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95:何為反蹲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聽到侯爺的話,顧行難得猶豫。

  他不是去年侯爺離開SKT時的見證人,但多多少少通過新聞也了解過一些。

  S5全球總決賽的半決賽階段,SKT面對OG,在Easyhoon兩局且全部獲勝的情況下,教練組決定將他換下,讓李相赫出場。

  當時比賽地點布魯塞爾博覽館內,成千上萬名觀眾高呼著Fake的ID,卻無人在意Easyhoon的感受。

  顧行將心比心,覺得自己要是被俱樂部如此對待,大概率也會忿忿不平,離隊出走去尋找證明自己的價值。

  所以他才猶豫。

  來VG這么久,也沒見侯爺和SKT其他現役選手,特別是Faker有什么聯絡。

  顧行懷疑他們之間的關系不太好。

  要是跟Easyhooni說自己和隊友剛才這么開心,原因之一是拿到了李相赫的好友位,指不定會讓侯爺心里不快。

  好在顧行反應很快,迅速想出了回答,“剛才排到Faker,我把他暴打了!”

  這話也沒錯。

  偶遇李相赫的時候,他就想給對手好好上一課,最后逮著中路猛抓,其他幾名隊友也足夠給力,差點給Faker安排成超鬼。

  顧行得償所愿,心中自然充滿了豐收的喜悅。

  后面要到的好友位算是錦上添花,被他選擇性的截去了。

  侯爺表面依舊云淡風輕,不見有什么特殊情緒,“這樣啊……”

  紅米適時插話,“知勛,你和晟彬玩的還開心吧?”

  Easyhoon點頭,臉上還掛著笑容,“赫奎酒量不太好,沒幾杯就暈暈乎乎,

  我們把他送回EDG基地才打車回來的。”

  金赫奎,Deft的本名。

  侯爺不光和小學弟很熟,跟Deft也非常親近。

  因為Easyhoonl職業生涯開啟的原點是一支名為GSG的戰隊。

  在2013OGN春季賽開啟之前,GSG被MVP收購合并,正式更名為MVPB露e,也就是后世的三星藍。

  侯爺也因此和Deft當了大半年的隊友。

  兩人性格都相當和善很好相處,關系自然不錯。

  在基地外面火速抽完煙的具晟彬也走了進來,他臉頰紅撲撲的,目光迷離,活脫脫一只醉老鼠。

  不止如此,身上酒氣與煙味雜糅到一起,著實不太好聞。

  “阿西……”紅米捂住鼻子,一臉嫌棄擺擺手,“趕緊滾上去洗澡!”

  lmp嗅嗅身上的味道,后知后覺跑到樓上沖洗。

  顧行見侯爺也離開訓練室回宿舍洗漱,這才打開對話框跟Faker聊天。

  一個不懂韓語一個不懂中文,兩人靠簡單的英語溝通交流。

  正在首爾KT基地內的李相赫看著對話框內跳出的信息、,仔細斟酌方才做出回答。

  從出道巔峰捧杯,到S跌落谷底,Fake現在心態成熟了不少。

  之前他還是嘲諷R玉‘沒什么缺點當然也沒什么優點的著名垃圾話大王,如今卻成了儒雅隨和的頂級電競明星。

  除非和特別親近的朋友私下調侃玩鬧,否則他每每聊天都會深思熟慮。

  Faker知道自己言論有多大的影響力。

  他不會胡亂開口說話,只會講自己非常明確且不夾雜敏感立場的話語。

  顧行社交能力頂級,他大概能猜出李相赫的顧慮,因此話題把控的很好,讓Faker/盡量放輕松,不用費心思就能搭話繼續聊。

  寒暄過后,又聊了聊各自對6.14版本熱門英雄的理解。

  顧行啪啪打字,Whatdo誘thinkofRye'srework(你怎么看瑞茲的重做?)

