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一百零六章 送上門的好處

更新時間:2021-10-11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百得一門刀法,

夜色深邃。

馬匹無聲。

四周一切都陷入了死寂。

突然。

枯枝斷裂。

咚咚咚!

顧言渾身汗毛豎起。

馬車的箱板被敲響了。

他握住刀柄,手心已經滿是汗水!

在心神感知中,外面的存在,浩瀚,暴虐,與夜色相容,仿佛黑夜的眷屬。

突然,一只手掌按在他的肩膀!

顧言全身血氣洶涌,化作鋒銳刀氣爆發,想要逼開對方。

可是。

下一刻。

血氣凝固,身體僵硬。

一如他斬殺那些騎兵。

對方比他想象的還要恐怖。

“我原本以為山君不是你殺的,但現在看來,顧兄,你給我意外很大啊!”

熱氣吹拂顧言耳垂,讓他渾身泛起雞皮疙瘩。

這聲音,很熟悉。

他喉嚨干澀:“夜輝煌?”

“哈哈,是不是把你嚇到了。”

一股力量洶涌而來。

視野翻轉。

顧言就發現自己出現在了馬車之外。

一個衣著華麗的俊美青年,盤膝坐在雪地,身前一張木桌,邊上一個蒲團。

“別愣著了,過來坐吧。”

顧言知道自己無力反抗。

好在,他沒有感覺到夜輝煌對他有惡意。

他深吸一口氣,走了過去,坐在夜輝煌對面。

夜輝煌面帶笑意,手上憑空出現一壺酒,兩個酒杯。

“天色寒冷,先喝一杯。”

“這可是好東西。”

酒水橘紅,宛若燃燒的火焰跳躍。

夜輝煌端起酒杯,一口飲下。

顧言咬咬牙,也拿起酒杯,倒入口中。

酒水入口,直接化作一道熱焰席卷他的咽喉。

大股大股熱量在全身爆發。

五臟俱焚,血液沸騰!

在顧言幾乎以為自己要被烤熟的時候,熱量瞬間化作一股清涼,滋潤他的身體。

“氣:火+0.5。”

一道信息,從他腦海劃過。

一大股白霧從顧言口中噴吐。

他目光火熱看向那酒壺:“確實是好東西!”

夜輝煌趕緊將酒杯酒壺收好。

“這東西,也就第一次喝有用,說來,還是沾了你的光。”

顧言疑惑。

夜輝煌笑了笑。

“這是從司馬無我身上掉落的。”

“你可知道,那山君,雖然只是雜血,但是出身妖王世家!”

“他死后,魂燈熄滅。”

“對方家族的人找上我問責,查探時候,結果卻在封印之地,發現了司馬無我的氣息。”

“巧的是,司馬無我正好過來。”

“顧兄,你的計謀,可真是讓我都佩服,可否為我解惑?”

話音雖柔和。

可是顧言心中,卻猛地浮現一股強大壓迫感

他抬頭看向夜輝煌。

對方也對著他微微一笑,俊美妖異。

柔弱,氣質溫潤。

背后夜色,卻好似藏有無窮觸手扭動,將這片天地侵染,化作一個龐大,難以直視的黑影,盤膝坐在夜輝煌背后。

好似只是他的影子。

一股眩暈涌上心頭。

顧言趕緊收回目光,不敢繼續查看。

“司馬無我死了么?”

他一邊拖延時間,一邊腦中快速轉動,找尋合適借口。

沒有無緣無故的親近。

這件事情,已經影響到夜輝煌了。

必須要給對方一個交代。

顧言甚至懷疑,如果不是之前對方對他印象不錯,自己連開口的機會都沒有。

“沒死,不過也重傷了,一巴掌就被打破了根基。”

啪嗒。

他修長的手指,敲擊桌面。

“本來我不想管這件事情,到此為止。”

“但是后面我才知曉,那人名為司馬無我,是大魏幽冥司的節度使。”

“所以我現在夾在中間,很難受啊。”

敲擊聲,給顧言很大壓力。

也讓他的思維,運轉到極限。

“那老虎,確實是我殺的,但是為什么司馬無我會去那里,我不清楚。”

“這事,說來話長,我現在也有些懵。”

“當日你走后,縣衙原本安寧下來,但是一次在野外,我卻遭遇到了陰兵過境,莫名被一個眼冒綠火,下半身是骷髏馬的怪物攔了下來。”

“他自稱是大魏幽冥司節度使司馬無我,見我天資絕佳,給了我很多好處,讓我實力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沒多久,新來縣令,突然要祭祀一個叫做鯉水真君的神靈,我感覺不對,就去阻止,結果不敵。”

“無奈之下,只能服用當時從張氏兄弟那繳獲的妖魔血,裝作是其他妖魔的屬下,然后吐出激怒它...最后誘騙它爆發,讓對方自己死于神廟內。”

說著,顧言嘆了口氣。

“期間我也重傷了,加上擔心妖魔血還是侵染我,只能帶著我妹妹它們前往府城,以免有隱患。”

“結果莫名其妙,我就被吸引到了一處小鎮,還遇到了一只妖怪,自稱認識你。”

“最后,在牽引之下,我進入了一個洞窟。”

“對方就是那山君,它要我放它出去!”

