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124:偶遇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發生甚么事了?”

  聽到具晟彬的抱怨,領隊金文赫立馬起身跑過來。

  從顧行口中得知韓服加速器斷開的消息,他也對此毫無辦法。

  基地網絡如果出了問題,金文赫還能處理一下。

  加速器他怎么管?

  “裸連韓服不行嗎?”金文赫看了下其他人的電腦出聲詢問道。

  “那肯定不成,”旁邊的龍哥也掉線了,好在他不像正在沖韓服第一的Imp,如今情緒還算穩定,“裸連至少八九十的ping值,而且還會丟包。”

  Ping值高一些也不是不能玩。

  但是必須得穩定才行!

  要是Ping值跟心電圖似的上下波動,等團戰卡成PPT,正常人都頂不住。

  顧行瞥了一眼Imp的顯示器。

  正如具晟彬先前所說。

  真的是大優勢。

  雙方人頭對比22:13,Imp的伊澤瑞爾9殺0死達成超神成就。

  對局進行到22分鐘,具晟彬已經是三相之力魔切破敗王者之刃在手,戰斗力全場碾壓!

  可壞就壞在,一整隊的經濟全堆在他身上!

  如今Imp掉線,畫面都定格不動,韓文版‘正在嘗試重新連接’的對話框停留在屏幕靠上的位置。

  偏偏團戰剛好打響,顧行還能從定格的峽谷中看到Imp附近的雙方英雄!

  不用多說,失去一切操作能力的伊澤瑞爾肯定要葬送性命。

  具晟彬無法參與戰斗,他所在的團隊剩余四人明顯無法以多打少獲得對局勝利!

  “我怎么這么倒霉啊?!”Imp氣的牙癢癢。

  這種無妄之災不早不晚降臨在自己頭頂,具晟彬都要懷疑他是不是有點霉逼屬性。

  抬頭再看一眼顯示器,Imp越想越氣。

  本來馬上就能登頂韓服,結果被這么攪和黃了!

  他語言天賦并不算高。

  不過中文臟話屬實學了不少,此時與母語雜糅在一起,玩起了雙語Rap!

  紅米正在琢磨顧行提出的野核戰術,見訓練室亂成一團,連忙起身安撫隊員情緒。

  具晟彬看到自家主教練趕來,暴脾氣立馬收斂了不少。

  放眼VG全隊,Imp就怵紅米一個人,對他又敬又怕。

  盡管具晟彬對韓國畸形的長幼尊卑制度不屑一顧。

  但不可否認的是,在人生的前半段,Imp一直在韓國文化的洗禮下成長,潛移默化受到了不小影響。

  像紅米這種隊伍老大哥,具晟彬自然不敢太過放肆。

  “蒜了蒜了,生氣也沒法改變現實……”Imp只能用這番說法來安慰自己。

  紅米見具晟彬壓制住怒火,心里還覺得挺滿意。

  去年死亡宣告發火砸基地的時候,他都得避讓三分,生怕那個身高一米九體重二百斤的大力士把自己給送進醫院療養。

  相比之下,Imp在他看來簡直堪稱溫柔!

  顧行縮回座位上。

  自己也被加速器給惡心到了,剛進去的那局排位選不到英雄,算自己秒退,要扣3勝點。

  可凡事就怕有對比。

  一想到Imp因為加速器失效,錯失即將到手的韓服第一,顧行就心生慶幸。

  3勝點在韓服第一面前壓根不值一提!

  戴好耳機正想繼續跟觀眾交流,顧行卻發現彈幕也在討論網絡問題,而且火藥味越來越濃!

  粗略掃視過后,他搞明白了網友在吵什么。

  前幾天烏茲直播時也碰上網絡問題,為此還噴了RNG基地的工作人員。

  由于當時直播攝像頭只對著Ui一人,噴人過程也沒有指名道姓。

  抗吧那天根據RNG基地的座次排序與烏茲的扭頭方向,有板有眼的推測出Ui在噴小虎。

  顧行算是首次見識到Ui這種級別的流量到底有多恐怖。

  不管烏茲做的是對是錯,討論量永遠居高不下!

