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57:彼時彼刻,恰如此時此刻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Mata原本還想著趁自家打野來到下半區的間隙,趕緊和烏茲來一波仗勢欺人,讓VG雙人組別太張狂放肆。

  卻聽到香鍋發出低聲咒罵,語氣中滿是難以置信。

  緊接著,他也發現香鍋整片下野區全都空了,連一只小野怪都不剩!

  “這人反了我兩組野!”香鍋脾氣并不算很好,如今頗有些咬牙切齒的意味。

  Mata眉頭緊鎖。

  RNG打完春季賽就去參加季中賽了,日程緊密,回來引援烏茲后原地放假,夏季賽開始前才收隊,這段時間訓練量并不多。

  場次不夠質量來湊,RNG剛拿完聯賽冠軍,不少隊伍巴不得和他們打訓練賽,本著優中選優的原則,之前聯賽排名中游的蛇隊與VG自然不受重視,這段時間從未與兩隊約戰。

  Mata就算游戲智商再高,也沒想到還有這種土匪式反野打法!

  他還覺得是巧合,“等等我幫你在野區做個眼看一下。”

  由于先前RNG沒有在野怪營地旁布置眼位,他們對己方魔沼蛙以及三狼這兩組營地的重置節點一無所知,必須得做眼才能獲取到信息。

  香鍋知道這是目前唯一的解決方法。

  他現在沒事可做,還是決定幫下路緩解一下壓力。

  烏茲見香鍋趕來解圍,打法終于奔放起來。

  Ui不是那種前期穩健發育的選手,很喜歡去進行對位壓制,通過各種方式來拿到血量以及補刀優勢。

  自身的對線能力也能支撐烏茲這么做。

  可這兩局他打的很憋屈。

  香鍋對線期給予下路的幫助很有限,反倒是VG打野一直在下半區晃悠。

  現在終于有機會,烏茲自然要好好利用!

  “Ui抬手補掉一只殘血小兵,而后立馬滑步沖了上去!”

  他完美借助了盧錫安E冷酷追擊可以重置普攻的機制,兩槍被動子彈點在imp身上,再銜接Q透體圣光!

  點地板略微取消技能后搖,抬手又是兩槍!

  連招絲滑無比。

  盧錫安稱得上烏茲的絕活英雄之一,當年世界賽草叢瞬秒bebe,足以證明熟練度。

  “Imp回身插了兩根矛,知道香鍋此刻就在附近,也沒有去強行反打,換了點血就向后跑去!”

  好在他此前狀態保持的很好,身上還有一瓶藥,磕掉之后把狀態補充上來。

  顧行反完香鍋野怪,回到自家野區前順勢把下河道蟹吃掉,見下路被消耗一波,嘴里還不停提醒隊友,“挖掘機應該要回城補給了,這段時間他沒野怪刷的,大概率要對線上動手……”

  自己則刷掉了石甲蟲營地——這組野怪就在下半區,顧行生怕留下來被香鍋反掉,干脆將其一起吃了,不給對方發育機會,再原地讀條回城。

  顧行前后刷了八組野怪加上一只河道蟹,配合系統自動跳錢發放的經濟,如今背包里的金幣數量突破1200。

  盡管現在對位經濟必然落后于拿到過一血的香鍋,但他自家上半區還有兩組野怪沒刷!

  合成綠色打野刀,再買草鞋和真眼,顧行換好掃描就往上方移動。

  峽谷中陷入短暫平靜。

  娃娃點評了兩句,“盡管VG丟掉了一血,不過打野Virtue的止損策略相當成功,反掉香鍋野怪,一來一回也彌補了經濟損失。”

  一血為RNG帶來了400賞金與200助攻金幣的直接經濟,龍哥有傳送回線,基本沒虧兵,而VG下路之前仗著顧行在旁邊掩護,還壓了RNG雙人組一點補刀。

  顧行刷完自家魔沼蛙與三狼后,數據面板上雙方的總經濟已經相差無幾!

  米勒望著小地圖,突然意識到不對。

  “Virtue再吃掉自家的F4,又一頭扎進了下河道!”他目光掃視下路,語氣越發訝異,“這個兵線沒紅BUFF的男槍沒辦法抓,難不成……”

  “又要反野?”

  相比于初次反野時觀眾席的窸窣討論,如今場館內的聲音嘈雜了不少!

