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160:出征儀式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顧行掏出手機,心里覺得喻文波還是Too誘ngtoosimple。

  沒見過大風大浪,一點風吹草動就慌的不行。

  能不能像我一樣穩重點?

  當他打開斗魚賽事直播間,才意識到原來是自己見識太淺薄。

  賽制出了大問題。

  由于LPL今天要打兩場冒泡賽,因此開戰時間很早,午后12點比賽就已打響。

  香蕉計劃和LPL官方的想法乍一聽沒貓餅。

  每個BO5都打滿,一盤給你留一個小時,時間夠寬裕的吧?

  滿打滿算,10個小局打到晚上十點也能搞定。

  完美!

  只能說夢想很美好,現實很骨感。

  官方自始至終都沒明白一個關鍵點。

  同樣的BO5冒泡賽,LPL與LCK亦有差距!

  人家韓國聯賽,確實可以做到滿打滿算5個小時一場BO5。

  目前的LPL可不行。

  因為有暫停!

  香蕉計劃初次承辦LPL,設備管理只能用差的一塌糊涂來形容!

  隔三差五就要出問題,選手被迫中斷比賽。

  原本在虹橋天地時就經常出問題,初次來到廣州組織現場萬人觀賽級別的五周年活動,香蕉計劃的籌辦更是漏洞百出!

  午后12點20開啟BP,現在過去近八個小時,第二場BO5的首局竟然還沒打完!

  “乖乖……”朱小龍咋舌感嘆,“幸好咱們昨天沒出事,要不然也忒搞心態了吧?”

  VG這個夏季賽遇到的暫停事故并不多,只有常規賽面對GT時出現過耳機語音問題,耽誤一刻鐘便恢復正常。

  昨天的決賽更是順風順水,沒整出什么幺蛾子。

  但今天的冒泡賽隊伍可就沒這么幸運,一個個都是老倒霉蛋。

  早些時候花費7個小時才打完第一場BO5,頻繁的暫停立大功,至少拖延了1/3的時間!

  “這么打下去哪有感覺吶?”小段目光中流露出幾分憐意。

  籃球賽事中碰到狀態火熱的球員,對方教練有時會故意叫暫停,打斷節奏拖延時間,等球員手感冷下來再比賽。

  英雄聯盟沒有人為暫停功能。

  可是碰到設備問題,只能被迫停止對局。

  當己方進攻連番得手即將起勢,結果比賽突然中斷,那種感覺絕對令人抓狂!

  在場的各位都是職業選手,設身處地感同身受。

  “等等……要是這場BO5也打滿,豈不是要等到晚上12點?”顧行察覺到華點。

  打滿的話,還有四個小局。

  就算后續沒暫停,也差不多打到凌晨時分!

  “十二點真能結束嘛?”具晟彬眼見SSG拿到LCK最后一張世界賽門票,如今正開心的啃乳豬,嘴里含混不清的說,“很藍的啦!”

  反正VG隊員都吃的差不多了,干脆坐到沙發上扎堆看比賽。

  顧行瞅了眼賽果,“第一場蛇隊3:2先戰勝IM……”

  他倒是挺好奇Snake是怎么拿下比賽的。

  平心而論,IM風格很克制蛇隊。

  全LPL獨一檔的鐵烏龜打法,前期就縮著不出來。

  前期他強任他強,清風拂山崗。

  拖到對線階段結束,蛇隊就開始犯病。

  不用管他們,Snake選手自己會送!

  等中后期到來,IM靠著團戰默契配合就能完成翻盤。

  按理來說,蛇隊想贏下IM難度極高。

  可Snake偏偏做到了!

  這令顧行倍感意外。

  身邊的幾名隊友同樣非常詫異。

  “水晶哥啊,”杰克幫忙解惑,“他挺強的,壓制力給的挺足。”

  喻文波今天下午就待在酒店里看比賽。

  慶功宴吃到一半,他還再瞅一眼直播給自己開胃。

  結果看到LPL的逆天賽制釀成惡果,這才大聲嚷嚷著讓隊友們來看比賽。

  “對線風格很兇,壓著IM下路打……”杰克說到這里還得意洋洋,“果然,會玩德萊文的人素質品味修養都很高!”