  在即將實裝比賽服的6.14版本,瑞茲將要迎來再度重做。

  身為英雄聯盟的代表角色,他已經迎來了拳頭公司的第四次重做,成為聯盟內當之無愧的扛把子。

  本次重做的原因也很簡單。

  大招開啟后與小技能聯動會制造出過于強大的控制能力,玩法稍有點復雜,但真正精通的話,敵方對位玩家的游戲體驗會非常糟糕。

  代表作就是李相赫在S5全球總決賽上的瑞茲表演,連續刷新施放W符文禁錮將彼時的胖將軍卡牌定在原地,讓他至死都動彈不得無法逃跑!

  拳頭自然不會容許這種技能機制繼續為非作歹下去,他們目前對英雄的重做與更新,其中一個方向很清晰。

  就是為對決雙方的英雄創造足夠的互動與反制能力。

  大幅度削弱刺的沉默效果就是典型例子,妖姬、卡薩丁、男刀等英雄原本技能帶沉默,秒人毫不講道理,對方就算反應過來也無法反制,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陣亡。

  被這樣秒殺,根本沒有游戲體驗,心里憋屈的很。

  現在削除沉默,讓被刺針對的玩家也能有充分的操作空間。。

  瑞茲雖然沒沉默能力,但先前一套技能打出多次符文禁錮,也是個過分強大的機制。

  本次重做,瑞茲的R將變成曲徑折躍,可以創造傳送陣載著友方單位前往其他區域。

  顧行想找FakerE取取經,畢竟人家是真正的瑞茲精通選手,對這角色的掌握與理解到達了登峰造極的地步,那么自然知道兩版瑞茲之間的不同。

  李相赫想了幾個詞,但卻不知道怎么用英文表達。

  他在麻浦高中讀書時,學習成績很理想,但后續走上電競路就肄業了,即使如今也在看書學習,卻和英語沒有多大關聯。

  Faker不得不窘迫的求助翻譯軟件,將自己的意思表達明白。

  重做后的瑞茲由于曲徑折躍的存在,會更加強調與隊友的聯動以及戰略性,

  看起來不太適合排位賽,更像是為職業聯賽與多排量身定制的英雄,因為有溝通與配合,才能發揮出他的威力顧行英語也挺一般,磕磕絆絆把這句話捋順清楚。

  兩人而后又交流了野區改動,等各自排到了新的對手,才結束這次聊天。

  切出去瞥了眼彈幕,顧行發現自己一段時間不搭理網友,這群人也能自娛自樂。

  除了在關注他與李相赫的聊天內容,網友還在討論些有的沒的。

要不給Virtue想個簡稱?不然每次打字都得敲單詞,未免也太麻煩了這挺好的嘛,我建議Virtue下賽季再換個lD,這樣我又能多學一個單詞確實麻煩,簡稱的話…取Virtue怎么樣,叫V哥吧每當我打出?的時候不是我有問題,而是我覺得你有問題就是,凈取低俗外號,我們叫GodV如何,名字一聽就威武霸氣  “你們取綽號全靠偷是吧?”顧行蚌埠住了,“能不能來點正能量的?”

  他抿了一口水選完英雄繼續看彈幕,“什么高達哥都來了……還有叫我小顧的?”

  這給顧行整笑了,“那是隊友叫我的簡稱,是因為周圍就我一個姓顧的,又是個新人,你們瞎起什么哄啊。”

  和顧盼的QQ昵稱一樣,他立馬確認這是妹妹搞的鬼。

  他心中咬牙切齒,外表卻不見絲毫波瀾。

  顧行零零散散也直播了一段時間,知道彈幕這種東西,你不去理會,不用多長時間就能刷過去。

  越是插入話題,節奏越是不停。

  他想當做無事發生。

  可網友發覺彳于哥確實很有個人特色,辨識度相當高,便在彈幕上瘋狂復讀發言。

  見實在沒辦法裝死躲過去,顧行被迫轉移話題,“這局你們想看什么英雄?蠻王打野怎么樣?“

  正主本人發話,一小撮彈幕反而更來勁了。

  避而不談根本就不現實。

  顧行急中生智,干脆從之前彈幕起的綽號中隨便挑了兩個,“就德天使吧,小顧也成…”