  顧行確實是這么想的。

  “挖掘機大概率不會在,段哥你拖著對面下路就行。”

  他能猜到香鍋的大致動向,此時和隊友溝通道。

  顧行上次反野結束時,順便在RNG三狼營地旁做了眼,看到香鍋進來一無所獲的全過程。

  留意MLXG刷野數變化的他據此得知對方刷掉了上半區的全部野怪,而鋒喙鳥與暗影狼這兩片野區的陣亡時間相近,也幾乎會同時重置。

  這是顧行獲得的信息。

  但香鍋不知道!

  顧行對此非常篤定。

  之前Mata與烏茲一直在下路對線,從未前往野區,自然也不可能布置眼位去觀察他的反野。

  在香鍋看來,RNG上半區的石甲蟲與鋒喙鳥的刷新節點是固定的,下半區兩組野怪何時重置并沒有一個確切答案。

  那MLXG必然不會一直在地圖下方苦等,那樣要浪費很多時間!

  顧行需要做的,就是將自己手中掌握的信息利用起來,搶在香鍋之前一步,爭分奪秒完成反野!

  上次吃掉RNG蛙妃是在3分50秒,重置點便為5分30秒。

  5分27秒,顧行成功到達對方的魔沼蛙營地!

  “RNG這次提前在營地里布置了視野,察覺到Virtue的入侵舉動……”

  Mata看到顧行再度進入自家野區,才算明白過來。

  上次反野并不是巧合,而是刻意為之!

  他還想再收獲一些信息,可顧行察覺到這里可能有眼,開啟掃描,兩槍配合E的填裝子彈,便將假眼排掉!

  Mata見野區又變成一片漆黑,還偏要勉強,拋下烏茲讓他在線上繼續發育,自己孤身進入野區,用肉身當眼位。

  “這樣一來,RNG倒是能看到Virtue的反野操作,但香鍋不在附近,也只能放掉這組魔沼蛙!”

  和顧行想的一樣,香鍋目前還在地圖最上方的位置刷著石甲蟲,距離下半區魔沼蛙營地十萬八千里,根本來不及趕來!

  “男槍留了個懲戒,將野怪收入囊中!”

  顧行嘗到甜頭,得寸進尺打算繼續吃對方的三狼。

  不過這次麻辣香鍋不會再讓他得逞,吃完石甲蟲之后就立馬往下趕,想要守護自己的野怪。

  “Virtue在RNG中路與下半區相連的隘口位置做了眼位,提前察覺到香鍋的動向,也不選擇硬碰硬,而是轉身離開!”

  由于香鍋上次回城補給時,身上金幣比他要多上一些,裝備自然也要更好。

  更別提MLXG帶的還是挑戰懲戒,戰斗力必定要強上一截,現在野區對拼,顧行不是敵方的對手。

  但是沒關系。

  既然香鍋來守護三狼,那就來不及去刷同時重置的F4。

  顧行打算替對手代勞。

  “能來幫我看一下嗎?”他與Easyhoon交流,正在路上的信號標記在RNG鋒喙鳥營地,“對面黃雞過來,直接給控制,咱倆傷害絕對夠!”

  Easyhoon立馬答應下來。

  既然選擇了冰女這個英雄,那肯定要盡可能的養肥隊友,自己則主要是為團隊核心創造充足的輸出空間。

  他位置擺的很正。

  中路對線黃雞沒有什么壓力,因此Easyhoon推完兵線就跑到對面鋒喙鳥營地里。

  “Virtue橫穿中路再做入侵,在冰女的配合下將F4清理干凈!”

  小虎提供了這則信息,但他不敢貿然進入野區,生怕中了VG中野埋伏。

  冰女男槍的組合相當強力,前者提供控制,后者就能無壓力輸出,傷害不是他這只脆皮雞能承受住的,只能隔墻立起沙兵戳兩下。

  結果沒搶到野怪,還幫忙加快了顧行的刷野進度!

  香鍋毫無辦法。

  有了冰女幫忙,男槍刷F4的速度實在太快,他完全來不及再去回防,干脆將滿腔怒火發泄在自己剛剛保護住的暗影狼身上。

  顧行吃完RNG的鋒喙鳥,路過河道順便將剛重置的迅捷蟹刷掉,緊接著把自家的魔沼蛙與三狼營地清理干凈,回城補給裝備。

  至此,顧行前前后后一共反掉了香鍋足足4組野怪!

  與對線不同,野區是個典型的零和博弈,反野更是如此。

  他多刷了4組,香鍋就少刷了4組。

  一來一回,便是8組野怪的差距!

  這在前期相當夸張!

