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92:瞬秒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廠長透過黑白屏幕,看著顧行一套技能將自家鋒喙鳥收走。

  我的f4!

  他神情先是憤怒,而后又露出幾分難得的無助迷茫。

  雷克塞現在本就是一個前中期英雄。

  對線期尚未結束,讓對位的豹女打成這樣,說是被碾壓也不為過。

  接下來閃現尚未轉好的他能做些什么?

  而觀眾席的vg粉絲爆發出激動歡呼!

  廠長堪稱edg前期進攻的絕對核心,如今比賽進行到7分鐘就陣亡兩次,對vg來說無疑是個利好消息!

  目前峽谷之內沒有其他戰斗爆發,導播迅速調出了方才的錄像回放。

  娃娃仔細觀看,最后確認無誤方才說道,“vg并沒有對方f4營地的視野,侯爺和virtue完全是通過預判來確定廠長位置……誰成想還真讓他們猜對了!”

  這場焦點之戰吸引到的網友數量眾多,直播間熱度隱隱到達峰值,他們在直播間內刷著各式彈幕。

  雷克塞也太慘了,連一點反抗能力都沒有!

上局virtue還不敢明目張膽的反f4,這局是徹底不掩飾了啊沒辦法是這樣的,virtue身為廠長粉絲,知道他喜歡刷f4也是很合情合理的吧  野區一崩盤,edg是不是寄了?

  先不談廠長,在干嘛?玩個巖雀也能當地縛靈?

  小學弟心里苦。

  他倒是想去離線游走。

  然而還沒等自己占得中路線權優勢,野區就捷報頻傳!

  一般情況下,打野與線上角色相輔相成。

  打野可以通過gank等方式幫助三路對線。

  同樣,強勢的對線也能讓打野玩得更肆無忌憚,很多中立資源都可以依托線權來爭搶。

  彼此之間用唇齒相依來形容倒是很合適。

  現在面臨的局面就是野區大逆風。

  這版本雷克塞確實強,從單體作戰力到功能性,在聯盟打野角色中算是數一數二。

  但它前期一旦陷入劣勢,就將非常難受。

  原因很簡單。

  如今大部分職業賽場的雷克塞都是出紅色打野刀。

  挑戰懲戒在均勢是一件非常好用的裝備,能提升對拼能力,還變相增強自身坦度。

  可是雷克塞一旦沒能打開局面還被反制,紅色打野刀就會拖慢它的節奏!

  失去綠色打野刀的眼位,挖掘機想要控制住野區視野,得額外投資800金幣去購買眼石!

  優勢局,這800金幣對于雷克塞來說無傷大雅,多吃點野怪拿兩次助攻就能刷出來。

  而在劣勢局,額外付出的眼石經濟簡直要了挖掘機的命!

  廠長沒有足夠的眼位去布置視野,就無法掌控住自己幾近淪陷的野區,野怪也要被顧行反爛。

  經濟狀況愈發糟糕,裝備愈發差勁,越難以控制野區,如此惡性循環,最終成為團隊突破口。

  連帶著小學弟也很難受……

  他一個巖雀都不敢走進自家黑黢黢的營地,提心吊膽生怕被vg中野抓住機會。

  可他不進野區,怎么去邊路游走?

  “edg打不開局面,他們只能依靠det了!”

  米勒覺得這劇情和上局有點相像。

  “好在廠長之前去下路gank幫det拿了一顆人頭,讓老鼠補了一大波發育,如今他的裝備還要比imp好上一點!”

  det成為了edg粉絲的救命稻草。

  這是他們獲勝的唯一希望。

  金赫奎在隊內語音中開口,“我們這局可以往下拖,千萬不能急……”

  他嗓音又細又低,聽起來軟綿綿的,

  由于中文不是很流利,還得借助小學弟才能完整表達出自己的意思。

  廠長深呼吸兩次,調整好自己的心態,重整旗鼓繼續操作。

  這局edg選取的陣容確實有打后期的資本,不論是上單巨魔的單帶,還是擁有老鼠的正面團戰,隊伍強度都不算低。

  舞臺另一側的顧行并未因為暫時優勢而放松警惕,還在提醒隊友:

  “待會兒我就去下路,imp你先把兵線給處理好……”

