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150:冷靜且自信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望著尚有小半截血量的盲僧以及身邊的紅BUFF,廠長知道自己失算了。

  當前版本的懲戒本身不具備回血效果,只有目標是紅BUFF才能回復生命值。

  Clearlove來這里蹲伏時,周圍只有鋒喙鳥一組營地。

  誰成想顧行先是清掉小鋒喙鳥升級提升血量,VG的紅BUFF又突然刷新,給了操作空間!

  廠長心中洶涌殺意瞬間被一盆冷水撲滅。

  他之前用破土而出頂起過顧行。

  也就是說,在10秒鐘之內,自己都無法再度擊飛李青!

  此刻Clearlove的傷害短時間內并不足以擊殺盲僧!

  他知道龍哥的蘭博已經消失在上路一段時間,想來是往戰場跑。

  廠長第一時間做出的反應就是后撤,去找從中路趕來的小學弟匯合。

  否則再拖下去,沒有閃現的自己將無路可逃!

  然而現在輪到顧行的回合!

  他望著扭頭后撤把屁股漏給自己的虛空遁地獸,氣就不打一處來。

  想逃?

  至高之拳的赤腳盲僧用力抬起右腿,狠狠踹向雷克塞!

  動作中金光閃爍。

  盲僧穿過挖掘機的身體,來到對方身前。

  猛龍擺尾!

  雷克塞的身體不受控制,被擊飛到半空中,遠離中路倒向上方位置。

  下一瞬,天空中灑下一排火箭彈!

  R恒溫灼燒!

  “龍哥及時加入戰斗……大招灑下的位置相當完美!”米勒贊嘆不已,“廠長很難跑了!”

  顧行R閃將雷克塞踢到上方遠離小學弟,同時讓它貼近龍哥。

  蘭博恒溫灼燒在極限距離灑下。

  野區本就狹窄,一排火箭彈成功封堵住廠長的退路!

  顧行的天音波再度轉好,踢上去將雷克塞血量壓殘!

  最終蘭博大招的持續傷害收掉了虛空遁地獸性命!

  支援而來的小學弟看到這一幕,卻無能為力。

  顧行借助二段回音擊來到廠長身邊,實現了位移逃生。

  Scout根本追不上他,只得任由顧行安全后撤!

  看臺上的VG支持者激動不已,制造出夸張至極的助威聲浪!

  “這波反野Clearlove把自己搭了進去,野區徹底陷入劣勢!”

  娃娃很是興奮,大聲叫嚷道。

  廠長看著黑白屏幕,手掌扶額內心慌亂無措。

  他入侵野區的打算是要擊殺顧行,盲僧出提亞馬特固然刷野效率更高,可也意味著關鍵裝備成型速度會慢上一些——畢竟李青不會先合成九頭蛇,肯定要做戰士打野刀。

  只要能在盲僧剛購買提亞馬特的節點將其送回泉水療養,節奏就會斷檔!

  廠長原本以為這是必殺之局,還拉上Mouse船長大招想要給顧行上一課。

  可惜計劃并未成功,還搭上了自己的一條性命!

  偷雞不成蝕把米。

  Clearlove都能預想到接下來自己會面對什么。

  EDG隊伍語音里陷入沉寂。

  唯有場館內浩浩蕩蕩的歡呼聲勢越過隔音阻礙,縈繞在眾人耳畔!

  “冷靜一點,咱們這局拖到中期能打的……”Meiko盡力安撫隊友情緒,“明凱你等等來下路,我閃現轉好了可以搞一波事!”

  廠長深吸一口氣,田野提出的計策是目前的最優解。

  他別無選擇。

  反觀另一邊,顧行聆聽著臺下震耳欲聾的躁動聲響,一時間心潮騰涌飄飄欲仙。

  隊友一聲聲鼓舞慶賀傳入耳中,他神情振奮不已。

  劫后余生的喜悅充斥心間。

  顧行很清楚,要不是紅BUFF恰好刷新,自己大概率要交代在野區。

  廠長對野區營地的敏銳嗅覺險些令他吃了大虧!

