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44:試訓結束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但來都來了。

  飯還是要吃的。

  兩人拿起鐵質托盤,去打菜窗口仔細掃了一圈,最后挑了清炒菜花和西紅柿炒蛋。

  這是看起來賣相最好的兩道菜了。

  特別是西紅柿炒蛋,中國人都會做,除非調料往死里放,不然一般都難吃不到哪兒去。

  顧行與杰克剛剛肩并肩坐到阿布對面,就看見長相類似羊駝的Deft走進食堂。

  今天下午訓練賽把把C的他如今面色無奈,看樣子對俱樂部食堂不抱任何希望,跟在輔助Meiko身后選了兩樣青菜,坐下來慢慢吃。

  “Scout來坐我這邊!”阿布發現Deft身后的試訓新中單,連忙招呼他過來。

  綽號小學弟的Scout戴著副眼鏡,長相很乖巧,初來乍到對EDG還不算熟悉,對阿布言聽計從。

  喻文波見他與自己同處一桌,覺得對方和自己打了幾局訓練賽,理應打個招呼以示禮貌,“李納……”

  顧行裝作不經意的肘了他一下,強行打斷了杰克,自己則揚起笑容,“真名是叫李汭燦吧,還挺生僻的。”

  JackeyLove被肘之后還想瞪顧行,聽到好友的念法,立馬光速變臉,“對,今天你訓練賽打的真不錯!”

  由于EDE在改名成IM之后,就已經搬離了EDG基地,目前俱樂部二隊尚未重新組建起來,因此顧行與杰克只能參與一隊的訓練賽。

  小學弟雖然表現與隊伍前任中單胖將軍相比還很稚嫩,但也算可圈可點。

  剛來沒多久,他中文還不利索,只會一些日常問候用語,聽不懂兩人的話,神情稍顯茫然。

  此時Clearlove閃亮登場。

  “They say you……”廠長吭哧吭哧說著蹩腳英文,“game play good。”

  還好顧行今天下午試訓時就見識過EDG的獨特交流方式,隊內為了照顧中文不流暢的韓援,有時便中英韓三語溝通,如今倒也不覺得意外。

  不過言簡意賅,小學弟能聽明白,還用簡略英語說他會惡補中文。

  廠長對此深感欣慰,他拍拍Scout的肩膀,“我教你普通話,很好學的。”

  顧行心里忍不住吐槽,你自己普通話都不標準還教別人?不會教些奇奇怪怪的口音吧?

  “待會兒我們談談待遇?”阿布對顧行與JackeyLove非常中意,“如果去二隊,兩位將會是隊內的絕對核心!”

  “LSPL夏天的比賽八月初就結束,也不會耽誤顧行的學業……”

  與VG和IG不同,EDG俱樂部不給他們在一隊輪換的機會。

  打野位首發是廠長,ADC則是Deft。

  皆為隊伍目前絕對無法替代的選手。

  也正因如此,顧行才將EDG排除在外。

  他來滬市試訓之前,確實沒想過自己還能打LPL。

  可是VG開出了一個輪換登場的可能。

  兩邊給的錢差不多,丁駿那邊說不定還能讓他混兩局頂級聯賽,再加上好友丁冉的那層親戚關系……

  EDG誠意是挺足的,但本身開出的條件有限,在這種情況下,簡陋食堂只是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顧行與JackeyLove研究了一下,還是回絕了對方。

  阿布聽聞二人決定時,臉上盡顯沮喪之色。

  盡管相處時間只有短短一下午,但他是真的喜歡顧行,甚至想將其當做廠長接班人、俱樂部二太子來培養。

  大太子愛蘿莉被帶去了IM,隊伍現在確實挺缺人才。

  廠長則對他們的選擇表示理解。

  今天顧行打訓練賽時,他在旁邊全程旁觀。

  確實能力出眾。

  如果只打兩個月職業,應該去找一支更合適的戰隊。

  “廠長,”顧行把外設線纏起來,看向了Clearlove,“能和我合張影嗎?”

  他答應的爽快,“成,你以后叫我明凱就行,這是我名字。”

  顧行這次沒再后面加哥,不然凱哥凱哥的,聽起來像是某個主播。

  明凱主動摟住了顧行的肩膀,兩人勾肩搭背,面對握著手機的JackeyLove,露出開心笑容。

  EDG對二人挺大方,報銷了來時車費,走的時候還給了200讓他們打車回去,多余的錢買兩杯奶茶喝。

  “150塊,師傅我轉過去了啊,”喻文波晃了晃手機,而后沖著顧行說道,“剩下50怎么辦,真買奶茶?”