  他也知道對方后期戰斗力相當強悍,稍有不慎就容易被翻盤。

  而且自己操作的還是豹女。

  很多玩家喜歡把奈德麗和男槍、千玨歸于一類,認為他們都是野核角色,傷害相當高,只是缺乏控制。

  要是選出此類英雄,團隊都得為打野傾斜資源,線上角色必須在陣容搭配以及戰術打法上更加照顧野區,不然無法發揮出他們的能力。

  從這種角度來看,豹女是當之無愧的野核代表英雄。

  但很多人認為野核英雄后期都很強力,那就是純純的誤區。

  豹女和千玨、男槍本質上就有很大的不同。

  普遍意義上的野核,指的是戰術核心,并非輸出核心。

  兩者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不能畫等號。

  輸出核心是由射程、技能等英雄機制構成的。

  是否為輸出核心,取決于英雄在裝備等級與其余角色相近的情況下,后期能不能制造出比其他英雄更高的傷害。

  像男槍和千玨,既是戰術核心需要隊伍傾斜資源,又是典型的輸出核心。

  他們就算沒有裝備優勢,依舊能在后期團戰中穩定發力。

  前者有五級e搭配滿層純爺們,能獲得120點雙抗,后期相當于比其他輸出型角色多了兩件防裝,有坦度就有更廣闊的輸出空間。

  后者有千玨之印的被動,出肉裝一樣有傷害,百分比傷害加成可不是鬧著玩的。

  另一個關鍵點,男槍與千玨都算是射手。

  在閃避屬性已經退出歷史舞臺的今天,除非碰上賈克斯e反擊風暴以及一小部分致盲技能,否則依靠普攻的射手輸出是最穩定的。

  可豹女呢?

  q標槍投擲很難命中,就算在團戰里扎到對方,大概率也被前排坦克擋了下來。

  后期團戰想打出最高爆發,奈德麗就得變成豹形態跳躍近身。

  可她終歸是個脆皮,跳進人堆后很容易被集火秒殺,容錯率相當低。

  簡單來說,豹女是戰術核心,并非輸出核心。

  奈德麗所謂的強力傷害,都是利用發育優勢打出來的。

  英雄特性賦予豹女強大的前期滾雪球能力,也剝奪了她依靠機制的后期carry能力。

  必須要有經濟與等級領先,奈德麗才能在團戰中有所作為。

  要是和對位打野同等發育進入團戰階段,豹女作用肯定不如對手。

  顧行深諳其道。

  他不打算給edg任何喘息機會,準備繼續施加壓力,把廠長野區攪得天翻地覆!

  “豹女反完對方的f4,回城補出符能回聲打野刀,直奔下路而去!”

  顧行知道廠長上半區已經沒有野怪了,復活后大概率要在下半區活動,因此他趕到下路試圖反蹲。

  豹女的靈活性在此刻展現出來,w猛撲不停位移,途中還經過下二塔前的自閉草叢,觸發被動尋覓的移速加成。

  “imp試圖推線,廠長已經趕到下路……”

  藏在草叢里的meiko往后方丟了只燈籠,待自家打野撿起來,自己再用e厄運鐘擺將塔姆刷了回來!

  “det在旁邊丟出w劇毒之桶,緩速imp射出毒箭!”

  看到廠長的雷克塞,小段立馬操作塔姆用w大快朵頤把imp吞到嘴里。

  不過他自己卻被挖掘機頂到半空中,吃了一套傷害,血量岌岌可危。

  “virtue及時趕來!”

  豹女最后一個猛撲加入戰局,變換成人形態,e野性奔騰給小段奶了一口,撐起了他的血條。

  而后q標槍投擲朝著廠長射了出去!

  不過clearlove對此早有預料。

  顧行知道他會來下路,他也知道顧行知道自己要到下半區。

  這波對下路發起的突襲,廠長本來就沒想著能有什么好結果。

  就算顧行不在,上路龍哥的慎還有大招可以遠程支援。

  他只是想盡可能的多打兩個技能出來,磨損一些vg雙人組的血量也好,算是變相減輕了det的對線壓力。

  雖然豹女的支援速度比自己想象中要快上一些,但是蕪所胃。

  廠長留著e挖掘隧道在此刻派上用場,他向后位移拉開距離,躲開了豹女的標槍。

  “edg冷靜后退,vg沒有追擊能力!”

  開局換野區,imp沒有吃野怪,因此經驗要少上一些,此刻并未升到6級。

  燼除去大招就只剩下w致命華彩可以留人,卻被det輕巧的走位閃躲開來。

  小段見狀也不打算深追,“咱們把兵線推過去,然后轉小龍!”