  旋即涌上心頭的是憤怒。

  差點栽了跟頭的顧行想要找回場子,對敵方開展一系列報復性行動。

  首要目標就是Mouse。

  一是因為船長比較好殺,顧行這盤也樂于幫龍哥建立優勢。

  二是Mouse的閃現還沒轉好。

  上次他交出閃現,是配合廠長的雷克塞強抓龍哥,時間點是3分34秒。

  即使攜帶了洞悉天賦可以減少15%的召喚師技能冷卻,閃現也要4分15秒才能轉好!

  也就是7分49秒。

  如今比賽時間七分半。

  還差十幾秒鐘,Mouse就將擁有閃現。

  足夠用了。

  看似顧行與龍哥的大招都已經交過,不足以擊殺船長。

  但他認為Mouse也是這么想的。

  適逢閃現即將冷卻完畢的節點,Mouse想必會放松警惕。

  對顧行來說,這反而是絕佳機會!

  “Virtue馬不停蹄向上路趕去,龍哥提前一步回線,已經攔截住了Mouse,并且同他交火對拼!”

  Mouse本來想趁著朱小龍去野區幫忙,自己把兵線趕緊推過去,創造出一波回城補給的時機。

  畢竟他的傳送沒有轉好。

  想要不虧兵回城的話,就必須把小兵全部推到VG上一塔內!

  但是龍哥回線后打法激進了不少,阻撓推線的過程中雙方還發生了摩擦。

  Mouse起初懷疑過是不是顧行要來抓自己。

  但他略一思忖就覺得不可能。

  顧行生命值不多,所剩不過三成上下。

  這血量你敢來抓我?

  Mouse只以為是龍哥故意卡線,不想讓自己順利推完兵線回城補充裝備。

  當他看到出現在上路三角草叢的顧行時,才意識到情況不對。

  不是,你怎么敢的啊?

  Mouse想不明白。

  “蘭博開啟破碎護盾向前,黃溫Q灼燒傷害非常高!”米勒逐漸提升語速,“Mouse在后撤路上布置了炸藥桶,想要威懾小顧不敢向前!”

  顧行嗑下最后一瓶復用型藥水,直接踢了一腳天音波!

  Mouse還想回身扭躲。

  但龍哥電子魚叉施加的緩速效果,令他只能眼睜睜看著天音波踢中自己!

  顧行并沒有第一時間上前。

  而是在原地等待。

  米勒恍然大悟,“船長現在進退兩難!”

  “盲僧只要不觸發二段回音擊,船長就不敢離開自己布置的炸藥桶范圍!”

  沒有火藥桶的傷害,李青根本不怕普朗克!

  “可要是在原地沒有動作,后方蘭博的燒烤傷害也不是船長能承受的!”

  Mouse咬牙向后撤。

  他留在原地就是等死。

  只有向塔下繼續撤退,才有一線生機!

  好在手里還捏著一個炸藥桶。

  如果盲僧飛上來……

  召喚師峽谷中,在船長遠離炸藥桶的那一刻,李青就觸發回音擊,一腳踢上前!

  “小顧飛了上去!”娃娃抬頭紋都冒了出來,嗓音激昂有力,“膽子是真的大!”

  盲僧血量之低,讓他都懸起了一顆心。

  Mouse目光一沉,飛快朝不遠處的1格血炸藥桶射出Q槍火談判!

  船長抬槍射擊的瞬間,他又在自己腳下擺放最后一只炸藥桶!

  兩只桶子之間的火藥引線證明了彼此之間的緊密關系!

  二連桶!

  Mouse船長熟練度非常高,二連桶對他而言不過是有手就行的基本操作。

  只要火藥桶能炸到盲僧,再補上一刀被動……

  說不定能反殺!