  水晶的德萊文確實有一手,職業賽場上還曾經拿到過五殺。

  但由于自身傷病與年齡問題,今年夏季賽出場次數寥寥無幾,蛇隊一直讓馬丁。

  直到冒泡賽,Snake總算想明白了。

  上馬丁,就意味著隊伍沒有上限,只是個平平無奇的聯賽中上游戰隊。

  他們必須要提升團隊的中后期能力,才有可能在強者如云的冒泡賽中殺出一條血路!

  水晶在這種情況下臨危受命。

  八月中旬尚未啟程趕往廣州時,蛇隊請了個澳洲放血醫生來給水晶治病。

  整的渾身血淋淋,令人不忍直視。

  官博還發布一篇短文宣告水晶的回歸。

  事實證明他實力保持的確實不錯,冒泡賽首個BO5便狀態拉滿,鏖戰五局靠著寒冰的龍坑四殺幫助蛇隊艱難晉級!

  “不過他能挺多久啊?”顧行隱隱有些擔憂,“連打兩個BO5,比賽強度這么高,水晶的手能頂得住嗎?”

  比賽和日常排位花費的精力完全不是一個概念。

  職業賽場需要隊員集中精力,全神貫注才能保證不出現失誤。

  選手們個個都是千分王者局里脫穎而出的天才。

  經過千錘百煉的職業化訓練后,人均老陰比。

  要是看選手第一視角,就會發現英雄聯盟是一款恐怖游戲!

  前方一處被戰爭迷霧覆蓋的不起眼死角,指不定里面有數個大漢在蹲伏等待。

  往往戰斗爆發的一瞬間,全隊五人就會到齊。

  在這種高強度對抗下,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會變成對方的突破口。

  連打兩個BO5,對選手的精力消耗可想而知!

  正常體格的玩家,排位賽一刻不停從下午打到晚上,也會感到精疲力盡,

  更何況職業選手長期久坐不運動,身體健康狀況本就低于人類平均水平!

  顧行一語成讖。

  等到慶功宴結束,時間已經來到10點20分。

  距離冒泡賽開始,已經過去整整十個小時。

  好死不死,電腦又出問題!

  對局再度中斷。

  蛇隊與WE的十名選手只能待在座位上。

  顧行跟在隊友身后離開餐廳時,看見手機里的Snake成員人均眼神渙散目光呆滯。

  水晶在一刻不停的揉搓著手腕,希望用這種方式緩解腫痛癥狀。

  好不容易等比賽重啟,又接到上級通知,出于安全考慮,如今時間過晚,必須得趕緊疏散現場的一萬七千名觀眾。

  等觀眾全部退場,閉館繼續打冒泡賽!

  事已至此,不可能臨時調整把比賽延期到明天。

  兩支戰隊只能硬著頭皮繼續打。

  WE相對來說還能好一點,他們畢竟少打一個BO5,精神狀態尚可。

  蛇隊是真的難!

  金文赫長嘆一聲,“我估計Snake人都快麻了。”

  蛇隊基地位于靈石路,跟IM以及EDG是鄰居。

  好望山派系的VG跟他們真不熟。

  但這不妨礙顧行等人替蛇隊打抱不平。

  因為沒有隊伍想成為第二支Snake。

  顧行回到酒店跟沈關山聊完天,洗完澡出來發現比賽還沒結束!

  兩隊實力相近,硬生生打到第五局。

  時已凌晨,蛇隊眾將渾渾噩噩,看樣子要是給他們一個枕頭,能立馬趴在桌子上睡過去。

  室友丁冉這段時間跟著VG也了解過不少圈內常識,此刻憂心忡忡。

  “行哥,你說他們不會沒吃飯吧?”

  像VG的隊員,為了保持注意力與反應速度,下午比賽的話中午都不吃太多食物,稍微墊點東西到臺上不會犯低血糖就好。

  頂一個BO5問題不大。

  可蛇隊連打兩場,中間還有暫停和閉館疏散,耽擱了很長一段時間。

  一整個白天都不吃飯,再加上高強度比賽,身體絕對吃不消!

