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53:撕破傷口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虹橋天地,LPL場館內喧囂聲不斷!

  “賣我!”Mata的中文難得字正腔圓。

  他知道自己肯定是跑不掉了,等布隆被動疊滿觸發暈眩,就是死路一條。

  別無他法,Mata只能盡力為烏茲爭取安全后撤的機會。

  操作牛頭酋長掄動雙臂,Q大地粉碎先把近身的布隆擊飛,防止小段閃現給烏茲掛被動。

  而后用W野蠻沖撞將顧行頂開,不讓挖掘機貼近。

  “殺AD殺AD!”Imp在語音中大喊一聲。

  要是能擊殺烏茲一次,對方陣亡復活再上線,會耽誤不少發育時間。

  相比之下,輔助……

  輔助死不死都蕪所胃的,只值300金幣,對RNG來說損失不大。

  本著損人利己的想法,顧行不管牛頭,繼續向前。

  小段也反應過來,跟緊自家打野的步伐,兩人直奔烏茲而去!

  “挖掘機追擊速度相當迅捷,Uzi很難跑啊!”

  遁地狀態提供15額外移速,加上草鞋就有足足40點移動速度!

  而比賽才進行到四分半,烏茲的希維爾尚未回城補給過,背包里連一雙鞋都沒有。

  就算剛才Mata將顧行頂走,雙方之間的距離依舊在迅速貼近。

  而且Imp的盧錫安在極限距離給了一口治療術,抬升顧行血量的同時,還給予移速加成!

  “Uzi同樣交出治療術,順勢回身丟出Q回旋之刃,試圖觸發被動來提升自己的移速……”

  小段舉起防盜門,擋掉傷害直接沒收道具。

  如此一來,希維爾只有第一段Q觸發了加速效果。

  根本無濟于事!

  烏茲眉頭緊蹙。

  中單小虎的傳送先前用來補線了,而上單looper也無法當著龍哥的面落地支援——如今的傳送引導時間長達4秒鐘,很容易就被艾克的W時光交錯打斷。

  放眼望去,沒有隊友能幫到他!

  烏茲只能看著挖掘機離自己越來越近!

  “段哥你W還有幾秒?”顧行語氣急促。

  如今即將來到RNG下一塔射程范圍之內,他必須得知道隊友的技能信息。

  “7秒!”小段知道事不宜遲,立馬予以回應,“我先抗塔!”

  他二話不說交出閃現,搶先一步進入防御塔射程,吸引住了敵方炮塔的仇恨,順便把引燃套到烏茲身上,來了一波DF二連。

  顧行看距離差不多了,這才交出自己的E挖掘隧道!

  挖掘機的隧道長度足足有850碼,他順利來到烏茲身后,封住了對方的退路!

  烏茲看到這里,就知道自己交出閃現后撤也沒什么用了。

  繼續往下二塔跑,移速遲緩的他早晚要被追上。

  如今唯一的辦法就是在防御塔下固守,仗著塔爹前期炮火強勢,爭取換掉一顆人頭。

  米勒語速拉滿,飛快解說著現場局勢,“Uzi開啟E法術護盾還想抵擋雷克塞的擊飛效果……”

  他猛地抬高音量,“漂亮!”

  “Virtue預判到了對方的操作,先在地下使用Q獵物搜尋!”

  充滿虛空能量的沖擊波命中了希維爾的法術護盾,將其擊碎之后立馬再跟W破土而出!

  這純粹是一場類似千層餅的博弈,看誰的層數更高。

  但烏茲賭不起。

  他反應速度確實快,可挖掘機破土而出沒有任何抬手動作,全靠臨時反應來開法術護盾,根本不是人類能做出來的操作!

  他只能預判。

  關鍵在于,主動權握在顧行手中,烏茲的法術護盾如果晚交一會兒,可能被頂飛到半空中直接秒殺!

  別無選擇的烏茲只能在顧行鉆隧道來到身后的那刻就開盾。

  結果被顧行算計到了。

  將希維爾擊飛的同時,天空中一道紅色雷光劈下,落在希維爾身上!

  挑戰懲戒!

  接下來的2.5秒,顧行的普攻將觸發額外真實傷害,而且還會讓敵方英雄對自己造成的輸出減少20%!