  這下節奏總算是平息下來。

  他確定直播間捕捉畫面中只有英雄聯盟的界面,便果斷登錄QQ,開始給妹妹發信息轟炸,質問顧盼為什么要來直播間搞事。

  待在自己小隔間里的顧盼剛準備完明天的家教內容,閑來無事看了會兒顧行直播,看網友在討論哥哥的外號問題,一時心血來潮便發了條彈幕出去。

  顧盼也沒想到自己這條彈幕會引發后續眾人的復讀。

  她咬咬嘴唇,用自己的老款智能機打字回應,我也不知道他們反應會這么大啊,你直播間那么多觀眾,我這種彈幕應該挺不起眼才對顧盼起初下意識的為自己辯解。

  但順著聊天頻道往上翻找記錄,望著觀眾網友的調侃,越來越心虛。

  顧盼知道顧行不喜歡這個外號,總覺得帶有幾分惡搞性質。

  被一群網友這么叫,他心里肯定挺難受。

  顧盼又扭頭看了一眼哥哥的房間。

  爸媽在顧行前往滬市打職業之后,經常清掃隔間,保持干凈又衛生的狀態。

  但通過種種細節,還是能很容易的判斷出,那里已經很久沒有人住過了,少了些許生活氣息。

  不過墻上的周杰倫海報壁紙與書架上的課本、練習冊以及合影,無時無刻不在提醒著顧盼。

  她那比自己提前片刻降生的哥哥,在屋子里生活了十八個年頭。

  本來顧盼是個挺樂觀的人,然而高考結束一個多月,她心中偶爾會涌起幾分惆悵感傷。

  很多鎮海的好友同學因為大學志愿不同,不得不面臨著離別,以后可能都不會有再見面的機會。

  顧盼嘆了一聲。

  兄妹兩人從記事起,就為了更寬敞的房間、更多的零食玩具而爭搶不休,屢屢吵得不可開交。

  現如今這些都屬于自己一個人了,顧盼卻高興不起來。

  她知道,等自己去北上讀書,與顧行的相處時間會越來越少。

  天各一方,興許只有放假回老家時能見上兩面。

  等到大學畢業,他們又要為了生計奔波……

  顧盼懷疑她與顧行從今往后的生活都不會再重合了。

  猶如兩條相交的共面直線,交點只剩下父母所在的這個家,短暫相聚后便再度錯開。

  想到這里,心底倏地柔軟下來。

  顧盼不再猶豫,手指敲擊著鍵盤。

  顧行質問兩句見妹妹沒再回話,就忙著調整對局的天賦符文。

  突然電腦響起QQ提示音,他切過去看了一眼。

  從來不喝可口可樂:對不起顧行先是一愣,而后確定這真是顧盼發來的,心中驚詫莫名。

  沒人比他更了解顧盼。

  不管心里怎么想,兩人單獨相處時,妹妹嘴總是硬的要死。

  實際顧行也是這樣。

  此刻從顧盼那里得到了一個從未見過的對不起,他第一反應就是趕緊截圖。

  先把證據保留下來。

  緊接著再去細細琢磨這三個字。

  顧行又覺得別扭。

  太不習慣了。

  他對妹妹方才發彈幕念自己外號的行為確實挺不爽,但距離怒不可遏那種程度還差得遠。

  顧行打字回復過去,多晚了還熬夜不睡覺,顧盼你別熬著熬著精力跟不上,

  考科目二的時候再把人家車子給撞了從來不喝可口可樂:要你管?看到這句頂嘴回答,顧行頓感神清氣爽,想直呼一句舒服了。

  和妹妹聊了兩句,他又催促對方趕緊去睡覺。

  寂靜深夜里,窗外燥熱的夏風吹拂在顧盼的白皙肌膚上,不知是誰家的空調外機在嗡嗡作響,與樹上的夏蟬一起擾得人不安生。

