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70:晚上別睡太死嗷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比賽結束后的第二天,顧行中午醒來去外面取了快遞,把里面的海報用雙面膠張貼在墻上。

  如此一來就遮住了過于白凈單調的墻皮,房間看上去也沒那么冷清。

  他對此非常滿意,下樓從飼養員阿姨那里接過兩個包子,盛在碗里進了訓練室。

  房間里人不多,今天是假期,賽訓部的選手都比較放松,在樓上宿舍房間里躺著也沒人管。

  令顧行感到意外的是,Imp居然也在訓練室。

  加入VG之后,他就沒見自家ADC早到過。

  俱樂部制定的賽訓時間是13點。

  也就是說,所有選手與教練組,必須在午后一點前到達訓練室。

  否則就要扣獎金。

  顧行基本是起床洗漱之后就去練習,比別人多打盤排位,到一點之前的那段零碎時間還能看比賽錄像學習一下。

  Imp則每天卡點進房間,凌晨兩點下班就撤,從不加練,排位賽場次排在全隊倒數第一。

  標準的打卡上下班。

  如今他頭發卷曲凌亂,和紅米聲音急促的說著什么。

  全是韓語,嘰里咕嚕的顧行根本聽不懂。

  可他能大概分辨出語氣。

  兩人都對彼此很不滿。

  Easyhoon此時也踏入了訓練室,估計是剛剛睡醒,原本就性格溫和的他看起來有點呆愣。

  “他們兩個在說些什么?”顧行選擇向隊友求助。

  侯爺按下電腦開機鍵的同時回頭望了一眼,便把自己瘦高的身體縮進電競椅里,跟顧行復述著大致內容。

  “還是昨天第一局比賽下路越塔指揮的事情,”Easyhoon普通話在韓援里出類拔萃,不帶什么口音而且吐字非常清楚,“晟彬堅持認為當時可以打。”

  具晟彬就是Imp的名字,侯爺和他同一年進入職業聯賽,但年齡要大上三歲,平時都是直呼其名。

  顧行沒再吭聲。

  昨天打完比賽,紅米和幾名選手都進行了談話。

  畢竟對陣WE的比賽是以勝利告終,因此大家心情都很不錯,因此談話氣氛輕松愉悅,也沒吵得不可開交。

  但Imp可能是晚上睡覺的時候越想越不爽,起了個大早非要掰扯掰扯。

  片刻之后,原本還盡力在克制情緒的兩人聲音高了八度,顯然沒有達成一致。

  “現在是那波究竟能不能越塔的問題嗎?”紅米語氣愈發嚴厲,“我原來就跟你說過,一定要聽指揮!你敢說自己有按照要求去做?”

  “輔助和中單當時都說要撤退,你一個人頂上去是什么意思?”他質問自己的老同事,聲音愈發高亢有力。

  整座訓練室內鴉雀無聲。

  所有選手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盯著顯示器,甚至都不敢回頭望上一眼。

  紅米本身執教風格就偏向嚴肅,再加上自身能力出眾,在隊內威望很高,如今大發雷霆更是讓大家噤若寒蟬。

  “比賽犯錯明明是很正常的事情,夏季賽才進行了1/3,我們慢慢糾正過來,總能取得進步……但你偏要頂嘴,認為自己賽場上所作所為全是對的,”紅米目光緊緊鎖定在Imp身上,“我搞不懂你是怎么想的。”

  “你現在連一點錯誤都不能接受了嗎?”他神色失望,聲音也低了下來,“原來在三星的時候你可沒有這些壞習慣。”

  “是我以前太溫和,還是你叛逆期了?”

