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148:計劃通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EDG在賽前猜硬幣環節勝出,擁有1、3、5三局的選邊權,他們首局為自己選擇了藍色方!”

  VG選手席。

  顧行還神態放松的靠在椅背上調侃,“文赫哥水平不行啊,賭硬幣都贏不了?”

  在決賽之前,所有的季后賽都是由常規賽排名靠前的隊伍擁有優先選邊權。

  但各自半區的勝者匯聚到一起進行最終決戰時,很難再通過比較常規賽名次的方式來進行選邊。

  像EDG和VG都是小組第一,戰績還都是15勝1負,沒有明顯優劣勢!

  按照規則,決賽采用的是足球開球手段——裁判拋硬幣,比賽雙方派人選定硬幣正反面,猜對的一方擁有BO5的優先選邊權。

  結果VG領隊金文赫猜錯了。

  “可以李姐的嘛,”聽到顧行的話,金文赫嘗試為自己辯解,“我都沒經驗,too誘ngtoosimple,人家EDG不知道打過多少場決賽,猜硬幣比我厲害的多。”

  朱小龍笑著瞥他一眼,“這也能嘴硬的啊?我尋思怎么猜不都是五五開嘛?”

  紅米注意到坐在選手席最邊緣的小段,發現他神態緊張,還特意走過去寬慰兩句。

  “段哥你沒事吧?”顧行側頭看向段德良。

  “……外面聲音太大,戴耳機不太舒服。”小段指指自己的耳朵。

  LPL決賽還沒有設置隔音房的習慣。

  選手只能像常規賽那樣佩戴隔音耳機。

  但這里可不是虹橋天地演藝中心,體育館里的觀眾數量要多上幾十倍,制造出的聲勢壓根不是一個級別!

  再昂貴的隔音耳機也無法完全隔絕外界聲音。

  小段讓裁判把自己的游戲內音量調大,看臺上的嘈雜聲響依舊持續不斷傳入耳中!

  這令段德良很不適應。

  由于耳機白噪音的存在,他不可能聽清看臺上觀眾都在喊什么。

  但音量大小還是能輕松分辨出來,小段每次聽到都會感到心慌。

  顧行倒是開心的很。

  他傾聽著看臺傳來的如潮躁動,心臟就止不住的加速跳動,呼吸也變得急促有力,氣息在通過鼻腔離開時甚至灼熱了幾分。

  顧行巴不得常規賽也在這種級別的場館進行,腎上腺素的分泌令他感到反應速度快了不少,連帶著專注度也隨之飆升!

  不過他倒也能理解小段的心態。

  “段哥你這樣,”顧行出了個主意,“把椅子往前挪兩步,盡量讓顯示器占據整個視野……”

  “看不到觀眾席的話,你能稍微輕松點。”

  由于舞臺處于場館正中間,選手席四周全是觀眾看臺,顧行視線稍稍偏移,都能望到兩家俱樂部支持者懸掛的標語與燈牌,以及不停晃動的熒光棒。

  要是太過緊張,再去看觀眾席的反應,難免會心生恐慌。

  段德良照做,拖動電競椅滑輪,使扶手、椅背與桌面將自己牢牢困住。

  緊密的空間給予他足夠安全感,小段沉浸在游戲畫面上,心無旁騖總算舒緩下來。

  “還不快說聲多謝行哥?”龍哥還在那里插科打諢。

  紅米敲了他腦門一下,安排朱小龍趕緊把找英雄Ban掉。

  他們方才聊天的功夫,EDG已經封鎖了豹女。

  廠長的奈德麗勝率極高,甚至能達到90!

  但是不代表他很擅長這英雄。

  Clearlove的豹女沒那股味道,就是當正常的控圖型打野來玩,進攻性偏差。

  相反,顧行奈德麗從常規賽一直強到季后賽,期間還虐了一場香鍋,可謂威名遠揚!

  EDG目前不打算給廠長一搶豹女,干脆將其禁用,免得再被顧行選到。

  “VG第一個ban位給到巖雀,要封鎖Scout的英雄池!”

