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144:你真的下定決心了嗎?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恭喜VG,干凈利落直下三盤!”

  記得嘴巴跟加特林機槍似的,吐字清晰且迅速,“他們拿到了通往廣州決賽舞臺的門票!”

  “接下來VG將要面對的,是另一半區EDG與WE的勝者!”

  穹頂聚光燈閃爍不停,最終聚焦在VG選手席。

  現場大屏幕顯現出VG隊標以及勝利字樣。

  “漂亮!”小段激動得難以自拔,從座位上跳了起來,一個猛撲就沖向了隊友,“進決賽了兄弟萌!”

  “艾呀,瞧你這沒見過世面的樣子……”Imp還想調侃兩句,自己卻也忍不住嘴角上揚。

  S5夏季賽的奪冠場景對他來說近在眼前歷歷在目,可仔細想來,卻也是一年前的事情。

  他跌落低谷,再帶著滿身泥濘爬起來,重新攀向高峰,過程可謂艱難。

  坐在選手席最邊緣的龍哥同樣難掩興奮之色,就連平時表情最云淡風輕的侯爺,也情不自禁露出微笑。

  對他們來說,季后賽之旅有一個完美的開局,絕對值得慶賀!

  顧行看了眼賽后輸出面板,余光便瞥到Easyhoon主動朝自己伸出手掌。

  他毫不猶豫轉身握了上去,笑容愈發燦爛。

  “打的很好啊,”侯爺夸贊顧行,“男槍操作是真的帥!”

  “雀氏蟀啊雀食蟀……”小段連連點頭,“都給我看愣了!”

  龍哥一臉好奇,“發生甚么事了?”

  大龍坑團戰爆發時,他正孤身一人在下路忙著單殺Looper,自然沒工夫切屏去觀察隊友,也不清楚具體出了什么逆天操作。

  “小顧當時一個人蹲在河道草叢里,等RNG陣型過來,抬手就是……”段德良卡殼了。

  他一個輔助位選手,不怎么玩男槍。

  導致小段也不知道顧行那波是什么操作,實在沒辦法繪聲繪色的描述出來,最后干脆省略掉過程。

  “反正花里胡哨一套技能,速度快的要命,直接把烏茲給秒了!”

  龍哥的表情只能用不明覺厲來形容。

  不過小段含糊的說法反而激起了他的好奇心,拉著顧行還想讓他給講講。

  “差不多得了,”Imp號召隊友圍成一圈相擁在一起,“咱們時間寶貴,等握手完下臺再說!”

  五名選手勾肩搭背,顧行感受到肩膀處傳來隊友堅實的力量,聆聽著觀眾席支持者的亢奮歡呼。

  連他自己也不由得心潮澎湃。

  短暫慶祝之后,VG隊員便排成一列前往RNG選手席。

  途中顧行還聽到兩名解說的總結。

  “VG這次季后賽之旅準備的很充分,”記得帶有彎彎腔調聲線他毫不費力就能辨認出來,“Virtue向所有人證明,他不光能統治常規賽,春冠打野香鍋也敗下陣來!”

  經過這場半決賽,澤元如今對顧行滿懷期待。

  去年世界賽的失利是無數圈內從業者心中的執念。

  現在的LPL猶如一潭死水,就連自家賽區的觀眾都自嘲是菜雞互啄,魚塘廝殺。

  顧行以及他所在的VG崛起,讓澤元看到了新希望!

  “至于RNG,他們在輸掉這場半決賽后,就得準備后天的季軍戰,爭奪第三名!”

  記得接收到導播在耳麥中提供的信息,將復雜的積分形勢梳理清楚。

  “RNG春冠拿到了300點的世界賽積分,夏季賽如果只是第四名的話,僅能獲取90分,很難通過‘全年積分第一’的條件保送全球總決賽,就算是第三名,還得看其他戰隊的臉色……”

  沒有夏季賽冠軍,積分也不是最高的,RNG就只能通過殘酷的冒泡賽去爭奪最后一個LPL晉升世界賽的席位!

