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49:職業道路的開始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第一天上午語文下午數學,第二天上午理綜下午英語,第三天自選……”

  清晨離開家的時候,顧母還念叨著高考流程。

  和大部分省份兩天的高考日程不同,浙江考兩天半。

  最后一天有自選模塊,18題選6道作答,滿分60分。

  不過這也是全省最后一次使用這種高考模式,等明年改革之后,自選模塊就將取消。

  沈關山今天也來送考,上身穿著件黑色T恤,映襯得小臂雪白無暇,下身則依舊是寬松的運動褲。

  “考場上你穩一點答題,千萬別馬虎……”她笨拙的叮囑好友。

  “好好好,然后呢?”顧盼滿口答應下來,而后揶揄的望向沈關山。

  “然后,然后……”沈關山白皙臉蛋微微泛紅,顯然是因為詞窮,正絞盡腦汁回憶著班主任先前的諄諄教誨,“注意審題?”

  她不擅長這些。

  顧盼拍拍好友的后背,“真論高考,你們幾個加一塊兒也不是我的對手,放心就成!”

  一旁的顧行沒有反駁。

  他知道顧盼的能力,沖個省狀元不太現實,得運氣爆棚才有機會,但穩在級部前二十也不差了,在鎮中就是妥妥的清北選手,考試水平出眾。

  “你也是,多注意一點,”沈關山又看向顧行,“雖然對你來說沒什么難度……”

  顧行笑著應聲,“待會兒我們進考場,你去做什么?”

  “學車,我已經在研究科目一的考題了。”

  沈關山的答案在他意料之內。

  顧行聽不少同學提起過,等高考過后就立馬去駕校,趁著近3個月的暑假把駕照拿到手。

  他因為要去打暑假工,肯定沒時間學。

  “對了關山,等我高考完,要不要去做家教?”顧盼已經在暢想高考之后的美妙生活了,“半天學車半天家教,晚上自由活動!”

  沈關山聽到這話,腦袋搖的和撥浪鼓似的。

  她碰到陌生人連說話都緊張,指定是做不了這行。

  “好吧,”顧盼知道好友的性格,因此只是稍顯沮喪,“我還想拉個人一起來著。”

  步行來到校門口,大老遠的就看到一堆同班同學聚在角落,其中就有丁冉。

  顧行還是沒看到他的父母,不過這次欲言又止沒有吭聲,生怕說錯話影響到對方考試心態。

  可丁冉卻猜出好兄弟的心思,主動開口說道,“爸媽送我過來的,但工作實在脫不開身,就讓他們先去公司了。”

  他和自己父母的關系還不錯,要不然之前從滬市回來,見爸媽沒來接站,也不會露出那副失落表情。

  相比之下,沈關山與家人的關系反而要更僵一點,平時基本不提。

  班主任還在盡職盡責的清點人數,確認除了保送學生之外全員到齊,而后注視著他們一個個踏入考點。

  顧行揮手和父母與沈關山告別,便拿好自己的證件與文具,與周圍的同學一起穿過校門向里走去。

  等語文試卷發下來之后,他就知道自己穩了。

  考題對他而言并不算難,作文是討論虛擬與現實的論述類文章。

  專心致志順著往下作答,最后的作文題不求出彩,中規中矩就好。

  下午的數學,更是顧行的優勢學科,肯定要奔著滿分去。

  第二天的理綜與英語,他輕松應對,保證基礎題的分數全部拿到,而后再一點點去刷難度稍高一點的題型。

  窗外淅淅瀝瀝下起了小雨,偶爾還伴有一聲悶雷。

  顧行已經確定必定能過一本線。

  就算英語作文全空著,也不耽誤他上大學。

  但顧行并沒有松懈。

  他在草稿紙上先把作文大綱羅列出來,而后遣詞造句,盡可能使用簡練準確的字詞來表達自己的意思。

  最后確定無誤不再修改,顧行方才將草稿紙上的英語作文一點點謄寫到答題卡上。

  字跡工整,格式規范。

  當最后一天自選模塊的收卷鈴聲響起,顧行看著自己的答題卡被收歸到講臺上清點整理,知道自己此前十二年的求學生涯到此畫上了句點。

  坐在窗邊的他向遠處的鎮中操場投去最后一瞥,同自己的高中時代告別。

  考場內儼然陷入沸騰!