  進入夏季賽后半段,職業戰隊逐漸開發出了巖雀的打法。

  這位來自恕瑞瑪的土系女法師因其獨一無二的機制而受到賽場青睞。

  小學弟Scout的巖雀熟練度沒什么問題,甚至可以說是LPL賽區內的頂尖水平。

  紅米知道侯爺練不出來,這個Ban位必須要承擔。

  “EDG禁用掉慎,試圖切斷VG上單和其他位置的聯系,”米勒看到目前為止,感覺BP方面中規中矩,“這想法和RNG頗為相像,不出意外的話最后一個ban位要給侯爺的冰女!”

  RNG就是這么做的。

  自從VG異軍突起,聯賽內的隊伍都將其作為研究對象。

  做出的BP策略也大同小異。

  即慎與冰女的固定ban,加上一個應對突發情況的靈活禁用位!

  EDG主教練快速星打算照搬RNG的思路。

  就當前的LPL聯賽整體教練水平,能照搬而不是瞎β亂改,就已經是平均線以上的水準了。

  快速星本身也沒那么能力去整什么創新。

  他認為RNG教練組的想法與自己不謀而合。

  紅米大致也猜出了EDG的BP套路,開始思考布局反擊之策。

  “把布隆給禁掉,”他沖著隊員說道,“首局咱們直接掀底牌,先打對面一個措手不及!”

  侯爺抿了一口冰水,才把麥克風撥回嘴邊,“這招能奏效嗎?”

  紅米顯得很有自信,“放心就成,這支EDG嫩得很,逃不出我的算計!”

  前兩年,廠長身邊還有卷毛或者胖將軍可以配合自己指揮。

  現在隊內要么是Meiko、Scout這種小將,要么是Deft這種不吭聲的悶葫蘆。

  廠長自己得負責統領全隊,難免心力交瘁。

  紅米吃準了對方的弱點,打算開局來上一套組合拳!

  先打一拳,打的時候再想下一步。

  “不出所料,EDG最后封鎖冰女,VG則是ban掉卡牌!”娃娃見到這一幕,順帶分析起來,“之前還禁用了巖雀……他們顯然不想讓小學弟拿到可以迅速輻射邊路的角色!”

  “畢竟侯爺的英雄池里除了冰女,其他角色都不具備什么前中期游走能力,在冰女被禁用的情況下,他只能選擇把小學弟栓在中路!”

  快速星跟隊員們商量片刻。

  最后還是廠長點頭,才鎖定了雷克塞。

  只是簡單的選擇英雄,看臺上卻傳來一陣喧囂聲!

  在EDG支持者眼中,Clearlove的雷克塞就是絕對招牌!

  “上次雙方在常規賽碰面,Virtue曾經用豹女制裁了廠長的挖掘機,”娃娃很是好奇,“可是這次奈德麗被封鎖掉,小顧要用什么來應對?”

  顧行并不著急在前兩手選英雄。

  應紅米的要求,他幫忙鎖定巨魔,給隊伍確定一個上單輔助搖擺位。

  龍哥則是搶掉了吸血鬼。

  正如娃娃所說,現在中路已經沒有什么游走角色了。

  剩余的法師型英雄里,吸血鬼屬于當之無愧的第一梯隊!

  即使在季后賽使用的6.15版本里,吸血鬼的基礎移速被砍了5點,W血紅之池冷卻全等級增加兩秒。

  但是這一刀并沒砍到大動脈上,無傷大雅還是能用。

  更何況侯爺的熟練度也有保證,選出來準沒錯。

  “EDG鎖下寒冰和辛德拉的雙C組合!”

  米勒滔滔不絕解釋,“寒冰自不必多說,現在的強度很高,辛德拉在季后賽版本的登場率也不斷攀升!”

  “主要是因為一血塔機制的設定,催使賽場提速,更強調對線期對拼強度……辛德拉完美符合職業賽場的需求!”

  近幾個版本,辛德拉自身的強度并未得到增強。

  出場率提升的原因就是版本導致的游戲環境變化。

  相比于其他法師,辛德拉的前中期作戰能力實在強得離譜,動輒半血斬殺,令對手防不勝防!

  紅米站在顧行身后詢問自家打野,“小顧你感覺盲僧和人馬哪個好一點?”

  赫卡里姆強了一個夏天,同樣逃不過設計師的40米大刀。

  6.15版本,人馬的基礎攻擊力削了3點,Q暴走的全等級傷害通通下降10點!