  也正因為此,RNG幾名選手悶悶不樂。

  香鍋嘴里還碎碎念叨著什么,看神色有點懵。

  Mata咬著手指,連著被紅米在BP上針對了三局,他滿心無奈。

  方才那盤女警體系,純粹是因為前兩局輸的太慘,只能求變看能不能有奇效。

  他也知道自己操作能力下滑的厲害,無法將英雄的對線壓制力發揮到極致,現實更是狠狠教育了Mata。

  一直到本局比賽結束,RNG甚至都沒有推掉過VG的任何一座防御塔!

  這對職業戰隊來說,是徹頭徹尾的恥辱!

  望著越過舞臺中央朝自己走來的肥老鼠具晟彬,Mata見到對方那張笑得賤兮兮的臉就氣不打一處來。

  索性抿著嘴垮起張批臉一聲不吭。

  “哈哈哈嗝……”Imp欺負前任輔助中文沒自己好,特意用普通話上嘴臉,“你辣個莫甘娜真是……我都想笑了。”

  兩人關系不錯,具晟彬也不說套話。

  Mata并非完全聽不懂,險些惱羞成怒的他直接給Imp胸口來了一拳。

  用勁不輕不重,本來就想調侃一下,結果全打在具晟彬的脂肪上了,連防都沒破!

  這下倒鬧得挺尷尬。

  烏茲還癱坐在椅子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還不知道大龍團到底是怎么死的。

  男槍閃到自己臉上。

  然后呢?

  Ui想不明白。

  是不是,哪里出了問題?

  顧行則在同相識的香鍋交流。

  對方本來酷似哈利波特的發型,由于頭戴式耳機和汗水而微微塌陷進去,形成了盆地。

  不過情商倒是一如既往的發揮穩定,“你這打野玩的真惡心啊!”

  顧行已經對香鍋貧瘠匱乏的溝通技巧習以為常了。

  他想也不想回敬了一句,“彼此彼此,你也不賴嘛。”

  香鍋要是真想惡心自己,這句話能當做回擊的武器;倘若真心實意的夸贊,只是用詞不當,回一句彼此彼此也能表達他的態度。

  顧行向來精通話術。

  平心而論,香鍋這場半決賽的表現不算差。

  后兩局開場都給自己制造了不少麻煩。

  顧行認為對方值得尊敬。

  “你進決賽打廠長可千萬別手軟,”香鍋特意叮囑一句,“那個弔人就會欺軟怕硬,你只要打的稍微狠一點,他就躲在野區里不出來了。”

  這是劉世宇在春季決賽時面對廠長總結出來的經驗。

  此刻也不介意把技巧傳授給顧行。

  “成,”顧行答應下來,“到時候我就進他野區……不過決賽到底打不打EDG還不好說呢。”

  香鍋非常篤定,“你放心好了,現在康迪絕對打不贏廠長。”

  他并不看好WE。

  兩人并未繼續溝通,顧行與他擦肩而過,跟在隊友身后一起來到舞臺正中央,向觀眾席鞠躬致謝。

  剛回到座位上收拾外設,他就接到了舞臺采訪通知。

  顧行把外設交給侯爺幫忙帶回去,自己則在后臺通道的入口處等待。

  通過旁邊的電視機,他能夠看到賽事現場直播的畫面。

  其上還在播放顧行大龍團戰里的秒人連招。

  “看看小顧到底是怎么把Ui給秒掉的……”這個問題已經困擾了澤元很久。

  導播適時給出慢動作回放。

  顧行眼見著頭頂VGVirtue這個ID的格雷福斯動作被一點點拆解開來。

  但就算如此,也難以準確看出顧行每一步操作的施放順序。

  記得緊盯著屏幕,不想放過任何一個細節。

  慢倍速播放反復回看了三遍,他方才做出了猜測,“空彈狀態,RE接Q閃和普攻?”

  記得現在游戲水平還不錯,大致能想明白顧行的操作。

  澤元不是很確定順序,不過這5次施法動作還是很看明白的,當即嘖嘖稱奇,“小顧在不到一秒鐘的時間里打出了5次分解操作,這也太夸張了吧?”