  同學們收拾文具,還交頭接耳討論著自己暑假的打算,渾身上下都寫滿了興奮。

  壓在他們心頭的那塊名為高考的巨石,在鈴聲響起的那一霎,終究消散無蹤。

  而對于顧行而言,未來將要迎接他的,是一段全新生活。

  一切都是未知數。

  時間匆忙,讓他來不及做好萬全準備。

  但這是他自己的選擇。

  離開考場之后,顧行順利與丁冉以及顧盼碰面。

  “卷子也太簡單了吧?”丁冉樂開了花,“能不能上點難度啊?”

  顧盼哼著小曲神采飛揚,想來是題型順手,沒有遇到什么阻礙。

  考場外的家長臉上掛著慈和笑容,任由身旁孩子嘰嘰喳喳,畫面無比溫馨。

  顧母早早等在那里,見一對兒女出現在自己視野中,還用力朝二人揮手。

  “考的怎么樣?”她目光關切。

  “一點問題也沒有,”顧盼挽住了媽媽的臂彎,態度親昵,“和我平時模考之后的感覺差不多!”

  丁冉父親終于露面。

  他開著一輛漆黑的奔馳,見到兒子的那一刻,本來滿臉疲憊的他五官也柔和了不少。

  “是顧行的爸爸媽媽吧?”他主動上前握手問好,“之前丁冉從滬市回來,我當時在外地抽不開身,還麻煩您二位照顧……”

  “不麻煩,”顧父還不忘夸贊丁冉,“這孩子挺懂事。”

  另一邊,丁冉知道時間不多了,還在和顧行小聲嘀咕,“回來電話聯系吧,行哥你是明天就走?”

  “對,”顧行點頭,“明天早上八點的火車。”

  “暑假我應該會抽空去一趟VG,咱倆到時候再見,”丁冉拍拍他的肩膀,“比賽加油啊行哥!”

  說完這句話,他就和父親一起上了車,緩緩駛離了考場。

  直到轎車遠去,顧行才收回了目光,跟上家人的步伐,向鼓西小區趕去。

  今天傍晚時分家里就關掉了商店,聚在一起好好吃頓晚餐。

  眼見著暑期生活即將開始,顧盼樂開了花,聲音宛如百靈鳥一般清脆動聽,不過她注意到顧行的表情并不算輕松愜意。

  察覺出餐桌上的氣氛不對,顧盼猜測父母與哥哥單獨有話要說,填飽肚子之后,她便拉著一頭霧水的沈關山,嚷嚷著要去對方家里玩。

  兩個女孩離開之后,顧行從口袋里掏出一張銀行卡,“俱樂部先給了16000,我留了六千,剩下一萬家里收著吧。”

  “用不著,你賺的錢自己拿著就行,”老媽下意識拒絕,“家里條件不算多好,但是供你們兩個上大學也沒問題。”

  顧行猶豫了一下,還是把銀行卡推了過去,“俱樂部管吃住,用不到太多錢,我之前聽顧盼說暑假得考駕照,還是拿著吧……”

  他忽然覺得這樣似乎顯得自己太關心妹妹,又補充了一句,“我瞧顧盼那樣,駕照考試肯定得掛個幾次,補考次數多的話,應該要額外付錢?”