  得益于高效反野,如今還不到7分鐘,顧行就已經升至6級!

  買出考爾菲德的戰錘以及攻速短劍,他出門直奔RNG下野區!

  之前他沒有和香鍋硬碰硬,是因為自己戰斗力沒有領先,而且少一個挑戰懲戒。

  現如今,野區局勢已經兩極反轉!

  領先等級與一個大招,還有剛剛補給完的裝備,顧行大搖大擺前去反野!

  “還要來?”娃娃叫嚷起來,“是本場比賽第幾次出現這種情況了?”

  “Virtue把RNG野區當成自己家的后花園,打算再去吃一只魔沼蛙!”米勒聲音也高亢了幾分。

  觀眾席一片嘩然!

  顧行的打法完全超出了他們的認知!

  香鍋并不清楚對面男槍的打算。

  費盡千辛萬苦,他終于得知了自家魔沼蛙的確切刷新時間,卡點在這里等待野怪出生。

  結果剛打兩下,剛才隔墻往河道隘口處布置的視野就發現了顧行的蹤影!

  “來幫一下我!”香鍋趕緊請求隊友幫助。

  他不想放棄這只魔沼蛙!

  Mata剛到自家野區,而提前落位的顧行已經將魔沼蛙血量壓低到650!

  而正在等待隊友援助的香鍋知道自己等級落后,懲戒傷害要低一些,他不敢攻擊野怪,而是操作雷克塞拼命的撓男槍。

  傷害確實不差,但是距離擊殺顧行還差得遠。

  “Mata的錘石給遠處Ui甩了個燈籠,自己則用E厄運鐘擺將男槍刷了回來,”米勒語速急促,“Ui撿起燈籠來到隊友身邊,男槍有些托大,如今陷入三人包圍,他很難跑掉了,似乎要送掉這顆人頭……”

  香鍋也潛入地面,打算擊飛顧行給隊友提供控制,讓錘石可以跟上鉤子。

  假如控制鏈銜接得當,男槍絕沒有可能存活!

  可米勒話音未落,格雷福斯就舉起了手中的霰彈槍!

  R終極爆彈!

  與此同時,天空中劈下一道落雷!

  “大招加懲戒,瞬間清空了野怪剩余的650點生命值!”娃娃脫口而出,“魔沼蛙依舊被男槍收下!”

  顧行利用后坐力向后位移,再跟E快速拔槍越過薄薄墻壁。

  瞬間的兩段位移讓他遠離RNG下野三人!

  而后反方向一個小走位,躲開了身后Mata的Q死亡判決!

  “這操作真的瘋狂!”米勒大聲吼道,“小段的牛頭過來掩護,Virtue順利脫身!”

  如今才7分鐘出頭,RNG雙人組尚未升到6級,爆發傷害還不夠高,只能看著男槍逃之夭夭!

  臺下的RNG粉絲唉聲嘆氣。

  他們都覺得自家隊伍要斬獲擊殺,沒想到居然讓顧行跑了!

  跑了那也沒什么,為什么臨走前還能把野怪搶到手?

  直播間內的彈幕數量眾多,全在討論剛才顧行的搶野逃生。

  醬紫玩游戲?

  飄逸絲滑,當著三個人的面把魔沼蛙給搶了,RNG還偏偏拿他沒辦法!

最后那個小走位躲錘石鉤子是真自信  Virtue這是土匪吧?明著搶野的?

  香鍋臉色漲紅。

  他覺得自己血壓一陣升高。

  又一組野怪!

  這還怎么玩?

  香鍋就像當時初次遇到StyleofMe的顧行,搞不清楚到底應該如何反制。

  彼時彼刻,恰如此時此刻!

  賽前認為固若金湯的野區被對方攪得天翻地覆!

  賽場上時間緊迫,香鍋來不及思考更多,他只能發揮自己的另一項特長。

  突襲抓人!

  繞了一大圈,他順著兵線來到RNG下一塔內部。

  “香鍋打算幫隊友打開局面……”

  Mata向后甩出燈籠,同時閃現向前,用厄運鐘擺把小段和Imp給刷了回來!

  小段幫imp擋住了鉤子,讓ADC先行撤退,自己最后被烏茲兩槍收走。

  “不愧是香鍋!”娃娃現在還挺樂觀,“你把我的野怪反了,我就直接去殺你的隊友!”