  顧行語氣悵然,“很有可能,沒有選手會愿意因為非必要因素而影響自己比賽,否則回想起來也會感到后悔吧……”

  他從未參與過冒泡賽。

  但是也能想象到其中的難度。

  四支戰隊,只有最后的勝者才能進入全球總決賽!

  毫不夸張的講,就是座絞肉機,隊伍丟進去是死是活誰也不敢保證。

  在各大電競論壇里。

  只有進入世界賽的隊伍才能被網友認為是‘有丶實力’,走進全球玩家的視野中。

  觀眾慕強,這很好李姐,無可指摘。

  曾幾何時,顧行還只是一名觀賽者時,也是這種心態。

  然而當他真正踏上職業道路,才見識到競技的殘酷。

  像是以江西弈智網吧為首的全國幾百支城市英雄爭霸賽戰隊,還有十幾支像貪吃颯這樣的LSPL隊伍……

  其中絕大多數隊員擺在龐大的玩家群體里都稱得上大腿級別。

  但他們只能日復一日的在次級聯賽乃至更低級別的比賽里拼搏,以換取一個進入LPL的機會。

  而LPL里,每年又僅有三支隊伍能進入世界賽。

  一將功成萬骨枯。

  多少選手終其職業生涯才能換來一次闖進全球總決賽的機會!

  走到冒泡賽這一步,沒人想輕易放棄。

  一旦失敗,就代表著一整年的努力付之東流。

  顧行看著攝像頭下的水晶。

  他知道對于年齡漸長的老將,這次冒泡賽可能是此生僅有的機會。

  反倒是圣槍哥和Sofm,他們年齡尚小,未來還有無限可能。

  顧行與丁冉閑著沒事做,凌晨時分躺在床上看決定十名選手命運的關鍵對局。

  蛇隊最后一口氣還是沒撐住,從BP開始就慌了神。

  主教練朱開拿到的陣容一塌糊涂。

  卡薩丁希維爾的大后期雙C都能同時選出來,估計他本人也被連續十小局的奮戰搞昏了頭。

  蛇隊壓根就玩不明白后期。

  又選了這么個拖沓的陣容,對局進程可想而知,被WE打的潰不成軍!

  有一說一,蛇隊論隊伍硬實力可以說四支冒泡賽隊伍里的倒數第一。

  能戰勝IM,純是靠一股莽勁沖了過去。

  再兇猛的攻勢,在十二個小時的苦戰后也徹底萎靡!

  WE拿到前期優勢后也不急著推進,本身風格偏慢的他們刻意放緩節奏。

  這也是為了求穩。

  BO5臨門一腳,要是犯下低級失誤丟掉勝利,恐怕要抱憾終身。

  WE只要繼續壓榨蛇隊的生存空間,等到大龍刷新,勝利便手到擒來!

  不過顧行站在上帝視角,能看出WE運營有不小漏洞。

  “這種繞后眼都不記得排嘛?”他在軟乎乎的床墊上翻了個身,嘴上忍不住吐槽。

  WE現在的教練組不能說是毫無作用,也稱得上一無是處。

  隊員有天賦,但是調教不得當,表現出來的運營水平真的一般!

  連最基本的線眼都沒排掉。

  幸虧WE對手是同樣運營拉稀的蛇隊。

  要是跟運營老手碰一碰,那顆上路的繞后眼估計要變成伏筆。

  “我怎么感覺這倆隊伍都打不贏RNG呢?”丁冉見峽谷內許久沒有爆發擊殺,無聊的打起哈欠。

  “雀氏,RNG現在狀態挺不錯的,”顧行深表贊同,“估計明天能拿到門票。”

  雖然常規賽收官戰,RNG敗給WE。

  但經過這段時間的調整,皇族在半決賽前可謂人擋殺人佛擋殺佛,只是最后輸給了VG。

  如今RNG守在冒泡賽的最后一輪以逸待勞,優勢很大。

  寂靜的深夜,澤元撕扯著自己沙啞的聲帶,兢兢業業解說著現場局勢,并通過聽筒傳到顧行耳機中。

  “WE野區蹲人,成功擊殺掉jiezou,準備前往大龍坑利用納什男爵逼迫蛇隊來打團!”