  “這就是年輕人的操作實力嗎?!”

  當導播重新給到原速回放時,現場觀眾頓時掀起一片驚呼!

  在他們看來,顧行幾乎是在一瞬間用閃現向前撞死了烏茲使用的女警!

  現場的VG支持者搖旗吶喊,原本看到主隊晉級決賽就開心不已的他們此刻更是神情振奮!

  “離譜,太離譜了……”記得感慨萬千。

  “大家好我是本場的賽后主持人余霜,”穿上高跟鞋身高來到一米八的她側頭望向顧行,“請問Virtue選手贏下本場比賽之后感想如何呢?”

  這是個老套的常規問題,顧行每次采訪都會被問到,已是司空見慣。

  如今他不假思索回答,“心情當然很激動……畢竟這是自己第1次參加季后賽,賽前還有點壓力,好在獲得了勝利,也算是把實力完全發揮出來。”

  余霜緊接著詢問,“上局比賽的大龍坑附近,你孤身一人就秒掉了女警,打殘了其他RNG隊員,為團戰勝利奠定堅實基礎,當時隊內是怎么溝通的呢,為什么會讓你去那個地方?”

  “因為對面女警發育還比較不錯,而且是RNG中后期團戰的唯一一個核心輸出點,”顧行一本正經的回答,“我想著如果能把他給秒了,隊伍就能順利拿下大龍……”

  “然后就簡單操作了一下。”

  賽事直播間里的彈幕如潮水般飛快刷過。

簡單操作了一下?我連這5個鍵位順序都按不明白  不過操作真的好帥,小顧打完夏季賽能不能來點教學啊?

今天晚上我先去張嘉文那里偷學兩招  那路人局又要多四個被無限吃資源的倒霉蛋惹!

  顧行是真覺得這種操作沒什么可說的。

  當時都已經那么大優勢了,他就算不秒掉烏茲,待在遠處給個R終極爆彈也能把女警的血量打殘,讓Ui無法參與團戰!

  簡而言之,顧行的男槍瞬秒連招能否成功,對局勢的影響都不會很大。

  與其糾結他的細微操作,倒不如想想自己是怎么建立的前期領先優勢。

  “噫……”遠在鎮海老家的顧盼盯著沈關山臥室的電腦,嘴里發出不屑的聲音,“又讓顧彳亍裝到了。”

  沈關山聽到這話稍感不滿,“你干嘛呀?顧行的操作多漂亮!”

  她手速比較一般,就很羨慕顧行的流暢操作。

  這是天賦,很難學。

  “哦喲,”顧盼乜了沈關山一眼,“你這就護上了?”

  沈關山心里一慌,裝鴕鳥假裝自己聽不懂顧盼到底在說些什么。

  “有一說一實事求是嘛,這操作是挺不錯的。”她堅持道。

  “有手就行的好嗎?”顧盼不服氣,立馬握住了鼠標,切到游戲戶端,“你看我操作,絕對不比顧行差!”

  沈關山不信。

  她見電腦顯示器里的賽后采訪變成了自定義游戲界面,趕緊去抓床頭柜上的平板電腦,飛快解鎖打開直播軟件。

  采訪仍在繼續。

  “明天VG的決賽對手將會出爐,”余霜語氣溫柔和善,“請問Virtue選手支持誰呢?”

  “我覺得打誰都是打,沒什么區別,兩支戰隊都很強,需要認真準備。”

  顧行話雖這么說,但聲調中透露著無盡的自信。

  今天這場橫掃RNG的半決賽打完,他對自己的實力有了充分預估,說起話來也更有底氣。

  “最后一個問題,”余霜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卡,“在季后賽開始之前我曾經采訪過Virtue選手,那時你說夏季賽成績只要比之前有進步就好。”

  “如今VG所取得的成績與春季賽相比,可以說是突飛猛進……現在我想再詢問一次Virtue,你的夏季賽目標是什么?”

