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154:賽點到手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EDG打野陣亡,小顧前去下半河道,準備帶著推線打壓制的雙人組先把土龍給拿到手!”

  顧行的控龍行動沒有受到任何阻礙。

  廠長還沒復活,小學弟才剛剛離開高地,EDG戰斗人員短缺,只能任由VG吃掉土龍!

  “酒桶回城后要出符能回聲了,”娃娃望著啤酒人的裝備欄,“雙方打野之間的裝備差距已經被拉開!”

  顧行不光合成了大打野刀。

  他還買了件魔抗斗篷,將來留作合成水銀鞋。

  雖然韌性無法減免螞蚱R冥府之握的壓制時長,但水銀鞋魔抗擺在那里,終歸可以削減部分輸出。

  更何況EDG這陣容,上單是個艾克輔助是個布隆。

  控制技能不少,輸出形式以魔法傷害為主,水銀鞋的性價比很高!

  導播看最近下半區并未有戰斗爆發,這才將鏡頭切到上路。

  比賽進行了快9分鐘,雙方上單給到的畫面加在一起不過30秒。

  要不是朱小龍先前被廠長繞上半區一周抓死一次,指不定連這半分鐘都沒有!

  任誰來只能說一聲上單弟位。

  “龍哥玩的不錯啊,”米勒給予很高的評價,“小納爾的靈活特性被他發揮得淋漓盡致!”

  按理來說,上單肉艾克是counter納爾的。

  三環怪之間亦有差距。

  原因在于艾克可以不停貼臉進行騷擾換血。

  E相位俯沖的冷卻相對較短,一級冷卻不過9秒鐘。

  平均艾克施放兩次E,納爾才能放一次E輕跳!

  只要利用好兩名英雄位移技能的CD差,艾克頻繁發起互拼,就能占據血量上的優勢!

  畢竟兩名上單角色都不具備什么回血手段——納爾唯有非常規的變大成為巨型怪獸才能變相回復,效果不算很好。

  也就是說,誰的生命值率先跌落至危險線,誰就要回城補給落入對線下風!

  但Mouse沒有發揮出應有的效果。

  他打出三環后的換血細節在朱小龍面前稍顯粗糙。

  每每向前對拼,都會被龍哥用拉扯技術引誘,多僵持兩秒鐘。

  要知道,艾克向前換血,肯定要進入VG的兵堆中間。

  額外相持交火的兩秒鐘,足以讓Mouse多吃一輪小兵集火!

  而在雙方都打出三環的情況下,艾克頂著小兵無疑不是納爾的對手!

  龍哥愣是能把很傷的局面處理成略微虧損,在能占到便宜的形勢下狠狠咬下一口肉。

  此消彼長之下。

  盡管廠長幫Mouse擊殺過龍哥一次,但雙方上單的對線仍舊沒有失去平衡。

  龍哥不過是小劣勢,等大冰錘合成之后日子會舒服很多。

  顧行見狀放下心來。

  非必要情況,他是不想去上路的。

  自己與龍哥兩人很難對Mouse造成什么實質性的威脅。

  肉艾克以強大的攪屎棍能力著稱。

  有W時光交錯有R時空斷裂,加上三環移速以及一身坦度,自己只要不犯錯,想被殺都很困難!

  既然朱小龍能頂住壓力,顧行就懶得再去上路浪費時間。

  他將目標鎖定在EDG野區。

  均勢局酒桶無法去入侵男槍。

  現在不一樣。

  顧行手握裝備優勢,沒理由不去搞事!

  “Virtue仗著自己戰斗力更強,鉆進EDG上半區,準備攪個翻天覆地!”

  廠長的野區刷新路線是從上到下。

  這點顧行很清楚。

  而在他單殺明凱時,對方已經刷光了下野區的營地。

  廠長復活后沒道理再往下路走,肯定要來地圖上半部!

  由于顧行吃土龍耽誤了部分時間。

  因此他也不想著能去反EDG的石甲蟲,大概率來不及。

  顧行將目光對準了鋒喙鳥營地。

  這組野怪,他知道確切的刷新時間,一抓一個準!

  “酒桶這次連視野都不繞了,直接明目張膽闖進來,與男槍打了個照面!”