“我自然是不從,反而言語激怒了它,最后它燃著一團血焰掙脫了束縛,與我廝殺。”

“關鍵時刻!”

“我突破血氣境,頓悟刀勢,斬殺了它!”

“剩下的,就是帶著妹妹和一只貓妖趕路了...”

這番話,九成九都是真的。

只是簡單修改了下。

而且顧言也運轉《龜息決》,掩飾自己心頭雜念,避免被夜輝煌看穿。

成不成,就看天意了。

夜輝煌雙眼漆黑,一直靜靜看著顧言。

聽完,點了點頭:“不錯,你的話,應該沒假,也

和我去城內調查的基本吻合,不過我還是要檢查一下。”

一點黑芒,沒入顧言體內,又立刻飛出。

收回黑點,夜輝煌嘴角露出笑意。

顧言身上,氣血灼熱,肉身純凈,隱隱有香火氣息。

關鍵是,還有一門很特殊的功法。

已經可以確定對方沒騙自己了。

“《天罡純陽體》,沒想到居然是這門功法,難怪司馬無我身上還帶著一壺燃燒雜質的純陽酒,看來他口味偏辣啊。”

“啊?”

顧言驚愕抬頭。

“這是什么意思?”

夜輝煌卻不多言,只是搖搖頭起身。

“這件事情,你沒錯。”

“想來也是司馬無我倒霉,沒想到你領悟刀勢,誕生心神,將他留在你身上的靈魂氣息逼迫了出來,留在了封印之地。”

“不過,我就是無妄之災了。”

他一伸手,一張獸皮出現在顧言面前。

“這是一門上乘刀決,一炷香時間,你可以領悟一些,我就不怪你,還有好處給你。”

顧言看著獸皮,一臉懵逼。

上面的文字,和他從山君得來的兩張獸皮文字很像。

他看不懂啊。

“這是道紋,用心神書寫,可以萬年不褪,你用心神感知就知曉意思了。”

這樣么。

顧言心神灌注這張獸皮上。

頓時,眼前出現一個無臉刀客。

和面板灌輸武學記憶類似,卻沒有那種感同深受。

更像是旁觀別人。

刀客屹立在一座小山面前,胸口輕鼓,身上有一股凝重之感,雖時間流逝,愈發深沉。

下一刻。

一聲沙啞之聲出現在顧言腦海。

“拔刀斬!”

刀出鞘。

一股霸道刀勢籠罩虛空。

刀芒閃爍,血光映射虛空。

轟隆!

石裂樹倒。

一道足足百米的裂痕,浮現在前面小山。

畫面結束。

顧言若有所悟。

顧不上夜輝煌就在邊上等著,又一次心神投入獸皮之上。

一次,兩次...

每一次,顧言臉上明悟就多一分。

第九次結束。

一股凝重之感,從他身上浮現。

鋒芒積蓄,熾熱內斂,蓄而不發。

三息過后。

顧言只覺心神疲倦,難以繼續,轉身對著一顆大樹,右手豎刀。

“拔刀斬!”

手未出。

大樹就劇烈抖動,樹葉飄落,好似有氣場壓制。

下一刻。

手刀劈下!

一股血氣從手掌激射而出,劃過大樹。

轟隆!

一人環抱的大樹,中間浮現一道裂痕,轟然倒塌。

而顧言手上,空空如也!

手掌,就是刀!

一股疲倦空虛涌上心頭。

顧言一屁股坐在雪地上,劇烈喘息。

一刀下去,身體都被掏空

,腦子更是有些發懵。

消耗起碼是他領悟的刀勢十倍以上!

寒風輕拂。

夜輝煌閃身到斷樹前面,白皙手掌撫過斷痕。

數道鋒芒從中激射而出,撞擊在他手掌。

那是隱匿的刀氣!

結果那只白皙纖細手掌一動不動,任由刀氣撞擊。

有些像靜電響起。

夜輝煌收回手掌,饒了兩下掌心。

有些癢。

“這拔刀斬,最重控制力和對刀的理解感悟!”

“沒想到你真的是一個刀法天才。”

聲音帶著驚嘆。

刀法天才不足以讓他如此。

可是顧言,是以手做刀,使出這一招!