  可是接下來殘酷無情的事實卻讓Mouse明白,什么反殺,不過是錯覺罷了。

  槍火談判即將引爆遠方的炸藥桶。

  而在回音擊的途中,一顆真眼出現在側面。

  盲僧W金鐘罩摸到眼位上。

  竟是在千鈞一發之際躲開了船長的二連桶爆炸!

  看臺上的驚呼聲連綿不絕。

  Mouse霎時間慌了神。

  船長的EQE二連桶中,Q槍火談判有彈道軌跡,攻擊遠處炸藥桶,從施法到引爆必然會有一定間隔。

  顧行完美利用機制,手速飛快愣是摸眼打斷回音擊,避開了火藥桶爆炸傷害!

  如今QE兩個技能全部交光,只靠被動火刀,他要如何反殺盲僧?

  “小顧E天雷破接提亞馬特,二段E摧筋斷骨緩速到對手,追上前再抱以老拳!”

  Mouse吃下橘子回復血量解除負面緩速狀態,可后方蘭博已經追了上來!

  “龍哥的電子魚叉命中,紅溫狀態下普攻傷害奇高!”

  高達波比一鉆頭下去,將船長血條清空!

  臨死之時,普朗克的閃現還剩7秒鐘轉好!

  Mouse懊惱無比。

  娃娃懵怔一瞬,只覺不可思議,“……小顧這也太自信了吧?他就不怕被Mouse反殺?”

  在他看來,盲僧殘血抓上,無異于賭博行徑!

  只不過最終顧行靠著精準預判與超快的反應速度,愣是操作成功!

  攝像機鏡頭下的他按下B鍵回城,笑容燦爛意氣飛揚。

  現場時刻不停的嘈雜躁動聲勢如同在顧行心底燃起了一團火焰,令他自信心迅速膨脹。

  更別提從開局到現在,VG的三板斧結結實實砍在EDG身上,零星的反擊也在陰差陽錯下成功處理壓制。

  顧行如今狀態火熱,頗有種愈戰愈勇的態勢!

  看臺上熙熙攘攘。

  顧家父母不知道兒子操作的含金量,但是看周圍觀眾爆發出的叫好聲,自己也情不自禁鼓掌喝彩。

  沈關山揮舞著手中的應援條幅,其上的‘Virtue’簽名花體字隨之飄揚。

  顧盼受到現場氣氛感染,同樣用力敲擊著手中的熒光棒。

  通過半空巨型漏斗屏看到神采飛揚的顧行,眼中不由得染上幾分艷羨。

  “Mouse這次陣亡損失非常大,沒有傳送的情況下,復活再回線想來會虧損至少一波斌炫,”米勒說的頭頭是道,“更重要的是,龍哥手握三顆人頭,接下來他要如何對線?”

  明明是Clearlove先來的……

  Mouse不知所措。

  朱小龍陣亡一次后,連砍三顆人頭,這次回城眼見著連蘭德里的折磨都快做出來了!

  他感覺大面具并未裝在蘭博的裝備欄里。

  而是戴在了自己臉上!

  “廠長跑到下路,想要配合己方雙人組Gank……”

  Meiko見自家打野落位,縮在草叢里的他毫不猶豫,操作牛頭人閃現出來WQ直奔具晟彬而去!

  可是在牛角即將頂中燼的一剎那。

  又一道金光閃爍!

  臉上真真戴著面具的戲命師躲開了牛角沖撞。

  牛頭酋長后續的Q大地粉碎掄了個空,倒像是在給空氣磕頭!

  “好快的反應!”娃娃倒吸一口涼氣,幫全球變暖做貢獻,“阿利斯塔的閃現WQ被躲開,Imp這操作也太狠了!”

  具晟彬露出經典的小惡魔笑容。

  時隔一年,他重新來到LPL最強對決的舞臺上,同樣心潮洶涌澎湃!

  Imp苦苦復健,等的就是這一天!

  看到牛頭酋長因自己的極限反應而呆愣在原地的模樣,具晟彬還惡趣味的驅使燼在原地跳起了踢踏舞!