  “不然怎么搞?”顧行也拿不定主意,“也不好再退給人家吧。”

  JackeyLove來了一句,“可我不喝奶茶啊……阿薩姆除外。”

  巧了。

  顧行也不喝。

  這玩意在他看來有丶小貴,手頭那點零花錢根本經不住折騰。

  更何況家里小商店本身就賣優樂美,周杰倫打廣告的那種小包裝,爸媽偶爾帶回家幾袋,他可以和顧盼一人泡一大杯。

  “剛才打車來的路上,我看東邊有家肯德基,要不去那兒吃點東西?”顧行想了個好主意,“反正晚上沒吃飽。”

  他們倆還沒通知VG領隊出來接自己,現在天色不算很晚,干脆在外面浪一會兒。

  杰克揉揉平坦的小腹,欣然同意。

  最近的一家肯德基距離下車地點還不到一公里,徒步走過去也要不了多長時間。

  “你都吃點什么?”喻文波拿不定主意,“我平時都吃麥當勞的,基本不來肯德基。”

  可給他牛壞了,這句話直接當著柜員的面說。

  顧行也沒怎么吃過,稍微想了一下,被觸動了某處記憶的他開口說道,“蛋撻吧。”

  兩人又買了點其他小食,坐在窗邊座位邊吃邊閑聊。

  “老顧,你為什么打職業?”杰克問出了心中的疑惑,“聽你說高中在鎮海中學,成績那么好就老老實實念書準備高考啊。”

  “……我和丁冉這情況和保送差不多,”顧行跟他解釋,“過一本線就行,所以趁暑假出來當兼職賺錢。”

  杰克沒想到一不留神被顧行裝到了,瞪大眼睛質問他,“什么叫‘過一本線就行’?你說的可真輕巧。”

  “在鎮中的話確實挺簡單的,過不去的才有問題,”顧行語氣平淡,“你呢?我看你直播做的挺不錯,錢應該也不少賺,打職業的話可就全沒了。”

  他之前找過JackeyLove的直播間。

  關注也有二十多萬,在斗魚下午檔里算是挺不錯的,平臺大主播五五開有時喜歡帶著杰克,幫忙拉了一些熱度。

  況且現在直播行業熱錢很多,這兩年簽的合同金額都很夸張。

  加上國服排名靠前的主播,掛斗魚平臺的前綴還有額外獎金,綜合下來,杰克每個月到手的錢絕對不算少。

  “這件事兒啊……”喻文波往嘴里抓了一把薯條,腮幫子鼓鼓囊囊,等他全部咽下去,便組織好了語言,“一開始是麻辣香鍋,我倆認識的時候,他就在King戰隊打職業了。”

  “史森明跟我雙排也一直說打職業怎么怎么好,互嘴還總用他是個職業選手來壓人嘲諷我。”

  說到這里,杰克露出一個歪嘴笑容,“后來得知翔翔、千反田和貝多芬在一支隊里,七匹狼里面有一半人都在玩職業電競,我覺得自己身為群主,要起到表率作用。”

  “不過那時沒下定決心,一直到后來直播的時候,有條彈幕獨輪車……”他停頓下來,“你知道獨輪車是什么意思吧?”

  “就是一刻不停的復制粘貼同一條內容?”顧行一知半解。

  “對的,”杰克繼續往下講,“那獨輪車一直刷,‘不去打職業揚名立萬,窩在這里當個小主播’,我瞥了一眼,也感覺自己應該趁年輕,嘗試一下另一種可能。”

  “說不定將來真的揚名立萬了呢?”

  顧行剛想說對方這心路歷程聽起來也太魔幻了,聽起來和鬧著玩似的。

  但轉念一想,杰克昨天拎著行李箱離開IG的事情,似乎和這事頗有幾分相像,便也沒再多嘴。

  往嘴里塞了只蛋撻,牛奶、雞蛋與奶油的香氣交織在一起,填滿了顧行的口腔。

  雀氏挺好吃。

  “咱們回去的時候,順便捎點東西吧。”他主動提議。

  在VG基地住了好幾天,嚴格來說,顧行只有前兩天是在隊內試訓的,后面稱得上是蹭吃蹭喝蹭住。

  順道給隊員和管理層帶點夜宵回去,也算舉手之勞。

  反正他手里的零花錢還足夠用。

  杰克也能猜出顧行的心思,買了兩袋子薯條、蛋撻、雞翅之類的食物。

  次日顧行獨自前往同小區的WE基地。

  試訓效果依舊優秀。

  值得一提的是,二隊WE.F在今年春天與UP、YG一樣,都慘遭降級。

  他們得明年春天才能參加城市英雄爭霸賽。

  而且一隊首發打野Condi也是WE培養成才的年輕選手,如今潛力還有待挖掘,找輪換選手沒什么必要。

  綜合各家條件,WE都沒有優勢。

  顧行禮貌告辭,步行就回到了VG別墅內。

  丁駿知道這是他的最后一家試訓戰隊,因此今天到的格外早,表面云淡風輕,心中倒是稍感焦急。

  直到看見顧行推門進來,他才長舒一口氣。

  “怎么樣,考慮好了嗎?”丁駿主動開口詢問。

  顧行露出陽光笑容,“沒有意外的話,高考結束,我應該就會在VG俱樂部了。”

  丁駿嘴角微微上揚,旁邊的陸文俊與金文赫也很是開心。

  “那就來辦公室商量下合同細節吧。”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