  廠長通過視野發現顧行的身影,正準備拎著霰彈槍把F4引到后方草叢里慢慢刷。

  結果啤酒人肉蛋蔥雞向前位移拉近距離,Q滾動酒桶炸到他的同時還收走了三只殘血小鳥!

  “嗷呦……”米勒都替明凱心疼,“白白損失半組野怪!”

  鋒喙鳥營地的小鳥相當值錢,還能提供不菲經驗。

  廠長損失了血量還沒保住野怪,簡直血虧!

  “Virtue回身撤離EDG上野區,”娃娃猛地抬高音量,“他沒有去刷自家營地,而是穿過中路向下,看樣子還要進對方下半部!”

  “小顧這是要趕盡殺絕啊!”米勒一語道破真相,“最關鍵的是,沒人能幫廠長緩解壓力!”

  Scout大招倒是轉好了。

  但他處理不掉兵線!

  原本螞蚱的E煞星幻象在等級與裝備提升后,清兵效率驚人,靠著擊殺小兵傳染擴散幻象,配合QW兩個小技能,可以迅速清理成堆小兵。

  然而侯爺非常雞賊。

  他刻意走位靠近己方被傳染幻象的殘血兵。

  煞星幻象在目標陣亡后的傳播優先級是最近單位。

  因此當小學弟用E技能吃掉第一只兵時,幻象就會附著在Easyhoon身上,并非其他小兵!

  倘若其他中單,這么玩就是在找死,血量會急速下降。

  可侯爺使用的是吸血鬼!

  已經升至7級的吸血鬼有四級Q鮮血轉換,回血能力極其離譜!

  他根本不怕那點血量損失!

  反正嘬兩口小兵就能把生命值彌補回來。

  如此一來,小學弟靠E煞星幻象根本推不動兵線,傷害全打在侯爺身上!

  螞蚱靠另外兩個小技能,清線速度還不如吸血鬼!

  推不動兵線,貿然游走的話,Scout要虧損非常多的小兵。

  況且他的閃現疾跑全沒轉好,強行到野區支援廠長,拿到收益的機會也不大!

  小學弟望著侯爺的吸血鬼,心里氣得牙癢癢,卻拿對方沒辦法。

  光憑自己,不可能解決掉吸血鬼!

  中路過不來。

  至于EDG雙人組,如今在下路自顧不暇,哪來的精力去管打野?

  “Virtue隔墻丟出滾動酒桶,他等傷害逐漸提升起來,方才將其引爆!”

  娃娃在臺上大喊大叫,“小顧又收掉兩條小狼,廠長虧麻了啊!”

  “他還不敢上前找Virtue對拼,真要打起來,這裝備的男槍不是酒桶的對手!”

  導播鏡頭對準EDG選手席上的明凱。

  他不復兩個小時前入場環節的自信,本就無神的雙眼如今徹底失去了光芒。

  先前顧行用幾何桶完成越塔單殺時,Clearlove內心就隱隱清楚。

  這場決賽難了。

  自己引以為傲的思路在顧行面前討不到便宜。

  操作與反應速度還被碾壓!

  要怎么贏?

  “明凱你來下路,”Meiko還在語音里催促,“我有閃現的,咱們嘗試打波配合!”

  平心而論,EDG雙人組伊澤瑞爾布隆的組合在劣勢局不太好配合打野。

  主要是線推不出去,對拼時EZ面對茫茫多的小兵,主要輸出技能Q秘術射擊很難命中敵人,傷害要大打折扣。

  可抓下是EDG目前最合理的策略。

  他們別無選擇,只能死馬當活馬醫。

  “我現在過不去……”明凱撓撓眉心,“對面知道我在下的,等我回城補完打野刀再出來。”

  實際上沒多少區別。

  顧行已經把EDG野區當自己后花園了,進去到處亂逛,還在對面石甲蟲以及鋒喙鳥營地布置了一假一真兩顆眼位。

  發現明凱回城后沒有及時來刷上半區,他知道廠長又想整點新花樣。

  “往后退一下,”顧行給下路隊友打出警告信號,“男槍就在后面!”

  具晟彬毫不猶豫,射出E鷹擊長空!

  無人機鷹靈飛向EDG下一塔后方,準確看到了男槍的位置!