  顧行稍作思忖便舉起話筒,“來LPL的第1個賽季就能進入決賽,個人還是很滿意的,夏季賽的最后一場BO5,我當然會竭盡所能去獲得比賽勝利,不讓相信我的人失望。”

  臺下掌聲雷動,還有人在大聲叫嚷著支持他。

  沈關山看到平板電腦里的顧行露出燦爛笑容,自己也抿著唇角揚起曼妙弧度。

  思緒漫無目的飄忽不定,結果就聽到身前顧盼的呼喚。

  “快過來看!”

  目前還沒有訓練模式,顧盼好不容易把男槍在自定義游戲里刷到了六級,迫不及待的想要給好友展示證明一下。

  她白皙修長的手指撫在鍵盤上,神情專注盯著屏幕。

  “先打到空彈是吧……”顧盼嘴里念念有詞,兩槍點在野怪身上。

  而后手指連點,召喚師峽谷里的男槍抬起槍管,終極爆彈射出時沒有任何后坐力,反倒借助E快速拔槍向前位移!

  Q窮途末路完全沒有抬手動作,隨著閃現向前射去!

  “啊這……”

  沈關山瞠目結舌。

  “怎么樣?”顧盼神態輕松,回過頭來邀功,“我說了嘛,這操作不是有手就行?那群網友還當個寶!”

  沈關山開始懷疑人生。

  真的有這么簡單嗎?

  她一個暑假除了學習就是看比賽玩游戲,知道顧行男槍操作的含金量。

  為什么在顧盼手里變得這么輕松?

  沈關山知道自己這位好友剛打排位沒多久,只會玩那幾個ADC,壓根沒碰過去年就把天賦帶到打野位的男槍!

  “空彈RE居然真的沒有后座力嘿,”顧盼像是發現了新大陸,雙目明亮動人,“這連招倒是挺絲滑的!”

  沈關山一時語塞,大腦還在飛快轉動。

  這下算是想明白了。

  倒也不是說顧盼的操作有多么強,她甚至連男槍空彈RE取消后坐力都不知道!

  但手速確實很快,看一遍操作再讓她一板一眼的復刻,就能很簡單的重現出來。

  和顧行很像。

  “你快洗澡去,”顧盼輕輕推她一下,“我回家拿兩盒酸奶和薯片過來,咱們晚上可以玩游戲上分!”

  有時顧盼不想在自家住,就跑到對門沈關山家里蹭。

  主要是好友的屋子行。

  起碼空調很好用,運轉起來沒什么噪音,比家里強上不少。

  而且臥室的床也足夠大,完全能容下兩個人。

  顧盼一溜煙跑回家里,準備搜刮零食飲料,再把筆記本電腦拿過來。

  沈關山手機突然嗡嗡作響。

  她看到來電顯示的備注,趕緊滑動手指將其接通。

  “關山你干嘛呢?”顧行的溫和嗓音透過聽筒傳到耳畔。

  聽到聲音的一瞬間,沈關山下意識將此刻的顧行與賽后采訪時的他進行一番對比。

  語調低緩輕柔了不少。

  沈關山竊喜于自己敏銳的細節洞察技巧。

  “剛看完比賽,”她坐在椅子上,把桌上的課本放到上層書架,給待會兒趕來的顧盼騰地方,“你今天發揮真的很棒。”

  電話那頭的顧行很是自得,“肯定的嘛,要是不努力,你就看不到廣州塔了。”

  沈關山想起自己之前的承諾,耳根微紅卻笑得格外開心。

  “你那邊雜音好大。”她閑扯了一句。

  “嗯……”顧行回頭望了一眼休息室。

  “隊友和教練在慶祝,所以聲音會有點吵。”

  老板丁駿激動的上躥下跳。

  兩年的投資,眼見著就要有回報,他自然心情愉悅。

  “我今天考完科目三啦,”沈關山跟他報喜,“好險好險,差點就掛了!”