  這對赫卡里姆的前期刷野與對拼造成了不小的負面影響。

  反觀盲僧的W金鐘罩增強了護盾值。

  此消彼長之下,李青的優先級必然比人馬要高。

  然而選英雄還是得看對位情況。

  廠長已經選用了雷克塞。

  盲僧面對挖掘機是絕對劣勢,突進技能被W破土而出牢牢克制!

  人馬雖然也討不到多少便宜,但勝在守野區能力出眾,Q暴走層數疊滿的話對拼難逢敵手!

  而且人馬的團戰端表現必定強于盲僧,R暗影沖擊的控制相當穩定。

  綜合來看,紅米認為兩個角色半斤八兩,還是遵循顧行的意見。

  這種放權讓選手自己來決定英雄選擇,在韓式教練眼中是對其實力的尊重。

  普通隊員可沒這特權。

  “盲僧吧,”顧行捏捏指節,目光堅毅語氣篤定,“我能暴打他。”

  李青鎖定的那一刻。

  廣州國際體育演藝中心內驟然響起如潮歡呼聲!

  “盲僧?”娃娃笑容滿面,朝搭檔開口說道,“你猜我想到什么了?”

  聽著臺下的歡呼,米勒心中隱約有了答案。

  不過他和娃娃配合多年,默契還是有的,立馬當起捧哏,“哦?怎么說?”

  “Virtue在出道前,曾經與廠長在排位賽中相遇,當時小顧用盲僧單殺了Clearlove的雷克塞!”娃娃興致勃勃,“這次兩人在職業賽場上相遇,同樣的對位,不知道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廠長本來跟隊友有說有笑,試圖活躍著隊伍氣氛。

  然而當他看到VG鎖下盲僧的瞬間,笑容便光速收斂,無神雙眼眨也不眨的緊盯著顯示器。

  看臺上的喧囂聲越過白噪音的阻攔,傳入廠長的耳中!

  不用多說,他也回想起當初直播時與顧行碰面被盲僧單殺搶龍的場景。

  Clearlove向來是排位賽的頂尖大腿,能令他吃癟的玩家少之又少。

  但他在彼時的顧行身上感受到了難得的挫敗感!

  那一幕至今還在Virtue的排位賽集錦中找到,讓廠長體驗被鞭尸的滋味!

  這場對局,Clearlove不蒸饅頭爭口氣,非要一雪前恥!

  “VG鎖定可以搭配巨魔輔助同時也是版本強勢ADC的燼,打算將counter位留給搖擺位!”

  紅米遲遲不亮出巨魔的分路情況,EDG別無選擇。

  “Meiko拿到了熟練度極高的牛頭酋長,看看Mouse要選什么角色……”

  EDG的英雄選用框中,出現了一個左手握拳右手緊握火槍的絡腮胡男人,身后冒出的火光與炸藥桶,已經證明他的身份!

  海洋之災普朗克!

  “船長?!”娃娃很是訝異,“這倒是Mouse很擅長的角色,不過……”

  他欲言又止,沒有繼續往下說。

  娃娃的潛臺詞是在EDG,船長似乎并不好用。

  隊伍顯然是以下半區為核心,選船長很難發育。

  這想法無疑是走進了誤區。

  EDG身為著名的大樹隊,廠長在場時確實不喜歡抓上路。

  實際上船長這英雄純對線能力并不差,靠著Q槍火談判可以不停壓低對位上單的血量。

  他只是身板太脆需要保護,同時本身沒有控制技能,與自家打野很難配合。

  船長的對線期任務就是平穩補兵,等到13級兩件套再出來接管比賽!

  倘若能在前期一次不死,對位補刀相差無幾,對線就算成功!

  EDG顯然能為他創造足夠的發育空間,廠長會頻繁抓下,將對方的注意力拉扯到下半區。

  并且VG也是著名的上路放養,往往讓龍哥獨自一人在線上發育。

  Mouse選出船長,在上路1v1跟朱小龍對線,未必會陷入劣勢!

  EDG是看到不久前結束的LCK決賽,目睹Smeb船長2滴血搶大龍的名場面,才生出了使用普朗克打上單的念頭。

  米勒倒是沒糾結上單船長是否適合EDG這個問題,而是著重描述普朗克的作用。

  “船長R加農彈幕能遠程支援戰場,在慎被禁用時,倒是少有的能輻射其他區域的英雄!”