  本局比賽首條刷新的是火龍。

  8的攻擊力/法強加成相當誘人。

  特別是對于能借助被動低語將攻速轉化成攻擊力的燼,更是如虎添翼。

  “edg下野三人組不敢來阻撓,只能看著火龍被對方收下!”

  廠長沒有閑著,前往中路嘗試抓閃現和大招全在冷卻的侯爺。

  他選擇的角度非常刁鉆。

  clearlove剛才見顧行來到下路支援,根據數據面板的補刀,就知道豹女是回城后馬不停蹄趕了過來。

  那想必來不及在vg野區里布置視野。

  因此他干脆繞路來到對方鋒喙鳥營地。

  這里必定沒有vg的眼位!

  “廠長挖出隧道,繞后包夾住了easyhoon!”

  侯爺為了掩護隊友吃小龍,因此想要推線過河道,用兵線拴住小學弟,讓他無法支援。

  付出的代價就是自身位置過于靠前。

  見廠長來抓自己,侯爺趕緊往側面交出e冰川之徑。

  在雷克塞靠近時,用w冰霜之環將其定住,再觸發二段e來到遠處。

  “小學弟開啟r墻幔飛速靠近,順便封死了侯爺繼續逃跑的退路,撒石陣鋪在腳下,緩速之后再給巖突!”

  侯爺已經沒有任何走位空間了,好在龍哥此時給出大招。

  慈悲度魂落給予的護盾讓冰女撐住一段時間,盡管龍哥的引導被對位mouse的巨魔用柱子打斷,但這已足夠。

  顧行擊殺火龍后帶著輔助塔姆趕到中路,成功勸退了對方。

  廠長這波gank逼出龍哥大招,自身也要付出不小代價。

  顧行把他的上半區給反掉了。

  又一組鋒喙鳥落入手中!

  clearlove對此無能為力。

  面對這種發育的豹女,他知道自己絕對無法阻撓顧行的反野入侵。

  他另謀出路,想主動出擊給隊友創造一些優勢。

  一聲尖叫襲來,傳遞到峽谷所有選手的耳中!

  “廠長利用r虛空猛沖趕到下方隧道處,他趁著virtue反掉自己上半區野怪的間隙,再度來下路動手!”

  由于他沒有閃現,這次依舊沒能收獲擊殺。

  不過imp的雙召被打了出來,小段也交掉閃現。

  clearlove覺得他已經幫了下路很多。

  但是當顧行騰出時間來搞事的時候,廠長才體會到深深的無力感。

  “燼遠距離開啟r完美謝幕架狙,第一槍成功命中!”

  幫己方adc擋槍的meiko寸步難行!

  當前版本的燼就突出一個離譜。

  r完美謝幕的子彈命中敵人時,會提供80的緩速效果。

  而緩速持續時間有0.75秒!

  這意味著什么?

  只要第一槍擊中,對方沒有加速或者位移技能的話,后續三槍也躲避不開!

  “小段的塔姆還給上q巨舌鞭笞,留住了meiko!”

  顧行也不搞那些花里胡哨的gank路線,就樸實無華的從兵線后方跳了出來。

  第二槍!

  det見顧行到來,給輔助一口治療術,還想讓他趕緊逃跑。

  可是meiko光靠步行根本跑不掉!

  “錘石交出閃現躲開第三槍,求生欲極強……”

  可燼的第四槍帶著破空呼嘯聲襲來!

  det根本不敢擋。

  燼完美謝幕的最后一槍帶有暴擊效果,傷害奇高無比。

  他現在血量只剩一半,吃到燼的這一槍,估計就變成殘血了。

  到時候vg隨便補點傷害,都能將他帶走。

  沒辦法,det被迫賣掉輔助撤退。

  顧行等燼的最后一發子彈給錘石掛上緩速效果,才丟出了標槍。

  已經無法繼續走位躲避的meiko被這一槍直接帶走!

  堪稱血條消失術的一幕,引得臺下觀眾一片驚呼!

  “怎么樣?”顧行得意洋洋的跟隊友邀功,“我傷害高吧?”

  imp卻忿忿不平,“你賽前說要幫我,為什么是你拿人頭?”

  他前期被廠長來回搞了幾波,原本優勢的對線根本沒發揮出來。

  好不容易等顧行到來,結果人家一記標槍就把人頭給收了!

  “沒有小顧,你能拿助攻啊?”龍哥對imp的說法非常不滿,他無條件支持顧行,“再說你們把兵線推過去,老鼠又不敢一個人守塔,還不是要虧兵?”