  “廠長還不打算放棄,E挖掘隧道試圖向前,卻被小段的巨魔用柱子卡斷!”

  “EDG失去了繼續追擊的能力,Deft的寒冰由于先后虧損了太多經驗,至今尚未升到六級,也沒有更有效的留人手段!”

  開局被逼閃,又因為Meiko血量被打殘而只得龜縮二塔前虧兵,后續廠長解線又分攤了兵線經驗……

  金赫奎如今經驗條才五級過半。

  他能提供的幫助就是在后面施放W萬箭齊發幫忙緩速,令VG雙人組無力再追。

  “EDG現在節奏全亂,他們找不到對方的突破口!”

  賽事直播間里的VG粉絲耀武揚威,在聊天頻道里瘋狂的上嘴臉。

  我滴個乖乖,Imp這是什么怪物反應?

  不會有人覺得小婊砸是彩筆吧?打聽打聽S5LPL誰是爺!

小顧那反應也夠離譜的  兄弟們有掛!

  首局已經結束了,EDG這套中期陣容拿頭翻這么大的劣勢?

  顧行回城后做出了考爾菲德的戰錘。

  此刻他裝備甚至比雙方中單還要豪華!

  出門后直奔下路!

  “Virtue順著兵線往下走……這條路線可不好抓人吶。”娃娃想不通顧行的思路。

  從塔后出現的話,EDG雙人組定然有所警覺。

  Gank成功率勢必會低上不少。

  但很快他就知道顧行這么做的原因了。

  “寒冰射出E鷹擊長空,想去探查VG的下野區!”

  無人機劃破長空,一路向前點亮了VG下半張地圖里的野怪。

  EDG雙人組如今陷入巨大劣勢,視野自然無法布置出去。

  廠長方才來到下路抓人未果,他身上也沒有多余眼位——出挑戰懲戒的Clearlove距離自己的眼石還很遠,身上的真眼在F4草叢蹲伏顧行時還使用過了。

  在此之前光靠黃色飾品眼,完全不足以提供穩定而全面的視野!

  他們只能靠寒冰的鷹靈來偵測敵方打野的動向。

  Deft肯定要去探查VG下野區,不可能把寶貴的鷹靈用到探測VG下塔后有沒有敵人。

  顧行正是抓住了金赫奎的思維慣性。

  他偏要順著兵線來抓人,打EDG雙人組一個措手不及!

  果不其然。

  金赫奎發現VG下野區的野怪尚未被人染指,也沒有看到顧行的行蹤,只以為對方還在上半區。

  給隊友發出信號提醒,千萬謹慎小心。

  結果先前待在后方的小段突然開啟W冰封領域上前,冰柱頂在牛頭人身后,成功卡住他的位置!

  “燼的致命華彩成功將牛頭定在原地……小顧從塔后位置趕了過來!”

  顧行W金鐘罩位移到巨魔身邊,天音波抬手正中被嚴重緩速的阿利斯塔!

  巨魔輔助的霸道之處顯露無疑。

  主E的特朗德爾冰柱冷卻很短,而且緩速幅度極其夸張!

  沒有閃現的Meiko動彈不得!

  “Virtue二段回音擊跟上,盡管被Meiko用大地粉碎擊飛到半空中,可是這也無法拯救他自己的性命!”

  田野想逃跑,就必須得繞過冰柱。

  期間身板并不算肉的牛頭酋長吃到了VG下野三人集火,血量飛快下滑!

  “Deft看也不看自己輔助一眼,趕緊向后逃跑!”

  金赫奎知道現在不是留戀的時候。

  倘若再不后撤。

  不光是Meiko。

  就連他自己也得把性命交代掉!

  給Meiko抬一口治療術,既表示自己盡力了,順便也能讓自家輔助多抗一點傷害,為他的逃跑創造空間。

  可惜顧行早就下定決心,不打算放Deft安生離開。

  “噗噗我往前給你視野,你開大招留人!”