  由于初期劣勢太大,Snake的雙C卡薩丁和希維爾都沒發育起來。

  接團無疑于死路一條。

  蛇隊最終的決定是放掉大龍鎮守高地。

  “唉……寄了啊!”顧行把小被一蓋,舒舒服服躺在床上。

  WE拿到大龍BUFF,就算水晶拿到的清兵效率奇高無比的希維爾,也不可能快速處理掉小兵!

  打滿兩個BO5,結局塵埃落定!

  如潮水般涌上蛇隊高地的超級兵,足以令所有人心生絕望!

  “苦戰十局,Snake最終倒在WE的穩健節奏下!”澤元聲嘶力竭。

  水晶破碎的那一刻,導播將鏡頭對準蛇隊選手席。

  五名隊員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艱難起身等待WE前來握手。

  他們相顧無言,表情滿是苦澀。

  只是顧行怎么感覺自己從Sofm的大眼珠子里看出了幾分茫然?

  “對于Snake而言,2016年雖有遺憾,但小將Sofm的到來讓他們保留著明年再戰的希望!”

  空蕩的場館內,回蕩著澤元的解說聲。

  但有的人等不到明年了。

  握手環節結束之后,水晶無力趴在桌子上,手腕腫的抬不起來。

  身邊的輔助jiezou揉著太陽穴,負責隊伍指揮的他頭痛欲裂。

  顧行跟jiezou關系還可以,平時見面也能聊上兩句。

  對方畢竟是從皇德耀世出來的,有董小颯做切入點,自然要更容易親近。

  此刻顧行看到jiezou那副痛苦模樣,于他心有戚戚焉。

  “獲得勝利的WE,明……”澤元趕緊改口,“不好意思,今天下午,WE還要迎戰RNG!”

  他長舒一口氣,讓快要冒煙的嗓子休息一下。

  好在最后一場冒泡賽不用他解說。

  否則干完這兩天,澤元估計也要人生有夢各自精彩了。

  WE選手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向后臺。

  回到酒店,他們大概還能睡五六個小時,就得爬起來繼續奮戰。

  “好家伙,真的慘……”丁冉感慨道,“連戰十局,不會把蛇隊給打廢了吧?”

  顧行關掉自己這一側的臺燈。

  逆天BO10的慘狀讓他下定決心。

  得努力保證身體健康。

  他不知道自己將來會不會碰到這種離譜到家的賽制。

  顧行可不想自己的職業生涯戛然而止。

  次日起床已是上午十二點。

  正午陽光透過窗簾縫隙映射進來,顧行悠悠轉醒。

  打開VG賽訓部群聊,發現距離規定的彩排集合時間還有一個小時。

  他也不著急起床,先去扒拉電競論壇。

  一夜過去,輿論徹底發酵。

  絕大多數觀眾都是看到閉館散場,甚至不知道第二場BO5最后的結局!

  直至看到賽報,他們才清楚是WE闖入了下一輪。

  怒火中燒的網友們在抗吧里怒罵LPL官方。

  抗壓吧本身就是以無限制嘴臭聞名于國內論壇,一群暴躁觀眾火力全開,輸出能力登峰造極!

  顧行看到有一條請愿帖,說是要把賽程制定者的家里人送上臺,給觀眾打個BO10開開眼。

  帖子里還有人回復說制定者戶口本就一頁,湊不齊十個位置沒法開游戲。

  除此之外,也有部分人用相對溫和的方式來發泄憤怒。

  還有蛇隊粉絲在為主隊喊冤。

  他們認為要是把冒泡賽分成三天來打,Snake未必不能戰勝WE。

  理論很站得住腳,蛇隊都跟WE拼到油盡燈枯的地步,最后棋差一招而已。

  帖子下方還有不少純路人附和,嚷嚷著不公平重賽。

  可覆水難收。

  比賽都打完了,又不是艾克,總不能來個真實版的時空回溯。

  顧行收起手機,趁室友起床洗漱的功夫,自顧自在床上鍛煉。

  丁冉洗完臉剛從衛生間出來,就看到顧行正在做仰臥起坐。

  “李在贛神魔?”