  顧行完全聽不懂紅米在說些什么。

  他只能登陸QQ,去瞅兩眼信息。

  剛剛建立起來的粉絲群非常熱鬧,一群水群怪物不停的刷著各種表情包。

  昨天夜里俱樂部發微博慶祝比賽勝利的時候,附帶了顧行和杰克兩位新人各自的群聊。

  盡管VG支持者的數量不是很多,但這兩場比賽顧行的四連MVP著實令人印象深刻,吸引了不少擁躉,短短半天時間群里的人數就逼近1000。

  顧行草草瀏覽了一下群里的聊天記錄。

  除去穩定發力的色圖哥,還有人在問自己什么時候開直播。

  昨天金文赫跟他說過具體時間是下午兩點,顧行干脆編輯了一條信息通知大家。

  信息剛發送出去,群里瞬間就炸了鍋。

  如今刷屏速度比之前水群時還要快上幾倍!

  群主是Virtue本人?

為什么只在斗魚播?我虎牙和戰旗不配是吧我特喜歡你的男槍,比張嘉文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開玩笑,我兄弟操作不比Virtue流暢絲滑?

不會真有人覺得張嘉文能碰瓷艾歐尼亞第一吧?懂不懂國服第一的含金量啊  顧行你能給我嗑個頭嗎?

  看到最后一條消息,顧行蹙起眉頭。

  發送人的群昵稱是‘派大星我們一起去抓水母吧’。

  感覺有點不對勁……

  看這人的說話方式,顧行對其的真實身份有了猜測。

  但他不敢妄加斷言,要是搞錯了對象怎么辦?

  挑兩條有意思的回復過去,顧行敲完鍵盤,發現身后的兩名韓國人終于不吵了。

  說是吵架,實際上Imp也就起初能還兩句嘴,到后面被懟的完全說不了話。

  一是他自己想明白之后也覺得理虧,嘴還沒硬到那個份上。

  二是因為紅米論資排輩算他哥,盡管Imp對這一套傳統不屑一顧,可是在韓國生活了那么久,思維一時半會兒改變不過來,被罵兩句也得忍著。

  而且Imp舌頭動過手術之后,不光中文說不利索,韓語也是一樣,要是說急眼了,罵出來的話紅米可能都聽不懂。

  但他又不想服軟,好在最后金文赫過來勸解,Imp連忙給自己找了個臺階下,又氣哼哼的環視一圈訓練室。

  覺得讓隊友看到自己被罵實在有點沒面子,沒辦法當做無事發生,最后決定把今天下午的直播給鴿了,趁假期出去喝大酒。

  領隊金文赫見紅米回到座位上繼續工作,這才放下心來,跑到杰克身邊還想幫忙調試機器,以免待會兒直播時出差錯。

  “不用不用,我自己來就行,”喻文波壓根不需要他,“直播可是我老本行,吃飯的本事肯定不能忘……”

  杰克手腳麻利技術嫻熟,不出多時就調好了各種設置。

  金文赫無話可說,喻文波剛結束全職主播生涯兩個月而已,這套操作比他還流暢。

  他只能去顧行那里炫耀自己的雜務能力。

  “這是攝像頭,擺在側面對著臉就行,待會兒給你下一個錄屏軟件。”

  顧行對此一竅不通,干脆站在旁邊讓金文赫擺弄,順便嘗試學習各種設置技巧,以后就不用麻煩人家了。

  “粉絲群的群號文本欄我挪到左上角,這樣不會干擾你的正常直播畫面……”

  金文赫搞定這一切,原本還想提醒顧行沒必要緊張,但想起先前那次心理疏導工作時對方那副泰然自若的神情,還是把這番話咽進肚子里。

  顧行看時間差不多了,便和隊友準時開啟直播。

  他看到自己的臉出現在直播間里,還有點不適應。

  “歪歪歪?”他嘗試跟觀眾們打招呼,“聽的到不?”