人刀合一!

唯有這個境界,才可以如此!

顧言這個年紀,不可能是后天領悟!

唯有天賦,可以解釋這一點!

“可惜。”

無端,夜輝煌心中閃過對司馬無我的惱怒。

這么一個天才,是很好的血脈補充。

結果對方貪圖口舌,居然強行讓他修行《天罡純陽體》!

“好了,我言而有信,給你說說好處吧。”

夜輝煌眼帶惋惜,將顧言扶起。

顧言恢復一些體力,擺擺手:“不用,我得了這刀法,已經很感激了,而且還無意牽連了你,怎么好意思還要好處。”

“不,你接受,才是對我的幫助。”

夜輝煌一揮衣袖,收起桌椅。

“實話告訴你吧,那司馬無我給你修煉的功法,百年難有一人練成,中途不是內火自焚而死,就是被抓了去當點心。”

他走到顧言面前,一雙狐媚眼化作漆黑:“所以,你的生命不多了。”

顧言自然是知道的,卻沒有露出異樣,只是嘆了口氣。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活一天是一天吧。”

“你倒是好心態。”

“可惜,我夜家,是混亂血脈,即使強行轉化你,最后只會讓你身軀炸裂,不然到是可以救你一命,并且讓你實力大增。”

顧言心中一秉,

夜輝煌,果然不是人類。

至少不是純血人類。

“言歸正傳。”

“反正你都命不久了,正所謂不孝有三,無后為大。”

“你現在體質,體液對于一般女子而言,就是劇毒,孕育不了你的后代。”

“不巧,我有一個妹妹,年芳十六,長得國色天香,血脈高貴,可以幫你孕育后代,免得你血脈斷絕。”

看著一臉認真的夜輝煌。

顧言表情有些呆滯。

這就是好處?

“哈哈,不用奇怪,這對我夜家,也是好事。”

“我們家族血脈特殊,和其他家族難以孕育后代,只能和純血人類或者契合的妖通婚,一般武者,說實話,我看不上眼。”

“但是顧兄你就不一樣了!”

“人刀合一,可是

上等天賦。”

“到時候,我們運用秘法,很大概率可以將你這天賦傳給下一代,也就是我的侄子,到時候,再配合我夜家血脈,當有天驕之資!”

“咳咳,不過秘法需要以你的生命為代價,新婚當夜,也就是你沒命的時候了。”

聞言,顧言心里苦澀。

可惜,他現在身上沒有一點能量點。

心神萎靡,血氣又虧空,

連一絲反抗之力都沒。

“我可以拒絕么?”

夜輝煌臉上詫異。

“這對你來說,不好嗎?”

“反正你都基本活不下去了,我妹妹又有絕色之姿,還未和人繁育過后代。”

嘩啦。

一把折扇出現在夜輝煌手上。

他抬頭看著被烏云遮掩的月亮、

“正所謂,牡丹花下死,做詭也風流。”

“還可以不讓你血脈斷絕,并且有很大可能,你的后代可以聞名天下,為何不愿意呢?”

顧言眼中閃過思索。

貌似,這夜輝煌并沒有強迫他的意思啊。

“那如果有了后代,他應該姓什么?”

顧言語氣一軟,似乎被勸動。

夜輝煌手上折扇一收:“自然是夜,這個我可沒辦法幫你,大不了以后我侄子長大了,叫他多生點,過繼一個姓顧。”

“可是,我實在不甘心。”

顧言一臉堅毅:“是不是那《天罡純陽體》練成,我就不用死了?”

看顧言這么執著,夜輝煌有點頭疼。

他在同類中一直被視為怪異,就是因為他沒一點血脈子弟的架子。

所以雖然很想直接拉著顧言就回去洞房,還是點點頭。

“不過,修煉成純陽之體,也未必是好事,具體我就不便多說了。”

“這樣吧,你血氣旺盛,應該可以頂一段時間,到了府城,我將完本的《天罡純陽體》給你,你嘗試下,如果不行,就和我妹妹成親如何?”

“好!”

“嗯。”

夜輝煌露出滿意笑容。

沒資源的情況下,就算這顧言可以抗住,最多也就是幾個月的時間。

這樣的話,也不算長。

“好了,以后你就是我妹夫了,山君那邊的一些尾巴我幫你處理了,回頭我再來找你。”

不待顧言回應。

他騰空而起,化作煙霧飛向北方。

地面上,投射出一個龐大的陰影,看的顧言心里發寒。

夜輝煌的話,基本是認定他修煉不成功法了。

可惜,他有作弊面板。

沒想到有人上門送好處。

嘿嘿!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