  正常來說,在當前版本,大部分職業賽場的打野都是出綠色打野刀。

  每次回城都能白嫖兩只眼,幫助隊伍控圖,性價比奇高。

  然而雷克塞是個例外。

  如今虛空遁地獸的大招還沒有得到改動,對拼起來缺少一個技能的爆發傷害,要是有挑戰懲戒的話,可以提升作戰能力。

  也正是因為大招沒有改動,雷克塞現在的團戰非常尷尬,容錯率極低,進場之后一不小心就容易被集火秒殺。

  像現在的版本,賽場上單流行三幻神,輔助則是布隆、牛頭居多,打野除去豹女、男槍、千玨之類的角色,也都在前排負責坦度。

  這導致隊伍內的輸出制造者很少,基本都來源于雙C。

  挖掘機出紅色打野刀,團戰給傷害最高的敵人掛上挑戰懲戒減少其對自己的輸出,再利用W破土而出擊飛對手。

  兩者相結合,可以讓雷克塞多支撐很長一段時間!

  而失去了綠色打野刀的眼位,挖掘機可以花800金幣買眼石——道具每次回城能獲得三顆眼,除此之外還提供與紅水晶相等的150點生命值。

  算下來,等于花400金幣買了個插眼控圖功能,對雷克塞來說也不算很虧,只是會拖慢一會兒裝備節奏。

  當然,挑戰懲戒+眼石的搭配,基本只適用于職業賽場。

  像顧行之前與廠長相遇的排位賽里,Clearlove就是出的綠色打野刀。

  原因是當時顧行一方的輸出點位太多——這也是大多數排位賽陣容的特點,大家都是玩輸出位,挑戰懲戒根本派不上什么用場。

  減少其中一人的傷害,并不會讓雷克塞多存活幾秒鐘,還不如買綠打野刀追求性價比。

  “挑戰懲戒給予的傷害很高,雷克塞身上還有紅BUFF效果,Uzi已經扛不住了!”

  四級的雷克塞,爆發就突出一個不講道理。

  一口E狂野之噬的真實傷害,瞬間咬穿希維爾的大動脈!

  將烏茲打到只剩最后一絲血,顧行管也不管,再度鉆入地下,順利逃出防御塔攻擊范圍!

  而Uzi只能無奈的在塔下轉圈,之前已經用治療術抬過血量的他現在沒有任何血量回復手段,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血條被清空!

  “Mata的牛頭最后也沒能逃脫,交出閃現過墻逃生,被Imp跟閃兩槍送回泉水!”

  顧行對下路的這次突襲,最終以0換2告終!

  觀眾席的VG擁躉控制不住自己內心的激動之情,揮舞敲擊著手中的應援棒,在密閉場館內制造出躁動聲響!

  隱隱約約聽到臺下的叫喊聲,烏茲往嘴里灌了一口冰水,壓抑住心中涌出的火氣,“這挖掘機來這么快的?”

  “他回城之后沒刷野,直接來的下路,”香鍋解釋,“搶了個時間差。”

  Mata寬慰隊友,“沒事沒事,我們AD還有閃。”

  他中文不好,Looper也不算精通,兩人與其他三名隊友只能用這種簡單詞匯來交流。

  與此同時,后臺VG休息室內也驟然爆發出一陣歡呼!

  “打的好啊!”年紀不大的金文赫興奮到滿臉通紅,“顧行的Gank太穩健了!”

  剛剛來到場館督戰的老板丁駿更是面露贊許之色,顧行在前五分鐘的精彩發揮著實讓他非常滿意。

  紅米也揚起嘴角,不過他知道比賽仍有懸念,因此還在關注著連通直播信號的電視。

  VG隊員的語音清晰無誤的傳入耳中。

  “漂亮!”上單龍哥又開始當啦啦隊,“小顧你也太猛了吧?”

  他還在上路平穩對線,見隊伍頻頻拿到收益,人都快笑嘻了。

  甚至操作艾克跳起舞來,跟Looper顯擺一下自家的強力隊友。

  龍哥還想再夸贊兩句,但話還沒說出口,就看到男槍提著霰彈槍出現在自己的視野邊緣!

  “Looper閃現將艾克壁咚到墻上,香鍋打出撞墻Q的爆發傷害……不過輸出差了一點!”米勒語氣稍顯遺憾,“艾克殘血閃現逃回塔下,還有W時光交錯的護盾與緩速陣,讓RNG上野沒辦法深追!”

  “RNG現在很難受,他們找不到什么可以反撲的節奏點,”娃娃解說的頭頭是道,“這套陣容就只能打中野,可對方中單Easyhoon根本不給機會!”