  直播剛開就涌進來不少人,粉絲群里的支持者還送了些免費小禮物,幫忙炒高了熱度。

  聽見顧行的話,大部分彈幕都做出了肯定回答,零星幾個硬說聽不見的,估計很多都是來釣魚的。

  “我是個新人主播,要是效果不太好,還請大家多擔待。”顧行先給觀眾打好預防針,態度相當友好。

  他很需要直播合同的那一份收入,不論如何每月40個小時肯定要播滿。

  而且這也是一條不錯的退路。

  顧行覺得如果直播成績尚可的話,以后念書的閑暇時光可以繼續搞下去。

  “平時基地放假的時候會直播,每周應該都會來一天……”

  杰克直播非常投入,在自己的位置上大呼小叫。

  顧行戴的不是賽場標配的那種隔音耳機,如今能清楚聽到喻文波極具穿透力的聲音,一時沒忍住笑了起來。

比賽的時候就感覺Virtue有丶小帥,笑容是真的好看我建議以后直播把攝像頭畫面放大就行了,我不看游戲光看臉就成,當然,我只是建議  差不多得了,電競比賽看臉是吧?關鍵還是實力!

  他切屏出去瞥了眼彈幕,發現網友發出的各式彈幕稀奇古怪。

  顧行先登陸韓服戶端,進入單排隊列,“大家有什么感興趣的問題可以發出來,在排到對手之前,我會盡量解答。”

  聽到這句話,彈幕數量瞬間激增。

  “韓服ID是什么意思……”顧行不假思索的回答,“以父之名四個漢字的拼音。”

  超級號最初發到他手里的時候是一串亂碼,這名字是這兩天剛改的。

  他又看到另外一個自己感興趣的提問——為什么夏季賽前三場不上,是訓練賽表現不好嗎?

看到這條彈幕,立馬就有人站出來幫顧行說話,扯犢子呢?‘對位壓80刀,XX直呼來對了’,梗都有了你能說訓練賽成績不好我是沒想到的  “先澄清一下,”顧行一本正經,“主播之前三場沒打是因為要準備高考。”

  彈幕組成的問號浪潮洶涌而至,密密麻麻完全遮住了直播畫面!

  “你們這反應也太夸張了吧?”他推推身邊中單的肩膀,“侯爺你什么學歷來著?”

  “本科!”

  顧行看向攝像頭,“看到沒有,不要扣問號,要扣的去侯爺直播間。”

  倒也不怪網友問號刷的猛。

  國內英雄聯盟項目的職業選手年齡普遍較小,而且少時癡迷游戲,學業成績大多比較一般,像957和侯爺這種讀完大學才來打職業的選手鳳毛麟角。

  高中畢業,在圈子里就算中等偏上了。

  由于要備戰高考,所以錯過前幾場比賽,這理由在不少觀眾看來就很離奇。

  侯爺抿了一口百事可樂,閑來無事和顧行聊了兩句,“說起來咱們兩個都是學數學的,還挺有緣分。”

  這段時間的相處,Easyhoon對顧行也有一定了解,知道對方高考成績只要不拉胯就能被滬市的一所大學錄取。

  “那是,要不咱倆能搭檔打中野呢?”顧行看向下一個問題,“下場面對IG能贏嗎……這比賽沒打之前誰也不能預知結果啊,不過我們肯定會盡力。”

  此時剛好排到對手,顧行東張西望去瞧身邊幾名隊友的屏幕,“有剛進去的沒?”

  龍哥舉手示意,“我我我,你們家先ban的男槍?”

  “對的,龍哥你在我對面是吧……”顧行露出一抹微笑,“兄弟們,找到這局的突破口了!”

  他見自家上單選下了慎,自己秒鎖蜘蛛!

  “小顧李在贛神魔?”龍哥心中突然一慌,“別惡心人啊!”

  10分鐘之后。

  他看著自己的黑白屏幕,嘴唇蠕動片刻才悲憤大吼,“小顧求你給點游戲體驗吧!”

  對面上單慎都已經升至7級,他才剛來到5級!

  好不容易玩一盤納爾,結果被顧行連續抓了三次!