  近幾天只要英雄聯盟區有主播出現網絡卡頓,就有人把Ui噴網管的事情拿出來。

  然后聊天頻道就變成烏茲鐵粉、黑粉和純路人的三方大戰。

  顧行的直播間也不例外。

  他想了想,還是決定自己來帶節奏,蕩平烏煙瘴氣。

  “侯爺你閃現放D還是F?”顧行看向一旁的Easyhoon。

  “啊?”侯爺正在敲自己國服賬號的密碼,聽到顧行的問題下意識回答,“D啊。”

  不光是他,VG除了小段和Imp,全把閃現放在D鍵位上。

  顧行這下來了勁頭,“夏季賽剛開始的時候,我見李相赫接受采訪說D閃的都是白銀,侯爺你怎么看?”

  “Faker說的對!”F閃的小段當即附和。

  杰克聽言忿忿不平,“他怎么還搞鍵位歧視呢?”

  “等哥們排位賽碰到Faker,非得用德萊文制裁他一次,三刀送他回泉水,讓李相赫看看D閃人的威力!”

  侯爺則滿頭黑線,沉思片刻做出回應,“我覺得應該讓慶歡哥去找相赫談一談……”

  張慶歡,就是Marin的本名。

  在S5SKT的陣容里,只有侯爺和Marin是D鍵位閃現,而且資歷深厚,隊內選手都得叫他倆哥。

  2016年,兩人全跑來LPL聯賽。

  SKT變成96line統治的天下,李相赫這才敢大聲話事。

  顧行望向攝像頭,“大伙兒都是D閃還是F閃?發個彈幕統計下唄?”

  玩家對閃現鍵位的討論從游戲開服初期爭辯到現在,極大可能要吵到聯盟停運。

  顧行主動引出話題,瞬間讓直播間彈幕變成了D閃和F閃的爭吵。

  這比原先聊天頻道里的烏茲節奏平和不少。

  他心滿意足自顧自說道,“韓服今天下午估計是別想玩了……咱們去國服探險吧?”

  顧行腦中靈光一閃,開始呼朋喚友,“哥幾個要不一塊到電一打五排?”

  現在基地放假休息,不過大家都沒什么事可做。

  全隊有對象的就龍哥一個,對方還在長沙老家,除非休賽期,否則朱小龍不可能回去。

  在Imp恢復高強度訓練后,幾名選手也沒有什么花天酒地的習慣,因此賽訓部所有人還是在訓練室里待著,只不過氣氛比平時要輕快不少。

  顧行的話馬上得到了具晟彬的呼應。

  “趕緊來打國服,我今天非得發泄一下!”Imp咬牙切齒。

  侯爺本來都在國服隊列里了,見顧行提議,臨時取消排隊。

  只有龍哥和小段已經開啟排位賽,實在無法脫身。

  不過VG還是成功湊到了五個人。

  此舉在顧行等人的直播間里掀起軒然大波。

  開始整活了是吧?

  VG五排,我滴個乖乖,這不得在國服橫著走?

節目效果這就來咯,看看是哪個倒霉蛋會被VG撞上  電一絕活哥趕緊上啊,打敗職業選手揚名立萬!

有一個問題,VG五個人里沒有輔助沒有上單,怎么分配位置  VG選手們也意識到這個問題。

  “裕添要不你去輔助?”杰克興致沖沖的看向世界妹,“我上單賊6,蠻王一絕!”

  “千萬別答應,”顧行連忙讓World6否決掉,“喻文波的上單還不如我!”

  雖說是放松娛樂,但他也不想輸掉對局。

  顧行排位賽里從不擺爛,他認為這模式設計出來,獲得勝利才有快樂可言。

  “裕添你打野,我去上單吧……”他想出分路方案,“下路自己想辦法解決成不?”