  他驚恐問道。

  “顯而易見,強身健體啊……”顧行身體素質還可以,此時呼吸勻稱臉都不紅。

  他畢竟年輕,上學時晚自習還經常跑步放松,來VG才兩個月,身材遠沒到走形的地步,比大部分職業選手都體格健康。

  當然,跟死亡宣告那種級別的沒法比。

  丁冉一屁股坐在他身邊,幫忙壓著腿,免得仰臥起坐姿勢不標準,“話說伱要是休學打職業的話,咱倆豈不是沒法繼續當室友了?”

  顧行右肘碰到左膝,又仰面躺了下去,嘴里還在安慰好哥們。

  “老丁啊,你得習慣一個人的獨立生活,爸爸不能總跟在你身邊,總有一天要離開……”

  他話還沒說完,就被丁冉用拳頭打斷。

  鍛煉完頓感神清氣爽的顧行收拾好個人衛生,換上一身隊服先出門填飽肚子。

  在酒店餐廳里,他倆碰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誒?”丁冉還好奇的跟顧行嘀咕,“我怎么感覺他不太傷心呢?”

  越南打野皮膚沒有剛來LPL時那么黝黑,估計是待在基地里長期訓練捂白凈了不少。

  他狼吞虎咽往嘴里炫漢堡,再喝一口可樂,吃相無比誘人。

  看表情確實不太沮喪。

  “指不定是強撐著呢,”顧行有理有據,“記得劉若英那段吃烤鴨不?跟Sofm吃漢堡是不是有異曲同工之妙?”

  丁冉覺得他說的不對,“人家劉若英邊吃邊哭,Sofm還挺樂呵,給自己又加了一份薯條。”

  顧行不置可否。

  他原來看Sofm漢堡吃的那么香,也打算來上一份。

  可轉念一想自己昨晚立下健康生活的目標,還是跑去拿了小半碗米飯和一葷一素兩道菜。

  顧行想刻意避開Sofm。

  對方剛輸完冒泡賽,最好的開解方式就是讓他一個人靜靜。

  結果Sofm見到兩人反倒主動揮招呼,讓他們到身邊坐。

  顧行沒轍,只好和丁冉一起端著餐盤坐到Sofm桌對面。

  “恭喜你啊,”越南人現在中文不是很好,只能用簡單英文來溝通,Sofm上學時成績不錯,英語詞匯量并不差,“前天奪冠還沒祝賀你,現在補上應該也不遲。”

  他胖乎乎的臉上笑容明朗。

  丁冉見狀橫了好友一眼。

  顧行讀懂了丁冉的意思——看吧,我就說Sofm壓根不傷心,你還扯什么天下無賊?

  “謝謝,你今年夏天表現已經很好了,”顧行由衷夸贊,“要是中文再好一點,上限會很夸張。”

  從新人角度來看,Sofm本屆夏季賽已經很亮眼了。

  阻礙他的一是風格過于單調,過于依靠反野,前期發育一般就不知道怎么玩。

  二是隊內溝通不暢。

  顧行昨天看了一晚上蛇隊比賽,感覺Sofm基本游離于隊伍體系外。

  跟排位賽差不多,麥克風都不開的,一個人悶頭玩單機。

  不過他倒是把蛇隊的精髓學到家——時不時突然送一波溫暖。

  就這樣還能闖到冒泡賽第二輪,足以證明Sofm的上限有多高!

  丁冉搭腔,“就是,這次輸很大程度是因為賽制問題,明年再戰嘛。”

  Sofm連連點頭,神色放松,“不過是個德杯,小比賽而已,我不會把輸贏放在心上的。”

  顧行被嗆到了,咳嗽兩聲差點流出眼淚。

  丁冉瞪大眼睛難以置信的低聲問好友,“你聽到了沒?他說的是德瑪西亞杯?”

  顧行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英語不算特別好,但‘Demaciacup’絕對不會聽錯。

  “你說什么?”顧行想讓Sofm重復一遍,“德瑪西亞杯?”

  他以為Sofm是熬夜熬的神志不清了。

  結果對方特別篤定。

  “對,德瑪西亞杯,我翻譯就這么說的啊。”Sofm來國內工作,臉型圓潤了不少,上面寫滿無辜。

  顧行與丁冉面面相覷。

  兩人情商和人際交往能力都不差。

  現在卻突然詞窮。

  這也能烏龍的啊?