  眼見被發現,廠長只能安慰自己明凱不做暗事。

  “準備凍手!”他大喝一聲。

  不用他提醒,Meiko舉著護盾就往前沖。

  他先用W挺身而出來到小兵身邊。

  而后猛地閃現向前。

  R冰川裂隙!

  短短一瞬間,布隆位移了近千碼,來到VG雙人組面前!

  具晟彬沒想到EDG在打野暴露的情況下依舊選擇出擊,一時間沒反應過來,被布隆大招擊飛到半空中!

  田野的舉措令現場觀眾始料未及!

  支持者在看臺上大聲呼喊著EDG的隊名,他們滿心期盼著隊伍能夠有所收獲。

  “伊澤瑞爾甩出R精準彈幕,命中VG雙人組!”

  Imp雖說發育很好,然而經濟換來的都是輸出裝備,難掩自身脆皮的本質。

  布隆EZ的雙大招加上引燃,他血量霎時間就剩一半!

  “小段的巨魔盡職盡責擋在最前方,幫忙吸收傷害!”

  Deft發現自己的技能只能給到巨魔。

  否則就得E奧術躍遷跳到寒冰臉上。

  可他為了盡早做出魔宗,背包里是女神淚十字鎬,實際作戰能力并不算強。

  對面具晟彬如今已是吸藍刀在手!

  Deft知道他要是敢跳Imp的臉,絕對沒自己好果汁吃。

  但他不跳臉,只有普攻能越過巨魔傷害寒冰!

  “Imp閃現向后先拉開距離,拉弓射向Meiko!”

  即使布隆舉起防盜門,也耐不住血量飛快下降!

  戰斗伊始,小段就給上R強權至上,吸取布隆的雙抗以及生命值。

  再加上Imp自身本就裝備出色傷害極高。

  田野吃不消這傷害!

  “廠長總算趕來正面,”米勒逐漸抬升語速,“不過他同樣威脅不到Imp!”

  男槍比EZ的處境還尷尬。

  后者起碼可以用普攻點到寒冰。

  但格雷福斯連平A都會被小兵和巨魔擋住!

  “Imp射出大招,魔法水晶箭將布隆定在原地,箭矢傾瀉而下!”

  這版本的艾希可不刮痧,均勢局都能制造出不菲輸出。

  更別說現在具晟彬優勢很大!

  “VG雙人組藏匿在兵線里,為自己爭取輸出空間……”娃娃嗓音嘹亮,“寒冰傷害太高了,果斷的反打令EDG損失慘重!”

  田野先行陣亡。

  就連明凱也未能幸免于難!

  好消息是Deft最終操作伊澤瑞爾靠Q閃收下寒冰性命。

  壞消息是殘血的小段趁機溜走成功逃生。

  “2換1,雖然擊殺寒冰會提供賞金,可是總體算下來EDG還是虧!”米勒眉頭緊鎖,“廠長上半區的野怪要被小顧吞吃干凈!”

  明凱嘆了口氣。

  他這波來下路,只撈到了一次助攻。

  和田野分攤下來,經濟還不到100塊。

  送掉的兩組野怪遠比助攻值錢!

  更關鍵的是,他虧了不少經驗。

  在被顧行越塔單吃之前,兩名打野的經驗相差無幾。

  然而一次單殺,加上反掉的上半區野怪,足夠讓雙方拉開一級的差距!

  男槍本來就很吃發育。

  如今經濟經驗全部落后,明凱都不知道要怎么玩!

  “Virtue沒有閑著,他反掉EDG上半區就立馬前往中路,還打算配合侯爺對Scout發動圍剿!”

  小學弟沒有雙召。

  顧行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侯爺你先抗,我從后面繞!”

  他一邊跟Easyhoon溝通一邊繞路。

  自己上次抓中從F4營地里鉆出來,打了小學弟一個猝不及防。

  對方現在肯定有防備。

  不過馬爾扎哈背包里的眼位不多,全靠黃色飾品來支撐。

  顧行猜測小學弟將身上僅有的眼位隔墻放在鋒喙鳥營地。

  所以他繞了半圈,特意避開F4,從更靠近EDG高地的岔路來到敵軍中路一二塔之間的位置。

  在顧行落位的第一時間,侯爺把兵線推進去,而后果斷開始越塔!

