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42:薛定諤的年齡限制條款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出租車里。

  顧行坐在后排,看著身旁的杰克啪啪啪狂按手機,“干嘛呢?”

  喻文波回復的很迅速,“跟老宋他們說明一下情況。”

  他和IG那幫隊員的關系都還可以,小孩游神平日也挺照顧人,走的時候匆忙,現在總得解釋一下。

  顧行順口說道,“你頭不暈啊……”

  話還沒說完,便猛地閉上嘴巴。

  他恍然發覺這一幕曾經發生過。

  當時顧行才從貪吃颯基地離開,還想給董小颯以及林煒翔等人留言,老爸勸他坐車別玩手機容易頭暈。

  現在兩極反轉,變成他勸JackeyLove了?

  就是這身份好像不太對勁……

  喻文波壓根不知道這件事,他搞定一切便抬起頭來看著前方擁堵的馬路,“咱倆這算是綁定了?”

  “一邊兒去,誰要和你綁定?”顧行連忙往遠離他的地方挪了挪,“說不定我去一隊當Dandy的替補呢!”

  “拉倒吧,”JackeyLove根本不信,“有Dandy在,還有你上場的份兒?”

  兩人掰扯個不停,一個半小時之后才回到松江大學城附近的龍湖好望山。

  小區有門禁,顧行下車之前給VG領隊金文赫發了一條消息,麻煩對方出來接自己一下。

  但是前來迎的不止是金文赫。

  身旁還有兩尊護法。

  經理陸文俊與好友丁冉。

  陸文俊起初以為只有顧行獨自回來,當他看見對方身邊那個拖著行李箱的身影時,頓時陷入了狂喜!

  “干得漂亮!”他表現的比丁冉還激動,上來給了顧行肩膀一拳。

  下午親眼目睹JackeyLove拎著箱子離開,陸文俊都以為自己這個轉會期又要拉胯,手里攥著一堆錢都沒地方花。

  沒想到峰回路轉!

  他也沒去問喻文波為什么從IG基地回來了,那都不重要。

  事到如今,陸文俊只想沖IG說一句,謝謝你……

  JackeyLove見到VG管理層的臉部表情,也能大概猜出對方心中的想法,卻還在嘴硬,“我明天還得去EDG看一眼,到底去哪兒還沒定。”

  “沒事沒事,”領隊金文赫接話,他滿面春風,“長住在我們基地也沒問題的,空房間有的是!”

  丁冉則拉著顧行去問今天下午的試訓情況。

  “多的不說了,反正就是亂殺,”顧行難得顯擺起來,“Rookie是真的猛,IG那下路也是真的不行。”

  “他們雙人組確實一般,”陸文俊一高興,話也多了起來,“我聽說IG這個轉會期想買Tabe,順便從城市英雄爭霸賽里面淘輔助。”

  “Tabe?”顧行一聽到這個名字,第一反應是S3的安妮輔助,與Uzi一起搭檔下路,闖入世界賽決賽。

  盡管被曇花一現的Piglet以及福滿多給壓的很慘,但綜合實力也不差。

  不過那是當年。

  如今tabe還有多少油,誰也不知道。

  “我跟堂哥說一聲,讓他趕緊過來一趟。”丁冉打開手機開始搖人。

  丁駿為了想方設法留住顧行與喻文波,深思熟慮了一晚上,清晨時分給他們發完短信才睡著。

  下午起來到了基地看一眼訓練賽,見二人全都離開,總有些心神不寧,索性去隔壁Dota2分部視察。

  收到堂弟的信息之后,丁駿火速趕了回來。

  “到辦公室里談吧,那里安靜些,沒人打擾。”皮膚白凈的他看到顧行與JackeyLove,笑得嘴都合不攏了。

  來到別墅一樓的小隔間內,丁駿開門見山,“今天早上的信息里我已經把大致的待遇條件說明了,如果還有什么要求,我們都可以商量。”

  “……真的可以搞定次級聯賽的名額?”顧行先確定了一下。

  “當然,”丁駿對二人提出的這個問題稍感意外,覺得自己的鈔能力被人小瞧了,“次級聯賽有很多隊伍都在賣席位,甚至有專門搞代練的,每年都從城市英雄爭霸賽打上來,進入LSPL就把隊伍名額轉手一賣,能賺不少錢。”

  “現在名額的行情價大概就是二百萬左右吧,不算貴,我還有門路,大不了加點錢就能從別人手里截胡。”

  丁駿說起這個數字,就突出一個輕描淡寫。

  開玩笑,三星十子來華的時候,他直接給Dandy和Mata開出了2014年十倍的工資!

  就算當時合同綁定直播約,直播平臺也會幫忙掏一部分錢,但大部分還是得俱樂部出。

  兩名韓援加上教練紅米和不算很便宜的死亡宣告,一千多萬就砸進去了。

  最后連S5世界賽都沒進,那才叫打水漂。

  去年效果不好,他又安排陸文俊去找來了Easyhoon,又是幾百萬一年的花銷。

  相比之下,200W真不算貴。

  而顧行與JackeyLove聽到這里面面相覷。

  “你們也別擔心這個問題,”丁駿見二人似乎有心理負擔,連忙開口解釋,“能打上LPL的話,那就算我賺了,頂級聯賽的名額價格要膨脹很多倍。”

  畢竟一家俱樂部不能有兩支頂級聯賽隊伍,要是兩人打上來,他必須轉手賣出去,到時候能拿到很多錢。

  “沖不上LPL也蕪所胃,就當是給我們二隊用。”他很是灑脫。

  VG肯定要有二隊青訓,正好現在也沒有LSPL名額,買下來的話也省的從城市英雄爭霸賽再往上打了。

  有這條退路保底,顧行和喻文波輕松了不少。

  “還有一個就是,年齡問題……”JackeyLove指指自己,“我如果夏天就想打LPL,能實現嗎?”