  顧行認為自己有必要告訴對方真相。

  “昨天晚上兩場BO5,打的是世界賽預選賽,不是什么德杯。”

  Sofm顯然對戰隊翻譯的能力非常信任。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他腦袋搖的如同撥浪鼓。

  “騙你干嘛?”丁冉出了個主意,“你去問問左霧經理不就行了?”

  Sofm看到兩人神色不似作偽,臉色頓時一僵。

  他迫切的想要回樓上房間求證。

  臨走前還不忘珍惜糧食,風卷殘云把漢堡和薯條通通吃光。

  看著越南打野沖出餐廳,丁冉還沉浸在震驚之中。

  “真就草臺班子啊,俱樂部請翻譯都能請歪來?”他嘴里碎碎念,“我上我真行!”

  顧行也第一次見到這種情況。

  只能說現實比更魔幻。

  草草吃完午餐,顧行去大堂找隊友匯合。

  所有人都喜氣洋洋。

  今天晚上將要進行的賽區出征儀式,就像是對VG的又一次褒獎。

  身為一號種子,他們注定是萬眾矚目的焦點!

  乘坐大巴車去場館的路上,丁冉還把今天中午餐廳的見聞說與賽訓部其他員工。

  “蒸餾啊!”具晟彬哈哈大笑。

  他舌頭功底不太行,總是把‘真牛’說成‘蒸餾’,讓顧行重溫上化學課的滋味。

  李知勛推推眼鏡,“還是越南語在國內不太普及,想找個合格翻譯都困難,像韓援就不會出現這種錯誤。”

  就國內情況來看,韓文和日語都算是受眾偏多的語種,遠比越南語要普及。

  “話可不能說太死,肉雞和卡考當時是怎么差點被騙去挖煤的?”顧行調侃一句。

  大巴車內笑聲不停。

  侯爺尷尬的意識到漏洞,“我的我的……”

  再度到達廣州國際演藝中心。

  顧行剛下車還想呼吸新鮮空氣,然后就感到后背像是被一條浸滿水的衣服糊在身上,險些讓他喘不過氣來。

  廣州的氣候與寧波滬市相比都截然不同,顧行短時間內很難適應。

  “這次回來心態可不一樣了啊。”

  金文赫雙手叉腰很是嘚瑟。

  上次他們到場館,懷揣著對決賽的未知和擔憂,前途未卜甚至沒空去欣賞場館周邊的風景。

  現在再來到這里,他們已經是聯賽新科冠軍。

  LPL今年夏天的絕對王者!

  除去選手,其他賽訓部員工與有榮焉。

  他們參與到隊伍本次奪冠的全過程,更重要的是,丁駿昨天慶功宴又撒了不少錢,還許諾了不菲的年終獎!

  場館門口有工作人員前來迎接,“各位來的挺早,EDG還沒到呢……”

  顧行迎著毒辣太陽定睛一看,居然是老熟人。

  的負責人左祎。

  地中海強者,恐怖如斯。

  在烈日的加持下更加恐怖,腦殼都在發光!

  “這次我負責出征儀式的統籌安排,”左祎同VG賽訓部成員依次握手,“咱們先到場館里面吹會空調,我跟大家先大致講一下流程。”

  走進場館,空調冷風吹拂,顧行總算感覺身體恢復到干爽舒適的狀態。

  左祎帶著他們往后臺走,路上還在簡單介紹,“LPL有一套出征服,如果看過去年世界賽的話,應該還有印象。”

  顧行腦中立馬浮現出經典的青花瓷外套。

  與S5LPL賽區慘淡的世界賽成績相反,那年的出征服著實用了心思。

  融合了青花瓷風格的中國風做到了極致。

  外套后背處還根據不同位置做了調整——從上單到輔助,后心處的漢字依次是戰、謀、斗、伐和策。

  盡力體現出每個位置的特點。

  可惜LPL實在太拉胯,青花瓷外套也在世界賽結束后淪為無人問津的狀態。

  想到這里,顧行倒是對今年LPL的出征服充滿期待。

  “你們記得把尺碼報給我……出征儀式上臺的話,咱們是用升降機,”左祎站在遠處給他們指了下舞臺中央的區域,“到時候從后臺通道直接通向主舞臺。”

