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第兩百零三章 都姓夜,莫非我們同出一脈?

更新時間:2021-10-09  作者:小明你給我出去
顧言看著比他還狂暴的夜輝煌,眼睛瞪圓。

雖說三十如狼四十虎,五十坐地能吸土。

但是一般女人,哪個抗的住這般摧殘。

那兩只大手臂大爪子,一下轟擊下去,起碼十幾二十萬斤的力量,又有凝聚的規則力量沖擊。

紅娘化作的詭霧,不斷變得稀薄。

眼看情況不對。

紅娘不再猶豫。

詭霧燃燒。

紅娘的墮音神通力量,終于強行撕裂了夜輝煌的領域!

“滾!”

急促聲音,如同天雷滾滾,又好似魔音灌體,撞擊在夜輝煌的腦海。

高舉的雙爪,僵在虛空。

夜輝煌一雙車輪大小的黑眸,徹底化作茫然。

趁著這個機會。

詭霧重新化作殘缺人形,想要沖出領域包裹。

剎那間。

一道刀鳴響起。

一股死亡悸動,涌現紅娘神魂。

它驚駭回頭。

只見頭頂一輪血月,此刻居然化作一柄血色刀刃,散發驚天刀意,將它鎖定。

“你不是殺了我兒子的夜鴉,你是顧...”

刀鳴炸響。

血色一閃,從紅娘身軀貫穿而過。

“嗬嗬...”

它看了看胸口空洞,又瞪向顧言,血眸帶著怨恨和不甘。

刀意肆虐,將它的軀體沖擊出一道道裂縫。

伴隨一聲脆響。

紅娘身軀化作點點碎片逸散。

一股陰風席卷,摩擦之間,發出詭異之聲,沖擊在顧言心靈。

那是破碎規則力量最后的回響。

“攝取特殊種子+1。”

“本源+1386。”

面板上,兩條信息劃過。

紅娘死了。

顧言任由殘余詭音沖擊,眼中有些興奮。

他殺了一尊神通境強者。

雖然只是撿趴貨。

但是面板的提示,卻讓他有些激動。

之前他擊殺神靈或者先天強者,被攝取的都是特殊物質,而神通境,卻是特殊種子。

這意味著,面板還可以繼續升級!

“有些期待下一次升級啊。”

提升,融合,推演。

面板能力功能一次比一次變態,下一次升級,會不會出現類似悟道,頓悟等等變態能力?

要知道刀意這些東西,他現在還只能靠自己一點點領悟啊。

顧言眼中閃過野心。

在他思索間。

周圍漆黑消失,露出周圍近乎化作廢墟的環境。

夜輝煌面色蒼白從幾十米深坑中飛出:“這次還要多謝兄臺相助了,在下夜輝煌,閣下莫非就是血月夜鴉?”

顧言收斂心神,抬頭看向夜輝煌:“我名聲很大嗎?”

“你不知道?”

夜輝煌表情錯愕。

“前些天大魏三皇子司馬無相是不是閣下擊殺的?”

顧言點點頭:“是我,不過那次之后,我有所領悟,就沒關注外界信息。”

殺了司馬無相之后,他便沉浸在刀意感悟中,沒來得及關注這些。

等橘寶醒了,倒是可以讓它做小狗仔,混跡在隱門令牌上的通訊網絡上,免得一天天除了吃就是睡。

“哈哈,那就是閣下了。”

夜輝煌身軀顫抖,有些虛弱。

男人嘛。

爆發之后,難免如此。

他取出長桌墊子,又擺上好酒好菜,對著顧言擺手。

“夜鴉兄,人生難得一知己,你我今日共斬神通境強者,也算是緣分,不如坐下聊。”

“好。”

兩人在一地狼藉的地面,盤膝對立而坐。

酒杯倒滿。

夜輝煌雙手持杯,一飲而盡。

“說實話,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可以和我血脈這么契合的力量。”

“夜鴉兄,如果不是沒有從你身上感受到我夜家血脈,我幾乎以為你是我的族人。”

血月一出,他就感覺到了親切之感。

不然夜輝煌也不會直接放開通道,讓顧言進入他的領域之內。

雖然那輪血月不如真正的月華。

但是依舊可以讓他維持巔峰實力,實在是罕見。

說明兩種力量,十分契合。

“可惜,眼前夜鴉不是個女人。”

夜輝煌心中惋惜。

不然兩人連手,是真的變態。

他說之無意。

顧言卻有些心動了。

以前還不覺得,但是當他凝聚了寒月神魂,再看到夜輝煌,就可以清晰感知到他體內奇特的血脈。

這血脈,對于自己的神魂很契合啊!

