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12:一份試訓邀請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清晨。

  顧行關掉嗡嗡作響的鬧鐘,難得賴了會兒床。

  過了一夜,昨晚發生的事情依舊給他造成了不小沖擊。

  腦海中的那座召喚師峽谷到底是怎么回事?

  虛擬對局、打法酷似廠長的雷克塞……

  顧行百思不得其解。

  隔間外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響,顧盼與父母想來已經起床。

  他伸了個懶腰活動下筋骨,起身把被子疊好拉開窗簾,看到外面天色灰蒙蒙一片。

  整理卷子時,顧行瞥到書桌上那盒已經被拆封的黑巧克力。

  他昨天吃喝與平時沒有任何不同,只有那塊黑巧是個例外。

  總不能是這玩意搞的鬼吧?

  和之前的感受一樣,牌子越看越熟悉。

  上網搜了一下,顧行確定自己之前肯定見過類似的包裝,但就是想不起來具體發生了什么。

  簡單洗漱之后,他動作麻利的把雞蛋往嘴里一填,再喝掉一杯熱牛奶,便起身往學校趕。

  兄妹兩人走到半路,剛好碰上了背著書包的沈關山,她正在咬一只包子,兩腮鼓鼓囊囊,也像個包子。

  “早啊!”顧盼熱情的和好友打了個招呼。

  沈關山應了一聲,不自覺的瞥向顧行。

  “關山咱倆能單獨說兩句嗎?”顧行有事找她。

  顧盼乜他一眼,“你想干嘛?”

  “我問點集訓隊的事情,”顧行揮手打發人,“你又不懂這些。”

  顧盼深吸一口氣,想要組織語言去回擊。

  但最后還是得承認。

  雖然心里面很不爽,卻找不到什么反駁的理由。

  她只能走在最前面,放任兩人在后方小聲嘀咕。

  “昨天你送的那盒巧克力味道挺不錯的。”顧行直奔主題。

  沈關山聽到這話,眼睛都亮了起來,“是吧?”

  “你還要嘛,我這里有一些。”她把包子吃完,打開書包拉鏈,露出里面的小兜,里面裝了幾盒同一品牌的黑巧。

  顧行不太想白拿別人東西,但現在也管不了那么多,道謝之后他就從里面抽了一盒和昨晚那份一模一樣的,拆開包裝往嘴里填。

  到了教室,早讀的時候他一直往天花板上瞅。

  “干嘛呢你,”丁冉對同桌的反應感到莫名其妙,“脖子不舒服?”

  “沒事。”顧行收回目光。

  一切如常。

  召喚師峽谷也沒有再出現。

  要不是昨天夜里的記憶如此清晰真實,他都要懷疑是不是自己做了一個夢。

  迫使讓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課本與卷子上,沉下心去學了一上午,終于等到中午下課,顧行飛快跑回家,先把電腦打開。

  這次不用更新,他快速登陸電一服務器。

  Clearlove一直沒有回復,也沒有上線。

倒是那個頂著‘EDG招人’前綴的人給他回復了一條消息,加QQ詳談吧  顧行把他ID后面的QQ號復制下來,發送好友請求。

  幾乎是秒過。

  對面開門見山,我是EDG俱樂部LOL分部的青訓經理,明凱昨天下午推薦了你,我看了下錄像,感覺確實不錯,能問下你的年齡嗎?

  得到顧行的確切答復之后,他又發了一條信息。

有沒有興趣打職業?可以來滬市基地試訓,我們包食宿和來回車票  而后發了一堆圖過來,有EDG基地的內部照片以及自己的工牌與工位,甚至還有昨天廠長和他的聊天記錄截圖,跟顧行證明了一下他的身份。

  顧行心臟砰砰跳動。

  這是他從未經歷過的船新體驗。

他活動了一下手指,斟酌片刻方才敲擊起薄膜鍵盤,可能得認真考慮商量一下對方答應的很是爽快,基地這里隨時都有位置,決定好之后跟我說一聲就成,EDG算是業界很正規的俱樂部,家長不放心的話,也可以一起來基地住兩天  顧行應下之后關掉了聊天框,人還有點懵。

  他昨天贏了廠長,夜里在古怪的召喚師峽谷進行了無數場虛擬對局,今天就收到了EDG的試訓邀請?