  顧行三級時幫忙把小虎給殺掉了,一血經濟給到中單黃雞,幫其狠狠補了一波發育,讓他近期承受的對線壓力并不大。

  Easyhoon在拿到人頭之后,也不去尋求對線壓制,而是穩健的把兵線繼續控在塔前慢慢發育。

  沒人比他更懂黃雞!

  沙漠皇帝這英雄只要平穩發育到兩件套,就算手握優勢!

  我不急啊……

  但RNG現在很急。

  對手VG在雷克塞開局接連的兩次Gank之后,中下局勢儼然被盤活!

  更別提顧行如今確定香鍋在上,還能再收掉一條兩分半就刷新在峽谷內的土龍!

  導播在大屏幕上給出了季中賽改動之后的土龍效果——可以為團隊給予對史詩野怪及防御塔的10%額外真實傷害。

  乍一看好像沒什么作用,但實際上這是優勢局滾雪球最強的一條小龍。

  不管是推塔還是速刷大龍,都能起到不俗作用!

  屋漏偏逢連夜雨,先前顧行的突襲讓下路對線失去平衡。

  Imp打法本來就很兇,不太像部分觀眾界定的韓式ADC,對線期他是真的敢騎臉。

  況且如今手握一顆人頭,用的還是盧錫安這種線霸角色!

  烏茲起初還想吃兵,被Imp滑步過來直接點了一套,就算有法術護盾的存在,血量卻依舊下降近一半。

  “嘖……”Uzi心里很急。

  “別慌,”香鍋連忙開口,“我調整一下野區,待會兒就去治挖掘機!”

  起先小虎被抓死的時候,他就已經搞明白了顧行為什么要開局從下往上刷。

  對方顯然猜出了他會從上半區開野,就是刻意要和自己的刷野路線形成錯位!

  從下半區起手的顧行,第二輪野怪也必然是從下向上依次刷新。

  而香鍋自己野區的營地則是反方向重置。

  在職業賽場上,抓人機會不多,打野選手基本都不會耽誤自己的發育,刷野效率很高,有野怪就盡量將其刷掉。

  因此如果按顧行的劇本往下走,兩人的刷野動向將會一直錯位,時刻處于不同半區!

  這樣一來,爆發野區沖突的可能性很低。

  而且,兩名打野角色抓人效率的差距將會體現得淋漓盡致!

  男槍前期除了帶紅BUFF的那一波突襲效率比較出眾之外,其余時間想要成功抓人都比較困難。

  這是英雄特性決定的。

  原本這也沒什么。

  職業賽場上的擊殺爆發次數普遍偏低,抓不到人的話,男槍刷就行了,影響并不是很大,等到中期發力后期接管比賽就好。

  但現在的問題在于,顧行的前兩次突襲全部得手,給RNG中下雙C都造成了非常大的壓力!

  麻辣香鍋繼續發育的話,隊友估計就快崩盤了。

  屆時倒是真應了那句‘隊友被抓,邊笑邊刷’。

  香鍋想要來進行反制,把兩人的野怪營地刷新線路重置回來。

  但是想要完成這一點,他要么得繞遠路多花時間,強行逆著野怪營地的刷新路線刷上去,要么就得舍棄至少兩組野怪。

  例如上半區的三狼與魔沼蛙,他暫時不刷,等下一輪石甲蟲與F4刷新,就可以從地圖下方起手一路向上走,與顧行形成同步。

  香鍋還在整理自己的刷野路線,峽谷中陷入短暫的平靜。

  中上兩路平穩發育,下路的Imp還在不停壓制,不過倒是沒有再爆發擊殺。

  此時比賽已經來到七分鐘。

  顧行給Easyhoon打了個藍BUFF,自己再順勢把下半區的魔沼蛙與三狼通通吃完,到達六級后回城購買裝備。

  再把復用性藥水賣掉,補了只真眼,飾品也換成了掃描。

  正在路上的信號直接標在了下路!

  “對面男槍可能在……”小段剛才看RNG中單小虎也拿到了藍BUFF,香鍋想必快刷下來了。

  “沒事,隨便打!”顧行目標很是明確。

  如果能連續擊殺兩次希維爾,那烏茲基本相當于斷開連接。

  他要做的就是撕破傷口,讓局勢徹底失去平衡!

  顧行開啟R虛空猛沖,虛空遁地獸女王發出一聲尖利嘶吼,從泉水中遁入地下,朝之前布置在自家藍BUFF營地旁的隧道沖刺而去!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