  娃娃目不轉睛,將信息盡收眼底。

  “吸血鬼照例普攻破掉螞蚱被動,大招灑了上去!”

  R血之瘟疫的石油剛剛濺射到馬爾扎哈身上,小學弟就看到了后方趕來的顧行。

  他差點給氣笑了。

  上次從F4營地過來,這次又另辟蹊徑繞開鋒喙鳥。

  真有你的啊!

  “VG中野呈兩面包夾之勢,將Scout包夾在中央!”

  小學弟如今不光是物理意義上的進退兩難,心理層面同樣如此。

  侯爺抗塔往他身上灌傷害。

  自己固然可以使用R冥府之握將吸血鬼定在原地。

  可顧行的酒桶隨時能用肉蛋蔥雞將冥府之握打斷!

  要是把大招交給身后的啤酒人,更起不到作用。

  顧行根本沒抗防御塔仇恨!

  小學弟用冥府之握只能提供傷害,殺不掉酒桶!

  等大招結束,顧行照樣可以交控制打爆發,配合侯爺將他送回泉水!

  原本的防越塔神技冥府之握,如今卻無用武之地!

  留給Scout反應的時間并不多。

  他最終決定不交大招,省下來留著下次用。

  “小顧見螞蚱遲遲不放冥府之握,這才用肉蛋蔥雞將其頂飛!”

  與之前的越塔不同。

  現在VG中野的裝備與等級都有所提升,傷害能力更上一層樓!

  而小學弟的螞蚱身上沒有坦度裝備,自然扛不住輸出!

  “人頭被侯爺收下,EDG如今陣腳大亂!”

  由于對方無人鎮守中一塔,顧行與侯爺將防御塔血量磨低了一半,這才退到安全位置回城。

  “Virtue這波裝備補給……”

  娃娃輕嘶一聲,“殺人書?!”

  顧行的裝備欄里,赫然躺著一本梅賈的竊魂卷!

  這一幕登時在場館內掀起一片喧嚷聲響!

  “首次來到LPL決賽舞臺,Virtue非但不怯場,反而很有自信的合成殺人書!”

  米勒驚詫過后沉吟片刻,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憂慮。

  “這版本輸出流酒桶強度是不是不太高啊……”

  啤酒人的賽場主流出裝是先出符能回聲打野刀,讓英雄具備一定的輸出能力。

  再出冰拳或者其他防裝補充坦度以及功能性。

  究其原因,是主要傷害技能Q滾動酒桶的法強系數并不高。

  做傷害裝備的性價比一般,不如肉裝對團隊的作用大。

  但顧行這局的優勢實在太大。

  他感覺不出輸出裝爽一局都對不起自己!

  反正隊伍不缺前排——上單納爾目前是出大冰錘和藍盾的流派,坦度很足,中單吸血鬼也是半肉打法,下路還有個能吸抗性與生命值的巨魔。

  顧行沒必要做過多肉裝,出傷害裝備反倒能平衡陣容。

  “Virtue瘋狂入侵EDG野區,廠長沒法反抗,只得任由小顧搜刮營地!”

  明凱望著顧行再度反掉一組鋒喙鳥,滿腔怒火卻無處發泄!

  伱是沒有自己的野區嗎?

  廠長看到對方背包里的那本殺人書,更是怒不可遏,覺得自己被顧行給小瞧了。

  深呼吸兩次,才勉強壓抑住內心洶涌波動的情緒。

  他下定決心,只消再等上片刻,等小學弟的閃現轉好,必須讓顧行知道花兒為什么這樣紅!

  明凱還是失算了。

  計劃趕不上變化。

  “寒冰大招轉好,射出魔法水晶箭!”

  目前艾希的一級R技能冷卻不過100秒,她還有吸藍刀這種可以減CD的裝備,大招轉的很快。

  這一發水晶箭,目標直指正在用圣物之盾補炮車的布隆!

  為了吃炮車兵,EDG雙人組之間出現了短暫的脫節!

  具晟彬抓的就是這個機會!

  “盡管布隆舉起盾牌,可是接連不停的箭雨不停壓低著他的血量!”