  米勒分析的頭頭是道,“并且船長很好打巨魔,只要腳下擺火藥桶,特朗德爾拿他沒有任何辦法!”

  普朗克在蹂躪腿短手也短的戰士英雄時能發揮奇效。

  EDG這手上單船長選出來,基本就杜絕了巨魔走上的可能性!

  可VG選手席一片歡聲笑語。

  導播敏銳的察覺到他們表情不太對勁,連忙將鏡頭切過去。

  場館半空中的巨型漏斗屏上呈現出眾人的明朗笑容。

  其中就屬顧行最顯眼。

  肘部撐在桌子上,手掌遮住嘴部,努力不讓自己笑的太大聲。

  只是抽動的肩膀暴露了他此刻的心情。

  看臺上的觀眾見狀七嘴八舌的討論起來,但是都不知道VG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啥情況?”娃娃不明所以,“VG這是想起了什么高興的事情嗎?”

  賽事直播間里的眾多網友同樣想不明白,但這不影響他們發彈幕。

  笑起來了?

我一看他們笑心里就發慌不過有一說一,我上去我也笑,Mouse什么的都在玩船長,他能玩嗎?沒那個能力知道嗎  之前打輔助的跑來打上單我是沒想到的,就見過中單轉打野還有下路雙人組互轉,輔助玩的明白對抗路?

  瞧不起輔助是吧?這局Mouse繼承胖將軍地火,化身海賊王直接給VG愉悅送走!

  紅米索性拿黑色筆記本遮掩一下,免得破壞形象。

  “選吧選吧……龍哥你記得穩健一點,這局容錯率沒那么高。”他催促道。

  朱小龍臉都笑開了花,連連點頭應和主教練的話。

  先前緊張的小段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鼠標在英雄界面上晃動,最后選定了一個角色,果斷將其鎖定下來。

  “蘭博!”

  滿場的低聲尖叫匯聚到一起,足以震天動地!

  米勒輕嘶一聲,“這英雄打船長倒是有奇效,W護盾可以擋住消耗,前中期換血根本不虛!”

  普朗克對線期換血的依仗就是CD僅僅4.5秒鐘的Q槍火談判。

  而蘭博W破碎護盾的冷卻只有6秒鐘!

  只要操作得當,蘭博對線基本不會被船長耗掉多少血。

  隨著等級提升,Q縱火盛宴傷害逐步提升,遠程灼燒船長,配合電子魚叉往往能讓普朗克叫苦不迭!

  “龍哥當初打次級聯賽用了不少場蘭博,不過來到LPL之后就沒再拿過,不知道熟練度怎么樣?”娃娃有所懷疑。

  但VG早有應對。

  紅米在季后賽尚未開始時,就叮囑過龍哥把荒廢的蘭博撿起來再練練,將來肯定能派上用場。

  朱小龍除了慎和大樹,使用次數最多的就是蘭博。

  這玩意最精髓的就是控溫。

  思路通了操作沒什么難的,練個十來盤就能把手感找回來。

  他早早磨煉成功,就等著合適的機會展現一下!

  如今終于有了用武之地!

  紅米在賽前會議中,提過一嘴Mouse可能會效仿Smeb使用船長,一是ROX掏出來的效果很好,二是Mouse本身熟練度很高。

  他不信常規賽順風順水一路領跑A組的EDG會沒有任何戰術儲備。

  因此紅米針對有可能出現的船長上單做了應對。

  破題點就是蘭博!

  對線期不虛船長,中期團戰作用還要更大。

  而且本來怕被對面打野軍訓的蘭博,在面對船長時基本不用擔心這個問題。

  因為普朗克自身也很難配合打野抓人!

  眼見著EDG選出船長鉆進陷阱,VG眾人這才蚌埠住了。

  高達波比鎖定下來,雙方陣容也正式確定。

  藍色方EDG:上單船長、打野雷克塞、中路辛德拉、下路寒冰牛頭酋長。

  紅色方VG:上單蘭博、打野盲僧、中單吸血鬼、下路燼巨魔。

  “這陣容……”娃娃嘖了一聲,“VG沒什么開團點啊!”