  他想從丁駿口中得到與蘇小洛不同的答案。

  丁駿在想要爭奪JackeyLove時,就思考過這個問題,如今組織了一下語言便回答起來,“先和你說一下年齡政策的事情,你接觸到的是不是只有年滿17歲才能參加LPL?”

  “對啊,”喻文波點頭,“別家經理都是這么說的。”

  他00年11月18日出生,起碼身份證上是這么寫的,如果按照規定,S7結束才能參加LPL。

  JackeyLove知道年齡優勢給自己抬高了不少身價,但又恨自己生的太晚,早早展露出天賦卻無法登上LPL舞臺。

  顧行在旁邊默默傾聽。

  “這個說法,對,也不對。”丁駿當起了謎語人。

  好在他沒有什么惡趣味,欣賞過對方臉上的疑惑表情,就詳細解釋起來,“你們知道圣槍哥和Meiko吧,他倆都是2015年春天開始打LPL的。”

  這兩位是目前蛇隊與EDG的明星選手,在英雄聯盟電競圈里知名度不低。

  顧行自然有所了解。

  “他們的生日是什么時候?”丁駿也沒想著從二人口中得到準確日期,除了所屬俱樂部人員、相交好友與鐵桿粉絲,基本都不知道。

  他直接公布答案,“兩人都是98年出生,圣槍哥是8月28號的生日,Meiko則是6月6日。”

  “2015年春天的時候,他們倆都是16歲。”

  喻文波忍不住插話,“當時是因為沒有這個年齡限制條款啊……”

  “是嗎?”丁駿似笑非笑。

  在顧行看來,這表情挺欠的。

  “你們應該也知道歐成吧,歐美圈很出名的ADC選手。”他繼續拋出問題,引導二人思考。

  歐成是個綽號縮寫,本身是叫歐洲高學成。

  五字不行,所以簡稱叫歐成。

  而高學成使用的游戲ID為微笑,國內老一輩的頂尖ADC。

  “知道啊,歐成Rekkles嘛,”喻文波理所當然的回答,“當時在IPL5大出風頭。”

  那還是2012年。

  顧行沒看過那次賽事。

  但他知道國服客戶端里有一個創建賬號自帶的WE圖標,就是因為WE奪得了IPL5冠軍。

  “當時微笑是WE的首發下路ADC,而決賽對手FNC的下路正是天才少年Rekkles,這也是他歐成外號的由來,”丁駿繼續往下說,“但是在IPL5結束后,他沒有留隊,而是去了次級聯賽。”

  “歐成甚至沒有參加2013全球總決賽,”丁駿終于不賣關子了,“不是FNC把他踢了,而是年齡不夠。”

  “他在2013年9月20日才夠17歲,而世界賽當時已經開幕,完全趕不及,因此在整個S3賽季,歐成都在沒有年齡限制的次級聯賽打拼。”

  他最后下了結論,“事實就是,2013年拳頭就已經公布了年齡限制條款,而且適用于全球所有賽區,蛇隊的替補打野StyleofMe就是因為在閃電狼時年齡不夠被禁止比賽,現在跑到了LPL。”

  “啊?”顧行蹙起眉頭,“不對……Uzi打S3世界賽的時候多大?”

  丁駿露出笑容,“小顧你發現了盲點。”

  “Uzi1997年4月5日出生,”他找出這幾名選手的資料表遞給兩人,“2014年中他才夠17歲,S3世界賽時他年齡是不達標的,準確來說,他16歲就已經是全球總決賽亞軍了。”

  “不光是他,Meiko在參加2015年季中賽的時候,還差一個月才滿17歲。”

  喻文波已經懵了。

  他捋不明白。

  “直接說吧,這是個薛定諤的年齡限制條款,而且LPL格外寬松,”丁駿露出笑容,“年齡不夠到底能不能上場,完全取決于運作方式。”

  “夏季賽之前,可以讓JackeyLove先提交選手注冊申請,而后第一場直接首發……”他說出了自己的方案。

  “先試試拳頭的反應,如果不管,那就名正言順的在LPL扎根,如果要求退賽,那就去LSPL,我先花錢把名額買下來,保證文波你有比賽打。”

  “最遲最遲,16年年底,你都肯定能來到LPL。”

  喻文波呼吸不由自主的急促起來。

  臉色也因激動而變得漲紅。

  他都不想去EDG試訓了,VG能給的完全不少。

  顧行則在旁邊提出問題,“要是杰克夏天沒辦法打LPL,我們的人員就不會變動嗎?”

  “不,”丁駿語氣斬釘截鐵,“我夏天肯定要做兩手打算,包括杰克你得提前做好心理準備,能打LPL的話,你大概率會是輪換,當然,輪換的競爭對手不是Endless,而是更強的選手。”

  杰克這次答應的干脆,“要是實力夠強那就競爭上崗,我沒意見的。”

  今年如果能打LPL,他就已經很滿足了。

  再怎么樣,大不了去次級聯賽當代練,也比跟著IG混城市英雄爭霸賽強!

  “丁冉今天下午說的對,英雄聯盟分部的建隊思路還真有點問題……”丁駿輕笑起來。和往常的轉會期一樣,他決定大手筆砸錢買人,夏天再沖一次世界賽。

  和之前的花錢打水漂不同,他堅信這次的結果不一樣。

  顧行在旁邊聽得一頭霧水,沒搞明白丁冉一個黃金玩家,是怎么給VG老板灌的迷魂湯。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