  顧行說話間,便向前窮追不舍。

  Deft駭然失色。

  尚不等他做出什么反應,在Meiko回泉水療養的那一刻,恢弘的背景音樂便響徹召喚師峽谷!

  戲命師抬起狙擊槍,將寒冰納入自己的狙殺范圍之中!

  破空聲在廣州國際演藝中心內出色的音響效果下,回蕩于場館內部每一名觀眾的耳側!

  “Deft扭腰走位躲開第一槍……不過Imp明顯是在封走位,讓他無法順利逃回塔下!”

  顧行雖然沒買草鞋。

  但盲僧的基礎移速放眼全聯盟也是數一數二的存在,不知道比艾希高到哪里去了!

  眼見著顧行越發靠近,金赫奎萬般無奈,只能交出閃現回塔,同時躲開燼的第二發超級子彈!

  然而Imp槍管里還有兩發。

  足夠送Deft回泉水面見Meiko!

  嗤的一聲,子彈穿入艾希體內,施加緩速造成不菲傷害。

  Imp見子彈命中,緊接著射出最后一槍!

  “寒冰扭腰不及未能躲開,Virtue已經進入EDG下一塔的射程,他摸眼貼近,天雷破跟提亞馬特!”

  盲僧毫不講道理的一套連招,后續的二段E摧筋斷骨,更是斷絕了Deft逃生的最后一絲可能!

  “小顧天音波貼臉命中,二段回音擊斬殺艾希!”

  娃娃聲調高亢,“EDG快要崩盤了啊!”

  小學弟此刻終于發力。

  他見顧行跑到下路去抓人,自知無法拯救隊友。

  索性推掉中路兵線,再朝上路狂奔,試圖去抓龍哥的蘭博!

  可惜朱小龍抗壓一直有一手。

  他見己方在下半區取得優勢,而小學弟突然從中路消失,想來是配合廠長來搞自己。

  二話不說,立馬向后退縮,打算跑到上二塔前的自閉草叢里避難。

  Mouse眼睜睜看著他向后退。

  自己的R加農彈幕尚未轉好,距離稍遠就難以留住對方。

  “廠長從半路殺出,還想阻攔龍哥!”

  朱小龍壓根不怕他,回身開破碎護盾積蓄至黃溫,Q縱火盛宴沖著雷克塞一通燒烤!

  即將做出大面具的蘭博如今發育超前。

  符文加上小面具的法術穿透,傷害令挖掘機叫苦不迭!

  “Scout來不及趕到戰場,只能跟隊友一起去拆除VG的上路一塔!”

  導播還花哨的整了個分鏡。

  同時將峽谷上下路的一塔處境放置在一起,讓觀眾可以清楚看到雙方的推塔速度。

  “還是VG要更勝一籌,下野三人先行一步,準備推掉一血塔!”

  即便Imp的燼推塔效率一般,但終歸也是ADC。

  雖說巨魔目前Q利齒撕咬無法攻擊防御塔,不過顧行的盲僧可以用技能刷被動疾風驟雨提升攻速,三人倒是率先吃到一血塔的賞金!

  顧行瞥一眼兵線,思索片刻就做出了決定,“咱們把小兵推到對面二塔里面,讓EDG虧的更慘一點!”

  EDG雙人組在復活后,前往中路補線,去吃小學弟來不及吃掉的小兵。

  不然中一塔要被侯爺的吸血鬼磨出缺口。

  可是這樣一來,EDG下路就陷入了暫時無人防守的窘境!

  顧行這般將兵線全部送入敵方下二塔,絕對會讓EDG損失慘重!

  而且把兵線送進去,制造回推線也不算困難。

  到最后VG也不會吃虧。

  廠長切屏目睹了顧行的推線舉動。

  心里面很不爽,卻沒有什么還擊的能力。

  如法炮制無異于東施效顰。

  龍哥的蘭博還在自閉草叢里待著,把兵線通通送進去,只會讓高達波比吃得飽飽的。

  思前想后,廠長覺得反正一血塔已經沒。

  他們還不如借題發揮,讓VG上一塔多存活一陣子,把塔下的EDG小兵吞吃干凈。

  順勢布置一波回推線,讓VG也品嘗一下難受的滋味!

