,前期滾雪球能力不如奈德麗。

  游戲環境很復雜,很難用三言兩語解釋清楚。

  紅米依次同其他選手講解分析補丁內容,最后說到口干舌燥方才停下來。

  “我給你們畫出的訓練重點,只是基于補丁的判斷!”他最后解釋,“具體情況,要隨著游戲生態的演變不斷改進補足!”

  “別愣著了,趕緊行動起來,咱們時間不多!”紅米激勵隊員加緊訓練。

  請:m.xsheng艷8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