  顧行輕聲笑,“你這水平不如顧盼啊。”

  他上次回家時,聽說了妹妹的科目二成績。

  滿分通過。

  相比之下,沈關山就要艱難不少。

  盼盼防盜門發出輕微聲響,沈關山知道是顧盼回來了。

  她仿佛做賊心虛,連忙沖著電話小聲說道,“我26號決賽一定會去看的,你這些天注意勞逸結合,別熬的太狠……我先掛啦,有事QQ上說。”

  沈關山剛關掉手機,顧盼就推門進了臥室。

  手里捧著筆記本電腦,上面還放著兩罐薯片和兩聽可樂。

  百事的。

  顧盼似是毫無覺察,只是抬眼問她,“你還不去洗澡啊?等等你身子不干又沒法睡覺。”

  “哦哦……”沈關山忙不迭應聲,拿了套換洗睡衣跑進浴室。

  顧盼自己把電源適配器連接上。

  這臺電腦的價格不算很昂貴,顧盼當時挑選就是看重了性價比。

  能應付專業課,還可以支持點娛樂活動,對她來說就很完美了。

  跑個英雄聯盟自然不在話下。

  顧盼玩的場次不多,畢竟上午學車下午家教,有時還得去提前預習大學課程,空閑時間并不多。

  總共打了10局定位賽,7勝3負。

  全是ADC位置。

  顧盼很喜歡這種躲在后面偷偷輸出的感覺。

  有種悶聲發大財的意思。

  而且隨便發育,每當補兵跳錢時,顧盼內心就充滿了豐收的喜悅。

  沈關山都快鉆石了,顧盼知道兩人段位差距比較大,只能單排,索性也沒等她,自顧自開啟排位賽。

  等沈關山洗完澡出來,準備用吹風機烘干自己的中短發時,就看到顧盼在那里聚精會神的操作。

  她第一反應就是走A特別流暢。

  每次回頭走位與扭身攻擊的間隙掌控的很好。

  這種級別的走砍,沈關山覺得和自己所處分段的水平差不多。

  顯然比真金白銀要強。

  不過顧盼的缺點也很明顯。

  “對面這人是什么技能啊?”她指著屏幕里的龍問道,“怎么就從側面飛過來給我秒了?!”

  沈關山瞅了一眼。

  鑄星龍王。

  這英雄排位賽里確實挺少見,掏出來玩的基本都是絕活。

  顧盼從來沒見過,不知道這玩意到底有什么技能,趁自己陣亡時還手忙腳亂打開手機現查。

  “你……英雄都沒認全就去打排位?”沈關山話說完,就想到自己當時對英雄聯盟的了解好像也不比顧盼強多少。

  “臨時記不就成了,”顧盼不以為意,“這10盤排位我認了不少英雄,就這什么鑄星龍王我從來沒見過,這才被擺了一道。”

  她操作著女警流暢走A,精確無比卡了對面燼的普攻。

  對方愣是抬手兩次都沒射出普攻!

  女警對拼能力并不強,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單挑獲勝理所應當!

  顧盼打了個哈欠,百無聊賴的她手指不停按著筆記本鍵盤上的A鍵。

  沈關山看著顧盼靈動的手指,覺得人與人之間確實不能一概而論。

  顧盼在這方面的天賦可能沒有顧行那么夸張。

  但也比大部分玩家要強。

  很多人需要刻苦練習才能做出的操作,在顧盼手里信手拈來。

  沈關山就只能靠腦子玩游戲,手速是真的不行,玩千玨有時還會卡自己普攻。

  玩到晚上10:20,兩人便熄燈準備睡覺,不然明天早上大概率起不來。

  “空調開到25℃了,你能接受吧?”沈關山看了下遙控器,把薄被取出來。

  “可以的……”顧盼與沈關山并肩躺在床上。

  她睡衣上印著海綿寶寶,好友則是粉紅色的派大星。

  臥室里一片黑暗。

  窗戶隔音效果比顧家要好上不少,外面的蟬鳴聲不仔細聽的話,根本不會留意。

  寂靜的房間里,顧盼只能聽到兩人交織的淺綿呼吸聲。

  “……你是不是喜歡顧行?”

  沈關山的呼吸瞬間就亂了。

  “啊?”她試圖裝聾作啞。

  “我問,”顧盼這次一字一句的說道,“你是不是喜歡顧行?”