  “對面adc虧刀,那就相當于你多補了兵,相對論是這個道理吧?”龍哥信口胡謅。

  imp粗略一想沒覺得這邏輯有什么問題,又傻乎乎的笑了起來,抓緊時間把兵線推到edg塔內。

  小段將談論話題轉入正軌,今天這場比賽他不想輸,調侃玩笑話還是留到賽場外再說。

  “這座塔推慢一點,爭取多卡一會兒線……”

  龍哥收斂了神色,端正態度不放松。

  顧行則按照指揮要求去做事。

  bp結束后,紅米曾經叮囑過隊員,下一塔要推得慢一些。

  只要防御塔還在,對面老鼠想發育就得跑過來才行,會給他們可趁之機。

  det抿著嘴巴。

  平心而論,廠長確實頻繁給予下路幫助。

  但收益是真的不大,總共也只擊殺了小段一次。

  其余都是壓低vg雙人組的血量。

  豹女來了一波,宰了個人還把線推進來,卡著不讓他補刀。

  換句話說,顧行抓一次的效果能頂得上廠長三波!

  det見vg一時半會沒有推塔的意圖,另辟蹊徑選擇開啟q埋伏前往中路偷人。

  然而上次吃過虧的侯爺現在更加穩健,愣是不給他動手的機會。

  “廠長還在嘗試帶動節奏,可是成功率真的不高!”

  顧行經過一段時間的職業化訓練,視野布控更加到位,配合自身的對位優勢,將眼位輕而易舉的插在各個關鍵隘口。

  如今的掃描要到九級才能進化成可以跟隨英雄移動的神諭透鏡,在此之前掃描只能偵測一片固定區域,作用并不大。

  廠長想要排空這些眼位,光靠掃描肯定不行。

  真眼也是一樣。

  每次插下去就是75金幣,對于經濟本就不好的廠長來說是個不小的負擔。

  除此之外,懲戒鋒喙鳥獲得的真視效果要更加實用,頂在頭上可以在野區里亂逛,能清空大量視野。

  但問題很簡單,也很殘酷。

  廠長根本見不到f4!

  顧行把峽谷中兩片鋒喙鳥營地的重置時間錯開,相繼將它們刷掉,連根鳥毛都不給自己剩!

  clearlove確定對方肯定是故意的。

  擺明了是要惡心自己!

  刷不到f4,拿不到真視效果的收益,就無法排空edg野區內茫茫多的眼位。

  排不空眼位,廠長走到哪里都會被vg看到,gank效率自然無比低下。

  但他沒有任何辦法。

  豹女在裝備起來之后,刷野速度簡直快到了極致!

  而且憑借w猛撲還能四處跳躍節省趕路時間。

  顧行猶如土匪一般將edg野區掃蕩干凈!

  廠長唯有去拾取一些豹女不要的殘羹冷炙,盡力提升自己的等級。

  這期間,顧行連同下路組合再度對edg雙人組動手。

  “塔姆開啟r深淵潛航帶著豹女趕到下路,從后方圍堵老鼠和錘石!”

  det最后憑借q埋伏以及閃現成功逃生。

  meiko就沒那么好運了。

  閃現尚未轉好的他被vg留住,雖說用厄運鐘擺推開打斷了豹女的猛撲,但奈德麗光靠其他技能的硬傷害就足以將自己壓成殘血!

  “你吃你吃!”顧行把人頭喂到imp嘴邊。

  具晟彬眉開眼笑,q曼舞手雷搭配最后一槍的暴擊傷害斬殺錘石!

  “vg把兵線推進edg下塔,還要繼續讓防御塔吞吃小兵……”娃娃看著一只只小兵陣亡在炮擊之下,自己都覺得心疼。

  現場的edg粉絲也難掩失望神色。

  det前期依靠廠長幫忙而取得的補刀優勢,眨眼間便已被抹平!

  imp把發育補了上來,燼在前中期必定要比老鼠強勢!

  edg下路一塔在14分鐘轟然倒塌。

  雙方終于結束對線期,進入轉線運營階段,此時兩隊的經濟差距到達2800金幣。

  看上去不多。

  但vg的猛烈攻勢才剛剛開始!

  前期鋪墊為隊伍積攢下的經濟領先通通轉化為裝備優勢,本就應該在中期發力的vg亮出了鋒利獠牙!

  imp孤身一人在上路補兵發育,det見此情形眼前一亮。

  要是單挑,有r的老鼠占據先手優勢,卡著燼的換彈間隙上前很有可能打出單殺!