  對職業電競沒有多少概念的顧行不知所措。

  他周圍根本沒人從事這一行,商量,找誰商量?

  況且顧行本身就沒這想法,他打算在復旦讀完書,出來找一份體面的工作,攢幾年錢,給家里換一套更大更舒適的房子。

  接二連三的變故,完全打亂了顧行的計劃。

  他想起了‘艾歐尼亞七匹狼’,之前聽說小群里有打職業的。

  顧行決定先詢問一下他們的意見。

  說做就做。

  我真的只會打野:圖各位有認識他的嘛,昨天加我好友說是EDG的人?

  顧行把EDG青訓經理的ID發了上去。

  他沒有輕信對方的身份,這年代圖都可以P,至于聊天記錄?

  聊天記錄算個錘子證據。

戰旗TV丶千反田:是真的,在EDG管青訓,我有時候和廠長出去吃飯,他也過來蹭  可惜沒如果/°:?你是真的牛批,還和廠長有這種關系?

千反田的回復很迅速,我14年就打職業了好吧,一群臭弟弟  眼見著越聊越歪,顧行趕緊說自己的事,他邀請我去試訓,有幫忙提點建議的好心人不?

  他主要想聽聽這些比自己更接近電競圈的人的意見。

  當然,最后去與不去,還是得自己與家長拍板。

MGB丶Ming:兄弟多大啊我真的只會打野:18了,在讀高三網戀王子貝多芬:離高考就剩兩個月了還打游戲?自暴自棄了是吧Ming很熱心腸,打了一大串字過來,你如果不是那種成績已經沒救了的,我建議是先高考,考個學校當保底退路,暑假閑下來的話可以去試訓,正好到滬市玩一圈,權當旅游了……還有,職業選手這行不好走,踏進來之前先做好心理準備  這觀點倒是和顧行不謀而合。

  他當前肯定要準備高考。

  12年的苦功,辛辛苦苦拿了個數競國銀,顧行不可能放棄。

  而且電競那條路前途未知,就算他腦海里有座召喚師峽谷,也不一定就能闖出名堂。

  相比之下,讀書謀條出路的成功率無疑更高一些。

可惜沒如果/°:我也想打職業,不少隊伍發了邀請,就是沒定下來戰旗TV丶翔翔:大哥逗我呢,你還打職業?電競可沒有中年組  顧行忍不住笑了起來。

  JackeyLove目前的年齡是個謎。

  不過他聽說翔翔和千反田等人都和JackeyLove開麥玩過游戲。

  一口帶方言的聲音很沙啞,還和廠長一樣起了個帶‘Love’的ID,看上去葬愛家族氣息滿滿,加上他擅長的角色是個外表兇悍的德萊文。

  群里人對他的印象,大抵和另一位德萊文著名主播文森特差不多,二三十歲的模樣。

  翔翔平時都叫他大哥。

  JackeyLove聽到翔翔的話,將其理解為陰陽怪氣,立馬扣字反駁起來,還揚言再也不借翔翔綠鉆會員了。

  顧行看他們聊的正歡,和自己也沒什么關系,便關掉了群聊。

  此時老爸進門找他的外套,準備今天下午去店里之前,先把臟衣服給洗了。

  掏衣服口袋的時候,顧父摸出了那盒黑巧,他掃了一眼外包裝,回頭疑惑問道,“你這是從哪兒又找到的domori?”

  顧行聽到那個‘又’字,蹭的一下從座位上躥了起來,“爸你知道這巧克力?”

無線電子書    什么叫六邊形打野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