  語調不見波瀾起伏,品不出什么情緒。

  沈關山心中霎時間兵荒馬亂。

  她知道顧盼大概有所察覺。

  但是一直沒有挑明。

  今天顧盼這是要干嘛?

  緊貼著沈關山的顧盼能感受到好友突然緊繃的身體。

  她倍感無奈,“你不用緊張,我就問問。”

  沈關山再不善交際也不會信顧盼的這句套話。

  不過她左思右想,還是鼓起勇氣點頭,“是的。”

  夜色讓沈關山不用擔心顧盼會發現自己的臉在發燒。

  顧盼沒想到好友這么勇。

  自己敢問,你還真敢答啊?

  “為什么?”顧盼想不通,“他有哪點招人喜歡啊?”

  這次沈關山迅速反問,“他有哪點不招人喜歡?”

  這次輪到顧盼沉默了。

  她和顧行彼此瞧不上,都認為對方嘴很毒,是世界上最差的人。

  但跳出從小針鋒相對的競爭者身份,以公正態度去審視顧行。

  顧盼發現她找不到對方什么缺點。

  長相不差,身材勻稱體型挺拔,性格陽光開朗樂觀向上。

  而且社交能力極其恐怖,大家聊天都喜歡以他為中心。

  在這些特點上,顧行成績還沒那么差,和沉迷數學的沈關山有共同語言……

  顧盼長嘆一聲。

  深思熟慮之后方才開口,“講真的,我挺不希望你們兩個在一起。”

  “原因呢?”沈關山不明所以。

  她能從這個暑假顧盼的種種行為里看出幾分不對。

  “如果你們兩個能走到最后的話,肯定要結婚的嘛……”顧盼如此說道。

  沈關山都沒考慮到結婚這一步。

  她嘴唇翕動,不過明智的沒有說話。

  “那我豈不是成外人了?”顧盼解釋道,“起碼夫妻和兄妹閨蜜之類的紐帶完全不一樣,到時候你們兩個肯定會走的更近,撇開我搞小團體。”

  沈關山不自然的扭扭身子,“你真的十八歲嗎?”

  她比顧盼只小兩個多月,思考事情的角度卻截然不同。

  從各種意義上來說,顧盼和顧行有不少相似之處。

  例如情商和社交能力。

  顧盼繼續往下講,她望著天花板,“這還算是好結局,倘若你們兩個沒能走到最后呢?”

  “分手后還能相安無事做朋友?”顧盼扯扯嘴角,“我沒談過戀愛,但我想大部分情侶結束感情時,都免不了讓感情出現裂痕吧?”

  “到時候,我夾在你們兩個中間,要怎么處理?”

  “不管站在誰那邊,咱們三個的友誼就算完了。”

  由于家庭條件、自身性格都不同,顧盼從小時候心思就比沈關山要深沉不少,考慮的也要更多。

  聽到好友的話,沈關山呼吸停滯一瞬。

  對她來說,此前十八年最重要的人除去已經去世的爺爺奶奶,就是顧家兄妹。

  從記事起,三人關系就一直很好。

  鼓西小區里同齡孩子本來就少。

  三人不光同級,還從同一所小學讀到了同一所高中。

  大部分時間里都是同班同學。

  感情自然比一般朋友更加深厚。

  沈關山心中能稱得上朋友的本就寥寥無幾,要是和顧家兄妹鬧出決裂矛盾,她還真不知道要怎么解決。

  “我今天問你,就是想看看態度,”顧盼側頭看她,“你下定決心了嗎?”

  “如果真的做出決定,我會祝福你。”顧盼輕聲細語。

  上次顧行回來時,兄妹之間鬧了點矛盾,老媽調解時跟她講了很多。

  顧盼現在是想明白了。

  要是顧行和沈關山真想在一起,她沒資格去阻撓,只能順其自然。

  沈關山緊咬下唇。

  從前十多年的回憶在腦中不停翻涌。

  等顧盼的呼吸變得均勻之后,時間不知道究竟過去了多久。

  沈關山在黑暗中艱難的向自己點頭。

  她已經做出的決定,就不會輕易改變。

  現在再想讓她放手,已經太晚了。

  結局如何,總要試一試才知道。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