  不過防御塔吞掉大量小兵是需要時間。

  廠長與小學弟又不可能一直陪在這里。

  他們見VG上一塔的血量被磨損的差不多了,便將其交給Mouse來處理。

  要是自家上單選擇的是大樹,這座防御塔經濟廠長絕對要做主讓渡于小學弟身上。

  但Mouse這局使用的是船長。

  沒有足夠的經濟支撐,普朗克在中期發揮不出作用!

  廠長腹誹兩句,只望Mouse好好表現,不要辜負自己的信任。

  結果雙方換線期一開始,Mouse就送上了一份驚喜!

  “小顧在推完塔后,在EDG下一塔廢墟的側后方草叢里做下了一顆假眼!”

  沒人刻意來掃除此處的視野。

  Meiko跑到上半區護著雙C,而Mouse自己只帶了一顆真眼,還放在下路三角草叢里。

  這導致顧行之前放置的眼位并未被EDG發現!

  在Mouse將下路兵線帶到EDG下一塔廢墟處時,側后方草叢里就亮起了傳送旋光!

  來自朱小龍的蘭博!

  “龍哥這個傳送位置是打算吃肉!”

  米勒一眼便瞧出了他的企圖。

  這確實是絕佳機會。

  廠長的雷克塞正在上路幫自家雙人組。

  峽谷下半部,只有雙方上單存在!

  “蘭博落地,開破碎護盾加速向前燒烤!”

  Mouse被烤了短短一秒鐘,血量就下降了一大截!

  定睛一看裝備欄。

  當他發現蘭博背包里躺著蘭德里的折磨,頓時便沒了反打的心思!

  “Mouse還想要閃現撤退,龍哥灑下大招,閃現跟上繼續火烤!”

  機甲的噴火器瘋狂傾注著火焰。

  鉆頭不停戳刺著普朗克!

  “單殺!”

  娃娃忘我大喊,“龍哥要無敵了!”

  VG隊伍語音里一片歡騰盛景!

  “打的好啊龍哥!”顧行樂開了花。

  他儼然受了現場氣氛的影響,嗓門都大了起來。

  “漂亮!”Easyhoon眼前一亮,“龍哥厲害!”

  隱身發育了12分鐘的侯爺知道自己目前只能在對局內給隊友提供除幫助外的一切支持。

  因此贊不絕口吹捧兩句,也算有點參與感。

  “哪兒有,”朱小龍笑得合不攏嘴,還不忘謙虛,“得虧小顧三番兩次幫忙,我才有的優勢,就連這顆傳送眼都是他布。”

  龍哥知道自己起初被廠長抓死時的日子有多難熬。

  顧行的幫助猶如雪中送炭。

  直接來了兩次Gank,還把野區對拼中的雷克塞人頭讓給了自己。

  令龍哥感激涕零。

  “確實,我分1/3功勞不過分吧?”顧行樂呵呵來一句。

  而后便突然收斂了表情。

  “侯爺你看我一下!”

  他說話間找到了機會。

  從側面陰影角落里里一發天音波命中辛德拉。

  回音擊飛上前去,待辛德拉用出RE連招以求保證暈眩自己,侯爺疾跑向前,R血之瘟疫也鋪撒在小學弟身上!

  VG中野的一套連招將辛德拉灌成殘血!

  “推中一塔,段哥你來幫忙!”顧行抓住了EDG暴露出的漏洞,“辛德拉沒血沒大招,肯定得回城補給,他們中路少人的!”

  Scout別無他法。

  要是他不交大招,單純使用EQ,很有可能被顧行側身摸眼位移躲開。

  為了保險起見,他只能用RE的天女散花式推球,三顆暗黑法球丟出去以確保擊暈顧行,來庇護自己的安全。

  但小學弟依舊避免不了血量漸殘。

  他不得不回城,否則將有性命之憂。

  回城補給再出來,前后耽誤半分鐘都是少的!