  他認為被反兩組野不是什么大事,一次成功抓人就能彌補回來。

  如今RNG擊殺數20領先,如果光看人頭的話,隊伍確實是優勢。

  但顧行覺得自己距離勝利已經越來越近了。

  如今賽場上的雷克賽非常火熱,可以稱得上第一梯隊的打野角色。

  但是和大部分英雄一樣,挖掘機很怕對方打野直接入侵野區布控眼位。

  雷克賽前期擁有強大的Gank能力,它可以從各種詭異的角度對線上發起突襲,往往讓對手防不勝防。

  可這一切都是建立在敵方對挖掘機的位置沒有準確判斷的情況下。

  如果對手在雷克賽突襲之前就已經掌握了它的動向,那挖掘機的抓人成功率就會迎來斷崖式下滑!

  而顧行這局出綠色打野刀,為的就是控圖。

  他要點亮RNG的野區,讓雷克塞無處遁形!

  香鍋的賭博式Gank能成功幾次?

  相比之下,自己的反野收益要更加穩定!

  和他預想的一模一樣。

  在眼位布控完畢之后,香鍋很難再抓到人。

  每次進入野區,他的位置都會被顧行鎖定下來,并趕緊將信息提供給隊友,讓VG隊員小心防備。

  “RNG目前領先兩顆人頭,可經濟反而稍稍落后,Virtue這個男槍的發育能力是真的嚇人!”

  米勒掃了一眼數據面板,不由得咋舌稱贊,“兩邊打野的補刀差距已經畢竟30!”

  “香鍋再度出現在下路,逼出imp的大招與治療術,可他上方的這組F4又要沒了!”

  顧行操作男槍怡然自得的闖入RNG上野區,撞墻Q配合霰彈普攻,輕松寫意的反掉鋒喙鳥。

  娃娃也不復目睹香鍋突襲成功后的樂觀,品出幾分不對。

  “Virtue這個反野思路就真的很奇怪,時間計算的非常恐怖,我每次看到他去入侵,野怪都是剛好出生……”

  “如果只是單純的一組野怪,那不足為奇,大部分玩家都能夠做到,”娃娃訴說著自己心中的疑惑與驚訝,“而Virtue對于敵方每一組野怪的刷新時間都了如指掌!”

  時間計算之精確,路線規劃之完美,讓娃娃一度懷疑顧行是不是開了掛。

  反觀香鍋,他已經無路可走!

  就算帶著挑戰懲戒,自己野區對拼也絕對不是男槍的對手。

  逼不得已只能避戰。

  顧行出現在野區,他就只得去線上抓人。

  但是由于RNG野區里全都是對方的眼位,導致他突襲效率奇低無比。

  香鍋每每出現在線上,顧行都會闖入野區,反他一組野怪。

  如此惡性循環,讓雙方打野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

  什么時候崩潰完全取決于顧行。

  香鍋頭頂時刻懸著一把利劍,他膽戰心驚,卻不知道何時會出事。

  并未等待太長時間。

  比賽進行到13分鐘,雙方在下路爆發了一次戰斗!

  起因僅僅是Mata的一次試探性鉤子命中了小段。

  但對方反手就是WQ二連直接開團!

  眾所周知,錘石E厄運鐘擺的前推速度比回拉要慢上一些,單靠反應速度,很難用厄運鐘擺去打斷牛頭的WQ二連。

  況且Mata現在的反應速度也不算快,他根本沒想到VG這就要上來對拼!

  下一瞬,小段在對方雙人組身后插下了假眼。

  傳送旋光閃爍其上!

  “來來來,對面AD沒治療沒大招,咱們能打的!”Ui聲音很大,指揮著隊友來參戰。

  牛頭的二連已經交過了,他覺得優勢在我。

  機不可失時不再來,繼續往后拖,野區就快爆炸了!

  聽到烏茲的話,Looper與小虎兩人紛紛交出傳送!

  “雙方打野也在拍馬趕來的路上……他們要在下路展開一波5V5較量!”

  簡簡單單干一架!

  龍哥的大樹率先落地,趕緊開啟大招!

  現如今的大樹尚未改版,R技能依舊是復仇漩渦——可以用魔法漩渦環繞自身,讓自己與己方英雄少承受20%的傷害,效果最多持續10秒鐘。

  也是大樹能成為三幻神的原因之一,控制穩定,而且大招可以保護C位。

  “侯爺等RNG中上落地,操作冰女施放W冰霜之環,定住敵人再對自己使用大招!”

  R冰封陵墓覆蓋地面,對周遭的RNG成員造成傷害和緩速效果。

  不得不說,Easyhoon的冰女著實狠。

  位置選的剛剛好,卡在RNG前排與后排之間,讓敵人的坦克與輸出位脫節!

