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6:人生的另外一條分岔路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三人結伴往學校走,顧行走在最中間,兩名好友分列左右。

  丁冉一邊往嘴里抓薯條,一邊和顧行討論游戲,偶爾也主動找話題,去和沈關山聊聊競賽的趣事,生怕冷落了她。

  沈關山的回復很簡短,語氣也沒什么起伏。

  丁冉倒是習以為常。

  他知道這姑娘有點社交恐懼癥,在班里除了老師之外,也就和顧家兄妹相處時話才比較多,其他時候沉默寡言,只管做自己的事。

  “鎮中附近為什么沒有漢堡王啊?”丁冉對肯德基的薯條頗有微詞,“行哥你嘗嘗,我感覺味道真一般。”

  顧行知道他嫌棄薯條質量是假,真正目的是想分自己一口吃的。

  他也沒拒絕,接過了還剩下半盒的薯條。

  “等回來打晉級賽的時候,我在旁邊教教你。”顧行覺得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與其幫丁冉上分,還不如教他思路。

  “嚯嚯嚯,那我可賺大了……”丁冉喜形于色。

  沈關山在一旁看著。

  剛才聽顧行說自己沒吃飯的時候,她曾經生起沖動,想要進去幫顧行買點東西。

  但后續對方稍顯古怪的態度讓沈關山瞬間沒了心思。

  那態度不像是冷淡,和親昵也搭不上邊。

  天賦點沒投資在情商上的沈關山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

  雖說沒做虧心事,但對方身份特殊,她心中難免忐忑。

  回到教室,顧盼還在座位上刷卷子。

  四個人猶如田字一樣坐在那里,各做各的事情。

  沈關山已經確定要去北大數院,沒能進入數競國家隊的她已經在研究大學階段的數學課本了,她是最悠閑的那一個,學校里的作業都不用做。

  顧行與丁冉刷點基礎題熱手,他們神態輕松,只要保證思路暢通,上考場不會卡殼就好。

  唯有顧盼還在刻苦用功。

  最好的朋友以及哥哥都算是半只腳踏入了大學校門,她只能依靠高考。

  就算顧盼平時成績挺不錯,在班級里大概十名出頭的樣子,正常發揮就能進清北,可她也絲毫不敢怠慢。

  顧盼知道,自己就這一次機會,考不上去再復讀一年,風險著實不低。

  班主任坐在臺上批卷子,余光掃過教室,對顧行等人的表現很是滿意。

  他原本最擔心的就是這群競賽生,拿到保送和降分錄取之后,把那種無所事事的心態帶給其他同學。

  現在看來倒是沒什么問題。

  等到下課鈴聲響起,顧行方才伸了個懶腰,從桌洞里掏出一塊黑巧克力填到嘴里,然后整個人又開始看天花板。

  這是早上沈關山送給自己的那份,顧行打完一盤排位,再嘗試一次,看自己能不能召喚出峽谷。

  很遺憾,再次失敗。

  他又排除了一種可能性。

  回到家之后,顧行決定跟父母商量一下暑期工作的問題,但顧盼偏偏要加入進來。

  “能不能回你屋子里學習去。”顧行還想打發她。

  “你少找借口,”顧盼一屁股坐在客廳沙發上不起來,“連5分鐘都耽誤不了,你就是不想讓我聽……怎么著,我不算家庭成員啊?”

  “再說了,屋子不行你又不是不知道,隔音效果那么差,你除非到最北邊廚房去說話,不然我都能聽見,你還不如讓我坐在這里!”

  顧母對待兒女的脾氣一貫很溫和,此時捏捏顧盼的肩膀示意她冷靜,“你說就成,我們聽著呢。”

  顧行覺得這不是什么秘密,確實沒有攔著妹妹的必要。

  “就是吧……我平時在玩游戲,水平還不錯,現在有兩家職業戰隊想找我試訓,薪水應該不會很低,”顧行目光在父母臉上打轉,“我打算高考完去,權當是兼職打工賺點生活費了。”

  顧盼聽言,神色嚴肅了不少。

  “什么叫職業戰隊?”顧母面帶疑惑之色,提出了一個問題。

  他盡可能的用簡潔話語,將定義解釋清楚。

  父母兩人露出了然神色。

  “不耽誤高考的話,那就去唄,體驗下生活也挺好的……不過我和你爸不了解這行,你一定要保證安全,”老媽耳提面命,“去那種靠譜點的公司,別出什么事兒。”

  “前些年對面那樓里有個小孩出去打工,就讓人騙去搞傳銷了,還好跑的快……”

  顧行記在心里,保證自己肯定會注意。

  顧盼則凝眉看向他,“要是打職業拿到的成績差點也就算了,成績好的話,這條路和學業之間怎么取舍?”

  自從聽到顧行的打算,她就正經了不少,認真思考起各種可能性。

  顧行沒回答。

  這問題他也沒想好。

  顧行覺得自己數學競賽天賦挺一般的。

  學了這么多年,拿了個國銀,上不去下不來,卡在這里了。

  不過數學競賽與研究領域是兩條路,說不定還有轉機呢?

  最后還是老爸拍板下了決定。

  “不管將來怎么樣,既然你感興趣,那就去試一試,嘗試之后,才知道什么更適合,”他起身拍拍兒子的肩膀,“否則到頭來,后悔的還是自己。”

  當時他就是這么鼓勵顧行去參加數學競賽的,雖說沒有取得太過傲人的成績,但也不算虧。

  顧行答應下來,“對了,有一家俱樂部就在海曙區,我打算等放假的時候去看,當天就能回來……”

  在征得父母同意之后,他與董小颯約在了下個月初的清明節假期,對方有車來接顧行。

  顧盼沒想到顧行不聲不響,就走了另外一條路,臨睡前望向他的目光里擔憂又惆悵。

  深夜時分,七匹狼小群里熱鬧躁動。

戰旗TV丶千反田:@我真的只會打野,清明節見  顧行躺在床上,給他回了個問號。

  可惜沒如果/°:你可真會說話,清明節去哪兒見你啊?

翔翔手速飛快,來俱樂部啊,我們先面基搞一波  這次輪到JackeyLove發問號了。

他現在才知道董小颯找顧行試訓這回事,你們三個原來都在寧波,那大家住的不算遠,我在杭州  兩地之間隔了一二百公里,以國內的幅員遼闊程度,確實算近的。

顧行縮在被窩里回信息,你杭州的?聽口音不太像啊可惜沒如果/°:不是本地人,我老家在黃岡,來這邊主要是為了直播  翔翔插話,杭州是吧,我們下個月省賽就去那兒,大哥到時候出來玩!

  看到省賽字眼,顧行才想起來,自己還沒查過貪吃颯戰隊的資料,趁著睡覺前的功夫搜索了一下,方才知道董小颯組建的戰隊如今還在城市英雄爭霸賽中奮斗。

  成績比較好的話,可以拿到一個LSPL的名額,和史森明做對手。

  而次級聯賽中表現最優異的戰隊,才能進入LPL,與廠長等人同臺競技。

  大概對騰訊建立的賽事體系有一定了解之后,顧行便關掉了手機,仰面躺在床上。

  天花板今晚很安分,沒有什么異動。

  他收回了目光,合上雙眼沉沉睡去,心中還想著在去貪吃颯戰隊看看之前,把分數沖上去。

  這是自己最關鍵的籌碼。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