  娃娃聲音洪亮,“從暈眩中恢復過來,Meiko試圖用W挺身而出位移到Deft身邊離開……但小段等的就是這一刻!”

  凸起的冰柱卡住了布隆回塔的路!

  想要撤到塔下,沒閃的田野必須繞開冰柱才行!

  可是主E的巨魔無賴之處徹底顯現出來。

  三級冰柱的持續緩速幅度超過40,布隆腿都抬不起來!

  Deft見狀知道自家輔助沒什么幸存的希望,自己交出E奧術躍遷跨過冰柱逃生。

  “Imp再拿一顆人頭,下路一塔也要被VG雙人組平推!”

  比賽來到11分鐘,EDG下路一塔轟然倒塌!

  “VG率先開啟換線期,他們將雙人組挪到中路!”

  正常情況下,比賽進行到10分鐘,上下兩條邊路換線會比較合適,讓雙人組先把對面上塔推平,為團隊積攢足夠多的經濟。

  小段起初就是這么想的。

  但是顧行提了反對意見。

  因為光是上下兩路換線的話,中路是不動的。

  小學弟上波被越塔時留了大招。

  顧行記得這個點。

  倘若閃現轉好的Scout繼續在中路守著,他就投鼠忌器,不敢再肆無忌憚的去入侵野區。

  馬爾扎哈的點名能力可不是蓋的,要是真讓小學弟抓住機會,顧行恐怕要遭重。

  單純死一次倒是問題不大。

  但他身上有殺人書。

  陣亡掉10層,恐怕真要變成無字天書!

  顧行這才提議,讓雙人組直接到中路。

  憑借具晟彬的對位優勢,保證中路線權,可以掩護顧行繼續入侵。

  同時小學弟會被調到上路。

  相比于四面開闊位于峽谷中央的中路,上路要偏僻的多。

  孤兒路名不虛傳。

  任誰去了那兒,也很難整出什么幺蛾子。

  顧行想明白了。

  小學弟在上路,他就專攻EDG下半區!

  Scout分身乏術,不可能來找自己!

  “廠長的處境愈發尷尬,他只能在上半區勉強發育,雙人組不敢動,上路又不想抓!”

  就EDG中野這種發育,想抓死侯爺的吸血鬼,必定要交閃現。

  可閃現一交,螞蚱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作用又將被無限削弱!

  思前想后,廠長還是決定去抓侯爺止損。

  多多少少彌補一下發育。

  結果他在上路一露頭,中路立馬就出事。

  顧行從側面切入,利用大招再度幫雙人組擴大優勢!

  比賽進行到13分鐘,EDG中一塔被具晟彬摧毀!

  隊伍最關鍵的中路防守大閘失守,EDG隨后的防守會更加力不從心!

  顧行依靠反野入侵,不斷拉開自己與明凱的刷野數!

  與之相對應的,是廠長越來越黑的臉色!

  “雙方打野拉開了了足足兩級,補刀更是相差55刀!”

  米勒望著數據面板,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小顧愣是把酒桶玩出了豹女的感覺!”

  賽事直播間內,聊天頻道的刷新速度令人目不暇接。

真給爺整笑了,第一次見男槍能被酒桶壓55刀的  廠長玩男槍都能食腐的?長見識了!

只能說打野差距,連著兩盤被暴打  賽前廠長垃圾話怎么說的?要讓小顧交學費?九折水瓶啊?

  拿垃圾話說事是真的離譜,你給明凱整自閉了,以后誰給我們造梗?

  比賽時間來到25分鐘,顧行已是三件套在手。

  雙方擊殺比17:7。

  其中Imp一人就拿了9顆人頭!

  如今比Deft足足領先了一個大件!

  “開大龍吧,我綠甲出來了!”侯爺主動提議。

  “龍哥你下路能做慢推嗎,處理好兵線直接來龍坑就行,咱們可以Rush的!”顧行認為優勢在我,就沒必要遮遮掩掩,速戰速決就完事了。

  朱小龍應和下來。

  EDG三路外塔早就被推平。

  得益于團隊經濟,他的裝備反超了對位的Mouse。

  如今做一波慢推線自然不成問題!