  慎雖然不像鱷魚這種角色可以提供穩定控制,但E嘲諷的命中率也著實不低,配合顧行蜘蛛的結繭,龍哥只要吃到控制,就可以雙手離開鍵盤了。

  沒人能體悟到他的痛。

  四名隊友一邊給納爾的尸體發問號,一邊在聊天頻道里用英文讓龍哥少死幾次。

  顧行已經笑開了花。

  “對不住啊龍哥,抓你那么多次真不好意思,我看你實在太慘了……要不給你送顆人頭吧。”

  他裝作理虧要彌補對方的模樣,直直走進龍哥的上一塔射程內。

  “你不要過來啊!”朱小龍目眥欲裂,“小顧你趕緊滾,球球了!”

  顧行站在原地不動,任由防御塔炮擊落在蜘蛛女皇的身體上,嘴角掛著止不住的笑意,“你不是說要有游戲體驗嗎?送你人頭金幣都不要,你真是不識好人心吶!”

  顧行知道龍哥陣亡前普攻打過自己,他只要送塔,就能把人頭給到對方。

  被擊殺的他還腆著臉詢問朱小龍,“怎么樣,我對你好吧?”

  龍哥欲哭無淚。

  原本他被連續抓了三次,都快要不值錢了。

  可拿到人頭后,自己操作的納爾又會重新價值300金幣!

  顧行美曰其名送溫暖,實際上就是給豬喂飼料,把他養到膘肥體壯,再手起刀落擊殺自己掠奪全額經濟!

  直播間內熱火朝天。

好家伙,這養豬技術打職業太可惜了好狠的蜘蛛女皇,經典軍訓上路  暴打隊友是吧,Virtue你晚上別睡太死嗷!

  眾人笑嘻嘻,覺得這新人做起直播來也不拘謹,效果還不錯。

  顧行最后狂砍14殺3死7助攻的豪華數據,而對面的龍哥則是1殺8死,最后連高地塔都不敢守。

  “你XX……”龍哥低聲咒罵一句,“小顧你給我等著,敢這么搞我,肯定沒你好果汁吃!”

  剛剛吃了隊友24勝點的顧行對此非常不滿,“你干嘛啊?忘恩負義是吧,要不是我給你送了一顆人頭,這局你都要超鬼了!”

  World6湊了過來,現在他唯顧行馬首是瞻,“就是就是,還不快說聲多謝行哥?”

  龍哥憋屈的很,臉都漲成了豬肝色。

  一時間,VG訓練室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金文赫在座位上觀察著顧行與杰克的直播狀態,和經理陸文俊交流著情況,“我怎么感覺咱們隊伍找到兩個直播人才?”

  職業選手的直播大多沒什么意思,單純學技術倒還好,想看整活基本沒門。

  他們本身沒這方面的特長,還有一部分選手之前就嘗試過直播,沒什么人氣,工資維持不了生計才來打職業試試。

  像杰克這種熱度不低的主播跑來打職業,屬實不太常見。

  顧行也不怯場,折磨隊友搞節目效果有一手的。

  之前的VG直播就沒什么意思,大家性格都比較悶,節目效果全靠Dandy的斗地主以及侯爺的三國殺環節。

  現在加上這兩個人,感覺瞬間就不一樣了。

  熬到晚間時刻,顧行感覺自己滔滔不絕說了一下午,嗓子都有點冒煙。

  “大家可以點一下右上方的關注,第一時間能受到直播推送……咱們下周LPL直播間再見!”

  他揮揮手和觀眾告別,按照金文赫之前的教學,斷開串流。

  顧行見直播間徹底關閉,這才伸了個懶腰,癱倒在電競椅上。

  “直播也不好做啊,打游戲還得照顧觀眾感受,嘴里都不能停的。”顧行噸噸噸往嘴里灌著水。

  杰克聳聳肩膀,語氣無奈,“沒辦法,現在當聯盟主播,光段位高沒有用,人家網友根本就不愿意看。”

  顧行跑到餐廳去給自己舀了碗米飯,匆匆填飽肚子,又去找紅米搞惡補。

  這次喻文波和他一起。

  “今天要講的知識點,是峽谷中極其重要的資源,能否將它理解透徹,會影響甚至決定你的職業生涯……”紅米也沒心思去賣關子,直接揭曉答案。

  “它就是兵線。”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