  顧行沒考過,也不太清楚。

  父母見實在拗不過,才收下了銀行卡。

  顧父還不忘叮囑,“顧行,你從小就挺懂事,去俱樂部工作,那也算是踏入社會了,什么事不該做,什么話不該說,你肯定都知道……”

  “但我還是得提醒一句,雖然俱樂部有丁冉的那么層親戚關系,可這有好也有壞,你時刻多注意。”

  顧行端正態度答應下來。

  “說的也差不多了,你多吃點菜!”老媽把雞翅推到兒子身邊,語氣不由得染上了幾分傷感,“等你去滬市,媽媽再想給你做飯也沒機會了。”

  顧行心中微動,嘴上卻反駁著,“媽你這說的是什么話?兩個小時的車程而已,我想家的話放假就能回來!”

  沈關山家。

  顧盼看著閨蜜跑到廚房冰箱里,拿過來兩罐飲料。

  她瞥了一眼紅色包裝,“怎么是可口可樂?”

  “你不喜歡喝?”沈關山見狀還想給好友換瓶橙汁。

  “不是喜不喜歡,說實話我喝不出它和百事的區別,”顧盼跟對方解釋,“但是顧行偏好可口可樂,所以我喝百事。”

  “他聽周杰倫,我偏聽林俊杰,雖然在我看來,兩人的歌都不差,可我就是要和顧行對著干。”

  沈關山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么。

  思前想后,把顧盼拉到了自己臥室。

  同樣是五六十平米的房子,不過看起來要比顧家寬敞不少。

  主要是平時沒人住,沈關山父母在京城做生意,只有逢年過節才回老家。

  她自己大部分時間也是住學校宿舍,鎮海老房子里很是冷清,連家具都沒多少。

  “你這才叫臥室啊!”顧盼來過不少次,但看到沈關山的房間還是止不住的羨慕。

  總體面積頂兩個她住的隔間。

  墻上面貼了幾張周杰倫海報,書桌上擺著電腦和一臺打印機。

  兩面書架上除去紅皮的現代漢語詞典與牛津詞典,就是獎狀獎杯、各科教材、數學競賽書與大學課本。

  “能用你電腦不?”顧盼問了一句,“咱倆可以一塊兒看會電視劇。”

  沈關山沒多做考慮便把電腦打開,沒有設置密碼,直接進入桌面。

  “誒?”顧盼眼尖,發現桌面上有個游戲圖標很眼熟,“你也玩這個什么英雄聯盟?”

  “……剛下沒多久,不怎么會玩。”沈關山匆忙解釋。

  顧盼思忖片刻。

  沈關山趁機往嘴里灌冰可樂壓驚,努力讓滾燙的耳根趕緊降溫。

  “那你能教教我嗎?”顧盼提出請求。

  她要看看這游戲到底有什么好玩的。

  “啊?”沈關山愣了一下,“也成,不過我水平不高只會打人機。”

  應和的同時,心中長舒一口氣。

  不過飲料喝的太多,沒多久她就跑去臥室外面上廁所了。

  顧盼看著對自己而言無比陌生的召喚師峽谷,也不敢亂動,只是用鼠標操縱著寒冰射手在泉水邊轉圈。

  活動兩下酸澀的脖子,目光在閨蜜的書架上漫無目的掃了兩圈便收了回來。

  吃飽喝足之后,大腦反應慢了一拍。

  顧盼收回目光后才意識到不對,又抬眼望了過去。

  書架中間那層有兩幅相框。

  其中一張照片上方用紅色字體標注了‘2015年中國數學奧林匹克(第31屆全國中學生數學冬令營)合影留念’。

  前排是帶隊老師,后排為參賽成員,大家脖子上還掛著深藍色營員證。

  而另外一張照片,則是鎮中自己的省隊成員合影。

  一共只有五個人,里面有沈關山、顧行與丁冉,大家神態輕松,沖鏡頭笑得開心。

  原本這沒什么稀奇,顧盼之前在哥哥那里也看到過。

  但問題關鍵在于相框之間的差異!

  全體合影的相框明顯有一段時間沒擦了,沾了些許灰塵。

  這很正常。

  畢竟沈關山平時回來的次數不算多,打掃衛生漏了擦拭相框也很好李姐。

  可偏偏裝有鎮中五人合影的相框干凈整潔得過分!