  他開著q嘗試隱身偷人彌補發育。

  然而還沒走兩步,det就踩中了燼的e萬眾傾倒,被施加緩速效果,還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imp早有準備,立馬進行遠程射擊,w致命華彩精準命中。

  而后開啟幽夢之靈主動效果,被動低語將提升的攻速轉化為攻擊力!

  下一刻,峽谷內響起了恢弘的背景音樂。

  完美謝幕!

  狙擊槍內的超級子彈裹挾著無盡威勢,一顆顆朝det射去!

  “老鼠沒有閃現,他只能用治療術加速去嘗試走位!”

  原本想要陰人的det現在欲哭無淚。

  他不停的左右扭身走位,但imp反而停手不射。

  “肘,你繼續肘……”普通話不標準的具晟彬笑得像個小惡魔。

  det也意識到自己不能繼續拖下去。

  vg有冰女的傳送與慎的大招,還有靈活性極高的豹女,支援速度必定比edg要快。

  自己左右走位就算把子彈給躲了,還是要被趕來的敵方英雄擊殺。

  他只能硬著頭皮往遠處跑。

  可惜晚了一步。

  顧行已經趕到戰場!

  捕獸夾封路,det想要繞開,接下來的移動軌跡就暴露在vg面前!

  imp見狀毫不猶豫射出子彈!

  “virtue還要讓掉這顆人頭,imp這兩波可算是吃飽了!”

  最后一槍輕松至極的清空了det的血條。

  臺下制造出雷鳴般的喝彩與掌聲!

  具晟彬嘴一歪,露出不屑一顧的笑容,“他用的還是窩的皮膚,不會以為窩不知道老鼠怎么玩吧?”

  身為老鼠絕活哥,imp自然知道圖奇的中期玩法。

  除了發育就是偷人。

  他故意獨自在上路發育,還把動向暴露在edg面前,為的就是勾引det過來!

  “老鼠陣亡,edg無力鎮守上一塔!”

  小學弟找到機會,在野區中配合廠長抓到了顧行。

  兩人一套傷害差點把豹女給秒了,但龍哥在關鍵時刻給出的r秘奧義!慈悲度魂落救了顧行一命!

  向側面跳躍過墻,變成人形態再奶自己一口,他成功存活下來!

  “edg盡量在拖det的裝備,可老鼠距離成型還有很長一段路!”

  vg不給機會,將野區視野布控完畢,搶先一步在中路集合,將兵線推了進去。

  上中兩路兵線前推,他們順勢轉移到大龍坑內,準備開啟納什男爵。

  “vg這套陣容打大龍并不算快……”

  燼、豹女和冰女,vg正面戰場的輸出點面對納什男爵都比較乏力。

  但edg必須要來應戰才行。

  否則速度再慢,vg都能毫無阻攔的收下大龍!

  “開大招墻幔將河道一分為二,封鎖了對方的退路,試圖用這種方式勸退vg!”

  但小段絲毫不慌。

  自家中野都有位移,他可以用r深淵潛航帶著燼逃跑。

  封退路對他們根本造不成多少威脅!

  有本事就來接團,不來河道,這條龍vg就吃定了!

  “讓吧讓吧,咱們繼續往后拖一拖……”廠長不想搞幺蛾子。

  現在det連兩件套都沒有,輸出乏力,無法支撐起團戰傷害。

  要是接團,十有八九要讓edg瞬間暴斃。

  顧行都做好上龍坑去截殺廠長的準備了,沒想到對方連看都不看一眼。

  頓覺索然無味,他用懲戒穩穩將大龍收下!

  觀眾席的vg支持者們歡呼雀躍,抬高音量為選手們歡呼助威!

  “回去補給,咱們出來就三路齊推,沿途做好視野,等龍哥大招轉好再開!”小段眼見著勝利近在咫尺,心情激動不已,努力控制住情緒,讓自己的指揮依舊冷靜。

  囤積兵線,上中下齊頭并進!

  “edg還在放塔,他們要把高地外的六座防御塔全部拱手相讓!”娃娃對edg壯士斷腕的決心大為震撼。

  米勒則蹙起眉頭,“避戰去拖老鼠的裝備,思路沒什么問題,可vg恐怕不會讓對方如愿!”

  經過大龍buff加持的強力兵線聚集在edg高地外!