  Imp主動提出他要打ADC。

  “行,就讓你們見識下哥們的輔助實力!”喻文波一口答應下來。

  幾人敲定分路,顧行的國服戶端卻尚未更新完畢。

  自從他拿到韓服賬號,就再沒登陸過電信一區服務器。

  如今攢了好幾個版本補丁,饒是基地的專線網絡再快,也要花費不少時間。

  總算全部更新完畢,顧行趕緊登陸戶端,別讓隊友等待太久。

  喻文波也剛剛更新好游戲,嘴里還不停的碎碎念。

  “至高無上的JackeyLove于今日抵達自己忠實的艾歐尼亞……”

  顧行哭笑不得,“杰克你開始中二病了是吧?”

  “別叫,哥們今天就要打服電一的車隊!”喻文波信誓旦旦。

  早已準備就緒的侯爺將眾人拉到了隊列里。

  目前拳頭只是更新了預選位模式,并沒有靈活組排這玩意。

  不管單人排位還是多排,都是在一個池子里篩選玩家。

  拳頭為了公平性,讓五排只能匹配到五排,可以有效保障路人玩家的游戲體驗。

  “咱們換個一樣的圖標吧,”顧行主動提出建議,“顯得團結,更像一支Team!”

  杰克掃了一圈,相中了一款科技感十足的圖標,“換成塞恩這個霸天零式的頭像怎么樣?”

  這款老司機皮膚在16年4月上線,乍一推出就在玩家群體中引發轟動。

  質量在那時來看,確實相當高。

  顧行想也不想,當即提出反對意見,“不成,這皮膚太貴了!”

  想要霸天零式的頭像,就得購買原皮膚。

  顧行又不玩塞恩,就算玩,他也不會花大價錢買裝扮。

  “那換成狗頭吧,”喻文波更換成系統附帶的狗頭Q版頭像,“我直播時候就用的這款。”

  圖標上的狗頭看上去憨憨傻傻,還會吐舌頭。

  確實不錯。

  顧行覺得免費的質量也不低,趕緊將其換上。

  隊列界面,VG五人組齊刷刷全是狗頭圖標。

  “開沖!”

  具晟彬一聲令下,侯爺開始排隊,準備尋找五名倒霉蛋。

  顧行則在處理信息。

  他許久不曾登陸國服賬號,如今右上角的好友申請已經爆滿。

  隨著自己在LPL聯賽內表現愈發亮眼,之前排位賽的各種撞車偶遇視頻也被深挖出來。

  雖然當時顧行沒有開直播,但這群網友神通廣大,愣是能從杰克、董小颯、廠長等人的排位賽錄像里找到他的身影!

  而‘我真的只會打野’這個ID也廣為人知。

  平時添加顧行為好友的玩家數量自然奇多無比。

  顧行剛拒絕幾位素不相識的網友,結果又有人想要加他,讓好友申請欄一直處于爆滿狀態。

  他被逼無奈,干脆放任不管。

  在好友列表中,還有不少塵封已久的信息。

  顧行一個多月沒登賬號,積攢了大量未讀內容。

  挨個掃視,其中大部分都是對他的祝賀與鼓勵。

  有一位關系不算特別熟絡的好友信息成功引起了顧行的注意。

  來自‘淚眼明媚憶無雙’。

  顧行記得他。

  江西萍鄉的弈智網吧隊成員。

  在艾歐尼亞是個小有名氣的高分王者。

  對方先后給自己發了一大堆消息。

  顧行從最下方開始看起。

  淚眼明媚憶無雙:什么情況,你還不上號?

  再不來,Dopa就要拿國服第一了!

  你干嘛呢?我們TGA沒走到最后,今年隊伍就剩下一次機會……

  顧行能從文字中讀出對方的怨念。

  他想不明白。

  顧行自認與無雙的關系也就一般般,之前在貪吃颯試訓時還暴打過對方。

  怎么無雙還和自己聊上了?

  隨著聊天記錄日期越來越近,對方情緒愈發迫切。

  有本事來Solo一盤,我得讓你見識下我中單的水平!

  給次機會,我得復仇!

  顧行總覺得對方像個小孩。

  行事作風給人的印象就是歲數不大。

  直到最后一條信息。

  你居然是Virtue?兄弟你打廠長那兩局也太C了吧,我是你粉絲!