  不過顧盼適應了這種生活。

  她最后看了眼手機,發現顧行沒有再給自己發消息,這才息屏將其放到桌面上。

  自己則扯過薄被蓋住小腹,沉沉睡去。

  打完兩局排位,顧行看時間差不多了,這才揮手與觀眾告別。

  現在直播間的關注人數已經來到43.9萬,單論這個數據,顧行只比VG隊內的兩名韓援低。

  斗魚有時還會給安排兩個大推薦,關注數據蹭蹭向上漲。

  顧行還是挺滿意的。

  訓練室里就剩他自己,正逢放假,其余隊友也休息的比較早。

  關掉電腦與電燈,顧行才大步流星的往樓上房間走。

  結果剛上走廊,就發現侯爺站在窗臺邊,看樣子正在等自己。

  顧行打了聲招呼,“有什么急事兒不能等到明天再說?”

  “還是立馬解決比較好,”Easyhoon如此說道,“有關晚上排位賽你碰到Faker的事情。”

  然后呢?

  顧行腹誹,難不成要表揚我今天暴打了李相赫?

  “那場對局的直播錄像我看過了。“

  侯爺這句話讓顧行心里猛地一顫。

  閑著沒事看什么直播錄像啊大哥?

  看比賽回放不好嗎?

  他心里吐槽兩句,嘴上趕緊解釋,我只是怕你和Faker.…

  侯爺不是傻子,看過錄像肯定知道顧行與VG其他選手當時為什么會興高采烈。

  其中的重要因素就是拿到了Faker好友位。

  顧行明白沒必要也不可能瞞下去。

  “就是這件事啊,”侯爺笑容愈發無奈,“必須得給你解釋一下才行,否則要產生誤會。”

  顧行走到窗臺前伸手把窗打開,吹了一晚上基地訓練室的空調,他還覺得有點悶。

  站在身側傾聽著侯爺的解釋。

  “當時在布魯塞爾打半決賽,正均哥……”他見自家打野露出疑惑表情,又補了一句,“就是SKT的Kkoma教練。

  顧行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他直播一晚上如今頭昏腦漲,聽到'hengjun’兩個字還以為是唱《私奔》的國內歌手。

  Kkoma執教生涯成績斐然,SKT英雄聯盟分部能取得今天的成功,必定有他不少功勞。

  “那天我出戰,贏下第二局比賽,只要再拿下一個小局,我們就能進軍決賽,回到休息室卻聽見正均哥決定把我換下去,當時接到這個消息,我都呆住了。”

  侯爺笑容稍顯苦澀,“講實話,說一點也不委屈那是不現實的。”

  “場館很大,全場都在高呼Faker,現場解說的聲音透過音響傳到我耳邊,他們說…”

  Easyhoon深吸一口氣,想要平復情緒,可炎熱夏風順著咽喉向下,卻在內心深處點燃了一把火。

  “他們說'OG連Easyhoon都無法戰勝,又怎么能贏FakerD呢?”

  侯爺望著基地外的明亮街燈,“我可以保證,當時絕大部分觀眾都是這么想的。”

  “從這個角度看,你覺得我會對Fakerl以及SKT心存芥蒂。”

  顧行終于搭話,“換位思考一下,我很難接受。”

  “沒錯,”侯爺點點頭,很理解他的想法,“在離開半決賽舞臺時,我對自己產生了懷疑—我到底在KT里扮演著怎樣的角色,是不是大家都想看到Fakeri而不是我?