  “記得殺AD!”小段將聲音放到最大,指揮隊友去進行集火。

  現在對于他們來說,威脅最大的就是烏茲的盧錫安。

  小虎雖然發育也不差,但目前還沒到黃雞的發力期。

  “龍哥的大樹W上前,想到達盧錫安身后,用Q奧術重擊將對方給敲回來!”

  烏茲反應速度很快,他滑步向后來到安全位置,順便把龍哥也帶到了自家陣型之中。

  不過大樹坦度相當高,復仇漩渦的減傷搭配被動吸元秘術的回血,吃了波傷害愣是沒死。

  “男槍進場了!”

  隨著米勒的一聲大喊,顧行操作著黑幫教父格雷福斯,先香鍋一步切入戰局!

  “RNG輔助錘石首當其沖,血量飛快下滑!”

  Mata先前為了配合香鍋抓下,把自己的閃現給交了出去,如今還差一點才能轉好。

  沒有閃現的錘石本身也不算很肉,被小段牛頭二連起來,又被冰女控在原地動彈不得。

  顧行上來補了兩槍,縮減自己E快速拔槍的冷卻,順便蹭個人頭!

  “香鍋挖掘隧道進場,還想要用肉身攔住對手!”

  但是顧行兩發子彈下去,直接把他的血量壓低一大截!

  現場驚呼聲連綿不絕!

  雙方打野的裝備差距太大。

  顧行已經是戰士打野刀攻速鞋黃叉在手,反觀香鍋靠著前兩次突襲的收益,才勉強做出了熔渣打野刀草鞋。

  “男槍這傷害太夸張了!”

  Imp也在后面無壓力輸出。

  盡管他卡莉斯塔流傳在外的梗是大半血被鐵男一棒子掄回了泉水,但論精通程度,Imp自認滑板鞋并不遜色于自己的得意英雄老鼠與薇恩。

  他一邊在距離最近的挖掘機身上插矛,一邊向旁邊跳躍,拉開距離風箏對手,動作十分流暢!

  顧行也用快速拔槍拉開距離,讓香鍋無法碰到自己,盡可能的保持好狀態。

  “Looper的波比蓄力大招,想要趕緊把男槍給砸飛!”

  但顧行時刻留意著他。

  畢竟雷克塞就在自己身邊,而Mata已經陣亡,RNG剩余唯一一個前排就是波比。

  在看到Looper大招砸出來的那一刻,顧行立馬用閃現躲開!

  “Ui傷害確實很高,可是他被龍哥限制的非常死,輸出根本打不到其他人身上!”

  盧錫安就是個小短手,而且范圍技能非常少,傷害基本都打在了大樹身上。

  偏偏龍哥現在護甲裝備不少,愣是撐了很長一段時間。

  在香鍋陣亡之后,他才堪堪變成了殘血!

  臨死前,龍哥引爆了復仇漩渦,炸低了烏茲血量,還不忘敦促隊友,“殺不掉盧錫安就先把他打殘,他沒回血手段的!”

  而顧行聽到隊友的話,調整一下站位,躲開身前的Looper,一記R終極爆彈轟了過去!

  “男槍大招輸出拉滿,把盧錫安的血量壓低到只剩1/4!”

  烏茲還給自己奶了一口治療術,但Easyhoon的冰女稍微補了點傷害,依舊讓他喪失了參戰能力!

  小虎方才一直在后面用沙兵瘋狂戳刺,可惜效果非常一般。

  眼見著自家野輔全部陣亡,烏茲也變成了殘血,明眼人都知道,RNG頹勢已顯!

  繼續打下去,等男槍的純爺們被動雙抗疊加起來,那就沒人能處理了!

  “小虎用禁軍之墻把冰女與牛頭推了出去,以此掩護自己和Ui撤退……可Looper位置非常尷尬!”

  波比身為前排自然要往前頂,為隊友提供輸出空間。

  然而RNG野輔倒的實在太快,他獨木難支,現在后撤都很困難。

  “Imp拔矛造成短暫的減速效果,Looper就算交出閃現也很難逃生!”

  VG眾人集火圍毆,最后在Looper即將逃回防御塔下的那一刻,顧行打空最后一發子彈,熟練的EQ連招打出撞墻回彈效果。

  自己頭也不回的瀟灑撤退,任由火藥彈清空了波比血條!

  前期由顧行創造的野區對位領先雪球順利滾動起來!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