  他示意VG隊員們放寬心。“很簡單,也沒有什么額外事項,注意下升降機就成,待會兒我們開幾次試試。”

  等EDG和RNG、WE三家隊伍到場,模擬彩排確定無誤,這才各自解散。

  顧行低頭跟沈關山聊天發消息,路上看到兮夜還在好奇打量升降機。

  彩排時RNG與WE都來參與,是為了以防萬一。

  但是兩家里只有一支隊伍,能在晚上通過升降機出現在LPL無數觀眾面前!

  “看什么呢?”廠長路過時瞥見顧行,沒好氣的朝他背上來了一拳。

  “呦,”顧行一抬手,“你好啊亞軍打野!”

  明凱被噎一下,“……你跟誰學的啊?我怎么感覺你垃圾話水平比我還強?”

  “Rotk啊,”顧行理所當然的回應,“怒吼天尊你怕不怕?”

  這位Dota2圈子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職業選手,以嘲諷功底之強完成了出圈,經典著作包括但不限于‘三個打一個被反殺,你會不會玩’。

  而Rotk目前正是VG麾下的隊員,就住在顧行隔壁的Dota2分部。

  有時出去吃夜宵還能打個照面。

  顧行和他屬于能搭上話,不過沒那么熟的關系。

  畢竟項目不一樣,聊天話題委實有限。

  廠長被顧行的回答整得呆愣一瞬,察覺到嘴不贏他,只好切換話題,“今天你覺得誰會贏?”

  “當然RNG啊,我感覺至少七三開。”顧行搬了兩張椅子過來,準備坐在通道角落里看電視屏幕的直播。

  WE精神狀態肉眼可見的差。

  昨天與蛇隊的BO5耗費了大量精力,康迪看上去睡眼惺忪,眼睛狀態跟麥迪有一拼。

  顧行不信這種狀態的WE能贏RNG。

  “我感覺也是,”廠長點頭同意,“昨天的IM、蛇隊和WE看上去像是一個級別的隊伍,RNG要更強一點。”

  兩人判斷的很準。

  開場首局,RNG用時不過28分22秒,就將WE愉悅送走!

  6.15版本更強調戰隊的對線能力。

  烏茲面對老隊友Zero痛下殺手,直接平推一路!

  次局WE依然調整不過來,激戰33分鐘再度敗北!

  “沒了沒了,”廠長意猶未盡,“輸的也太快咯……”

  WE顯然被蛇隊纏的底牌全交,現在跟RNG對拼,手里沒有任何藏招!

  反觀RNG,守在冒泡賽最后一關,提前做了充分研究,幾刀劈下來全部命中敵方要害!

  昨天BO10進行的無比艱難,今天卻一反常態,光速下班。

  “三比零!”米勒聲音洪亮到顧行在后臺都能聽到他的解說,“RNG直落三盤橫掃WE,拿到LPL最后一張通往2016全球總決賽的門票!”

  “搞快點,準備上臺了!”金文赫前來催促。

  顧行把椅子歸到原處,一溜小跑跟在領隊身后前往后臺通道。

  “記住排成一隊,升降臺很大,咱們并肩站立就行!”左祎最后一次提醒。

  話音剛落,RNG隊員轟隆隆沖進來,興奮急躁的他們滿頭大汗。

  “小狗你別抹汗了,沒時間調整,快上來!”左祎趕緊把烏茲拽上升降臺,“三、二、一……”

  升降臺緩緩啟動。

  顧行站在龍哥和侯爺中間,跟隨機器不斷上升。

  熟悉又陌生的看臺逐漸在眼前顯現。

  萬眾歡呼聲依舊洶涌澎湃,將他淹沒。

  金色彩帶飄落而下,聚光燈閃爍不休……

  顧行還沉浸在感動中。

  突然抬頭看到穹頂上方緩緩落下三角形鐵架。

  其上懸掛著大紅色的出征服。

  只是配上這燈光特效……

  怎么有點陰森森的感覺?

  是不是,哪里出了問題?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