  米勒倒是有不同看法,“巨魔冰柱在面對EDG這套陣容時有很大的發揮空間,EDG的三個輸出點全都沒有位移手段!”

  “只要巨魔冰柱卡上,蘭博和燼的大招可以在正面形成聯動!”米勒越說越興奮,“屆時EDG眾將不死也要被扒一層皮!”

  娃娃時刻不忘找補。

  搭檔米勒既然吹捧了VG,他肯定得替EDG說上兩句。

  “EDG優勢在于前期恐怖的中野爆發,他們可以隨意秒掉VG任何一名角色,同時寒冰擁有E鷹擊長空可以點亮野區地圖偵測動向,當下路打出優勢后,解放Meiko的牛頭,就能形成野輔聯動!”

  “簡而言之,EDG的這套陣容滾雪球能力一流!”

  兩名解說各執一詞,倒是讓不了解比賽的顧家父母很是擔心。

  “盼盼,你哥這局能贏不?”老媽捅了一下女兒。

  顧盼語塞。

  她連英雄技能都認不全,怎么看陣容好壞?

  別無他法,顧盼求助坐在最邊緣的沈關山。

  “VG優勢啊,”沈關山毫不猶豫的回答,“EDG強行開團的手段不多,VG根本不怕,他們這陣容拉開陣勢來打無敵的!”

  顧盼瞧她一臉篤定的模樣,總感覺顧行選個劍圣出來沈關山也能腆著臉說VG陣容好。

  不過為了安撫爸媽,她還是原話轉達,最后還不忘補上一句,“放心好了,顧彳亍還是有兩把刷子的。”

  畫面剛好給到VG選手席。

  鏡頭下的顧行還在跟隊友交流溝通。

  “大家先拿下一局再說,我感覺先贏一盤,決賽基本就穩了……自信點,咱們可是葫蘆娃七兄弟!”

  具晟彬樂出聲,“我聽說里面有只葫蘆娃會隱身?”

  “六娃吧,”龍哥小時候看過這部劇,此時接話補充,“這是不是意味著決賽隊內有個人要隱身啊?”

  “是紅米!”顧行興沖沖編排起教練,“他開場動作就是六娃!”

  “紅米在干嘛?紅米狀態……”

  Homme聽不懂他具體在說什么。

  不過能辨識出自己的ID,再瞧一眾隊員臉上的竊笑,想來不是什么好話,不輕不重在顧行后腦勺處拍了一下。

  “千萬記住開場布置,”紅米臨走前強調,“只要成功,咱們能賺到不少東西。”

  金文赫將這番話翻譯給隊員。

  “放心吧,”顧行活動活動肩膀,朝他們比了個OK手勢,“這局給對面來點真實的!”

  紅米這才放下心來,深吸一口氣摘下耳機,去舞臺正中央同快速星握手。

  鏡頭從雙方教練身上逐漸拉遠。

  最終將廣州國際演藝中心囊括在畫面中。

  涇渭分明的藍紅兩色熒光棒無比惹眼,觀眾的加油聲徹耳不休!

  與滬市的狹小場館不同,這里實在太過空曠,況且觀眾人數過多,助威聲勢不成組織,顯得混亂一片。

  不過一萬七千名觀眾的數量擺在這里,饒是再混亂無序,制造出的加油聲浪也不容小覷!

  顧行聽到看臺上的陣陣嘈雜聲,一時間思緒萬千心潮起伏。

  他呼吸愈發急促灼熱,注意力前所未有的集中。

  召喚師峽谷出現在屏幕中的那一刻,顧行聚精會神準備迎戰!

  “2016LPL夏季總決賽的第一小局正式開始!”

  連綿不絕的信號聲中,娃娃聲音振奮有力,“EDG離開高地報團奔向VG下半區!”

  米勒立馬分析起雙方一級團能力,“VG對拼能力稍占下風,蘭博和吸血鬼的一級輸出能力匱乏,還沒有穩定控制!”

  相比之下,EDG只有雷克塞是純純廢物,自然有一定優勢。

  “不過想強行反野的話應該不太現實,VG也不打算讓步!”