  強化后的炮車兵站在防御塔射程外,炮擊著敵方高地。

  顧行站在下面,往腳下懟了只真眼,確定附近沒有敵方眼位,而后不停的往高地上面甩q標槍投擲。

  誠然,edg眾人走位都很過關,注意力也一直保持集中,并未被顧行戳到。

  但標槍封鎖走位,讓他們無力處理vg小兵,眼睜睜看著高地防御塔的血量一點點被磨掉!

  “無可奈何,edg無法三路應戰,他們解決不掉這些小兵,只能放掉中路高地!”

  不過vg推完中路水晶,并沒有撤退的意思。

  讓掉一路就算完啊?

  這么喜歡讓資源,干脆把基地水晶也讓了唄?

  洶涌如潮的兵線壓力讓edg隊員頭都大了一圈,和喻文波有的一拼。

  眼見著大龍buff即將消失,edg還覺得自己能稍微喘口氣。

  可vg卻果斷抓住破綻發起總攻!

  “塔姆開大載著冰女前往下路高地后方,堵住了edg守塔人員的退路!”

  娃娃聲調急促。

  乘深淵潛航一起到達edg高地上的不止有vg中輔。

  冰女身上還帶著一層厚厚的白色護盾!

  龍哥慎的r慈悲度魂落!

  “和上局一模一樣的進場方式,冰女利用冰爪移動到陣型中央,wr冰封陵墓拖住時間,等慎落地再跟控制!”

  vg集合速度極快。

  顧行與imp也先后來到下路。

  而此刻,mouse的巨魔還在上路高地前清兵!

  他想去阻攔打斷龍哥,卻因為視野與兵線的壓力,根本找不到對方的位置!

  “完美謝幕架狙,燼的子彈精準命中!”

  這次imp根本不用瞄準,對方要么吃了緩速,要么吃了慎的嘲諷,停在原地完全就是固定靶子!

  “virtue一記標槍甩中了廠長……”

  娃娃猛地拔高聲音,“我的天,這是什么輸出?”

  顧行現在符能回聲打野刀中婭巫妖之禍明朗之靴,身上存了一堆錢,還領先廠長一個大件的裝備。

  遠距離的標槍扎在雷克塞身上,瞬間讓挖掘機血條下降了一半!

  臺下驚呼尖叫聲接連不斷!

  “豹女切換形態跳了上去,雷克塞還想控制住她,可是virtue毫不猶豫交出了閃現!”

  血量還剩一半多的det從vg的控制鏈中解脫出來,剛剛開r火力全開提升攻擊力與射程,準備來射個痛快。

  兩弩箭出去,就發現豹女用猛撲閃現的雙重位移來到自己身前!

  q擊倒e揮擊!

  奈德麗撕咬與利爪齊用。

  金光閃爍。

  det連忙向后使用閃現。

  但他操作的圖奇血條被清空,uu看書已經變成了一具尸體!

  “秒掉了!”米勒隱隱有破音跡象,“virtue,又是他!”

  “團戰威脅最大的det交出了死亡閃現!”

  奈德麗豹形態的q擊倒算是普攻,無法躲避。

  而e揮擊有個特點,只要讀條出現,就判定為造成傷害。

  因此剛才看上去爪子還沒拍到老鼠,實際上輸出已經打了上去!

  就算det交閃現,也逃不開被斬殺的命運!

  巫妖之禍的附加傷害,足以讓顧行用兩個技能擊殺沒有魔抗裝備的半血老鼠!

  “edg還想找豹女泄憤,但virtue金身開的恰到好處!”

  顧行按下e揮擊的時候,就已經按出了中婭沙漏。

  豹女變成了一尊金像,規避掉edg的技能集火!

  豹形態撲過去w閃qe金身,顧行操作流暢連貫,迅捷到了極致!

  “edg失去老鼠,姍姍來遲的巨魔無法為團隊提供更多幫助……他們要陷入潰敗了!”

  顧行從金身狀態中脫離,w猛撲向外拉扯,變成人形態再奶自己一口,保證血量健康。

  不過先前吃了一記標槍血量已經不多的廠長,最后竟然莫名其妙的逃回了泉水。

  這是edg存活下來的最后一人。

  “別管他,就拆塔!”小段不打算虐泉。

  蠢蠢欲動的imp最終按捺下心中的殺意,老老實實跟在隊友身后推塔。

  “vg可以一波結束比賽!”娃娃的哇哇大叫聲響徹場館,“廠長無力阻撓!”

  用時僅25分鐘,vg順利推平edg主水晶!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