  顧行實在蚌埠住了。

  而后就察覺到不對勁。

  ‘我是你粉絲’?

  顧行之前沒少說過這句話。

  每次講完就吊打對手。

  他對此非常敏感。

  可不興亂說啊!

  顧行趕緊扣字回復,把話題岔開,你最近怎么樣?

  江西萍鄉。

  卓定剛上完廁所回來,擰開礦泉水瓶喝了一大口。

  “為什么還沒排到人啊?”他頗感無聊,在老舊沙發椅上伸了個懶腰,身材過于瘦弱的他姿勢竟莫名其妙有些妖嬈。

  直至卓定看到好友聊天欄里那個許久不見的ID,才猛地坐直身體。

  他趕緊敲擊鍵盤,想要跟顧行聊上兩句。

不太好,今年冬天最后一次TGA如果成績不好,隊伍可能就要解散了  顧行看到這里陷入沉默。

  他和弈智網吧打訓練賽的時候,對這支戰隊的構成有一定了解,后續又從同樣打過TGA的龍哥和小段那里獲得過一些資訊。

  大部分城市英雄爭霸賽隊伍都是由網吧出資來養選手。

  弈智網吧隊的名字擺在這里,顯然也是其中一員。

  選手即使拿的工資再低,一個月每人也要兩三千。

  再加上電水伙食費,一支隊伍雜七雜八算下來,一個月怎么著得兩萬塊支出。

  在2016年的萍鄉,這絕對不是一筆小數字!

  網吧老板養隊伍,一是為了夢想,二是為了投資回報。

  隊伍贏得比賽,都是能在網吧里打出去的招牌。

  一旦進入次級聯賽,轉手賣出去也是不小的收益。

  弈智網吧如果無法通過TGA打進LSPL,老板的投資基本就是打水漂。

  一個月燒兩萬塊,支撐不下去也是可以李姐的。

  卓定還要繼續打字。

  結果系統跳出來提示,排到了勢均力敵的對手。

  “進進進!”同隊的牙膏在旁邊嘟囔催促。

  弈智網吧隊平時會和同級對手約戰訓練賽。

  今天他們和VG一樣都在放假。

  不過隊員們知道冬天的TGA對隊伍來說至關重要,因此也沒有放松,選擇繼續留在基地練習。

  隊伍的網絡不太穩定,沒辦法連接到韓服,而且他們拿不到賬號。

  拳頭不會給城市英雄爭霸賽這種級別的隊伍發放韓服超級號——因為他們根本不算是職業選手,只是被騰訊納入LOL電競賽事的最底層而已。

  卓定曾經在老板的支持下,斥巨資購買了一個韓服號,打算沖上去找頂尖選手過招。

  結果剛打上鉆一就被找回了。

  不光錢打了水漂,還免費幫人家打了個韓服鉆一的高分賬號!

  至此以后,弈智網吧隊的選手只能打國服。

  今天他們也是五排。

  打算用這種方式來鍛煉磨合,增進默契。

  雖然五排的整體效果不如訓練賽。

  但還是比普通排位賽要靠譜不少。

  卓定選英雄的時候還不忘跟顧行有一茬沒一茬的聊天。

  結果BP結束,剛剛進入加載界面,他整個人都傻眼了!

  “臥槽!”包子臉的牙膏字正腔圓,瞪大眼睛望著顯示器,“真的假的?”

  對面都是什么人?

  日暮途遠、松江大學城艾迪西、JackeyLov3、電腦們閉嘴謝謝……

  剩下的那位更是重量級。

  我真的只會打野!

  如今全LPL戰績首屈一指的頂尖強隊!

  一瞬間,牙膏腦中就涌現出無數悲慘回憶。

  4月份的那場訓練賽,他盡管沒有直接與顧行對位。

  可是對方的兇殘發揮還歷歷在目!

  一天的訓練賽,直接把當時還是打野的卓定打成了中單。

  牙膏被迫轉型成了打野。

  全隊都留下了不小旳心理陰影。

  今天碰上顧行,不會輪到我受難了吧?

  牙膏心生警惕。

  而后他就看見‘我真的只會打野’這個ID使用的英雄。

  石頭人,還帶了個傳送!