想到這里。

顧言點點頭,附和道:“其實我也是途徑此地,感受到了親切氣息,才會趕了過來。”

“你我都姓夜,說不定久遠之前,本就是一個家族分化出去的呢?”

聞言,夜輝煌身軀一震。

“這?”

他快速回想著夜家的記載。

實際上夜家并不是本土血脈世家。

而是遭遇了一場記載不詳的劫難,殘存族人從海外遷移而來。

之后扎根在大魏所處的土地,已經有一千多年時間。

想到這里,夜輝煌眼神明亮,看向顧言:“夜鴉兄,說不定真有可能,你出身哪里?”

額..

顧言沒沒想到自己用來拉近彼此距離的話,居然引起了夜輝煌的興趣。

他有些恍然。

這個世界可不是前世。

前世同姓之間,笑說五百年前是一家,很多時候只是客套話,用來拉近距離。

但是這個世界,血脈世家之間幾乎沒有同姓的。

而且他的寒月神魂,和夜輝煌的血脈力量,性質確實太過于契合了。

也難怪夜輝煌會當真。

想清楚這些,顧言嘆息一聲:“一處不顯眼村子,已經被山匪屠了,我是唯一的幸存者。”

“那你們村子有什么記載么?”

“又或者雕像一類的東西?”

夜輝煌急切問道。

如果可以順著夜鴉的身世,摸索到夜家另外一個分支,彼此血脈相融,豈不是無敵!

“沒有。”

顧言搖頭。

“實際上,我當時還很小,不記事,看到族人死去,我昏迷了過去。”

“等到醒來,族人和那些山匪就都死了,我也覺醒了這種力量。”

顧言伸出一根手指。

一輪指甲大小的血月懸浮其上,散發極寒氣息。

說話間,他眼中還帶著幾縷惆悵和孤寂。

講故事,演戲。

顧言已經愈發熟練了。

感受到顧言情緒不高,夜輝煌也不好繼續追問,只好轉移話題。

“難怪夜鴉兄你突破先天之后,就將天泉府中魑魅魍魎殺了一個遍,原來是有這種緣由。”

他舉起酒杯,對向顧言:“莫想這些,來,夜鴉兄,你我一見如故,如果不嫌棄,以后將我當做你兄弟就是了。”

他饞顧言的血月加持。

“好!”

顧言舉起舉杯。

兩人對飲,隨后哈哈大笑。

期間。

夜輝煌對顧言經歷好奇心十足。

顧言也套了不少話。

小會功夫。

桌上酒水便都下了兩人肚子。

將東西收起。

夜輝煌雙手抱拳:“夜鴉兄,江湖再見。”

“江湖再見!”

兩人一南一北,相互辭別。

“回去后直接去家族總部藏經閣,看夜鴉兄是不是真的和我夜家是同出一脈。”

其實他也好奇夜鴉的真實面貌。

不知道有沒有他這般俊美。

不然到是可以考慮將妹妹介紹給他。

自從選好的顧言突破去京都后,自家小妹下家沒了著落,這夜鴉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如果夜鴉和我夜家沒關系,就讓他做自己妹夫!

思索間,夜輝煌加快了飛行速度。

另一邊。

顧言在飛出一段距離后,也轉頭換面,變回自己,向著京都方向飛去。

如今考核任務完成。

也是時候回去了。

何況他如今領悟刀意,又有一次進入秘境的機會。

對于那刀之秘境。

顧言也有些期待。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