  “這也是我離開SKT的原因。”

  “不過我和相赫以及其他還待在KT的隊員關系并不差,離開韓國前他們還來送行……”侯爺在短暫的激動后就冷靜下來,語調一如既的柔和。

  “外界新聞報道將這一切渲染的太過分。”

  顧行看向了Easyhoon,眼中透著幾分疑惑。

  “很費解是嗎?”侯爺猜出了他的想法,“離開KT,是因為我找不到自己作為職業選手的價值,這并不代表著我要去憎恨誰。”

  “當5全球總決賽結束,回過頭來細想,我要把這過錯歸結于誰的身上呢?

  侯爺低眼看著自己修長白皙的手指,“相赫嗎?他有著一名優秀電競選手的一切品質,勤奮、上進、謙虛而不自卑、驕傲而不自大,加上出色的天賦。”

  “℉ake堪稱英雄聯盟電競領域的標桿與榜樣,他做錯了什么?”

  “難道是觀眾與解說的問題?可他們想要看到更耀眼的Faker,想要為相赫歡呼吶喊,無以復加的喜愛著他…這又有什么錯?”

  顧行沉默不語,只是在傾聽。

  去年的全球總決賽,他因為要準備競賽考試,并沒有觀看直播,后續才補的回放錄像。

  但他想起了S4世界賽。

  在主持人在三星白奪冠捧杯時,詢問觀眾究竟誰是世界第一中單。

  臺下異口同聲、不假思索的回答一Faker。

  2014年的Pawn與2015年的Easyhoon,在這個問題上的境遇頗為相像。

  “所以你明白了嗎,這件事沒有誰對誰錯,也沒有誰可以站在正義的一方去心安理得的譴責別人,”侯爺咬字清晰,“我沒有道理去責怪相赫。”

  “彼此之間的關系也不僵硬,不常聯絡只是因為大家不在一隊甚至一個聯賽,

  自然不會有什么聊天的機會與話題。”

  顧行點點頭,示意自己聽懂了。

  興許是心中被點燃的火焰尚未熄滅,Easyhoon3轉而說道,“但我確實渴望在職業賽場上正面擊敗相赫。”

  “這大抵是多數英雄聯盟職業中單選手心中一項無與倫比的挑戰!”

  顧行望向Easyhoon。

  身材瘦削的他迎著窗外皎潔月光,目光里少了幾分溫和,多了抹堅毅。

  顧行深呼吸,讓燥熱夏風同樣吹入心底。

  ”一定有機會的。”他喃喃自語。

  隔天休息、,顧行起床洗漱,打算去找隔壁LGD基地的Dandy提升一下自己。

  正好兩邊基地今天都放假。

  他和Dandy.之前在上加過好友,得到對方同意,他便起身去鄰居家串門。

  “小顧你來啦!”平野綾見面就和他笑著打招呼。

  “誒,”顧行應聲打了個招呼,“剛才和Dandy哥打過招呼…

  “你直接進訓練室吧,我去找mp玩。”平野綾挺開朗,沒事就笑嘻嘻的。

  有些隊伍的訓練室管理很嚴格,非俱樂部賽訓部員工都不讓進。

  有的隊伍就管的很寬松,只要訓練室中央白板沒有寫有關戰術策略的保密內容,別家選手串門就能進來。

  LGD算是后者。

  況且他們和VG的英雄聯盟分部關系密切,連教練都共用過,就差穿一條褲子了,訓練室就和VG后花園一樣,打聲招呼就能進去逛。

  顧行推門進去,就看見胖胖的高德偉坐在飲水機邊的位置,電腦屏幕顯示他正在排位賽隊列中,

  高德偉兩只手向上伸,扒住了電競椅上方,像是在伸懶腰。

  就是…會不會從椅子上滑下來啊?

  顧行好心提醒一句。

  “沒事,我專業的,”高德偉根本不慌,“平時都這么坐,可以增加下運動量。”

  你管伸懶腰叫增加運動量?

  Dandy聽到后方聲音,回頭來朝他招手。

  “在打斗地主啊?”顧行過去就看到Dandy!顯示器上的斗地主畫面。

  他不由得想起那個著名的梗。

  在對不起中間加兩個什么字最心酸?

