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30:還有試訓的?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這盲僧玩的好惡心啊!”

  輸掉對局之后,Dopa還在自己的直播間里嘟囔,“不停拉著打中野對拼……”

  在他連續陣亡兩次之后,卡牌+男槍的中野在面對小魚人+盲僧時,已經陷入了劣勢。

  雖然對方中野都是短手,射程不占上風。

  但他倆的爆發傷害足以秒人!

  當先行減員時,再說什么手長手短都沒有意義了。

  這局顧行利用自己的大招,頻頻在中路找機會,讓Dopa無暇顧及其他路,卡牌大師本身的支援能力幾乎被廢。

  他覺得自己屬實是被惡心得不行。

  Dopa身為中韓雙服路人王,在虎牙直播了一年半,人氣絲毫不低,也算晚間的大主播。

  直播間里熱鬧非凡。

這就是命吧,當年被蛋糕盲僧制裁,現在蛋糕去了對面,對面盲僧也變猛了實在不行以后ban瞎子得了,我估計能提升不少上分效率  對面好像是個盲僧絕活哥啊,我對那個ID好像有點印象,是不是排到過廠長?

  看了下戰績,還真不算絕活,盲僧蜘蛛酒桶男槍全都玩,勝率高的嚇人!

  顧行不知道對方以及直播間觀眾對自己的評價。

  他接收到了一大波信息轟炸,全部來自JackeyLove,老顧還是你夠意思,帶我吃一局Dopa的分,哥們直接第一了!

  對方亢奮到無以復加,后續發來了一堆無意義的表情符號以及字母。

  盡管他之前就登頂過艾歐尼亞服務器,并不算是什么稀罕事,但這次的意義的對JackeyLove來說與眾不同。

  他準備將自己的天賦帶到另外一片船新領域,當前的國服第一可以證明自己的排位賽狀態,得到的重視也要更多一些。

  顧行先發了兩句恭喜,順便到戰區界面,查看自己的排名。

  JackeyLove來到1114勝點,以7勝點的微弱優勢領跑國服。

  就連顧行的賬號也順利踏入千分大關,闖進艾歐尼亞前十。

  “我去,行哥你上分效率也太嚇人了吧?”旁邊的丁冉瞅了一眼,當即贊嘆不已,“我記得你上個月還是150名……”

  單單這一盤,就讓顧行攀升了6名。

  不光是他在加分,敵方輸了還要扣除勝點,對面五個人全是國服排名靠前的玩家,一正一反,相當于顧行贏了兩盤。

  排名就像坐火箭一樣,蹭蹭往上躥。

  顧行算了一下,自己距離JackeyLove與Dopa也就一百分左右,連勝的話四五盤就能追上。

  要是能排到他們對面吃兩局分,那效率還會更高一些。

  “走了回去上自習……”顧行臨下機前看了看網費,發現還剩一百塊出頭,才心滿意足的起身離開。

  今天走的早,快到校門口時,距離晚自習開始還有一刻鐘。

  兩人買了點正新雞排邊走邊吃,周圍學生的嬉笑打鬧聲不絕于耳。

  “咱倆買1號上午的車票到滬市,當天下午就能開始試訓,”丁冉規劃起來,“我打聽過了,你要試訓的那幾家俱樂部都在松江大學城附近,晚上索性住在VG俱樂部吧,能省不少麻煩。”

  顧行點點頭,往嘴里夾了一塊甘梅味雞排,“要是能擠出點時間,也可以去周邊逛一圈。”

  憧憬著不久之后的魔都之旅,他和好友迎著晚風解決完雞排,這才邁步往校門里面走。

  回到座位上時,班里還有人在竊竊私語小聲說話。

  坐在側前方的沈關山突然回過頭來,聲調急促,“剛才發卷子的時候不小心撞了下桌子,桌洞里掉了不少東西,對不住啊……我給撿回去了,你看下沒少什么吧?”

  她聲音莫名其妙的越來越低。

  顧行望了她一眼,似懂非懂的低頭看向桌洞。

  除了自己的東西之外,還多了一條元祖的葡萄蛋糕卷,店鋪就在鎮中出門往南走幾百米的位置,倒是不算遠。

  “東西沒少,”顧行抬起頭來語氣如常,轉移了話題,“我看你最近在學數分?有道題我不太會,你能幫幫我嗎?”

  他掏出自己的大學數分教材和筆記本,在上面圈了一下,寫了兩行字,又往里面塞了把零錢。

  合在一起遞過去沒多久,沈關山就把課本和筆記還了回來。

  顧行打開筆記,發現零錢一分沒少,習題到是解出來了。

  他還想說話,但全班同學都已安靜下來,顧行也只能憋著一肚子心思繼續刷題。

  好不容易熬到下課鈴聲響起,沈關山下樓去跑步鍛煉,顧行趕緊跟了上去。

  前后走進尚算空曠的操場,顧行側頭看看,確認沒有人注意到他倆,便直入正題,“那蛋糕卷真是你送的?”

  “對啊,”沈關山回答的理所當然,“我記得你晚自習前出去玩,都是不吃晚飯的。”

  顧行這才想起來,之前跑出去上網,他和沈關山在肯德基門口遇見過一次,當時自己說沒吃晚飯,還是拿了丁冉的半盒薯條。

  估計是被她記住了。

  “我出去挑了好久,找那些沒有密封包裝的東西,不然帶味道的話,進教室不太方便……”沈關山活動身體的同時,還不忘用眼睛瞥顧行,“我聰明吧?”

  聰明什么?

  顧行忍不住腹誹,沈關山說話全是破綻,幸虧剛才顧盼在那里做題,沒留心聽二人交流,不然分分鐘就能猜出她心里有鬼。

  “那你把零錢拿著就是了。”顧行還在糾結。

  “我不要錢。”沈關山二話不說直接拒絕,邁開長腿順著操場慢跑起來。

  雖然她身材高挑,但跑步速度是真的不快,離開集訓隊之后才開始有計劃的鍛煉,現在也就是普通女生的水平。

  顧行輕松跟上,和周圍的不少同學一起跑了兩圈,見課間休息即將結束便放緩了腳步。

  他從口袋里掏出一小盒酸奶遞了過去,“運動完別立馬喝,等下節課間再說。”

  沈關山不太擅長掩藏情緒,纖細手指抓著酸奶,滿臉寫著我很開心。

  顧行看到這一幕欲言又止,最后還是沒說自己今天晚上實際吃了飯,那條蛋糕卷就當是夜宵得了。

  5月1日。

  顧行與丁冉告別來車站送行的顧父,登上了前往滬市的動車。

  顧行望著遠處的農田與村莊,抱緊了自己的隨身背包,像是抱住了自己的夢想與期盼。

  兩個小時的旅途轉瞬即逝。

  他們順利來到虹橋火車站。

  前來接站的是VGLOL分部的經理陸文俊。

  “丁總今天實在忙不開,就讓我來了,”他身材瘦高,看起來文質彬彬,“先不著急走,還有個孩子也來試訓,火車馬上進站,咱們多等一會兒……哦已經來了。”

  還有試訓的?

  顧行好奇的回頭望去。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