  只點后排遠程兵,朱小龍看也不看血量更多的近戰兵。

  這樣可以延緩前排小兵的陣亡時間。

  兵線交接位置也會牢牢卡在原地。

  等下波兵線趕到,占據優勢的VG小兵囤積起來,就會形成數量龐大的慢推線!

  小兵如同滾雪球一般越滾越多,推向EDG一方!

  慢推線的壞處在于生效太慢。

  起碼得要一分鐘,兩波兵線才能形成。

  好處在于能給對方造成恐怖的兵線壓力。

  比賽進入中期,炮車兵的出現頻率加快。

  慢推線有了炮車相助,威力更是恐怖如斯!

  倘若下路兵線無人看管,EDG下二塔都得被浩浩蕩蕩的小兵推平!

  顧行讓龍哥布置慢推線,就是要隊伍在上半區處理大龍時,EDG陷入缺兵少將的困擾!

  對方被迫防守下路兵線,自然無暇來管大龍!

  “VG眾人集結大龍坑,Mouse還在下路守塔……”

  周圍視野一片漆黑,EDG團隊先前的巨大劣勢,令Mouse不敢往外走。

  在他的視角里,VG五人都沒露頭,自己若是離開防御塔的庇護,很容易被抓到破綻!

  直到Deft察覺到不對,站在中路遠距離丟R精準彈幕劃過大龍坑,看到VG正在集火大龍時,EDG眾人心知大事不妙!

  “Mouse還想交傳送來支援,廠長還在拍馬趕到的路上!”

  顧行不打算給對方搶大龍的機會。

  巨魔柱子一卡,早已落位的朱小龍操作著小納爾跳上龍坑,單人盯防廠長!

  “Clearlove找不到空間,他吃了納爾兩個三環,血量已經見底!”

  眼見著納爾即將變大,明凱悻悻放棄爭搶納什男爵的想法。

  大龍的絕望嘶吼聲響徹峽谷!

  “VG控下大龍,回城休整之后一波推上了EDG高地!”

  小段柱子一卡,侯爺開啟疾跑沖了進去!

  “Deft向后交E奧術躍遷試圖拉開身位……小顧丟出了大招!”

  爆破酒桶在空中翻滾,溢出的啤酒花味道獨特,此刻卻充斥著死亡氣息!

  酒桶大招有一點好處。

  只要不追求把對方炸飛的角度,那就相當容易命中。

  技能范圍大的離譜。

  顧行玩的是AP酒桶,也不過分需求功能性。

  大招只要炸到人,把傷害打滿就行!

  爆破酒桶轟在EDG后排。

  一瞬間便將他們炸的四散開來!

  隨之爆發的還有看臺上的躁動驚呼!

  “這是什么傷害?!”

  娃娃瞠目結舌,“EDG后排被酒桶一個大招炸成了半血!”

  所有人都習慣了工具人酒桶。

  顧行這個殺人書法強裝啤酒人的威力雖然趕不上全盛時期的核彈酒桶。

  可是耐不住顧行裝備實在太豪華!

  酒桶毀天滅地的大招在觀眾席上掀起陣陣狂歡吶喊!

  “侯爺靠著疾跑在人群里切割戰場!”

  具晟彬的寒冰也不甘示弱,手中箭矢一刻不停的射中敵人。

  “EDG兵敗如山倒,除了廠長的其他四人通通陣亡!”

  顧行起初還在找明凱。

  沒想到對方還真是LPL跑男,神不知鬼不覺就撤到泉水里。

  “殺殺殺!”Imp上頭了,不打算給廠長留活路。

  小段的巨魔柱子頂起男槍,侯爺的吸血鬼EW進泉水,用血池規避傷害!

  “納爾跳進去,誓要擊殺廠長!”

  最終人頭被Imp的寒冰收下。

  團滅!

  不到27分鐘,EDG基地再度爆炸!

  “二比零!”

  米勒放聲大喊,“VG拿到三個賽點,距離聯賽新王一步之遙!”

  “事先很多人都沒想到,決賽局勢會一邊倒的偏向VG!”

  顧行笑容燦爛無比,還有閑情雅致跟看臺上的支持者揮手致意。

  連贏兩局,他如今心態放松。

  只要再贏一個小局,就能完美收官夏季賽!

  天才一秒:m.biqu50.cc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