  對三要不起。

  Dandy也因此獲得了對三這個流傳甚廣的綽號。

  “嗯,排隊的時候無聊就玩。”Dandy!見顧行過來,順手把排位賽界面叉掉。

  顧行看了兩眼,發現Dandy如今終于不會把對三留在手里,比之前有所進步。

  不過水平依舊菜到摳腳。

  “你教我打野,我教你斗地主怎么樣?”顧行興致沖沖。

  “啊?”Dandyi清秀的臉上浮現出一絲質疑,“你能行嗎?”

  “那肯定的啊,”顧行很是自信,“就這歡樂豆,當年陳刀仔他能用20塊贏到3700萬,我顧行用20萬贏到500萬不是問題!”

  他稍微浮夸了點。

  不過自己斗地主水平確實挺不錯,在這項牌類游戲里能碾壓顧盼,當時可給他牛壞了。

  量化的話,大概比Dandy強上幾十個JackeyLove。

  上手給Dandy操作了幾盤,贏多輸少,偶爾牌不好的時候也能盡可能止損,給對三看得一愣一愣。

  “厲害啊!”他由衷夸贊,“等等你教我一下!”

  顧行趁機開始取經,“紅米說你世界賽的時候簡直是全能型打野,評價特別高!”

  Dandy來了勁頭,“那是,想當年我暴打Clearlove和Insec..

  回憶往昔,對三很是自豪。

  全球總決賽的一個月時光,是他職業生涯的最高峰。

  “當時我看比賽直播,你那手反蹲簡直絕了,”顧行說這番話真心實意,“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即使現在看來,對三當時的發揮也恐怖到難以想象。

  玩的就和開全圖掛一樣,對面打野在哪兒,他了如指掌。

  曾經的老對手、同為OGN四大野王的Insec,在那年皇族對陣三星白的決賽上,面對Dandy毫無還手之力!

  聽到顧行語氣中毫不掩飾的贊賞之情,Dandy很是開心。

  對三這段時間中文有所長進,不過有些詞匯對他來說依舊生僻,說話時還不自覺帶著韓語的語法模式。

  兩人憑借翻譯軟件做交流。

  反蹲是這樣的…”Dandy一開心,話就比平時多了不少,“你不能全靠猜測,不論如何都得有依據。”

  “這個依據就是視野。”

  顧行連連點頭,覺得這個概念很好理解。

  肯定是從敵方暴露出的蛛絲馬跡上做判斷,才能準確反蹲。

  先前在虛擬對局中,Clearlove版本的對手就用過不少次反蹲,不過廠長對于這項技巧的使用還沒有到登峰造極的地步,和Dandy還有不小差距。

  “當時我為什么強?很大一部分功勞要給輔助Mata,世亨哥的視野布控非常嚴密,讓我可以獲得比對方打野更多的信息,進而做出的判斷也更加準確有效。”

  Dandy.跟顧行詳細闡述,Mata布置眼位有一個訣竅…話說回來,成榮哥應該教過你視野的部分知識吧?”

  成榮哥,就是紅米原名尹成榮的尊稱。

  “信息眼和戰略眼,我學過一些。”顧行予以回應。

  對三這才繼續往下說,“Mata在整個對線期,90的情況下只做信息眼,而不做戰略眼!”

  “和防Gank或者繞后的戰略眼不同,信息眼的定位就是盡可能為隊伍提供對方關鍵人物的視野…”

  “他把眼位深入到敵方野區,前期便將視野防線廣充出去,爭取捕獲到敵方打野信息!”