  最終Meiko把自己的眼位插在VG下半區藍BUFF與魔沼蛙營地之間的位置,便與隊友一起退了出去。

  導播特地在此給了個特寫。

  “準備好了沒?”顧行在語音里詢問隊友。

  “放心就行,我們演技絕對過關,青龍獎影帝級別的!”Imp滿口答應著。

  顧行開始了自己的表演。

  他見EDG眾將退出自家野區,便從容路過對方布置在己方藍BUFF營地附近的眼位,向上方走去。

  Deft看到這里,頓時眼前一亮。

  ehere……來介里來介里!”他普通話不太過關,干脆中英文混合輸出。

  金赫奎信號標記在下路與河道相連的草叢里。

  Meiko此時還是Deft的小弟,對他言聽計從,乖乖跟在自家ADC身后。

  “EDG雙人組站在草叢里,”米勒注意到兩人動向不對勁,“時間快到一分半了,他們還不打算撤退?”

  在不換野區資源的對局里,當前版本默認下路會開野怪。

  而野怪刷新時間在1分40秒。

  現在EDG雙人組還不回撤到己方野區,就無法在野怪刷新出的第一時間開打,勢必會耽誤節奏與上線時間!

  既然如此,EDG雙人組的想法呼之欲出!

  “他倆要卡時間進野區和開野的VG雙人組干上一架!”

  娃娃脫口而出。

  比賽時間一秒秒流逝,眨眼間已經來到1分40秒。

  VG魔沼蛙出生,具晟彬的燼與小段的巨魔立馬動手壓低野怪血量。

  藍BUFF完好無損,顧行沒有在此處開野。

  “EDG雙人組準備動身……”

  金赫奎領著Meiko偷偷摸摸往VG下野區前進!

  “VG不曾在下河道布置眼位,EDG雙人組得以在對方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摸了進去!”

  這里不做眼,看起來很正常。

  廠長使用的是雷克塞,二級不具備任何反野入侵能力。

  VG一級開局做眼,持續一分鐘的眼位起不到什么作用。

  “兩人繞了一個彎,來到VG下一塔側后方草叢里,在此處監視著對方開野!”

  VG雙人組對此渾然不知。

  具晟彬和小段一邊攻擊野怪,一邊將其往下拉,爭取刷完野怪就上線。

  在魔沼蛙即將陣亡的那一刻,草叢內的Meiko動手了。

  Q大地粉碎!

  牛頭人用力掄動雙臂砸擊地面。

  下一瞬,金光閃爍!

  阿利斯塔出現在VG雙人組面前。

  燼與巨魔雙雙飛到半空中!

  “Deft寒冰開W萬箭齊發命中兩人,普攻點在燼的身上!”

  “Imp沒子彈了,操作的燼暫時無法還手!”

  單論1級戰斗力,EDG雙人組的寒冰牛頭,絕對比抗過野怪攻擊的VG下路要強。

  更別提,他們還是偷襲!

  不過EDG下路在1級時控制能力有限,不可能擊殺兩人。

  但是打殘血量,逼個閃現出來不成問題!

  如此一來,EDG下路對線開局就將處于優勢!

  “可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后啊!”

  娃娃沒想到決賽首局,上來就是這么刺激的對拼。

  “小顧就在下半區!”

  顧行確實沒有刷藍BUFF。

  他是三狼開。

  在這個野怪營地經驗尚未被削弱的版本,打野的開野路線選擇豐富多樣,自由度極高。

  加上懲戒收益的差異化,拉大了打野之間的上下限差距。

  現在單刷三狼也能升到二級。

  顧行眼見著下方爆發沖突,不緊不慢用懲戒擊殺暗影狼。

  觸發狼靈的同時,他成功來到2級!

  “盲僧奔向戰場,打了EDG雙人組一個措手不及!”

  現場喧嘩聲浩瀚盛大。

  EDG支持者極其不忍,他們知道盲僧飛快趕來意味著什么!

  Deft通過此前隊伍在VG藍區布置的眼位看到了顧行的動向。

  “撤撤撤!”他打信號示意Meiko趕緊撤退。

  然而為時已晚。

  Meiko方才交出閃現,Q大地粉碎的技能也在冷卻。

  處于VG下一塔側后方草叢附近的他根本沒有任何逃生可能!

  “Virtue天音波精準命中牛頭,二段Q跟上來,配合隊友瞬間壓低血量!”

  米勒語氣愈發急促,“小顧非常細節,他二級點了E!”