  這相框不是新買的,顧盼可以肯定,她之前記得閨蜜就用過。

  同一層書架上并排放置的兩幅相框,正常邏輯肯定是一起擦拭才對……

  為什么沈關山只擦一幅?

  顧盼站起身來仔細觀察,發現鎮中合影里的自家老哥,笑容陽光燦爛,朝氣蓬勃意氣風發。

  直覺告訴她這其中不對勁!

  此時沈關山洗完手回來,手里還拿著一盒奧利奧。

  顧盼在和顧行斗爭的18個年頭里,練就了一身演技,堪稱老戲骨,如今正好派上用場。

  她調整好表情看向閨蜜,“……這個什么艾希到底要怎么玩?”

  眼見著時間來到晚上十點二十,終于能戰勝人機的顧盼心滿意足,告別好友跑回自己家。

  顧行還在自己的隔間里收拾行李,這次去滬市正值夏天,他帶了不少短袖短褲過去。

  正把襪子卷成團丟進箱子里,就聽到妹妹的聲音,“這些周杰倫海報你不帶走?”

  顧行深吸一口氣,壓抑著想懟她的沖動,“顧盼,我還回來的好嗎?幾張海報去滬市再買就是了。”

  “這樣啊,”顧盼先拿海報開啟話題,自然而然的往下延伸,“那照片呢?”

  她指指老哥桌子上的那張鎮海中學數競省隊成員合影,“也算是段美好記憶了吧。”

  顧行順著妹妹的手指瞥到合影里的沈關山,同樣嗅覺敏銳的他意識到了什么,立馬做出一副蕪所胃的表情,“不帶不帶,行李箱已經不輕快了,裝個相框再壓碎了怎么辦?”

  語氣自然,毫無破綻。

  那層窗戶紙還沒捅破,他不想讓妹妹知道。

  顧盼站在后面盯了老哥一段時間,還是沒能掌握到確切證據,只得悻悻而歸,收拾衣服準備去洗澡。

  深夜時分,中間隔著一層薄薄的門,顧行臨行前還囑咐起來。

  “你去學車的時候小心點,別把人家車開進溝里了。”

  顧盼想要跳起來揍他,最后想著反正一整個暑假都基本不會再見面,而且自己武力值不算高,才被迫平息了心中的憤怒。

  “做家教記得安全第一,我聽說有不少人專門騙你這種年輕小姑娘,到時候再出事就不好了,”顧行正經起來輕聲說道,“實在不行掛在機構下面,去人多的地方上課也成。”

  顧盼在被窩里扭扭身子。

  哥哥嘴里說出的話還讓她感覺不太適應。

  顧行最后補了一句,“盡量別讓爸媽操心,他們能把咱倆養活大,已經很不容易了。”

  “……我知道。”顧盼望著天花板,用力眨眨眼睛,藏住了眼角突然涌出的那點濕潤。

  次日清晨。

  顧行起來再檢查一遍行李,確認沒有落下什么東西之后,才在父親的陪同下離開生活了十八年的老屋。

  坐在餐桌上吃油條的顧盼回過頭來,咽下嘴里的食物,沖他說了一聲再見。

  “等暑假有機會,你可以帶著爸媽去滬市玩一圈,看看我比賽也行。”顧行說完便提著行李箱踏出房門。

  沈關山家大門緊閉,顧行深深望了一眼,快步向樓下走去。

  行李箱滾輪與地面相觸,發出獨特聲音。

  居民樓最頂層靠南臥室的窗戶猛地被推開。

  顧行似有所察,回身望了一眼,與沈關山對視片刻。

  他從口袋里掏出手機揮了揮。

  沈關山讀懂了顧行的意思,點頭答應下來。

  但兩人相距得有20米,她又怕對方看不見,趕忙加大了點頭幅度。

  看起來傻里傻氣。

  顧行沒忍住,露出一抹微笑,轉身朝著小區外走去,奔向自己的新世界。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