  對三也不藏著掖著,反正這種細節當時的三星白教練紅米都知道。

  “Maa負責將眼位插出去,只要能看到對方打野的位置,我們可以通過暴露出來的刷野數、等級、裝備等信息,去推測他想要做什么。”

  “這就是我做反蹲判斷的前提條件。”

  Dandy滔滔不絕,“接下來講我自己的技巧,反蹲是個技術活,拿到視野信息之后,你要揣測對方的心理,去站在他的角度思考,想想他會怎么做。“

  “思考的點,一是對方野區里是否還有野怪沒有被吃,職業賽場大部分情況下,打野選手求穩,都會保證自身發育再去線上找機會。”

  “如果他野區里還有營地沒刷,或是野怪即將刷新,對方到線上Gank的幾率自然會偏低—畢竟一旦沒有成功,要虧損野怪資源。”

  顧行認真聽講,爭取將對三傳授的知識通通理解透徹。

  “二是附近的兵線情況,還是換位思考的原則,你站在他的角度,去思考哪條線比較需要自己,”Dandy強調道,“這里的‘需要,不單單是Gank抓人,有時幫隊友解線也是重要一環。”

  顧行稍一思忖,便想明白了其中道理。

  面對EDG的第二局,廠長開局就猜到他要來中路幫侯爺處理兵線,從而把中單從線上解放出來,嘗試去下路包夾擊殺Deft。

  因此Clearlove!果斷到中路進行反制,阻撓顧行不讓他順利處理兵線。

  “最后一點,去找對方的戰略核心,”Dandy目光銳利,比如EDG,在我看來很好針對,他們就會保著中下玩,上單根本不會去管的。”

  “這種情況下,你反蹲的思路就相當明確了,先排除上路這個錯誤答案。”

  顧行恍然大悟。

  “另一個比較重要的點,就是反蹲時機,你要去算對方的移速與刷野。“

  “不會算時間的打野傻呆呆的在線上等半分鐘才能等到對手;精通此道的打野,能將對手的所在位置與刷野進度控制在一個很小的誤差區間…”

  “想要更進一步,這知識必須要掌握,這事關你的反蹲效率。”

  Dandy和紅米、Mata一脈相承,都喜歡玩數據流。

  部分選手也有不記時間就能判斷出對方位置,但那種純純天賦怪實在太少見,

  不適用于普遍教學。

  “移速很好理解,不出鞋子、出草鞋與二級鞋、三速鞋五速鞋,各有各的不同,至于英雄基礎移速,不需要單獨去記憶,”

  Dandy擰開礦泉水灌了一口,潤潤喉嚨,“算首輪刷野時間比較簡單,加上趕路的話,大概每組營地18秒。”

  “可是在補出二級打野刀之后,各個英雄的刷野大致時間又是多少,你會記得嗎?

  聽到對三的話,顧行擰起眉頭。

  裝備與等級提升,就意味著變量增加。

  更何況還有懲戒這種召喚師技能可以加快刷野進度。

  屬實不好計算。

  Dandy笑容苦澀,“不過我現在也做不到這一點,大腦與精力同巔峰期相比差太遠了。”

  “你不用去了解所有打野角色的刷野時間,只需要掌握當前版本熱門打野在對線期的刷野效率…”他不忘提醒。

  “譬如當前版本的雷克塞、男槍、人馬和酒桶出場率最高,記這四個角色就好。

  “裝備計算也有訣竅,記到大打野刀之前就行,做出大件之后,打野的刷野效率都會相當高,用不著去計算了。”

  Dandy傾囊相授。

  “現在大部分打野首次回城就是做二級打野刀,第二次回城要么掏熔渣巨人、

  戰士打野刀,要么就是散件鞋子,你記住這幾個節點絕對夠用。”

  顧行將其牢牢記下,只不過眉頭越擰越緊。

  Dandy這招的難度確實太高。

  “多開幾局自定義,不用半下午就能搞定數據,難點在于你要在賽場上不停提醒自己去計算,”Dandy猜出顧行想法,拍拍他的肩膀,“你也別太灰心,幾乎沒有打野能時刻計算準確。”

  “老打野到最后,靠的都是經驗去判斷,只是你現在缺乏場次的積累,所以讓你去記一些東西,玩到后面就用不到了。”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