  中路線權讓給VG,主動權也淪落敵手!

  “我把中路周圍視野布置一下,咱們可以拿一條小龍!”顧行思路清晰。

  他將人數差優勢發揮的淋漓盡致!

  具晟彬孤身一人在上路守線,兩朵蓮花陷阱與曼舞手雷,就將兵線處理的七七八八!

  EDG連兵線都推不進來,更別提去輻射野區!

  廠長無奈放任顧行反掉自己的F4!

  “EDG中一塔血量只剩一半,Virtue控下本場比賽的第一條土龍!”

  這一波表面上沒有獲得更多的實質性收益。

  可顧行知道,峽谷亂不亂,現在就是VG一句話的事!

  “小顧跑到上路抓人,順便將上河道的眼位清理一空!”

  這次抓人沒有成功。

  可顧行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要的是把上路兵線推到EDG上塔內。

  如此鎮守上路的VG雙人組將擁有一次提前離線游走的機會!

  “Imp跟在小顧身后往下跑……”

  “VG集結重兵,想要拆除對方的中路一塔!”

  這是EDG最為重要的防守大閘。

  他們不想輕易放掉。

  可是VG迅速集齊眾將,EDG中路防守力量相對薄弱,人數稀缺,小學弟的辛德拉還沒有大招!

  “一番拉扯下,燼一槍點掉了EDG的中一塔!”

  米勒連聲贊嘆,“VG這手運營可以的啊,充分運用了自身優勢,不費一兵一卒,白白推平對方中一塔!”

  在大部分觀眾眼中,EDG就是當前LPL聯賽的運營標桿。

  VG能從他們手中討到便宜,足以證明運營水平的強大!

  “段哥咱倆還是控中路視野,上路兵線慢慢放進來,噗噗你去上二塔前吃線吧,回城就再把線換過來!”顧行有條不紊的安排。

  接下來Imp的燼帶著小段跑到中路,與對方的雙人組對峙。

  中單跑去上路,上單則在下路繼續發育。

  “VG三線優勢,但他們沒有把兵線全部推過河道!”

  下路的龍哥還把兵線控在自家下一塔前。

  他知道隊伍這段時間主攻上半區。

  顧行沒時間來管自己。

  要是推線過深,龍哥感覺沒有閃現的自己會有性命危險。

  控在下一塔前,有防御塔的庇護,光靠R恒溫灼燒的傷害就夠對面喝上一壺!

  反正現在沒有小龍,他這么控線也不會讓VG丟失中立資源。

  “VG這運營水平比EDG要強啊!”娃娃都看明白了,“廠長找不到什么可以主動出擊的機會!”

  即便是從上帝視角出發,VG的運營思路依舊嚴謹密不透風。

  要知道現場比賽與觀賽的視角截然不同。

  從上帝視角都找不到明顯破綻,對EDG賽場上的五名選手來說就更加困難!

  與SKT的訓練賽初見成效,VG盡管只學到了一部分皮毛,就足夠應付LPL級別的比賽。

  廠長如同困獸猶斗,只能拉著隊友一遍遍發起團戰,試圖用團戰撕開VG的缺口,再把視野與兵線處理的主動權搶奪回來。

  可惜沒成功。

  “巨魔冰柱卡位,燼開啟大招,蘭博R恒溫灼燒傾灑而下!”

  封路,燒烤加上狙擊槍射擊。

  VG陣容的優勢之處徹底展現出來!

  EDG毫無還手之力!

  發育極好的蘭博光靠大招,就能把EDG眾人血量壓低到一半!

  “比賽來到23分鐘,VG打算開大龍,逼EDG過來接團!”

  廠長看著黑黢黢的河道,只能下達了放龍的指令。

  光靠寒冰的鷹擊長空,根本無法填補視野漏洞!

  納什男爵的絕望嘶吼聲傳來。

  首局比賽的勝負天平徹底傾斜!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