  盲僧前期留人技能就只有E天雷破。

  顧行為了黏住對手,二級果斷把技能點投資在E上。

  二段摧筋斷骨的緩速令Meiko步履維艱!

  “Deft趕緊撤退,他想步行離開VG野區,可是小段不答應!”

  段德良操作巨魔閃現向前,一口Q利齒撕咬對寒冰施加短暫緩速。

  同時,他還在向前卡位,使Deft難以越過自己!

  “Meiko被小顧擊殺,剩下一個Deft要怎么跑?!”

  金赫奎被逼無奈,只能交閃現過墻,回到下河道的他總算逃出生天。

  Imp回身一槍點死殘血的魔沼蛙。

  “EDG付出了一人陣亡一人交閃的代價,最后什么收益都沒有換到!”

  比賽僅僅進行到2分鐘就爆發一血,現場觀眾激動萬分!

  “我的天……”米勒贊嘆不已,“Virtue是怎么知道EDG會來反野的?他明明沒有得到過對方雙人組的行蹤!”

  明眼人都看的出來。

  顧行這次是有備而來。

  盡管現在的開野路線復雜,但三狼開還是太奇葩。

  除非有特定戰術布置,否則都不會這么做。

  懲戒狼靈獲得的偵測幽靈對戰斗力沒有提升。

  這組營地還偏偏存在于野區的中間位置,對刷野路線的規劃非常不友好。

  顧行這局卻從三狼開局,擺明了是對EDG有所防備!

  這得歸功于紅米。

  面對RNG雖然連勝三局完成橫掃。

  但后兩盤VG開局布置就陷入劣勢。

  這讓紅米心生警惕。

  一級布置連續吃虧,并非什么好消息。

  可是一級布置在訓練賽里非常難練習——之前便提到過,訓練賽默認不打一級團,因為輸贏變數過大。

  短時間內想要提升,也沒什么捷徑。

  紅米只能去翻找EDG的錄像,試圖從中發現破綻。

  誰成想,竟然還真讓他給逮到了!

  紅米發現本次夏季賽季后賽階段,EDG非常喜歡在1級玩小套路。

  除非使用的是希維爾這種1級下路雙人組對拼實力過弱的射手,或者發揮有限的塔姆。

  不然EDG都會選擇雙人組入侵反野,襲擊對方下路組合!

  由于開局刷野打法的盛行,打野常規都會從上半區開野往下刷,這樣不耽誤自己的發育節奏。

  也就是說,在EDG雙人組反野時,敵方下半區只有兩人!

  毫無疑問,相當容易得手!

  類似的套路VG玩過一次,當時Imp使用的還是卡莉斯塔,不過是曇花一現的小點子。

  可EDG發揚光大,愣是變成了一個戰術!

  可惜卻被紅米看破。

  從BP環節開始,紅米就開始挖坑。

  放任EDG選到了一級作戰能力稍有優勢的寒冰牛頭人,在方方面面都給對方創造了1級反野的條件。

  擺出請君入甕的姿態,暗地里卻指揮顧行時刻留意。

  不出所料,EDG雙人組果然上鉤!

  “Nice!”顧行興奮不已,“穩一點,對面下路快要廢了!”

  EDG雙人組的閃現全部在冷卻,加上他們沒有開局吃野,從經驗到經濟,被VG全面領先!

  顧行接下來并沒有去刷自己的藍BUFF,而是直奔上半區,去找自己的紅BUFF!

  “小顧的策略非常聰明,他生怕廠長趁自己在下半區時去反掉自家上半區,因此先直奔上半區吃紅!”

  Clearlove確實動過這心思。

  他從上半區開野,刷完EDG魔沼蛙就看到下路傳來死訊。

  廠長臨時想去VG上半區碰碰運氣。

  可惜運氣不太好。

  顧行迅速回援,他的計劃瞬間泡湯!

  “二級雷克塞不具備什么反野能力,廠長做下一顆眼,就只能向后退!”

  學了W破土而出就沒有挖掘隧道的位移。

  廠長覺得自己要是被抓住,可能要把至關重要的閃現交代出去。

  他悻悻而歸,卻也不想坐以待斃。

  一旦下路沒有優勢,EDG陣容將非常乏力!

  Clearlove大腦飛速運轉,籌劃著反擊策略。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