  擺明了是上單!

  “哈哈哈嗝……”牙膏樂開了花。

  死道友不死貧道,反正遭殃的不是自己。

  更何況顧行玩的還是上單石頭人!

  指不定自己今天還能安排他兩次!

  遠在滬市好望山的VG基地。

  顧行并不知道牙膏的想法。

  他起初還驚訝于對面的萍鄉網吧隊,轉念一想似乎也合情合理。

  VG五個人近期都沒怎么打國服,賬號進入休眠期,分數一路走低。

  但是尋常的路人車隊想和他們撞車也很困難。

  弈智網吧隊員的分數都不算低,兩隊在系統那里獲得的評價估計是勢均力敵,所以讓兩支隊伍排到了一起。

  “小顧你認識對面的玩家?”侯爺觀察到顧行的微表情,還特意詢問。

  “之前試訓的時候打過訓練賽,不是很熟……”顧行擺擺手解釋道,“不過對面中單玩的還可以。”

  他當初在登頂國服的路上,還和卓定偶遇過一盤。

  身為一名電一千分王者,對方中單玩得確實不錯。

  “這樣的嗎?”侯爺捏捏指節。

  原本他只是想玩玩。

  既然顧行這么說了,侯爺想試試對手的強度!

  顧行毫無覺察,還去找直播間里的觀眾聊天。

  “這局我拿的是石頭人嗷,主要對面陣容有點菜刀隊的感覺……”

  “上單波比,打野人馬,中路辛德拉,下路寒冰和錘石。”

  他跟觀眾訴說著自己的理解,“對面的法術傷害就一個辛德拉,想要殺掉我,得交大招才行……”

  “要是辛德拉真這么做,我反而達成了目的。”

  辛德拉的R能量傾瀉如果灌在一名前排角色身上,會讓她在團戰中的作用無限縮小!

  正因為此,顧行有恃無恐!

  “咱們對線打波比根本不用慌,”顧行侃侃而談,“石頭人這角色只需要前期穩定發育,團戰期的作用就相當大。”

  單論對線,石頭人是不如波比的。

  錘形態小炮能在當前版本成為上單三幻神的一員,自然有其獨到之處。

  靠著被動圓盾提供的護盾值,波比可以實現無傷換血。

  相比之下,石頭人的Q車輪滾滾耗藍量太多,換血代價實在太過高昂。

  顧行打算穩一點。

  此言一出,就遭到了杰克的嘲笑。

  “老顧你是對線水平不行吧?”

  他調侃起來,“我早就說啦,哥們上單蠻王有一手的,你非要自己去上路……要是被單吃,豈不是很沒面子?”

  顧行乜他一眼。

  “看玩笑,你不會真信了我的ID吧?”

  他艾歐尼亞服務器的賬號昵稱是“我真的只會打野”。

  實際上是假的。

  顧行主玩的位置是打野,但其他路多少也有所涉獵。

  先前在排位賽里排到廠長的那局,顧行見玩豹女的曉莊和自己位置重合,就曾經提議自己去中路。

  他不是開玩笑。

  是真的會一點點。

  起“我真的只會打野”這個ID,原因也很簡單。

  分奴不太會讓顧行強行補位——畢竟讓一個自稱只會玩打野的人跑去補位,不是個自己找不自在嗎?

  “今天就給你們證明一下,什么叫墨菲特!”

  顧行準備大顯身手。

  對位的弈智網吧隊上單分數也不算低,單排能打到電一王者守門員的位置。

  不過他愣是壓不住顧行!

  用盡渾身解數,最后補刀反而被顧行反壓了兩只斌!

  只能說人和人不能一概而論。

  顧行在上單英雄的操作細節上確實不如專職上單玩家。

  可他對兵線的理解并不差——這是打野進階時習得的基本功,如今在對線時為顧行提供幫助。

  況且顧行天賦肉眼可見。

  當時在電一亂殺,不用虛擬對局的Dori巧克力,他也能在艾歐尼亞以接近80勝率的恐怖效率單排上王者。

  兩相結合,顧行待在上路成功抗壓沒有任何懸念。

  他甚至還沒動手,中路就炸了。

  卓定雖然天賦不俗,可是在火力全開的侯爺面前,還是太過年輕稚嫩。

  被一通換血,不到4分鐘就被逼回了城!

  中路等級與經濟被迅速拉開。

  世界妹的盲僧操作也流暢至極。

  盡管World6目前的實力打LPL還有點勉強。

  可是面對城市英雄爭霸賽級別的隊伍,完全是降維打擊!

  他都不需要與隊友多做溝通,一邊聽著歌一邊優哉游哉就能跑去線上提款!

  下路同步爆發沖突。

  杰克的卡爾瑪一波完美操作,閃現擋住了對面錘石的鉤子,讓Imp可以無壓力輸出。

  兩名ADC組成的下路成功打出了對線擊殺!

  “杰闊,你這輔助玩的可以啊!”

  具晟彬真心夸贊。

  “你以為啊?”杰克挺挺胸脯很是自得,“要不是哥們以前不玩輔助,還有小段的事兒?”

  剛剛結束排位賽準備過來觀戰的小段滿頭問號。

  你什么意思?

  搶我飯碗是吧?

  VG下手確實有點沒輕沒重。

  對局進行到15分鐘,雙方人頭比為17:4!

  這四顆人頭,有一半是在越塔擊殺時杰克不小心抗塔抗死的。

  還有兩個是顧行開R開團后被集火秒掉的。

  卓定似乎是對他有什么意見,整場對局就盯著顧行,只要石頭人往前一貼,R能量傾瀉就往臉上甩!

  不過整體而言,雙方的實力差距完全無法彌補。

  從個人實力到團隊協作,兩支戰隊壓根不在同一水平面上!

  VG都不用什么復雜戰術,光靠脫離對線期之后的正常轉線,就能碾壓弈智網吧隊!

  偏偏卓定等人還沒有快速結束比賽的意思。

  他們格外珍惜這次與VG的對戰機會。

  即使VG沒有使用全部主力,也沒有認真去準備。

  但就算是稍微露出來的那些基礎理念,都是弈智網吧隊可望而不可即的知識。

  可是很快,隨著雙方經濟差距逐漸拉開,局勢徹底變成了一邊倒。

  在很多觀眾眼中,VG實在太狠了!

  兩隊的擊殺差距迅速擴大到20個。

  眾人在彈幕里議論紛紛。

  收手吧,哪有這么玩的?

好過分啊,我覺得對面打完這局排位就要自閉了  對面中野都是千分王者啊,殘缺版VG有這么猛??

不會真以為路人車隊能撞贏職業哥吧?這局排位已經結束咧  “起飛!”

  顧行大喊一聲。

  他操作的墨菲特閃現從陰影視野里鉆出來。

  R勢不可擋!

  石頭人飛速朝對方陣型撞去,伴隨著一聲轟鳴巨響,弈智網吧隊的三名英雄反應不及,被顧行的閃現R撞飛到半空中!

  世界妹踢了一腳花里胡哨的回旋踢,后續侯爺和具晟彬在己方陣型后方進行無壓力輸出!

  “看到沒有?”顧行沾沾自喜,“這就是石頭人給對方后排制造的威脅!”

  “我牛不牛?”

  在彈幕的一片夸贊聲中,敵方基地存活24分鐘便毫無懸念的宣告破裂!

  顧行與卓定告別,在對方的要求下添加了QQ好友,這才和隊友轉頭去尋找下五個倒霉蛋。

  這場對局不過是一下午的縮影。

  VG連續戰勝對手,顧行的上單以及杰克的輔助遭遇了敵人以及隊友的一致好評!

  等到晚上時分,加速器可以正常使用,顧行才轉戰韓服。

  好在今天直播開始制定的1200勝點目標終究還是完成了。

  這讓顧行長舒一口氣。

  直到深夜十二點,為期24小時的假期宣告結束。

  紅米第一時間就擊掌吸引選手的注意力。

  “我們開個會,商談一下即將到來的季后賽,以及未來的打法思路……”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